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叶蓁出手,第二项
    “走吧”

    叶蓁摇了摇头,说起来,这博古勒家族的占卜之术还算不错,竟然连隐世的神农一脉族地都能找到,可惜,雷赫还是要死。

    “这就走了?”

    农逍遥摸了摸脑袋,不像认识的啊。

    说着,农逍遥就啃完手中的桃子,将桃核随手一丢,就那么毫无防备地丢在了农天和博古勒长老之间,气氛一时显得有些尴尬。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

    农逍遥还保持着往后丢桃核的动作,他前面则是叶蓁和司缪。

    “老祖!”

    农天面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是在外族面前,这个老祖真是丝毫不知收敛。

    “嘿嘿嘿,我的本意呢,是让它长出一棵桃树!”

    农逍遥听到农天的声音,回头嘻嘻哈哈地笑着,看到地上的桃核,嘴角抽了抽,他没想到会丢到那儿去,一时间打着辩。

    “枯长老!是她,是那位华夏术士!”

    一个跪在地上的博古勒下属突然惊呼出声,看着叶蓁的背影,满脸激动之色。

    他还来不急细说,整个人如风般掠出,拦在了叶蓁面前。

    司缪眯了眯眼,伸手揽住叶蓁的肩膀,不让对方靠近半步。

    “叶大人,我们又见面了!”

    那下属眼神中满是敬畏,说话时尽是激动。

    叶蓁颔首,神色冷淡。

    她和雷赫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交情。

    “叶大人,我是雷赫少主身边的守护者,我叫诺,很抱歉如此冒昧的拦住您,我想巫师所说的此处有人能救少主,应该说的是叶大人您!”

    名叫诺的下属有些激动地解释着。

    当初叶蓁在妲己墓地中所做的一切,此刻回想起来都格外震撼。

    能轻而易举打开玄铁门,斗得过那么可怕的狐妖,还会勾画阵法,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普通?

    “叶大人,当初是您救了我们和雷赫少主,如今,雷赫少主有危险,希望您能再次伸出援助之手,我们博古勒家族将感激不尽!”

    诺双膝跪地,发出“砰”的一声。

    他如忠实的信徒一般,额头贴着地面,态度极其恭敬。

    博古勒的枯长老此刻回过神来,他也赶忙靠近叶蓁。

    “这位就是叶大人?救了我们少主的人?”

    枯长老语气小心翼翼,生怕哪一句话惹得叶蓁不快。

    当初雷赫回到族中时,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也对叶蓁极为吹捧,只是没多久就身体衰竭,半滴血液都灌不进去,甚至还产生了排斥。

    如今的雷赫身体干瘦的可怕,哪怕不被病魔折腾死,也要饿死。

    “大人称不上”

    叶蓁摇了摇头,语气清淡而冷漠。

    她没有闲情逸致跟着他们去国外救治雷赫,而且她也没那个本事。

    “叶大人,我已经听少主说过了,您手段非凡,必然有办法的!”

    枯长老也不敢怠慢,赶忙跪在地上,态度虔诚。

    一旁的农天和文心长老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事情怎么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本是到神农一脉求医的,如今居然和他们一族的贵客攀上了关系。

    “叶大人,求您救救我们少主!”

    众多博古勒的下属蜂拥到叶蓁面前,声音乞求中带着悲痛。

    “我没那个本事”

    叶蓁蹙眉,缓缓摇头。

    她是会一些歧黄之术,但也只是皮毛,还没有农樱厉害。

    若是雷赫得了厌食症,她或许有办法,但从娘胎中带出来的毛病,让她如何医治,如果可以,她也想救下雷赫,让博古勒家族欠她一个人情。

    可是问题在于她根本救不了雷赫,倒不如不淌这趟浑水。

    “叶大人,当初也是您帮忙看的,说少主中了尸毒和媚毒,只是少主因为体质原因,毒血一直没有排除干净,一时间反而病情加重,求您了!”

    诺不禁失声痛哭,他和雷赫情同兄弟,实在不想看到他就此沉睡不醒。

    吸血鬼一族死亡,就再也活不过来了。

    “若按你们这么说,雷赫恐怕除了换血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医治”

    叶蓁抿唇,摇着头说道。

    当初她的确看出雷赫身体有些问题,而他到妲己墓地也是为了狐妖之心。

    但重铸血脉,谈何容易?

    “叶大人说的不错,但换血,如何换?他是我博古勒的少主,若换了血液,就不再是我博古勒家族的人,也没有另外一位皇族有足够的血液换给少主”

    枯长老声音颇为苦涩地说道。

    换血的确是个好办法,他们也曾想过,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叶蓁垂眸,她并不是很想管这件事。

    司缪玉眸微动,看着叶蓁的神色,眯起眼睛。

    “若不想管,那就不要理会”

    司缪声音古井无波,冰凉的视线扫向博古勒一行人。

    察觉到司缪的视线,众人脑袋垂得更低,半句话都不敢说。

    “脉主,你们先回去吧”

    叶蓁想了想,对农天说道。

    有些事,她并不想当着神农一脉的人去做。

    “好”

    农天点了点头,带着长老们回了族地。

    叶蓁和司缪是神农一脉的贵客,他自当给予十二分的敬重。

    农逍遥本想留下来凑热闹,但对上司缪那双玉色的眸,还是怂了。

    族地外只剩下叶蓁,司缪和博古勒一行人。

    “叶大人,您愿意出手救我们少主了?”

    枯长老抬起头,眼神中满是希冀。

    身为博古勒家族的长老,他从来没有如此卑躬屈膝过,但为了雷赫,他都做了,这个少主是所有人的希望,不容有失。

    “报酬”

    叶蓁想了想,说道。

    她刚刚忽然有种预感,总觉得有一天她会用到博古勒家族。

    而这一天,不远了。

    “报酬?哦!报酬,报酬!把东西拿上来!”

    枯长老眼睛一亮,招了招手。

    诺就将小心保存着的东西拿了出来,递给枯长老。

    “叶大人,这是我们博古勒家族的诚意,您请看”

    枯长老把东西高高举过头顶,声音恭敬。

    叶蓁垂眸,拿起被他捧在手中的东西,一共三样。

    第一样是一把钥匙,巧的是,这把钥匙叶蓁见过,在文庄拍卖行的拍卖会上,玉质钥匙中有神秘的阵法波动,拍卖会上的钥匙最终落在了安凛手中。

    第二样则是一只小船,她同样见过,这是当初在妲己墓地时,雷赫拿出来的飞行法器,在华夏这个法器凋零的地方,显得格外珍贵。

    而第三样,却是一小瓶暗黑色的血液。

    这血液此刻在叶蓁的空间中也有相似的一滴,那是当初胁迫雷赫,怕他捣鬼时要出来的,最后雷赫走的匆忙,她也一直未曾还给他。

    “叶大人,这玉钥匙中有些奇异的波动,必然是你们华夏的宝物,第二样您已经见识过了,至于这第三样,则是少主父亲,也就是我们博古勒掌权者的血液,若未来您有亲人朋友死亡,大可在一个小时内喂他喝下,可起死回生”

    枯长老一一介绍着叶蓁手中的东西。

    来华夏之前他们就做了准备,准备的大多都是些适合华夏术士的。

    博古勒皇族的血液向来不外传,此次也算是豁出去了。

    “待雷赫少主苏醒,我们博古勒家族还会奉上更多酬劳!”

    枯长老说起这话时底气很足,财大气粗。

    博古勒家族在y国屹立多年,更是血族中唯一的占卜家族,家族收藏的宝物数不胜数,都有久远的历史,不过这些和雷赫相比,都是身外之物。

    “这滴血液,你可熟悉?”

    说话时,叶蓁伸出手掌,掌心中是一滴漂浮着的暗红血液。

    这就是当初雷赫交给她的,刚刚她尝试着沟通空间,却依旧没有反应,本打算言辞拒绝博古勒家族的人时,却发现她竟然可以从空间中获取东西!

    原以为空间已经升级完成了,没想到并没有,她只是单纯可以取出东西。

    雷赫的血液取出来后,她又尝试着想要放回去,却发现也不可以。

    想必这是空间升级多次后,带来的一些便利,可以取,不可放。

    看着掌心中的血液,叶蓁点了点头,这也是她会反口答应对方的原因。

    “这是…是少主的血?”

    枯长老能从血液中嗅到雷赫的味道,不禁惊呼一声。

    当初雷赫可没告诉他们,曾经被术士威胁,交出了一滴血液。

    “虽然有了些变化,但的确是少主的血!”

    诺郑重地点了点头,他还记得当初那件事。

    “叶大人的意思是?”

    看着叶蓁掌心中的血液,枯长老心中已经隐隐有些猜测了。

    “我可以净化雷赫病弱的血液”

    叶蓁轻轻一抛,将血液抛入枯长老手中。

    这也是她没来神农一脉时发现的,雷赫这滴血液在空间灵气的滋养下,竟然焕发出了蓬勃的生机,这也是她没有将这滴血丢了的原因。

    “净化!”

    枯长老喊了一声,声音中满是震惊。

    没错,掌心中的血液的确比雷赫父亲的血液还要生机勃勃。

    吸血鬼一族最想要的就是进化血脉,所以才会长期服用极品的人类血液,可惜,至今没有谁能进化出更加优质的血脉,血族也就逐渐放弃了。

    没想到,如今华夏居然会有这样的能人。

    进化血液,这种手段放在吸血鬼的任何一个家族,都令人垂涎。

    “是,但是我眼下没有时间到y国去,你拿着这个,将这滴血融进去,然后回去喂给雷赫,我想他会醒过来,只是血液,还需要你们送来由我净化”

    叶蓁取出一小瓶生命之泉,说道。

    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若对方非要她跟着去y国,那她也无能为力。

    只要将雷赫体内的血液逐渐抽出,净化,再灌入,反复循环,必然会好。

    司缪在一旁看的兴致勃勃,没想到他的卿卿还有做yao师的潜力。

    “感谢您,叶大人!”

    枯长老想了想,小心翼翼地接下叶蓁手中的生命之泉。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可以救治雷赫,就是神yao。

    他很想让叶蓁和他们一起到y国去,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有司缪在,他们也没那个胆量使用强势手段,不过叶蓁的净化手段,已经足够他们相信了。

    “往后送血,就送到m省仰光市的雏莘集团”

    叶蓁取出一张雏莘集团的名片,递给枯长老。

    她的行踪向来没有定性,固定地址也只能是雏莘集团了。

    好在当初风戊晔给她名片时,她没拒绝。

    “是,感谢叶大人!”

    枯长老认真收起名片,道了一声谢。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回程了,再次感谢叶大人的帮助!”

    枯长老紧紧捂着胸口中的东西,恨不得像翼血族一样飞回y国。

    闻言,叶蓁颔首。

    枯长老就带着一群下属匆匆忙忙地走了,在神农一脉停留的时间还不到两个小时,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为何会帮他们”

    司缪垂眸看向叶蓁,问道。

    他的卿卿可不是个烂好心的人,难道是因为那个雷赫?

    思及此,司缪眯了眯眸子,他自然不会认为叶蓁是喜欢对方,只是不管怎样,他都不喜欢叶蓁救人,是因为这个人,而这个人在他这里,男女不限。

    “第六感,总觉得会用到这个家族”

    叶蓁清透的眸中掠过一抹深邃的光,这种感觉颇为奇异,说不清道不明。

    她修的是淡之道,所以想做就做了。

    “当然,博古勒家族给的报酬也不错,这把钥匙我见过,不知连通着什么样的秘境,华夏神秘,每一处遗留下的秘境中都有好东西!”

    叶蓁笑着,把手中的玉钥匙递到司缪面前。

    当初她不想拍,是因为这钥匙是破碎的,有好几把,她不想费尽心力去找,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有一把到了她手中,这就是缘分所致。

    也许,她真的可以凑齐所有的钥匙,打开一处秘境。

    “走吧”

    司缪绯红的唇瓣勾着,魅惑人心。

    知道叶蓁并不是因为某个人才会出手,司缪心情也松缓下来。

    他只希望自己在叶蓁心中,是最重要最特别的那个。

    两人回到神农族地,大门也缓缓合上,消散不见。

    有关博古勒家族的事,农天并没有不识趣地上前询问,这件事就仿佛没有发生一样,弟子们也加紧训练着自己,不想耗费在神农一脉的时光。

    叶蓁和司缪坐在竹居的院子里,品着茶,悠然而闲适。

    在饕餮大陆,叶蓁鲜少有这种放松的机会。

    在人吃人的世界里,她没办法停下脚步,稍不注意就会成为魔修或者妖兽的盘中餐,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忙碌,让自己一直进步。

    华夏世界的纪元之争即将到来,这种闲适的生活也将会一去不复返。

    “叶姐姐!我回来了!”

    人未到,声先到。

    农樱大呼小叫着跑回竹居,手中还拿着一个yao篮子。

    “叶姐姐!喏,给你,这是我和农苓师姐在常春山中采摘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你要的,我看你总是移植一些特殊的植物,这不,给你找了不少”

    这几天事情太多,她都把这回事忘了,要不是去了农苓住处,怕还是想不起来,这些都是带着泥土的植物,再不移植,就会枯萎了。

    叶蓁挑眉,有了些兴趣。

    她将yao篮子中的植物一株一株拿出来,虽然有些蔫巴,但也无大碍。

    还别说,真让农樱瞎猫碰上死耗子,采了些灵植。

    比如二品凤尾草,形似凤尾,可以中和菜肴的味道。

    再比如一品雪球花,虽然不能吃,但是却有清新空气的功效。

    叶蓁一一给农樱解释着。

    当她拿出最后一株植物时,面色微变,眼神中有些喜色。

    “叶姐姐,这是什么?”

    看叶蓁高兴,农樱也兴冲冲地问道。

    能帮上叶蓁的忙,她也觉得很高兴。

    “枯叶草!”

    叶蓁清透的眸弯起月牙的弧度,枯叶草啊枯叶草,没想到就这么找到了。

    削弱锁魂阵的材料只剩下最后一样,银线草,等找齐全,就可以把莫娴救出来,那第二层的众生塔也该打开了。

    “枯叶草?”

    农樱嘀咕一声,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名不副实。

    明明是一株绿茵茵,长势极好的植物,为什么要叫枯叶草。

    “嗯,这就是枯叶草,之所以这么叫是因为它周围不会生长别的植物,倘若长出就会枯萎,可以说性格非常霸道”

    叶蓁伸手摸了摸枯叶草的叶子,语气微轻。

    “叶姐姐,其实我回来呢,是有事想找你帮忙!嘿嘿嘿”

    农樱眸子转了转,满脸讨好地看向叶蓁。

    “说吧”

    叶蓁好心情地看了农樱一眼,说道。

    “嘿嘿嘿,是这样,明天不是就第二项比试了吗,你也知道我的实力,没办法在修为上耗死对方,我就只能出奇制胜了,可是我自己又没什么本事,这不,把注意打到你和司缪大神这里了,求叶姐姐相助!”

    农樱一口气把话说完,就垂下了脑袋。

    她生怕叶蓁会不同意,这虽然不算是作弊,但说出去也不好听啊。

    不过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丹境啊丹境,她要能有机会进去一次,那可不得了。

    “好啊,没问题”

    叶蓁点了点头,说起来,她脑海中别的不多,就秘籍功法多。

    “感谢叶姐姐相助!”

    闻言,农樱眸子刷地亮了起来。

    “你在招式上就输了别人很多,我现在教你一套灵花万剑诀”

    叶蓁从脑海中找出一套适合新手剑修的功法招式。

    农樱以往从未使用过武器,此次为了三族会武,特意挑选了杀伤力极强的剑法,而灵花万剑诀,她没练过,却也能通透地解说出来。

    更何况司缪是用剑的高手,若有什么不解的,问他就好了。

    “招式?我们修士只需要学习功法即可,打斗中也是斗法,要招式作何?那都是俗世人学的东西”

    农樱呆呆的说道,她虽然对俗世人的东西也感兴趣,但是并不理解招式对于第二项比试有什么用,毕竟在斗法中,招式并没有什么大作用。

    “你现在就需要学招式”

    叶蓁也没有过多解释,表情十分认真而肯定。

    对于一个从没有认真斗过法的人来说,想一蹴而就根本不可能。

    与其去学一些对农樱来说极为陌生的术法,倒不如先从招式开始。

    “学招式在对打过程中进步最快”

    农逍遥在一旁说道,倒是认同叶蓁的做法。

    他虽然是修者,但是剑修,使用最多的还是招式。

    竹居后山,有上百个梅花桩。

    “在梅花桩上站桩,可以让你下盘变稳,在对战中很有好处,喏,穿上这件逍遥前辈给你准备的衣服,站桩的时候不能使用灵力,靠自己的意志力”

    叶蓁随手将一身练功服递给农樱,说道。

    农樱点了点头,接过衣服就套在了身上。

    “我的天,叶姐姐,这是什么衣服啊?”

    农樱穿上后,苦巴巴地惊呼一声,她实在没想到这身黑色的衣服会有屏蔽灵力的作用,这样的话哪怕遇到危险情况也不能使用灵力了。

    “好了,换好衣服就上桩吧!”

    叶蓁挑眉,清美如玉的脸上挂了些笑。

    她还从未教导过学生,这种感觉颇为新奇。

    农樱撇着嘴点了点头,那梅花桩高约两米,虽然没了灵力,但也难不住她,扣着桩很轻易就站了上去。

    叶蓁轻飘飘落在桩上站在了农樱对面,轻盈的身姿和农樱的笨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农樱感到非常的无地自容。

    “跟我练吧,我出一招你出一招”

    见农樱出神,叶蓁眯了眯眸子,说话间,清冽的声音罕见地带了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不等农樱反应就伸出长腿横扫过去!

    桩与桩之间的距离约有三尺,毫无根底的农樱显然无法躲开攻势!

    “砰!——”

    果不其然,农樱狠狠摔在地上。

    “哎呦,好痛啊!叶姐姐!”

    农樱哀嚎一声,摸着自己的腰,痛的小脸都皱着了一团。

    她能不能后悔,不练了。

    “你还是不是我农逍遥的弟子,快点,站上去!”

    农逍遥在一旁扮演严师,他以前淘气归淘气,却也能吃苦!

    听到农逍遥的话,农樱咬着牙再次跃上桩。

    “叶姐姐,再来!”

    叶蓁挑眉,也没有和她客气,再次扫了过来,这次农樱有所准备,不过刚闪过一条腿就又被踢下了桩,又是重重摔在了地上,叶蓁下手可一点都不轻。

    “再来!”

    农樱感觉痛到麻,但想想叶蓁和在一旁观看的农逍遥,还是没有喊出声,也没有气馁地说放弃,再次翻身而上。

    “砰!——”

    “再来!”

    “砰!——”

    这样的旋律一直持续到傍晚,原本还往这边跑的小动物都被这可怕的自虐式练习吓得逃得远远的,没有虫鸣没有鸟啼,唯有农樱的“再来”两字,一次比一次坚韧,叶蓁眸中的欣赏之意也越来越浓。

    如她所想,农樱并非温室中的花朵,她适合经历风雨。

    农逍遥脸上也满是欣慰,有这样的徒弟,也算不堕了他铁剑老祖的名头。

    “集中注意力,保持心境平和,呼吸放自然”

    在叶蓁的指导下农樱也有了很大的进步,在她横扫过来时已经能够成功躲过,在这几个小时的练习中,似乎身体清灵了很多。

    夜色渐浓,叶蓁才放弃摧残农樱。

    农樱下了梅花桩,悄悄松了口气,以后她可再也不想练这个了。

    “好了,挨打我们先暂且放到一边,这是灵花万剑诀,你看看”

    叶蓁接过司缪手中的秘籍,递给农樱,这是他从灵域取出来的。

    这灵花万剑诀司缪也曾看过,虽然不屑一顾,但对农樱来说还算可以。

    农樱兴冲冲地翻开秘籍,开始认真看起所谓的灵花万剑诀。

    这剑诀打开后里面只有招式图像,偶有只言片语也只是介绍这秘籍的招式名字,剑诀,使用得当非常厉害,进者攻敌,退者防卫,讲究的是个是凌厉。

    灵花万剑诀,第一式——影流!

    专攻手腕神门穴,神门穴在手掌后锐骨之端,敌人中剑后,使不出半点力道。

    灵花万剑诀,第二式——云雾!

    灵花万剑诀,第三式——点苍!

    ……

    灵花万剑诀,第九式——醉挽千花!

    一共九式,农樱看的十分认真,揣摩之下竟觉得一招一式都颇为灵动!

    将招式记在心中,站在桩上开始施展,然而结果却不尽人意,招式她是能比划出来,但感觉并没有什么力量,这样的话在对战中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叶姐姐,我好像看不懂其中精髓”

    农樱有些失落地看向叶蓁,没了天赋,她竟连这么明显的秘籍都看不懂。

    叶蓁想了想,也抽出一把剑。

    若是看不懂,那就在实战中吸取经验。

    “来吧”

    看到叶蓁手中的剑,农樱眼睛一亮。

    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地开始了比试。

    直到凌晨,农樱整个人软趴趴的倒在了地上。

    毫不间断地和叶蓁对战练习灵花万剑诀,效果没有令她失望,从开始的虚软无力到如今的虎虎生风,虽然还没有达到最高境界,但已是不俗。

    将一招一式刻在脑海记于心间,不用多想就能随手施展而出。

    “叶姐姐,害得你一晚上都没休息,都是我不好!”

    农樱挠了挠后脑勺,脸上尽是愧疚。

    “无碍,准备一下,去练武场吧”

    叶蓁摇了摇头,收起手中的长剑。

    一直等在旁边的司缪上前,看着叶蓁脸颊上噙着微微疲倦之色,玉眸眯了眯。

    感受到空气中的冷气朝着自己席卷,农樱瞬间恢复精神,如兔子般窜了出去。

    “好了,走吧”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拉住司缪的手。

    来到华夏,她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疲惫了。

    “好好休息”

    司缪伸出手摩挲着叶蓁微凉的脸颊,说道。

    叶蓁本想说要去看农樱比试,但对上司缪的玉眸,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回了竹居,司缪也没离开,躺在床的外侧,看着叶蓁的睡容。

    另一边,比武场,非常热闹。

    三族弟子都蜂拥在外围,想看看最终的比试结果。

    二十进五,实际上也颇为苛责。

    农樱匆匆忙忙跑进练武场,迎来一连串奇特的注目礼。

    “小樱,你干嘛去了!都开始抽签了!”

    看到她来,农苓松了口气,扬了扬下巴,示意已经要上台抽签了。

    “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来了!”

    农樱大喘着粗气,上前抽签。

    紧紧捏着手中的纸条,农樱闭着眼睛在心中祈祷,千万别是机漓或者风衍之,若是遇上这两尊神,呵呵,别说她苦练一晚上,就是苦练三年都没用。

    揭开纸条,上面写着一个陌生的名字,玄机一脉的弟子。

    而农苓运气不算好,抽到了伏羲一脉的高手。

    农逍遥懒散地坐在上首,看着下方的比试。

    “老祖,你不担心?”

    农天看着农逍遥,又看看农樱,不禁问道,从以前的态度来看,农逍遥对自己这个弟子是极好的,怎么如今却一副毫不关心的样子,这不正常。

    “切,有什么好担心的,老子的徒弟又不是泥捏的!”

    农逍遥翻了个白眼,至今对农天的印象都没有好转。

    “呵呵,老祖的弟子自然是非常好的”

    文心长老看着农逍遥,说道。

    她这话可没有半分巴结的意思,在她看来,农樱的确是个优秀的好孩子。

    “嘿嘿嘿,还是文心丫头有眼光!”

    农逍遥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觉得。

    农天脸上带了些尴尬,旋即无奈地摇了摇头。

    下首,抽签结果已经出来了。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风衍之,二十个弟子中,也就他的实力最强。

    出乎意料的事,风衍之的对手实力并不强。

    第一场斗法毫无看点,风衍之以摧古拉朽之势赢了。

    而第二场比试就是农苓,她的对手同样是伏羲一脉中的佼佼者。

    这两人的斗法倒是可圈可点,最后农苓落败。

    “好了师姐,还有下一次!”

    农樱看着农苓脸上的失落,不禁安慰道。

    三族会武本就残酷,这很正常,若是放在心上才不应该。

    “我知道,只是以丹境作为奖励,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以后怕是没了”

    农苓叹了口气,她也知道这些事不能强求,但心中总归是不舒服的。

    农樱抿唇,她上场的顺序比较晚。

    竹居。

    叶蓁缓缓睁开眸子。

    “什么时候了?”

    她看向身旁的司缪,轻声问道。

    “时间还早,你再睡会”

    司缪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

    天色的确还早,不过中午。

    “不睡了,去看看农樱”

    叶蓁眨了眨眼,也不知昨晚临时做的功课能不能派上用场。

    等司缪和叶蓁来到练武场,比试已经接近了尾声。

    农樱赢了那位玄机一脉的对手,使用的正是叶蓁教的灵花万剑诀。

    看着周围人不敢置信的表情,农逍遥的尾巴几乎要翘到天上去,瞧见没,他这个弟子虽然被逐出族地那么多年,但是实力可丝毫没有退步。

    第二轮比试中,也没有众所期待的风衍之和机漓对上。

    农樱的灵花万剑诀虽然是半桶水,但使用起来杀伤力很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用最后第九式——醉挽千花,狼狈赢得比赛。

    最后晋级的是风衍之,机漓,机瞳,农樱和另外一个伏羲一脉的弟子。

    在自己的族地,最后却只有一个当年被逐出族地的弃人晋级决赛,神农一脉的弟子都大感脸上无光。

    “好了,结果已经出来了!明日,你们几人就可以进入丹境,我曾说过你们可以在丹境中选择一件灵器,但那些灵器都传自上古,是否有能力带出它们,但看你们自己的能力,yao气亦是如此,希望你们都能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结果”

    农天看着农樱,神色有些复杂,但心中还是觉得很欣慰。

    他起身,大声说道。

    丹境自然不是那么好闯的,虽然没有危机,但贪心不足蛇吞象。

    在丹境中,一旦贪心了,就将面临灾祸。

    他话刚落,晋级的几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哪怕风衍之,此刻都感到蠢蠢欲动,干劲十足。

    在丹境中大干一番,说不准出来时他就能成为八品修者!

    七品和八品算是一个很大的分水岭,一旦跨过,那就是华夏顶尖高手!

    “虽然失去了天赋,但她总算拿回了属于自己的荣耀”

    叶蓁轻笑,眸中带这些欣慰。

    初见时,她还是个满脸胎记的丑陋少女,声音也沙哑的难听。

    再见时,她已经变得活泼起来,性格单纯而善良。

    直到今日,她心中的结才算是完全解开,从此后,她只是农樱。

    回到竹居,为了庆祝,叶蓁又做了一桌好吃的。

    麻辣兔丁,口水鸡,土豆烧肉,酸辣土豆丝…脆皮鸭,全是农樱喜欢吃的。

    “叶姐姐,我要敬你一杯!如果没有你,我脸好不了,嗓子好不了,更回不到神农一脉,同样也没办法揭露杨箐,无法在三族会武中晋级!”

    农樱端着一杯酒,语气认真地看向叶蓁。

    对她来说,此生恐怕没有人能取代叶蓁在她心中的高度。

    因为叶蓁,她才换来了新生,重新有了笑的勇气。

    叶蓁没有说话,起身,笑着点了点头,饮尽杯中的酒。

    “司缪大神,我也要敬你一杯酒!感谢你和我的叶姐姐相爱,你们两个真的非常般配,希望你们幸福的一直走下去!”

    农樱又倒了一杯酒,看向司缪。

    面对司缪,她总是有些害怕,光是那一张脸就叫人心里犯虚。

    听到她的话,司缪挑眉,给面子地喝下一杯桃花酿。

    “最后是师傅,谢谢你在神农一脉护我,谢谢你收我为徒,若不是有你,我也不会那么快报仇雪恨,更不会被神农一脉的兄弟姐妹再次接受!”

    三人中,也唯有农逍遥和她有着血缘上的关联。

    “最后才是我,哼,臭丫头”

    农逍遥撇撇嘴,明明他才是师傅,为什么要把他排在最后!

    见他如此,农樱哑然失笑,自己这个师傅,果然是小孩子心性。

    傍晚,农樱被农天叫走了。

    “明天丹境,一个名额”

    司缪看向农逍遥,声音古井无波,好似说出的话极为简单一般。

    闻言,农逍遥一口酒喷了出来。

    “狮子大开口!这就是狮子大开口!”

    农逍遥跳到椅子上,满脸不悦地看向司缪。

    这什么霸道的性格,随便一张口就是丹境的名额!

    丹境对于他们神农一脉来说至关重要,什么时候成了旅游景点,说进就进?

    “常春山之事,你只是口头上的谢意”

    司缪玉眸慵懒,语调不紧不慢。

    他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既然帮了忙,自然要拿取酬劳。

    听到司缪的话,饶是以农逍遥无赖的性格,都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一脸菜色,他的确就是给了个口头上的感谢。

    “你是给叶丫头要的吧!”

    农逍遥气呼呼地看向叶蓁,说道。

    别以为他不知道,怎么当年他就不会这种撩妹手段?

    “是又如何”

    司缪挑眉,一脸坦然。

    他爱叶蓁,就愿意给她最好的。

    丹境是个极好的历练之地,别说农逍遥同意,就算不同意,他也会想办法带她进去,如今她的实力还不足以保护自己,他必须为她筹谋。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