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逍遥老祖,进入族地
    “天赋…回不去…”

    叶蓁蹙眉轻声呢喃着。

    对农樱而言,医道天赋何其重要,若是再也回不来,对她是何种打击。

    有时候,并不是说勤劳就能弥补一切。

    就像饕餮大陆修者灵根,不论怎么说,天灵根总是比五灵根提升快,而且五灵根要想攀上大能之阶,除非用洗灵果重铸灵根,可见天赋的重要性。

    农樱对医道很感兴趣,可惜,失去了天赋,她也终究会停滞不前。

    “真的没办法了?”

    思及此,叶蓁看向司缪。

    “没有”

    虽然不想让叶蓁失望,但他也确实没有办法。

    即便有,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境下,都是无用的。

    天赋飘渺,一旦离体就会散落,超脱平常的东西总是会招来天道嫉恨,它不愿一些天生鬼才存活,所以他们道路艰难,往往还未成长就已陨落。

    但真正能长成的天才,无一不是惊世大能。

    既然对方会使用偷天术动了农樱的天赋,足以见后者天赋惊人。

    这种东西又如何会让天道心甘情愿还回去?

    “这件事…我会和她说”

    叶蓁叹了口气,看着远处飘渺的云雾,心情有些沉。

    司缪看着叶蓁,红唇微动,本想说些什么,却还是沉默了。

    过了许久,农樱才提着两只已经处理干净的野鸡回来。

    “叶姐姐,林子里就野鸡,怎么样?”

    农樱扬了扬手中肥大的野鸡,笑得开怀。

    事实上神农山是不允许狩猎的,不过神农一脉隐藏在深处,周边也都被布上了阵法,已经很多年没有世俗人进入了,所以这野味什么还是不缺的。

    看着她的样子,叶蓁竟不知该如何告诉她这件事情。

    “给我吧”

    叶蓁接过野鸡,从行李中拿出一些准备的香料调味。

    把新鲜的菇类放入野鸡的肚子提鲜,等她处理完,司缪也燃起了火堆。

    “叶姐姐,你真的捡到宝了,瞧瞧司缪大神,捡个柴禾都是一副翩然神圣的神祇模样,我都不忍心他去捡了,诶,造孽啊造孽啊!”

    农樱在叶蓁身旁嘀嘀咕咕地说道。

    她总觉得让司缪大神去捡柴禾是一种罪过。

    “好了,别贫嘴”

    叶蓁说着,就把野鸡架到了火堆上。

    司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大叶子,放在叶蓁身边,袍子一撩就悠然坐了上去。

    叶蓁娴熟地翻转着野鸡,时而刷上一层蜂蜜和香料,若说农樱都带了些yao具,那她就都带了些调味品,即便是在野外,也没办法亏待自己的胃。

    时间流逝,野鸡已经散发出金黄的色泽,在火上炙烤,发出“滋滋滋”的声响,空气中不仅有肉的香气,还有蜂蜜的清甜以及菇的鲜美,让人垂涎。

    “好了,可以了”

    叶蓁话刚落,农樱就端着盘子过来了,时间卡的恰到好处。

    就在叶蓁要切开野鸡时,一只手伸了过来,眼看着就要抓到野鸡时,却被一根树枝阻隔,并狠狠打在了那只手的手背上,力道没有丝毫手软。

    “哦!疼死我了!臭小子!”

    叶蓁抬眸,就看到一个在原地蹦蹦跳跳的老头。

    他摸着自己发红的手背,时而吹上一吹,看上去有些猥琐。

    然而叶蓁却眸子微凛,她刚刚竟全然没察觉到有人靠近,若非司缪阻拦,野鸡恐怕已经被这老头拿走了,荒山野岭的,哪里冒出来的?

    这老头身上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如果不是凡人,那就是绝世高手。

    在叶蓁看来,必然就是后者。

    能在她察觉不到的情况下靠近,实力必然是远超她的。

    “你是谁”

    司缪站了起来,挡在叶蓁面前,手中的树枝直指老头。

    他声音低沉,玉眸中带着丝探究。

    眼前这个老头实力算是他在华夏遇到的第一人,他出现的如此突兀,让人不得不防。

    “哼!我还没问你们是谁的!这是神农山,你们居然在这里,抓到可爱的野鸡进行惨无人道的炙烤,我还没责问你们,你这小子居然打我…好疼…”

    老头叉着腰,义正言辞地说着。

    当然,如果他没有用垂涎的目光看向叶蓁手中的野鸡,就更正义了。

    说到后面,他还伸手摸了摸被打红的手背,脸上有些委屈。

    “叶姐姐,他不会是个疯子吧?”

    农樱听到老头的话,嘴角抽了抽。

    在这渺无人烟的地方遇到这么一个人,想想还怪可怕的。

    “神农山又不是你的,这关你什么事”

    叶蓁没有回答农樱,而是站起身来到司缪身边,问道。

    神农山的确神秘,在这种地方出现一个高手并不让人诧异,但这是神农一脉的地盘,隐世家族又怎么会愿意和旁人分享一个地界?

    如果不是他偷跑进来的,就是和神农一脉达成了什么协议。

    “怎么不关我的事!我在这里都两百年了!这就是我的!”

    老头听到叶蓁的话,气哼哼地说道。

    “两百年?不可能!叶姐姐,别听他的!”

    农樱此时也跳了出来,她声音非常肯定。

    神农山从未有外人进入,又怎么可能有人在神农一脉不知情的情况下生活二百多年,这老头一听就是在吹牛。

    叶蓁垂眸,没有再说什么。

    “叶姐姐,我们还是吃东西吧,别管这怪老头了!”

    农樱对着老头翻了个白眼,打扰别人吃饭是很恶劣的行为。

    叶蓁颔首,拉了拉司缪的衣袖。

    “诶诶诶,别这样嘛,咱们有话好好说,分老头一根鸡腿?”

    那怪老头看所有人都不理他,开始吃鸡,又舔着脸凑了上来。

    他那满头乱糟糟的白头发让人有些无语,但在白发隐藏下,眸中偶尔掠过一抹精光,在看向司缪时,满是谨慎之意。

    “我们自己都不够吃,还分给你?”

    农樱有些夸张地大叫,还背过身遮住了烤鸡。

    “臭丫头,我是老人家!”

    怪老头不满地叫嚷着,这怎么闭关这么多年,都没人心疼老人了。

    “别倚老卖老的,能出现在神农山,肯定不是普通人”

    农樱倒也不傻,她递给老头一个“你别装傻”的眼神。

    还老人家哩,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就是个怪老头。

    “前辈,给你”

    叶蓁垂眸想了想,取过一个鸡腿放入盘中递给老头。

    不论怎么说,这老头都不是普通人,结一份善缘总归是有好处的。

    闻言,老头眼神一亮,看向叶蓁的眸子中也充满了赞许。

    “瞧瞧,瞧瞧,还是这丫头明事理,是个好丫头”

    老头说着,就要伸手去接盘子。

    这时,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拦截了盘子,那手骨态好看,精致非常。

    眼看着近在眼前的鸡腿飞走,怪老头满脸痛心疾首。

    “臭小子!还给我!”

    他大喊着,却不曾上前去和司缪过招。

    “你是谁”

    司缪看着手中的盘子,抬眸,语气似漫不经心又似带着凛然之意。

    叶蓁看了看司缪,没有说话,任由他来处理。

    “我是谁?我是逍遥老祖!怎么样,是不是吓到你们了!”

    怪老头装模作样地咳嗽了几声,旋即就站起身郑重地介绍了自己,那一刻多少还是有些高人气度的,可惜后面的话让前面好不容易出现的高人之气破碎。

    闻言,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双双摇头。

    叶蓁是饕餮大陆而来,对华夏修者所知不多,哪怕华夏五圣她都只知道花婆婆,更别说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猥琐老头。

    而农樱虽然是神农一脉嫡系,但早早就被驱逐,自然也没听到这个名号。

    司缪眯起眸子,没有再问什么,把盘子抛了过去。

    所谓的逍遥老祖以一个颇为喜感的姿势接住盘子,农樱只觉得辣眼睛。

    老头也顾不上那么多,拿起鸡腿塞到嘴里,霎时,那双有些浑浊的眸子就亮了起来,他没有说话,三两下就只剩下了鸡骨头。

    吃罢,老头还猥琐地吸了吸鸡骨头,舔了舔手指,让农樱感到很无语。

    “丫头,不错,做出来的东西合我的口味,以后出门在外,遇到什么麻烦的事,就报我逍遥老祖的名号,保准你吃得开!”

    怪老头吃完就躺在地上,抛给叶蓁一个眼神。

    他对自己的名号和威慑力倒是颇有信心,说起这话还有些得意。

    叶蓁淡淡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每个高手都有自己惯有的风格和个性,虽然这老头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不得不说,他确实实力很强,从司缪的问话中就可以看出来。

    依司缪的性格,他不会抓着一个陌生人重复问同样的问题。

    刚刚也许是看出老头没有恶意了,才将东西给他。

    “吹牛不打草稿,你知道这世上有多少能人,就你的名号能值几个钱啊”

    农樱手脚麻利地收拾着东西,又顺便投给老头一个白眼。

    对于这种人,她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作为长辈,脸皮倒比城墙还厚。

    “嘿,我说你这丫头怎么处处与我作对!”

    老头幼稚地从地上捡起一个小石头扔到农樱身上,见扔到了,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让农樱气的险些爆炸。

    “好了”

    叶蓁给了农樱一个眼神,后者就抿口不语了。

    这老头虽然古怪,但实力很强,还是少招惹为妙。

    “对了丫头,你们到这神农山是干嘛的?”

    老头不知从哪里找出一根草塞在嘴里,双手压在脑袋下,躺在那里还自得的翘起了二郎腿,时而抖抖脚,那样子和吊儿郎当的纨绔子弟没什么两样。

    “前辈,有件事希望你能告诉我”

    叶蓁看向老头,眼瞳清澈,语气认真。

    “说吧说吧,你这丫头做的东西味道甚合我意,给我一个鸡腿也算是欠了你一个人情,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这世上没啥是我逍遥老祖做不到的!”

    说着说着,老头又吹起了牛皮。

    “你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一旁收拾东西的农樱撇撇嘴,嘀咕了一句。

    “要参加三族会武,必须是三族中人?”

    叶蓁神色有些严肃地问道。

    来是来了,但问题是要如何进去,她倒也曾想过使用当初在文庄拍卖行拍下的金婪叶,可若是隐身,一旦遇到实力比她高的,那形势就更严峻了。

    若能光明正大地进到神农一脉,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三族会武?你们为此而来?”

    提起这个,怪老头眯着眼坐了起来,他语气带了些恍然。

    难道他们会来到神农山,原来如此。

    “是,我们想进入神农一脉的族地”

    叶蓁想了想,也没有隐瞒。

    她能感觉到这老头没有恶意,既然他在神农山如此之久,对此事应该也有所了解,问清楚总比三人蒙头乱走有用的多。

    “哦,那你们算是进不去了,三族会武每个外族人身上都有神农一脉赠予的临时徽记,没有徽记想进到神农一脉的族地那是痴人说梦!不行的”

    老头仰着下巴,摆摆手说道。

    他的话让叶蓁蹙起了眉,没办法进入神农一脉的族地…

    “嘿嘿嘿,不过我老头这么善解人意,这样吧,你在给我做五只,不,十只烤鸡,老头我就带你们从小道进入,怎么样,这个买卖是不是很划算?”

    说起烤鸡,老头面色就激动起来。

    还颇为猥琐地搓了搓手,期待地看向叶蓁。

    “小道?神农一脉还有小道?!”

    不等叶蓁说话,农樱就惊呼一声。

    她在神农一脉那么久,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小道。

    “嘿,你这臭丫头孤陋寡闻,我说有小道就是有小道!”

    怪老头哼了一声,又满脸期待地看向叶蓁。

    “怎么样丫头,要不要考虑考虑我的建议啊?”

    想想刚刚那只烤鸡腿的滋味,再想想即将要入口的十只烤鸡,实在是香。

    叶蓁垂下眼睫,眸中掠过一抹光。

    本想着能问多少是多少,没想到还有这意外之喜。

    神农一脉她无论如何都要进,十只烤鸡换一个进去的方法,这买卖值了!

    “成交!”

    老头看叶蓁不说话,本想着是不是她不愿意,没想到听到了如此爽快的两个字,霎时间老头有些后悔了,他是不是说少了?

    不过看到一旁司缪微凉的眼神,老头还是决定不改变主意了。

    “哈哈哈,那丫头你快做吧!”

    老头不管那么多,看着叶蓁时满脸喜色。

    没想到刚刚出关就能碰上一个这么会做美食的丫头。

    “食材自备”

    叶蓁抬眸看了他一眼,认真说道。

    作为厨神,任何交易,食材需要自备,就像上古时期的炼yao师,请求炼yao师炼yao,yao材都需要自备,这是基本常识。

    “好好好,没问题,你等着啊!”

    老头一愣,旋即重重点了点,一溜烟跑没影了。

    看着老头的背影,叶蓁回眸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司缪。

    “如何?”

    她问的是此人有没有什么问题。

    对于实力比自己强的人,她别无他法,司缪就如同一个移动探测器般。

    “没事”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神农山凉风习习,让叶蓁脸上也带了些凉意。

    老头古怪是古怪,却没什么恶意和目的。

    更何况,有他在,对方哪怕是十二品修者,他也会保护好叶蓁。

    怪老头速度很快,提着满满当当的野鸡回来了,而且都是处理干净的。

    “给你丫头,都要做的和刚刚那野鸡一个味道,不然我可要反悔!”

    老头说着,就把手中的野鸡包好放在叶蓁面前。

    想起刚刚吃的那一根鸡腿,他就觉得嘴里涎水直流。

    “前辈放心”

    叶蓁颔首,开始处理起野鸡。

    她顺手将十只野鸡通通上架炙烤,那场面看上去十分壮观。

    灵气涌动间,野鸡自动翻转,她只需要刷上些香料即可。

    老头目瞪口呆地看着叶蓁,刚想凑近讨教这是什么功法,却被司缪给挡了回去,老头瞥了司缪一眼,暗道“小心眼”。

    “你们到神农一脉去参加三族会武?”

    老头无聊极了,不禁找起了话题。

    “当然不是”

    农樱看着叶蓁的动作,抽空回了老头一句。

    毕竟对方有办法带他们到族地去,不管是否属实,也是一种希望。

    “那你们去干嘛!三族会武那么混乱,你们该不会是要搞破坏吧?”

    老头小声地问道,眼神中满是跃跃欲试的意思。

    “你在想什么,三族会武,那么多人,搞破坏不得死翘翘?”

    农樱只觉得面前这个老头有些精神失常,搞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嗯嗯,说的也是,就你这弱猫似得实力,还比上那头兽”

    老头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还挑着眉头看向一旁的月牙。

    闻言,农樱闭上了眼,心中默念:我要忍住。

    不多时,叶蓁就把十只烤鸡下架,怪老头宛如看恋人般看着野鸡,也不怕烫,张嘴就吃,那狼吞虎咽的架势让农樱瞪大了眼。

    空气中尽是烤鸡的味道,司缪手指一动,火堆就熄灭了。

    老头吃了整整三只才停下,悠然自得地把剩下的野鸡包好,扛在背上。

    “好了,后天晌午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带你们进去,现在去也实在招人眼,不如就等其他两族来的那天,如何?”

    吃饱喝足,老头也满意了。

    他看着叶蓁,问道。

    这话倒是没有说假的,现在神农一脉内戒严,就算进去也会被人抓住。

    “好”

    叶蓁颔首。

    “不行啊叶姐姐,他要跑了怎么办?”

    农樱凑到叶蓁耳边,小声说道。

    然而在场都是修者,哪里听不到她的话呢?

    “臭丫头,你少污蔑我!我是高人,高人你知不道到?怎么可能言而无信!”

    怪老头气的跳脚,现在这些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后天晌午,我们在此等前辈”

    叶蓁把农樱拉到身后,说道。

    “哼,这还差不多”

    说完,怪老头就大摇大摆地背着包袱走了。

    “叶姐姐?”

    农樱看向叶蓁,不明白她为何如此相信那怪老头。

    虽然对方是高手没错,但却丝毫没有高手应有的气度,这种人如何能信。

    叶蓁没有回答,只是看向司缪。

    “他跑不了”

    司缪玉眸中带着丝莫测之意。

    “司缪大神出手,哦哦,难怪”

    农樱了然,难怪叶蓁会让那老头轻易离开。

    “好了,我们走吧”

    叶蓁挑眉,来到崖边,看着山壁上的藤蔓。

    神农山很大,她还想乘着这两天多找些灵植。

    叶蓁身姿一跃,抓紧藤蔓,刚想顺着藤蔓下去时,一道脆弱的咕咕鸣叫响起,这声音极其弱小,若不细听,恐怕就错过了。

    本不想多加理会,但那叫声实在可怜,叶蓁微叹一口气,向着声源而去。

    万事有因必有果,修者修行本是逆天之举,理应多做善事。

    “叶姐姐,你干嘛去?”

    跟着叶蓁跃下的农樱疑惑地问道。

    “到这里来”

    叶蓁回眸说道。

    农樱抓着藤蔓,好不容易来到叶蓁身边,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这是一块突出约莫两丈的青岩,岩石上有着一个巨型的窝!

    叶蓁拉着藤蔓轻轻一动,身体就落在了青岩上。

    这里不知是什么鸟类的窝,里面放置着刚刚破壳的蛋,两个光秃秃的肉色脑袋伸在外面小声地叫着。

    最重要的是,此刻正有一条碗口粗细的蛇盘踞在窝里,口中正吞咽着巨大的白蛋,也不知已经残害了多少准备出生的小生灵,那副模样叫叶蓁蹙眉。

    见巨蛇冲着自己吐信子,叶蓁双手结印,一个彩色的流光出现,顿时这青岩上就传来阵阵灵气波动,叶蓁轻喝一声:“封!”

    话落,彩色流光就击在了巨蛇身上。

    霎时,巨蛇的身体就一动不动地瘫软了,身躯僵硬。

    农樱眸子一亮,也来到青岩上。

    她掏出yao锄将巨蛇七寸处的蛇胆挖出,这可是好东西,大补之物。

    而叶蓁则看向已经扑腾着落在草窝上的小东西,尖尖黄黄的小嘴,还没有长毛的身体似乎还带着些透明,而且体形很大,刚刚出生就和鸡差不多大小。

    “这是什么?”

    叶蓁有些不解,华夏何种禽类会这么大。

    “啊?我也不知道”

    农樱虽然在神农山多年,也经常闲不住地跑上山,却是真的不认识这品种。

    能把窝铸这么大的禽类,看来成年后的体积不小,不过看那些残留的白色羽毛,应该也是神农架独特的白化物种。

    农樱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嘴,却发现它们突然张开嘴扑腾起还没有长毛的翅膀,竟是把她当成了妈妈,不过这嗷嗷待哺的模样看上去格外有趣。

    “叶姐姐你看,哈哈哈哈”

    农樱笑得开怀,没想到还能从巨蛇口中救下两条生命。

    叶蓁摇了摇头,从巨蛇身上割下一块块肉喂给它们,果然是因果循环,巨蛇吃了两个小家伙的兄弟姐妹,现在就轮到小家伙们吃它的肉。

    又等待了许久,却依旧不见雌鸟或者雄鸟飞回来,农樱有些怜悯的看了看吃饱后窝在一起取暖的两个小家伙。

    “叶姐姐,看样子是被抛弃了,或者它们父母出了意外”

    这种现象在大自然中很常见,叶蓁就曾遇到过。

    当初在仰光市悬崖下,她就捡到了两只被抛弃的白毛小老虎。

    神农架虽然物产丰富,但动物们都远古化,体积极大,危险处处都在。

    这两个小家伙的父母必然是遇上了天敌,这么晚都没有回巢看自己的孩子。

    叶蓁想了片刻,决定将两个小家伙带走,虽然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但她就此离开,和没有救它们是一个道理,它们根本没有存活的根本。

    “叶姐姐,我想养它们两个!”

    农樱抬头看向叶蓁,认真说道。

    虽然两个小家伙并非灵兽,但养的好也算是有灵性的伙伴。

    “好”

    叶蓁想了想,点头应了,灵兽并非天生,谁能肯定它们就成不了灵兽?

    农樱大喜,将它们放在草yao下,两人拉着藤蔓就下了峭壁。

    司缪早已带着月牙在峭壁下等待了。

    “出了什么事?”

    司缪上下打量着叶蓁,见她无碍,才有闲心问起。

    刚刚他看到两人聚集在峭壁青岩上,不知在做什么。

    “没事,救了两个小东西,小樱,接下来去哪儿?”

    叶蓁解释了两句,就看向农樱。

    关于神农山,她可比他们熟悉的多。

    “那咱们就去神农山深处吧?”

    农樱想了想,如果说要找到更多的好东西,那就只能往深处走了,说起来,他们几个现在也只是在神农山的中间,而神农一脉的族地则是在深处。

    “好”

    叶蓁颔首。

    司缪对此更是没有意见,他要做的就是陪在叶蓁身边。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在此期间,叶蓁也顺利找到了银线草,削弱阵法所需的材料也只剩下最后一种,枯叶草,对此,叶蓁算是松了一口气。

    站在崖顶,农樱目光扫视四周。

    “叶姐姐,他是不是不回来了?”

    三人在此已经等了许久,难保那怪老头是否爽约了。

    “来了”

    原本闭目养神的司缪睁开眼,他看向一个方向。

    不多时,那个古里古怪的老头就跑了出来。

    “哈哈哈,你们都到了啊,走吧走吧,老祖带你们从小路绕进去,你们是不知道,今天的神农一脉可热闹的很,我待会儿带你们凑热闹去!”

    老头叉着腰,满意地看了看到场的人。

    “老祖我就讨厌不守时的人!哼哼,你们几个都不错!”

    走在路上,怪老头还不禁说道。

    农樱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不守时的人恐怕就是你自己吧?

    修者脚程不必说,几人很快就到了地方。

    “喏,就是这里,哈哈哈,这条小道神农一脉可没人知道!厉害吧!”

    指了指前方的林子,老头得意洋洋地炫耀着。

    “哪儿有小道啊?”

    农樱揉着眼睛看了看,却发现除了树只有树。

    闻言,怪老头看了农樱一眼,眼神中满是怜悯。

    “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这眼神让农樱炸毛了,她如斗鸡般看向老头,语气气愤。

    “没啥没啥,我就是奇怪,这是哪家的丫头,瞧瞧这可怜劲儿,连阵法都没听说过,一看就是外门弟子,打杂洒水的吧?”

    老头说完,也不管农樱了,自顾自来到一棵大树前,这棵树枝叶繁茂,遮天蔽日,瞧那体积,大约有五个成年人合抱那么粗,十分罕见。

    叶蓁眯起眸子打量着大树时,原来,阵法竟隐藏在此处。

    她是灵阵师,能察觉到一些细微的波动,但若是找到其中阵眼,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若非这怪老头带路,还真找不到这里。

    “哼哼,瞧着吧”

    老头得意地轻哼一声,抬起手指在树上随意敲了几下。

    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但叶蓁和司缪都知道,其中有一种玄妙的轨迹。

    过了半晌,老头放下手,他不知默念了一句什么,突然!大树后就出现了一座石门,农樱看呆了眼,原来这棵大树还真的别有乾坤!

    老头率先走进石门,司缪则姿态悠然地跟了上去,他当然不可能让叶蓁紧随其后,自己的女人,做任何事都要小心行事。

    农樱也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身后,待所有人走进石门,身后一阵波动,石门就此消失,身后也只剩下一片黑暗,再没有光亮。

    石门内并不是神农一脉的地界,而是一条黑漆漆的地道,这地道四通八达,有的通道里还隐隐传来暗河的水流声,那哗啦啦的声响让人听得心里直发毛。

    司缪玉眸在夜色下发出漂亮的光泽,他紧紧拉着叶蓁的手。

    叶蓁倒是并不害怕,只是心中赞叹,这样层层设计以及阵法非常玄妙,也难怪没人知道神农架中还隐藏着神农一脉这样的隐世家族。

    一般修者即便侥幸发现第一层通道,没有手法也打不开。

    四拐八拐,走了约莫两个小时,才来到了一个死角处。

    老头又用不知名的方法移动了墙壁上的几块石头,这同样是一个阵法。

    移动后,直到发出一声“咔嚓”,那毫无痕迹的死角墙壁突然裂开一道规则的缝隙,哗啦啦,温暖的阳光照来。

    长时间在黑暗中行走,一下子遇到阳光,还真有些不习惯。

    司缪伸手挡在叶蓁眼前,带着她走出通道。

    当司缪放下手,叶蓁看着眼前的情景,一时间清透的眸竟有些目不暇接。

    雨后初晴,山林滴翠,草芬芳,薄雾轻如纱,远远看去,亭台楼阁,雕梁画栋。

    直到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响起,叶蓁才回过神来。

    看多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和科技发达的现代化城市,眼前这宛如古代庭院式的阁楼和清新自然如诗如画的美景,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欢喜。

    不得不说,神农一脉很美。

    就像《桃花源记》中描写的: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不足为外人道也!

    司缪则表现的极为平淡,修长如玉雕的手指随意捻了片叶子,绯红的唇勾着丝让人看不通透的笑,那般潋滟如画的容颜真是比这周围的景色还要勾人三分。

    再美的地方他都见过,只是看向叶蓁时,他玉眸微动。

    原来他的卿卿喜欢这样的地方。

    老头看着叶蓁的模样,不禁自得地翘了翘胡子。

    “嘿嘿嘿,丫头,怎么样,我这小道通往神农一脉的隐居之所不错吧!哈哈,这可是他们老祖宗当年亲自挑选的地方,大兴土之下才完成的!”

    怪老头语气颇为自豪,就仿佛这地方是他的一样。

    叶蓁眯了眯眸子,若有所思地看向这怪老头。

    能知道这条小路,还以如此语气向外人炫耀,很难不让人怀疑他是神农一脉的人,可是农樱却不认识,以他的实力和修为,应该也是老祖宗那一辈的。

    眼前这人也的确是个谜。

    农樱穿过小道,站在草地上,看向远处的景色,神色有些恍惚。

    她似乎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这里了,但每个午夜梦回,却都会梦到。

    眼前之景,真是让人又熟悉又陌生。

    “好了好了,剩下的就是你们自己的事了!老祖我先走了!”

    老头眼珠子转了转,转身走时还冲着他们挥了挥手。

    “前辈!”

    叶蓁垂眸深思,出口喊住了那怪老头。

    “我在我在!你说!”

    一听到叶蓁说话,那老头就风一般蹿了回来,他目光发亮地看着叶蓁。

    “神农一脉我们并不熟悉,不知您是否可以找个地方让我们住下,这段时间我可以做一些别的食物当租金,我会的不止是烤鸡”

    农樱是神农一脉的弃人,没办法逍遥自在地在族地中游荡,一旦被杨箐发现,不等她带着司缪去求医,恐怕就会被神农族人所排斥。

    而且眼下正是三族会武,他们的出现也许会引起一定的骚乱。

    任何事情,还是待三族会武过去再说。

    “别的食物?确定滋味不错?”

    老头砸吧砸吧嘴巴,问道。

    他的意思就是这个,这丫头还真是了解他的心意。

    “我叶姐姐做的东西那是天上有地下无,给你做租金可以说是非常划算了!”

    农樱此刻起到了神助攻的作用,说话时一脸回味之色。

    “行!成交成交!”

    老头郑重地点了点头。

    他回身带路时,浑浊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光。

    “嘿嘿嘿,丫头,你们都跟上!”

    他笑嘻嘻地带着三人向阁楼后走去,不知他是怎么带的路,竟一个神农一脉的弟子都没有碰到,这不禁让农樱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有些近乡情怯,想见见曾经的师兄妹,又不想见,很矛盾。

    本以为这地方到处都是阁楼建筑,竟不知阁楼后竟别有洞天!

    高岩上,是一排翠竹制的四合院,其中的桌椅板凳都是竹制的,院子后面是大片大片的竹林,偶尔还有几只猴子攀着竹枝跳跃。

    “这地方很雅致啊!”

    站在院子里,闻着淡淡的竹香,叶蓁有些诧异地说道。

    “哼,老祖一向是个品味极好的人”

    听到她的话,怪老头伸手捋了捋花白的胡子。

    闻言,叶蓁看了看老头,抿唇不语。

    而一直紧跟着的农樱看到这片地方,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她自出生就从未来过这个地方,每个神农一脉的弟子都会被告诫,这里是禁地,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不乱是旁系弟子还是嫡系弟子,违者重罚!

    这老头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随意进出禁地?

    “行了,你们挑房间吧,放心,不会有人来的!”

    老头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随便找地方住。

    等各自找好了房间,老头就眼巴巴的望向叶蓁。

    “好,我知道了”

    叶蓁点了点头,老头的意思很明显,我饿了,请付房租!

    做饭都不是什么难事,能轻而易举来到神农一脉的族地,还找到地方住,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这样可以解决掉很多麻烦。

    也由此可以看出,这古怪老头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他应该和神农一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才对,这个善缘想来是结对了。

    “哈哈哈,你这丫头就是聪明!自从吃了你的烤鸡,老祖我最近食欲不振,吃啥都没胃口,你放心,等我吃饱喝足,就带你们去看热闹!今天其他两族都会来,听说有不少青年才俊,到时候给你们俩一人挑一个”

    怪老头得偿所愿,就开始口不择言。

    他话音刚落,一片竹叶就带着凌厉的风爆射向他。

    老头一个翻身躲过,赶忙拍了拍胸脯。

    “臭小子!谋杀老人家啊!”

    他看向司缪,语气愤怒。

    “她是我的”

    司缪面色冷淡,绝色的容颜和这片竹林竟有些相得益彰之美,自成背景。

    不过他声音却是万般强硬,没什么能比叶蓁对他更重要。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