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揭露白莲花,缱绻旖旎
    “师姐,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东西已经变了,我相信文心长老依旧疼爱我,可是当初离开时,我不仅是弃人,还背负着勾结魔修的罪名,文心长老向来正直,我怕她不允许我参加三族会武,待明天紧要关头,我恳求她,她必会答应”

    紧紧拉着农苓的手,农樱语调有些难过。

    不是她以小人渡君子之腹,而是事实如此。

    有些东西有些事,还是夹带一些逼迫意味方能成。

    可是为了参加三族会武夺得名次,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小樱,真是苦了你了”

    听了农樱的话,农苓反应过来。

    她朦胧着泪眼反握住农樱的手,此刻想想,也的确如此。

    现在去和文心长老说起,她可能会有推脱之意,勾结魔修,这罪名对于隐世家族的人来说可不小,难保她不会拒绝。

    可若在临时关头和她说起,带上些逼迫之意,农樱再说说当年文心长老和其母亲之间的情谊,再保证保证自己并没有勾结魔修,想必还是能成的。

    “可是,若师傅也无法掩饰你的身份,被人发现怎么办?”

    眼下的情况,必须要把最差的结果也想到。

    哪怕编造了另外一个身份,可一旦被揭露,哪怕文心长老也保不住她。

    “已经这样了,又何惧之有呢?只能拼上一把!”

    农樱眸子微厉,她变换身份参加三族会武,只要夺得名次进入丹境,那她就是被神农老祖眷顾之人,谁说弃人就没有翻盘的机会?

    “小樱,我会站在你身边的”

    农苓重重地点了点头,不成功便成仁,又有何惧。

    “师姐,这么多年,你过得可好?”

    农樱摇了摇头,曾经她以为自己是被世界遗弃的,可后来碰上叶蓁,她突然觉得上天为你关了一扇门,还会给你开启一扇窗。

    能认识叶蓁,治好脸和嗓子,已经是难得的好机缘了。

    “我?还不是老样子”

    听到农樱问自己,农苓愣了愣,旋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作为隐世家族的弟子,每日除了闭关增进修为,就是治病救人,以医入道就是如此单调,她已经这样过了近三十年,早已习惯。

    听到农苓这么说,农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突然间,她竟有些庆幸离开了神农一脉,认识了叶蓁,经历过那么多惊心动魄从未遇到过的新奇事,鬼上身,吸血鬼,水怪,妲己墓,狐妖,海妖等种种都让她开阔了新的眼界,比在神农一脉混日子要潇洒有趣的多。

    “还是说说你吧,你的脸和声音…”

    农苓看向农樱,语气有些惊奇。

    当初文心长老有心想要医治她,最后却也只能铩羽而归。

    连神农一脉的长老都治不好,更何况是俗世中人。

    “这个啊,也是我运气使然,碰上了一个贵人,她真的很厉害,和她在一起我也放下了很多东西,每天过得极其开心,我告诉你,她叫叶蓁!”

    农樱摸着脸,想起往事也不禁笑了笑。

    她看向农苓,一字一顿地说出了“叶蓁”两字。

    于她而言,叶蓁说是她的再生父母都不为过。

    在她就想默默无闻在兰城当一名售楼小姐时,却遇到了她,也是因为她,让她重新振作起来,有了重新回来,揭露杨箐的勇气。

    “叶蓁?那还真是要感谢她了!我们小樱生来就注定机缘好,没想到连师傅都治不好你的脸,却能让你遇到贵人,浴火重生,想当初你的天赋…”

    农苓对叶蓁也抱着很强的感激,农樱对她来说就是亲妹妹。

    她本想着说当年农樱的天赋何等厉害,可说到一半就沉默了。

    “小樱,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农苓有些愧疚,她深知当初莫名其妙失去天赋之后,带给农樱的是什么样的痛苦,这件事就如同一根刺,稍稍碰一下,就让她如万针扎心一般。

    “没关系,这件事我已经看开了”

    农樱沉默了一会儿,笑着摇了摇头。

    即便没了天赋,她也努力过,如今医术不比神农一脉普通族人差多少。

    “小樱,我一直想知道当年到底出了什么事,魔修…”

    农苓有些欲言又止地问出这个让她困惑了多年的问题。

    当年血肉模糊的农樱被杨箐带回,身上的伤口的确是魔修所伤没错,而且杨箐也受了不轻的伤,当时所有人都被后者的话蛊惑,完全没有深思。

    而且如果不是有人勾结魔修,魔修又是如何进入神农一脉的?

    情况基本处于一边倒的状况,那时的情形如今想来都让她极为吃惊。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活泼可爱的小师妹竟被所有同门排斥了。

    不过她也能看的出,杨箐是恨不得农樱去死的。

    无奈,脉主都亲自发令,她也一点办法都没有,可以说农樱当初被赶走,简直是众望所归,又有几个人曾真心为她感到心痛?

    “师姐,杨箐呢?为何没有见到她?”

    农樱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

    三族会武,其他两族之人也纷纷到来,这是盛事,作为神农一脉现在天赋最强的人,理应出来接见,可是晚宴时,她竟没有看到,这不正常。

    “她在闭关”

    农苓看了农樱一眼,小心翼翼地说道。

    “闭关?她现在的修为…应该有五品了吧”

    农樱垂下眸,眼神中满是苦涩。

    “小樱,别多想,她就是运气好罢了!”

    农苓不知该如何安慰农樱,她没有说的是,杨箐并非闭关五品,而是…七品。

    “运气好?师姐,你当真觉得一个曾经天赋奇差的人突然灵窍大开,然后医道天赋超强,越过了我,越过了骄阳师兄,然后不知不觉中竟越过了所有人?”

    农樱语气有些痛苦和低沉,说话时,眼神还带着些不自觉的讽刺。

    “难道…难道事情另有蹊跷?”

    农苓震惊极了,她虽然也曾和同门师姐妹议论过这个问题,但这世上除了自己突然醒悟天赋增强,难道还有别的办法?她不敢想象。

    “师姐,你就没有发现,在我的天赋削弱停滞不前时,杨箐才崛起?”

    农樱不想忍受了,她想把那白莲花的真面目通通揭露出来。

    闻言,农苓面色陡然煞白如纸,瞳孔紧缩,捂着嘴不敢出声。

    有些事,不是没想到,而是不敢想。

    但当这件事,这个巧合被说出来时,好似一切迷雾都在脑海中清晰了,是啊,为何杨箐早不崛起晚不崛起,偏偏要在农樱失去天赋之后大放光彩?

    “小…小樱是…是说…”

    她声音微低,震惊和恐惧如潮水般涌入农苓的脑海。

    “是,她偷走了我的天赋!”

    农樱咬着牙,双目赤红,对杨箐的恨意一瞬间外泄出来。

    每每想到这里,她都恨不得将杨箐千刀万剐,她不止偷走了她的天赋,还偷了她的师兄妹,偷了她的爷爷,偷走了她的一切一切…

    这样一个无耻之徒,居然享受着神农一脉第一人的地位,何其悲哀。

    听到农樱的话,杨箐赶忙伸手捂住她的嘴巴。

    “小樱,这件事你不可以说,杨箐现在深得族人喜爱,哪怕你说了,也没人会相信,只会暴露你,更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在神农一脉扎根已深,想要彻底拔除,很难,除非你有充实的证据,否则,只会被反咬一口!”

    农苓面色严肃,这么多年,她看多了杨箐的高高在上。

    她极会笼络人心,族中百分之七十的人都已经成了她的附庸。

    “反咬一口,当年若非她反咬一口,我又何至于落到这个境地!”

    农樱脖颈青筋暴起,她拉开农苓的手,狠声说道。

    “反咬?小樱的意思是说,当年和魔修勾结的…是杨箐!”

    这一波又一波的炸弹让农苓脑子有些晕,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她曾猜测是否农樱和杨箐遇到了魔修,导致农樱重伤,而杨箐因为嫉恨,所以才会污蔑农樱和魔修有所勾结,但万万没想到事情真相竟是如此!

    “对!她和魔修勾结,使用禁术换走了我的天赋,还毁了我的脸,毁了我的嗓子,让我像畜生一般活着,师姐你说,我如何能不恨她!”

    农樱声音暗哑,她几乎抑制不住即将翻涌而出的仇恨。

    站在熟悉的地方,见到熟悉的人,诉说着曾经的委屈和仇恨。

    “天哪…如此说来,我们神农一脉岂不是极为危险?”

    农苓面色大变,她喃喃自语地说道。

    杨箐现在身居高位,若有心放魔修进来,又有什么办法阻挡?

    “是,她所勾结的魔修实力不可小觑,只是不知到底对我们神农一脉有什么目的,这件事必须要小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农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翻腾的恨意。

    对神农一脉,她感情很深,不希望出任何意外。

    “小樱,神农一脉如今主事之人就是骄阳师兄,只有遇到如三族会武一般的大事时脉主才会出面主持,杨箐并没有涉及权利,所有人都很相信她…”

    当年之事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如今的情况,形势比人强。

    这么多年来,杨箐从来不曾做错过什么,完美的就像是一个假人。

    世上又怎么会有十全十美的人呢?

    物极必反,一个人若没有丝毫缺点,才是真正的有问题。

    可世人被蒙蔽了双眼,又如何会看得出这个浅显的道理呢?

    “骄阳师兄如何了?”

    提起农骄阳,农樱声音也软了一些。

    神农一脉嫡系弟子仅有四个,她是其中之一,农骄阳也是其中之一。

    当年在杨箐还没来时,他们两个可以说就是神农一脉最耀眼的天之骄子,和她不同,骄阳师兄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骄傲地如同太阳,让人仰望。

    “骄阳师兄很好,我只是觉得他近两年好似有些变化,具体是什么变化,我也说不上来…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农苓眯着眼睛想了想,却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

    “我是真的没想到杨箐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人,当年的事让你蒙受了太多屈辱,你放心,三族会武之事我一定会帮你,这种耻辱一定要洗刷!”

    农苓面上也有了些狠意,以往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

    杨箐这样的人,必然要承受千百倍的痛苦,否则难消人心头只恨!

    “谢谢你,师姐”

    农樱抬眸,偌大的神农一脉,还有一个亲人信你护你,还有什么可悲伤的。

    “我们之间,何以言谢!当年是你唯一一个地杨箐释放善意的人,没想到她竟这般对你,说是白眼狼都高看了她!”

    农苓脑海中不断浮现这件事,忍不住恨得咬牙切齿。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如此恩将仇报?

    “这件事我迟早会和她讨回来!”

    农樱眸中闪过一抹嗜杀,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

    “对了师姐,你知道三族会武具体比试吗?”

    农樱想起明天的三族会武,不禁问道。

    她已经离开族地很久了,若有些难题,她怕是无法解决。

    “今年的三族会武很谨慎严密,没有透露出来,我也不清楚”

    农苓皱眉摇了摇头,今年的三族会武的题目真的半点风声都没有。

    “既然如此,那也只能走着看了”

    农樱叹了口气,既然决定了要参加,就要付出十二分的努力。

    “你现在住在哪里?要不要在师姐这里住下?”

    农苓看向农樱,问道。

    以她的身份,若被其他族人发现,恐怕一发不可收拾。

    毕竟身后没有人为她撑腰,若明天成为文心长老的弟子还能有些依靠。

    “不用了师姐,我和叶姐姐一起来的族地,有地方,不会被人发现的”

    农樱摇了摇头,在禁地中,没人敢去,也不会被人发现。

    “好吧,你自己要小心”

    农苓不放心地嘱咐着,她真的太危险了。

    “好,我知道了,师姐,我先走了”

    农樱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农苓的居所。

    看着农樱离开的背影,农苓叹了口气。

    这个小师妹,小小年纪,却承受着这么多的东西,若是她,恐怕早已忍不住回来复仇了,一时冲动,最后含恨而终。

    老头站在路上,眼神阴晴不定地看着农樱深一脚浅一脚的背影。

    他现在只觉得脑子里乱哄哄的,他的亲徒徒孙被一个外人驱赶,而那个外人此刻还是他神农一脉的第一人,勾结魔修?

    思及此,老头只觉得自己都要被气炸了。

    闭关多年,竟会出现这么多龌龊之事,也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想了想,老头身形一闪,消失在小道上,若被人看到,恐怕还以为是鬼怪。

    神农一脉脉主农天居住在高楼阁中,在他沉睡时,房中莫名出现了一个人。

    “醒醒,你这家伙给我醒醒!”

    老头伸手拍了拍农天的脸,力道之大,丝毫没有手下留情,他全然不觉得自己如此对待隐世家族掌权人有何不妥,态度嚣张至极。

    农天刷地睁开眼,原本怒火中烧的眸子在看到老头时瞬间熄灭。

    他赶忙起身,衣服都来不及穿就跪在地上给老头磕了一个头,恭敬道:

    “老祖,老祖不是在闭关吗?为何会…”

    说起来,关于这个老祖宗,他都没见过几次。

    老祖辈分极高,是他师傅的师伯,当他成为脉主后,老祖就闭关不出了,外人只以为他在外历练遇到危险陨落了,却不知,他神农一脉还有如此强的人物。

    这位老祖也算是神农一脉隐藏最深的底牌,不足为外人道也。

    “闭关?我要再闭关,神农一脉都要塌了,还闭个屁关!”

    老头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语气有些不悦。

    “这…老祖,这从何说起啊?”

    听到老头的话,农天苦笑,他是真的不知道这位老祖半夜前来是有什么要紧事,说神农一脉要塌了,他不知这消息从何而来,真的太夸张了些。

    “你还问我从何说起?你给我说,族里是不是有人要杨箐?”

    老头气哄哄地起身,摸了摸脑袋,满脸严厉地看向农天,问道。

    “杨箐?老祖说的可是农…农箐?”

    提起杨箐,农天尽管性情古板,也有些心虚。

    隐世家族可从来没有过将俗世中人拉进家族,改名之后成为本族人的先例。

    “还农箐!所以,你不否认有这么一个外族人吧?”

    说起这个名字,老头心中又有怒火翻涌出来。

    不过他也不是个只听他人只言片语就失去理智的,这些事情都要问清楚。

    “老祖,农箐虽然是外族人,但天赋极高,修炼我神农一脉的功法速度更是快的惊人,这才几年而已,她已经即将晋级七品,如此天赋,哪怕是破例成为我神农一脉的族人也不为过啊,如今人才凋零,她足以扛起重担!”

    农天心中一心只有家族,他语气郑重而严肃地说道。

    纪元之争即将到来,多一个高手就多一份无可言说的胜算!

    “那好,我们暂且不提她,你可还记得农樱?”

    老头深吸了一口气,跳过这个话题,问起了农樱。

    闻言,农天有些怔愣,这个名字,他有多少年没有听人提起过了?

    看他发呆,老头就知道,农樱的确是他神农一脉之人。

    “老祖,农樱是徒孙的孙女,因犯了大错已经被我逐出族地,只是,您怎么会听说过她的?她出生时您已经闭关了才是。”

    农天回神后叹了口气,旋即有些疑惑地问道。

    农樱他当然记得,只是他已经许久未曾想起过这个孙女了。

    “犯了大错?可是勾结魔修之罪?”

    老头面色越来越严肃,声音也越来越冷。

    越是询问,他就越是失望。

    如此看来,那名叫农樱的女娃所说之事十有**是真的。

    “老祖怎会得知?!”

    听到他的话,农天震惊地反问。

    这件事当初他已经明言禁止所有族人提起,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一旦被其他两族得知,于神农一脉也不好看。

    “哼,我怎会得知!我自然是碰到了那个叫农樱的丫头!农天啊农天,你竟然如此愚蠢,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还不自知!”

    老头起身,狠狠拍了拍桌子。

    想起农樱和农苓的对话,再看看面前这个徒孙,老头心中也有些许酸涩。

    他神农一脉的掌权人竟如此是非不分,难道,神农一脉气运已经到头了?

    “老祖!徒孙不知,请您明示!”

    农天皱眉,他不知这件事为何会牵扯到愚蠢上。

    老头叹了口气,将刚刚听到的事全部说了出来,包括杨箐和魔修勾结,利用邪术偷走农樱天赋,从而陷害污蔑她,还得农樱被逐出神农一脉。

    他想不通,为何族人会舍弃血脉,选择一个外人。

    “您…您说什么?!”

    农天震惊极了,他瞪大眼,有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说,你为何对亲孙女如此狠心,对一个外人却信任有加!”

    老头摇了摇头,看着面色难看的农天,也觉得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个打击。

    “不!老祖你是不是弄错了!农箐绝不是个忘恩负义和魔修勾结之人,这么多年,她从未做过对我族有害之事,还救治过不少人!”

    农天想了想,却摇了摇头,他不相信。

    和杨箐相处这么多年,那分明就是简单的孩子,若说真有些什么,恐怕也就是善良了,她从不与人发生口角,不是修炼就是救人,美好地如同一朵莲花。

    反倒是农樱那孩子,多年前失去天赋后就阴阴沉沉,让人不喜。

    若说她和魔修勾结才更让人相信些,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判决逐她出族。

    “所以你就听了杨箐的一面之词,将农樱那丫头驱逐?”

    老头沉默了一会儿,他看向农天时,眼中满是失望。

    闻言,农天不说话了。

    他当初确实是听了杨箐的一面之词,以勾结魔修的罪名将农樱逐出族地的。

    “农天啊农天,亏你做了那么多年的脉主,竟如此片面!”

    老头摇了摇头,对此,他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老祖,我做的任何决定都是为了神农一脉!三族鼎立,我神农一脉式微,如果没有农箐的天赋支撑,只会落于人后!家族发展远比小家之情重要!”

    农天虽然也知道自己当时有所偏颇,可那时的情形容不得他心软。

    当初的农樱已经天赋尽失,穷其一生都不可能有些进步。

    但农箐不同,那时的她已经成为神农一脉最耀眼的明珠,若不将其留下,绝对是神农一脉的损失,哪怕知道有些东西不对劲,他也没办法去深思。

    他看的出农箐对农樱有些不喜,既然决定重用农箐,那么将农樱留在族中,只会给农箐可乘之机,一个人心很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斗志。

    他需要的是对神农一脉有所建树的人。

    更何况,那时农樱勾结魔修的罪名已经铁板钉钉,所有人都信了,他又能用什么办法帮她洗白?农樱的伤势他看过,没有痊愈的可能。

    失去了天赋的农樱和俗世人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与其将她留在族中受人白眼,倒不如让她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也许还能幸福一些。

    对那个孩子,他始终是愧疚的。

    但在家族和孙女中选择,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前者,抛弃后者。

    “农樱那孩子已经回到神农一脉了”

    老头看着农天,说道。

    “什么?她竟然回来了?!”

    闻言,农天第一反应不是喜,而是怒。

    在他看来,农樱回来的目的无非就是报复,既然被逐出族地,她就应该去过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以弃人的身份回来染黑神农一脉。

    “农天啊农天,你其实眼明心也明,却故作不知”

    老头双手负于身后,向外走去。

    若有人装聋作哑,他也没办法开解。

    农天跪在地上没有起身,他沉默着。

    农箐和魔修勾结的事他不会信,根本没有半点证据,至于农樱的天赋和农箐的天赋,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邪术,将两者互换?

    他神农一脉千百古卷中都不曾记载过,只是编造,对,编造!

    三族会武在即,农箐才是可以给神农一脉创造光辉的人。

    小樱,不要怪爷爷,有些事,为了家族,你只能做出牺牲。

    当老头回到竹屋,路过农樱居住的屋子时,轻叹一口气。

    他能感觉到这丫头说话时那浓烈的仇恨,不似作假,他想给她一个机会,一个可以向众人解释,和那杨箐公平对峙的机会。

    这般想着,老头就背着手回了房间。

    而回到竹屋的农樱一直没睡,明天的一切就代表了她成败与否。

    “唧唧吱吱,唧唧吱吱——”

    她突然听到了几声微弱的叫声,农樱眨了眨眼,突然想起什么,起身来到一个柔软的窝前,窝中是两个不算小的小东西。

    是她和叶蓁在峭壁青岩上找到的不知名飞禽,两个蛇口逃脱的小东西。

    想了想,农樱去厨房把做饭时剩下的肉拿了过来喂给两只。

    许是闻到肉的味道,它们争先恐后地张着嘴。

    “好了好了,不要抢,都有份”

    农樱笑着把肉都喂给它们,心情突然放松了很多。

    哪怕两只雏鹰都能绝处逢生,而她呢,身边有叶蓁,还有叶蓁的司缪大神,又有什么是能难得倒她的,怎么说也是有后盾的人啊。

    这么想着,农樱就起身伸了伸懒腰。

    “好了小家伙们,我要睡了!”

    放松了心情,等躺到床上后,农樱就睡了过去。

    此刻的农樱并不知道,她归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农天的耳中,这一个不知情的消息会将她明天的一切计划通通打乱。

    翌日。

    叶蓁缓缓睁开眼,入目的就是一张清华潋滟的容颜,美的让人沉迷。

    司缪五官真的如鬼斧神工一般,每一处都非精致二字可言。

    叶蓁伸手摸了摸他光洁的下颚,忍不住牵起了唇,再看看他绯红的唇瓣,竟莫名觉得诱人,算了,男色当前,忍住岂非不妥?

    这么想着,叶蓁就闭着眼睛,将唇瓣印在了司缪的唇上。

    他的唇带着淡淡的凉意,触感和味道都极好。

    倏然,叶蓁感到唇上有些压力,她刷地睁开了眼,却正巧对上一双妖冶万分的狭长玉眸,他眸色有些慵懒,但其中笑意却十分明显。

    叶蓁白皙如玉的面色罕见地红了起来,她推了推司缪。

    司缪不理,伸手按着叶蓁的后脑勺,两人唇齿相触,当司缪的舌探入叶蓁口中时,后者娇躯一震,呆愣当场,只能任他予与予求,口中满是清冽的味道。

    过了许久,司缪才松开叶蓁的唇。

    叶蓁愣愣地看着司缪,直到他牵起唇,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我家卿卿害羞了?”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发烫的脸,声音故意带了些诧异。

    “你…你…”

    叶蓁如触电般跳下床,指着司缪,却你不出一个所以然。

    见她如此,司缪大笑出声,笑声爽朗,那种毫不掩饰的欣悦,该死的好听。

    叶蓁紧抿着唇瓣,逃一般离开了竹屋。

    她刚出门,就碰上了正在洗漱的农樱。

    “叶…叶姐姐?”

    农樱刷着牙,满嘴的泡沫,她有些震惊地看着从司缪房间出来的叶蓁。

    叶蓁长睫眨动,面色更红,没等农樱说话,就赶忙回了自己的竹屋。

    “叶姐姐!原来我真的没想错!”

    农樱取出牙刷,兴奋地大喊着。

    等叶蓁整理好心情到厨房做早饭时,农樱还是满脸调笑地望着她。

    “早饭不吃了?”

    叶蓁此刻也不害羞了,清透的眸淡淡扫过农樱,后者立刻闭上了嘴巴。

    什么事都能商量,不吃饭可商量不得。

    早饭时,司缪一直望着叶蓁,那目光几乎能把人溺死在里面。

    叶蓁抿着唇,眼观鼻鼻观心,没有理会他的目光。

    而老头今天也没有再耍宝,正经地吃着饭,目光时而望向农樱。

    “你看我干嘛?”

    也许是老头动作太频繁,引起了农樱的注意。

    她放下碗筷,看向老头,不明所以地问道。

    “嘿嘿嘿,没事…没事…你吃”

    老头闻言,尴尬都摇了摇头,扬了扬下巴,示意农樱继续吃早饭。

    见他如此,农樱狐疑地瞧了瞧他。

    这老头今天真是特别古怪,若是昨天,他恐怕早就一句话刺过来了,哪里会是这么好的脾气?怎么一晚上过去,就和变了一个人似得。

    别说农樱,就连叶蓁都察觉到农逍遥的不对劲。

    “你们看我干嘛,吃饭吃饭!今天是三族会武,我待会儿啊就带你们过去,等说了规则和比试内容,我再带你们回来!”

    老头扒拉着碗中的饭,咳嗽了几声后,说道。

    相比昨天,今天他反而更积极了一些。

    司缪眸子动了动,看了看农樱,又看了看农逍遥,没说什么。

    “多吃些”

    他伸手夹起一筷子菜,放入叶蓁碗中,丝毫不在意筷子是自己用过的。

    叶蓁回眸看了他一眼,垂下眸将碗中的菜吃掉了。

    司缪满意地笑了笑,面色越发柔和。

    虽然今天很紧张,但看到叶蓁和司缪如此甜蜜,农樱也为他们感到高兴,心情也放松了很多,有些事,被转移注意力后会遗忘掉自己的过分紧张。

    吃过饭,收拾了碗筷,一行人就去参加三族会武。

    诺大的练武场,农天站在上首,下方是密密麻麻的三族弟子。

    三族会武不限人数,不限身份地位,有信心者皆可报名参加,待会儿等所有名单上报,就要宣布此次三族会武的比试内容。

    老头带着农樱一行人来到练武场,只能看到攒动的人头。

    “叶姐姐,我有事先离开一会儿!”

    农樱看向叶蓁,说道。

    “万事小心”

    叶蓁知道农樱要去做什么,虽然不放心,却也只能点头。

    说完,农樱就离开了。

    她来到比武场附近的一棵大榕树下,果然看到农苓在等她。

    “师姐!”

    农樱高兴地挥了挥手。

    农苓看到农樱也激动地应了一声,今天早上起来,她还以为昨晚是在做梦,直到此刻看到真实的农樱,她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小樱,你快跟我来!”

    农苓小心地看了看四周,索性族人都去练武场看热闹,不在此处。

    她拉着农樱来到练武场附近的阁楼中,两人进门就看到一个中年女人站在窗前,她听到声音回过头来,面容普通,气质却如玫瑰一般灼人。

    “小樱?真的是你!我听小苓说还有些不信!”

    文心长老有些震惊地看向农樱,她向前几步,摸了摸农樱完好无损的脸。

    今天早上得知这个消息,她心中真是百感交集。

    对农樱,她是喜欢的,哪怕当初发生了那样的事,她一直觉得,善良可人的农樱不会是个和魔修勾结之人,神农一脉的族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

    “文心师伯,是我,是我…”

    看到文心长老,农樱声音有些哽咽。

    看到文心长老,她就会想起当初离族时,文心长老关怀的目光。

    “小樱,看到你无碍,我也就放心了”

    看着扑在怀中失声痛哭的农樱,文心长老眼睛也有些红,到底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不管怎么样,她都希望农樱好好的。

    “文心师伯,当年若不是你,我也没办法活着”

    农樱认真地道谢,这话她早就想说了。

    魔修出手有多狠恐怕也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当初她受千夫所指,是文心长老医治的她,之后还将她安然送出神农山,这些恩情她铭记于心。

    “小樱,你说这样的话,真是让我有愧”

    文心长老摇了摇头,当年之事她没办法阻止,已是万分愧疚了。

    “文心师伯,我这次回来是有事相求”

    农樱起身,擦了擦眼泪,说道。

    三族会武即将开始,她不能耽误时间。

    “有什么事?你说”

    文心长老有些疑惑,却还是愿意听一听。

    对于农樱为何出现在神农一脉,又是怎么出现的,其实她很好奇,但之前听农苓说农樱有要紧事要讲,她也就没有多问。

    “我想参加三族会武,求文心师伯收我为徒!”

    农樱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跪在地上给文心长老磕了一个头。

    她这突如其来的话和举动让文心长老有些发愣。

    “求师伯帮我一把,三族会武是我唯一光明正大出现的机会”

    农樱声音满含悲伤,字字句句皆是她的希望。

    “这…小樱,你先起来”

    文心长老想要将农樱扶起来,有些事,不是她说答应就答应的。

    “师伯,求您念及与我母亲的情谊,帮小樱一把!”

    农樱不愿起身,又磕了几个头。

    见她如此,文心长老有些为难的皱起了眉。

    “师傅,求您帮帮小樱吧,她真的太苦了!”

    一旁的农苓有些着急,也跪在地上恳求。

    杨箐的事在没有证据之前,她也不曾对文心长老提起。

    看着农樱和农苓这般模样,文心长老到底还是心疼的。

    “好了,你起来吧”

    她轻轻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

    “师伯,您答应了?!”

    听到她的话,农樱猛地抬起头来,朦胧的泪眼中有些激动之色。

    “诶,你这孩子,快起来吧,我答应便是”

    文心长老笑着摇了摇头,将两人扶了起来。

    “哈哈,小樱,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师傅,您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师傅!”

    农苓笑的开怀,她终于可以帮的上农樱了。

    “喏,这是你的名帖,你现在容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即便名字还是农樱,但只要你死不承认,有我在,没人会为难于你!”

    文心长老摊开手,自然形成了一张名帖,上面写着“农樱”二字。

    所有人只记得当初那个毁容失声的农樱,哪里还能想起她稚嫩的容貌?

    更何况,当初脉主农天也说过,农樱的脸这辈子都好不了,这话所有人都知道,所以说,她即便用这个名字出现,也不会有人认为她就是当年的农樱。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