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司缪之怒,虚无神
    .. ,重生之美食厨神

    一直守候在神农鼎外的农逍遥猛地睁开眼。

    他面色大变地看着犹如血人一般的农樱,急得团团转。

    “你这丫头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

    说话时,农逍遥就要带着农樱去就医。

    “司缪大神,司缪大神!”

    农樱挣扎着,声音虽然不大,却极为坚定。

    她知道,叶蓁进入丹境,司缪必然会守护在这里。

    果然,她的呼喊刚停,空间一阵波动,司缪出现。

    他看了农樱一眼,眸子微眯,玉眸中有些危险。

    “司缪大神,我们在丹境中碰上了往生路,叶姐姐似乎进入了自己的记忆之中,机瞳说她可能会迷失,再也出不来,司缪大神,该怎么办啊?”

    农樱面色惨白,但声音哽咽,说着眼泪就冒了出来。

    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心中的忧虑如魔鬼般啃噬着她的心。

    听到往生路三个字,农逍遥面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年轻一辈人或许没有听过,但他这一辈的人却有所耳闻。

    一人死,一人生,何其残酷。

    司缪没有说话,立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

    “司缪大神?司缪大神你快说话啊!叶姐姐…”

    看到司缪如此,农樱越发急切,泪水越涌越多。

    她生怕司缪也没有办法,最终叶蓁只能迷失在自己的记忆中,生老病死,过着虚假的一生,这样的结果,比死亡还可怕。

    她话音刚落,就发现空气凝固了。

    司缪周身气息如同寒流一般,冷的可怕,玉眸更是如同碎冰。

    整个大殿都摇摇欲坠,有即将坍塌的危险。

    农逍遥面色一变,刚想制止,却发现司缪化为一道银光,直接冲入复制的神农鼎中,那汹涌的气势,直接让神农鼎裂开一条巨大的缝隙。

    “造孽啊”

    农逍遥看着那条缝,呢喃了一句,眸中皆是苦涩。

    这次的三族会武,绝对是神农一脉的大劫。

    他只能祈祷司缪可以找到叶蓁,否则依他的性子,怕是会血流成河。

    没想到千年难遇的往生路,居然好死不死的出现在丹境中。

    农樱看到司缪离开,缓缓松了口气,旋即就晕厥过去。

    农逍遥也来不及多想,带着农樱离开了大殿。

    如今都这样了,看守不看守也没有大用。

    来到丹境,司缪直接循着叶蓁的气息来到了两条路的分叉口。

    叶蓁的气息在此处消失了,没有半点痕迹。

    司缪潋滟的容颜仿佛冰冻了一般,难看至极。

    往生路他自然知道,的确,没有人逃脱得了。

    司缪垂眸,从灵域中取出一枚流光肆意的罗盘。

    扫视一眼四周景象,一闪身,便离开了丹境。

    眨眼间,司缪便来到了神农一脉的练武场。

    此时,农天和众位长老也知道了丹境中的事情,可惜往生路,没人有办法。

    司缪出现的极为突兀,弟子们纷纷让开,远离了此地。

    他站在半空中,玉眸中有冷漠之色涌动。

    叶蓁的记忆,他很清楚,绝对是饕餮大陆。

    如今,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天道!”

    司缪仰天长啸一声,身形微动,便化为一条通体银白的神秘生物!

    那生物身形极大,几乎遮蔽了整个神农一脉的上空!

    它通体有鳞,额上绯红的花儿迎风绽放,恍若活了一般,古老而苍茫的波动自它身上传来,尾巴摆动间,空间震动,激起阵阵巨大的漩涡。

    一股令人心惊胆颤的恐怖威压自它体内蔓延而出,笼罩整个天地。

    天空黑压压的,所有弟子都瑟瑟发抖地仰头看着这一幕。

    “老…老祖,这是什么?”

    农天声音抖动而骇然,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庞然大物。

    农逍遥眸色惊惧,不敢多说半句话。

    他没想到,司缪居然是妖兽所化。

    “天道!”

    司缪张嘴,声音如雷鸣一般。

    硕大的玉色兽眸中,有着冰冷之色,他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茫茫虚空。

    天道,操控着整片大陆,所有生物都是它豢养的牲畜,吞噬着天地能量,只手遮天说的便是天道,它拥有自己的灵魂,是世间最神秘莫测的东西。

    万丈高空之上,司缪身影依旧庞大。

    他早就做好了挑战华夏天道的打算,只要掌控了华夏位面之心,日后他便可以再来此地,饕餮大陆之难,他必须回去处理!

    只是顾念叶蓁,才迟迟没有动手。

    可是眼下,往生路对于他此刻的实力来说,还有些困难,他必须掌控华夏位面之心,回到饕餮大陆去,找到沉浸在自己记忆中的叶蓁之魂!

    他同样拥有饕餮大陆的位面之心,让时光回溯,找到叶蓁,不是难事。

    “轰隆隆——”

    巨大的雷鸣之声响彻,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苏醒。

    司缪身躯摆动,周身弥漫着无数黑色的漩涡。

    他掌控着毁灭法则,哪怕无法毁灭华夏天道,也要将其重创!

    无尽的虚空之中,一股令人颤抖的气势席卷而来。

    神农族地中,所有人都颤抖地趴伏在地上,不敢抬头去看。

    片刻后,虚空之中有雷光闪烁,缓缓蠕动,凝聚成一个金光闪闪的巨人!

    “你只是闯入这个世界的生灵,我未曾对你动手已是网开一面,如今,你是要打破我们之间的和平,找死不成!”

    巨人张了张嘴,声音中带了些戾气。

    它视线冰冷,毫无感情波动,直射司缪。

    当初司缪撕裂虚空而来,它便有所察觉,只是对方实力让它忌惮,所以迟迟不曾动手,本以为两方会井水不犯河水下去,谁知,他竟有胆子对它生出杀意!

    不可饶恕,绝对不可饶恕!

    “你掌控位面太久,也是时候打破了”

    司缪轻笑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挑衅。

    “既然你非要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金色巨人怒吼一声,雷鸣阵阵。

    它双手张开,有雷光汇聚,天空中,金雷如风暴一般向司缪射去,冷厉的罡风可怕至极!

    司缪恍若未闻,正面迎了上去!

    金雷如冰锥般轰炸在司缪身上,却没有给他造成半点伤害。

    他甩着尾巴靠近了金色巨人,嘴巴大张,吐出一团黑色的漩涡!

    金色巨人眸光微顿,面对这团黑色的漩涡,居然连它都产生了些许惊惧。

    它不敢怠慢,迅速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攻势!

    金色的雷盾挡在面前,不多时,黑色漩涡到了,两两碰撞,互不相让!

    视线中,黑色漩涡逐渐消融着金色的雷盾!

    倏然,高空中炸起一片黑色的蘑菇云!

    金色巨人后退百步,面色阴沉,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缺了一半的胳膊,脸色漠然,声音虽然依旧毫无感情波动,但若是细听,可以听出些许妥协之意。

    “外来者,你想要什么”

    它看出来了,和司缪死拼,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一旦重伤,再难掌控整个大陆,它不愿意如此。

    “位面之心”

    经过刚刚的一击,司缪玉眸也有些黯淡。

    他抬起兽眸,紧紧盯着金色的巨人。

    若没有位面之心,回到饕餮大陆后,他就再难回来了。

    他必须让他的卿卿回到这里,否则身体死亡,灵魂亦会消散。

    为了拯救饕餮大陆,和心爱之人相守,他必须夺取位面之心!

    “做梦!”

    金色巨人本想好好谈,但听到司缪的话,声音尖锐带着些咆哮。

    位面之心就是它本身,这是想要它的命啊!

    司缪没有再和它废话,尾巴一扫,又如风般狠狠撞了过去,巨大的身躯,伴随着周身经久不息的黑色漩涡,和金色巨人相撞!

    “啊——我和你拼了!”

    金色巨人大声怒吼着,觉得司缪实在有些欺人太甚!

    两方相撞,司缪银色的鳞片坠落不少,在半空中消散成灰,带着金丝的血液挥洒,如同一场血色暴雨,不过同样没有落在地上,成了虚无。

    金色巨人周身气势同样萎靡了不少,它眸中惊惧,已经有了退意。

    然而,当看到司缪的情形时,面色轰然巨变!

    他声音中满是恐惧,盯着司缪时,满是不可思议。

    “你…你居然是虚无神!”

    话落,金色巨人便逃命般飞驰而去!

    他没想到,这个出现在此片大陆的人,居然是虚无神…

    没错,唯有虚无神身上的东西才会化为虚无!

    司缪眸色淡漠,身形微动,眨眼间庞大的身躯便挡在了金色巨人面前。

    “天道,交出位面之心”

    他声音同样冷漠,丝毫没有被认出身份的张狂。

    闻言,金色巨人眼神闪烁,它实在没有勇气再和面前的虚无神打斗。

    想了想,金色巨人剥离出一颗琉璃之心,抛向司缪,旋即转身逃走。

    它已经将此位面一半的控制权交给了他,希望他能放它一马,别再追上来。

    司缪张嘴,一口吞下那琉璃之心。

    他冷眼看着金色巨人离开,没有再追上去的打算,如今他实力受损,不及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浅薄的力量能得到一半的位面之心,足矣。

    司缪身形一动,化为人形。

    银发飘飘,潋滟绝美的容颜之上,带着些许神秘莫测。

    他垂眸,看着地上密密麻麻的人影,取出一团光晕抛下,那光晕直接落在农樱身上,霎时,原本重伤萎靡的农樱好转过来,也睁开了眼。

    她捏了捏掌心,竟发现灵气居然有目的地涌入体内。

    这种感觉,这…这分明就是未曾失去天赋时的感觉!

    农樱呆愣,几乎要喜极而泣。

    司缪抬眸,一把捏碎掌心的罗盘!

    霎时,天空裂开一道口子,黑洞洞的,如同遥远的天之尽头。

    神农一脉的众人抬眼,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幕。

    “吼——”

    司缪长啸一声,再度化为兽形,长尾一甩就冲入黑洞,消失不见。

    “卿卿,别怕”

    淡淡的四个字飘散在风中,带着专属于司缪的缥缈。

    半空中的口子缓缓闭合,再度成为天空,没有半分痕迹。

    农逍遥过了许久才收回目光,他伸手拍了拍自己僵硬的脸。

    “老祖,那位,那位是…是…”

    农天声音结巴地看看天际,看看农逍遥,想问司缪是否就是那位在神农族地出现的银发男人,可口中的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

    “是”

    农逍遥郑重地点了点头,眸中有些激动。

    他居然和这样的人物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坐在一张桌子上喝茶?

    简直不可思议,那是神啊,活脱脱的神!

    神农一脉,真的结了善缘了。

    此刻农逍遥无比庆幸在神农山外碰上了司缪一行人,能和神祇牵扯上关系,神农一脉必然还要兴旺数万年,日后,会更好!

    农樱站在房门口,傻乎乎地看着天空。

    “司缪大神…不是人?”

    她喃喃自语了一句,旋即整个人状若癫狂一般。

    “我的天啊!司缪大人居然不是人,不是人?!”

    农樱扯着嗓子大喊一句,面色满是震撼之色。

    她实在没想到,和叶蓁相爱的司缪会不是人类,而且那般强大,敢和天道对战,最后还取得了胜利,最后撕裂天空,离开了这个世界?

    越想,农樱情绪就越激动。

    多了许久,她才冷静下来,心中满是希冀。

    她明白,自己的天赋能回来,全靠叶蓁,若非她,司缪不会关注这点小事,她希望,离开的司缪可以安全救回叶蓁。

    “司缪大神,你一定要救回叶姐姐啊”

    轻轻地呢喃之声响起。

    *

    灵魂陷入饕餮大陆中的叶蓁,并不知道司缪会为了她如此做。

    此刻的叶蓁,正收获着自己种植的第二批灵植。

    让人吃惊的是,叶蓁的第二批灵米和灵菜,比起第一波产量还多,赚到了一千个积分,一个月的时间,一共是一千八百个积分,着实惊人。

    这段时间,有不少灵植地的同门弟子凑到叶蓁身边询问。

    他们看到叶蓁如此赚积分,自然眼红。

    可是,叶蓁和他们完全一样,甚至还没他们用心,怎么可能赚那么多?

    “师妹,你现在可谓是灵植地的第一人了!”

    称重的师兄如是说,语气也颇为客气。

    叶蓁一个人,就决定了他们灵植地的绝大收益,他当初实在是小看了这个没有半分修为的师妹,他一定要将她留在灵植地才行。

    等叶蓁拿着灵米种子和灵菜种子回到灵地时,就发现自己用了一个月的灵地已经被别人占领了,是两个修为不错的师姐。

    “师妹,你应该不介意我们用这两块灵地吧?”

    看到叶蓁,两人对视一眼,脸上皆是笑意。

    既然她身上没问题,那自然就是这两块灵地的问题。

    哪怕是行为龌龊些,能赚到积分就行。

    叶蓁抬眸看了她们一眼,转身走了。

    两块灵地中每每放入指尖水,都会被灵米和灵菜吸收,不会外溢一点,这两人就算使用灵地,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她没兴趣更没时间和她们争吵。

    重新找了两块灵地,叶蓁又种了一批灵米和灵菜。

    这段时间,她每天都会到后山去制作灵食,修为已经晋升到练气期七层。

    来到天元门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晋升到练气期七层,比之天灵根也不逊色。

    “师妹!师妹又见面了!”

    身后传来一道自来熟的声音,叶蓁已经习惯了。

    来人正是当初在大食堂帮她解围的师兄,她已经知道他叫窟蓝。

    “有事吗”

    叶蓁回眸,问道。

    “事儿倒是没有,师妹可有空?我想请师妹吃个饭!”

    窟蓝挠了挠头,笑得一脸憨厚。

    “不好意思师兄,我要到交易场去,没时间吃饭”

    叶蓁说完就转身离去,目的地正是天元门的交易场。

    窟蓝若有所思地看看叶蓁的背影,又看看她种植的两块灵地。

    所谓的交易场,就是弟子们自发组成的市集,他们会将自己不需要的资源拿出来贩卖,看中的人只需要使用积分兑换即可。

    这是叶蓁第一次到交易场,以往囊中羞涩,也不想来。

    交易场,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只是利用天元门一条空旷的小路,宗门中的师兄弟们在面前铺上一张布,再将要贩卖的东西放上去,就可以了。

    叶蓁来到此地,就看到一条人满为患的小路。

    小路两边都是贩卖东西的,有很多人聚集在此地,希望找到有利于自己的资源,总而言之,有这样的交易场是极其方便的。

    叶蓁蹙眉看着小路,不知到底该不该过去。

    她实在厌烦这种喧闹的场所,可是制作灵食需要的香料,在此地可以找到。

    想了想,叶蓁还是向前走去。

    既然来了,那就断然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两边的摊位上有不少好东西,兽晶,灵植,秘籍,灵器,卷轴……

    叶蓁颇有兴致地看着,偶尔捏起一件东西查看。

    就在这时,叶蓁在一个摊位上看到一株长相奇异的花,花开两朵并蒂而生,枝叶繁茂,有一缕缕香气蔓延而出,极其好闻。

    叶蓁眸子微动,缓缓靠近摊位。

    她垂眸,随意看着,并没有把目光放在那棵花草上。

    “师妹,需要点什么?都不贵!”

    守摊的是个长相令人舒服的师姐,笑起来有两个酒窝。

    “师姐,这株湖御草怎么卖?”

    叶蓁看向一株其貌不扬的小草,墨绿色,叶子边有锋锐的倒刺。

    “这个啊,师妹是想做灵厨学徒?”

    守摊师姐笑着问道,并没有丝毫看不起或者嘲笑的意思。

    叶蓁挑眉看了她一眼,这还是唯一知道她要做灵食没有讥讽的人。

    “这株湖御草师妹只需要付十个积分”

    看到叶蓁的眼神,守摊师姐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报出了价格。

    叶蓁眼波流转,湖御草生长在湖泊深处,极难采摘,虽然长得其貌不扬,但其中汁水却有清甜的味道,做甜味灵食很不错,十个积分非常便宜了。

    “那这个呢?”

    叶蓁拿起湖御草,看向并蒂双生的花朵,问道。

    这才是她过来的真正目的,自然要问清楚。

    “这个啊,我也没见过,下山历练的时候采来的,师妹若是想要,自己报价就好,我觉得合适就卖给你,反正我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

    守摊师姐神色间也有些疑惑,旋即笑着说道。

    这株花除了好看,闻着香,也没别的用途了。

    “也是十个积分,可好?”

    叶蓁想了想,看向手中的湖御草,说道。

    “好,没问题!”

    守摊师姐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

    就在叶蓁即将拿起那株并蒂花时,一双手同样伸了过来。

    叶蓁眯了眯眸子,没有让她得逞,手腕间灵气运转,狠狠撞开了那手腕,没有半分客气,整个人从宁静变得锋锐,丝毫不让。

    灵地的事是因为没有利益冲突不愿计较,但这朵并蒂花不同。

    这花的名字叫“蒂蕊”,是极为稀少的香料,如花香一般,非常清新。

    她知道蒂蕊的由来来自于她丢失的那部分记忆,但既然看到,她就决不会让给别人,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必然都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叶蓁灵气浓郁,直接将那双手腕的主人撞翻在地。

    “啊——”

    那人痛呼一声,脸色狰狞地有些难看。

    叶蓁看去,就看到小兰花的脸。

    一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将自己打扮的富丽堂皇,并非是穿着,衣服还是天元门的弟子服饰,但她耳朵上脖颈上都挂着金光闪闪的首饰。

    原本白皙的小脸此刻铺着厚厚的妆容,嘴唇血红。

    明明年纪不大,却如此打扮,看上去着实有些另类。

    “叶蓁!这里是天元门,你居然敢殴打同门师姐!”

    小兰花声音尖锐,恨不得上前打叶蓁一拳。

    “自讨苦吃”

    叶蓁语气冰冷,娇艳的小脸上神色淡淡。

    此处的变故引得不少人纷纷看过来,对着叶蓁和小兰花指指点点。

    如此绝艳脱俗的叶蓁和如此不伦不类的小兰花,的确吸睛。

    叶蓁说完,将积分刷给守摊师姐,转身就离开了摊位。

    她可没精力和小兰花打闹,新得了香料,总要回去试试。

    “你站住,叶蓁!你给我站住!”

    小兰花气急,追了上去,身上金银首饰撞出叮铃哐啷的声音。

    叶蓁没有理会,径直离开了此地。

    小兰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狠狠跺了跺脚。

    叶蓁没有回灵植地,到了后山自己的秘密场地。

    焖上一锅灵米,炒菜时放上一点点的蒂蕊,一股清新的香气伴随着菜香弥漫,这是一种和以往不一样的味道,光是闻着就让人心神微动。

    叶蓁发现自己刚刚晋级没多久的修为,在闻到这味道时,再次蠢蠢欲动。

    “蒂蕊果然有效”

    看着面前的灵食,叶蓁脸上挂上了笑意。

    叶蓁端着灵米,搭配着香气扑鼻的菜,吃的舒爽。

    一顿饭毕,叶蓁居然就这样轻易从练气期七层成为了练气期八层!

    香料可以中和灵菜,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话绝非玩笑。

    吃完饭,再喝上一点指尖水,神仙般的生活。

    吃饱喝足,叶蓁才向灵植地走去。

    还没到自己的灵地去,就被称重的师兄拦住了。

    “师妹,灵厨楼的师兄来了,说要找你,等好久了!”

    称重师兄小心翼翼指了指屋内,声音谨慎。

    没办法,灵厨楼的人大多态度高人一等,毕竟未来前途无量。

    叶蓁垂眸想了想,点头走进屋内。

    里面只有一个年轻男人,坐在椅子上,正闭目养神。

    “师兄,我是叶蓁,不知你找我何事”

    叶蓁声音很淡,并没有觉得打扰他有何不妥。

    虽然她已经知道对方来找她的目的,却还是开口问了一句。

    “你就是那个灵米灵菜产灵极高的师妹?”

    年轻男人睁开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叶蓁一眼,声音讶异。

    他没想到能种植出那种灵气浓郁灵植的,居然是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实在有些出乎意料了,毕竟那么大的产量肯定要费很多工夫。

    面前这个小姑娘看上去也就五六岁,能吃得了那种苦?

    “是我”

    叶蓁知道灵植地的情况,也没有拐弯抹角地不承认。

    “好,既然是师妹,那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此后,你只需要将灵米和灵菜提供给我就可,忘了介绍,我叫古格,一品灵厨”

    年轻男人说话时虽然语气平淡,但眸中还是透露出一股优越感。

    像他这么年轻的灵厨已经不多见了,骄傲自信是一定会有的情绪。

    “好处是什么”

    叶蓁没在意这个,反问道。

    灵米和灵菜提供给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好处。

    “好处?呵呵,我听说当初师妹想进的是灵厨楼,只是最后被人赶走了,只要你将灵米和灵菜提供给我,我可以给你特权,让你每个月有三天时间到灵厨楼去观看灵厨做菜,如何,这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古格挑眉,下巴微扬。

    他做出一副等待叶蓁答应的得意神情,然而事情总是出乎意料。

    “不如何”

    想象中叶蓁激动应答的事并没有发生,她只是冷漠地拒绝了。

    如今她已经可以制作灵食,虽然不知是几品,但去观看别的灵厨做菜,也实在没这个兴趣,她看上去就像是那么无聊的人?

    当初想进灵厨楼,也不过是想学习怎么成为灵厨。

    如今,既然已经可以制作灵食,也就没了去灵厨楼的必要。

    听着耳畔的拒绝,古格的得意和笑容都僵在脸上。

    “你…你说什么?”

    古格语气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他是不是听错了?

    去观看灵厨做菜,就很可能学到本事,从而成为灵厨!

    这样的机会,别说是叶蓁这个灵植地的杂役弟子,就算是真正的灵厨学徒都鲜有机会,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古格冷笑一声,只当叶蓁不知道这个条件带来的好处。

    “那你说,你想要什么”

    古格摇了摇头,问道。

    只要是他能做的,绝对会答应。

    叶蓁种植出来的灵米和灵菜灵气足,制作出灵食来也比别人制作的香,蕴含灵气也浓郁,这一点他早就发现了,只是这段时间太过忙碌才没时间过来。

    今日闲下来,就忙不迭过来谈合作了。

    只要拥有叶蓁种植出来的灵米灵菜,他早晚会成为二品灵厨。

    天元门中拥有最高级的灵厨就是二品,只要他晋级,必然会被人高看一眼。

    到时候,天元门的人就得求着他留下来。

    这般幻想着,古格脸上的笑就越来越深。

    “日后,将你手头上得到的香料和灵植分我一半”

    叶蓁想了想,抬头说道。

    她知道天元门的灵厨每个月得到的资源除了积分,就是宗门派人外出寻找的灵植和香料,可谓是给灵厨们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和条件。

    她如今除了自给自足的灵米和灵菜,别无其他,就要古格手中一半的资源。

    闻言,古格眼珠子暴突,他没想到叶蓁居然会如此狮子大开口。

    “你这丫头,知道我一半的资源是多少?就敢如此说话!”

    他被气笑了,果然是无知的小孩子。

    “就是一半的资源,否则,不合作”

    叶蓁认真地重复一句,丝毫不退让。

    “你不会以为有了我的资源,就可以成为灵厨吧?简直是做梦!”

    古格气急,想要给叶蓁泼上一瓢冷水。

    灵厨若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做,所有人都是灵厨了。

    半大一点的小丫头,野心倒是不小。

    “给不给”

    叶蓁蹙眉,不耐地问了一句。

    她要回灵地去看看自己的灵米和灵菜,没工夫和他多说什么。

    “好!我给!”

    古格想了想,咬着牙应了。

    资源他可以再要,但这般极品的灵米和灵菜却只此一家。

    若被其他灵厨发现,又是一场竞争,他可不愿意。

    “成交,每半个月你过来取一次吧,至于师兄那里,你自己说”

    叶蓁摊了摊手,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她倒是可以自由支配超出产量的灵米和灵菜,但总有一百斤灵米和五十斤灵菜会给称重的师兄留下,这是规定数额,她也没办法。

    经常和灵植地合作的灵厨楼自然也清楚这一点,古格沉着脸点了点头。

    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居然如此难缠,硬生生要走他一半的资源。

    叶蓁可不管那么多,得了蒂蕊和一半的资源,心情极好。

    等她回到自己的灵地,就发现一些被挖掘的痕迹。

    叶蓁眸色微冷,看来是有人心思不纯,将她刚刚种下的灵米种子和灵菜种子挖走了些,好在她今天顾忌人多,并没有洒指尖水。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她每个月的高产,终于引来了眼红人的动手。

    想了想,叶蓁又离开了灵地,她重新去了交易场。

    此次的目的不是购买香料,而是买了一些防盗符和定身符。

    符箓还是符师绘制,浅显直白,让人能明白符箓中代表的意思。

    比如这防盗符,放在自己的地方,若有人靠近就会发出警报,而定身符就是将人定住,一天时间都没办法动弹。

    叶蓁买了些,回到灵地,将这些符箓用灵气燃烧,用上。

    符箓最好的一点是可以隐形,不被外人发现,从而充分发挥作用。

    看着布置好的一切,叶蓁冷笑一声,给自己的灵地洒上稀释的指尖水后,转身离开灵地,并没有刻意看守,劳累了这么多天,也该歇一晚了。

    回到住处,就看到同样回来的英师姐。

    “师妹,你回来了啊”

    看到叶蓁,英师姐态度极好地打了声招呼。

    没办法,叶蓁如今在外门也算是小有名气。

    她是灵药园的,都听说过灵植地中那位高产的师妹,名叫叶蓁。

    若叶蓁一直如此高产,未来可就是财神爷,她必须要交好才是。

    若什么时候手头紧了,还能借几个积分花花,多好的事。

    抱着这样的心态,英师姐态度可谓极好,叶蓁也不放在心上,每每都淡漠地应对,不过英师姐也知道她对谁都这样,自然不生气。

    “师妹,听说你和内院的木南儿师叔是同一天进门的?”

    两人躺在床上,英师姐忍不住问道。

    闻言,叶蓁微愣,木南儿,她似乎也好久没有见过了。

    没听到叶蓁的应答,英师姐也不介意,自顾自地说道。

    “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师妹,你们都是从飞仙村出来,如今木南儿师叔直接拜了掌门为师,地位水涨船高,从小师妹一跃成为师叔,听说掌门体恤她,将她远在飞仙村的父母都接了过来,就住在临近的岭南镇,富裕着呢!”

    英师姐啧啧有声地说道,语气颇有些酸涩。

    她们进天元门时都是五灵根,得不到好资源,还要做苦工。

    可人家呢,天赋好,是高高在上的双灵根,如今资源不断,早晚元婴期。

    “师妹,听说你们关系极好来着,可一个月了,也没见她到外门来找你”

    英师姐虽然话中满是同情,但些微的幸灾乐祸还是很明显。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一旦有一方飞黄腾达,就不再记得那个所谓的旧识。

    如今的木南儿算是掌门面前的红人,关门弟子,若她还记得叶蓁,稍微从指缝中漏一点资源出来,都足够普通内门弟子艳羡不已。

    叶蓁没有说话,缓缓闭上了眼眸。

    木南儿如何对她并不重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

    “哼”

    英师姐轻哼一声,最见不得叶蓁如此平淡地模样。

    翌日。

    叶蓁很晚才起床,并没有如以往那般,早早到灵地去。

    “师妹,师妹你快醒醒,出事了!”

    早上出门的英师姐又风一般匆匆忙忙地回来,轻轻推了推叶蓁。

    叶蓁刷地睁开眼,墨眸一片清明,倒是吓了英师姐一跳。

    她起身,穿好弟子服,自顾自地梳洗,并没有问出了什么事。

    “师妹!真的出事了,你的灵地出事了!”

    英师姐咬着牙,大惊小怪地说了一句。

    “哦”

    叶蓁冷淡地点了点头,轻哦一声,并不在意。

    “你!”

    英师姐气愤地跺了跺脚,没再说什么,转身又离开了。

    叶蓁抿唇,梳洗干净后才不紧不慢地前往灵地。

    此刻,灵植地中叶蓁的灵地前,聚集了不少人。

    “快看!叶蓁来了叶蓁来了!”

    外围的人率先注意到叶蓁,忍不住大声嚷嚷着。

    闻言,所有人都退开一条路,供叶蓁进到灵地中。

    来凑热闹的可不仅是灵植地的人,也有不少其他地方的杂役弟子,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看向叶蓁时,眸中有些同情和怜悯。

    叶蓁也没在意,一眼就看到灵地边上,以一个诡异姿势被定住的人。

    很巧,这人她认识,就是自来熟师兄,窟蓝。

    对于窟蓝前来偷盗她灵米和灵菜种子的事,她倒并没有多奇怪。

    叶蓁自顾自地给自己的灵地浇着水,拔着杂草。

    窟蓝脸色越来越难看,被叶蓁定在这里这么久,被别人当猴子一般看着,这实在是他窟蓝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他怎么都没想到叶蓁会在这里放符箓!

    昨晚乘着夜色,他本想再挖些种子研究,没想到就这么莫名其妙中了招。

    中招就中招吧,还被定到了现在!

    他到现在都能想起,早上被人发现时的窘迫和羞愤。

    “师妹,你快把窟蓝师兄放了吧,他可不是普通人!”

    有人看到窟蓝难看的面色,忍不住小心提醒着叶蓁。

    “是啊师妹,窟蓝师兄是内门窟长老唯一的儿子,说是体验生活才到外门来,窟长老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今日之事若是传到他耳中,怕是不好收场!”

    又有人开口了,声音中带着些小心翼翼。

    闻言,叶蓁挑眉,没想到这位自来熟师兄还有如此背景。

    不过,偷盗便是偷盗,她必然要以窟蓝为例,杀鸡儆猴。

    她的灵地的确有秘密,而这些秘密决不允许任何人发现!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