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司缪到!只为一人
    叶蓁的眼神逐渐涣散,体内的灵气已经濒临奔溃。

    就在这时,她却好像看到迎面而来的银色神秘生物,它翻腾间,似有云浪,摆尾时,气流滚滚,如此庞然大物,望之惊心。

    “吼——”

    惊天动地的暴怒兽吼,大地震颤,修罗大殿轰然倒塌。

    神秘生物上前,缓缓缠绕在叶蓁周身,叶蓁于他而言过分渺小,然而他玉眸中却也只看得见她一人,巨大的头颅微垂,直视着叶蓁。

    叶蓁突然觉得周身翻涌的灵气平息下来,不再躁动。

    她抬眸,对上一双既熟悉又陌生的玉眸,眸中情深如许。

    “司…缪”

    她张了张嘴,轻声喊出这个名字。

    小手缓缓伸出,摸到了巨大头颅上冰凉的银角。

    “这是什么?”

    “太上长老,太上长老!”

    “妖兽!这是什么等级的妖兽!”

    周围原本因为叶蓁欲要自爆的众人,此刻再度因为司缪的出现而目瞪口呆。

    如此庞大的妖兽,从未有人见过。

    翎冥都面色凛然,他本以为吞天莲的本体就足够庞大了,但和眼前这头神秘巨兽相比,还是差了很多,看样子,叶蓁和这头巨兽是旧相识…

    此刻,翎冥心头泛起些许不安。

    一人一兽就这样对视着,没有理会周围嘈杂的声音。

    在两人眼中,仿佛这个世上除了彼此,再无其他人,他们仿佛处于一个完整而封闭的世界,别人虽然能看见,却无法触摸,也根本进不去。

    倏然,叶蓁笑了。

    她上前半步,小嘴印在司缪的鳞片上。

    原本封闭的记忆,在这一刻,全部回拢。

    此时,御天和吞天莲都出现了。

    “这…这是…缥缈…缥缈神尊?”

    御天扯着嗓子尖叫一声,全然没有洞虚大能该有的冷静。

    他也曾游历大陆,对司缪之名所知甚深。

    只是,他从未想过能亲眼见到司缪,毕竟以后者的境界和修为,他根本没资格和他攀上关系,这对以往的他来说就是幻想。

    然而现在,御天只觉得内心冰凉一片。

    看叶蓁和司缪的举动就知道,两人关系不浅,很深。

    而一旁的吞天莲则瑟瑟发抖地跪在地上,她虽然也是上古妖兽,但和司缪相比,不知差了多少,那种血脉等级中的压制,让她说不出半句话。

    “缥缈神尊见谅!是我修罗宗的不是,希望您莫要震怒!”

    御天脑海中一片恍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跪在地上求饶。

    神尊之怒,伏尸百万。

    就司缪如今的修为,打个喷嚏,整个岭南镇都要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原本看到御天跪地,翎冥就有些震惊,身形微晃动,但听到他口中的“神尊”二字,心头冰凉一片,能被称为神尊的,修为最低也是大乘期。

    这般洞古彻今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小小的岭南镇。

    倏然,翎冥把目光放在叶蓁身上,瞳孔一缩。

    还能为什么,这位传说中的神尊,必然是为了这丫头!

    想到他对叶蓁做的事,翎冥不禁瑟瑟发抖。

    任何小聪明,在强大到不容忽视的力量面前,没有半分作用。

    听到御天的话,司缪眸中满是冰冷,他转头,张开嘴巴,一团团黑色漩涡从他口中升腾,哪怕是在叶蓁的记忆之中,这些人也要死。

    光是看到叶蓁身上的喜服,他就觉得格外刺眼。

    叶蓁轻笑,她身形微动,就跃入半空之中。

    看着明晃晃的太阳,眼睛微闭。

    在烈阳的照耀下,在所有人吃惊的目光中,叶蓁娇小的身体居然缓缓破碎,从下至上,鲜红的喜服也变成了飞灰,一切都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然而司缪却静静看着,黑色的漩涡漂浮在他周身,散发着刻骨的冷意。

    翎冥也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整个碎裂的叶蓁。

    而叶蓁则一直浅笑着,当她彻底消散在半空中时,周围一片寂静。

    司缪歪了歪头颅,玉眸中带了些柔色,紧紧盯着那处。

    他没想到,会有一枚白玉般的尖锐牙齿坠落。

    司缪神色有些莫名,原来,他和她的缘分,从很早之前就开始了。

    这枚牙齿,是他多年前掉落的,没想到竟机缘巧合到了小叶蓁手中。

    这般想着,司缪神色越柔,他们两个,和该在一起。

    不多时,有璀璨的青色光芒爆射而出,一道略有些透明的身影缓缓出现。

    青色的裙摆,高挑的身形,墨发如瀑,清美如玉的小脸在司缪眼中扬起愉悦的弧度,眉目如画,脱俗绝美,整个人宛如烟雨铺成的水墨丹青。

    “你来了”

    短短的三个字,却带着无尽的信任和思念。

    天籁般的声音就像是冰山上飞流直下的雪水,清凉舒爽、动人心弦。

    银光微闪,叶蓁回神时,已经被揽在了一个散发着竹香的怀抱之中。

    “我来了”

    感受到灵魂之上,微凉的唇瓣印在她额头。

    看着面前同样透明的身影,叶蓁眼圈红了。

    她紧紧环着司缪的腰,心中万般情绪都难以诉说。

    这一次遇到往生路,想不起今夕何夕,如果不是司缪来找她,那么此一生,她都会被围困在这片记忆之中,过着重复的人生。

    “此生,唯有你一人,我不相负”

    叶蓁退出司缪的怀抱,清透的眸子中同样是万般深情。

    叶蓁一字一顿,带着独属于她的清冽,然而说起这话时,清冽中还有着浓郁的温柔和点点羞涩,所有情绪中唯有坚定,占着无法忽视的比例。

    话落,司缪愣神之际,叶蓁红唇印在司缪唇上。

    这一刻,她忘记了周围所有人,眼中只有他。

    一旁的翎冥神色有些怔愣地看着这一幕。

    原来,小野猫是这个样子的,原来,她也有如此柔情似水的时候。

    而御天则面色惨白,他从未听说缥缈神尊有神妃了,还是以如此形态来到岭南镇的,若是知道,他一定把她当成祖宗一样对待,万万不会…诶…

    御天此刻心中在滴血,恨不得时光回溯!

    司缪眸中满是柔和,一吻毕,他将叶蓁的脑袋按在自己怀中。

    玉眸直射向翎冥,他身上的喜服太过显眼。

    “该死”

    红唇微动,一个黑色的漩涡就向翎冥撞了过去!

    任何想和他抢夺叶蓁的,无论是饕餮大陆还是华夏,亦或者叶蓁记忆中的饕餮大陆,任何人,都必须死,他绝不放过!

    翎冥想逃,然而身形却被定住了,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妖娆丰满的身影挡在翎冥面前,被漩涡吸入其中。

    “吞…吞天…”

    翎冥发愣地看着消失在面前的深情眸子,轻声呢喃。

    司缪神色冰冷,挥了挥手,刚刚吞噬了吞天莲的漩涡再度出现,将翎冥也吞了进去,毁灭法则,进入其中,没有人能活。

    “往后,修罗宗,不必存在了”

    司缪回眸,他视线所及之处,整个修罗宗全部坍塌消弭。

    曾经偌大的岭南镇第一宗门,转眼就成了历史。

    御天半句话都不敢多言,生怕司缪把视线放在他身上,殃及池鱼。

    “吱吱…”

    叶蓁看着倒塌的修罗宗,面色微变。

    恢复记忆后,她突然想起藤蔓吱吱。

    “放心”

    司缪随手一招,一条翠绿的藤蔓就从角落中飞了出来,落在他掌心。

    叶蓁是灵魂状态,可以触碰他,却不可以触碰吱吱。

    待一切处理完毕,司缪身躯一动,化为原型。

    他垂着巨大的头颅,意思十分明显。

    叶蓁微怔,旋即轻笑,她何其有幸,能得他之爱,轻轻一跃,就坐在了司缪头颅两角之间的花朵之上,此生,也唯有她一人能有如此殊荣了。

    看叶蓁坐好,银色巨兽冲天而起,消散在云层之中。

    “呵呵,好玩”

    叶蓁眉眼弯弯,宛如山涧幽泉的轻笑倾泻开来。

    她从未到过这么高的天空,原来,是这种感觉。

    司缪玉眸中也满是笑意,他身躯两侧倏然展开巨大的羽翼,飞驰间,速度极快,叶蓁有些欢呼雀跃,如此孩子心性还是很少见的。

    司缪直接带着叶蓁回到了缥缈之巅。

    “在华夏等我”

    银月树下,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

    “你不回去?”

    叶蓁微愣,她以为他会陪她回华夏。

    “饕餮大陆出了些事,我的本体已经回去了,短时间内无法再撕裂空间”

    司缪想了想,解释道,他不想瞒她。

    “出了事?没什么大碍吧?”

    闻言,叶蓁蹙眉,神色微紧。

    “无碍,只是半块大陆荒芜了”

    司缪摇头,这不算什么大问题。

    闻言,叶蓁手腕一翻,取出绮罗绿生藓,将其递给司缪。

    “饕餮大陆是我们两个的家,要好好照顾”

    她声音很轻,眉眼含笑。

    很庆幸,在华夏世界得到能使枯逢春的绮罗绿生藓。

    大陆荒芜,但土地中会留有种子,就像当初在常春山山坳中一样,她只希望饕餮大陆能尽快恢复绿意和生机,荒芜和苍夷不属于它。

    “这么放心?”

    看着手中摆动着枝叶的绮罗绿生藓,司缪挑眉问道。

    这是十二仙灵,让世人都会垂涎地东西,也只有他家的卿卿会随便给人。

    “你若想要,就给你”

    叶蓁长睫眨动,语气无所谓极了。

    即便十二仙灵寓意永生,但他若开口,她什么都愿意给。

    “等回到华夏,郎翼和莱格就交给你了”

    司缪轻笑,打破了稍微有些凝重的气氛,不过玉眸中却满含温柔。

    “下一次,换我来找你吧?到时,我想和你结同心契”

    叶蓁垂下眸子,半晌,她声音响起。

    这番话,等同于求婚了。

    叶蓁从未想过,以她的性子,有一天会主动和一人求婚,而这人还是曾经的她避之不及的,只能说世事难料,在某一刻,命盘轨迹就会发生变化。

    若是当初她没有魂飞华夏,恐怕只此一生,她都不会和司缪有所牵扯。

    叶蓁一直在等司缪的回答,但好半天都没声音响起。

    她有些失落,抬眸看向司缪。

    没想到,却撞进一双满含笑意和欣悦的玉眸中。

    “好”

    司缪应了一声,语气认真而缱绻。

    “那你的身体…”

    叶蓁扬起笑脸,但在想到司缪的身体时,神色忧虑。

    当初去神农一脉,就是为了找农天诊治司缪的身体,如今他回了饕餮大陆,也无法再看。

    “我有饕餮大陆的位面之心,修养一段时间便可,无碍”

    司缪话落,吻住了叶蓁的唇。

    他的话不是说假,体内当初遗留的伤势,完全可以依靠饕餮大陆的位面之心痊愈,回到这里,那些原本剧烈的伤势也不算什么了。

    待他的实力恢复,再次撕裂位面,就不会再受重创了。

    司缪的吻缠绵悱恻,叶蓁双眸微闭,默默承受。

    司缪的唇瓣很软,先是微凉,然后逐渐火热,不断深入。

    “嗯…”

    叶蓁轻声嘤咛一声,脸上不禁飞起一抹红霞。

    “哈哈哈”

    司缪微愣,旋即大笑。

    在司缪的笑声中,叶蓁原本荡起波浪的心湖澄澈起来,也跟着笑。

    “这个,戴着”

    司缪说话间,将一根银色的绳子挂在叶蓁颈间,而上面吊着的,是一枚白玉般光洁锋锐的兽齿,那是他的。

    “你…”

    叶蓁伸手摸了摸,刚想问些什么,眼前却黑了一片。

    “等着我”

    她只听清这三个缱绻深情的字。

    *

    华夏。

    当叶蓁睁开眼时,刺目的光透过眼睫,在她的眼帘下投了一层阴影。

    她起身,慌乱地看了看四周,却始终没看到司缪的身影。

    “原来,是真的”

    叶蓁站在原地,纤细的身影看上去有些落寞和悲伤。

    以往并不觉得什么,可如今分隔两个大陆,她竟觉得有些无法承受。

    不行,她要增进修为,她要大乘,她要飞升,她要永生!

    只要有了绝对的实力,大陆之间的阻隔也能消散!

    思及此,叶蓁眼中重新焕发生机。

    “叶道友?”

    一声诧异地呼喊响起,是机漓。

    叶蓁轻轻嗯了一声,转身就走。

    她没心情和机漓叙旧,丹境中有很多丹兽和yao气,她要晋级!

    机漓灰蒙蒙的双眼望着叶蓁离开的方向,想了想,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

    叶蓁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回眸,声音微淡。

    “此次陷入往生路,必然是因叶道友的关系才得幸离开,机漓自然要报答”

    机漓声音理所当然。

    他也是刚刚回归现实,才明白原来他是陷入了往生路。

    看到叶蓁,毫无疑问,此次他是沾了叶蓁的光,才能从往生路中逃离,这般天大的恩情,必须要报,说是救命之恩都不为过。

    叶蓁垂眸想了想,抿唇道:

    “我的确有一事想让你帮忙”

    郎翼之事不仅是司缪所忧虑的,也是她担心的。

    华夏修者中善良之辈十不存一,虽然机峸死了,但魔修还在,更何况,还有无数外族的奇人异士,不管郎翼碰上哪一种,后果都有些难以预料。

    “请说,机漓自当倾尽全力!”

    身为玄机一脉,最是看重因果循环。

    听到叶蓁有事要让他帮忙,机漓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世间,唯有救命之恩最难还。

    “我希望你帮我占卜出一个人的下落”

    叶蓁上前半步,说道。

    机漓此人她还算是信任,而且身为下一任玄机脉主,占卜之术必然深厚。

    “好”

    机漓点了点头,认真地应了下来。

    刚好,他这一年的占卜之术还剩一次。

    “随我来”

    机漓看了看四周,向一个隐蔽且背朝暖阳的地方走去。

    叶蓁抿唇,跟了上去。

    “叶道友,告诉我你要寻找之人的名字,生辰八字”

    机漓也不怕脏,直接盘膝坐在地上,问道。

    闻言,叶蓁蹙眉,郎翼非人,他根本没有生辰八字。

    “怎么,可是有什么难处?”

    等了半晌也没听到叶蓁开口,机漓问道。

    叶蓁想了想,同样盘膝坐在机漓对面。

    “我要找的,非人,却是人形妖兽,名唤郎翼”

    她知道,若想找到郎翼,目标必须明确,否则华夏千千万万个叫郎翼的人,又要如何猜测哪一个才是?

    听到她的话,机漓动作微滞,旋即才恢复常态。

    他没想到,叶蓁所寻之的居然是人形妖兽,这话若传出去,恐怕只会被人当成天方夜谭,毕竟华夏的人形妖兽都存在于历史之中。

    不过他相信叶蓁的话,不会觉得她在拿他开涮。

    这般想着,机漓就从身侧的袋子里取出一个金色的罗盘。

    灵气运转,罗盘便停驻在半空中,缓缓旋转。

    机漓闭上眸子,手中动作不断变化,而金色罗盘中的指针也不断跳跃,速度极快,渐渐地,机漓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这是玄机一脉占卜的后遗症。

    叶蓁面色微凝,却也不敢打断。

    过了许久,罗盘坠落,刚好掉到机漓伸出的掌心中。

    “如何?”

    叶蓁想了想,翻身取出一块下品灵石,递给机漓。

    她刚刚看过了,空间还在升级,只能取不能放,以致于吱吱也被她留在了饕餮大陆,希望下次再见之时,它会有新的面貌。

    看到散发着灵气的石头,机漓愣了愣,接过。

    灵石,他们玄机一脉也有,只不过很稀少,而且更小。

    “妖族,西北方,不在华夏,y国”

    吸收着灵石中的灵气,机漓缓缓说道。

    闻言,叶蓁不仅没有松口气,还面色微变,原来郎翼不在国内,而是掉到了y国,可国外的吸血鬼,只怕能够嗅到郎翼体内的血液不同于常人。

    而且y国…不正是前些日子到神农一脉求医时,博古勒家族的所在地吗?

    这倒是个好消息,难怪当时她预感会有用到博古勒家族的时候。

    不过既然机漓能够占卜出郎翼的下落,就代表他此刻并没有性命之舆。

    “辛苦了”

    叶蓁颔首,对机漓致谢。

    不论如何,最起码已经有了郎翼大概的下落,也算好事。

    “哪里的话,这是我应该做的”

    机漓笑了笑,温润如玉的气质此刻有些病弱。

    “跟在我身后,离开这里”

    叶蓁看了机漓一眼,说道。

    他现在十分虚弱,若遇到什么危险,怕是没有还手之力。

    “好,麻烦叶道友了”

    机漓怔了一下,点头应了。

    两人就这样踏上了寻找丹兽的路,叶蓁找了很多,不过都没有分给机漓,能在这段时间照应他,对她而言已是不易,将yao气分给他,那是不可能的。

    机漓也不在意,平日里晒晒太阳,悠闲自得。

    这一日,机漓的身影突然消失,叶蓁长睫眨动,明白他是离开丹境了。

    这些天,他们都没有在丹境中遇到别人,想必是都离开了。

    叶蓁看了看自己收获的丹yao,足足一百零七枚,而且还有五枚六品丹兽的yao气,这么多的yao气聚集到一起,应该可以让她晋升到五品中阶!

    这么想着,叶蓁就找了个相对安静的地方,准备吞服yao气了。

    在此期间,机漓也出了丹境,站在神农鼎旁。

    “你!你小子没事?”

    一直盘膝坐在神农鼎旁闭目养神的农逍遥睁开眼,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机漓,不是说他也陷入到往生路中了,怎么会突然从丹境中出来?

    “前辈,我没事,托了叶道友的福,有幸离开往生路”

    机漓对着农逍遥拱手,言语间也有些庆幸之意。

    “叶…叶蓁?她也离开往生路了?”

    听到“叶道友”三个字,农逍遥精神一振。

    当日,司缪破虚空而去的场景恍若还历历在目,他绝对是顶天立地的神祇,而叶蓁作为他爱的女人,农逍遥自然也要谨慎对待。

    “嗯”

    机漓虽然不解农逍遥的激动,还是点头应了一声。

    “好,行了,你出去吧,玄机一脉的人为了你也是要急死”

    农逍遥乐呵呵地伸手拍了拍机漓的肩膀,还好心情地调侃了一句。

    当日神农一脉发生异象,三族弟子全都看在眼中,现在,哪个不是巴结着想要询问司缪的身份,他们神农一脉的地位都跟着水涨船高起来。

    “是,谢前辈”

    机漓道谢,旋即离开。

    农逍遥又自在地盘膝而坐,他总算是能放下心了。

    他还生怕叶蓁在丹境中出了事,最后司缪救不回她,把所有怒火都发泄在神农一脉身上,光看那日司缪的手段,神农一脉哪里能承受得起?

    可如今,叶蓁安全回来,他也终于放下了悬着的一颗心。

    机漓刚出门就碰上了机瞳和农樱,两人又激动地询问一番。

    得知叶蓁已经没有大碍,农樱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重新挂上笑容。

    “既然三族会武已经结束,那我们就尽早回昆仑吧”

    机漓看了看天色,抿唇说道。

    他有种不好地预感,留在神农族地,必然要有大事发生。

    “这么着急?”

    机瞳微愣,有些发傻地问了一句。

    “天有异象,神农一脉,要出事了”

    机漓淡漠地话语让机瞳和农樱皆是一愣,两人对视一眼,机瞳眼中是尴尬,毕竟当着农樱的面,而农樱则是震惊,她没想到机漓会说这样一番话。

    她并没有出声反驳,因为机漓并不像是个空口白话之人。

    “准备一下,我们早日离开”

    机漓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他并不想掺和到神农一脉和伏羲一脉中,现在是多事之秋,能安然以对就安然以对,隐世家族之中的龌龊一旦揭露,华夏必然会受到波及。

    “那个,农樱,我师兄的话你也没太放心上,我先走了啊!”

    机瞳安慰了一句,转身就跟上了机漓。

    其实他心中明白机漓的为人,他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

    而且,机漓当着农樱的面说,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告知。

    “顺其自然吧”

    农樱摇了摇头,这件事她会告诉农逍遥,至于后续,和她就没什么关系了。

    这么想着,农樱就大步流星地到阁楼去找农逍遥了。

    她也想待在神农鼎旁,等叶蓁从丹境中出来,她还有东西要给她。

    进了阁楼,就看到农逍遥正悠悠然哼着小曲儿。

    “师傅,我刚刚碰到机漓了”

    农樱一屁股坐到农逍遥身边,若有所思地说道。

    “嗯,你叶姐姐也安全了,老头我终于不用胆战心惊的了!哈哈哈”

    农逍遥大笑着摸了摸胡子,完全没有掩饰自己内心的喜悦。

    “师傅,机漓说准备带着玄机一脉的人离开,说我们神农一脉会有事发生,他不想掺和其中,我想,或许和伏羲一脉有关”

    农樱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毕竟风韵之死的不明不白,而风衍之和神农一脉之间的口头约定也有些稀里糊涂,听闻风韵之是伏羲一脉脉主最宠爱的女儿,难免会有些事出乎意料。

    “哼,有关就有关,她风幽姬有能耐就来,老头我看她能如何!”

    农逍遥丝毫不在意地说道,以他的修为,三族之内并无敌手。

    风幽姬是小辈,修为再高深,还能超过十一品不成?

    农樱看了农逍遥一眼,没再说话。

    消息她已经说了,至于要怎么处理,全看他的。

    “不知道叶姐姐什么时候出来,司缪大神还留了东西给她”

    农樱托着下巴,直愣愣地望着有些裂缝的神农鼎,喃喃自语。

    司缪当日破空而去时,曾将天赋赐予她,后来她还发现一个小盒,至于盒子中是什么她并没有看,当然,她也不认为自己能打开。

    “东西?”

    农逍遥狐疑地反问一句,旋即眸子大亮。

    真神留下的东西,肯定是什么了不得的好宝贝!

    “师傅,你可别打主意,那是叶姐姐的”

    农樱翻了个白眼,警告一声。

    如今,司缪的名头可比任何东西都好用,三族之中,谁不对司缪感到万分崇敬?知道她和叶蓁,司缪一同来的神农族地,这些天她都被东拉西扯问过不少问题了,若非她真不清楚司缪的底细,怕是早就被套出话了。

    闻言,农逍遥撇撇嘴,也呆愣愣地看向神农鼎。

    说起来,风衍之那小子也没出来呢。

    农逍遥刚想罢,风衍之就出现在神农鼎旁,他身边还有两个伏羲一脉的人,一个是三族会武最后获胜跟着进去的,一个是以风韵之之死换得机会的。

    他刚想说些什么,风衍之就带着两人快速离开了阁楼。

    “急匆匆的,赶着投胎啊!”

    农逍遥不悦地怒叱一声,这伏羲一脉的人实在是太不尊老爱幼了。

    然而一旁的农樱看到他们离开,心头却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不管外面是如何风起云涌,丹境内,叶蓁已经到了紧要关头。

    yao气入体,灵气翻涌,一些积存在体内的暗伤全部痊愈,修为逐渐攀升,叶蓁周身气息也渐渐加强,从四品下阶,直接窜入四品巅峰,还在暴涨!

    yao气源源不断地涌入叶蓁体内,四品巅峰修为松动,迈入五品!

    五品下阶!

    五品中阶!

    涨势开始缓慢,但最终还是突破了叶蓁却想,停滞在五品高阶!

    叶蓁睁开眼,五彩的流光从眼中掠过。

    她站起身,慵懒地展了展腰,发出几声骨骼摩擦的脆响。

    “舒服”

    叶蓁眯了眯眼,蔷薇色的唇瓣勾着浅淡的弧度。

    修为增长后,叶蓁又查探了一下葫芦空间,却发现还不曾升级完毕。

    不过情怨花有增进灵魂之力的效果,这种逆天仙灵必然会让葫芦空间晋级时间放长,她也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妥。

    倏然,叶蓁心头微动,她感到了丹境的排斥之力。

    没有抵抗,顺应这股排斥之力离开了丹境。

    光芒闪过,叶蓁就回到了华夏的现实世界。

    往生路中时光匆匆,像是有好久好久没有回过华夏了。

    “叶姐姐!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看到叶蓁,农樱一下从原地蹦了起来,冲过去一把抱住叶蓁。

    她声音有些哽咽,当初知道叶蓁出了事,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

    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拍了拍农樱的后背,以示安慰。

    “哎呀,叶丫头啊,那个…那个司…他去哪儿了?”

    一旁的农逍遥也跳起来问道,神色期待。

    他要早知道他是真神,那肯定是巴结都来不及啊!

    “是啊叶姐姐,司缪大神去哪儿了?”

    农樱也看看了叶蓁身后,却没看到司缪,疑惑地问道。

    “他有些事要处理”

    听到两人提起司缪,叶蓁清透的眸中闪过一抹黯淡。

    “原来如此,叶姐姐,你一定不知道!那日我说你误入往生路,司缪大神急得不行,居然直冲天际和天道打斗一番,最后破碎虚空而去!那神祇之姿,我现在是回想几百遍都觉得帅呆了!还有,叶姐姐你怎么从来没告诉我司缪大神居然不是人啊!他不仅人完美到让人绝望,就连兽形都漂亮威武到没朋友!”

    说话时,农樱还不禁想起那天的情形。

    语气颇为激动,恨不得将所有的画面一幕幕都描绘下来。

    听着她的话,叶蓁神色微愣。

    她没想到,司缪为了她,竟然会和华夏天道对上。

    叶蓁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叶姐姐,你真的赚大了,司缪大神那是真的大神!”

    农樱郑重地点了点头,这一次,她觉得司缪和叶蓁完全般配,没有谁比谁多,谁比谁少,在这世间,就应该他们俩在一起。

    “还有,司缪大神还把天赋给了我!就是被杨箐偷走的天赋!”

    提起这个,农樱就眼圈泛红,她满眼感激地看着叶蓁。

    若是没有叶蓁,司缪肯定不会管她的死活,毋庸置疑。

    “天赋回来就好”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眸色微柔。

    她的缥缈神尊,总是把她说的任何话都放在心上。

    这般深情不改的男人,得之她幸。

    “这个,是司缪大神把天赋还给我时留下的,当时情况危急,司缪大神应该就是留给叶姐姐的,喏,完璧归赵,我可没有偷看!”

    农樱说着,小心翼翼掏出一个小小的盒,递到叶蓁手中。

    看到盒到了叶蓁手里,农樱才松了口气。

    天知道,她拿着司缪留下的东西,压力有多大。

    叶蓁垂眸看了看手中的盒,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将其紧握在手中。

    “走吧走吧,我要关闭丹境了!”

    农逍遥挥了挥手,眼神却好奇地看向叶蓁的手。

    叶蓁轻笑,没有理会,转身和农樱离开了阁楼。

    待两人离开之后,农逍遥才在神农鼎上布下阵法和结界,虽然此物不是真正的神农鼎,但其中隐藏的丹境价值太大,不容有失。

    叶蓁刚刚踏出阁楼,就看到浩浩荡荡准备离开的玄机一脉和伏羲一脉。

    “什么情况?”

    农樱也有些迷糊,说走就走,这也太快了吧!

    叶蓁想了想,走到机漓面前。

    “出了什么事”

    她很清楚,以机漓的个性,不可能如此匆忙。

    “叶道友,神农族地要出事了,或许当年玄机一脉的惨剧也会在此发生,若没有旁的事,你还是尽快离开吧,以免受到牵连”

    机漓回头看了风衍之一眼,说道。

    不管怎么说,叶蓁是无辜的,他希望她能避开这一劫。

    “多谢,不过,似乎已经晚了”

    叶蓁轻声说完,就看到原本欲要离开的伏羲弟子在此时将玄机一脉团团围住,刚刚她用精神力探测到伏羲一脉的人肌肉紧绷,有要出手的迹象。

    “衍之,这是何意”

    机漓抿唇,抬头看向风衍之。

    他本以为伏羲脉主未来,风衍之不会动手,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忍不住了。

    “你不是早就算到了?”

    风衍之笑了笑,脸上挂着狂傲不羁的神色。

    周围神农一脉的人见此,都慌乱起来,不知该怎么办。

    然而伏羲一脉针对的人,绝不止是玄机一脉。

    “叶姑娘,我允许你和农樱师妹离开此地,三族之间的事和你无关”

    和机漓说完,风衍之就看向叶蓁。

    刚刚他已经听族中弟子提起过司缪的事,能翻云覆雨的真神,这般人物不好更不能招惹,叶蓁作为司缪的女人,他不敢动,眼下卖给叶蓁一个面子是必须的。

    “为了风韵之?”

    叶蓁抬眸,看着气氛紧张,几乎要兵戎相见的三族弟子,问道。

    她不明白伏羲一脉的想法什么,将自己放到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的对立面?

    纵然伏羲一脉为三族之首,有什么底牌,但对上两个家族,应该也不会有胜的可能,是什么,到底是什么支撑他们,敢如此肆无忌惮?

    “叶姑娘可以当做是,也可以当做不是”

    风衍之笑了笑,模棱两可地回答道。

    农樱在一旁安静地没有说话,有些事,她已经没办法插手了。

    “我会离开,但不是现在”

    叶蓁想了想,说道。

    不是她没事找事,而是有些事她还要问一问农天。

    司缪的身体虽然不用询问了,但y国博古勒家族的雷赫之事,她还要问一下具体的解决方案,血脉净化可以,但身体要如何从外到内好起来,她并不懂。

    既然郎翼在y国,那她就有必要用些心思了。

    博古勒家族在y国势力不容小觑,到时有他们相助,郎翼的下落应该会很容易找到,想要得到,就要有所付出。

    如此一来,雷赫之事就不能有任何意外。

    “难道你要帮着他们?”

    风衍之神色莫名,声音冰冷下来。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