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隔岸桃花,阴差阳错
    ..,重生之美食厨神

    听到农樱的催促,农逍遥笑着摇了摇头。

    本以为二百年前的事,此刻回想起来应该会有些散乱和模糊,但真正说起来,却张口就来,仿佛印刻在心上,怎么都擦不去,抹不掉。

    农逍遥的确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让农悠然与机峸在一起。

    只是,这个办法并不好实行,而且可以说困难重重。

    “什么?师兄的意思是,让机峸师兄去寻找姻缘石?”

    农悠然的笑容僵在脸上,说不出是苦涩还是什么。

    “没错,你们要想撇开族地之见,顺利在一起,怕是也只有找到姻缘石了,玄机一脉素来信奉星辰,而姻缘石就是天外陨石的碎片,只有他寻到姻缘石,将你二人的名字刻上去,不怕这些老顽固不点头!”

    农逍遥点了点头,眼下除了这个,恐怕也没别的办法了。

    修者不同于俗世zhong人,不是说在一起就在一起。

    三族自古以来就不通婚,自有它的道理。

    世间因果注定,存在即合理。

    若你硬要打破这个规矩,无异于逆天改命,之后的结果无人可以得知。

    姻缘石zhong含有星辰之力,只要有玄机一脉血液灌注,自会被天道认可。

    而姻缘石之所以叫姻缘石,也是有先贤曾用到过。

    之前曾说过,三族通婚的情况极少,所以说也并非没有。

    近百年间,就有玄机一脉的前辈与外族通婚,可惜不被族zhong长辈认可,他们想过抛弃家族去浪迹天涯,可惜,卦象显示,一旦离开,女子则有性命之忧。

    那前辈就这样和族zhong僵持着,直到找到一块天外陨石。

    陨石zhong含着浓郁的星辰之力,对玄机一脉的人来说是大补之物。

    那前辈心zhong悲痛,醉酒之下将他和心上人的名字雕刻在陨石上,却不慎划破手指,血迹滴落,陨石竟发出蓝光,那情景颇为奇异。

    之后玄机一脉长辈们再次占卜,却发现两人已成为天命姻缘!

    天之注定,玄机一脉的人向来不会逆天而行。

    那是唯一顺利嫁入玄机一脉而没有结局凄惨的人。

    没错,历来,外族和玄机一脉的人成婚,最后的结果不是早亡就是命zhong无子,若不然就是提早成为寡妇或鳏夫,没有幸福可言。

    而那位在陨石上落名的前辈和他的妻子,是唯一走到最后的一对。

    更神奇的是,那位前辈还成为玄机一脉历史上最长寿的人!

    他几乎打破了常规,比正常修者活的还要久远。

    这种事情对玄机一脉的人而言是大幸,可事实证明,也唯有那位前辈长寿而已,其他族人到了青年或zhong年,照样还是会早死。

    最后才知道,原来陨石落字,可以改变玄机一脉人的命运。

    可惜,陨石哪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玄机一脉的人十有**的占卜之术都用在了占卜陨石下落上,他们想要通过陨石改变家族人早亡的命运,可惜,事与愿违。

    后来,那前辈就称呼陨石为姻缘石,也算是纪念他来之不易的爱情。

    “那位前辈,至今还活着”

    农逍遥又灌了一口酒,神秘兮兮地说道。

    “什么?不可能吧!师傅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农樱惊呼一声,玄机一脉的人寿命能有那么长?

    “神农老祖说的没错,那位前辈的确还活着”

    这时,一旁的机漓开口了。

    他端坐着,整个人温润如玉。

    “…”

    农樱眨了眨眼,看向叶蓁。

    既然农逍遥都说了那是前辈,可想而知对方辈分有多大…

    “那是我的祖爷爷,也就是修崖老祖的爷爷”

    机漓想了想,又解释了一句。

    他们玄机一脉的人素来死得早,能活过zhong年都算是长寿的。

    而他的祖爷爷却足足活了近五百年,算是整个大陆寿命最为长久的人,这对玄机一脉的人来说是一桩奇迹,更是一个希望。

    虽然那位老祖已经身体渐趋腐朽,但他的确还活着。

    “哦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就是机瞳说的那个,拿着你们传承法器的?”

    茫然的农樱突然眼睛一亮,口齿有些焦急地问道。

    她突然想起当初在飞云山初见机瞳时,他说过他只在祖爷爷手zhong见过有灵性的宝物,当时没有细想这个祖爷爷,如今想来,玄机一脉哪有人能见到祖爷爷?

    叶蓁也想起了这件事,眸zhong明悟。

    闻言,机漓挑眉,微微点头。

    没错,的确是他。

    “那你祖爷爷活了那么久,实力应该很强吧?”

    农樱脑洞跳脱,她突然想到这一茬。

    修者活的时间越久,实力越强,是常理。

    “恰恰相反,我祖爷爷在占卜一道天分极佳,只是在他的道侣,也就是那位外族祖奶奶作古后,他的实力就日趋下降,再也没能晋升”

    机漓摇了摇头,又说出了一个密辛。

    若是那位祖爷爷真的实力超强,玄机一脉怕也不会如此隐忍了。

    “所以,姻缘石真的可以把两个人的命运连在一起?”

    叶蓁垂眸,问道。

    若是姻缘石有这种作用,那倒是和饕餮大陆的同心契差不多。

    只不过,同心契更加苛刻罢了。

    “至少如今看来是这样”

    机漓点了点头,他也没有亲身试验过,不过祖爷爷的经历说明了一切。

    “那师傅,机峸应该是没找到姻缘石吧?”

    农樱看向一直沉默不语,喝着闷酒的农逍遥,问道。

    机峸若是找到了姻缘石,也就不会成为魔修了。

    “呵呵,不,他找到了”

    农逍遥笑容有些苦涩,摇了摇头,继续着刚刚的话。

    农悠然虽然觉得找姻缘石的办法有些不着边际,毕竟玄机一脉自从那位前辈后就再也没人找到过了,其困难程度不亚于她和机峸在一起。

    但这是唯一的办法,总要试过之后才甘心。

    机峸对于要找姻缘石也抱着极大的期待,他去找了那位前辈。

    当然不是询问姻缘石的下落,那前辈若是知道,也不会藏私。

    他只是想问当初得到姻缘石时是在什么地方,和雕刻完两人的名字后出现的各种情况,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机峸不是个盲目行事之人,他必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爱上了别族女子?”

    那前辈看着机峸,问道。

    “是!此生若不能与她相守,活着倒不如死了!”

    机峸郑重地点了点头,想起农悠然的笑容,他愿意为此付出一切,甘之如饴。

    “有时候,隔岸的桃花比眼前的更美”

    那位前辈很突兀地说出了这句话。

    机峸一直记得,在离开时,他的目光。

    那是一种说复杂不复杂,说悲悯不悲悯的眼神,古怪而神秘。

    只是当时的他没有深思过这句话的含义,带着一腔热血踏上了寻找姻缘石的路,不过哪怕那个时候他知道,也不会放在心上。

    对族zhong长辈,机峸就说是外出历练。

    而农悠然则留在神农族地等待,并没有跟着去。

    不知后来农悠然是否后悔过,若当时她跟着去了,也许结果不会如此。

    机峸寻找姻缘石的途zhong,遇到了历练的风情。

    和农悠然古灵精怪的性格不同,风情很成熟,有种历经风霜的冷静。

    两人相遇时,风情身受重伤,机峸四人哪怕再排斥她,也是同为隐世家族的同门,自然不会见死不救。

    “谢谢你,机峸师兄”

    荒山野岭,山洞zhong,风情依靠着墙壁,俏脸苍白,浅笑着道谢。

    风情风情,人如其名,相貌狐媚,轻纱遮身,说不出的诱人。

    那时的风情被称为隐世家族zhong最貌美的女修,追求者多如过江之卿。

    “历练也要顾着自己的身体”

    机峸摇了摇头,捡起木柴丢入火堆之zhong。

    听到他的话,风情微怔,旋即妖娆的丹凤眼zhong掠过一抹异样的神采。

    “师兄下山所谓何事?”

    风情眨了眨眼,声音zhong有些疑惑和好奇。

    她知道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素来排斥她们一族,也很识趣地从不凑上去,这次能在危机时刻碰上机峸,纯属意料之外。

    “没事”

    机峸抬眸看了风情一眼,抿着唇摇了摇头。

    寻找姻缘石的事,在没有找到之前,不宜告诉任何人。

    听到他的话,风情眸子微闪,这种托词她自然不会相信。

    隐世家族排外,若非历练或者有要事,绝不会下山。

    两人就这样沉默下来。

    “你的伤已经没大碍了,我就不送你回去了”

    一天后,机峸准备重新上路了。

    时间耽搁越久,就越容易出事。

    “师兄,我们好不容易碰上,不如一起走吧”

    风情抬眸,红润的唇翘起魅人的弧度,轻声说道。

    若是家族zhong别的男弟子,恐怕早就点头了,但机峸不同,他冷漠地看了风情一眼,缓缓摇头,寻找姻缘石是重zhong之重,他不会带一个负累。

    更何况,男女有别,和风情单独走,置悠然于何地?

    “那好吧,风情感谢师兄救命之恩,路上小心”

    风情也没有勉强,笑着点了点头,福身道谢。

    机峸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开了山洞,跃入lin子zhong。

    站在山洞口,看着机峸远去的背影,风情脸上挂起一抹很淡的笑。

    好不容易接近了他,她怎么可能轻易离开?

    更何况,她对于这次机峸下山的目的,很感兴趣。

    机峸离开了整整两年,他到过的各个地方,大多都有陨石的消息。

    这两年间,风情也一直跟着,她性情坚毅,决定的事绝没有半途而废的时候,哪怕风吹日晒,都没有叫苦叫累。

    风情修炼的是魅术,有迷惑人心,藏匿行迹的本事。

    机峸纵然察觉出什么,但寻找姻缘石刻不容缓,他也就没有多想。

    功夫不负有心人。

    机峸听人说荒北的沙丘zhong曾有陨石坠落的迹象,只不过那地方九死一生,进去容易出来难,稍有不慎就会被沙尘暴卷走,再也回不来。

    但机峸占卜过,荒北zhong的陨石下落十有**为真。

    只要有了姻缘石,他就可以和农悠然在一起。

    就在机峸准备好行囊准备进入荒北时,风情出现了。

    “机峸师兄,你不能进去!”

    她也听闻了荒北之zhong的事,怎么可能让机峸去冒险。

    两年时间,她早已明察暗访地猜测出了机峸下山的目的。

    他竟然是为了姻缘石,也就是说,他爱上了外族女子。

    风情心知肚明,机峸爱的绝不可能是她,而是另有其人。

    这么多年,和机峸关系最近的莫过于神农一脉的农悠然,故此,机峸寻找姻缘石是为了谁,显而易见。

    见机峸为了农悠然要闯入“阎王殿”,风情心zhong又恨又妒。

    年少时,族zhong教导甚严,她忍受不了曾离开族地,之后意外遇到机峸。

    是他安慰她,开导她,还将她安全送回族地,可以说若是没有机峸,就没有现在的风情,她也许会在俗世zhong遇到坏人,或者死在某个危险之地。

    可惜,机峸对她只有同门之意,而无男女之情。

    三族互不通婚,尤其是玄机一脉,风情也只好将心zhong感情埋藏起来。

    可是她没想到,机峸居然爱上了农悠然,还为了她千里迢迢寻找姻缘石。

    是啊,姻缘石,这个世界上还有姻缘石。

    年少时的机峸就如阳光般挥洒在她心上,若是机峸就此在玄机一脉找同族成亲结成道侣,她也就放弃了,但农悠然…呵呵,绝对不行。

    既然机峸能找姻缘石和农悠然在一起,那为何农悠然的名字不能换成她的?

    “你为什么会在此处?你跟踪我?!”

    看到突然出现的风情,机峸眉头紧皱,脸色冰冷至极。

    他哪里还不知道,当初离开时,风情就跟上了他,既然如此,那姻缘石的事她必然也是有所耳闻了。

    “是,我是跟踪了你,但你不能到荒北去!”

    风情抿唇沉默了半晌,说道。

    那种地方危机四伏,哪怕修者都不敢保证安然无恙地出来。

    “我去不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机峸冷声说完,就要离开。

    他没想到一时好心救下风情,最后却成了农夫与蛇。

    跟踪他,还暴露了目的。

    “农悠然就那么好?让你不惜把自己逼入绝境之zhong?”

    风情低吼一声,她实在不知道,机峸是怎么想的,身为玄机一脉嫡系,未来前途无量,为何要为了虚无缥缈的未来把自己的命搭上?

    “是,她就是那么好,值得我付出一切”

    机峸神情冷漠,风情话都说到这里了,他就是再傻也听出些什么。

    可惜,在他心zhong只有一个农悠然,腾不出多余的感情给风情。

    “好!你要去荒北,那我就陪你去!”

    风情沉默,银牙紧咬着红唇。

    “你才是真的疯了”

    机峸眸子一闪,看着风情时有些复杂。

    他记忆zhong和风情并没有什么交集,不明白她为何偏偏对自己上了心。

    “走吧”

    风情垂下眼睫,率先向荒北走去。

    既然机峸决意要去,那她自当相陪。

    姻缘石,不止机峸想要,她同样也想要。

    “我不需要你陪我”

    机峸见此,皱眉拉住了风情的手臂。

    他和风情的交情还没有到了一起同生共死的地步,更何况后者在伏羲一脉身份亦是嫡系,一旦有什么损失,他可赔偿不起。

    “怎么,我只是为心上人做点事,你就这般拒绝我?”

    风情红唇扯出一抹自嘲的笑,眸色死灰一片。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听着风情的话,机峸有些哑口无言,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时的机峸还没有此刻的冷酷,不过是个年轻的毛头小子,纵然天资出众,也不是风情这个心机深沉女人的对手,三言两语就让机峸的冰冷丢盔卸甲。

    “好了,走吧,就让我帮你这一次,两人同行总比一人安全些”

    风情回身,背对着机峸,脸上露出一抹笑。

    荒北的确不好闯,风暴肆意,稍不注意就会落入黄沙之zhong。

    “喏,缠着你的腰,我们不要分开了”

    风情取出一条红菱,把其zhong一头丢给机峸。

    风暴蕴含的力量很强,单凭她和机峸两个五品修者,恨容易被吹散。

    机峸捏着红菱,想了想,系在了自己腰间。

    风情同样把另一头系在自己腰上,看着仿佛被缠绕在一起的两人,妖娆多姿的脸上挂起了一抹满意的甜笑。

    老天眷顾,两人历经磨难,最终还是找到了一小块姻缘石。

    看着机峸捏住姻缘石,脸上掩盖不了的激动,风情情绪又落寞下来。

    回程时,机峸有些迫不及待地在姻缘石上刻下农悠然的名字,一笔一划,极为艰难,因为雕刻乃是用玄机一脉族人体内的星辰之力,消耗甚大。

    风情想要阻止,但却找不到任何理由和办法。

    等“农悠然”三个字彻底镌刻在姻缘石上时,机峸笑着松了口气。

    “风情,谢谢你”

    不论如何,此次确实是风情相助,才让他如此顺利地找到姻缘石。

    两年奔波,终归还是有了收获。

    “不客…师兄小心!”

    风情抬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

    倏然,她看到远处有漫天风沙席卷,瞳孔大缩。

    没想到,在荒北沙丘寻找姻缘石时没碰上沙尘暴,却在即将离开时碰上了。

    她来不及多想,一把拉起机峸的手,向远处掠去。

    此刻的机峸刚刚使用了体内的星辰之力,正是虚弱的时候,身体提不上半点力气,一旦风情放手,机峸必然会被卷入到滚滚沙尘zhong,从而被埋没。

    想要活命,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然而风情实力也不强,还要多带着一个人,可想而知压力有多大。

    机峸咬着牙,他好不容易找到姻缘石,没想到就要丢了命。

    世事难料,难道上天真的不允许他和农悠然在一起?

    “风师妹,放下我,你走吧”

    漫天风沙zhong,机峸的声音传入风情耳zhong。

    若只是她一人,想必还有活着的机会,但带着他这个负累,只怕会一起死。

    闻言,风情身体微僵,却还是拼了命地拉着机峸的手。

    “你给我闭嘴!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她风情可不是个贪生怕死之辈,更何况,她手zhong拉着的并非只是单纯的一条同门师兄弟的性命,还是她风情追逐一生的太阳。

    看着这样的风情,机峸心zhong到底是起了一些波澜。

    “我不能让你陪着我死”

    机峸低声说了一句,狠狠掰开风情的手,斩断了腰间的红菱。

    风情没有义务更没有责任和他一起死,她是无辜的。

    “不!”

    风情看着逐渐被沙尘淹没的机峸,一咬牙,也冲进了沙暴之zhong。

    有时候,往往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就会改变历史的轨迹。

    陷入昏迷之前,机峸只看到风情飞蛾扑火般的渺小身影,那一刻,他说不清心zhong是震撼多,感动多,愧疚多还是冷漠多。

    等风情醒来,四周皆是沙土,分不清今夕何夕。

    她没想到在那么大的沙暴zhong,居然都没死。

    “师兄?咳咳,机峸师兄?师兄?”

    风情起身,轻咳几声,高声喊着机峸,想要在漫天黄沙zhong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惜,没有,还是没有,这片天地间好像只有她一个人。

    “师兄,机峸师兄,你到底在哪里”

    风情眼角有泪溢出,她不敢想象,机峸面临了什么。

    那时的机峸没有半分灵气修为,虚弱地如同一个普通人…

    虽然心zhong有些猜测,但风情还是没有放弃,一直寻找着机峸。

    事实证明,只要坚持总会有收获。

    一天后,她终于在一片沙丘zhong找到被沙土埋了一半的机峸。

    风情赶忙将他救出,在看到此时的机峸时,泪水止不住的外溢。

    衣衫破烂,浑身血迹,脸上胡子拉碴,如此狼狈不堪的模样,哪里还有那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机峸的影子?

    索性他鼻息间还在喘息,只不过昏迷不醒罢了。

    看着机峸干裂的唇瓣,风情抬头看了看四周,却没有任何水源或者植物。

    想了想,她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液喂给机峸。

    虽然陷入昏迷,但机峸还是无意识地吞咽着,可见是渴极了。

    看他还有力气,风情松了口气。

    她当即传信给伏羲一脉的人,单凭他们两个,现在恐怕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机峸的身体也挨不了太久的时间。

    这般想着,风情就半抱着机峸向一块巨石走去。

    总要找个遮蔽之地,这里太热了,没有水源,难保不出什么意外。

    喝了风情的血,机峸苍白如纸的面色也好了许多。

    “还好,还好找到了你”

    风情有些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机峸的脸,声音呢喃zhong带着股庆幸。

    当时,她若是没有跳入风暴,恐怕机峸只会成为黄沙zhong的一具枯骨。

    然而,风情垂眸时,却看到机峸手心zhong紧紧捏着的姻缘石。

    哪怕风暴再强,带起的冲击力再大,机峸都不曾松开掌心半分。

    “所以,哪怕我付出再多,你都不愿意回头看我一眼?”

    风情有些颓然地坐在地上,她不知道此刻心zhong是什么感受。

    想着想着,风情眼zhong的神色就变了。

    凭什么农悠然什么都不做,就可以让机峸如此付出?

    她不甘,不甘把机峸让给农悠然!

    风情缓缓伸出手,将姻缘石从机峸手zhong抠出。

    沾着些许血液的石头滚落出来,散发着些许蓝光,看上去有些奇异。

    作为伏羲一脉嫡系弟子,关于姻缘石的事,风情自然也有所耳闻,她面色惊疑不定地看着手zhong滚热发热的姻缘石,这是要生效了?

    可是姻缘石上,只有一个农悠然和轻轻浅浅的一个“机”字。

    机峸还没有雕刻完,沙尘暴就袭来了。

    风情咬着牙,不顾掌心zhong的疼痛,握住机峸的手。

    以体内残余灵气催动机峸体内的星辰之力,也亏得他此刻陷入深度昏迷毫无感知,不然风情是绝对没办法控制这种神秘力量的。

    “农悠然,爱一个人总是自私的”

    风情深吸一口气,握着机峸的手,在姻缘石的机字后,缓缓写下两个字。

    农悠然,机…修崖。

    名字完成的那刻,蓝光冲天而起,仿佛有星辰在天空运转。

    白日的星辰看上去有些刺目,远远没有夜晚看上去那么美。

    灵气透支,风情眼睛缓缓闭上,倒在了同样昏迷不醒的机峸身上。

    而姻缘石产生反映的那一刻,远在神农山的农悠然和昆仑山的机修崖都身躯一震,仿佛冥冥zhong有什么东西变得不同了。

    “修崖?老祖召见!”

    就在机修崖神色恍惚不明所以时,有长老在门外呼喊。

    他口zhong的老祖,正是那位最长寿的前辈机铭。

    顾不得多想,机修崖扔掉手zhong的书册,向机铭住处走去。

    老祖已经多年不曾见过,怎么会突然召见?

    “修崖拜见老祖”

    机修崖走进屋子,跪在地上行了重礼。

    在玄机一脉,机铭的身份高过所有人。

    虽然机铭名义上是他的爷爷,但他却习惯喊他老祖。

    “起来,坐在这里,陪我喝一杯茶”

    机铭笑着拍了拍机修崖的肩膀,让他坐在小几的另一边。

    端着茶壶斟上两盏茶,机铭才认真地看向面前这个玄机一脉最优秀的弟子。

    “是,老祖”

    机修崖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空气zhong一时有些宁静,机修崖完全不知道机铭叫他来的目的。

    “老祖,您可是有什么话要交代我?”

    机修崖到底没有机铭耐力强,刚刚喝完一盏茶,就开口询问了。

    刚刚那一瞬间产生的感觉让他心zhong有些微妙,也打破了他素来的沉稳。

    机铭活了数百年,皮肤已经有了褶皱,就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神奇的是,他的眸子并不浑浊,此刻看向机修崖时,有光闪烁,他没有回话,而是直接伸出手捏住了机修崖的手腕。

    有丝丝玄妙的星辰之力涌入,和机修崖体内的星辰之力产生共鸣。

    “这…这是?”

    机修崖诧异地睁大了眼,他恍若察觉到血脉的变化了。

    半晌,机铭松开机修崖的手腕。

    他眸zhong有些复杂,摇着头叹了口气。

    “老祖,可是有什么问题?”

    机修崖皱眉,心zhong砰砰砰地跳动起来,好像有什么事要发生了似的。

    很快,他的预感就应验了。

    “你的名字被镌刻在了姻缘石之上”

    机铭从怀zhong取出一个罗盘,此刻,罗盘的指针有些散乱,片刻后指针微震,就指在了机修崖的身上。

    早在农悠然和机修崖的名字被镌刻到姻缘石上,他就有所感应,卜了一卦,卦象居然显示在了玄机一脉族地,而非遥远之处。

    当时他心zhong就叹了一声,果然,天命不可违。

    机峸准备离开,去寻找姻缘石时,他就亲自为他卜过一卦。

    他绝无可能将名字刻上姻缘石,而且他的姻缘也非外族。

    当时他曾劝诫他放心,就将那段感情铭刻在心zhong,或许还能美好些,可惜,他全然听不进去,偏偏要逆天而行。

    让他没想到的是,机峸找到了姻缘石,最后获益的却是机修崖。

    “我的名字,镌刻…镌刻在了姻缘石上?!”

    冷静如机修崖,此刻声音抖了抖。

    姻缘石在玄机一脉可谓如雷贯耳,面前这位最长寿的老祖就是因为姻缘石而打破常规的,这怎能不让他感到震惊和诧异。

    玄机一脉费了多少功夫都找不到的姻缘石,却机缘巧合镌刻了他的名字。

    难怪,难怪刚刚那一瞬间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变了。

    “能改变我玄机一脉命运的,除了姻缘石,别无其他”

    机铭叹了口气。

    姻缘石是他命名的,可惜,他竟不知发现它到底是对是错。

    “怎么会这样?老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机修崖着实想不明白,为何他会和姻缘石扯上关系。

    机铭看了他一眼,倒也没有隐瞒,将机峸的事说了出来。

    “什么?师弟?师弟找到了姻缘石…”

    机修崖神色有些恍惚,他没想到找到姻缘石的居然是机峸,那他理应写上他和悠然的名字,为何,为何会将他的名字雕刻上去?不应该啊。

    “嗯,他找到了姻缘石,可惜,天命有所为,有所不为”

    机铭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无奈。

    他活了大半辈子,很清楚天道难违的道理。

    既然他卜卦,卦象显示机峸不会得偿所愿,那便不会,哪怕找到姻缘石。

    “到底出了什么事?老祖,您可知道师弟在何处?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机修崖此刻也顾不得姻缘石的事了,面色焦虑地看向机铭。

    他和这个师弟关系极好,哪怕同时爱上一个女人,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之间深厚的同门情谊。

    既然姻缘石上刻了他的名字,那必然是出了事。

    “命zhong注定,他此次遭逢大劫,却有贵人相助,你不必着急”

    机铭摇头,看向遥远的方向,双眸zhong神色不明。

    闻言,机修崖紧张的情绪还是没有缓解,他急迫地想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老祖,师弟…”

    机修崖脑海zhong有些乱,他想问什么却又不知道该问什么。

    “万事皆有缘法,泰然处之,你走吧”

    机铭叹了口气,转身进了内室。

    他叫机修崖来,只是看看自己的猜测是否是对的,眼下看来,三族又将面临一场大灾难,恐怕,三族关系将不复往昔啊。

    有时候,活的岁数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

    见的事多了,反而觉得不如早死的好。

    机修崖满脸恍惚地离开了,一路上碰到不少师弟师妹,都不曾理会。

    “大师兄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似的”

    “我们要不要去问问?从来没见过大师兄这个模样…”

    众多师弟师妹聚集在一起,脸上皆是忧虑。

    机修崖作为玄机一脉的大师兄,向来是沉稳冷静的,可现在着实让人担忧。

    “你们在干什么”

    严肃的声音传来,弟子们纷纷行礼。

    “脉主!”

    一袭玄衣的脉主是个zhong年男人,眼看着就阳寿将尽了。

    他最得意的弟子就是机修崖,也是下一任玄机一脉的脉主。

    “你们在看什么”

    脉主声音极为不悦,他们玄机一脉的弟子不能如此不务正业。

    闻言,弟子们面面相觑。

    “回禀脉主,刚刚大师兄过去,我们与他打招呼,可是他却满脸恍惚,我们猜测大师兄是不是有什么事,这才…望脉主责罚,是弟子们的错!”

    其zhong一个年纪稍大些的上前一步,说道。

    听到他们的话,脉主皱眉。

    “你们都下去吧,下不为例”

    他挥了挥手,并没有责罚这些弟子。

    他也是刚刚听闻老祖叫了机修崖前去,不知说了些什么,不过听弟子们的话,想来对机修崖是有些影响的。

    没等弟子们散去,脉主就前去寻找机修崖了。

    他不能大张旗鼓地去问老祖,所以只能去找机修崖了。

    只盼望不是什么大事。

    想着,脉主就叹了口气,怎么可能不是大事。

    老祖上了年纪,平日里都待在自己的住处不踏出半步,年轻的弟子甚至还有很多不知道老祖的存在,他若是突然出现,那必然是有大事发生。

    “修崖?”

    站在机修崖房门外,脉主敲了敲门。

    许久,门外都没有传来机修崖的声音。

    “修崖?修崖?”

    脉主神色微凛,猛地推开了门。

    当看到安安稳稳坐在软榻上看书的机修崖时,松了口气。

    素来沉稳的弟子被弟子说恍惚,他还真怕他出了什么事,索性…

    “师傅?徒儿拜见师傅”

    原本沉思的机修崖听到开门声,起身对脉主行礼。

    “不知师傅有什么事?”

    机修崖抬眸看向脉主,逐渐恢复了往日的沉稳。

    “你看看你,书也拿反了,为师敲门也听不见,老祖叫你去,说了什么”

    脉主叹了口气,将机修崖扶了起来。

    他为人虽然严厉,但是对这个优秀的弟子还是极好的。

    “…没事”

    机修崖眉头微皱,想了想,才道。

    他不应该把姻缘石的事说出来,姻缘石对玄机一脉的人来说太重要了,再者,没有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前,不能让族zhong人知道。

    “修崖,你是我教的,有没有事,难道为师不知?”

    脉主眼睛直视机修崖,自己这个弟子,从小到大就没让他操过多少心,有时候冷静理智地连他都自愧弗如,可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是没事?

    “这…师傅…”

    机修崖抿唇不语。

    “老祖叫你去所谓何事,让你如此魂不守舍!你和峸儿都是我的弟子,他那泼皮性子我倒是不担心,但是你…你要知道,你是未来脉主…”

    脉主摇了摇头,语重心长地说道。

    机峸于他而言倒像是孩子,而机修崖则是他的接班人。

    两者意义不同,虽说和机峸更亲近些,但对机修崖却更看重。

    “师傅,师弟…您可知道师弟去了何处?”

    机修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眸子zhong有些决绝。

    他敢肯定,将他的名字雕刻到姻缘石上,非机峸所为,他不知对方是在什么情况下拿到姻缘石,又利用了星辰之力,但他很难想象,若机峸知道这一切后,回归族地会是怎样一番场景。

    其次,就是那姻缘石上的另外一个名字,他不敢去想。

    一切似乎都在走向一个极端,而这个极端,是三族都不想看到的。

    ------题外话------

    不想看故事的就跳着看吧,这几天存稿存的多,暂时不会去看评论了,爱你们,笔芯。

    一个月过去了,感谢你们又陪伴了我一个月的时间。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