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诡异之事,子母鬼
    “不,不,当然不介意,您随便看!”

    听到叶蓁说话,中年男人赶忙摆手。

    “叶姐姐,你觉得怎么样?”

    农樱跟在叶蓁身侧,看她走过龙图腾酒店的每个地方。

    叶蓁没说话,脚步停留在一间包房中。

    她就静静地看着紧闭的房门,没有进去。

    而随她们一起上楼的中年男人在此刻面色微变,眸中也有些难色。

    “这里能进去吗?”

    叶蓁回眸看向中年男人,问道。

    “这…能…能进去”

    中年男人一咬牙,点了点头。

    他推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等叶蓁和农樱,冷松翠三人进入包房时,等也被中年男人打开了。

    “嘶——叶姐姐,这个包房好冷啊!”

    刚进去,农樱就抱着手臂摸了摸,这个包房里不是简单的冷,而是有一种阴煞之气,农樱是修者,对这种和灵气相悖的东西格外敏感。

    而冷松翠手上沾过血,她对这种煞气有一定的排斥。

    叶蓁伸手碰了碰这包房的墙壁和桌椅,面色清淡,看不出什么意思。

    而中年男人却在农樱说话时就有些惊疑不定,他也上上下下打量着这间包房,不知想到什么,似有些恐惧地咽了咽口水。

    叶蓁回头看向他,目光平静。

    “这…这位小姐,若是看完了,那咱们就先出去吧?”

    中年男人看到叶蓁的目光,有些不自然地扯着嘴角笑了笑。

    叶蓁也没为难他,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奇怪的是,走出包房的那一刻,农樱就不觉得身体冷了,她有些疑惑地回头看了看包房,即便再傻也感觉出些不对劲的地方。

    一行人下了楼,中年男人才松了口气。

    “怎么样?不知道小姐是否有意向?”

    他环顾了酒店一圈,眸中有些疲惫之色,问道。

    “我可以买下,但想知道你们出售酒店的目的是什么?”

    叶蓁看着中年男人,淡淡地问道。

    这家酒店不论是布局,装潢还是地段,都堪称上上品,可谓是吸金利器。

    刚刚她已经看过了,大概知道些原因,只是还是要问清楚,否则她接手后肯定会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这种麻烦她不愿意沾染。

    “这…小姐说笑了,出售自然是无法盈利了,能有什么目的”

    听到叶蓁的话,中年男人尴尬极了。

    他躲开叶蓁的目光,摆了摆手,语气无奈地说道。

    “你胡说,这地方怎么可能不盈利,更何况能开得起这种酒店的人,哪里会是小人物,就算酒店不盈利也可以改卖别的,为什么要出售?”

    冷松翠一眼就看穿了中年男人的心虚,直接说透了。

    这地方是她找的,可不希望出现任何问题。

    能帮得到叶蓁才是她高兴的事,所以任何情况都不能马虎。

    冷松翠目光锐利,让中年男人感到有些压力。

    看着盯着自己的三双眼睛,他无奈地说道:

    “实不相瞒,这中间的确另有隐情,可你们若不卖可以离开,这种事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子不语怪力乱神啊!”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只是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就不再言语。

    他话已经说的够明白了,其他的恕他没办法说出口。

    “子不语怪力乱神?”

    冷松翠古怪地看了中年男人一眼,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她可从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这都是骗小孩的玩意儿。

    青山会时常和死人打交道,可从没出现过什么怪事。

    “你的意思是二楼那个包房?”

    相比冷松翠,农樱知道的要多些,她若有所思地问道。

    刚刚那个包房的确有些问题,她是修者,按理说不会对冷气有什么感觉,但刚刚在那包房中,那种冷着实来的古怪,让她有些不舒服。

    闻言,中年男人面色一变。

    他虽然没有开口说什么,但农樱已经知道自己猜对了。

    难怪叶姐姐会停留在那里,专门进去走了一遭,想来是已经察觉出了问题。

    “那里是有什么问题啊?干嘛要打哑谜!”

    冷松翠无语极了,她根本什么都没感觉到。

    “罢了,罢了”

    中年男人摇了摇头,拿出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是,她们就在这里,好的,好的”

    不知他是打给谁的,不过态度异常恭敬,嘴上应地十分顺口。

    挂断电话,他就请叶蓁三人坐了下来,还帮忙泡了一壶茶。

    “三位,你们先坐着,我们老板马上过来,有什么时候你们可以问她,若是老板愿意告诉你们,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毕竟是给人家工作的,我也不能把酒店的事随便说出去,不过听她的语气,想必很有兴趣和你们聊聊的”

    中年男人说完,就又回了柜台。

    农樱和冷松翠对视一眼,两人双双看向叶蓁。

    “怎么?”

    叶蓁将茶盏端起来,这家酒店倒是财大气粗,茶都是上等的新茶。

    她轻抿一口,问道。

    “叶姐姐,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家酒店有问题?”

    农樱凑近,小声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冷松翠也赶忙凑过来听。

    对叶蓁,她一直觉得对方是个格外神秘的人。

    毕竟初见时她的所有举动就让她非常震撼,点穴法,这只在电视和电影上见过,而且就她那像风一样的速度,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人。

    “是,大概知道”

    叶蓁颔首,语气十分淡然。

    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她就看出来,二楼最右侧阴气缭绕,不是好征兆。

    “真的啊!那叶姐姐你知道那见包房有什么问题?”

    农樱语气非常兴奋,没想到出来这个地方都能碰上这种事。

    “没什么,几个小鬼而已”

    叶蓁也没在意冷松翠,随意说道。

    “啊?鬼!”

    闻言,冷松翠格外惊讶地喊了出来。

    这一个字可把柜台后的中年男人吓得够呛,他赶忙四下看了看,当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是三个大姑娘在聊天后,才缓缓舒了一口气。

    这段时间,他精神绷得太紧了。

    “真的啊?侠女,世界上真有鬼这种东西?”

    许是知道自己声音太大,冷松翠反省似得降低了音调。

    她看着叶蓁,神色激动。

    看样子并不是怕的,而是高兴的。

    “你这是什么语气!”

    农樱不禁翻了个白眼,普通人听到有鬼难道不应该胆怯吗?

    “不是,我从来不知道这世界上有鬼诶!太酷了!”

    冷松翠不好意思地说道,不过眼睛晶亮。

    农樱抛给她一个欣赏的眼神,她就喜欢和这种胆子大的人做朋友,够味儿。

    那种娇滴滴,还没做什么就尖叫怕这怕那的人她是最烦的。

    “叶姐姐,所以这家酒店是因为那些小鬼才要出售?”

    农樱看了看四周,问道。

    当初在鄱湖镇,她就亲眼见到过叶蓁使用虚空画符帮小云赶走上身的小鬼,虽然讨厌鬼怪,但是能见识见识捉鬼术也是开眼界的事儿。

    没等叶蓁开口,酒店门就打开了。

    清脆的高跟鞋踩过,一道悦耳的声音传来:

    “老高,就是这三位要收购酒店?”

    “对,没错,就是她们几位!”

    闻言,叶蓁回眸看去。

    那是个长相一般,却气质极佳的女人。

    普通的面容笑起来挂着两个酒窝,穿着也并不华贵,整个人就像一汪水,她缓步来到桌前,摇曳身姿,是个如水般温和让人舒服的女人。

    “你们好,我是这家酒店的老板,白馨”

    她对着三人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个自我介绍。

    “你好,我是叶蓁,也是想收购这家酒店的人”

    叶蓁颔首,这是个让人无法生出恶感的女人。

    “幸会!”

    白馨拉开椅子坐下,态度十分客气。

    “白小姐,你为什么要卖这酒店啊?”

    没等叶蓁开口,农樱就问了出来。

    闻言,白馨笑了笑,语气中却有些微苦涩。

    “这家酒店是我的心血,若有可能,我也不想把它让给别人,可是…”

    白馨虽然只是普通家庭出身,但她却嫁了个豪门老公。

    婚后,白馨想自己做事业,就由老公投资,开启了这家名为龙图腾的酒店,开始时酒店的位置并不在这里,而是在别处,规模也不算大。

    后来,酒店渐渐做了起来,她就将酒店越办越大。

    龙图腾在整个海城都颇为出名,她的资产在不经意间竟超过了自己的豪门老公,有些东西,一旦出现了出人意料的变动,就会变质。

    酒店的成绩让她将全部精力都投入进来,以致于忽略了家庭。

    白馨的老公名叫林野,是个长相帅气的成功男人。

    等她再回到家时,发现了一个陌生女人。

    林野看到她时很冷淡,丝毫没有曾经的爱意,也并不顾忌陌生女人的存在。

    看着老公熟悉中满是陌生的眼睛,她有些恍惚,原来事情不知不觉中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境地,她却毫不自知,还为了做出的成绩沾沾自喜。

    “白馨,我们离婚吧”

    林野面色疲惫,伸手揽着那陌生女人,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声音很充满了失望和落寞,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是他所想的。

    两人大学相识,结婚已经五年了,原本还如胶似漆,可后来却因为白馨沉醉于事业,两人的感情也渐渐面临了疲惫期。

    家中父母催促孩子的事,可白馨却根本没时间来生育抚养孩子。

    “离婚?”

    白馨微愣,喃喃自语地反问一句。

    她不明白,做事业也是为了让家庭更好,为什么就到了离婚这个地步?

    “是,既然你爱你的事业,那我只能做出这样的选择,相比之下,她倒是更能让我感受家庭的温暖,酒店是你自己经营的,与我无关,离婚后,财产我会重新规划,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在意我这点资产”

    林野说到后面,扯出一个自嘲的笑。

    他没想到,当初为妻子投资的产业到如今会成为海城最如日中天的酒店。

    “我不想离婚…”

    看着林野的眼睛,白馨声音很轻,却带着满满的痛苦。

    她虽然是事业型女性,但性格温柔比较固执和守旧,离婚这种事她是想都没想过的,这对她而言太难了,可放弃自己的心血?

    白馨现在面临了两个选择。

    一是放弃事业,专心于家庭,和老公孕育个可爱的孩子,但这也代表着她要原谅在此期间老公出轨的事。

    二是继续事业,和老公离婚,从此就专心做自己的女强人。

    她爱林野,并不想离婚,她也爱龙图腾,也不想放弃。

    进退维谷的局面让她感到撕心裂肺地痛苦。

    “我怀孕了…”

    就在白馨脑海中天人交战时,短短的四个字飘入耳畔。

    她猛地抬头看向那个一直十分沉默的女人,她很漂亮,是那种张狂而直逼人心的漂亮,和她这种清粥小菜相比更能抓住男人的心。

    她有些不敢置信那女人的话,怀孕了?

    林野也诧异地看向身边的女人,怎么会这么巧?

    “我也是刚刚知道,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宝宝已经两个月了,说起来,我们还真是一对粗心大意的父母,而且…是双胞胎哦!”

    漂亮女人露出一个璀璨的笑,眼睛晶亮地看着林野说道。

    听到她的话,林野微怔,旋即也勾起唇角。

    这个女人只是他无意之间碰上的,那时的他有些失意,也存了离婚的心思,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和她在一起了,她很热情,这种感觉和与白馨在一起时不同。

    看着面前男女对视而笑的模样,白馨面色苍白,只觉得心痛的不能自己。

    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却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白馨虽然保守,但对方已经有了孩子,她也不可能再死缠烂打。

    就这样,白馨和林野顺利地签了协议,离婚了。

    没想到的是,恢复单身后的白馨事业竟然越做越大越做越顺利,身后更是追了不少优秀的男人,不过他们狂风骤雨式的追求并不得白馨的心。

    已经这样了,日子也只能慢慢过下去。

    让白馨没想到的是,过了几个月,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找上门来。

    她不是别人,就是当初那个怀孕和林野在一起的女人。

    此刻的她已经没了当初那种张扬的美丽,整个人就像是普通妇人一般,脸上尽是被生活折磨的沧桑,这才短短几个月而已。

    “为什么来找我?”

    白馨是有些意外的,不过还是好声好气地带她到酒店包房中详谈。

    她是个温柔的女人,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对小三横眉冷对,更何况这还是个即将要做妈妈的女人,让她好奇的是,为什么她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那女人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来看向白馨。

    对面的她还是如几个月前那样,温柔而知性,穿着得体的连衣裙,吃着山珍海味,住着豪宅开着豪车,经济独立,过着让人艳羡而嫉妒的日子。

    “你也许没关注,林野的公司倒了”

    女人抿着唇,淡淡地说出这句话。

    果然,听到她的话后,白馨瞳孔一缩。

    她近来一直忙着开分店的事,根本没注意过林野,没想到他居然破产了…

    “公司高层联合外人把林野掏空了,公司被拍卖还债,对外还有上亿元的债务,林野父母受不了这种打击,都病倒了,我每天看着林野愁眉不展,只能借酒消愁,还时常去找曾经的朋友低声下气去借钱,可社会如此现实,你倒了别人恨不得都来踩上几脚,又哪里会帮忙?”

    女人用冷静的语气把近来的事说了出来。

    白馨了然,旋即皱起眉来。

    的确,她在商场这么多年,这样的事情也见识过许多,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在她的前夫身上而已,而告知她这件事的却是她前夫的现任妻子。

    “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林野?”

    白馨不用深究就知道她的目的。

    现在唯一能帮林野还清债务的除了她这个前妻之外别无他人。

    “是,这家酒店本就是林野为你投资的,现在也是到了回报的时候”

    女人抚着比普通孕妇还要大很多的肚子,声音中满是理所当然。

    闻言,白馨一愣,旋即笑出了声。

    当初离婚协议上说得清清楚楚,酒店是她个人资产,和林野无关,而她也没有要他一分钱,现在这种她理应帮忙还债的语气是什么意思?

    “你笑什么?这难道不是你该做的?”

    大肚子的女人皱眉,语气有些不悦。

    事实上林野并没有让她来找白馨,但现在都这个局面了,面子哪有吃饱重要呢?在她看来,白馨这么有钱,就应该帮林野一把。

    曾经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已经离她远去了,她不甘心。

    两个孩子也即将要出生了,但家里现在却是这样的情况,那怎么可以?

    “你把我当慈善机构了吗?”

    对于林野破产的事,她虽然感到诧异,却没想圣母着去帮忙。

    她和林野只是前夫和前妻的关系,哪怕她性情再温柔似水,也没有帮前夫还债的道理,更何况面前这个女人理所当然的语气,着实让人讨厌。

    “你!”

    “小芝,你跑到这里干什么!跟我回去!”

    没等大肚子女人说话,包房门被推开,林野怒叱一声。

    白馨看着这个好久未见的前夫,有些讶异。

    曾经的林野再怎么说都是都市精英的模样,可现在,这满身颓然,衣服皱皱巴巴像是几天没换洗的样子,哪里有当初的英俊潇洒?

    察觉到白馨的视线,林野看了过去。

    当看到和以前没什么差别的前妻时,心中突然涌现出一股自卑和难堪。

    离婚后的夫妻,再见面时,谁过的差劲谁尴尬。

    林野捏紧了拳头,眸中有些阴霾。

    他听说过,他前妻混的风生水起,龙图腾大酒店更是无数权贵宴客的首选。

    而他呢?离婚短短几个月就破产了,而且还欠下一屁股债。

    “好久不见”

    白馨起身,对着林野点了点头,并没有嘲笑或是讥讽什么。

    林野扯着唇,没说什么。

    “你这副假惺惺的样子真让人恶心,你要真想让他好,就帮他把债务换上,好歹你们也曾做过几年的夫妻,没想到你白馨大总裁居然这么薄情薄幸!”

    名为小芝的大肚子女人声音有些尖锐,满目仇视和嫉妒地望着白馨。

    都是嫁给林野,为什么她能过的这么好,而她却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听着小芝的话,林野面色变得极其难看,但看到她高耸的肚子,还是深深呼吸了几口气,拉住她的胳膊,声音带着股压抑的怒气道:

    “好了小芝,我们回去吧,别再来找馨儿”

    妻子在前妻面前要求让对方帮他还债,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践踏他的尊严。

    想到曾经的白馨还依附着他生活,而如今,真是风水轮流转。

    “馨儿?叫得还真是亲密,我来找她是为了帮你!你知道上亿元的债务有多少吗?那会把我们全部拖垮的,你别忘了,我们的孩子即将出生!”

    小芝甩开林野的手,声音有些竭斯底里。

    看向林野和白馨时,眸中有些怀疑的神色。

    “够了!让前妻帮我还债!你这是在侮辱我!”

    林野声音暴怒,格外急躁。

    他的风度和教养让他无法和前妻开口借钱,更别提两人离婚还是他提出的。

    哪怕山穷水尽,白馨也没有帮他还债的义务。

    “侮辱?你和我谈侮辱?我们马上都要饿死了!”

    小芝尖着嗓子,恨不得上去一巴掌拍醒这个男人。

    她真是瞎了眼,当初居然会同意嫁给他,不懂审时审度的东西。

    白馨蹙眉看着眼前的闹剧,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察觉到白馨略带复杂的目光,林野咬了咬牙,伸手扯住小芝的手臂。

    “你跟我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钱的事我们回去再想办法!”

    他沉着声音说道,完全没有脸面继续待在这里。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踏入龙图腾大酒店。

    如想象中那般辉煌,人潮涌动,然而结局却并不让人开心。

    “我不走!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林野!”

    小芝挣扎着,为了连个孩子,她不能走。

    “你们…”

    白馨伸手想要阻止两人的拉扯,毕竟小芝是孕妇。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在激烈的拉扯中,小芝被拉倒了,肚子直接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林野根本来不及扶住她。

    “啊——”

    小芝哀嚎着痛呼出声,她紧紧捂着肚子。

    白馨也震惊地捂住了嘴巴,思绪有些慌乱。

    “小芝,小芝你怎么样!”

    林野也瞳孔一缩,赶忙去看小芝。

    “我…我好痛,好痛…”

    小芝脸色惨白如纸,肚皮中传来撕裂般的剧痛感。

    林野此刻手脚打颤,喉结滚动,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该怎么办。

    蓦地,小芝身下有大片大片的血迹溢出,染红了质地板。

    “救护车…对,救护车…”

    看到鲜血,白馨突然回过神来,颤抖着掏出手机。

    她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孕妇摔倒可不是小事!

    “小芝,小芝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听到白馨的话,林野也紧握住小芝的手,安慰道。

    他眼睛有些赤红,看着十分可怕。

    “你的债务…”

    小芝抚着肚子,眼神有些涣散。

    可直到这一刻,她还是在担忧林野的债务。

    虽然这个男人大男子主义了一些,可她还是爱他的。

    当然,爱一个人可以爱他很多方面,如英俊,高大,富有,这些都是贴在他身上的标签,她并不否认爱的就是这些。

    以真心换真心?

    真心是有,但也是建立在这些基础上的。

    “那些事先别管,你别怕,别怕,坚持住!”

    林野声音有些哽咽,谁说他对现在的妻子没有感情呢。

    “白…白馨,帮他,你一定要帮他!”

    小芝声音有些凄厉,手伸着,似乎想要抓住白馨的衣角。

    “啊——不,不…”

    在这样的场景下,看着小芝狰狞的神情,白馨惊呼一声,忍不住后退一步。

    等救护车来时,小芝已经没了气息。

    肚子直接大力碰撞地面,失血过多,空气中都是一股腥味。

    医生检查后发现,腹中的孩子也没了生息。

    “请节哀”

    三个字说出口,林野只觉得浑身脱力了。

    而白馨也震在原地,她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看着被担架抬出去,身上铺着白布的小芝,白馨突然有些发冷。

    龙图腾大酒店发生了命案,死的人还是个孕妇,这件事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整个海城,也因此,这个风靡一时的酒店歇业,受警方调查。

    “小芝是我拉扯时摔倒死亡的,和白馨无关”

    看着警察,林野伸手抹了一把脸,平静地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想再诡辩。

    后经过法医鉴定,确定死者是林野所推,不过因为并非刻意所为,所以被判有期徒刑,看着双手被铐住的林野,白馨突然有些心酸。

    “你放心,我会帮你照顾伯父伯母”

    想了想,白馨说道。

    现在林父林母因为公司破产的事住院,若再知道林野发生这样的事,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她所能想到的就是能瞒一时是一时。

    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这件事是在她的酒店发生的。

    “谢谢你…馨儿”

    林野声音感激,被警方带走时,回眸看了白馨一眼。

    这一眼,很复杂,说不清道不明。

    林野坐牢,他留下的巨额债务白馨帮他还上了。

    之后的日子又平淡下来,白馨偶尔会带着吃的去医院照顾林父林母。

    对他们,她只说是林野去外地打工,短时间内不会回来。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了,却没想到酒店又出了事。

    自从那次小芝的命案之后,龙图腾的生意就低迷起来,不过这只是短暂的,过了一段时间,这件事渐渐被人淡忘后,生意又再次火爆起来。

    对此,白馨也松了口气。

    却没想到,生意火爆的开端只是诡异事件的起始点。

    龙图腾大酒店闹鬼了…

    员工宿舍中,时常会发生些让人难以解释的事,不少员工因此每天阴阴沉沉提不起精神,而且每个人都变得紧张兮兮。

    开始时,白馨还安慰大家,在她看来,鬼神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却没想到,事情不但没有缓解,还越发严重。

    居然有顾客因为喝醉酒从楼梯上摔下来,直接死亡的。

    喝醉酒摔下楼不让人诧异,真正惊恐的是,当时那喝醉酒的人分明被别人搀扶着一起走的,可他就像是中邪一样,自顾自地从楼梯上踩空滚了下去。

    这件事毕竟不算是酒店的责任,大家也以为是意外。

    可不知为何,白馨心里就是极度不安。

    原因无他,那个喝醉酒的人当天晚上正好就在那个包房吃饭,那个小芝摔倒大出血死亡的房间,她不知道是碰巧还是…

    这件事过了没多久,龙图腾大酒店又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

    顾客们接二连三地在酒店出事,从而丧命。

    有的是因为和别人莫名其妙起了争执,从而酒瓶碎头,有的又是因为正妻抓外遇,小三跳楼而死,还有的则是吃饭间隙直接猝死。

    就因为这样,一些风言风语传了出去,龙图腾的生意一落千丈。

    白馨曾找了不少道士法师到酒店来做法,是有用,可惜沉寂不了多久。

    “白总,您这酒店可不安生,那鬼是厉鬼,我也没办法”

    道士们做过法事后,就频频摇头。

    那鬼很厉害,他们也不是对手。

    到了这一步,白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龙图腾自开业之后,第一个死的就是小芝。

    当时的她怀着孩子,而且还那么年轻,会化成厉鬼并不让人稀奇。

    白馨也惊恐起来,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可这种事谁会相信?

    事情解决不了,她也实在没办法,只能把员工解散,把酒店出售出去。

    “所以,你想把这鬼楼卖给别人,让别人去吃亏上当?”

    听她说完,农樱挑眉看了白馨一眼,她可不知道什么叫客气,毕竟即将要买下这栋酒店的是叶姐姐,如果叶姐姐是普通人,那吃亏的可不就是她了。

    只是她没想到,白馨居然会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一旁的冷松翠听了这么多,就像是听故事一样。

    “不不不,怎么会,我是在想,小芝也许恨得只是我,只要我离开这里,她恐怕也不会坚持害别人,毕竟大家与她都没有什么瓜葛,我不想害人,所以有人来问酒店价格,我都会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不存在任何隐瞒和欺骗”

    白馨赶忙摆手,她真的没有害人的心思。

    这个酒店地段很好,她也不想荒废了这么好的地方。

    “二楼右侧的房间,就是当初小芝出事的地方?”

    冷松翠神秘兮兮地指了指楼上,问道。

    闻言,白馨眸子微诧,她看了一眼窝在柜台后的老高,以为是他说的。

    “没错,就是那个包房”

    白馨点头,声音微凝。

    “我们来商量一下价格吧”

    叶蓁长睫眨动,说道。

    既然酒店除了那小鬼的事再无其他,那她也能安心买下。

    不得不说,这家酒店无论是装潢,格局,布景和地段,都合她的心意。

    “什么?你愿意买?”

    白馨惊呼一声,她没想到这个比她还年轻的小姑娘居然有种魄力。

    她都把话说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竟还想买。

    小姑娘,难道不是都怕鬼怪这些东西的吗?

    因为龙图腾的名气和种种优异的条件,哪怕曾发生过那么多诡异的命案,来问价的也不少,毕竟处理得当用得好,那就是吸金最好的地方。

    可是当她说出有鬼之后,就没人肯接手了。

    “是,我愿意买下,我们来谈谈价格”

    叶蓁颔首,语气并没有什么波动,非常平静。

    闻言,农樱和冷松翠对视一眼,后者对叶蓁的崇拜更加滔滔不绝。

    “小姑娘,你真的决定了?”

    白馨拢起眉,语气惊疑不定。

    叶蓁没说话,只是看向白馨,她不喜欢一件事说很多遍。

    “白老板,你说说价格,我叶姐姐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反悔”

    农樱瞬时充当翻译官,对白馨说道。

    这家酒店的小鬼对叶蓁而言不是什么大事,还可以顺手超度了对方。

    届时海鲜酒店开业,有各种福利活动,恐怕没人会抵挡住这样的诱惑,再加上姚远的手艺,不愁没生意上门。

    “这…好吧,我也不坑骗你,四个亿”

    白馨给出了一个合理的价格,毕竟当初修建酒店时都用了最好的材料,她要的也只是当初搭建时的费用而已,并没有多要。

    “四亿五千万,酒店内的桌椅餐盘等所有东西都留下”

    叶蓁红唇微动,说道。

    她没精力再去购置东西,这家酒店很符合她的要求,不需要过多整改。

    “好,成交”

    想了想,白馨应了。

    有了这些钱,她可以再到别的地方去开酒店,也不用费心搬运。

    这对两人来说都是互惠惠利的,她自然不会拒绝。

    手续很快就办完了,白馨看了看自己的酒店,眸中带了些叹息。

    “叶小姐,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离开了,这是我的电话,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打给我,我也不想留下什么麻烦给你”

    白馨浅笑,脸上露出两个酒窝,看着很甜。

    叶蓁比她年纪小,应该比她更不容易。

    她在此时接盘这家酒店,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叶蓁颔首,看着白馨带着中年男人老高离开了龙图腾。

    “这么快叶姐姐就成了一家酒店的老板,这速度,真是贼快!”

    农樱上下打量着酒店,语气中带了些调侃。

    她的叶姐姐果然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情麻溜的很。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鬼什么的?”

    冷松翠比较在意的还是小芝,说起来脸上有些跃跃欲试。

    她还从没见过鬼长什么样子,真的特别好奇。

    “你一点都不怕?”

    农樱惊讶极了,想当初她在鄱湖镇时还很怂。

    “怕什么!我就是想见见!”

    冷松翠摇了摇头,对这种新奇,超自然现象她很感兴趣,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对叶蓁抱有崇敬,毕竟她是个会点穴术的高手!

    叶蓁没理会两人,径直上了二楼。

    酒店要开业,就要先处理掉那几个小家伙。

    农樱和冷松翠见此,都紧巴巴的跟了上去。

    推开包房的门,一股阴冷扑面而来,阴气之浓郁,哪怕冷松翠都感觉到了。

    叶蓁眸子微动,瞳孔中出现了细小而繁杂的花朵。

    在轮回之眼中,房间内的一切都清晰展现出来。

    就在她面前,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正对着她的眼。

    叶蓁一脸淡漠,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面前的女鬼和白馨形容并无二致,看来就是那小芝无疑。

    而房间角落里还有两个光着身体的小男孩,他们浑身惨白,整个眼眶漆黑无比,没有一丝眼白,正在地上爬来爬去,看上去十分欢快。

    有一道红色的线自小芝肚腹连接着两个孩子,这是子母牵引线。

    毫无意外,这是子母鬼。

    子母鬼并非传统鬼怪划分中的白鬼,红鬼或者摄青鬼。

    它的存在极为特殊,能吸收天地间的至阴之气,不论有没有怨念,都会化为厉鬼不断地害人,算是一种极为邪恶和残忍的鬼物之一。

    而子母鬼中的“鬼婴”则更可怕,因为没能降生便胎死腹中,怨气十足非常凶,不同于那些喜欢作乱的小鬼,它们同样以残害性命为乐趣。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