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凑一桌,叶蓁给予的震撼
    “院长妈妈您别误会,我正要解除婚约!”

    温贤略有些愤怒地看了林懿一眼,最不喜欢她这样混肴视听。

    本来院长妈妈就对他有些不喜了,如今恐怕对他更有意见了。

    “阿姨,您别听温贤胡说,我们是不会解除婚约的,很快我们就会结婚,既然您作为他的邻居,那到时候可一定要来参加婚礼啊!”

    林懿丝毫不介意温贤的话,上前,笑着挽住了温贤的胳膊。

    顾爱华冷淡地看了两人挽着的胳膊一眼,没有答话。

    温贤有些暴躁地甩了林懿的胳膊,面上满是不耐之色。

    “你能不能回兰城去,我把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们没可能了,你为什么偏偏要巴着我不放?林懿,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吧!”

    温贤声音充满了疲惫,他真的不想继续下去了。

    他心爱的人已经被别人抢走,他若再不和林懿撇清关系,恐怕就就真的没有一点机会了,和叶蓁分开,这会让他痛苦一生。

    看着这样的温贤,林懿心中仿佛在滴血一般。

    “温贤,我放过你,那谁来放过我?”

    自从和温贤在一起,她就觉得整个人被囚在了爱情的牢笼里,让她放手,任由温贤和叶蓁双宿双飞,她绝不同意,宁愿死也不会同意。

    “你们安静一点,有什么话就出去说”

    顾爱华被两人的对话吵得有些脑仁疼,不禁说道。

    这是叶蓁买的房子,不是用来给温贤和林懿吵架用的。

    “是啊小贤,你们有什么话回头再说吧”

    温淑芳也摆摆手,示意两人安静。

    顾爱华身体不适,若被两人吵出什么毛病,那就是大事了。

    “对不起院长妈妈,我这就带她出去”

    温贤满含歉意地说道,话落,就拖着林懿的手向外走去。

    “你放开我!放开我!”

    林懿被紧紧攥着手腕,拖动时有些疼痛,不禁皱眉大叫着。

    温贤却不闻不问,死死拖着她离开了公寓,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室内突然安静下来。

    “就是为了这样一个姑娘抛弃了我们小叶子,淑芳啊…”

    顾爱华无奈地摇了摇头,实在是想不通这一点。

    听到她的话,温淑芳沉默不语,只是露出苦涩的笑。

    而离开了公寓的温贤和林懿站在楼道里,两两相对。

    林懿甩开温贤的手,手腕处已经有了一圈红印。

    “怎么,怕我再说什么,让抚养叶蓁长大的院长听到对你产生恶感?温贤啊温贤,你现在做的这些叶蓁知道吗?她知道你还这么爱她吗?”

    林懿讥讽的目光如利剑般刺入温贤的心脏,竟让他感到有些心虚。

    叶蓁知道他的感情,却已经不爱他了。

    “呵呵,你别忘了,当初她为了挽回你撞到头,差点救不回来,光是这一点她就不可能原谅你,更别提现在的你根本配不上她半点!”

    看着温贤难看的脸色,林懿虽然心痛,却也有种别样的舒服。

    既然他毫不犹豫地想要和她撇清关系,让她痛,那她就要用刀子扎他最痛的地方,要疼一起疼,她宁愿抱着一起死,也不会离开。

    “能不能冷静点,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就是个泼妇!”

    温贤目光略带嫌恶地看向林懿,以前那个高傲像公主似得林懿已经不见了。

    当你不爱一个人的时候,她的傲娇可爱都成了骄横野蛮,总之,现在他是看林懿哪儿哪儿都不顺眼,想起曾经和她同床共枕,就忍不住想吐。

    他当初为什么会为了这样一个女人,抛弃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叶蓁?

    这一刻,温贤深刻地反思着。

    温贤眼中的嫌恶让林懿瞬间爆发,扑上去用指甲挠向他的脸。

    两人就这样在狭窄的楼道中厮打起来,就在这时,叶蓁公寓的门开了。

    温贤和林懿瞬间僵硬下来,纷纷看过去,门内是农樱颇为兴致勃勃的脸。

    “你们怎么不继续了?”

    见两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农樱挑眉诧异地问道。

    她是听见有动静才开门看看,没想到居然看到了温渣男和一个不认得女人在楼道里厮打,亏得两个人都穿的人模人样,这场面,看着真是辣眼睛。

    听到她的话,两人如触电般分开。

    林懿装模作样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头发,她不能在外人面前失了形象,这样的确有损于她林家千金的气质。

    而温贤脸上则是大写的难堪和尴尬,他认识农樱啊。

    “咳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温贤干咳几声,缓解尴尬。

    他看着农樱,又看看身后的公寓,有些不解。

    刚刚来这里没看到农樱他还有些奇怪,没想到她居然在对面公寓。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没办法啊,叶姐姐买了两套公寓,对面和这里,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这个渣男根本管不着吧?”

    农樱对温贤翻了个白眼,饶有兴致地解释了一句。

    她就是要让对方知道,以叶姐姐现在的财力,绝不是他能赶得上的。

    果然,农樱的话让温贤有些落寞。

    林懿则是一愣,叶姐姐?渣男?所以这两套房子都是叶蓁买的?

    “让我猜猜,这位不会就是你的姘头吧!”

    农樱上下打量着林懿,看两人刚刚的动作,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呵呵,当初抢了别人男朋友,现在怎么样,过得还不是不幸福。

    “我是温贤的未婚妻,你是谁!”

    林懿上前一步,眼神带着些警惕,认识叶蓁的绝不是什么好人。

    她个子很小,和同是萝莉的农樱站在一起也同样被压了一截。

    “你的智商都长到胸上了吧?”

    农樱双手环胸,说话时还挑眉瞅了瞅林懿丰满的胸脯。

    再看向温贤时目光就变得更加嫌弃起来,果然是个草包男,就喜欢这种像奶牛一样的女人,呵呵,除了一对胸,啥都没有。

    “你!和叶蓁认识的人,果然都是些没素质的人!”

    林懿冷笑一声,还得意地挺了挺胸脯。

    “大姐,你有素质,你有素质抢别人男朋友,你有素质在前女朋友家门前和自己男朋友厮打,和你相比,我这是小巫见大巫了”

    听到林懿的话,农樱半点不生气。

    她笑了笑,一副甘拜下风的模样。

    这时,纪飞凑了过来。

    没办法,农樱在门口已经站了许久,就能听见巴拉巴拉的说话声。

    “是谁啊?”

    问话时,他看向温贤和林懿,不认识。

    “喏,你叶女神的前男友,还有抢了你叶女神前男友的女人”

    农樱看到纪飞,眼珠子转了转,看戏般说道。

    闻言,纪飞眼神瞬间就变了。

    他非常挑剔地看了看温贤,又垂眸看了看自己。

    “小樱子,我觉得相比之下,自己更优秀,这是不是表明我是有机会的?”

    出乎意料,看到温贤后,纪飞反而有信心了。

    听到他的话,温贤捏紧了拳,又是一个和他抢叶蓁的人。

    而林懿则气笑了,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怎么了,一个个都喜欢叶蓁,那个胆怯懦弱的女人到底有什么地方好?

    不就是走了狗屎运发达起来了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樱,去喊院长妈妈和温妈妈吃饭”

    叶蓁端着菜出来,就看到农樱和纪飞挤在门口,说道。

    菜已经做好了,饭也焖好了。

    叶蓁声音清冽,极具穿透力,让温贤的目光瞬间亮了。

    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农樱和纪飞进了屋子。

    “蓁蓁,你回来了!你没事吧?”

    温贤一眼就看到了叶蓁,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眼,略有些担忧地问道。

    当初在暮水镇情况很危及,毕竟涉及了杀人的事。

    “我很好”

    叶蓁颔首,把菜放到桌上,并没有看温贤,而是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余睿,也不知他是否能认得自己亲生的儿子。

    叶蓁的目光在余睿看来有些莫名其妙,他看了看温贤。

    这一看,就发现了些不同。

    他有着棕色的眼睛,脸型轮廓也很眼熟。

    这时,林懿也进了屋子,她也看到了叶蓁。

    自从上次明媚的事情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叶蓁了。

    和上次相比,这次的她又有了很大的变化。

    皮肤白皙,神色清淡,五官更加精致,气质也极其出众,这样的叶蓁和以前那个叶蓁已经没了半点相似之处,站在她面前,只会觉得自卑。

    叶蓁也看向林懿,神色淡漠,眸中掠过一抹微光。

    和温贤不同,林懿的命她是要收下的。

    胡青和冷玉蓉面面相觑,不明显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你…你叫什么名字?”

    余睿起身,缓步来到温贤面前,看着和自己一样高的温贤,他突然感到有些不知名的激动,这种感觉来的突兀,也有些莫名其妙。

    “温贤”

    虽然不知道余睿的身份,但看他在叶蓁家,应该也是熟人,不敢怠慢。

    两个字刚落,余睿身体就是一震。

    温…贤…

    他刚想说些什么,农樱已经带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温淑芳只听农樱说叶蓁的母亲找了过来,当即就有些好奇了,把孩子送到孤儿院二十多年,怎么可能现在找过来?

    原本只是好奇,但是她全然没有想到,竟会看到余睿。

    他成熟了,脸上也有了些岁月的痕迹,不难看。

    和温淑芳不同,顾爱华是知道叶蓁母亲大家族人的身份的,如今找过来,那足以说明对方对叶蓁的重视,这一点在她看来比什么都重要。

    看到温淑芳,余睿步子忍不住动了。

    “这么多年,你还好吗?”

    余睿喉结微动,半晌才吐出这样一句话。

    分隔二十年,再次相见,竟觉得不知该说些什么,两人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也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但已经没有了曾经那种怦然心动的爱意。

    冷玉蓉也眼神微凝,别人她不认识,但温淑芳她是认识的。

    当年,就是这个温柔的女人,用她的身躯和智慧救了她。

    盯着余睿的脸,温淑芳只觉得眼眶有些热,她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点了点头。

    叶蓁挑眉看了看客厅中所有的人,只觉得这是非常热闹的一天。

    参与过二十多年前那件事的人基本都到场了,倒是可以凑成一桌。

    “玉容,这是怎么回事?余将军认识她?”

    胡青眨了眨眼,语气有些好奇和八卦。

    据她所知,余将军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不过照这个情况来看,他似乎也不是传言中的那样啊,而且他怎么会在海城有认识的人。

    “那是…余睿的前妻”

    想了想,冷玉蓉给出了这样一个称呼。

    没错,只能是前妻了。

    “什么?前妻!”

    闻言,胡青震惊极了,一时间大嗓门的“前妻”两字传进所有人的耳朵。

    原本温贤还有些奇怪母亲怎么会和叶蓁的朋友认识,但听到“前妻”两个字,瞬间身体僵住了,他睁大了眼,看着余睿,目光格外震惊。

    所以…这个男人,是他的父亲?

    温淑芳眼神中有一抹苦涩,前妻?

    她恐怕连前妻都算不上吧?

    而余睿眸中则有些尴尬和内疚,这么多年过去,好多事情都变了。

    林懿也诧异地看了余睿一眼,这个男人看上去气势很强,而且举手投足间都是上位者的气息,看上去就不是普通人,所以说,他就是温贤的父亲?

    站在温淑芳身边的顾爱华也看了看余睿,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当初温淑芳未婚先孕的事在暮水镇闹得沸沸扬扬,后来就独自带着温贤长大,镇子里的人都知道温贤的父亲是当年被温淑芳偶然救下的男人。

    这么说来,就是眼前这个看上去精锐的男人了。

    虽然不了解两人为什么分开那么多年,但顾爱华还是为温淑芳感到开心。

    她是个好女人,值得最大的幸福。

    对于余睿和温贤的父子关系唯一不觉得惊讶的恐怕就是农樱了。

    她只是撇撇嘴,这两人一样的不讨人喜欢,是父子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

    “好了好了,大家都先坐下吧”

    冷玉蓉来到叶蓁身边,笑着对众人说道。

    话可以边说边吃,菜却不能等,这是她女儿第一次给她做饭,她一定要多吃一点,看着满桌丰盛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冷玉蓉心中很酸涩。

    卢玉在叶家多年,十指不沾阳春水,可是她的女儿却能做这么多菜。

    听到冷玉蓉的声音,温淑芳看了过去。

    当看到那张记忆中熟悉的脸上,神情微怔。

    当年那个清淡如莲的女人她始终未曾忘记,只可惜她的结局并不算好,只是没想到,她不仅有再见余睿的一天,还有见到她的时候。

    “你…你的身体好了?”

    温淑芳捂着嘴,有些震惊和喜悦。

    她也不希望自己用生命去相救的人一直躺在床上,像个活死人一般。

    “是,我好了,谢谢淑芳当年的救命之恩了”

    冷玉蓉笑着点了点头,再见温淑芳,她心头也是情绪翻涌。

    看看大家熟悉却沧桑了许多的面孔,一时间千头百转。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到冷玉蓉身边,握住她的手,温淑芳才想起问这一茬。

    这里是叶蓁的家,对方应该和叶蓁不认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余睿。

    “她是我女儿,叶蓁是我的女儿!”

    闻言,冷玉蓉目光慈爱地看向叶蓁,声音中带着些许得意。

    她就是个急于向别人炫耀自己优秀孩子的母亲,这种感觉她从未感受过。

    听到她的话,温淑芳瞳孔一缩,抓着冷玉蓉的手都紧了紧。

    叶蓁是冷玉蓉的女儿?

    也就是说,那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和小贤青梅竹马的女孩子,是她当年无意间救下的孩子,这么多年阴错阳差,她竟没有半点感觉!

    “怎么会这样?我竟然从来没发现!”

    温淑芳满目震惊,她是真的没有察觉到。

    若她早就知道,也就不用等到这个时候让她们母女相认了。

    “当年你代替我引走那些人,我冒死生下孩子,当时体力透支,怕被人追到,这才把蓁蓁送到了隔壁的孤儿院,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终究还是被我找到了”

    说起这番话时,冷玉蓉声音中也有些激动和后怕。

    她若是没有坚持,胡青若是没有见到叶蓁,那她们母女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再见,而那个心狠手辣的卢玉则会占据她女儿的身份一辈子。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蓁蓁这孩子这么多年也不容易”

    温淑芳也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冷玉蓉的手,以示安慰。

    温贤的手不禁攥紧,叶蓁居然是母亲故事中那个悲惨的孩子?

    难怪,难怪当初叶蓁会在暮水镇问他那些事!

    他竟还天真的以为小彩虹才是那个孩子,却没想到,真正的凤凰竟然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叶蓁,今天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

    叶蓁扫过众人的表情,突然觉得很有趣。

    当初温贤为了权势财富抛弃了原主,却没想到原主真正的身份是京城千金。

    而林懿自喻高人一等,只是不知她的身份在原主面前又如何能拿得出手。

    不过世事无常,每个节点发生的一个小转折都会导致结果大不相同。

    就像卢玉,她若没有被妖魔附体,被带到京城后就没办法改变自身血脉欺骗众人,一直伪装成叶家的小姐,那原主恐怕也不会过的那么凄惨。

    而原主若恢复身份,温贤也必然不会劈腿,也就不会有原主身死的事发生。

    原主不死,她这个饕餮大陆的游魂又如何能夺舍重生这具身体?

    “有什么话坐下说”

    菜上齐,叶蓁说道。

    众人纷纷落座,唯一尴尬的也只有林懿了。

    叶蓁并没有给她准备椅子,说白了,是林懿害死的原主,她怎么可能让林懿和冷玉蓉坐一桌?若真是一桌吃饭,才是莫大的讽刺。

    林懿孤零零站在原地,只觉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这一生,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这…”

    冷玉蓉也看向林懿,有些不解女儿的意思。

    那女孩子应该是余睿儿子的女朋友,就这样让对方站着不太好吧?

    温贤此刻有些焦躁,这时候丢人的不止是林懿,还有他。

    这个麻烦的女人,若她没有跟来海城,就一切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冷阿姨,没把她赶出去就是看得起她了,您要知道她做了什么,恐怕会比我们更生气,所以她还是站着看我们吃吧!”

    农樱利索地摆着碗筷,说话时还鄙夷地看了林懿一眼。

    都现在这种情况了,她居然还有脸站在那里,果然是个没脸没皮的女人。

    “她做了什么?”

    冷玉蓉看了林懿一眼,面色有些难看。

    她不傻,从农樱的话中知道,林懿必然是做过什么对不起叶蓁的事。

    温贤的面色刷地白了下来,他不希望给叶蓁的亲生母亲带来坏印象。

    然而现在这个情况下,他又有什么能力阻止接下来一切的发生呢?

    “冷阿姨,叶姐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和这位余将军的儿子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后来两个人考到兰城,这不,某位能人就为了前途抛弃了叶姐姐,从而和这位…林小姐在一起了,听说当时还连累叶姐姐摔倒头住院,差点没醒过来!”

    农樱对温贤没有一点好感,丝毫不在意他苍白的脸色。

    叽叽喳喳地把事情说了一遍,话落,气氛就冷凝下来。

    在座所有都安静了,原本以为是老友相聚的日子,却没想到竟然还牵扯出这么一桩难看的事,温淑芳的面色也有些发白。

    而余睿则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眼中掠过一抹失望。

    纪飞坐在胡青身边,脸色有些幸灾乐祸。

    这种和他抢叶女神的人,最好全都面临这样的局面。

    冷玉蓉看了看林懿,又看了看温贤,面色阴沉。

    她的女儿就是因为没有背景和亲人,才被这两个人合伙欺负!

    “阿姨,当初的事是我做错了,我已经后悔了,我爱的一直都是蓁蓁,对不起阿姨,我真的知道错了,您别生气。”

    温贤倒是反应很快,没等冷玉蓉开口,就先道歉。

    他外表俊朗阳光,歉意十足,看上去的确不像个渣男。

    闻言,冷玉蓉依旧冷着脸。

    “玉容,这件事的确是小贤做错了,当初若不是因为我重病,小贤也不会做这么糊涂的事,看在他也是孝心使然的份上,别怪他了好吗?”

    温淑芳看着温贤强作镇定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

    她终究还是不想让儿子失去所有的希望,她明白,一旦让冷玉蓉对温贤产生恶感,那不必多说,他和叶蓁就再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看着温淑芳的神色,冷玉蓉眸中掠过一抹无奈。

    可怜天下父母心,温淑芳曾救过她和叶蓁,她既然都开口说了,那就无法再指责温贤什么,不过她对这样一个男孩子也无话可说。

    “我绝不会放手的!”

    听着众人的话,林懿咬着牙吐出这样一句话,转身就离开了公寓。

    她就是脸皮再厚,也没办法再待下去。

    “那女人是谁”

    冷玉蓉看着林懿离开的背影,声音冷极。

    温贤因为温淑芳和余睿没办法说什么,但那个女人,她不可能放过。

    既然别人欺负她女儿没父母没靠山,那现在她就要让所有人知道,任何人都不可以欺负她女儿,她倒要看看那丫头是什么人物。

    “妈,林懿的事我自己会解决,您还是多吃点吧”

    一直沉默不语,任由农樱讲述温贤和林懿故事的叶蓁开口了。

    她端起碗给冷玉蓉盛了一碗汤,胡箩卜玉米排骨汤,材料都是空间出产,很鲜美,灵气也浓郁,汤面上漂浮这些绿油油的葱花,很漂亮。

    “好,妈这就喝,这就喝”

    冷玉蓉接过汤,脸上满是慈爱。

    只要对叶蓁,她就是个十足的女儿奴。

    “各位都吃吧,尝尝我的手艺”

    给冷玉蓉盛完汤,叶蓁又帮另一侧的院长妈妈盛了一碗。

    经过刚才的事气氛有些尴尬,大家都干坐着,叶蓁不禁说道。

    “是啊大家快吃,我叶姐姐做的东西特别好吃,一般人可没有这种口福,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今天绝对不会有剩菜!”

    农樱已经伸出了筷子,说话时眼睛发着光。

    她话语中满是称赞,让在场人觉得她真是小孩子心性。

    他们都想着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做菜能有多好吃,原本想着吃过后就象征性地夸奖一下,却没想到,这一吃就停不下来。

    糖醋排骨选用的猪排非常鲜,肉质鲜嫩,色泽红亮油润。

    肉入口,带着些软糯的嚼劲,各种香料的味道都充斥在口腔中,却没有阻碍整道菜的滋味,吞入腹中还带着些暖流,口齿留香。

    而红烧肉也丝毫不腻,肥瘦相间,入口即化。

    除了这些大菜,即便一道简单的酸辣土豆丝,都色泽光亮,再加上红色的尖椒,整道菜看上去十分漂亮,入口更是酸辣爽口,十分下饭。

    “叶女神,你的手艺真的太好了!我长这么大觉得你做的菜最好吃!”

    纪飞也算是吃货一枚,手上动作很快,狼吞虎咽地吃着。

    对叶蓁,他的赞美滔滔不绝,只觉得自己的眼光真的太好了。

    “嗯,是很好吃,蓁蓁手艺真好”

    胡青此刻也发言了,她是首富的妻子,吃过的美食不知何几,但还是第一次觉得就这些简单的家常菜比大酒店的招牌菜都好吃上百倍。

    说话时,她看向叶蓁的目光变得有些惊异起来。

    这个女孩子真的是极其优秀,明明是孤儿院长大,却丝毫不逊色名门贵女。

    温贤吃着菜,每一道都叫人口齿生津。

    听着耳畔所有人的称赞,他垂在身侧的手捏紧。

    他竟然从不知道自己这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有这样好的手艺,而这样的手艺他本来可以享受一辈子,可现在,却只能沾着别人的光坐在这里。

    对别人的称赞叶蓁一笑而过,并没有表现出骄傲或自豪。

    “妈,我帮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抚养我长大的院长妈妈,顾爱华”

    见饭菜吃的差不多了,叶蓁才对冷玉蓉说道。

    都说生恩不及养恩大,恐怕对原主来说,院长顾爱华要比亲生母亲冷玉蓉还重要很多,不过这两个母亲对她都是极好的。

    冷玉蓉看向顾爱华,眸中尽是感激。

    “老姐姐,真是谢谢你当年的援助,感谢您给我教导出一个如此优秀的女儿,我恐怕无以为报,日后若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尽管说!”

    她早就想道谢了,只是刚才情况很复杂,她一直没机会说。

    顾爱华对她们母女俩的帮助很大,于情于理她都要诚心地道谢。

    “哪里的话,这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小叶子真的是个好孩子,我很喜欢”

    顾爱华摆了摆手,看向叶蓁的目光带着些柔和。

    叶蓁是她最喜欢的孩子,她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对她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这个孩子苦了一辈子,如今也终于能过上好日子,享受享受亲情带给她的快乐,而这种感情和她给的是完全不同的。

    “冷阿姨,这么说的话还真有件事要拜托你!”

    一直吃着停不下嘴的农樱放下碗筷,郑重地说道。

    她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都看向她。

    “哦?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冷玉蓉也有些好奇,不过能帮得上他们的忙,她会很高兴。

    “是这样,院长妈妈的孤儿院不是被烧毁了吗,叶姐姐要帮她重建,但是我找的工程队去了暮水镇,却被告知那块地皮不允许重建孤儿院了,再加上当初被施压和捣乱的事,我想这件事由冷阿姨来解决应该会更方便点!”

    农樱并没有明白地说,不过想也知道,是卢玉做的好事。

    当初就是她对付孤儿院,导致了如今的惨剧。

    冷玉蓉当然能听出农樱话中的意思,一想起卢玉,她就恨得不行。

    没想到叶家辛苦抚养长大的却是一头白眼狼,对无辜的孤儿院都能做出那种事,对方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性。

    “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你们不用顾虑,尽管修就是”

    冷玉蓉点了点头,脸上神情颇有些强硬。

    她倒要看看一个叶家的冒牌女儿和她本人,到底哪个说话更有力度。

    听到她答应,顾爱华眼中的紧张尽数化为激动。

    “孤儿院修好,我们家要多捐点款啊!”

    纪飞看了看胡青,认真地说道。

    他是时刻都不能放过在叶蓁面前刷好感度的机会。

    “嗯,是该捐款,老姐姐,我和玉容是好友,往后孤儿院有什么事您可以随时到海城来找我,我们纪家在这里还是有些话语权的”

    胡青看着顾爱华,声音柔和地说道。

    “谢谢,谢谢你们”

    顾爱华点头,脸上神色非常感激。

    她知道,有这些贵人相助,孤儿院以后会一直平安开下去。

    “余将军,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冷玉蓉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余睿,说道。

    “是,夫人,你放心”

    余睿点头,他也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听从一个不在政不在军的叶家女儿的话给孤儿院施压,做出这种事,完全违背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这件事解决完,倒也算了了一桩心事。

    “来,大家举杯吧,时隔二十多年,我们重聚,这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冷玉蓉看向叶蓁,脸上带着满满的欣慰和慈爱。

    她话中有着怀念,遥想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他们这些参与者都能安然无恙,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听到她的话,所有人神色都有些感慨。

    叶蓁倒没吝啬,拿出了桃花坊的“银月”,桃红色酒在晶莹的高脚杯中散发着漂亮的光泽,空气中也满是浓郁的酒香,闻着就不是凡品。

    高脚杯碰轻轻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这声音像是告别二十多年前的悲剧,宣誓大家往后的幸福生活。

    “嗯…这酒的味道很甘醇,桃花坊?这是什么酒业?”

    余睿品味着口中的酒,眼睛微亮。

    他也是好酒的人,当即就拿起酒瓶看向标致,图纹看上去的确吸引人的眼球,他有些疑惑地问道,这么好的酒,按理说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才对。

    “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酒是我叶姐姐酿的!”

    农樱挑眉看了余睿一眼,还用余光扫过温贤,骄傲又得意地宣布了这个消息,她叶姐姐就是这么厉害,不仅饭做的好,酒也酿的是一绝!

    霎时间,叶蓁就如同一个发光体,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叶女神,请你收下我的膝盖好吗?”

    纪飞眼睛几乎都要黏到叶蓁的脸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优秀的女人?

    长得漂亮,气质出众,做饭好,酿酒好,似乎没有她不会的东西。

    “所以这桃花坊是叶蓁小姐开的?”

    余睿深深看了叶蓁一眼,他是真的感到震撼了。

    按照年纪来算,叶蓁如今也不过二十多岁,大学刚毕业的样子,居然就自己开了酒厂,就照这酒的滋味,不愁没有销量。

    也难怪她并不在意回到叶家,依她的性格,恐怕想要的也只是家人吧。

    “不止这些,蓁蓁在m省仰光市还有一家玉石集团”

    温贤现在已经麻了,他觉得不管叶蓁再做什么都不会觉得奇怪。

    他灌了一口酒,说出这句话时声音有些哑。

    叶蓁如今越优秀,就越是证明了他的有眼无珠。

    话落,所有人看向叶蓁时都像在看一个不可思议的事物。

    农樱看了温贤一眼,轻哼,丝毫不同情。

    而冷玉蓉也跟着骄傲起来,她女儿就是这么不凡,卢玉与之相比,那就是鱼目和珍珠的距离,就应该让叶流华看看,到底哪个更优秀!

    “蓁蓁,没想到你在商场上还有这么大的魄力”

    胡青看着叶蓁,忍不住夸赞。

    她知道做生意有多难,要做出名堂会更难。

    叶蓁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可现在竟有了这样的成就。

    闻言,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说什么。

    她并没有做什么,只是下达一些指令,很多事情都是风戊晔和陈魄处理解决的,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她懂得并不算多,只能说实力和运气使然吧。

    “我叶姐姐还要在海城开设船只涉及渔业,还要开酒店!”

    农樱这个时候又开口了,她恨不得把所有的赞美都堆积到叶蓁的身上。

    而她说的话对于温贤来说,都像是暴击一般。

    在他还依附林懿在公司挣扎向上攀爬时,叶蓁已经走在了最前面,此刻,她已经把他越甩越远,几乎连脚步和背影都看不到了。

    “哦?海城渔业发达,不过也要有一定的眼力和运气”

    胡青在海城这么多年,对这些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发展渔业,若是没有经验老道的老渔民指导,是找不到鱼群的。

    有的船只出海几天,打回来的鱼还及不上物资和燃料的损失,而且海城打回来的鱼大多都是些并不珍贵但数量奇多的沙丁鱼,虽然卖给罐头厂也能赚不少钱,但也不是谁都有这样的运气,所以渔业大多数是发展不起来的。

    渔业是老天赏口饭吃,敢做的无疑都是些资金雄厚的。

    “叶姐姐一定没问题的!”

    农樱点了点头,对叶蓁抱有十二万分的信心。

    胡青虽然也觉得叶蓁很出色,但发展海城渔业并非轻而易举之事。

    对于她们的话,叶蓁没发表什么言论,只是浅淡地笑。

    孰不知,在多年后的纪元之争中,正是因为海城有叶蓁发展的船只渔业,才让无数人免于危难,捡回一条命来,当然,这只是后话。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