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饕餮之难,龙图腾
    不管纪飞和温贤如何,司缪此刻的表现却有些神秘。

    葫芦空间中,原本安静盘坐的司缪突然睁开眼,玉色的眸中掠过一抹凛然。

    他站起身,远眺着黑色的众生塔。

    “王?”

    莱格疑惑地挑眉,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竟发现一直安安静静的黑塔此刻居然开始了细微地震动,弧度不大,但从中弥漫出的气息却让人有些冷寒,好似有什么东西要破塔而出一般。

    “王,那是什么东西在作祟?”

    莱格大惊失色,这黑塔和十二仙灵牵扯甚广,而且更是永生召唤菩提树必须要有的,如果在此时出现问题,那可着实让人心痛。

    黑塔震动了半晌,才缓缓停下,似乎是力竭了。

    “是他”

    司缪双手负于身后,声音飘忽带着些不可捉摸的深意。

    “他?难道是王曾说过的您的旧识?”

    莱格想起当初众生塔初现时,司缪说过的话。

    没等他回答,叶蓁就出现在空间中。

    她直直望着众生塔,目光沉凝。

    刚刚在外面,她感觉到葫芦空间的震荡,这才进来。

    得到这片洞天福地那么久,也唯有获得灵植升级时,它才会有些许反应,而众生塔也沉寂了许久,这次产生如此突兀的震动,不合常理。

    司缪见到叶蓁,玉眸中冷意渐散。

    他眨眼间便来到了叶蓁身边,抚了抚她的发。

    “没事,不用担心”

    看着叶蓁沉重的面色,司缪轻声安抚。

    对众生塔,他知道的要比叶蓁多写,且不说那家伙现在根本出不来,即便是出来了,也不会有任何能威胁到叶蓁的地方。

    “你的脸色比原来好了许多”

    听到司缪的话,叶蓁才把目光收回来。

    众生塔太过神秘,就算发生什么她也无法解决,倒不如不去多想。

    更何况,既然司缪这么说了,那就必然不会有事。

    她把目光定格在司缪的脸上,孤冷而清华潋滟的容颜,此刻看着她时,绯红色的唇角勾着淡淡的笑,只有这个时候,他给人的感觉才是温和的。

    鼻息间清冽的竹香让她有些沉迷,忍不住凑近了嗅一嗅。

    她这个样子着实有些好笑,司缪脸微侧,唇角笑意渐浓。

    “神妃?”

    莱格嘴角抽了抽,不禁打断了叶蓁的举动。

    闻言,叶蓁微微一愣,旋即若无其事地抬起头,只是耳后淡淡的红暴露了她的心情,心绪间就像是一个做坏事被抓包的孩子。

    “今天可是有什么好事?”

    司缪牵起叶蓁的手,远离了莱格。

    他了解叶蓁,她今日的心情明显要好一些。

    听到他的问话,叶蓁挑眉看了看他精致的侧脸,这个男人…

    “这具身体的母亲找来了,是个很好的女人,我觉得自己可以尝试着接受这个世界的亲缘之情,也算是一个新的体验”

    对司缪,叶蓁从不会有什么隐瞒。

    “那是不错”

    司缪对这个没什么意见,能多个人喜爱他的卿卿,他也乐见。

    毕竟是母亲,而不是什么不知底细妄图和他争夺心上人的男人。

    “对了,你还记得那个通过盘旋轮逃跑的魔女,她又出现了,却想着修炼人族的功法,从而成为修者,你觉得如何?”

    站在湖岸边,叶蓁问道。

    “难成大器”

    司缪神色很淡,吐出了四个字。

    他曾见过妖魔一族修炼人族功法,哪怕拥有人类的躯体,但妖魔的灵魂脉络不同于人类的神识,修炼起来难上加难,想有所成恐怕要百年光阴。

    听到他的话,叶蓁点了点头。

    这也更表明,卢玉的小心思是很难达成的。

    “等我处理完海城的事,就去神农一脉!”

    牵着司缪的手,叶蓁轻声说道。

    距离三族会武也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她应该早做准备。

    隐世家族向来排外,这一行绝不会顺利。

    闻言,司缪轻笑,没有说什么。

    去神农一脉时,他必然是要随她一起的。

    他的卿卿总是在不自觉中付出很多,这一行既是为了他的身体也是为了郎翼,而且华夏世界的天机阁,他倒也想见识见识。

    有些人在一起,哪怕一句话都不说,都觉得满满的暖意。

    倏然,叶蓁眸子微动。

    “我要去众生塔里看看莫娴,不知道刚刚的震荡对她可有什么损伤”

    “好”

    司缪点头,众生塔已经算是叶蓁的所有物,她进入其中也不会有危险。

    等叶蓁心念微动,来到那座凄凉的孤坟时,就看到莫娴紧张地蜷缩在一角。

    “你可还好?”

    叶蓁黛眉轻挑,问道。

    初见面时,莫娴可不是这样的。

    听到声音,她微愣,似是刚刚察觉到叶蓁的存在。

    “天命者!你终于又来看我了!”

    莫娴眸子一亮,来到叶蓁面前,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刚刚众生塔震荡,你没事吧”

    叶蓁看了看莫娴,她依旧穿着那身猩红的嫁衣。

    听到叶蓁说刚刚的事,莫娴眸子中划过一抹后怕。

    “我没事,只是天命者,你什么时候可以救我出去?”

    问起这个,莫娴整个人都充满着希望的光。

    她已经被困在这里无数岁月,也不知现在的世界是何种光景。

    “削弱锁魂阵的材料还差几样,不过最难寻的二阶妖兽金谷蟾蜍却已经有了,剩下的都不是难事,我想,距离你脱困已经不远了”

    叶蓁扫视了一圈四周的荒凉,声音清冽。

    莫娴是炼yao师,也许有用得到的一天,况且超脱罪犯,让十二仙灵恢复自己该有的作用,这样才能召唤出菩提树获得永生,这是她应该做的。

    “谢谢你,天命者!”

    叶蓁的话让莫娴身上的阴戾之气都消散了不少,她眸色认真地道谢。

    闻言,叶蓁淡淡摇头,既然知道莫娴无碍,她也要走了。

    看着叶蓁在自己面前消失,莫娴有些落寞,这里真的半点人气都无,好不容易出现了天命者,却没想到还是个性情冷淡的。

    不过好在她将众生塔的事放在了心上,这就是一件值得让人高兴的事。

    这么想着,莫娴眸子变得深邃起来。

    叶蓁不知道的是,世间能得到众生塔的绝对是有着大机缘的。

    天命者,每救出一个罪犯,那么罪犯身上就会自动产生灵印,从而成为天命者最忠实的信徒,永生永世不得背弃,为天命者所用。

    被囚困无数年,莫说是成为别人的信徒,哪怕是傀儡都好过暗无天日的刑法。

    离开了莫娴所在的第一层,叶蓁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向通往第二层楼的梯子,此刻,那梯子正忽闪着绿色的光泽,在逐渐凝实。

    叶蓁知道,这是因为“绮罗绿生藓”正影响着众生塔。

    第一层是莫娴,也不知第二层又会是谁?

    叶蓁神色清淡,没有深究也没有细想,看过后就回到了空间草地上。

    “可还好?”

    司缪银发飘飘,缓步来到叶蓁身边。

    “没什么事”

    叶蓁摇了摇头,伸手扯了扯司缪的头发。

    微凉的触感极好,这发质绝对比女人的还好,让她有些爱不释手。

    谁能想到她居然有机会握着飘渺神尊的头发,还在心里品头论足?

    司缪垂眸看着叶蓁作乱的手,眸色微溺。

    “我先出去了”

    想到还住在隔壁房间的冷玉蓉,叶蓁说道。

    司缪点了点头,在叶蓁光洁的额上印下一个吻,这似乎也成了习惯。

    看着叶蓁离开,司缪眸中闪过一抹复杂。

    “王,怎么了?”

    见叶蓁离开,莱格才来到司缪身边。

    他在司缪身边多年,虽然从来猜不透后者在想什么,但还是能看出他此刻的情绪波动,能让他如此的,恐怕不是小事。

    “饕餮大陆出事了”

    司缪玉眸如漩涡般,带着一股惊天之势。

    自他在饕餮大陆驱逐妖魔一族后,他就拥有了位面之心,也就是说,他严格说来已经算是饕餮大陆的掌控者,能感应到一些情况并不奇怪。

    “出事!”

    莱格绿眸微缩,旋即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饕餮大陆已经没了飘渺神尊,若有危难,又有谁能阻止?

    更何况饕餮大陆还有他的朋友,族人。

    司缪绯红的唇瓣紧抿,这件事他需要好好想想。

    第二天,等叶蓁做好早饭后,冷玉蓉也醒了。

    早饭很清淡,香糯的薏米粥搭配着爽口的小菜。

    “妈,吃早饭了”

    叶蓁轻轻敲了敲冷玉蓉的门,直到里面传来声音才开门进去。

    冷玉蓉躺在床上,额头上有些冷汗。

    等叶蓁来到床边,就伸手握住了她的胳膊,力道有些重。

    “还好不是梦”

    抬眸看着叶蓁的脸,感受着手心里的温度,冷玉蓉呢喃着说道。

    她做了一个梦,好似昨天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她还待在小楼得过且过,看着叶承欢那个她并不喜欢的女儿利用冷叶两家发展人脉。

    好在,好在她真的来了海城,也的确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叶蓁垂眸,看到冷玉蓉满是不安的神色,心中有些微的涩。

    也许这就是亲缘之情,能让人在无形中体会到酸甜苦辣的滋味。

    “妈,不是梦,来吃早饭吧”

    伸手擦拭掉冷玉蓉额上的冷汗,叶蓁声音微轻。

    等叶蓁帮冷玉蓉收拾好,农樱也敲响了房门,她自然是踩着点过来吃早饭的,不仅要吃,还要带回去给顾爱华,毕竟叶蓁做的东西她可以吃很多。

    “冷阿姨,昨天睡的不好吗?”

    看着冷玉蓉略有些苍白的面色,农樱担忧地问道。

    “没有,阿姨睡的很好”

    冷玉蓉笑着摇了摇头,伸手点了点农樱的鼻子。

    她突然觉得来到海城后,身边多了好多孩子,个个都如此关心爱护她,这种感觉已经好多年没有过了,的确比在小楼上活得开心。

    “那就好,阿姨你多吃点!”

    农樱也没多问,给冷玉蓉盛了满满一碗薏米粥。

    散发着香气的粥勾着人的味蕾,农樱吸溜吸溜口水,端着一碗回去喂给院长妈妈,早饭对她的病绝对有很好的缓解作用,不能漏下。

    等她回来,就狼吞虎咽地把锅里剩下的通通吃光了。

    叶蓁做的食物,还从没有遗留和浪费的。

    吃饱喝足,农樱就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刺绣包,上面刺着一个“农”字。

    她面色怀念地伸手摸了摸刺绣上的樱花,眼神有些黯淡。

    “好了冷阿姨,我帮您针灸吧!”

    不过农樱是乐天派,很快就恢复过来,扬了扬手里的刺绣包,眸子泛光地看向冷玉蓉,以她的针灸术,绝对能治好冷玉蓉的腿!

    冷玉蓉微愣,看向叶蓁,她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还真的有银针。

    “妈,可以试试”

    叶蓁对农樱是信任的,更何况她就在旁边,不会出什么事。

    若是可以,她也希望治好冷玉蓉的双腿,让她能有一个新的人生。

    为了原主,为了孩子,为了叶家,她已经虚度了很长的光阴,剩下的日子里她希望冷玉蓉能过的逍遥而自在,这是作为女儿对她的心愿和祝福。

    看叶蓁点头了,冷玉蓉才笑着对农樱应了一声。

    “你放心吧冷阿姨,不疼的!”

    农樱说着,就摊开了刺绣包,里面有九九八十一根长短不一的银针,针尖寒芒肆意,十分精致,一看就不是凡品。

    叶蓁挑眉看了一眼,这银针应该也算是灵器了。

    农樱深吸一口气,这一刻,她气质陡然转变,郑重而严肃,周身的气场比那些花白胡子的医者还要强,她面容严肃,丝毫没有以往的跳脱。

    面对这样的农樱,冷玉蓉面色也认真起来。

    此刻的农樱就像个行医多年的圣手,让她无法散漫地对待这件事。

    农樱没有说话,手下生风般,每一针都准确而坚定地落下。

    很快,三十六根银针就分布在冷玉蓉的双腿上。

    叶蓁看着,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农樱使用针灸之术,从她的动作和神情来看,只能说不愧是神农一脉的嫡系子弟,医术高超。

    过了半晌,农樱起身。

    她又迅速地将银针收起,几乎是眨眼间,银针就全部离开了冷玉蓉的身体。

    “冷阿姨,您可有感觉?”

    做完这一切,农樱脸色发白,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汗。

    针灸之术必须全神贯注,一针错则后果难料,而且施针的时候还需用灵气贴合辅助,可以发挥最大的功效。

    闻言,冷玉蓉才从刚刚的震惊中回神。

    她没想到农樱这个年纪看上去并不大的姑娘,居然真的会针灸之术,而且那施针的气势简直比国医圣手还足,让她有些难以置信。

    听到农樱的话后,她竟感觉腿部有些发痒,那痒仿佛是从骨缝中渗透出的,很难受的感觉,却叫冷玉蓉几乎瞬间热泪盈眶。

    她虽然说着恢复不恢复双腿都无所谓,但当真的有希望时,还是喜悦的。

    自从多年前苏醒,她就再也离不开轮椅。

    双腿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有感知,她本来已经放弃了,却没想到有一天她居然还能感受到腿部知觉,这种酥酥麻麻的痛痒让她心中极为澎湃。

    腿有了知觉,那是不是表明她有再次站起来的可能?

    “小…小樱,我的腿,我的腿…”

    她很激动,导致声音有些凌乱和结巴。

    见她如此,农樱笑了笑。

    “冷阿姨放心吧,我肯定能让你站起来!”

    作为医者,她很清楚病人心中所想。

    且不说医者要做的就是济世救人,她的叶姐姐好不容易找到家人,哪怕是作为庆祝她和母亲重逢的礼物,于情于理她都要治好冷玉蓉。

    听到农樱的话,冷玉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腿,声音微颤:

    “谢谢,谢谢你小樱”

    能重新站起来,这也许是她后半辈子人生中的第二件喜事。

    “客气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

    农樱给银针消毒,将其收好,又恢复了以往活泼的性子。

    她眨了眨眼,拍了拍胸脯,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冷玉蓉一笑,伸手拉住了农樱和叶蓁的手。

    海城曾是她的噩梦,然而现在,却又是拯救她的源泉。

    能在这里找到亲生女儿已经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居然还有幸能遇到一个少女神医,有了重新站起来的机会,这一重重的震惊带给她的尽是狂喜。

    就在这时,房门敲响了。

    农樱去开门,来的是余睿。

    “夫人,孤儿院重建的事已经解决了,可随时动工”

    看到安然无恙的冷玉蓉,余睿松了口气。

    他的任务就是保证对方的安全,这比什么都重要。

    早上五点他就跑了一趟海城的相关办事处,不用说什么,亮出军官证,又和他们好好说了说人生道理,他们就把一切都交代了。

    原来孤儿院的事还真是上面的人吩咐的,他们也是奉命行事。

    这话让余睿格外不悦,但想起事情始作俑者现在还是叶流华的“女儿”,他也没办法说什么,警告了一番后,他们才好声好气把他送走。

    “好了,你们听见了”

    冷玉蓉看了看农樱和叶蓁,笑着说道。

    孤儿院是抚养叶蓁长大的地方,她也希望能付出一些心力。

    “真是谢谢冷阿姨了,有叶姐姐资助,一定会让‘新希望孤儿院’成为海城最大收容孤儿最多的慈善机构,这可都是添福报的事!”

    农樱笑嘻嘻地说道。

    她自然知道修者做好事会有功德值作为回报,重建孤儿院,福报一定不少。

    而冷玉蓉和余睿也参与了这件事,也算是为人民做了好事。

    事不宜迟,农樱很快就告诉工程队可以开工,不用再顾虑这顾虑那。

    “新希望孤儿院”经历了这场劫难,也算是苦尽甘来,迎来更好的未来。

    “叶姐姐,咱们今天就去看看海城有没有什么好地段,修建酒店吧!”

    解决了孤儿院的事,农樱又摩拳擦掌地想起了酒店的事,船业渔业和海鲜酒店,完全是一条龙服务,不用说,这是个很大的商机。

    “好,走吧”

    叶蓁也想尽快处理完海城的事情,好前往神农一脉。

    “你们两个路上小心些”

    冷玉蓉嘱咐了两句,和两人摆了摆手。

    直到门被关上,余睿紧绷的神经才松缓下来。

    也不知为何,自从知道叶蓁是异能者后,他面对她时就总是觉得很压抑,而且农樱那丫头也总是对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夫人,首长打电话来,问你什么时候回去”

    四下无人,余睿就说起了这件事。

    昨天晚上在酒店吃完饭,他就把温淑芳送回公寓,而他则和温贤住在酒店。

    刚洗完澡,就接到了来自京城的叶流华的电话。

    他似乎并不好奇冷玉蓉的目的是否实现,也没有询问,只是说什么时候会回来,整个人表现的十分冷淡,这让余睿有些头痛。

    他真的难以想象,当叶流华知道真相后,会怎么样。

    为了防止他脾气瞬间爆发,他当然不会多嘴把叶蓁的事情都说出去。

    对于叶流华的问题,他都没什么头绪,只说明早会问问冷玉蓉,之后叶流华就是嘱托一定要保护好冷玉蓉安全,早点回京云云。

    “短时间内我不会回去”

    对余睿的话,冷玉蓉淡漠地说道。

    她刚找到女儿,还想和她相处一段时间,不想那么早回去。

    而且现在她的腿有了可以治愈的可能,是离不开农樱的,当然不会那么早就回去,回去后也只是成天窝在小楼,她可不愿意看叶流华那张脸。

    “这…夫人,那首长那里怎么办”

    余睿皱着眉,不知该如何是好。

    要说回去,他此刻也不想回去。

    和温淑芳重逢,他们虽然没了可能,但感情还在,如果有可能,他也想在海城多呆一段时间,好好陪陪她和刚刚认回来的儿子。

    可惜这并非他说了算,毕竟上面还有叶流华给予的压力。

    “电话给我”

    冷玉蓉眸子微淡,伸出手。

    她在小楼那么多年,有座机,根本用不到手机。

    余睿抿唇,把手机递给冷玉蓉,她直接拨通了叶流华的号码。

    “余睿,她怎么说?”

    那边只想了一声,很快就接通了。

    叶流华冰冷中略带期待的声音传来。

    余睿在一旁也听得到,不禁嘴角抽了抽,远离了这里。

    “是我,在海城很开心,短时间内不会回去”

    冷玉蓉眼神都没动一下,声音极其冷淡。

    她并非一个冷漠的人,可面对叶流华,竟然只剩下了一张冷面孔。

    那边沉默了片刻,许是有些诧异打电话的人竟然会是冷玉蓉。

    “玉容,你去海城找女儿我同意,但知道不是就应该回来,现在京城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要找到‘女儿’,你首先要保证好自己的安全!我保证,等你回来后,我会派人到海城去找,找遍任何一个角落,好吗?”

    知道是冷玉蓉后,叶流华声音有些柔软。

    他没办法对心爱的女人生气,她离开的这两天,他有些焦躁。

    听到叶流华的话,冷玉蓉眼波微动。

    “不用了,我想在青青这里多住一段时间”

    最后,冷玉蓉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

    女儿,她已经找到了,不需要他再来马后炮。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不管怎样,她现在都不会回去。

    “那我把事情处理完,过几天到海城去”

    那边的叶流华又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

    冷玉蓉不在的日子,他反省了很多。

    也许,他真的不应该以保护为名让她一直待在叶家,他了解冷玉蓉,即便此刻她的声音再冷漠,他也能听出些许不可抑止的喜悦。

    喜悦?这种感觉她有多久没有过了?

    罢了,若她不想回来,那他就找过去。

    闻言,冷玉蓉微怔。

    “好,我在海城等你”

    想了想,冷玉蓉还是应了一声。

    有些事没办法隔着电话说,却可以当面说清楚。

    她相信,只要有她拦着,即便是知道了卢玉的欺骗,和他这么多年来有眼无珠的宠溺,叶流华也不会去做什么疯狂之事,这点信心她还是有的。

    而且,她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让叶流华知道叶蓁的存在。

    那边,听到冷玉蓉的话后,叶流华有些发愣地拿起手机看了看,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对面那个温柔的声音是属于冷玉蓉。

    这么多年了,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这么说话。

    来不及细想,叶流华扯起了嘴角。

    “好!你等着我!”

    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挂断电话,冷玉蓉耳畔回响着叶流华如傻子般开怀的语调。

    “夫人,首长怎么说?”

    余睿拿回手机,声音中有些几不可见的期待。

    “过几天他会过来”

    冷玉蓉眸子带着些深意地看向余睿,她能看出他也不想回去,因为她的话说完后,余睿竟然松了口气,好像此刻不用回去是多好的事情一样。

    不用多想,冷玉蓉就知道余睿在想些什么。

    毕竟当年她也曾亲眼见证过余睿和温淑芳的爱情,对于后者,她是感激且欣赏的,不是任何女人都敢为了陌生人抛出生命,更何况温淑芳还只是个普通人。

    “余睿,昨天和淑芳,还有你儿子谈过了?”

    冷玉蓉声音中带着些关怀之意。

    除去彼此之间的身份,她和余睿也是朋友。

    “嗯,淑芳希望我带儿子一起回京城”

    余睿抿着唇,点了点头。

    “那你应了?”

    冷玉蓉挑眉,带温贤一起回京城?

    说实话,因为叶蓁的关系,她对温贤感觉并不好,一个为了前途可以抛弃女朋友的人,哪怕是有千百种理由,她都不喜欢,更何况被他抛弃的是她的女儿。

    余睿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点头。

    昨天那个情形,不能不应,而且这也是应该的。

    “这样的责任你也确实应该担负,只是…”

    冷玉蓉并不诧异余睿的决定,他是个正直的性子。

    虽然京城上流圈子都知道余睿曾有过一个妻子和一个儿子,但现在他名义上的妻子却另有其人,此刻带儿子回去,恐怕会掀起一阵风暴。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事到如今,不得不做”

    余睿摇头,他既然答应了,任何后果都会扛下。

    生在这样的环境中,只能去适应,而不是尝试着改变。

    *

    另一边,农樱已经开着车子带叶蓁逛起了海城。

    说起来,两人还从没有这么闲的时候。

    只是要想找个地段好且面积够大的地方建酒店也不是简单的事,这种事运气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则靠的是人脉。

    “叶姐姐,要不我们给纪飞打电话问问?就算是他不知道,但他爸爸或者胡阿姨应该知道些吧?总比我们这么漫无目的地去找要强!”

    过了两个小时,两人还是没什么收获。

    想了想,农樱说道。

    在海城这种地方,最大的人脉恐怕非海城首富纪家莫属。

    她们既然有这样的人脉,那为什么不用呢?

    叶蓁没有说话,她并不希望去麻烦纪家。

    纪飞对她的意思再清楚不过,看胡青对纪飞的放养政策,恐怕昨日之后,纪安瑞和胡青也不会再让纪飞接近她,这是件好事,她也不想再去麻烦对方。

    农樱见叶蓁神色淡淡,不禁闭口不再说纪家之事。

    只是看看四处繁荣的海城,她有些苦恼。

    找个合适的地方绝不是一朝一夕的,真是让人有些头疼。

    “侠女?侠女侠女!”

    就在农樱愁眉不展时,突然听到一声充满惊喜却古里古怪的称呼,而这个称呼她似乎在哪里听过,而且就在前不久才听到过。

    还没细想,眼神已经随着声音看了过去。

    当看到那个站在大厦前,穿着帅气的女人时,农樱了然。

    原来是当初在十天帮的夜总会底盘上碰到的女人,貌似是冷松予王子的亲妹妹冷松翠,秉持着爱屋及乌的思想,农樱对冷松翠挥了挥手。

    叶蓁也抬眸看她,今天的冷松翠身边没跟着旁人,就她一个。

    “侠女,你还在海城啊!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但是我老哥说不应该打扰你,这不,今天无聊出来逛逛,没想到居然这么巧就碰到你们了!”

    冷松翠高兴极了。

    每次看到叶蓁,她的神情总是崇拜的。

    “你们的事还没处理完啊!”

    农樱好奇地问了一句。

    “没呢,帮里的事情都是我哥在管,我就成天没事可做!”

    冷松翠不在意地挥挥手,咧着嘴笑着说道。

    “怎么,你们是有什么事儿?”

    她看了看没有说话的叶蓁,又看看眉宇间带着些愁思的农樱,问道。

    这里是海城最繁华的大街,叶蓁看上去却不像个会逛街的人,今天出现在这里怎么可能不古怪,再加上农樱毫不掩饰的神情,她才会有此一问。

    “别提了,我叶姐姐想开酒店,就是找不到地儿!”

    农樱苦巴巴地和冷松翠诉苦。

    她们找了不少售楼的,但商家售出的楼都不大,怎么用来做酒店?

    “酒店?”

    听到农樱的话,冷松翠诧异地看了叶蓁一眼。

    没想到侠女那么厉害,居然还会做生意。

    “是啊,开个海鲜酒店!”

    农樱和冷松翠性格相似,颇有些臭味相投,没有什么隐瞒。

    “在海城开酒店,我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和地皮楼层啊”

    冷松翠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丝毫没有帮派大小姐的势头。

    他们青山会的实力主要聚集在兰城,若是叶蓁想在兰城开酒店,她有不少门路,可是海城,她对这个地方都不是特别熟悉,又怎么帮别人?

    “没事,我们这都愁这么久了”

    农樱摆摆手,她也不期待冷松翠会有什么办法。

    “要不问问我哥?”

    冷松翠看了叶蓁一眼,说道。

    她不知道,但是她那个全能大哥却不一定啊。

    叶蓁想了想,点头。

    “那就麻烦你了”

    冷松予就算不知道,那也可以问问十天帮老大。

    十天帮作为海城最大的帮派,门下人数不少,应该会有些头绪。

    “啊?不麻烦不麻烦不麻烦!”

    见叶蓁客气地和她说话,冷松翠瞬间红光满面。

    她心目中的侠女居然对她这么客气地说话,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冷松翠喜笑颜开地掏出手机,刚刚拨通冷松予的号码,不知想到了什么事情,突然睁大眼,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

    “对了!我想起来,刚刚我好像有看到一家酒楼要出售!”

    她出来逛了很久,当时只是一眼扫过,现在脑海一闪想起来了。

    “酒店要出售?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

    农樱兴高采烈地拍了拍手。

    本以为碰上冷松翠也没什么办法,没想到最后居然峰回路转了!

    而冷松翠手中的电话已经拨通了,那边传来冷松予温雅的声音:

    “松翠,怎么了?”

    “哦哦,没事哥,打错了!”

    说完,冷松翠就利索地挂断了电话。

    “走走走,我记得就在那边!”

    有了目的地,农樱都觉得全身上下有了力气。

    叶蓁也点了点头,有些时候总要有际遇能解决眼下的难事。

    在冷松翠的带领下,几人很快就来到了一家辉煌的酒店前。

    这家酒店名叫“龙图腾”,大展宏图,龙腾四海,足以看出酒店老板的雄心壮志,以这家酒店的规模来说,生意应该不错。

    不过此刻却门可罗雀,而且酒店门前还摆着要出售的牌子。

    “怎么样,这家酒店不错吧,正好你们也要开海鲜酒店,只要把这家盘下来,什么都不用准备,直接接手就行,而且这里地段也不错!”

    冷松翠双手环胸,认真地分析着。

    这家酒店对面就是海城各大有名的企业,平时聚餐请客什么的,很方便。

    “是很好,但是这么大的家业,怎么好好的就要出售呢?”

    农樱有些诧异地挑眉,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我也不知道,咱们进去问问不救清楚了!”

    冷松翠摇了摇头,率先向酒店内走去。

    叶蓁看了看这家酒店,眸子微动,没说什么跟了上去。

    酒店内只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柜台后,脸上愁眉苦脸,即便隔了好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衰气,就像当初碰到姚远时一样。

    叶蓁三人的脚步声十分清晰,可他却没有听到,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是老板?”

    冷松翠拍了拍柜台,问道。

    被响声震醒,那中年男人抬起头。

    “哦不不,我不是老板,你们三位这是?酒店目前不营业了。”

    中年男人看向叶蓁三人,只当他们是来酒店用餐的,客气地说道,只是说话时语气有些苦涩,可见酒店出售对他而言也是一种打击。

    “我侠…我妹子说看看你们酒店,合适的话就买下!”

    冷松翠看着叶蓁,“侠女”两个字在舌尖上饶了一圈,说成了妹子。

    她明显比叶蓁要大上几岁,此刻也只能心虚地说出妹子两个字。

    “买酒店?”

    中年男人诧异地看了看三人,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叶蓁身上。

    没办法,三个女孩子虽然都很显眼,但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这个穿着青色大衣,容颜清美,气质淡淡的女孩子,让人觉得她是几人的中心点。

    “是,介意我看看吗?”

    叶蓁颔首,眸子扫过四周。

    从外面看来,这家酒店的确不错,但这种事也不能草率,她需要再看看。

    开酒店虽刻不容缓,却也要小心行事,这家酒店有些问题。

    ------题外话------

    昨天一直审核不过,今天有了延迟,抱歉小可爱们。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