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京城事变,篇章之尾(三)
    “玉蓉,人心险恶,我也并非是担心别人对叶家有想法,而是怕他们对你有危险,修者,那是站在华夏顶端的存在,为何无缘无故找上了你?”

    叶流华有些不懂,为何冷玉蓉总是针对着他。

    修者,拥有逆天的手段,谁能猜透他们的想法?

    冷玉蓉性格单纯无害,又成为植物人多年,对外人没有防备是正常的,但他决不允许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蓄意接近他的妻子。

    “玉儿,流华说的不假,是什么样的交情,让对方愿意把糕点给你?”

    冷老身体越来越好,那糕点简直是起死回生的绝佳品,其中价值自然不言而喻,这种事,最好还是弄清楚为妙,否则届时就是大麻烦。

    修者,他接触的可能比叶流华还多。

    华夏奇人异士虽然不多,但分布倒还均匀,最有名气,和世俗接触最多的恐怕就是修者联盟了,但那伙人性情高傲,向来看不起世俗中人。

    “父亲,我们身上又有什么是修者愿意惦记的?”

    冷玉蓉不解地反问一句,冷叶两家虽是华夏顶尖家族,但也没什么能吸引修者东西,她想不通为何叶流华和冷老会如此谨慎。

    “玉儿,你不懂,华夏可并非只有修者”

    冷老面色稍凝地摇了摇头,若只有修者,那是没什么好可怕的。

    但世界上还有另一类人,也就是所谓的修者反派,魔修。

    魔修和修者还不同,他们性情不是高傲,而是残暴,不过一般混迹在世俗的还只是普通魔修,修为不高,真正厉害的魔修头子都把目光放在别处。

    但他们这种普通人,哪怕是普通魔修都是斗不过的。

    “不是只有修者?”

    冷玉蓉惊呼了一声,她对这些根本一无所知。

    “是,世界上有魔修,他们修炼邪功,惯以杀人为乐”

    叶流华抬眸看着冷玉蓉,一字一顿地说道。

    不论是修者还是魔修,会和一个普通人接触,恐怕都没存什么好心。

    冷玉蓉听出了他的潜台词,垂眸不语。

    “玉儿,你这糕点到底从何而来?”

    冷老此刻面色也沉重起来,他觉得身体越发好了。

    即便是修者,他也不曾听说有这么厉害的治病之物,更何况,对方竟还把yao物混入点心中,心思巧妙,看上去好似也没有恶感,让人捉摸不透。

    闻言,冷玉蓉看了看叶流华,又看了看冷老,沉吟片刻,才道:

    “糕点渠道正常,的确是修者赠予我的,可惜,她对我,或者对叶家冷家没有半点兴趣,我的腿,也是她的朋友所治,我很庆幸,能和她有如此关系”

    冷玉蓉话语有些意味深长,让叶流华冷老摸不着头脑。

    关系?什么关系?

    “玉蓉,冷叶两家虽能派遣异能者,但修者,却并不相识,你什么时候和一个修者有关系?不可能,到底是什么人,是你在海城认识的?”

    叶流华抿着唇,声色严峻。

    异能者虽强,但和修者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

    真正厉害的是高阶异能者,他们恐怕才有能力和修者一争高低。

    但高阶异能者又如何会听从国家差遣?

    “是啊玉儿,我们冷家的确不认识什么修者”

    冷老细细想了想,自己这一辈子虽认识修者,却并没有攀上关系。

    修者不会和世俗人扯上任何关系,不是不愿,而是不屑。

    “那个修者叫叶蓁,我和她是最亲近的关系,她是我的女儿”

    对于他们的问题,冷玉蓉回答了,她不是个喜欢卖关子的人。

    说起叶蓁,冷玉蓉就不禁牵起唇角。

    这才刚刚和女儿分开没多久,她却已经开始想念了。

    这句话炸响在叶流华和冷老耳中,让他们都愣在原地。

    过了许久,两人才回过神来。

    “女儿?!玉蓉,你在海城找到了女儿?”

    叶流华一把捏住冷玉蓉的肩膀,声音微重,他不敢相信,冷玉蓉一直说自己的女儿还流落在外,竟真的在海城找到了她心目中自己的女儿。

    那叶承欢呢?叶承欢又是谁的女儿?

    “没错,我找到了亲生女儿,至于叶承欢那个冒牌货,你自己守着吧”

    冷玉蓉微扬下巴,满脸傲气,好似找到女儿是一件多么得意的事。

    闻言,叶流华不禁后退一步,脸色惨白。

    “不!不可能,我照看了整整二十年的女儿,不可能有假!”

    叶流华低声呢喃,他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接受,这是多么大的讽刺?

    “不可能?为何不可能,就因为那些所谓的dna验证?叶流华,难道你就从未怀疑过,你和叶承欢之间正的有父女之情在牵绊?那我倒是好奇了,你和哪个女人生的叶承欢?竟这么多年都不曾怀疑过,可笑又可悲”

    冷玉蓉看着叶流华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心中并不痛快,反而有些痛苦。

    他们夫妻两个就因为一个叶承欢,生分多年,值得吗?

    “我不相信,承欢怎么会不是我们的女儿?!”

    叶流华声音有些凄厉,面容更是狰狞无比。

    他不愿意相信,若叶承欢真是冒牌的,那这么多年的关心和溺爱,就如同重锤一般,击落在他的心脏上,压抑的喘不过气。

    冷玉蓉静静地看着叶流华,有些事,她还没说出口。

    卢玉做的那些坏事,恐怕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是她没办法沉默,没办法不说出口,若不说,那就是对叶蓁的不公平。

    她的女儿,理应得到最好的待遇,而非委屈。

    “玉…玉儿,你在说什么?承欢,承欢不是你和流华的孩子?”

    冷玉蓉的话不仅叶流华是一种打击,对冷老而言也是。

    这么多年来,叶承欢时常会到冷家来刷关系,一家人也都很喜欢那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作为外孙女,她做的也算是不错。

    只是没想到,那个孩子竟不是他的亲外孙女?

    “我一直就没有承认过她,爸,我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一个游荡于上流圈子恨不得所有人拜倒在她膝下的女人?”

    冷玉蓉只要想到卢玉,就恨得要死,言语中尽是鄙夷和仇恨。

    “这……”

    听到冷玉蓉的话,冷老竟觉得无言以对。

    是啊,冷玉蓉性格低调,在校多年也从不主动说起自己的家世背景,整个人就像是活在书本中一样,儒雅的气质就像一株莲花。

    而叶流华呢,他虽身在高位,权柄在手,却也不是个高调的人。

    他不喜欢和外界人接触,更不喜欢应酬。

    这样两个人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交际于宴会的千金小姐?

    冷玉蓉的话对叶流华来说就是一记重锤,他从未想过这些,但此刻面对这样的事,再回想回想叶承欢这么多年的所作所为,他面色又是一白。

    “那…nda…和…和葫芦呢”

    叶流华声音有些低哑,垂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着。

    冷玉蓉抿着唇瓣看向叶流华,这是她一见倾心的人,是她恨不得忤逆家人也要嫁的人,此刻看到他这个样子,心中到底还是有些酸涩和苦楚。

    叶流华仿若一根紧紧绷着的弦,稍一用力就会割伤别人也会断了自己。

    但冷玉蓉此刻别无选择,她必须把卢玉的恶行公布出来,否则未来她若再利用冷叶两家的权势做什么坏事,那对叶流华而言,会是更大的打击。

    “接下来的话,也许对你是一种伤害”

    想了想,冷玉蓉还是先给叶流华打了一记强心针。

    冷老也竖起耳朵,他对这件事真的格外好奇且茫然。

    多年前女儿成了植物人,外孙女一无所踪,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没想到事情到了今天又有了反转,外孙女是假的,而他真的外孙女还是修者?

    这些消息真的给人莫大的震撼,无法想像。

    “你说吧,我能受得住”

    叶流华眸子赤红,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毕竟在军中多年,还身居高位,承受能力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叶承欢,名叫卢玉,是当年暮水镇孤儿院的一个孤儿,她偷了女儿的葫芦被你带回家,这都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她心思狠辣,竟想着去火烧孤儿院,杀掉自己的亲人,好泯灭掉所有证据,心安理得当冷叶两家的公主”

    冷玉蓉声音有些冷,这些事听时是怒意,此刻却是恨意。

    这样一个人,竟是吃着叶家的饭长大的,如何不可怕?

    她话音刚落,四周就一片寂静。

    “玉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冷老面色阴沉,他冷家书香门第,正直正义,若真的出了这样一个人,哪怕只是个假的,那也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这些事,没有虚假,余睿曾去调查,的确如此”

    冷玉蓉抿唇,点了点头。

    余睿不会只听叶蓁的话就相信,他曾专程到泸水镇去询问,事实果然如叶蓁所说,卢玉家的人在几年前就接二连三地过世了。

    话落,叶流华身躯踉跄一下,脸色通红,竟喷出了一口血!

    冷玉蓉瞳孔一缩,想要上前扶住他,但自己的腿却使不上劲。

    “流华,流华你没事吧!流华,你别吓我!”

    冷玉蓉看着颓然无力坐在地上的叶流华,不禁咬着牙挪动双腿,却不慎跌在地上,她语气有些焦急,只是一些话语却让一向以铁血著称的叶首长喷出血来,可想而知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有多大。

    而斯蒂娜见此,腿刚挪动一下,但看到叶流华时,没动。

    她想,必要时候还是要让主人的父母有所接触,毕竟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

    好在叶流华也不是没有理智,看到冷玉蓉跌倒,不禁爬过去抱住了她。

    “流华,流华你到底怎么样了?让我看看”

    冷玉蓉抓着叶流华的袖子,想要检查他的身体,却被制止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冷玉蓉,嘴角溢着血,目光呆滞。

    “医生!医生进来!”

    冷老大声喊道,听到他的话,医疗队流水般走了进来。

    当看到冷玉蓉和叶流华时,所有人都诧异地瞪大了眼。

    不知道冷老到底说了什么,竟让叶流华仿佛受了重伤一般。

    医生知道叶流华此人,不敢延误,握着他的脉搏,渐渐地,主治医生皱起了眉,他有些不解地看向叶流华,又回头看了看冷老。

    “冷老,这…叶首长这是气急攻心,要休养一阵子了”

    医生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叶流华,缓缓摇头。

    再看向冷老时,眼神就有些古怪起来。

    作为岳丈,到底是说了些什么,竟让自己的女婿变成这个样子,原本还是上过战场的人,没想到竟会气急攻心到喷血,他也是长了见识。

    “诶,带他们到玉儿房间去,别多问”

    冷老看着这个模样的叶流华,沉重地叹了口气。

    别说是叶流华,就是他,都被冷玉蓉的话震得怒火高涨。

    毕竟是曾经看着长大的外孙女,哪怕是假的,可她做了那么多事,全然和冷叶两家祖训相悖,几乎可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恶人了。

    他倒也还好,毕竟卢玉不会时常到冷家来。

    但叶流华不同,他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可谓是非常好,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捧到对方面前去,要不然也不会调动尖刀组的人受命保护。

    而宠爱了多年的女儿,摇身一变成了假的不说,还是个品行不良的。

    换位想想,若是他,恐怕会比叶流华反映更大。

    冷家一众人听到冷老的话,忙不迭将人送到了冷玉蓉房间。

    “玉蓉,你们好好休息”

    把他们送到位置,嘱咐了一句,冷家人就退了出去。

    虽然他们心中抓心挠肺般想知道到底冷老说了什么,让一向冷酷不加言辞的叶流华变成这个样子,但冷老有命,不许多问,那就没办法了。

    这一次,斯蒂娜没有待在房间,而是在门外。

    她是一个有眼色,又有操守的好保镖。

    房间一时安静下来,冷玉蓉坐在床边紧握着叶流华的手。

    “流华,你好些了吗?”

    她声音很轻,目光也柔和,几乎是多年来的第一次。

    冷玉蓉的话唤回了叶流华的思绪,他正在想这么多年和卢玉相处的点点滴滴,此刻想想,他真的是没资格做冷玉蓉的丈夫。

    这么想着,叶流华眼睛有些红,似乎有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此刻,叶流华只觉得心中万千悲痛,不止为了卢玉和冷玉蓉,还为了那个不曾谋面的女儿,这么多年的疼爱,竟给了一个害过他亲生女儿的人,何其悲哀。

    看着叶流华眼中的泪,冷玉蓉身躯一震。

    她从没有见过叶流华的泪,作为军人,他向来流血不流泪的。

    即便是她当年出了事,恐怕他都没哭过。

    “别多想了,卢玉已经走了,我们的女儿也找到了,不是吗?”

    冷玉蓉声音也有些干哑和梗咽,伸手轻轻拍了拍叶流华。

    “她…她还好吗?”

    叶流华咬着牙,将此刻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冷玉蓉一听就知道他在说叶蓁,不禁破涕而笑。

    “好,她很好,你知道吗,我们的女儿是修者,而且还有商业天赋,有许许多多的产业,做得一手好饭,酿的一手好酒,女儿酿的酒就连余睿那个酒桶都赞不绝口,回来时还索要了一些,离开了我们,或许她过的更好了”

    冷玉蓉不禁把叶蓁做过的事都一一叙述,叶流华就认真地听着。

    他时而面色柔和,时而面色紧张,时而又勾起细微的笑。

    听着冷玉蓉的话,他就好像参与了女儿所有的成长一般。

    “所以,别担心,她很好,待处理完事情她就会到京城来”

    冷玉蓉轻笑,安抚着这个受伤的男人。

    卢玉的所作所为,比让叶流华承受刀枪剑雨还疼。

    “对不起,玉蓉,对不起,孩子…”

    叶流华伸手抱着冷玉蓉,眼眸微闭,心中轻声说道。

    他不止是恨卢玉,更恨自己。

    如果不是他使人不清,瞎了眼,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局面。

    *

    这一边冷家发生这样的事,那一边的余家同样不太平。

    余睿带和温贤回了家。

    不止他心中紧张,就连温贤都有些躁动。

    他并没有提前打招呼,或许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击会让她更容易接受。

    没办法,对妻子温柔似水的性格来说,这样到比较容易接受。

    “爸,我…”

    站在门口,温贤想说自己不进去了,可这时,门却开了。

    开门的是个长得极为漂亮的女人,她的漂亮是一种英气美,眼睛很大,头发高高束在脑后,长长的马尾看上去有些活泼,但身上的穿着却很古板。

    女人在看到余睿时,眼睛一亮。

    “爸爸!爸爸你回来了!”

    她瞬间扑上来抱住了余睿的脖颈,满脸喜色。

    温贤微怔,这么说来,她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了。

    “好了韧姿,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似得!”

    见到女儿,余睿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表情却非常开心。

    “不不不,作为女儿,在您面前我可没有长大的时候,一直是小女孩!”

    余韧姿摇了摇,仰着下巴说道。

    她可没有什么长大的逻辑,在父母面前,她愿意当个小孩子。

    这时,她看到了温贤。

    “爸爸,他是谁啊?你的兵吗?不像啊!”

    余韧姿有些好奇地问道,今天她休假在家,没想到还碰上父亲带朋友回来。

    她大学没毕业就跟着父亲进了军队,从小就和军人混迹在一起,相比和别的女生一样坐在客厅里认真听讲,她倒是更喜欢实地演练,摸摸冷兵器什么的。

    她好奇地打量着温贤。

    样貌,过关,气质,过关,就是这身板,啧啧,不行不行。

    就这瘦瘦小小的,她恐怕一拳头就能把对方打趴下。

    这么想着,余韧姿瞬间没了兴趣。

    “这个…你妈妈呢,咱们进去再说吧”

    余睿犹豫了一瞬,转移了话题。

    有些事,还是等所有人都在的时候再宣布吧。

    “妈妈啊,妈妈她在屋里呢,她要看到你回来,还不得高兴死!”

    说着,余韧姿就挽着余睿的胳膊大踏步进了屋子。

    温贤抿着唇,还是跟了上去。

    既然到了京城,那么对任何事,他都别无选择。

    “妈,妈!爸爸回来了!快出来瞧瞧你老公了!”

    刚入了玄关,余韧姿就大喊着。

    “行了,皮猴似得,哪家的姑娘像你一样?”

    那边,传来一道温柔动听的声音。

    看着从远处款款而来的女人,温贤微愣,在心中和母亲做了一个比较。

    没有母亲漂亮,却和母亲一样温柔,气质很好,非常优雅的女人。

    杨柳一眼就看到站在玄关处的丈夫,神色愈发温柔,走近时,却不禁被他身边的男孩子所吸引,看着他那双棕色的眼眸,不知为何,她有些不安。

    “回来了,这位是?”

    杨柳上前,替余睿把大衣挂起,还给他拿出了拖鞋。

    说着,她笑着伸手,想要接过温贤的衣服。

    见此,温贤微怔,犹豫了片刻,还是把衣服递给了她。

    “这个孩子,是我和前妻的儿子”

    看着温柔如水的杨柳,余睿抿唇,说出了这句话,那刻,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知为何,有些许心虚之感。

    他话刚落,杨柳手中的衣服就落在地上。

    她面色煞白,眸子直直望着温贤的脸,她的预感果然没错,虽然对方长得可能是像母亲,但眉眼间,还是有很多地方和余睿很相像。

    “儿子?爸爸,你…你说他…他是你的儿子?!”

    余韧姿瞬间松开揽着余睿的手臂,回头去看温贤。

    她眼中满是震惊,上上下下看着温贤。

    父亲结过一次婚她知道,但有孩子的事还真是没听说过。

    所以说,眼前这个弱不经风的人,居然是她余韧姿的哥哥?

    听到余韧姿的惊呼声,杨柳回过神来,虽然脸色还有些白,但脸上神色已经恢复了温柔,她赶忙弯腰捡起地上的衣服挂好。

    挂好后,看向有些紧张的温贤,声音轻柔地说道:

    “你就是小贤吧?我是杨柳,你可以叫我柳姨”

    哪怕是对前妻的孩子,她也保持着自己温柔似水的个性。

    “您好,柳姨”

    对方既然示好了,他也不会不识好歹,礼貌性地点头叫道。

    看着两人相处甚是融洽的样子,余睿心中松了一口气。

    “喂,你叫什么名字!”

    相比杨柳的好相处,余韧姿态度就随便多了。

    她挑眉,双手叉腰问道。

    “我叫温贤,你好,韧姿”

    在商场上经历了那么多,温贤知道什么情况做什么样的事对自己好。

    “我问你,你会击剑吗?”

    “不会”

    “那你会射击吗?”

    “不会”

    “那你会不会近身搏斗?”

    “…不会”

    两人你问一句,我答一句,气氛瞬间有些尴尬。

    “那你说你会什么!你什么都不会怎么当我余韧姿的哥哥?”

    每听到一个“不会”,余韧姿的期待就落一层。

    她余韧姿的哥哥,再怎么无能,也不能如此无能吧,像个书生一样。

    “好了韧姿!怎么和你哥哥说话呢!”

    杨柳皱眉,不悦地看向余韧姿。

    自己这个女儿,在别的时候任性也就算了,现在却是不能。

    “没关系”

    温贤摇了摇头,并不在意。

    来到京城,他就预感过自己的结局。

    没人会欢迎一个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孩子,更何况这个孩子除了余睿外,和这家其他人并没什么关系,会喜欢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什么嘛,什么都不会,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什么!”

    余韧姿撇撇嘴,说完就蹬蹬蹬跑着上了楼。

    原本以为有个哥哥还不错,最起码能陪她玩点刺激项目,谁知道这么无趣。

    “这孩子!小贤,你别在意,韧姿她没恶意的,来来,快进来”

    杨柳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帮温贤拿出一双拖鞋来。

    “谢谢柳姨,没关系,韧姿很可爱”

    温贤也笑了笑,然而心中却波澜不惊。

    刚到这个家,能有这样的情况已经算是极为不错的。

    “王妈,去二楼收拾一间房出来,让少爷住下”

    杨柳喊了一声,一个妇人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在余家干了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知道余家还有另外一个孩子。

    “是,夫人!”

    王妈赶忙点头应下,匆匆忙忙上了楼。

    “小贤是不是饿了?柳姨这就去摆饭”

    看着走进门的温贤,杨柳说道。

    说完,她就向厨房走去,独留下余睿和温贤在客厅中。

    “小贤,不要太压抑了,这也是你家”

    看着有些过分沉默的温贤,余睿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这个孩子,他始终是有愧的。

    闻言,温贤笑了笑,没说话。

    他打量着这个房子,并不在军区大院中,但也处于治安很好的地方,家中虽不奢华,但也处处透着雅致,可见生活是不错的。

    也难怪,毕竟余睿是华夏将军。

    所以,若当年没发生那些事,他应该是在这里长大的?

    而进了厨房的杨柳,她关紧门,背靠在门板上,神色恍惚。

    过了许久,冰凉的四肢才渐渐回暖。

    没有人在看到丈夫前妻的孩子时还能保持镇定,她更是如此。

    她是京城二流家族的人,对当年的事也有所耳闻,其中功劳最大的就是余睿和他的前妻,只可惜,最后莫名其妙分开了。

    对余睿,她是爱的。

    同时她也很担心,毕竟曾有一个女人住在她丈夫的心中。

    没想到,她担忧的事最终成为现实,那个孩子,还是回来了。

    想了想,她振作起来,去准备饭菜。

    无论如何,这都是她必须要经历了,与其生气,倒不如放下心。

    她了解余睿,不论他对那个前妻还有没有感觉,只要她还占据着他妻子的身份,那他就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没错,她要相信他。

    很快,饭菜就上桌了。

    “小贤,多吃点,不知道你爱吃什么,待会儿你告诉王妈,她明天会准备”

    杨柳温柔笑着,非常热情。

    这时,余韧姿又晃晃悠悠地下了楼。

    坐在位置上开始安静地进食,没有再说什么针对温贤的话。

    不过家里多了一个人,到底是有些不习惯。

    “对了,小贤今年应该大学刚刚毕业吧?想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气氛有些静,杨柳不禁起了一个话题,她记得温贤的年纪。

    “是啊,小贤想做什么,告诉爸爸”

    余睿此刻也插话了,他也很好奇儿子会选择干什么。

    “我想做外交官”

    想起叶蓁,温贤沉默了片刻,说道。

    既然在商场上无法追赶上她的脚步,那他就只能到另一个领域发展了。

    外交官,是他的选择。

    大学时他主修的是英语,却没想到进了公司成为经理。

    叶蓁倒是修的是经济学,最后也有了好的发展。

    这么想着,温贤就露出一抹苦笑。

    若时光能够回溯,他必然不会和林懿有所牵扯,可惜,没有如果。

    “外交官?你野心还不小!做外交官要精通英语和法语,同时还要尽可能多地学习别的语言,和这些国家民族的各种风俗习惯,还要有过硬的政治觉悟和思想素质,华夏对外加人员选拔非常严厉,你觉得自己能行吗?”

    余睿和杨柳还没说话,余韧姿就忍不住了。

    这个哥哥还真是异想天开,以为外交官是说当就当的吗?

    外交官选择在政审中从严考察,如果没有高学历和广博学识是不可能的。

    “我会努力”

    听到余韧姿的话,温贤捉着筷子的手紧了紧。

    他当然知道要做外交官很难,但他会努力。

    “韧姿,你哥哥他也是名牌大学毕业,成绩很好,可不像你,大学没毕业就跟着我进军队去野,你还好意思说你哥哥!我倒是看好他!”

    余睿伸手轻轻敲了敲余韧姿的脑袋,满脸赞赏。

    外交官也是为国家做事,很不错的想法。

    “什么嘛…有了儿子忘了女儿…”

    余韧姿不满地嘀咕了一声,低头狠狠扒了一口饭。

    “哦?既然如此,那小贤成绩应该不错,好好加油,一定能成”

    杨柳脸上挂着笑,说道。

    她很清楚,只要温贤肚子里有真材实料,再通过余睿后期运作一番,想实现目标是轻而易举之事,这个社会,有后门和没后门差别很大。

    “好”

    温贤点头。

    吃过饭,也许是多了个温贤,余家并没有进行什么业余节目。

    “你们都刚下飞机,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休息”

    杨柳把温贤带到房间,说道。

    “谢谢柳姨”

    温贤笑了笑,提着行李进了房间。

    打扫的很干净,却也有一种对待客人的既视感。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他并不介意。

    只要可以通过余家达成目的,他这一趟京城就算没白来。

    “杨柳,辛苦你了”

    余睿握着杨柳的手,声音感激。

    能有这样的贤内助,是他的荣幸。

    “和我还这么客气,行了,上去休息吧”

    杨柳摇了摇头,催促他上楼去休息。

    看着他的背影,杨柳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充满了疲惫。

    “妈…”

    余韧姿走到杨柳面前,看着母亲,有些心疼。

    她很清楚母亲对父亲的感情,虽然这么多年了两人都相敬如宾,但母亲每每提起父亲时晶亮的眼睛都能说明一切。

    面对丈夫前妻的儿子,还要好声好气地对待,难免心累。

    她虽然不了解这种感觉,但也知道,必然是不好受的。

    “妈没事,走吧,陪我坐坐”

    杨柳拉着余韧姿的手,坐到了沙发上。

    “妈,你见过爸爸的前妻吗?”

    看着沉默不语的杨柳,余韧姿好奇地问道。

    她只知道当年父亲离婚是因为感情出现了问题,却不知道母亲又是怎么和父亲相识相爱的,这一点让她颇为好奇,想必每个做儿女的都好奇这个吧。

    “傻孩子,当年你父亲离婚,他前妻就再也没回过京城,我怎么可能见过”

    杨柳伸手,慈爱地把余韧姿脸侧的碎发别到耳后。

    “那妈妈是知道爸爸还有个儿子的是吗?”

    想起今天母亲初见温贤时,脱口而出的称呼,不禁说道。

    “是啊,知道”

    杨柳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两人结婚时,余睿对她没有丝毫隐瞒,她自然清楚这些。

    “那妈妈当时为什么还愿意嫁给爸爸!”

    余韧姿有些疑惑地看向杨柳,在她看来,杨柳是个非常优秀的女人。

    若是她,一定不会找一个离过婚,还有个儿子的男人。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若不嫁给他,岂不是没有你了”

    杨柳哭笑不得地看着余韧姿,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

    自己这个女儿,真是古灵精怪,和别人家的孩子没有半点相似,脑袋中天马行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当初放弃学业放弃的那么干脆。

    用余韧姿的话来说,反正毕业后也要当军人,我也喜欢,那为什么不提前?

    “妈,爸这次是被叶叔叔派到海城去做任务了?”

    余韧姿对这件事有所耳闻,但具体却不是很清楚。

    “嗯,听说是在海城有事要处理,细节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杨柳摇了摇头,军事任务她没资格过问,这是机密。

    “没事”

    余韧姿摇了摇头,她只是好奇罢了。

    “好不容易有个哥哥,还是个弱鸡,诶,真是失望啊!”

    余韧姿趴在杨柳腿上,感慨道。

    “韧姿,以后不许这么说小贤,你们要好好相处”

    杨柳伸手戳了戳余韧姿的脑袋,说道。

    闻言,余韧姿不在乎地撇撇嘴,有什么大不了的,本来她说的就是实话。

    她们家也曾在军区大院,里面孩子很多,只可惜,全都败在她手里,也就两个能和她打成平手,后来搬走,也就没了陪她过招的人,想想还真是无趣。

    而且大院中的孩子大多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动手。

    她小时候可没少被欺负,每在那个时候就希望自己有个哥哥,帮她报仇。

    想到大院中的孩子,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两张脸。

    “对了妈,叶叔叔的闺女呢?最近都没听到她的消息,怎么没见她出来蹦跶?小时候还行,越长大是越不咋的了!”

    响起叶承欢,余韧姿不禁啧啧出声。

    明明小时候还是小萝莉一枚,长大了眼睛也跟着长到了头顶上。

    原本以为她们还有着从小一起对打长大的交情,没想到有次碰上,她居然看都看不看她一眼,整的就和陌生一样,这不是狗眼看人低是什么?

    这把她给气的,从此对她印象一跌再跌。

    “住嘴!韧姿,以后不要随便非议你叶叔叔的女儿!”

    听到余韧姿的话,杨柳面色微变。

    今时不同往日,若是以前,以余睿和叶流华的情谊,说也就说了,反正是在自己家中,也没人会知道。

    可现在,他们家的那个孩子已经成了修者联盟的弟子,这件事最近在上流圈中传的沸沸扬扬,说起来,叶承欢也算是京城中唯二成为修者的孩子了。

    修者和她们距离太过遥远,难免有些什么特殊手段。

    这种话还是少说为妙,一旦被察觉,到时候就是末日临头之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就是修者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余韧姿大声说完,又小声嘀咕了后面半句。

    她也知道那女人飞上枝头了,真是没想到,修者联盟眼光如此之低,那种品性的女人也会收做弟子,切,这么一想,修者联盟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看着不知悔改的余韧姿,杨柳眸色微凝,无奈地叹了口气。

    修者联盟,哪怕攀上一丁点关系,那都不可同日而语。

    叶家,恐怕还要兴旺百年啊。

    ------题外话------

    恢复8。更新拉,快夸我!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