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二品丹兽,回飞仙村
    在去农天住处的路上,农樱说不出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

    当初农天不问缘由狠心将她赶走时,亲情似乎就已经磨没了,但她心中还是会有所期待,好不容易重回族地,他在乎的,偏袒的却依旧是杨箐。

    敲了敲门,门内传来一声略显苍老的“进”。

    农樱进门,就看到农天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张照片。

    “来了,坐吧”

    农天抬头看向农樱,语气柔和。

    农樱身体一僵,这是她时隔多年,第一次听到农天用如此语气和她讲话。

    “有什么事就说吧,说完我就回去了”

    农樱抿着唇,没有坐,只是冷淡地说道。

    要说她心中没刺,那是不可能的。

    听到她的话,农天脸上泛起苦涩,他的亲孙女终究还是恨了他。

    “这么多年,苦了你了”

    农天抬头看着农樱,说了短短的八个字。

    这么多年,他装聋作哑,只当没有这么一个孙女,他一生清明,有这样一个和魔修勾结的孙女,是偌大的耻辱,他不愿意让别人知道。

    可是没想到,赶走无辜的亲孙女,他竟宠爱着真正勾结魔修的人。

    “我不苦”

    农樱冷淡地摇了摇头。

    刚开始是很苦,但后来遇到叶蓁,就不苦了,日子反而过得有滋有味,平日里,她更是很少回想起在神农山的日子,以及那些背负承重的仇恨。

    如今想想,反而是跟在叶蓁身边的日子最轻松。

    “我知道你恨我,但神农一脉再怎么说都是你的家啊!”

    农天皱着眉,言辞恳切地说道。

    他希望以后农樱可以留在神农山,继续做他的孙女。

    “生于这个种族是我的荣幸,却并非捆住我的枷锁,往后,我会在俗世生活,不会再回到神农山了,你就当我被赶走从未回来过吧”

    农樱语气很坚定。

    在来神农一脉时,她很犹豫,不知道未来要怎么样,是跟着叶姐姐回到俗世,还是留在族地继续做一个小弟子,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很久。

    直到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她突然发现她并不喜欢。

    她脑海中时常会回想起在兰城的日子,在桥沅村的日子,在海城的日子,甚至是在仰光市的日子,不管是甜的,苦的,还是惊心动魄的,都那么深刻。

    而且她也不想离开叶姐姐,那个救她于水深火热的人。

    报了仇,她也就没什么再牵挂的东西,以后就能安心陪在叶姐姐身边做她的帮手,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鉴定师,也比留在神农一脉过得舒服。

    是的,她决定了。

    “难道,你真的半分留恋都没有?我是你的亲爷爷!”

    农天语气有些激动,这和他平日里的严肃全然不同。

    “我的亲爷爷早在不分青红皂白将我驱逐时就死了”

    农樱看着农天的眼睛,眼神中没有恨意,没有冰冷,只有漠然。

    当年之事,足以将她的一切信仰通通打碎。

    正如她无法原谅杨箐一样,她也同样无法原谅农天。

    她明白,农天那么做,是为了家族,但早在他做出选择的那一刻,她就心如死灰,已经死过一次了,她不想再死第二次。

    反正日后是要离开神农山的,倒不如早些划清界限。

    偌大的神农族地,高高在上的脉主,不愁以后没人养老送终。

    农樱话落,气氛沉默了很久。

    “…你走吧”

    农天垂下头,声音很轻很轻。

    没人看到,农天眼角溢出的热泪,是悲痛,被后悔,亦是孤独。

    农樱抿唇,转身,在踏出房门的那一刻,她张了张嘴,说了两个字。

    “保重”

    农天的泪再也忍不住。

    “对不起”

    充满愧疚和悔恨的三个字,缓缓消散在空气中。

    翌日。

    今天是开启丹境的重要日子,所有人都早早来到练武场,想要见识一番。

    能进入丹境的除了三族会武最终晋级的五个人,还有另外一个伏羲一脉的弟子,他占据的就是因为风韵之之死,神农一脉弥补给伏羲一脉的名额。

    大家都穿着练功服,想在丹境中大展身手。

    “机漓兄,这次丹境,你应该可以晋升到七品吧?”

    风衍之看着机漓,脸上笑容很轻松。

    能有进入丹境的机会,这实在是超出他的想象。

    “衍之也是八品吧”

    机漓笑了笑,看向风衍之,语气同样轻松。

    风衍之和机漓都算是三族中鼎鼎有名的美男子,一个狂野不羁浑身荷尔蒙,一个温润如玉翩翩公子,换上劲装后,个个英姿飒爽。

    两人站在一处,引得三族女弟子频频回首,羞红了脸。

    “师姐,你别不开心了啊,等我在丹境得到灵器,然后送给你!”

    农樱看着满脸失落的农苓,连声安慰。

    农苓也的确是运气太背,第一轮就遇上了高手,否则她实力比农樱还强,怎么可能败下阵来,所以有时候,人的气运也很重要。

    “哈哈,就你这实力,还是拿着自己防身的好!”

    听到农樱的安慰,农苓笑出声来,脸上失落也散了不少。

    “你们几个,随我来”

    没多久,农天就来到了练武场。

    他脸色看上去有些疲惫,指着农樱几个人,说完就向一处阁楼走去。

    原本想凑热闹的弟子们见阁楼门关上,纷纷长叹,好不容易有一个增长见识的机会,居然还见识不上了,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你们来的也太慢了!”

    一行人刚刚走进去,就听到一句满是不悦的声音。

    “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

    农樱眨了眨眼,明明她来的时候,师傅还在睡大头觉。

    怎么眨眼之间,就提前跑到阁楼中了。

    “不止是我,你的叶姐姐也来了”

    农逍遥撇撇嘴,指了指身后。

    果然,一阵波纹闪过,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就是司缪和叶蓁。

    两人通过空间领域隐身的一幕,让在场的人心头皆是一凛。

    “叶姐姐?!”

    看到叶蓁,唯一感到惊喜的怕也只有农樱了。

    丹境中,多一个人,就多一份竞争。

    农天并没有说什么,显然是农逍遥早就和他说过了。

    叶蓁点了点头,她今日同弟子一样,穿着一身青色的练功服,修身的练功服将她轻盈优雅的曲线展现出来,整个人美的如同山间精灵一般。

    如司缪所想,她实力的确低微,参加丹境,好处多于坏处。

    她环顾四周,阁楼内空空荡荡,制的地板,圆形的屋顶,唯一吸引人眼球的莫过于地板正中央摆放着的一尊鼎。

    那鼎方方正正,鼎身上刻着诸多奇花异草。

    “神农鼎?”

    风衍之惊呼一声,满眼灼热地看着那鼎。

    神农鼎,传说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

    上古时候被称为造世鼎,是神农氏为苍生遍尝百草,也为后世奠定了医学基础。神农昔日炼制百yao之古鼎,正因积聚千年来无数灵yao之气,据说能练出天界诸神亦无法轻视的旷世神yao,并隐藏其它神秘力量。

    “呵呵,这是复制品,真正的神农鼎已经消失近千年了”

    农天笑着摇了摇头,这件事众所周知,他也无需藏着掖着。

    “原来如此”

    风衍之了然地点了点头,他之前从未听过。

    “好了,我现在打开结界,你们进入其中就好”

    农天面色严肃下来,每次开启丹境,都要消耗很大的灵气。

    “是!”

    众人纷纷应是,都严谨起来。

    只见农天双手合十,缓缓撑开,掌心中是一团神秘的光晕。

    “去!”

    他低喊一声,那光晕就被抛在了复制的神农鼎之上。

    倏然,在鼎的上方打开了一道入口。

    原来,神农一脉大名鼎鼎的丹境,居然隐藏在复制的神农鼎中。

    “切记,莫要强求!”

    农天忍不住嘱咐了一声。

    风衍之等人点了点头,就迫不及待地跃入其中。

    “此次我不能随你进去,一切小心”

    司缪揽着叶蓁,在她额头印下一吻。

    丹境流传已久,存在鼎中,以他的实力若是进去一定会被排斥,同样会造成秘境坍塌,毕竟他已经超出了华夏世界的十二品之阶。

    “好”

    叶蓁颔首,和农樱一同步入丹境。

    待人影消失,光圈也缓缓消散不见。

    农天深吸了一口气,面色苍白,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很多。

    “你小子没事吧”

    农逍遥虽然气农天,却还是出声问了一句。

    开启丹境消耗的灵气太大,但又只有脉主有权利打开。

    “没事,眼下只需要静等即可”

    农天苦笑着摇了摇头,看着神农鼎,眼神中满是希冀。

    他希望在他们出来时,能获得崭新的一面,得到更强的实力。

    丹境中全靠个人机缘,出来的时间也长短不一,有些人是一天,有的人是一个时辰,曾经待的时间最久的,也仅有三天。

    叶蓁通过传送门,就站在了一片如世外桃源的地方。

    制作这丹境的人想必是个心中有山有水的地方,入目的尽是纷繁的桃花,落英缤纷,绿茵茵的草地上偶尔跳过几只兔子。

    “哎呦!”

    突然,农樱的痛呼传来。

    她比叶蓁稍慢一步,对于秘境传送还是不熟悉,不禁摔在地上。

    “起来吧”

    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对农樱伸出手。

    农樱撇撇嘴,站起身,怎么感觉她总是如此的笨。

    “哇,叶姐姐,这里就是丹境?真是太美了!”

    农樱这个曾经的神农明珠大呼小叫地看着丹境中的景色。

    没办法,丹境太过珍贵,她还不曾进来过就被驱逐了。

    叶蓁勾着唇,空气中有花儿的芬芳之气,这处秘境品质算是上上,它和常春山毕竟不同,是被直接封存在鼎中的,犹如一个小世界。

    就像她的葫芦空间般,是可移动的秘境。

    “好了,先去找灵器吧”

    叶蓁眸光微动,说道。

    此处yao气有灵,而且又变幻莫测,有丹兽守护,不能轻举妄动。

    “好”

    农樱点头,她对此可没有半分想法。

    她们进来时好似发生错乱,以致于并没有碰到风衍之和机漓等人。

    “叶姐姐,说起来我们和风衍之他们也算是竞争对手,若是我们得到丹yao中的yao气他们会不会出手抢夺啊?”

    农樱小心翼翼地看着周围,生怕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yao气这种东西来之不易,而且非常珍贵,不是所有人都能抵抗住yao气带来的诱惑,更何况还有灵器。

    “说不准”

    叶蓁唇瓣微抿,他们的脾气秉性她并不清楚。

    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若他们敢动手,那便试试。

    听到叶蓁的话,农樱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穿过桃林,就是沼泽地,咕咚咕咚的泥潭冒着气泡,偶尔还能看到淤泥中翻滚着的蛭虫,很粗壮,一条搭着一条,看上去十分渗人。

    “叶姐姐,这我们怎么过啊?”

    农樱嫌恶地看了一眼泥坑,几欲作呕。

    叶蓁倒是还好,这种场面对她来说算是家常便饭了,饕餮大陆大多死亡之地都有泥沼,稍不注意就会塌陷,金丹修者都逃脱不了。

    而且这些泥潭中还有可能隐藏着土属性妖兽,让人防不胜防。

    “桃花扇”

    叶蓁想了想,回眸看向农樱。

    上次她在邬魍山中得到的飞行灵器始终没有派上用场,她倒是有博古勒家族送上的灵舟,但空间打不开放不进去,只好存在司缪的灵域之中。

    “对啊!桃花扇!”

    闻言,农樱眼睛一亮,从腰侧的袋子里掏出桃花扇,这可是她拥有的第一件灵器,而且还是罕见地飞行灵器。

    “上次杨箐推我下山坳,我一时激动居然把这件宝贝给忘了!”

    农樱懊恼地摸了摸脑袋,空有宝物却不知使用,她简直是白痴。

    叶蓁没有说话,将桃花扇置于手中,灵气缓缓输入,霎时,一把小小的折扇就嗖的一声变得极大,升腾在半空中,还有扇穗垂着,格外漂亮。

    “走吧”

    叶蓁轻舒一口气,轻盈一跃,就站在了桃花扇上。

    农樱也兴奋地点了点头,同样站了上去。

    “你是它的主人,由你来操控”

    叶蓁持续输着灵气,操控之事就交给了农樱。

    桃花扇已经认她为主,到什么地方,不过是心念所动。

    “好!”

    两人就这样飞驰在沼泽地上方。

    倏然,泥沼中有一株翠绿色的小草,在光秃秃的地面里极为显眼。

    它偶尔还招展着枝叶,灵性十足。

    “叶姐姐,那是什么?”

    农樱见叶蓁目光放在那株小草上,不禁停下桃花扇。

    “yao气”

    叶蓁长睫眨动,眼中波光流转。

    她话刚落,便身姿轻盈地掠向那小草,然而在手指刚刚碰到小草的叶子时,一道光闪过,小草上方竟然多出一头透明的狮形光兽。

    那光兽咆哮着,一直紧紧盯着叶蓁。

    “叶姐姐小心!是丹兽!”

    站在桃花扇上的农樱惊呼一声,着实为叶蓁捏了一把冷汗。

    不过叶蓁曾经也算是身经百战,当然不会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伤到。

    她轻灵一动,就如风般飘了出去,闪过丹兽的攻击。

    刚刚叶蓁想要采摘小草,丹兽察觉到威胁,这才从中现行,不过若非这株草长得太过特殊,也不会让叶蓁看出端倪,毕竟平常人不会觉得一株草就是丹yao。

    “叶姐姐,这应该是二品的yao气!”

    农樱一直盯着那丹兽,从它身体中的气势来看,应该是二品yao气无疑。

    大概猜测到品阶,农樱松了口气,二品丹兽对叶蓁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

    叶蓁眯了眯眸子,身形微动,并没有使用武器,长腿带着五彩的光晕直接踢向狮形丹兽的脑袋,丹兽和实体兽没什么太大的不同,也能触碰到。

    凌厉的腿风带着千钧之势,丹兽倒在地上虚弱地咆哮了一声,就缓缓消散。

    的确,二品丹兽对她这个四品修为的修者来说,不算什么。

    丹兽消散,叶蓁就一把采下那株小草,微旋,人就回到了桃花扇上。

    “哈哈哈,叶姐姐,真是好运气!这才进来不久,就找到丹yao了!”

    农樱大笑着说道,语气极为兴奋。

    而叶蓁展开手心,那株翠绿的小草俨然变成了一枚绿色的丹yao。

    上古时候遗留下来的丹yao,已经失去了yao效,残余yao性。

    这枚二品丹yao中的yao气并不浓郁,不过也比她辛苦做一顿灵食来的多。

    “收起来吧”

    叶蓁将丹yao递给农樱,现在吸收yao气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农樱看着手中的丹yao,微愣,想了想,还是把丹yao装好,这是叶蓁信任她的表现,她一定会好好保存丹yao的。

    两人继续前行,一路越过沼泽地,都没有再发现什么。

    “叶姐姐,我们往哪边走?”

    踩在地上,农樱看着出现的两条路,问道。

    她有选择恐惧症,最不会选择这个。

    若是这个时候有机瞳或者机漓在就好了,他们是玄机一脉的人,占卜一番就能知道哪一条路中机缘更深。

    “若我没猜错,一条路通往灵器之地,另一条路则是离开之地”

    叶蓁仔细查看了两条路的路口,若有所思地说道。

    农天曾反复强调,莫要强求,丹境中会有两条路也并不奇怪。

    “啊?!那我们要选错了,岂不是现在就得走?”

    农樱惊呼,远离了两条路。

    这真是比赌石还让人心情振奋,一朝选错,就是空手而归。

    “这样才有意思”

    叶蓁扬起唇角,这种秘境倒是和饕餮大陆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她曾独身闯过一座秘境,其中是一条生路,一条死路,并非开玩笑,死路必死,生路必生,不知有多少人成为死路上的一具枯骨。

    这种猜测可没有半点捷径可走,索性她当时依靠占卜之阵,选择了生路。

    她是阵法师,数通很多阵法,其中就有一样占卜之阵,和玄机一脉的占卜之术颇为相似,最适合用于这种二选一的情况。

    占卜之阵,各方摆九枚铜钱,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指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的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虽然现在没有铜钱,但沾染了灵气的石头也勉强派上用场。

    叶蓁盘膝而坐,取九枚包裹着灵气的石子,摆出一个小阵。

    过了片刻,阵法生效,竟射出一道光芒在右侧的路上。

    “哈哈哈,有了,叶姐姐,有了有了!”

    农樱高兴地在原地打转,心中对叶蓁的崇敬更是高了一层。

    连占卜都会,简直不可思议。

    叶蓁点头,手一挥,阵法就零散了。

    “叶姐姐,既然你会占卜,怎么还要找玄机一脉的人?”

    农樱不解地问道,她记得叶蓁曾说过要找玄机一脉的人帮忙占卜。

    “阵法而已,和正宗的占卜之术无法相比”

    叶蓁摇了摇头,占卜之阵遇到玄机一脉的传承,那就是小巫见大巫,它只能进行选择,而不能告诉你一些明确的答案。

    闻言,农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不过眼神中还是很崇敬。

    不管怎么说,能占卜出一些东西,就厉害。

    “好了,走吧”

    叶蓁起身,率先走向右边的小路。

    谁知,刚刚踏入其中,空间就扭曲一般,叶蓁忍不住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前是一间石室,而且是全封闭的石室,没有窗子没有门。

    叶蓁蹙眉,难道她的占卜之阵出现问题了?

    而且农樱也不知去了何处,两人并没有一同来到这间石室。

    “小樱?农樱?”

    叶蓁喊了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应答,只有回音。

    “这里有机关?”

    叶蓁眯了眯眸子,想到这个,便走到了石室边上,拍了拍墙壁。

    实心的墙壁,应该打不穿,而且也没有丝毫机关的痕迹。

    丹境,也并非没有危险。

    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中,非常容易产生厌世心理,大多数人是受不了的。

    叶蓁抿唇,盘膝坐在地上,闭上了眸子。

    她不能慌,必须沉着,必须冷静。

    叶蓁在心中默念清心咒,虽然让脑袋清明了一些,却依旧没有太大的作用。

    当叶蓁再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场景让她有些许怔愣。

    饕餮大陆,飞仙村。

    偏远的村庄,紧挨着连绵不绝的深山,偶尔有几缕青烟冒出,颇有几分与世隔绝之感,廖远望去,山势如同乘风欲飞的仙子,飞仙村因此而得名。

    此刻,叶蓁就站在村子里,看着炊烟袅袅的景象。

    “扫把星,你站在这里干嘛!臭烘烘的!”

    就在叶蓁愣神时,身后传来一道恶劣的声音。

    她回眸,就看到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一个男孩子,叫什么她忘记了。

    飞仙村,是她没有成为修者前居住的地方,只是,她没有父母,只是一个被人遗弃遭人厌恶的小可怜,在村里没有任何存在感,住在村尾的破庙里。

    可是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她之前在干什么?

    叶蓁蹙眉,感到有些头痛,她实在想不起来,但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告诉她,她此刻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垂眸看看自己瘦小干扁的身子,犹如缩水了一般。

    “我跟你说话呢!扫把星,没人要!”

    刚刚说话的男孩见叶蓁不理会他,不禁怒气冲冲地上前狠狠推了她一把。

    叶蓁抿唇,直接捏住了他的手腕,可没想到竟然没有半分力气,最后还是跌倒在地,擦破了手肘,当然,那男孩也摔在了地上,脸着地。

    他倒是也没哭,机灵地站起身,睁大眼看着叶蓁。

    “扫…扫把星,你是不是经常上山让狐妖捏住魂了?”

    男孩声音有些诧异,似乎想不通以往那个任人宰割的扫把星,怎么会有勇气和他动手,要知道,他大虎子可是飞仙村村长的孙子!

    难怪爷爷让他离这个扫把星远点,常常上山,说不准哪天就被妖精吃了!

    思及此,大虎子缩了缩脖子,很怂地跑走了。

    叶蓁感受手肘间的疼痛,丝毫不像幻觉。

    恍惚中记得,她已经许久不曾受过伤了,为何如此轻易就中了招?

    叶蓁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好像丢失了很多东西一般。

    “阿蓁,你还好吧?”

    没等叶蓁回身,就有一道柔软的声音响起。

    来人挽着叶蓁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搀扶起来。

    叶蓁回眸,就看到一张精致的小脸,脑袋上绑着两个小揪揪,是个看上去颇为舒服的小姑娘,此刻她正满脸担忧地看着她手肘处的擦伤。

    “阿蓁,你受伤了,跟我回家,我让阿娘帮你上点yao!”

    没等叶蓁应答,小姑娘就拉着叶蓁的手,向村中一户人家走去。

    “阿娘?阿娘?我回来了!阿蓁受伤了,您快给她上点儿yao!”

    刚刚推开篱笆门,小姑娘就高声呼喊起来。

    叶蓁一直看着她的背影,沉默了半晌,才略有些狐疑地喊出一个名字:

    “南儿?”

    听到喊声,小姑娘回头。

    “怎么了阿蓁?”

    她担忧地看着叶蓁,不知道她为何会突然叫她。

    “没事”

    叶蓁蹙眉,缓缓摇头。

    她脑海中似乎封存了什么,又似乎没有,难道她一直都生活在飞仙村?

    “阿蓁你别担心,伤yao是我阿爹在镇子里买的,听说有不少仙师都用呢”

    南儿凑到叶蓁耳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过在说起“仙师”两个字时,眼睛中闪烁着晶亮的光,她好想成为仙师,这样的话阿爹就不用再辛苦去镇子里给人做工,阿娘也能轻松些。

    而且仙师能飞天遁地,想想都觉得非常厉害。

    叶蓁抿唇,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南儿?你说阿蓁怎么了?”

    这时,屋里走出来一个纤弱温柔的女人,正是南儿的母亲。

    她目光柔和地望着叶蓁,当看到她手肘上的伤口时,皱了皱眉,有些心疼地看了叶蓁一眼,这个孩子,怕是又被村里的孩子欺负了。

    “来,跟大娘到屋里来”

    南儿娘对着叶蓁招了招手,声音极其温柔。

    对于这个孩子,她还是很心疼的,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过得也那般辛苦,她时常会接济她一些,不过也是杯水车薪。

    南儿拉着叶蓁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子。

    南儿娘仔细清洗了叶蓁手肘上的伤口,还时不时吹几口气,动作小心。

    叶蓁全程没有说话,她觉得有很多地方古怪,却又说不出是哪里古怪,飞仙村她很熟悉,也的确应该在这里生活着,可是为何会有些失落?失落?

    叶蓁缓缓摇头,她大概是想多了。

    “怎么样?是不是好多了?”

    南儿娘看着叶蓁手肘上洁白的纱布,笑着问道。

    “谢谢大娘”

    叶蓁垂眸看了看,认真点了点头。

    “你这孩子,以后就尽量躲着村里的孩子一些,再过不久岭南镇就有仙师要来给我们飞仙村的孩子测试灵根,若被选上,以后你也算苦尽甘来了”

    南儿娘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轻声说道。

    成为仙师,是所有饕餮大陆人的梦想,没有人例外。

    “岭南镇?”

    叶蓁呢喃着,清澈如水的眸子闪了闪。

    这个名字很熟悉,却想不起在哪儿听过。

    “是啊阿蓁,到时候我们就一起去测试,肯定能选上!”

    南儿趴在她娘的腿上,咧了咧嘴,声音中有些期待。

    她们这些五岁到十岁的孩子,都有机会参加测试,她和叶蓁也在此列。

    “好”

    叶蓁颔首,脏兮兮的小脸上也只能看到洁白如米粒的牙齿了。

    “好了,过来吃饭吧,阿爹今日会晚些回来”

    南儿娘笑着摇了摇头,也不打击两个孩子的积极性。

    她也曾参加过仙师选拔,灵根测试,十个村子里,能出两个有灵根的孩子都极其厉害了,不能抱着太大的希望,否则到头来只会失望。

    “阿蓁,今日你就留在我家吃,大虎子不敢来”

    南儿拉着叶蓁的手来到桌前,坐在了小凳子上。

    叶蓁没有拒绝,亦步亦趋地跟着南儿的脚步。

    很快,南儿娘就端了两盘小菜和一碗馒头。

    这菜是山上一种名叫叶蓿花的野菜,用热水焯一下,用香料调制一下就可以了,口感爽脆,味道说不上好但也不差,是飞仙村村民经常食用的。

    而馒头有些发黄,吃起来有些硬。

    叶蓁吃着吃着,缓缓皱起眉头,她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馒头。

    “阿蓁?怎么不吃了?我阿娘做的饭在村子里可是顶好的!”

    南儿大口大口地吃着菜,看着人小,胃口倒是不错。

    说话时,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

    “好了!你这丫头,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南儿娘笑骂一句,但脸上的神色还是很开心。

    “要不是阿娘不是仙师,哪怕做灵厨都可以!”

    往嘴里塞了一口野菜,南儿口齿不清地说道。

    她很喜欢吃阿娘做的饭菜,总觉得比灵厨仙师做的还要好,虽然她并没有吃过灵厨做的饭菜。

    “灵厨?”

    这两个字让叶蓁感到颇为熟悉,她忍不住说出口。

    “是啊,阿蓁你可能不知道,灵厨在仙师中地位极高,不是谁都能做的!听说仙师都要从灵厨所做的灵食里汲取灵气,我阿爹在镇子里做工,时常回来都会给我讲讲镇子里的事,听说镇上的客来居最新聘请的就是灵厨呢!”

    说起这些事,南儿瞬间来了精神。

    在叶蓁面前说起,多少有些炫耀的意思。

    整个飞仙村,很少有人在镇子上做工,她阿爹就是其一。

    “诶,要是这辈子能吃一次灵厨做的菜,该多好”

    南儿人小鬼大的摇了摇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了,你们快吃饭,待会儿凉了”

    南儿娘笑出了声,赶忙催促着。

    而此时叶蓁却意外将灵厨的事放在了心上,她总觉得这对她有大用。

    吃过饭,天色也暗了。

    “阿蓁,你路上小心些”

    站在篱笆门前,南儿对着叶蓁挥了挥手。

    现在是黄昏,叶蓁住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

    “好,你回去吧”

    叶蓁颔首,循着记忆中的地方走去。

    夕阳斜射在她身上,竟然镀上了一层金辉,背影颇有些云淡风轻,明明是个五岁的孩子,周身气质却有种遗世而独立的脱俗之感。

    “这是阿蓁?怎么和变了一个人似的”

    南儿揉了揉眼睛,有些纳闷地嘀咕了一句。

    傍晚的飞仙村非常安静,没有人在外面闲逛。

    饕餮大陆并非一个普通而简单的世界,这里有飞天遁地的仙人和横行遍野的妖兽,作为凡人,完事都要小心而为,稍不注意就会搭上小命。

    在饕餮大陆,人命并不值钱。

    叶蓁也知道这一点,加快脚步向远处走去。

    村尾有棵大槐树,临近的就是一座破庙,也就是叶蓁居住的地方。

    这破庙曾经是飞仙村的祖祠,整个村子里的人都姓,除了叶蓁。

    后来,因为山上的狼妖下山捣乱吃家畜,把山脚下的祖祠撞毁了,不少牌位掉在地上碎成了两半,村里人也不敢再把牌位置于此处,也就没有再修葺祖祠。

    渐渐地,祖祠塌方,就更没人来这个地方了。

    叶蓁是外来人,小孩子没地方住,也就将这座破烂的祖祠当成了落脚点。

    叶蓁站在庙外,看着屋顶严重塌方的地方,眨了眨眼。

    住在这种地方,怎么说也是需要些勇气的,正好,这种东西她不缺,不过记忆中总有一个小姑娘,每每踏进这座庙都哭哭啼啼。

    叶蓁没有深究,缓缓踏入破烂的祖祠。

    进了院子,关紧大门。

    正对面就是曾经摆放牌位的高台,叶蓁绕过这里,来到里间,这里相对于外面还是稍微好些,最起码有屋顶,可以遮风,挡雨就有些勉强了。

    里间摆放着一张小床,床上是破烂的被褥。

    除此之外就是一个破碗,一张缺了腿的桌子,看上去像乞丐住的地方。

    叶蓁想了想,没有嫌弃,直接躺在了小床上,盖好被子,她自己的身体恐怕还没有这张小床来的干净,又怎么可能矫情地去嫌弃?

    躺在床上,叶蓁陷入深思。

    她记得她并不是这样的性格,好像做了一个梦,梦中具体是什么她已经记不清了,醒来后就胆子大了些,梦里到底是什么呢?

    叶蓁蹙眉,好像有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入脑海,越想头就越痛。

    可是她明明不应该在这里的,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什么所以然,叶蓁叹了口气,现在的她还是个孩子,多余的事情便不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总有弄明白的时候。

    这般想着,叶蓁就缓缓闭上了眸子,陷入到睡梦中。

    梦里,她能看到一个人的背影。

    他银袍着身,银发飘飘,双手负于身后,好似天地都在他脚下。

    叶蓁拼命追赶着,想要看清楚他的脸,可好像无论怎么跑,怎么追,都距离他十万八千里一般,心头生出些孤寂和落寞。

    她总觉得,这个人对她很重要。

    “卿卿?卿卿?”

    来自于远古的呼唤响在耳畔,叶蓁黛眉紧蹙,她知道是面前这个只有背影的男人在叫她,她仿佛真的遗忘了什么。

    “等等我!等等!”

    叶蓁大喊着,但面前的银发男人却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嗷呜——”

    倏然,一声狼嚎之声响彻,惊醒了睡梦中的叶蓁。

    她猛地睁开眼,额上全是冷汗。

    伸手摸了摸脸,却发现脸上有些未干的泪痕。

    梦中,她始终追不到那个神秘男人的背影,直至逐渐消散。

    “为什么会这样…”

    叶蓁双手抱着头,痛苦地呢喃着。

    她分不清到底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