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外门弟子,往生路
    岭南镇四周有很多修仙门派。

    天元门处于最南边,只是一个资源不算丰厚的三品宗门。

    如今天元门实力最高的是掌门,乃是元婴修者。

    灵舟飞驰没多久,一座山川就出现在视野中,山川之上,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宗门,轻烟薄雾中,有白鹤在悠闲地翱翔,宛如仙境。

    小兰花和南儿已经看花了眼,唯有叶蓁,眸色淡然。

    “三位师妹,我们到了!”

    驾驶灵舟的修者语气中也带着些喜色。

    虽然说出去收弟子也算是肥差,但这只限于在镇子中,村子里,很少会出现好苗子,也没什么富裕的人家,他们自然没机会被人塞钱。

    灵阵还没靠近,就被人拦下了。

    “什么人!”

    穿着统一的巡查队手持长剑,站在仙鹤背上,当看到穿着天元弟子服饰的三人时,松了口气,他们是负责宗门安全的。

    “师兄,是我们!”

    女修娇滴滴地说了一句,这些巡查队的实力可都不错。

    “你们收到弟子了?才三个,为何这么快就回来了?”

    巡查队有些疑惑,一般外出招收弟子的,都会带回十个有灵根的孩子。

    “是这样的师兄,此次寻到一个双系灵根的孩子,特意带回来的”

    说起这话时,女修声音颇为得意。

    双系灵根,这未来必然能修到元婴期,不可小觑。

    果然,她的话落,巡查队面色也是一喜,让开了路。

    天元门弟子资质越好,未来就越强大,对他们绝无坏处。

    巨大的石门上,“天元门”三个字散发着凌厉之意。

    大门打开,灵舟缓缓进入。

    “两位师妹,我是王白,你们可以叫我师兄,我先带你们去见外门长老,至于这位师妹,就由他们二人带着去领衣服”

    宗门内不得驾驶灵舟,为首的年轻修者说道。

    他没办法直接面见掌门,只好带叶蓁和南儿去见外门长老。

    南儿是双系灵根,资质极好,会直接进入内门,而叶蓁太过诡异,也需要带去给长老看看,至于小兰花,她直接去领取身份牌和衣服即可。

    “是”

    三人应了一句,就各奔东西了。

    王白在外门也算是个老弟子了,是练气期修者,无法进入内门。

    他带着南儿和叶蓁一路向外门长老住处而去,路上还讲解了一下宗门内的事,主要还是想在南儿面前要一个脸熟,日后也好获得好处。

    外门长老处。

    “长老,这就是我们在飞仙村找到的弟子,一个是双系灵根,另一个则属性灵气浓郁,直接让测试水晶无法承受从而炸裂”

    长老是个面容严肃的老头,听到王白的话,脸上才表露些惊奇。

    双系灵根,天元门已经上百年没有招收过如此资质的弟子了。

    至于属性灵气浓郁,也算是奇特,不过五灵根便是五灵根,属性灵气再浓郁,资源再丰厚,也没办法突破筑基期。

    “这个双系灵根的弟子我便带走了,至于她,放在外门吧”

    外门长老说着,就拉着南儿离开了。

    南儿脸上满是犹豫,她不想和叶蓁分开。

    叶蓁缓缓冲她摇头,这样的场面她早就知道。

    “师妹,我带你去领身份牌和衣服,每个入门弟子都可以得到两块下品灵石,有助修炼,你可要选择到灵yao园,灵厨楼,灵阵门,灵兽园,灵植地等地做杂役获得灵石,总之我们天元门对待弟子还是不错的,希望师妹多多努力”

    王白说着,就带叶蓁去领取身份牌了。

    入门的新弟子都会领取属于自己的身份牌,也需要穿上外门弟子的服饰。

    等叶蓁拿好东西,找到住处,已经日落西山了。

    和她不同,小兰花是三系灵根,单独住在一处院子,而她则和同是五灵根的师姐住在一块,没有自己的单独空间。

    “师妹,你可以叫我英师姐”

    对于新到住处的叶蓁,英师姐非常热情。

    她这屋子已经空置了很久,倒是很羡慕别人有作伴的小师妹。

    “英师姐,我是叶蓁”

    叶蓁把东西放好,点了点头。

    “叶师妹,你是刚刚从俗世选中的弟子?”

    英师姐话很多,好奇地问道。

    “是”

    叶蓁颔首,应了一声。

    “那师妹决定要去什么地方做杂役弟子了吗?”

    英师姐又好奇地问了一声,住在这里的必然是五灵根弟子,一辈子都不会有什么作为,倒不如在门内做杂役弟子,多积攒些积分换资源,也算是有个依靠。

    “灵厨楼”

    叶蓁想了想,吐出三个字。

    早在王白告诉她这几个地方时,她就决定要到灵厨楼做工。

    脑海中隐隐有一个声音告诉她,必须要到灵厨楼去。

    “啊?师妹可真是胆子大,灵厨楼虽然是油水最足的地方,却也是最难学到本领的地方,灵厨不是想当就能当的,哪怕是学徒都很难”

    英师姐摇了摇头,很不看好叶蓁的决定。

    饕餮大陆的灵厨,哪个不是把自己的配方死死捏在手中?

    “好了,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英师姐说完,就不再理会叶蓁。

    在她看来,叶蓁就是个被眼前利益迷花眼的人,眼高手低,不会有什么大出息,她也没什么话好说,还是离她远些为妙。

    灵厨楼不是那么好待的地方,若没有背景,迟早得罪人。

    她可不想被一个刚刚认识的师妹牵连。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英师姐,叶蓁眯了眯眼,没有说话。

    灵厨楼,她倒是去定了。

    翌日。

    叶蓁醒来时,英师姐还在呼呼大睡。

    她起身,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就前往了灵厨楼,昨天王柏曾告诉过她地址。

    虽然天色还早,但已经有很多弟子在外练剑了。

    叶蓁一路来到灵厨楼,还没靠近,就闻到扑鼻的香气。

    “什么人!做什么的!”

    守在灵厨楼门口的两个弟子看到叶蓁,将她拦下,声音严厉地问道。

    灵厨楼乃是重地,门内长老的吃食都出自这里,一旦出了差错,他们有两条小命都没用,没人可以随意进出这里。

    “我是新入门的弟子叶蓁,想到灵厨楼当杂役弟子”

    叶蓁取出自己的身份牌,说道。

    闻言,两个弟子对视一眼,嘴边泛起些讥诮之意。

    “师妹,不是我说,刚刚入门,怎么也要脚踏实地做事才好,想进灵厨楼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没有万来个积分孝敬长老,呵呵…”

    那弟子话没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没有积分贿赂灵厨楼的长老,没办法进入其中成为杂役的弟子。

    “师妹,你还是先引气入体,再来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事吧”

    另外一个弟子也摇着头说道。

    若非看她长得漂亮,他们才不会多费口舌。

    “好,谢谢两位师兄”

    叶蓁颔首,也不生气,转身离开了灵厨楼。

    是她想错了,灵厨在饕餮大陆地位极高,的确没那么容易。

    想了想,叶蓁前往了灵植地。

    既然灵厨楼现在没办法想,那就到灵植地去看看,她对此也有些兴趣。

    灵植地报名处的师兄正在呼呼大睡,整个人很没精神的样子。

    “师兄?师兄?”

    叶蓁喊了两声,对方才迷迷糊糊转醒。

    “干什么的?”

    那师兄打了个哈切,本不想理会,但看到叶蓁漂亮的小脸,还是应了一句。

    “我来灵植地,想做杂役弟子”

    叶蓁说话时,将身份牌递了出去。

    听到叶蓁说来灵植地做杂役弟子,对方才清醒了一些。

    “师妹,你确定要到灵植地做杂役?”

    捏着手中的身份牌,对方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

    天元门几个可以做工的地方,就灵植地没多少人,毕竟灵植娇贵,不好伺候,而且每个月若是没有种植出足够的灵米灵菜,都是要扣积分的。

    灵植地间接影响着灵厨楼的菜色,也极为重要。

    “是”

    叶蓁颔首,多余的话一句都不想说。

    “好吧,喏,这是咱们灵植地的规矩,你且看看”

    说着,那师兄就把一本小册子递到叶蓁手中。

    叶蓁翻开,认真地看了起来。

    到灵植地做杂役弟子,果然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每人依靠自己的能力选择灵地,种子也由灵植地提供,只是每个月都需要缴纳出规定产量的灵米或者灵菜,多余的全部折算成积分。

    一块灵地,若是种植灵米,则每月要缴纳一百斤灵米。

    若是种植灵菜,则需要五十斤。

    两块灵地,种灵米则需要二百斤,种灵菜则需要一百斤。

    每个人种植手法不同,收获的数量就不同,得到积分自然也不一样。

    种灵植有时候和运气也有关,若下了雨,雨量太多也会影响产量,一旦交不出规定数量的灵米或者灵菜,就要自己倒贴积分,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干这个。

    “怎么样,师妹可决定好了?”

    师兄见叶蓁合上了册子,问道。

    “是,麻烦师兄给我批两块灵地,一块灵米,一块灵菜”

    叶蓁颔首,把册子还了回去。

    那师兄本来已经做好了叶蓁离开的打算,却没想到她居然愿意留下,而且还一口气要了两块灵地,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师兄摇了摇头,将两个小布袋和两个长牌子递给叶蓁。

    “师妹,袋子中一个是灵米种子一个是灵菜种子,你顺着这条路过去就能看到灵地,只要地边上没插牌子的,就是空位,你选好后插上牌子即可”

    对于这个如花似玉的陌生小师妹,他还是有些耐心的。

    “谢谢师兄,我知道了”

    叶蓁颔首,拿着东西就向灵地走去。

    “祝你好运吧”

    师兄摇了摇头,又撑着胳膊开始打起瞌睡来。

    叶蓁来到灵地,却没看到几块有收成的,可见灵植地有多凄凉。

    灵植娇贵,有收成的几块都有人看着,生怕在这要紧关头出了什么意外。

    叶蓁很轻易就找到两块相邻的灵地,蹲下身用手触摸了一下土壤,很肥沃,摸着时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叶蓁知道,这是灵气。

    把牌子插好,叶蓁就开始种植了。

    拿着工具刨出一个个的小坑,再把种子小心翼翼地种下去,这一系列的动作叶蓁做的行云流水,好像做过无数遍一样。

    很快,两块地就种好了,接下来就是浇水。

    灵地不需要施肥,自有灵气会滋养土地。

    “师妹,你是刚来灵植地的?动作很娴熟啊!”

    就在叶蓁弯腰处理灵地中的野草时,身后传来了一声惊讶之声。

    叶蓁回眸,淡淡地点了点头。

    “呵呵,我在灵植地已经做了三年了,师妹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大可以问我,那块就是我的灵地,怎么样,是不是还不错?”

    自来熟的师兄并不介意叶蓁的冷淡,指了指远处那块绿茵茵的灵菜地。

    叶蓁望去,点了点头,的确不错。

    “那我就不打扰师妹了”

    自来熟师兄说完就离开了。

    叶蓁长睫眨动,继续弯腰处理自己灵地中的杂草。

    午时,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叶蓁离开了灵植地,她也想尝尝宗门内的饭菜。

    然而,到了大食堂,才知道宗门内的饭菜也需要积分换取,最低廉的菜色加一小份灵米是两个积分,只是胡乱炒出来的。

    再高级一些的就出自灵厨学徒之手,价格更贵。

    至于灵厨制作的灵食,外门弟子是没资格品尝的。

    也有不少灵厨学徒会偷偷贩卖灵食,也是一个赚外快的手段。

    叶蓁摸了摸口袋,却发现囊中羞涩,半个积分都没有。

    “哼,穷鬼”

    好巧不巧,叶蓁遇到了同样来此处吃饭的小兰花。

    她高仰着下巴,刷了自己的身份牌,取走一份灵厨学徒制作的菜肴,路过叶蓁时,冷哼一声,声音中满是讥讽和嘲笑。

    每个弟子的积分都存在于身份牌中,十分方便。

    听到小兰花的话,所有人都看向叶蓁。

    “师妹,你没有积分的话也可以使用灵石!”

    早时在灵地碰上的自来熟师兄不禁开口,对叶蓁说道。

    叶蓁想了想,掏出一块下品灵石,这是进入宗门时派发的新弟子福利。

    一块下品灵石只值一百个积分,叶蓁拿着饭菜和找给她的灵珠走了。

    “师妹,师妹!你是刚刚来天元门的吧?”

    刚刚帮她解围的自来熟师兄追了上来,问道。

    “谢谢师兄了”

    叶蓁颔首,找了个无人的桌子坐下。

    她现在很穷,只能吃得起最便宜的两个积分的饭菜。

    一小碗品质很差的灵米,一叠看上去黑黝黝,没有半分香气的菜。

    自来熟师兄也自顾自地坐在了叶蓁对面,他眼神颇为好奇。

    若是平常人遇到刚刚的情形,早就羞愤欲死了,可这个师妹,整个人都淡淡的,仿佛刚才面对尴尬局面的不是她一样,实在有趣。

    “师妹,你认识刚刚那个花孔雀?”

    自来熟师兄忍不住问道。

    叶蓁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她夹了一筷子菜,喂入口中,眉头轻蹙。

    虽然猜到菜色上味道应该不会太好,但她没想到会这么差,入口干皱,没有半分水分,还很咸,似乎除了盐并没有放其它的香料一般。

    再尝上一口灵米,面色更是难看。

    这一小碗灵米中还有些小石头,吃起来实在差强人意。

    叶蓁抿唇,却还是仔仔细细把饭菜吃完了。

    现在的她,没有资格挑剔,也没资格享受更好的食物。

    总有一天,她会吃到最好的灵食!

    这句话在心底响起,叶蓁微愣,好似并非第一次说起了。

    她现在不光想改变现状,更急迫地想要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可惜,不得其门而入,到底要如何,才能找回记忆,想起曾经的一切,想起梦中的银发男人。

    “师妹,我倒是佩服你,居然吃得下去!”

    自来熟师兄看到叶蓁吃完,不禁感慨地说道。

    他第一次吃的自然也是这两积分一份的饭菜,啧啧,那时的感受实在不想再去回想,说起来都能拼凑成一部血泪史,往事不堪回首。

    这个小师妹,看上去年纪不大,居然这么有耐心和魄力,厉害厉害。

    “我吃完了,师兄自便”

    叶蓁说完,就端着餐盘离开了此地。

    看着叶蓁的背影,自来熟师兄嘴角抽了抽,无奈地摸了摸后脑勺。

    吃过午饭,叶蓁又回到了灵地。

    如今,这两块灵地算是唯一能改变她现状的存在,她必须要用心些。

    烈日高照,原本湿润的灵地渐渐干燥。

    叶蓁只好去打水浇地,她身板小,每次提一桶水都颇费力气。

    等浇完两块灵地,叶蓁白皙的小脸通红,额上也带了汗水。

    “若是不用再打水就好了”

    叶蓁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谁知,她话音刚落,指尖中就冒出一股潺潺流水!

    叶蓁身躯一震,赶忙背过身,遮挡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蹲下身,仔细看着从指尖冒出的水,清透而冰凉,最重要的是,居然带着十分浓郁的灵气,比起灵地土壤的灵气还要浓郁!

    “停下”

    叶蓁眨了眨眼,小声说道。

    刚说完,指尖就不再冒水。

    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叶蓁脑海中闪过一个有山有水有灵植有妖兽的世界,画面仅仅持续了片刻,就再次消散不见。

    等她回过神,看向脚下的土地时,瞳孔一缩。

    刚刚被指尖水浇灌过的地方,居然已经冒出了两指高的幼苗!

    灵米虽然生长快,却也没有上午种植,下午生长的道理。

    叶蓁眸色微凛,伸手将几株灵米幼苗拔掉,她不想太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至于指尖水,倒是可以等幼苗都长出来之后用一些,想必产量不会让她失望。

    时间匆匆过了几天,叶蓁两块灵地中已经长出了小苗。

    每次浇水时,叶蓁都会将手指伸进水桶里,放入一些指尖水。

    这种稀释后的指尖水用起来也效果惊人,最起码幼苗涨势比起别人好很多,每一株都很健康油光发亮,打眼看去,就属叶蓁的两块灵地最显眼。

    还有不少师兄师姐徘徊在她的灵地旁,想看看她是怎么种的。

    只是,叶蓁和旁人一样,都是除草浇水,没什么不同。

    众人也只能感慨一句,这新来的小师妹看样子是有种灵植的天赋啊。

    灵米和灵菜本来一个月才会成熟缴纳一次,叶蓁却仅仅用了半个月,她之所以敢如此做,是因为灵植地有过先例,她并不算太突兀。

    直接庆幸的是,这半个月,她居然引气入体成功,成了练气一层的修者。

    当叶蓁将灵米和灵菜收好,交给灵植地的看管师兄时,依旧引起了波动。

    “师…师妹?这都是你种的?!”

    当初为叶蓁报名的师兄看着这几大袋灵米和灵菜,面色震惊。

    “是,麻烦师兄称重”

    叶蓁颔首,她终于要拿到第一笔积分了。

    最终,叶蓁的灵米产量是惊人的五百斤,而灵菜则是三百斤!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叶蓁几乎刷新了灵植地的新纪录。

    “师妹,这是你的积分,一百斤灵米的规定数量达成,一百个积分,剩余四百斤,额外给师妹四百积分,至于灵菜,则一共三百积分,总共八百积分”

    负责的师兄清算后,将积分刷到了叶蓁身份牌中。

    他呆呆的看着满地的灵米灵菜,再看看叶蓁的背影,竟不知该说什么。

    普通师兄弟,哪怕再高产,一个月也顶天拿五百积分而已。

    可是这个新来的小师妹,短短半个月就收获了八百个积分,一个月就是一千六百个积分,这样的收获,太惊人了!

    叶蓁拿到积分和新的种子后,并没有回灵地,而是来到了天元门后山。

    后山通常没有人会来,十分荒凉。

    掂了掂手中口袋里的灵米和灵菜,叶蓁脸上露出一抹笑。

    她当然不会把收成统统上交,留了一部分想自己试试制作饭菜。

    后山一处废弃的山洞中,摆放着锅子碗筷,这是叶蓁先前用手中残存的灵石购买的,品质很差,却聊胜于无。

    将灵米和灵菜用指尖水洗干净,叶蓁就做起饭菜来。

    香料很贵,她只在后山中找到几种,除了盐,其他并没有去买。

    她先将种植的灵米焖上,才炒起灵菜。

    此次种植的灵菜是榄苣草,枝叶肥厚,放入锅中翻炒,将香料一一放进入,时而洒入一些指尖水,很快,一股浓郁的菜香扑面而来。

    灵米也渐渐散发着软糯的香气,搭配着榄苣草的味道,令人垂延。

    叶蓁眨了眨眼,收锅,熄火。

    一大盘榄苣草,绿莹莹的,有着诱人的香气,让人胃口大开。

    而灵米也颗颗晶莹,软糯可口。

    叶蓁没有浪费,她觉得自己的手艺比起大食堂贩卖的可好多了。

    一顿饭下来,脸上也轻松了很多。

    没等她起身,一股灼热之感在体内翻腾,叶蓁微凛,这是晋级的征兆。

    果然,等叶蓁再睁开眼时,她已经是练气期三层的修为了。

    短短半个月,从一层晋级到三层,这种天赋若说出去,绝不会有人认为是五灵根,不过叶蓁也不是个高调之人,当然不会随便说出去。

    盯着自己刚刚做的饭菜,叶蓁抿唇。

    原来,她竟有成为灵厨的天赋!

    没错,只有灵厨做出来的食物才是美味可口且灵气浓郁的。

    灵厨在饕餮大陆地位极高,她不用再担心自己日后的生活了。

    接下来的日子,叶蓁又回到灵植地,继续自己的杂役弟子生活。

    *

    华夏世界,神农一脉丹境。

    看着叶蓁迈入右边的小路,农樱也跟着她走了进去。

    当她睁开眼时,却发现身边并没有叶蓁的身影。

    “叶姐姐?叶姐姐你在哪儿?”

    农樱面色微变,入目的是一间灵器室,诸多的灵器摆放在架子上,好像在等候有人伸手一般,场面安静到诡异。

    农樱也不傻,没有上前去碰那些灵器。

    “农樱?”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农樱望去,就看到了机瞳的脸。

    “机瞳?你怎么会在这里!”

    农樱惊呼一声,怎么和她在一起的不是叶蓁,是机瞳?

    “我才要问你!”

    机瞳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小心地从角落中闪身出来。

    “刚刚我和叶姐姐遇到两条路,一起走进右边这条,我就出现在这里,但是叶姐姐却不见了,没想到会碰上你”

    农樱声音有些低落,和叶蓁分开,她有些不安。

    “什么?叶道友也不见了?”

    机瞳声音中满是惊讶,面容严肃。

    “也?谁还不见了?”

    听到他的话,农樱问道。

    “我师兄,我们也是选择了右边的路,没想到师兄不见了”

    机瞳皱着眉,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实在太过诡异。

    “不见了!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农樱脸色难看,声音也带了些哭腔。

    这丹境她也是第一次来,根本不知道有这种地方,若叶蓁在丹境出了什么事,她可怎么办,又怎么和司缪大神交代?

    想到叶蓁消失,司缪血洗神农一脉的场景,农樱有些胆寒。

    她丝毫不怀疑,若叶蓁在丹境出了事,司缪会不会如此做。

    “不知道,也许是和我们一样,掉到了其他地方”

    机瞳摇了摇头,声音凝重,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他也不清楚。

    “那你快占卜一下啊!”

    农樱眼圈通红,忍不住催促一声。

    “我今年都占卜过三次了,就算占卜也占不出什么所以然”

    机瞳苦涩的摇了摇头,他也担心机漓啊,可若能占卜他早就占卜了。

    闻言,农樱颓然地坐在地上,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了,你振作一点!丹境既然能作为你们神农一脉的传承之地,应该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忧,现在,我们该担心的是自己!”

    看到农樱的样子,机瞳不禁出声激励。

    当然,他的话仅仅只是安慰和心中的期望罢了。

    丹境,丹境,真正守护的只是神农一脉弟子,闯入其中的人,说不准会被当成异族而被处理掉,这些话他没说,但心底终归是有这样的忧虑。

    “这是什么地方?”

    农樱重新振作,她需要先离开这里,才能找到叶蓁。

    “不知道,应该是灵器库,没有出路”

    机瞳摇了摇头,他到此处也没多久。

    “你碰这些灵器了?”

    农樱皱眉看着墙上的大坑,问道。

    闻言,机瞳脸上神色有些尴尬。

    他以为此地就是让他们选择灵器的地方,没想到刚刚触碰,就险些被灵器刺成马蜂窝,只好在角落里躲好。

    “我们怎么出去?”

    农樱看到他的神色,无奈地摇了摇头。

    机瞳性情虽然变了很多,但还是单纯的如同飞云山上初遇的傻小子。

    “不知道,不过这里既然放了灵器,要出去应该就和灵器有关”

    机瞳想了想,说道。

    他们许是闯入了什么阵法,破阵的手段应该就是这些灵器。

    农樱也赞成地点了点头,两人没有触碰灵器,仔细观察,企图找到蛛丝马迹。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凭空出现!

    看到来人,农樱和机漓对视一眼,皆道:

    “风师兄?”

    没错,出现在灵器库的是风衍之。

    “你们怎么会在此处?风刚?风刚?”

    风衍之面色惊疑不定,他高声喊着,风刚就是另外一个伏羲一脉的弟子。

    听到他的呼喊,机瞳和农樱心中都有些不安。

    “风师兄,你也和风刚师兄踏入了右边的小路?”

    机瞳声音有些颤抖地问道,他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事情。

    “对!你们也是如此?!”

    风衍之不笨,他面色微凝。

    想必农樱和叶蓁,机漓和机瞳,都与他和风刚一般,进入了右边的小路。

    而与他们同行的人,却没有传送到这个地方。

    听到风衍之肯定的话,机瞳面色微白,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机瞳,机瞳你怎么了?!”

    农樱看到机瞳的神色,面色大变。

    机瞳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

    农樱声音焦急地问道,风衍之也看向机瞳。

    三族中,唯有玄机一脉的人格外神秘,他或许知道些什么。

    “如果…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们…应该是闯入了往生路…”

    机瞳口齿结巴,这句话说的分外艰难。

    话落,风衍之和农樱对视一眼,他们完全不知道什么是往生路。

    “往生路是什么东西?”

    农樱憋不住,赶忙问道。

    看着机瞳的神色,他明白,往生路不是什么好东西。

    “传说,阴阳交替时出现的空间节点,被称为往生路,而往生路,需要两人才会生效,一人有活路,可以离开往生路,回归现实…”

    机瞳瞳孔涣散,一字一句地说着。

    “那另外一个人呢!另外一个人会怎么样!”

    农樱紧咬着唇,面色惨白如纸。

    “另外一人…另外一人会通过往生路进入到自己的记忆之中,永世不得离开,会在记忆中生老病死,遗忘此世的一切”

    机瞳声音微轻,若真是如此,他的师兄怕是凶多吉少。

    “什么?那叶姐姐,叶姐姐她是不是…”

    农樱眼眶中的泪倏然冒了出来,她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倒霉,好死不死碰上了如此诡异的事,她不想相信,只想当做是触碰了阵法。

    可是,若丹境中有这样的阵法,农逍遥和农天没道理不告诉他们。

    “往生路…进入死境的人,真的无法回归?”

    风衍之声音微沉,风刚在伏羲一脉也算是一流高手,若是死了损失惨重。

    最重要的是叶蓁,那个神秘女人,她身边的银发男人太厉害,他不会以为是他们进入丹境后谋杀了叶蓁吧?

    思及此,风衍之心神微动。

    “古籍上记载在往生路中消失的人,从未有谁回归过”

    机瞳声音苦涩,这实在太难了。

    “不行!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司缪大神一定会有办法!”

    一旁的农樱咬着牙,眼睛发亮地说道。

    他们几个没办法,不代表司缪没办法。

    在农樱心中,司缪大神可是近乎无敌的存在,区区往生路,应该不是问题!

    “对!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

    机瞳也从绝望中回神,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错,不管怎样,不能就这么放弃。

    “可是我们要怎么离开这里?”

    风衍之皱眉,这里封闭着,完全没有出路,难道打破墙壁?

    “灵器!我们必须找到一把和自己心意相通的灵器,届时和灵器互通,总有办法离开,这是现在唯一快速的办法了,否则就只能等着了”

    机瞳看着四周的灵器,终于推论出一个可行的办法。

    若是不找灵器也可以,他们可以等待丹境时间足够,少则一天,多则三天,只是往生路可没那么多时间等待,也许三天后,叶蓁三人已经死在往生路了。

    “农樱,你去!”

    机瞳看向农樱,说道。

    农樱是这里唯一的神农一脉的人,这灵器库应该是神农强者为后代准备的,绝不会伤害农樱,但他和风衍之就不一定了。

    “好!我去试试!”

    农樱点头,她明白机瞳的顾虑。

    风衍之犹豫了片刻,也退开了。

    他倒是想找到一把属于自己的灵器,但显然此刻没那么多时间。

    相由心生,农樱一眼望去,正中一把剑。

    有时候,第一眼的感觉很重要。

    她盘膝而坐,用自身灵气去熟悉剑身。

    感受到农樱的灵气,那把剑不悦地嗡嗡作响,却没有发动什么攻势,倒是比刚刚机瞳触碰的灵器乖巧很多,虽然脾气也不见得有多好。

    时间流逝,农樱额上汗水越来越多。

    让灵器认主,无疑是一件大工程,是她与剑之间的较量。

    不知过了多久,那把被农樱看中的长剑突然发出一声脆吟,从架子中飞射而出,落在农樱掌心,一旁的机瞳和风衍之脸上都露出艳羡的神色。

    能在丹境中拥有一个灵器库,也只有神农一脉有如此底蕴了。

    他们两族灵器稀少,别说他们是嫡系弟子,就算是长老,都不见得能拥有灵器,就如机瞳所说,他唯一见过的灵器,就是祖爷爷手中的罗盘。

    “好了!”

    农樱持着长剑,身体摇晃了一下,被机瞳扶住。

    “沟通它,询问出路!”

    机瞳说道。

    农樱点了点头,闭着眸和刚刚得到的长剑沟通着。

    片刻,她睁开眼,直射向灵器库中的一把伞状灵器。

    缓缓走去,将手按在伞顶的圆球上,轻轻一拧,封闭的灵器库上方就凭空出现了一个口子,一阵耀眼的阳光直射进来,璀璨极了。

    三人大喜,轻轻一跃,就离开了灵器库。

    大洞也缓缓闭合,空气中看不出半点异样。

    “可是我们要怎么离开丹境?”

    机瞳皱眉,对于神农一脉的地方,他完全不懂。

    风衍之出了灵器库,看了农樱和机瞳一眼,就远离了此处。

    虽然风刚和叶蓁都很重要,但提升实力也很重要,他还不想离开丹境,必须乘着剩下的时间去寻找yao气,在离开丹境时,要提升到八品!

    机瞳和农樱见此,对视一眼,眼神中皆有些无奈和冷漠。

    风衍之离开他们无权置喙,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选择。

    “我知道怎么离开丹境”

    农樱说完,就划破了手腕,霎时间,血液肆意,浸染了她身下站着的土地。

    机瞳还不曾反应,一阵光圈笼罩,农樱就消失在原地。

    她并没有带着机瞳,毕竟丹境是很好的历练之地。

    虽然丹境对她也同样重要,但及不上叶蓁半分。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