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风衍之,神农山
    风衍之将视线放在了叶蓁身上,深邃的眸子中掠过惊艳之色。

    “姑娘,这件事是我们的错,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声音很认真,没有半分敷衍的意思。

    叶蓁抿唇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

    “哥!我到底是不是你妹妹,现在是我受伤了,道歉的难道不应该是她们?你倒好,上来就先训斥我,现在还和她们道歉!”

    风韵之满脸委屈,手抚着脸上的红肿之处,狠狠跺了跺脚。

    “韵之!”

    闻言,风衍之回眸淡淡扫了她一眼。

    以往在天水也就算了,但这里是神农一脉的地界,容不得她胡来,伏羲一脉就算再强,也经不起她这么折腾,到处惹麻烦。

    “姑娘,我是伏羲一脉少主,风衍之,日后若有什么难事,尽管找我”

    风衍之抬手行了个江湖礼节,异常郑重。

    他不想让外人对伏羲一脉有些误解,上古家族就应该保留上古家族应该有的气度,然而他这个妹妹却是被母亲宠坏了,以致于刁蛮无理。

    “你们走吧”

    叶蓁红唇微动,声音寡淡而疏离。

    她也不想和伏羲一脉的人闹得很僵,眼下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闻言,风衍之一愣。

    他没想到在他如此放低姿态后,竟还有人不放在眼中。

    “看到了吧大哥,你就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一旁风韵之有些幸灾乐祸,她巴不得挑起风衍之的愤怒,好在这里收拾了叶蓁和农樱,从小到大,她可从未吃过这种闷亏。

    “风韵之!距离三族会武只有三天时间了,你不要再给我惹事生非!”

    风衍之又怒叱一声,狂野不羁的脸上带了些怒意。

    而一旁的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她们捕捉到一个重要的消息。

    三族会武,三天后。

    “姑娘,既然如此,那她们我就带走了!”

    风衍之对叶蓁点了点头,扯着风韵之的手臂离开了。

    “叶姐姐,这伏羲一脉的少主倒是不错”

    安静的房间中,农樱不禁点头赞了一声。

    到底是上古家族,也不是所有人都如风韵之那般令人厌恶,不过就算如此,伏羲一脉的辉煌也早晚会被她们那样的人败坏完。

    “叶姐姐,距离三族会武还有三天,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一直住在云歇村也不好,这几天比较乱,如果再出现这种事怎么办?”

    一想起今天发生的事,农樱就觉得格外遭心。

    “神农山”

    叶蓁眯起眸子,透出窗帘看向远处的大山。

    “我们要去神农山?去那里干嘛啊?”

    农樱有些不解地反问。

    她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神农一脉就在神农山中,只不过被结界笼罩,哪怕修者,没有特殊手法根本进不到其中,而神农山中也就是些yao材。

    “听说神农架多有白色动物”

    叶蓁看向农樱,若有所思地问道。

    “嗯,这倒是真的!所以叶姐姐想去见识见识?”

    说起这个,农樱倒是提起一些兴趣。

    她也曾见过不少白色动物,如白熊,白猴,白蛇,白獐,白喜鹊等等,“白化动物”已经成为继“野人”之外的第二大谜。

    如《后汉书》、《楚辞》、《山海经》中都有过白色动物的载述。

    “嗯”

    叶蓁颔首,虽然她真实目的只是采集灵植。

    “那我们早点休息,明天一早就去!”

    农樱兴高采烈地整理起了床铺,刚刚的事从脑中一扫而过。

    两人就这样睡下了,而另一边伏羲一脉落脚地却是发生着一场洽谈会。

    回到房间,风韵之就把屋中能摔的全都摔了,整个人气冲冲的,一旁的三长老也只能看着,本想劝解,可看到她脸上的红印时,也就噤了声。

    “师伯!你说大哥是不是对我一点儿都不好!”

    风韵之双眼通红,全然一副被欺负了的模样。

    她语气颇为委屈,想不明白为何自己的亲哥哥会为了外人而训斥她。

    “这…”

    三长老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风韵之算是伏羲一脉脉主最宠爱的小女儿,但风衍之却是整个伏羲族的少主,未来统领伏羲一脉的主人,她没办法参与这个言论。

    这时,风衍之走进房间。

    看到他,风韵之赌气似得转过身不去看他。

    有这样的哥哥,倒还不如没有。

    “三长老,你先出去”

    风衍之看向一旁的三长老,说道。

    “是,少主”

    三长老看了风韵之的背影一眼,叹了口气,走出房间。

    “过来,坐下”

    风衍之坐在桌前,对着风韵之说道。

    听到他的话,风韵之的背影微僵,犹豫了好半晌,还是坐了过去,没办法,整个伏羲一脉,她连母亲都不怕,唯独怕这个一母同胞的兄长。

    “韵之,我知道你生气,但你应该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已经不小了,做事情前要先想想自己是否能够承受得了那个后果!”

    风衍之看着风韵之不服输的表情,伸手点了点桌子,语气微重。

    自己这个妹妹完全就是被惯坏了,是非不分,这次本不想带她来,可惜她非是吵嚷着要见机漓,面对这样的妹妹,连他都很头痛。

    “那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伏羲一脉怕谁啊…”

    听着风衍之的话,风韵之不知悔改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闻言,风衍之皱眉。

    “风韵之!你既知道我伏羲一脉的地位,那就应该以一个主人家的身份去维护它,而不是用这个名义给自己谋利,让别人看低我伏羲一脉,你可懂?”

    若是当年,那伏羲一脉是可以任性妄为,但现在呢?

    玄机一脉出了一个千年难遇的天才机漓,神农一脉也能者众多,反观伏羲一脉,能拿得出手的又有几个?

    此次三族会武,恐怕只能落于最下乘。

    而这个头脑不清的妹妹就像是个拖后腿的,让他如何能不气。

    “我也没用做什么啊!不过就是一件衣服罢了,更何况那两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被神农一脉驱逐出去的弃人,就算动手也是理所应当的啊,也算是帮神农一脉清楚了祸害,弃人不能重归族地,这件事大哥也应该知道!”

    风韵之仍旧满是怒气,她是伏羲一脉的公主,对方只是弃人而已,这就是差别,是她足以俯视仰望她们的资本,凭什么要吃这个闷亏!

    “我和你说的话,你完全没有听进去”

    风衍之看了看风韵之,冷漠地摇了摇头,朽不可雕也。

    别人如何,那是别人的事,重要的是你自己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见着她们我绕道行了吧!”

    见风衍之表情不好看,风韵之缩了缩,略有些不满地说道。

    “三族会武之前,你都待在这里,不许再出去”

    她的保证让风衍之表情更冷,下了命令,转身离开了。

    坐在桌前,风韵之还能听到风衍之嘱咐外面的人看着她,霎时,咬紧了牙,一切都怪那两个弃人,若不然她怎么会被禁足!

    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

    凌晨,天还没亮,睡在外侧的叶蓁就睁开了眸。

    她回眸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农樱,起身向外走去。

    神农架空气极好,清晨灵气也越发浓郁,难怪神农一脉会在这里扎根,若她没有猜错,地下应该是有一条灵脉,看这个程度应该是三品灵脉。

    时间太早,外面一个人都没有。

    叶蓁步伐悠然地向山从中走去,精神力扫视四周,见没人才闪身进了空间。

    若说神农架灵气浓郁,那葫芦空间灵气则更足。

    叶蓁刚进空间,体内灵气就不自觉运转起来,浑身都舒畅了很多。

    于修者而言,灵气越浓则越好,污浊之气多了,只会让体内灵气不纯粹。

    “卿卿”

    原本盘膝而坐的司缪睁开眼,玉色的眸子微动。

    他看了一眼身侧的罗盘,手一动,将其收了起来。

    司缪起身,来到叶蓁身边。

    “到了?”

    “嗯,刚到没多久,走吧,我带你出去!”

    叶蓁看向司缪,轻笑。

    已经靠近了神农一脉,很快就能见到神农一脉的族长,届时就可以请他帮忙诊治司缪的旧伤,不管付出多少,她都要见到对方。

    终于,她也有能力为他做些什么。

    “好”

    司缪点头,伸手牵住叶蓁。

    离开时,叶蓁还顺手带上了月牙。

    看着两人离开空间,莱格面色凝重地扫过刚刚司缪盘坐的地方。

    有些东西不是暴露的时候,却不得不做。

    神农架,司缪并没有变换装束,而是以原身出现。

    银发玉眸,容颜绝艳,他扫过四周,就如环视自己领地的仙尊一般。

    “怎么样,神尊大人可满意?”

    叶蓁看向司缪,调侃着问了一句。

    许是已经靠近了神农山,她心中喜悦也多了些。

    “有夫人相伴,自然满意”

    听到叶蓁的话,司缪剑眉轻挑,绯红色的唇瓣勾出一抹笑。

    但“夫人”两个字,却叫叶蓁微愣,旋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可就是叶蓁这种罕见的表情,让司缪大笑出声。

    那笑酣畅淋漓,好似林间清涧,闻之就让人忘却一切烦忧。

    倏然,司缪眸子微动,看向西北方。

    猫崽似得月牙也冲着那头“哞唔哞唔”地叫了几声。

    叶蓁眸子眯起,她能清晰透过夜幕和丛林看到那人。

    “风衍之”

    她若有所思地说出了这个名字。

    听到她的声音,一道身影从远处掠来,他倒是不怕被俗世中人看到,来人的确是昨晚和叶蓁有过一面之缘的伏羲一脉少主,风衍之。

    “姑娘,又见面了”

    看到叶蓁,风衍之也显得有些惊讶。

    他有早起练剑的习惯,只是没想到天色这么早,叶蓁竟然也在。

    只是他的话刚落,就被一抹银白的身影吸引了目光。

    看到司缪,风衍之眸色微凛,他不禁后退半步。

    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极为危险。

    而司缪也抬眸扫过他,又回眸看看叶蓁,绯红的唇瓣勾起一抹弧度。

    “夫人,你认识?”

    他垂眸,声音醇厚而神秘,银发倾泻,说不出的风华绝代。

    当着风衍之的面,叶蓁也没有反驳什么,简单说了一句:

    “风衍之,伏羲一脉少主”

    “哦?伏羲一脉…”

    闻言,司缪挑眉,这才又若有所思地看了风衍之一眼。

    “是,在下伏羲一脉,风衍之,不知阁下是?”

    风衍之是七品修为,比之长老还要强上一筹,但在这个银发男人面前,却感到一种面对天幕时,无法战胜的错觉,这种感觉来的突然,让他有些压抑。

    闻言,司缪似笑非笑地看了风衍之一眼,没有回答。

    “他是司缪,我的道侣”

    叶蓁说道,虽然语气清淡,但其中的感情任谁都能听得出。

    能让这样性情的女子亲口说出这样的话,无疑也是那个男人的幸运。

    司缪微怔,旋即轻笑着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

    风衍之也愣了愣,看向叶蓁和司缪时,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抹艳羡之色,曾经也有这样一份感情摆在他面前,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他放弃了。

    “我们先走了”

    叶蓁看向风衍之,对他点了点头,拉着司缪离开了。

    看着两人的背影,风衍之眸色渐深。

    他已经听三长老说起过,另外一个女人是神农一脉的弃人,但这个却不知道是何种身份,但能够以四品下阶修为和五品巅峰战在一起而不败…

    风衍之拟心自问,即便是他,都不可能。

    天才跨阶战胜别人不是什么难事,但跨过如此大一阶就并非常态了。

    还有这个突如其来的男人,实在古怪。

    眼下三族会武即将开始,他不得不多多提防。

    魔修对隐世家族的觊觎之心从未淡过,有些事,还是要小心为上。

    思及此,风衍之也离开了此地。

    “说起伏羲一脉,你为何?”

    回去的路上,叶蓁忍不住问道。

    “伏羲一脉,自饕餮大陆就已绝迹,而他,也不过是沾着千分之一的血脉罢了,竟也以伏羲一脉自称,实在是可笑了些”

    司缪笑着摇了摇头,倒是没有隐瞒叶蓁。

    闻言,叶蓁了然地点了点头。

    司缪原型无限接近于蛇兽,虽然并不是,但对伏羲一脉也有所了解。

    他能看出,那个所谓的伏羲一脉后裔,无法蛇化。

    上古时,伏羲一脉传人皆可以蛇化,即便无法全形态,半形态也是可以,就如那时的伏羲和女娲一般,蛇化的伏羲族人战斗力超越三倍都不止。

    回到旅馆,叶蓁又开了一间房。

    负责开房的小姐看到司缪,眼睛都直了,半点困意都没了。

    若不是叶蓁声音微冷的催促了一声,恐怕都要开到明天了。

    “先休息一会儿,等天亮了我们就到神农山去,你也知道葫芦空间升级需要灵植,而且救莫娴还需要一些材料,三天后,我们再找机会进神农一脉去”

    拉着司缪进了房间,叶蓁说道。

    神农山灵植一定格外丰富,有很大可能找到她所需要的。

    现在虽然是初冬,但神农山不能用俗世中的眼光来看。

    “你陪我休息”

    司缪点头,拉着叶蓁来到床边。

    后者微愣,不知该作何反应。

    虽然以前也在一张床上睡过,但那也是他银蛇形态时。

    司缪却没想那么多,帮叶蓁脱掉鞋子,让她躺下,自己也合衣睡在了她的身边,扯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他紧抱着她,脸凑在她脖颈上。

    叶蓁身体有些僵硬,她只能感觉到自己被清淡的竹香包围了。

    “好了,睡吧”

    司缪声音很轻,玉眸中尽是柔和。

    不知为何,叶蓁竟觉得有些睡意,清透的眸缓缓闭上了。

    察觉到叶蓁身体不再僵硬,司缪才满意地牵起了唇,也阖上眼。

    翌日,天刚蒙蒙亮,农樱就打着哈气起了床。

    等她反应过来,就发现床边居然没了叶蓁的身影。

    “叶姐姐?叶姐姐?”

    她唤了几声,却一直没传来叶蓁的应答。

    农樱面色微紧,鲤鱼打挺般从床上跃了起来。

    她赶忙找了找,却发现叶蓁根本就不在房间。

    “难道…昨天晚上伏羲一脉那女人又来了?”

    农樱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旋即咬着牙冲出了房间。

    谁知,她刚打开门,对面的门也开了。

    农樱就那么呆呆看着叶蓁和司缪走出房间。

    “你…你…他…叶姐姐,司缪大神什么时候来的?你们俩昨晚…”

    指着叶蓁和司缪,农樱表情格外震惊,但眸子中却尽是八卦之意。

    她说怎么大清早地就找不着人了,原来是这样,害她白担心一场。

    “早上过来的”

    闻言,叶蓁面色平静,耳根后却有些泛红。

    她当然不会解释那些东西,只是回答了她的第一个问题。

    “这样啊~司缪大神,还记得我吧?我是农樱!”

    农樱抛给叶蓁一个“我懂得,你不用解释”的眼神,旋即看向司缪,语气非常小心而郑重,就如同一个小弟般,态度格外谦和。

    没办法啊,面对这么一尊大神,哪怕不知道他底细,光是看着那张脸,就啥气势都没了,给人的杀伤力太大,难以招架啊。

    “记得”

    司缪看了看叶蓁,玉眸中满是笑意。

    再看向农樱时,也多了分顺眼,点头说道。

    “好了,回去收拾收拾,我们把房间退了,去神农山”

    叶蓁看了看衣衫不整的农樱,指了指房间,说道。

    “好好好,我马上就去!”

    农樱一愣,刚忙点头回去倒腾自己。

    “以你的性子,有这样的朋友,倒…有趣”

    看着风风火火的农樱,司缪看向叶蓁。

    早在当初,他就觉得农樱格外聒噪,叶蓁能与其成为朋友,真是意料之外。

    “好了,走吧”

    叶蓁回眸看了司缪一眼,拉着他下了楼。

    天已经亮了,不少人都坐在大厅中吃早餐,而司缪和叶蓁的到来引起了一阵风波,当然,主要是司缪,叶蓁虽然漂亮,却也还属于人类范畴。

    但司缪的美不同,是那种超乎认知的美,不得不引人瞩目。

    叶蓁退了房,就拉着司缪离开了旅店。

    不过时,农樱就提着行李从楼上跑了下来。

    她刚下楼,就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隐隐聚集之处,可不就是司缪和叶蓁嘛。

    “司缪大神,叶姐姐,我们还是先走吧”

    看着周围人近乎痴迷的目光,农樱硬着头皮说道。

    “好”

    叶蓁颔首,拉着面色冰冷的司缪向神农山走去。

    直到远离了云歇村和人群,司缪身上的冷意才散了些,刚刚若非叶蓁拦着,他早就动手了,人族对于皮囊总是看的如此之重。

    除了叶蓁,他不喜欢得到任何人的关注。

    农樱也微微松了口气,她向后看了看,这才道:

    “以前听说过红颜祸水,倾国又倾城,司缪大神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瞧瞧那群人的疯狂劲儿,我们走几步她们跟几步,一群花痴!”

    农樱忍不住啐了一口,满脸愤愤之色。

    司缪大神是叶姐姐的,哪里轮得到那些凡夫俗子觊觎,想想就让人气愤。

    闻言,叶蓁笑着看向司缪。

    难得见他如此,不过不论在何处,他总是会吸引人的目光,像是比太阳还要耀眼,当初在饕餮大陆时,她为何没有在意呢?

    不,她是在意了,只是心中不敢承认罢了。

    “叶姐姐,走吧,我带路,你们跟上”

    农樱走在前面,对着两人招了招手。

    她虽然许久没来过神农山了,但印象还是有的。

    “好”

    叶蓁颔首应了一声,拉着司缪跟了上去。

    “你倒是看热闹看的开心”

    司缪步伐悠闲,如同踏青一般。

    走动间,他银发流泻,发出璀璨的光,想起刚刚叶蓁脸上的笑,说道。

    “飘渺神尊不是向来招人眼球,正常”

    清泠的声音如珠落玉盘,叶蓁白皙的脸上透着淡淡的粉,泼墨般的眸清澈见底,唇瓣勾着狡黠的笑,贝齿微露,璀璨宛如盛开的梧桐花,让司缪微怔。

    她很少有这般笑的时候,现在看来,委实珍贵。

    农樱走在前面,回头看向身后两个璧人,脸上也挂起了笑。

    “叶姐姐,很快就要到了,你们快点!”

    走了许久,一座幽绿的山脉印入眼帘。

    这座山连绵不绝,与周围秋叶遍地仅有松柏的山形成鲜明对比。

    神农山算是神农架最中心的区域,被国家列为保护区,其中的各种资源都被层层保护起来,根本没办法偷渡到其中,人们也只能在外围看看。

    然而对农樱来说,想要进去就太简单了。

    看到神农山,她眼睛就是一亮,种种记忆翻涌而来。

    叶蓁也和司缪近前,神农山从近处看,极美。

    “走吧,跟着我来!”

    农樱眨了眨眼睛,虽然提着行李,但整个人却灵动如貂儿般蹿了出去。

    此刻的农樱如同一只归巢的燕子,让身后的叶蓁也露出了些笑。

    走在山路上,一行人显得十分悠闲。

    “离开时我才十六岁,现在已经临近十九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看着熟悉的神农山,农樱忍不住感慨,十六岁,如花的年纪,她却被至亲之人驱逐离开,而那个诬蔑陷害她的仇人却取她而代之,想想还真是可笑。

    “现在已经回来了,属于你的一切,都会回来”

    叶蓁伸手轻轻拍了拍农樱的肩,语气虽淡,却带了些安抚之意。

    “她中了偷天术”

    叶蓁回眸,对司缪说道。

    “偷天术?”

    司缪玉眸微动,音调略有些惊诧之意。

    偷天术是饕餮大陆被禁止的邪术之一,没想到华夏竟然会有。

    “嗯,是魔修,实力应该不弱”

    叶蓁眸色微凝,魔修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无一例外地心狠手辣。

    想当初在仰光市遇到的那个保护安凛的魔修,不过是一品修为,自然没什么杀伤力,但农樱故事中和杨箐勾结的,必然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无碍”

    司缪扫了农樱一眼,看向叶蓁,轻声吐出两个字。

    不过是禁术而已,他可以解除。

    听到司缪的话,叶蓁面色微松。

    她在饕餮大陆绝对是一个修士,从未接触过禁术,也只限于知道的层面,若要解除恐怕还要研究很久,但司缪不同,她总觉得这世上没什么是他不知的。

    “司缪大神,叶姐姐,谢谢你们”

    听着两人的对话,农樱声音感激道。

    她知道,如果在兰城她没有遇见过叶蓁,那必然不会有重新回到神农山的一天,哪怕是回来,也肯定不会落得好下场,杨箐不会放过她的。

    这次能重新回来,她不仅没有惧怕,还有些跃跃欲试。

    “好了,走吧”

    叶蓁摇了摇头,示意她不用如此客气。

    “叶姐姐,现在虽然是初冬,但是神农山上还是有不少yao材,我带了yao锄”

    又走了许久,农樱打开行李,从中取出一把yao锄头,笑嘻嘻地说道。

    作为一个以医入道修者,随身必然带着采yao工具。

    神农架气温偏凉而且多雨,看样子前几天刚下过一场大雨。

    崇山峻岭,森林河谷,大自然的壮美和奥秘真是难以言表。

    山林万在雨水的冲刷下更加翠绿,山间植被丰富,灵气浓郁到了极点。

    踩在泥泞的小路上,湿滑的地面并没能给一行三人一兽造成什么困扰。

    月牙已经恢复了原形,背着农樱的行李,而农樱则挎着篮子,时而弯下腰用yao锄挖一些隐藏在地里的yao材,大多都是些普通常见的。

    司缪姿态随意,身形悠然,哪怕在泥泞的山路上,也不见丝毫狼狈,银白的长靴和衣袍不知是什么材质,没有染上半点泥渍。

    而叶蓁则身姿灵动,跳跃在深浅不同的草上,青色的衣裙显得她如同山间精灵般,司缪目光一直追随着,绝美的脸上挂着潋滟如波光的笑。

    一行人就像是来旅游的,没有任何疲惫。

    虽然流连于周边的自然韵味,但叶蓁也没忘记自己的目的。

    精神力外溢,搜寻着山中灵植。

    倏然,目光流转间,一株长满果子的小苗映入眼帘。

    那苗看上去极为脆弱,不足巴掌大小,但上面却挂着许多小指大的红果子。

    “泰罗果!”

    叶蓁眸子微亮,小心翼翼地将其连根带出。

    泰罗果在饕餮大陆是一种常见灵植,但能在华夏遇见,却不容易。

    没想到刚到神农山没多久,就能碰上一株泰罗果,这让叶蓁对神农山多了些期待,削弱锁魂阵的材料就这样找到了一种,剩下的想来也不是问题。

    看到叶蓁面色含笑的样子,司缪也露出了笑。

    “叶姐姐,快来这里看看!”

    前方,农樱突然大喊了一声。

    叶蓁眸子微眯,身形灵动地跃了过去。

    刚到农樱身边,就发现她正看着一朵花出神。

    花瓣有四,呈红,紫,蓝,黄四色,看上去颇为怪异,农樱在神农山生活那么多年,却从未见过,想起叶蓁,这才唤她过来瞧瞧。

    “笸箩草”

    叶蓁长睫眨动,吐出了它的名字。

    笸箩草也是饕餮大陆常见的低级灵植,不可用于香料,只是漂亮罢了。

    “叶姐姐你可真厉害,什么都知道!”

    农樱看着叶蓁,不禁赞叹了一句。

    “你都采了什么?”

    叶蓁笑着没有应声,她知道也不过是因为饕餮大陆而已。

    她看了看农樱篮子中满满当当的植物,问道。

    说起yao材,农樱就显得专业很多,她指了指篮子中的东西道:

    “这是齿叶景天,多年生草植物,叶对生或三叶轮生,常聚生于枝顶,无毛,须根长,可行血、散瘀,是治疗跌打损伤,骨折扭伤,青肿疼痛的良yao。”

    神农架因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成为多种动植物汇聚之地,被世人誉为“天然植物园”、“天然动物园”。同时,它更蕴藏着极为丰富的中草yao资源,有“中草yao王国”之称,其除却门类齐全的常用重要时,更有疗效奇特的民间yao材,疗效显著,yao源丰富。

    农樱不止说出名称,还介绍着功效,以前在神农一脉时,这种yao材很常见,对于经常对打练习招数的底层弟子,这齿叶景天是比人参更有用的yao材。

    “延龄草,叶纸质,三片,近菱形、卵状菱形或圆菱形,其味甘,性平,有小毒,具有降压、镇痛、溶血的功效,对镇静安神、祛风活血有良效。”

    “鸡爪黄连,叶基徨,坚纸质,卵状三角形,边缘有锐锯齿,气微,味极苦,清热燥湿,泻火解毒,用于湿热痞满,呕吐,泻痢,黄疸,高热神昏,心火亢盛,心烦不寐。”

    “……”

    农樱介绍的津津有味,叶蓁也乐得听。

    作为一个厨子,懂些yao理是好事,华夏yao材,她所知不多,倒是能和农樱学到很多东西,这样一来,做yao膳也就更便利了。

    神农架有四大民间草yao很出名,其一是“江边一碗水”,治跌打损伤,胃病等;其二是“头顶一颗珠”,治头痛病;其三是“七叶一枝花”,治咽喉肿痛,乳腺炎,或泡yao酒;其四就是“文王一支笔”,治鼻出血,妇女月经出血不止等。

    这四味yao的名字都很古怪,但其实都有着十分悠久的典故。

    就如这“文王一支笔”,周文王路过神农架时,对神农架的奇山秀水赞不绝口,于是一边饮酒赏景,一边吟诗作画,批阅公文,最后不慎将笔落入山崖下,留下此味奇yao。

    农樱对神农山的yao材极为清楚,其中典故也能说上一二。

    山林间,灵气最充裕的就是yao材。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行人也来到了一片丛林峭壁下。

    在神农架,珍贵的yao材大多都长在陡峭的岩壁上。

    越是靠近,叶蓁就越是清晰察觉到灵植散发出的灵气。

    抬头看看几乎望不到顶的岩壁,云雾翻腾,一副氤氲仙气云绕的模样。

    农樱将yao锄放进竹篓,双手就攀附着凸起的石块向上爬去,姿势说不上好看,引得一旁的月牙“哞唔哞唔”地叫出声,不出意料就是在嘲笑。

    “叶姐姐,你要不要上来?”

    农樱也不理会月牙,冲着叶蓁说道。

    “好”

    叶蓁颔首,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就攀附在悬壁上,姿态悠然,倒不像在攀岩,而像是在游山玩水,踩踏间也没有碎石落下,身躯轻盈的好似没有重量。

    两两对比,月牙叫唤的声音更大了。

    司缪挑眉看向月牙,后者就赶忙噤了声,还瞬间躲藏一株巨树后。

    越是往高处,yao材就越多。

    叶蓁也找到了些灵植,虽然等级不高,却也聊胜于无。

    农樱也把攀爬中看到的yao材全都被装进了竹篓,倒是收获颇丰。

    倏然,叶蓁在一块不起眼的岩缝中,采到了一颗体积一尺见方的灵芝!

    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叶蓁才爬上山顶,呼吸匀称,轻松自足。

    而农樱则直接趴在了地上,疲惫地话都说不出,大口喘着粗气。

    从这里望去,山川交错,峰岭连绵,沟谷纵横,飞流瀑布,这片绿色的海洋让人心情舒畅,宁静安和,好似内心就算有天大的烦恼,站在这里后也会消散。

    这里气候多变,不管季节之分,时而阳光明媚,时而风雨交加,更甚至漫天飞雪也属平常,这不,才刚刚攀上山岩顶端就开始飘洒起柔和的细雨。

    叶蓁抬头,任由雨滴落在脸上。

    还来不及享受这种感觉,她就被掩藏在了一个带着些微凉的怀抱中。

    闻着鼻息间清淡的竹乡,感受着遥远山川之景,这种感觉极为特别。

    她在饕餮大陆时经常会外出采摘香料,却一直都是一个人,来到华夏后,没想到不仅收获了友情和亲情,还有司缪所给予的最重要的爱情。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叶姐姐,咱们俩费劲攀爬上来,你看看司缪大神,带着月牙就飞上来了,还有,看你们这样子,我都想去找个给我挡雨的了!”

    农樱从地上爬起来,不禁对着两人翻了个白眼,但眼中却笑意满满。

    闻言,叶蓁笑了笑,说道:

    “我倒是不介意你找个为自己挡雨之人,你喜欢就好,已经晌午了,饿吗?”

    神农山的雨水来得快,去得也快。

    很快,天空就一片明朗,透过林海,还能看到天边一道彩虹,格外美丽。

    “饿饿饿!叶姐姐我饿了!”

    叶蓁话刚落,农樱眸子就刷地亮了起来。

    “既然饿了,那就去找吃的”

    叶蓁挑眉,看了看山崖远处的林子。

    “好好,叶姐姐你等着,我马上就去!”

    农樱对于吃是很积极的,话落,就扯着月牙一起蹦蹦跳跳地找猎物去了。

    看着她跳脱的背影,倒是能让人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她中偷天术多久了”

    司缪看向叶蓁,伸手帮她理了理脸侧的碎发,问道。

    “大概三年,怎么了?”

    听到“偷天术”,叶蓁不禁蹙起眉,这件事若出现变故,不知农樱是否能够接受,依她对杨箐之恨,恐怕是接受不了的。

    “偷天术,除非起始,否则即便解除,失去的东西也再回不到她身上”

    司缪声音极淡,没有丝毫起伏。

    他虽不在意,但也知道不能在农樱面前说起。

    偷天术一旦使用,无法逆改,这也是被称为禁术的原因。

    若解除掉,失去的东西还可以回到身上,那又谈何禁术?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