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又遇盘旋轮,修者联盟
    “哼,区区蝼蚁,也敢猖狂?”

    风幽姬余光看到叶蓁射来的箭矢,冷笑一声。

    她当然不会站着让箭射中,只是农逍遥从旁协助,她躲避的有些困难。

    “到底谁是蝼蚁,还不一定”

    叶蓁声音寡淡,再度抬起清风弓。

    修为晋级五品后,她灵气也愈发浓厚,只要频繁射出箭矢,她不信风幽姬能够箭箭都躲过,而且,她也不会觉得和农逍遥联手对付一个女人有任何不妥。

    这个女人,已经黑了心肝,即将做出有损整片大陆的事。

    “就是,谁是蝼蚁,还不一定!”

    农逍遥嘿嘿冷笑两声,下手动作越发狠辣。

    他这个人可不懂什么怜香惜玉,更何况还是对待一个无耻的背叛者。

    叶蓁再次拉弦,又是数十只箭矢爆射而出!

    农逍遥有意协助,终于,一支五彩箭矢擦过风幽姬的肩膀!

    霎时,黑气消弭,发出滋滋滋的声响,犹如烤肉一般。

    “啊——可恶!”

    风幽姬暴怒地看向自己冒着白气的肩膀,她没想到只是五品小修者发出的招式,居然会对已经十一品修为的她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她能感受到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感,这种感觉十分陌生。

    “哈哈哈,好样的叶丫头!”

    农逍遥大喜,刚刚他的术法攻到风幽姬身上,却并没有给她造成太大的伤害,如今叶蓁这一箭,终归是让他看到一些希望。

    不过想起司缪,再看看叶蓁的手段,心中也就不会那么疑惑了。

    而地上战斗在一起的玄机和神农弟子都精神大振,下手越发凌厉起来。

    一时间,伏羲弟子纷纷落入下风,心中苦不堪言。

    和风衍之战在一起的是机漓,他虽然差了风衍之两个品级,但玄机一脉手段繁杂奇异,竟也没吃什么亏,当然,他要做的只是牵制风衍之而已。

    “如此助纣为虐,你会后悔”

    机漓叹了口气,轻飘飘地说道。

    华夏气数强盛,有贵人莅临,绝不会倒,一旦妖魔被歼灭,协助它们的伏羲一脉就会受到整个大陆的制裁,曾经风光无两的神祇家族,会死亡。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不会后悔,那是我的母亲”

    风衍之沉默了半晌,说道。

    他也知道这么做是不对的,但奈何,事情发展总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母亲有问题,可是他又能怎么办?

    难道让他揭露自己的母亲残害同族弟子?

    他也是直到今日才知道,原来母亲的变化和域外妖魔有关,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华夏之外还有别的大陆,大陆之上同样有别的奇异生物。

    而那些奇异生物无时无刻不惦记着自己的家园。

    悲伤的是,他的母亲乃至整个家族,都成了帮助奇异生物攻略家园的背叛者,曾经伏羲一脉有多么辉煌,在这一刻就有那么狼狈。

    可是,他哪里还有退路?

    闻言,机漓摇了摇头,执迷不悟。

    这个时候,应该也要到了。

    暴怒之下的风幽姬,实力大涨,农逍遥身上渐渐多了些伤痕,血迹斑斑,看上去极为可怕,不过他却没有坑一声,依旧默默阻挡着风幽姬的攻势。

    这个一向玩世不恭的老头,在此时却成为最大的主力。

    叶蓁依旧源源不断地射出箭矢,灵气流失让她面色有些难看。

    “呵呵,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能少了我”

    一道云淡风轻的声音响起,叶蓁抬眸望去,就看到一袭玄衣的男人,他面容虽然沧桑,宛如花甲老人,但气势却不凡,看上去周身笼罩着神秘的气息。

    “脉主!是脉主来了!”

    玄机一脉的弟子们看到他,纷纷高喊,声音中满是喜色。

    机漓也缓缓松了口气,好在,来的还算及时。

    “机斛!”

    风幽姬眯了眯眼,喊出了他的名字。

    机斛,玄机一脉现任脉主,修为无限接近九品。

    “风幽姬,百年不见,你已经变成这副鬼样子”

    看着风幽姬魔气弥漫的样子,机斛缓缓摇头,声音中带着一丝叹息。

    这么多年,他们三族脉主虽然会偶尔传信,但从未见过。

    当年他曾看出风幽姬会有一劫,若是过了则一切好说,若是没过,轻则伤及根本,重则丢掉性命,他曾告诉过她,却没想到她最后还是落得这般田地。

    “哼,那也好过即将陨落的你!机斛,怎么样,要不要跟着我一起效忠魔神?你们玄机一脉早死的魔咒,魔神一定有办法打破,你们玄机一脉的小子做不得主,如今我再问你一次,要不要随我一起效忠魔神?”

    风幽姬看着机斛,声音中满是诱惑。

    对于玄机一脉来说,早死的诅咒恐怕是他们永远无法逃脱的伤。

    “机斛!你万万不可受她蛊惑!我们现在将她斩杀,还有回旋的余地!”

    农逍遥冷喝一声,说道。

    “呵呵,逍遥前辈也太小看我了,纵然玄机一脉全部弟子死绝,我也不会和妖魔为伍,残害整个大陆的子民,这般所为,真是狼心狗肺!”

    一向冷静的机斛此刻也出声讽刺,只道风幽姬丢了隐世家族的脸。

    这种事情传出去,三族只会受人唾弃!

    “敬酒不吃吃罚酒!”

    风幽姬面色冷了下来,她没想到自己三番四次示好,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他们嘲讽,泥人尚且还有几分脾气,况且她风幽姬可不是泥捏的!

    一团魔气带着一条黑色尾巴,直冲机斛而去!

    虽然修为不算高,但机斛布阵之术可算一绝。

    他轻轻挥手,一个散发着古老气息的罗盘便出现在手中。

    罗盘转动,一道看不见的屏障挡在面前,轻飘飘化解了风幽姬的攻击。

    此罗盘就是玄机一脉的传承法器,此次前来,老祖机铭将这个交给他,为的就是清除魔气,将风幽姬绳之以法!

    看到攻势被化解,风幽姬脸色有些难看。

    但玄机一脉和神农一脉的人都大笑出声,这场面看着实在振奋人心。

    叶蓁也面色稍霁,如此一来,他们怎么说也占了上风。

    果然,有机斛加入战圈,风幽姬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她虽然修为最高,但农逍遥也没差多少,如今多了一个手段颇多的机斛,她也实在有些吃力,可惜,伏羲一脉除了她,再没有什么高手。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束手就擒!”

    农逍遥厉喝一声,只觉得风幽姬已经走火入魔了。

    “逍遥前辈,不要和她废话,这等背信弃义之人,死不足惜!”

    机斛声音冷漠,罗盘在他身边滴溜溜地转着。

    叶蓁手中气箭不停,机斛加入后,风幽姬更难躲避箭矢,一时间身上白气肆意,她脸上吃痛,下手的速度越发力不从心。

    “咻——”

    又是一箭,风幽姬身形踉跄一下,仿佛要从半空坠落下去。

    农逍遥和机斛对视一眼,心中都缓缓松了一口气。

    就在此时,风幽姬冷笑一声。

    “前辈小心!”

    叶蓁瞳孔一缩,大喝一声!

    可惜,还是晚了。

    两团黑雾不知从何处窜出,直接狠狠砸到农逍遥和机斛的后心上!

    两人不察,皆是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机斛有传承罗盘护身,伤势并不算特别严重。

    但农逍遥却受了重伤,直接维持不住身形从半空掉落!

    “老祖!”

    “神农老祖!”

    两族弟子面色大变,没想到刚刚看到胜利的曙光,如今就成了这副样子。

    一旦让风幽姬腾出手来,没有人制衡,两族弟子就是俎上鱼肉,任其宰割。

    机斛面色微变,赶忙揽着农逍遥落到地上。

    “哈哈哈,我说过了,今日,你们都要死!”

    风幽姬双臂张开,大笑着,声音得意。

    她的目光渐渐放在叶蓁身上,带着如毒蛇般的阴冷。

    “小丫头,这下,看你怎么使暗招!”

    话落,风幽姬就如风般向叶蓁掠去!

    这一次,她看谁能救她!

    “叶姐姐小心啊!”

    农樱看到这一幕,大惊失色!

    精神萎靡的农逍遥也面色惊变,他可以有事,但叶蓁不可以!

    他挣扎着想要起身,然而却于事无补。

    刚刚风幽姬的一击,倾注了极大的力量,他修为本就弱她一筹,当时更是没有一丝缓冲,如今体内重伤,竟然半分力气都没有。

    机斛刚要动手,却被层层叠叠的魔气围堵,同样空不出手来。

    所有人都愣愣地看着,眼前浮现的却是司缪破碎虚空而去的景象。

    “母亲!不要!”

    风衍之也瞳孔一缩,大喝一声!

    然而风幽姬对一切都充耳不闻,她想杀的人,没有谁能逃得过!

    叶蓁神色冰冷,唇瓣紧抿,她已经被风幽姬的魔气盯上,动弹不得。

    风幽姬狰狞的面孔越来越近,所有人的心脏也越跳越快。

    “吼——”

    危急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响起,一条银白色神秘生物从叶蓁指间蹿出!

    这一幕将所有人都震在原地,似曾相识!

    那神秘生物将叶蓁团团围在中间,嘴巴大张,带着无尽的寒霜和雷电,兽眸冰冷犹如看待一个死人般看向原本准备对叶蓁动手的风幽姬。

    而风幽姬同样面色大变,她没想到叶蓁居然还留有这等手段!

    “杀了她!”

    叶蓁伸手轻轻抚摸着银兽的鳞片,没有司缪的凉,也没有司缪的威势,但这头虚无神已经算是司缪的分身了,对付一个十一品的风幽姬,绰绰有余。

    听到叶蓁的话,银兽长尾晃动,口中有银雷射出!

    风幽姬身形颤抖,在如此庞然大物下,她竟然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魔神!”

    她尖锐地叫了一声,一团圆形黑雾从她胸口冒出,缓缓变大。

    叶蓁身形微颤,瞳孔一缩。

    那团圆形黑雾缓缓化成个足有一人高的黑洞,其中有漩涡在盘旋。

    不久之前,她刚刚见过这个东西,在海底的海妖族。

    “盘旋轮!”

    叶蓁清透的眸中映着那圆形黑洞,声音冰冷地吐出三个字。

    当初在海妖族碰上的盘旋轮中,连绵不断地生出蠕虫,最后若非司缪动手,恐怕海底早就不复存在,陆地也会逐渐被蠕虫侵蚀吞没。

    盘旋轮是域外妖魔连接位面的重要工具,眼前的盘旋轮比起当初在海妖族看到的还大些,没想到,除了卢玉制作的盘旋轮,还有一个藏在伏羲一脉!

    这对华夏人族而言,无疑是个天大的灾难。

    农逍遥和机斛本因为司缪分身的出现而面露喜色,但看到那陌生的黑洞,心头皆是一跳,他们都没有见过域外妖魔,如今黑洞中隐隐散发的恶意,让他们两个在场修为最高的人都不寒而栗,好似黑洞另一端是一张恶魔的大嘴。

    “盘旋轮?”

    听到叶蓁的话,两人对视一眼,但眸中尽是茫然。

    “难怪妖魔一族会找上你,原来,伏羲一脉藏有盘旋轮”

    叶蓁将手中的清风捏的极紧,声音冰冷而凝重。

    上次将海妖族的盘旋轮毁掉,还是司缪恢复实力所为,如今…

    “哼,没想到你这臭丫头还有些眼力”

    躲藏在盘旋轮后,风幽姬眼神怨毒而阴冷地看了叶蓁一眼,阴测测地说道。

    听到她的话,“虚无神”口中再度喷出一团雷光,直接炸在盘旋轮前!

    “啊——”

    风幽姬尖叫一声,赶忙跳进了黑洞洞的盘旋轮中!

    此次是她失误了,没想到叶蓁居然真的和真神有关,能召唤出这么强大的神兽,吞并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

    风幽姬身影消失后,原本稳固的盘旋轮微微晃动一下,然后恢复平静。

    “脉主…”

    “母亲…”

    风衍之和伏羲一脉的弟子呆呆地看着风幽姬离开的背影,就这样被抛下了。

    “叶丫头,这东西…这东西怎么办?!”

    农逍遥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目光凝重地望着盘旋轮。

    他都不敢跳进去捉拿风幽姬,这黑洞的另一边还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闻言,叶蓁唇瓣紧抿,旋即轻轻叹了口气。

    她伸手拍了拍“虚无神”的身体,它了然,巨尾一甩,那黑洞就噼里啪啦碎裂开来,在半空中泯灭成灰,不留半点痕迹。

    销毁了盘旋轮,“虚无神”垂下头颅在叶蓁身边蹭了蹭,逐渐缩小,回到戒指。

    “啊!消失了!真的消失了!”

    “太好了!叶姑娘万岁!叶姑娘太厉害了!”

    “我们两族的危机解除咯!解除咯!”

    “……”

    弟子们眼睁睁看着盘旋轮破碎,都在地上又碰又跳地欢呼起来。

    在他们看来,风幽姬逃走,可怕的黑洞消散,一切就得到了解决。

    而伏羲一脉的弟子们面如死灰,将手中沾染了血迹的武器扔到地上,如今,他们这些被抛弃的人,除了束手就擒,再没有别的选择。

    叶蓁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神色凝重,这滴精血的力量已经用掉一部分,恐怕再出现一次就会彻底消散,而残余力量也绝对打不破真正的盘旋轮。

    没错,刚刚从风幽姬体内飞出助她逃走的盘旋轮,不过是复制品罢了。

    她轻身一跃,来到农逍遥和机斛面前。

    “两位前辈,我有话要对你们说,可否借一步?”

    叶蓁看了看四周并不算凄惨的境况,说道。

    弟子之间的打斗,伤者众多,但亡了的只有几个。

    若是她没有猜错,真正的盘旋轮必然隐藏在伏羲一脉的族地中,这是刻不容缓的大事,决不能让域外妖魔凭借此盘旋轮来到华夏!

    闻言,农逍遥和机斛对视一眼,眸中的喜色褪去,换上沉重。

    叶蓁绝不是个没事找事之人,既然她如此说了,那就表明事情还不曾解决。

    “善后之事就交给你们,农天,你也随我们来”

    农逍遥看了看农樱和农苓,招手带着农天一起跟上了叶蓁。

    有机漓和神农一脉的长老在,伏羲一脉的人,逃不了。

    “师妹,你猜他们要说什么啊?”

    农苓轻轻撞了撞农樱的肩膀,好奇地问道。

    “师姐,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还是赶紧处理事情吧!”

    农樱耸了耸肩,她虽然也好奇,却也明白事情已经上升到另外一个层面,不是她们能够掺和的,与其什么都知道,倒不如什么都不懂,还轻松些。

    伏羲一脉弟子尽数伏诛,就连风衍之都没有任何反抗,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

    阁楼。

    “叶丫头,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待众人坐下,农逍遥就出声问道。

    他苍老的面容上满是疲惫,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

    如今风幽姬叛乱,勾结妖魔,三族风雨飘摇,未来何去何从,还得另说。

    “各位前辈也许从未听说过妖魔,我长话短说,域外妖魔觊觎繁盛大陆多年,每次都会凭借纪元之争发起进攻,而如今,临近华夏的妖魔已经把目光盯上了这块肥肉,妖魔强大,生命力极强,华夏修者贫瘠,大多数只是普通人类,面对妖魔根本无计可施,它们的凶残和强大,绝对超乎你们的想象”

    叶蓁低垂着眼帘,声音凝重而无奈。

    纵然饕餮大陆面对域外妖魔都十分辛苦,更别提脆弱的华夏。

    听到她的话,农逍遥三人面色皆是变得极为难看。

    他们都站在华夏巅峰层次,多少也听说过外大陆。

    只是,大陆和大陆之间间隔的距离绝对不是十万八千里那么简单。

    没想到此次纪元之争,他们不仅要面对时代的更迭,更要对付外来的侵略者,这些侵略者凶残且强大,无疑增加了很多的难度。

    “刚刚的黑洞名叫盘旋轮,是域外妖魔侵入大陆的唯一途径,当然,我说的也只是普通妖魔,如巨锤妖魔,游荡妖魔,独眼妖魔乃至魔神,他们可以依靠纪元之争位面临近,从空间缝隙中侵入,让人防不胜防”

    没等农逍遥消化刚刚的信息,叶蓁又放出一个重磅炸弹。

    三人汗毛直立,若盘旋轮是妖魔入侵的途径,那风幽姬那里…

    纪元之争还有数年,盘旋轮却已经出现在世界上。

    “叶姑娘,刚刚的盘旋轮已经被真神大人打破,风幽姬应该也不会有别的手段,我们现在要做的,难道不是尽快前往天水,剿灭伏羲一脉?”

    农天皱着眉问道,态度却极为恭敬。

    当初司缪破碎虚空而去,他可是目击者之一。

    不管当初如何,现在他是绝对不敢对叶蓁有半分不敬的。

    农天的话,这也是农逍遥和机斛想问的。

    叶蓁抬眸,清透的眸直视着三人,淡淡吐出几个字:

    “那盘旋轮只是复制品,真正的盘旋轮应该还隐藏在伏羲族地”

    短短的一句话,却犹如重锤般,在三人心中凿开一个口子,呼呼地往里面灌着冷风,他们身躯和面容皆有些僵硬。

    他们是经历过很多旁人没有经历的事,但域外妖魔,寓意着大陆存亡。

    如叶蓁所说,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都是普通人,若妖魔依靠盘旋轮从伏羲族地进入华夏内部,而他们这些修者都抵抗不住,那该如何?

    “叶姑娘,难道,难道没办法打破盘旋轮?”

    农天声音有些苦涩地问道。

    他心里却明白,若盘旋轮能够打破,叶蓁就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此处。

    “叶道友,不知你是否有法子?我们两族可倾力配合!”

    机斛是在场三人中最理智的一个,他曾占卜出一些变数,现在听到叶蓁所说的话,倒是没有太大的震惊,但心中却也极其苦涩。

    这是华夏的命数,但他依旧想要去更改。

    华夏若亡,何谈家族兴旺?

    “盘旋轮,我们都没能力打碎,这是妄想”

    叶蓁缓缓摇头,没有强大的实力,如何能够破开妖魔的通道?

    偌大的华夏,却连一个十二品的修者都找不出,如何抵御外敌?

    “那真神,真神大人…”

    “司缪有事要做,你们也看到,他破碎虚空而去,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刚刚留下的只是他的分身,实力有限,并不足以打碎盘旋轮”

    没等农天的话说完,叶蓁就给他们泼了一瓢冷水。

    若是司缪还待在华夏,别说伏羲一脉的盘旋轮,恐怕真正的魔神降世,都不需要有任何苦恼,他全盛时期十分之一的实力,就有这般强大。

    叶蓁的话,让气氛陷入僵持。

    盘旋轮没办法打破,他们到天水的伏羲一脉,即便杀了风幽姬都无济于事。

    “不瞒你们说,华夏除了风幽姬,另有妖魔内应”

    看着他们愁苦的面容,叶蓁又说出一句话。

    “什么?!是谁?”

    农逍遥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左看看右看看,生怕突然又冒出一个妖魔内应出来,那他可没力气再战了。

    “她如今在修者联盟”

    叶蓁抬眸,说道。

    既然如今牵扯出盘旋轮,那卢玉之事也有必要说出来了。

    司缪眼下并不在华夏,这些事情,需要华夏本土人士来烦恼和解决了。

    “修者联盟?域外妖魔竟然把手也插入了修者联盟之中?!”

    机斛此刻颇为震惊,刚刚的平静一去不复返。

    修者联盟和隐世家族不同,他们常年和俗世人打交道,但彼此之间也是有过交集的,不得不说,修者联盟中强者云集,或许比隐世家族还强一些。

    虽然他们并没有多少资源,但却强者频出。

    蚁多咬死象,故而修者联盟的实力不容小觑。

    “没错,她是刚刚加入修者联盟的弟子,名唤叶承欢”

    叶蓁颔首,说起这个名字时,眸中有幽芒闪过。

    “叶承欢?这个名字很耳熟啊”

    农天皱眉,严肃的脸皱成一团,似乎想要回想起名字的主人。

    “京城,叶家”

    叶蓁抬眸看了他一眼,淡淡地提醒了一声。

    农天身为神农一脉的脉主,知道京城最有名望的家族是正常的。

    毕竟叶家老爷子也算是华国站在权利顶端的人物,神农一脉就算再隐世不出,却也是医者家族,应该和对方打过交道。

    “京城叶家的女儿!就是当初回归家族时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

    农天一拍头,想了起来。

    那时候叶家老爷子恰好身体有些不适,他曾下山一段时间,对此有所耳闻。

    “是她”

    叶蓁颔首,没想到卢玉竟如此出名。

    “可是…身为叶家的孩子,怎么可能成为妖魔的内应?”

    农天皱眉问道,他倒不是不相信叶蓁,而是不明白卢玉的动机。

    “她并非叶家的孩子,而且说是妖魔内应好听了些,她身体中住着妖魔的灵魂,十多年前就占据了一个华夏人族的身体,混迹在人族中,从未被发现过”

    叶蓁宛如讲故事一般,将卢玉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

    当然,她并没有提及自己身为叶家真正孩子的身世。

    其一,叶家,她并不觉得有多么高贵,其二,除了冷玉蓉,其他人她都不曾见过,心中也是半点感情都无,谈不上家人不家人。

    “没想到,域外妖魔手段如此可怕”

    机斛摇头轻叹一声,这些还只是他们知道的,不知道的内应还不知有多少。

    “的确可怕”

    叶蓁赞同地点了点头。

    她并非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说出了事实。

    当年的饕餮大陆,若非司缪,已经覆灭。

    而如今,华夏世界可没有另外一个司缪,实力最强的怕是都没超过十二品,这样的水平,怎么和魔神斗?

    据她所知,域外妖魔中的魔神修为,堪比大成期修者。

    如今她是五品修为,大概相当于金丹初期,由此可以推算,十二品修为,最多也只是达到洞虚期,距离大乘还差得很远。

    而且,上次投影分身到渔家村的,的确是个货真价实的魔神。

    她不能确定觊觎华夏的妖魔大陆中,有多少魔神。

    但是华夏,却没有一个可以抗衡之人。

    现在,情况濒临绝境,几年内就算创造出一个超越十二品的修者,也没甚大用,只是在多了一丝希望的时候,面对更大的绝望罢了。

    不过,不管如何,纪元之争还是几年后的事情,现在暂且顾不上。

    实力强大的妖魔没办法在纪元之争前通过盘旋轮来到华夏,他们还有时间筹谋,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伏羲一脉的盘旋轮,还有风幽姬和卢玉。

    解决了她们,华夏最起码还能安稳数年之久。

    叶蓁明白,妖魔再厉害,也不可能有那么多内应。

    风幽姬恐怕是妖魔一族的底牌,只是没想到有她和司缪这个变数。

    若今日她不在,司缪分身不在,神农和玄机一脉凶多吉少。

    一旦风幽姬掌控了三大家族,再联合身在修者联盟的卢玉,那整个华夏对于妖魔而言,都如同探囊取物一般。

    “我想,有一个办法,或许能解决眼下的困境”

    低沉的气氛中,叶蓁清冽的声音如同久旱的甘霖,让人眼睛一亮。

    “叶姑娘,您说,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一定!”

    农天激动地直点头,他们已经黔驴技穷没有任何办法了,如今能够依靠的也唯有叶蓁这个真神的女人,她见识广博,或许真能解决这件事。

    “打碎盘旋轮的事就不用想了,如今我们能做的是先铲除内应,妖魔内应可以在华夏各地释放盘旋轮,届时,不用等到纪元之争,华夏就会乱”

    叶蓁一字一句分析着如今的情况。

    风幽姬和卢玉身上应该都不止一个盘旋轮,只是放置盘旋轮需要费很大的功夫,这么多年,能辛苦创建一个,已属不易。

    卢玉当初费尽心思把盘旋轮放入海底,最后盘旋轮被她和司缪发现时,她脸上的愤怒和肉疼还历历在目,毫无疑问,内应想创建盘旋轮应该有所限制。

    “叶道友说的没错,内应,必须拔除”

    机斛郑重地点了点头,内应不除,后患无穷!

    “我懂了,叶丫头的意思是,把修者联盟的妖魔内应引过来,将她和风幽姬一wang打尽,到时候,盘旋轮的事再想办法!”

    农逍遥也眼睛一亮,他拍了拍手,觉得此计可行。

    “可惜如今真神不在,否则打碎盘旋轮不过信手拈来之事”

    农天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即刻发信给修者联盟的盟主,让他带门中弟子到神农一脉来,有要事相商,虽然我们多年未见,但这点面子他还是会给的!”

    农天感叹完,就如是说道。

    他当年去京城时,曾和修者联盟盟主有过一些交情。

    “可是,那妖魔内应会来吗?”

    农逍遥抚了抚胡须,皱眉问道。

    “大可说找到一处秘境,找修者联盟一起探索,她会来的”

    叶蓁唇角微勾,若有所思地说道。

    卢玉刚刚成为修者,她现在想做的无疑就是增长修为,但修者联盟资源很少,不可能轮得到她,若知道神农一脉找到一处秘境,她绝对会不惜代价前来。

    叶蓁深知卢玉内心的贪婪和渴望,秘境之说,绝对正中她的下怀。

    “好!我这就去!”

    农天犹豫了片刻,郑重地应了下来,转身就去准备书信了。

    大局当前,说谎不说谎已经不是重要的事。

    “叶丫头,伏羲一脉的弟子怎么办?”

    有了解决方案,农逍遥松了口气,只是转眼就想到那些无辜的弟子。

    若说全部诛杀,他怕是还下不了那个手,毕竟真正的妖魔内应只有风幽姬一个,若真的心狠手辣将伏羲弟子全部杀掉,才是真的和凶残的妖魔无异。

    “暂且关着,待盘旋轮的事情解决,再放他们出来”

    叶蓁想了想,说道。

    伏羲弟子虽然说不上无辜,但等风幽姬陨落,他们必然会忏悔。

    毕竟此次风幽姬抛弃他们离开的事,怎么也会落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叶道友所言在理”

    机斛点了点头,他看着叶蓁的神色,逐渐恭敬起来。

    早些年他曾占卜过,华夏将遭遇大劫,无法挽救,但几个月前,他再次占卜时,却发现卦象出现了变化,曾经的死局,现在竟有逢生之相。

    卦象言明,华夏大劫,将有贵人相助,此贵人乃为女子!

    如今看来,这女子怕就是面前这位真神的妻子了。

    “两位前辈,这段时间就劳烦你们准备了”

    叶蓁说完,就转身离开了阁楼。

    农逍遥和机斛面面相觑,旋即苦笑一声。

    “逍遥老祖,她乃神女,你神农一脉,有福啊!”

    机斛感慨着摇了摇头,语气中有些许艳羡。

    神农一脉能得真神和神女相助,日后再辉煌千年都不是问题。

    “嘿嘿,那当然,还是我老头子慧眼识珠,在神农山外就把他们给带了进来!”

    提起这个,农逍遥就颇为得意地点了点头,若是身后有尾巴,他怕是能把尾巴翘到天上去,真神曾住过神农族地,这是多么大的荣幸啊!

    “只希望此次华夏之劫能顺利解决”

    机斛无奈一笑,旋即眸子深邃地说道。

    “我华夏有真神庇佑,区区妖魔,何以言惧”

    农逍遥一挑眉,说道。

    “呵呵,的确如逍遥老祖所言”

    机斛笑着点了点头,嘈话也是有道理的。

    叶蓁迈出阁楼,就看到神农弟子和玄机弟子正认真清理着院落。

    见到她,每个人都面带激动地喊她:“神女”。

    叶蓁摇了摇头,也没闲工夫去纠正。

    “叶姐姐!说完了?”

    农樱看到叶蓁,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就蹭了过来。

    农苓见状,也厚着脸皮跟了过来。

    她崇敬地看着叶蓁,还偷偷伸手摸了一把叶蓁的衣袖,旋即笑眯眯地把手藏到了身后,刚刚叶蓁和银色巨兽共同击退风幽姬的情景,实在大快人心。

    农苓觉得自己要沾点叶蓁的气势,这样才能更有勇气和好运。

    “处理的如何了”

    叶蓁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和血迹都已经不见了。

    除了些破碎的石板,倒塌的假山和断掉的树,神农一脉还是曾经那个神农一脉,只可惜,素来温和的家族,此刻终归是多了些杀伐之气。

    “已经处理完了,叶姐姐放心!”

    农樱点了点头,心中对叶蓁又升起了万丈崇敬和感激。

    此次如果不是叶蓁,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逃不过血流成河的悲剧。

    “叶道友,这次多亏有你”

    没等农樱和农苓说出感谢的话,机漓已经带着机瞳缓步走了过来。

    两人直接弯腰行了大礼,她拯救的并非只有两族弟子。

    “感谢神女相救!”

    见状,农樱和农苓,以及所有目光所及的弟子,通通弯腰行了礼。

    “大家不必如此,我也是在自救”

    叶蓁缓缓摇头,看着这么多感激的脸,她竟觉得有些许苦涩。

    他们自觉劫后余生的庆幸,可真正的灾难才刚刚拉开序幕,天水之战,才是大头,届时,恐怕会有低等妖魔插手,事情并非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修为高深的修者倒是没什么,但这些修为低微,在底层苦苦挣扎的弟子们,和妖魔正面相对时,又能活下多少?

    但风幽姬和卢玉,已经到了非死不可的地步。

    伏羲族地的盘旋轮,也必须想办法打碎。

    思及此,叶蓁抬眸,目光眺望到很远很远的天空。

    蔚蓝的天际,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血色弥漫。

    ------题外话------

    好了好了,距离爆更已经过去两天,明天开始恢复更新,我想问大家,希望还是像原来一样早上8。更新呢,还是凌晨12。更新,给我一个答案,明天就按照你们想的更新啦!爱你们,还有,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秘密,那就是我再也不想熬夜了!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