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爬得越高,摔得越惨
    “所以,当年那一对玉葫芦,是被叶承…卢玉偷走一个,机缘巧合下她被带到叶家,也没有说明自己的身份,就这样顶替你的身份过了十几年?”

    冷玉蓉声音很冷静,但这样的冷静下却带着暴风过境的压抑。

    她紧紧抓着轮椅的把手,骨节有些泛白可见其力度。

    叶蓁颔首,她看了胡青和纪飞一眼,并没有说卢玉是妖魔一族的事情,毕竟这种事一旦传出,很有可能会造成华夏世界动荡,胡青就算了,但纪飞…

    妖魔一族即将入侵华夏,这个消息真的太可怕了。

    “她还火烧孤儿院,暗杀了自己的亲人朋友?”

    冷玉蓉又缓缓地问,声音越来越沉,语气越来越重。

    “是啊冷阿姨,就前段时间,她还差点杀了自己唯一的姐姐,多亏叶姐姐出手相救,两人还斗了一番,只可惜最后叫她给跑了!”

    农樱撇撇嘴,响起卢玉做的那些事她就恨得牙痒痒。

    这些说出的事情还是她们知道的,其他他们不知道的坏事恐怕更多。

    “斗了一番?孩子,你没事吧?”

    冷玉蓉瞳孔一缩,赶忙看向叶蓁,上上下下地打量,生怕她出什么问题。

    她曾听叶流华说过,卢玉不知因什么激发了空气异能,这种能力光是听着都可怕,更何况叶流华还派了尖刀组的人秘密保护她。

    “我没事,倒是她受了伤”

    叶蓁缓缓摇头,响起卢玉,心中终归还是有些不放心。

    “受伤?承欢小…我们来海城时还见过她,好好的,没受伤!”

    余睿皱着眉,本想说的称呼堵在了喉咙里,不解地说道。

    当时叶承欢还笑着和他打招呼,看上去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说实话,听到叶承欢做的这些事,他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可农樱的表情太真了,更何况这些事有鼻子有眼,信誓旦旦的样子让人无法不信。

    真让人难以相信,那么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竟然会如此心狠手辣。

    孤儿院怎么说也抚养了她一段时间,就为了怕被揭穿,就用权利给人施压,找混子惹事,最后还放火烧,这些行径简直可恶到令人发指。

    更别提她为了一个身份,竟把亲人朋友通通灭口!

    残忍又可怕,想想这么多年和她同住屋檐下的叶家人,都觉得不寒而栗。

    “是啊孩子,卢玉看上去没有受伤的迹象!”

    虽然诧异叶蓁居然能把身为异能者的卢玉打伤,但冷玉蓉是相信的。

    她知道自己的孩子是绝不会说谎的,可是卢玉那里又是怎么回事?

    “嗯,所以说她已经回到京城了?”

    听到冷玉蓉和余睿的话,叶蓁并不觉得震惊。

    卢玉并非一个简单的普通异能者,她是妖魔一族,会些秘术是很正常的事,断肢重生不可能,依她的性格,大概是砍了别人的胳膊自救。

    原本想着处理完孤儿院的事就去一趟京城,但冷玉蓉的到来打破了她的计划,事情已经不再那么复杂,身份问题只要冷玉蓉相信,那就不是问题。

    只是卢玉妖魔一族的身份…这种事也只能和余睿说。

    他一定会汇报给这具身体的父亲叶流华,身为华夏高层人物,他就算是不信也会着手调查,一旦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卢玉恐怕就无法过的安稳了。

    “嗯,回去了,看来我要尽快报告首长,让他小心”

    余睿雷厉风行地想要去打电话,却被叶蓁阻止了。

    冷玉蓉虽然愤怒叶流华不认得女儿,但心里还是担忧的。

    毕竟卢玉若真的这么狠,难保不会对叶家动手。

    “叶蓁小姐,首长再怎么样也是你的父亲,你竟然阻止我?”

    余睿捏着手机,用一种不解的眼神看向叶蓁。

    身为叶流华和冷玉蓉的女儿,不应该这么无情的。

    叶蓁起身,冷冷地望着余睿的眼睛,周身涌现一股凌厉而强大的气势。

    “你以为卢玉现在还在京城?恐怕早在母亲来这里的时候就另寻出路去了,她没你想的那么愚蠢,你现在打电话过去,叶流华恐怕会追过去,到时候才是打草惊蛇,依卢玉的个性,狗急跳墙要了叶流华的命也是轻的!”

    她说这些话时声音很淡,却满是冰冷。

    经过了渔家村的事,卢玉做事只会更加小心谨慎。

    即便他们来时没告诉卢玉目的,但冷玉蓉在小楼里待了那么多年,突然出现,还迫不及待地要和胡青一起走,想也知道她猜到了。

    到海城旅游?冷玉蓉恐怕没这闲工夫,而她叶蓁也正好在海城。

    乘着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她先离开去做别的准备,这是最明智的选择。

    难道还等在原地,等着众人过去抓她?

    话落,余睿缓缓放下手臂,气息有些颓然。

    是啊,叶承欢不是个简单的人,不仅自己是异能者,周围养着一群异能者,这么多特殊人士若一起对付叶流华,后者就是再厉害也没办法走的了。

    更何况叶流华把多年的父女之情都给了叶承欢,说不准会手软。

    “那现在怎么办?”

    冷玉蓉声音有些焦虑,难道就让卢玉这么跑了?

    她实在是忍不下这口气,而且就这样的人,放走了就是祸害!

    气氛一时又沉默下来,就连一向话多的农樱和纪飞都默不作声。

    纪飞脸色有些沉重,他看了叶蓁一眼,虽然这次帮她带来了母亲,好像是帮了大忙,但他们的话却让他觉得两个人反而距离更远了。

    “她有什么地方可去?”

    叶蓁神色淡淡,让人猜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闻言,冷玉蓉和余睿对视一眼,他们的眸子都瞬间放大。

    两人异口同声道:“修者联盟!”

    这四个字带来的沉重气息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

    虽然他们身在华夏上层圈子中,对修者联盟有所耳闻,但还从未见过,只听说他们是华夏最强大的后盾,移山填海,腾云驾雾,就像仙人一样。

    听到他们的话,叶蓁眸子微缩。

    修者联盟她听过,当初在邬魍山时遇到过一个名叫柯子谟的人,他就自称是修者联盟柯家的人,所以说卢玉的真正目的是进入修者联盟?

    “你们对修者联盟知道多少?”

    叶蓁声音微凝,问道。

    她现在必须对这个组织有所了解,才能应付之后的事。

    “这个我们所知也并不多,修者联盟格外神秘,只有最高领导人才能与他们接触,很是高高在上,国家每年还会支付他们不小的酬劳,有很多人挤破头想成为其中一员,只可惜他们选人标准极高,叶家也是搭上线才推荐了叶…卢玉去”

    关于修者联盟,在场恐怕也就余睿知道的多些。

    冷玉蓉早早成为植物人,而胡青也过早脱离了京城的权力圈子。

    叶蓁抿唇,陷入到沉思中。

    这么说来,这个所谓的修者联盟就是修者家族的统称,他们不似神农一脉和玄机一脉那么神秘,会被世俗高层人士所知,以华夏守护者的身份自居。

    这样的人,应该是骄傲而自大的,也难怪会看上卢玉。

    而卢玉身为妖魔一族,她想加入修者联盟的目的也很明显。

    成为修者,最好能打入修者联盟的核心圈子,届时妖魔一族进攻华夏,修者联盟这个所谓的守护者早已是反叛者,起不到任何作用。

    看来妖魔一族也深知华夏修者的可怕之处。

    就众人说话时,纪飞只觉得一脸茫然。

    修者联盟是什么?

    胡青并没有告诉过他华夏一些隐秘人士的事情,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简单地过一辈子,哪怕只是做一个花花大少纨绔子弟。

    “这件事你们不用管了,我会帮忙”

    叶蓁抬眸,冷静地说道。

    既然修者联盟聚集着华夏所有顶尖的修者,那花婆婆就必然是知道地方的。

    她现在只需要静待,卢玉想法还是简单了,成为修者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哪怕天灵根,想有所成都要数年光景,到时候纪元之争早就来临了。

    不过不用等到那个时候,她会和花婆婆一起去修者联盟揭露她妖魔的身份。

    现在就让她蹦跶着吧,爬得越高,摔得越狠!

    只是不知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让卢玉显露妖魔原型,修者联盟曾相信过她帮过她的人会怎么对待这样一个欺骗他们感情的异族?

    更何况卢玉的身体究竟有没有灵根还有的一说,现在做这些都是白搭。

    而听到叶蓁的话,余睿不解地皱眉看向她,没有说话。

    卢玉的事情交给她?她是有多么大的信心能搞得过一个异能者?

    想着,余睿就不禁摇了摇头,他现在是已经相信了叶蓁的身份,但对于她这种说大话的行为着实有些看不惯,身为叶流华的女儿,怎么能如此自大?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我叶姐姐的厉害你是不知道!”

    农樱很快就注意到余睿不信任的眼神,当即眼神像刀子一样射向他。

    这个人,从来了就一直针对叶姐姐,现在居然还敢看不起!

    听到农樱的话,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余睿身上,看的他颇有些尴尬。

    “孩子,卢玉的事真的没关系?”

    冷玉蓉有些担心地问道。

    那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留在身边着实有些可怕。

    “放心,她掀不起什么大浪,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去京城一趟,解决掉她”

    了解了卢玉的目的,叶蓁轻笑着点了点头。

    她敢肯定,刚刚的想法绝对和卢玉所想不谋而合,毕竟作为妖魔一族,通过叶家这个踏板接触到修者联盟,掌控这个组织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叶家人,此刻还是安全的。

    在卢玉没有掌握更大的力量前,不会做什么有损自己利益的事。

    毕竟现在的她名义上还是叶家的女儿,叶家虽然是普通家族,但站在权势的顶端,怎么说也算是一个靠山,她不会轻易动手。

    更何况,叶流华身边也不全是普通人。

    他既然有权利给卢玉指派些异能者,那自己身边又怎么可能没有?

    尖刀组本就是国家一个神秘的组织,为国家服务。

    而像雪狼,雪偶,雪魔这些异能者,恐怕都已经被卢玉洗脑盖了。

    “可是你的身份,我现在就想回去昭告所有人,你才是我的女儿!”

    冷玉蓉握着叶蓁的手,声音带着些欢喜和心疼。

    她真的很想告诉所有人,她找到了自己亲生的女儿,而且她的女儿如此优秀,连异能者都能打成重伤,不过这么多年,恐怕也很辛苦。

    一想到卢玉依靠叶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修者联盟的门票,她就恨不得撕碎了她,而她的女儿,从普通人走到现在这一步,恐怕付出的更多。

    “没关系,我并不在乎身份,只要您相信我就好”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声音很平淡。

    她并不在乎那个所谓的叶家小姐的身份,更不在乎千金名媛的生活。

    要说起来,她现在的成就和作为,即便没有叶家也能过的很好,钱,她不缺,而权,以她四品下阶修者的身份,要什么样的权利得不到?

    “孩子,苦了你了”

    冷玉蓉摸了摸叶蓁的脸,语气有些心疼。

    越看叶蓁,她就越是觉得心中酸涩。

    明明是她冷玉蓉的女儿,却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父母疼爱,没有锦衣玉食,这么多年,恐怕生活的极为辛苦。

    本是这么想着,可看到这栋公寓,冷玉蓉的心又悬了起来。

    想了想,并没有在此刻问出口。

    她想在没人的事情,认真问一问女儿这些年的事。

    “叶姐姐,快中午了,我去做饭吧,咱们可以边说边吃!”

    农樱看了看时间,说道。

    这么一直说下去也不是办法,作为华夏人,就应该在饭桌上吃吃喝喝,这样一来感情增进得才快,今天这么多人,看样子应该多做点食物了。

    闻言,胡青也松了口气。

    她看了纪飞一眼,真怕这样的话题说个没完。

    生活平凡有时候比惊心动魄要好很多,这也是她选择一个商人的原因。

    华夏水很深,她不希望自己的儿子涉及那样复杂的圈子,他只需要简单快乐地活着,异能者,修者,这些都不是他应该接触的。

    “好,今天我来做,你帮我打下手吧”

    叶蓁看了看冷玉蓉毫无知觉的双腿,说道。

    植物人多年,双腿怕是神经萎缩了,应该多吃点灵食疏通经脉。

    有她在,迟早会让冷玉蓉重新站起来,作为她的母亲,拥有一具健康的身体是必然的事情,否则她这个饕餮大陆的厨神也白当了。

    “好好好!”

    闻言,农樱眼睛一亮。

    她惦记叶蓁做的饭很久了,每每提起总是这样一副模样。

    而纪飞也忘记了刚刚的事,满脸期待地看着叶蓁。

    还记得美食节的时候,农樱曾经说过她手艺非常好,他为此还想了好久,没想到今天居然有机会能够吃到女神亲手做的食物!

    “阿姨,这真是沾了你的光!”

    这么想着,纪飞还不忘记拍一下冷玉蓉的马屁。

    听到纪飞的话,冷玉蓉把目光放在了他身上,她突然想到要问女儿的事情有很多,除了生活上的琐事,还有感情上的,她的女儿值得最好的。

    “你啊,还是安静一会儿吧!”

    胡青伸手拍了拍纪飞的脑袋,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己这个儿子,真的还是第一次对女孩子有这么执着的时候。

    看着叶蓁和农樱进了厨房,纪飞也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冷玉蓉脸上的笑沉了下来,她看向余睿和胡青。

    这次的海城之行真是出乎她的意料,找到女儿她很高兴,但是卢玉…那么一个女人居然做了她十几年的女儿,想想都像是吞了苍蝇般恶心。

    “夫人,要不要把这消息送回京城?”

    虽然叶蓁那么说了,但这件事情一天得不到解决,他就一天不安心。

    “不,就照蓁蓁的话做,就流华的个性,他若知道被人欺骗这么久,必然会去修者联盟,那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是他一个普通人能去的?”

    冷玉蓉脑子很清楚,她和叶流华认识那么多年,深知他的秉性。

    若知道自己疼爱多年的女儿不仅是冒牌的,而且还做了那么多让人不耻的事,恐怕他会瞬间爆发,杀了她都是轻的。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卢玉羽翼已丰,叶流华根本没办法动手。

    “夫人说的是,可卢玉的身份怎么办?”

    余睿想了想,确实是这个道理,叶流华的性格他也清楚。

    可若是一直让卢玉占着叶家千金的身份,也不是长久之计。

    “等蓁蓁和我们去了京城,我要开宴会,把她郑重介绍给所有人!”

    冷玉蓉嘴角勾起一抹笑,语气带着些慈爱和宠溺。

    “这就叫母女天性,玉容,你的感觉真的很准”

    胡青说道,为自己能帮上这个忙感到庆幸。

    “是啊,这件事还要多亏了你,青青,谢谢”

    冷玉蓉握住胡青的手,认真而感激地道谢。

    “我们谁和谁啊,这是必须的,而且叶蓁那孩子和你真的太像了!”

    胡青笑着拍了拍冷玉蓉的手,说道。

    她们的话让一旁的余睿无法插嘴,他曾经还觉得一定是冷玉蓉搞错了,仅凭感觉怎么可能胜的了那纸证明呢,如今看来,是他错了。

    “可是夫人,您和叶…卢玉的dna验证是怎么回事?”

    余睿皱着眉,又想起了这一茬。

    若说长大之后的验证是卢玉自己动的手脚,那小时候的呢?

    那个时候卢玉也还只是个孩子,她有什么能力转换dna报告?

    听到他的话,冷玉蓉和胡青也沉默了,她们对这些也所知不深。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世界上能改变基因的东西多了!就卢玉那个心眼多的和马蜂窝一样的人,小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时,农樱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了出来,正好听到余睿的问话。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个人,总是在这里找麻烦。

    改变基因,别说是卢玉,就算是她这个神农一脉被放弃的人都能做到。

    而小时候的卢玉也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准她那个时候就已经所有准备了。

    她们当然不知道,当年卢玉离开时,曾偷过叶蓁的血。

    刚到孤儿院没几年,卢玉就被妖魔附体了,在被军人接走,得知玉葫芦是进入叶家的钥匙后,她就通过秘法和遗留在叶蓁身上的气息,得到了她的血。

    妖魔手段总是诡异而伤害巨大的,也是这个原因,原主才会昏睡两天,醒来之后忘记了所有关于小彩虹的事情,这都是秘法后遗症所致。

    “冷阿姨,纪阿姨,你们吃水果”

    把果盘放在茶几上,给了余睿一个白眼,农樱又回了厨房。

    见她如此,余睿苦笑,他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孩子这么不喜。

    冷玉蓉也不同情他,觉得农樱做的很对。

    回到厨房,农樱就把纪飞赶出了厨房,太妨碍做事了。

    厨房空荡下来,农樱才面色凝重地问道:

    “叶姐姐,卢玉的事情你要用什么办法解决掉?”

    她实在有些好奇,卢玉那丫的有点诡异,如果不尽早解决,恐怕会是大患。

    “等从神农一脉回来,就去京城一趟,事情不难”

    叶蓁浅笑,卢玉成为修者的如意算盘不会打的那么容易,更何况有花婆婆这个华夏五圣在,一个卢玉能在修者联盟翻起什么大浪?

    她到希望卢玉在修者联盟做出点成绩,到时候才能让她疼得更厉害。

    这些都不及司缪的身体,他虽然经过金雷猝体恢复了一部分实力,但要想全部恢复还要找别的方法,更何况还要找玄机一脉占卜出郎翼的下落。

    所以说神农之行势在必行,郎翼一天找不到,就危险一天。

    “神农一脉…”

    提起神农一脉,农樱抿唇,神色有点恍惚。

    她还记得过段时间两人就要启程回神农一脉了,

    “到时,我会帮你,和杨菁勾结的魔修想来也不简单”

    叶蓁虽然嘴上说着话,但手中的动作却行云流水。

    “好了叶姐姐,我们先不说这些,准备做点什么菜?”

    农樱不想说这种让人不愉快的话题,提起了菜。

    她还是比较喜欢吃,尤其是叶蓁做的美食,更是喜欢到了骨子里。

    “清淡些的吧”

    想起冷玉蓉和院长妈妈的身体,叶蓁说道。

    给病人吃的东西,还是要清淡一些,当然,考虑到大众,也会做些口味比较重的,总的来说,食物蕴含灵气,对人体是有很大好处的。

    可乐鸡翅,麻婆豆腐,酸辣土豆丝,糖醋排骨,红烧肉,西红柿炒鸡蛋,水煮肉片,再加上一道胡萝卜玉米排骨汤,这么多人吃足够。

    好在平日就会往冰箱里塞很多空间出产的食材,都是带灵气的。

    *

    在叶蓁做菜的时候,对面公寓来了两个人。

    买菜回来的温淑芳见农樱不在也没觉得奇怪,毕竟她经常会到对面去找叶蓁,本想休息一下,谁知刚刚放下手头的事情,门就被敲响了。

    刚开门,就看到了温贤,当即笑容满面。

    “你可回来了,事情顺利吗?”

    当初温贤从暮水镇回到海城没多久就回兰城去了,目的自然为了解除婚约。

    本想着若实在解决不了,再到京城去找余睿解决,不过他此刻回来,应该是顺利解决了吧,想到这里,温淑芳缓缓松了口气。

    这么多年了,她也着实不想再去麻烦余睿。

    谁知,她问完话,温贤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妈,我也来了,您最近身体好吗?”

    没等温贤开口,他背后就传来一道清脆的女声。

    温淑芳嘴微张,有些惊讶地看向那个对她温柔笑着的女孩子,林懿。

    “妈,怎么了,看到我很奇怪吗?”

    林懿笑了笑,声音非常和气,和以前那个动不动就摔杯摔碗的暴躁个性大行径庭,就像是从内里换了一个灵魂似得,着实让人古怪。

    听着林懿的声音,温贤烦躁地皱起了眉。

    当初他回到兰城,非常决绝地离职然后要求解除婚约。

    谁知,听到他的话,原本愤怒的林懿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万般祈求希望可以不解除婚约,她说她是真的很爱他,不想分手。

    如果他非要和她解除婚约的话,那她就立刻自杀。

    毕竟是一条人命,还是曾和他同床共枕的人命,他实在没有办法。

    原本想着就这样算了,他回到海城,想就当作以前兰城的事情不存在,从没有发生过,可没想到,又失算了,林懿也偷偷跟了回来。

    “没…没有,你们进来吧”

    看着无奈的儿子和变了性格的林懿,温淑芳悄然叹了口气。

    不用说她也猜到了事情的始末,这样一来,想要分开就更难了。

    温贤坐在沙发上,身形有些落寞。

    林懿却仿若未见般,凑到温淑芳身边刷存在感。

    “妈,快中午了,我帮您做饭吧?”

    “妈,您是不是累了,我帮您捶捶肩?”

    “妈,您口渴吗?我去帮您倒一杯水吧?”

    “……”

    林懿这一口一个妈地叫着,恐怕比叫自己亲生母亲还要亲热。

    温淑芳有些不习惯,以前林懿见到她哪里是这个态度?

    她能察觉出,林懿很看不起她,认为她是普通农村来的,没什么见识,说话做事不说指使,却也没有丝毫尊重,她对这个女孩子并没有任何好感。

    林懿紧咬着牙,她也不想到这个到处是水的地方来刷好感度。

    可是没办法,她和温贤以前也吵过架,但是从没有像这一次。

    温贤这次的态度真的太认真太坚决了,丝毫不留恋林家给他带去的财富,她不笨,知道什么时候应该服软。

    她真的很喜欢温贤,不想和他分手。

    看着林懿在一旁跟前跟后,温淑芳又叹了口气。

    “孩子…你不必这样,虽然我是小贤的母亲,但是他的想法我也没办法改变,强扭的瓜不甜,为了你们彼此都幸福,你还是放手吧”

    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温贤,再看看林懿,温淑芳说出了这番话。

    话落,林懿脸上讨好的笑容就僵在了脸上。

    她没想到这个脾气一向很好的老太太居然也是这个想法,她林懿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要家世有家世,哪里配不上温贤?

    “妈,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

    林懿整理了情绪,重新挂上了笑,说出的话却满汉苦涩。

    她堂堂千金大小姐,为了一个温贤做到现在这个地步难道还不够吗?

    “孩子,感情的事无法勉强”

    温淑芳摇了摇头,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林懿说清楚这件事。

    “不!妈,我爱温贤啊,我真的很爱他,只要他和我结婚,林家以后就全是她的,我不会插手半步,真的,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他,让你们知道我的心意!我知道我以前对您不好,但是我改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孝顺您的!”

    林懿拉住温淑芳的手,声音有些哽咽。

    然而她的话却让温淑芳抿起唇,眼前这个女孩子,完全不知道爱一个人应该要做什么,只是一味的用物质来诱惑别人,这样何尝能得到真的感情?

    “你回兰城去吧,我是绝不会再和你在一起的”

    这时,温贤走了过来,他轻轻掰开林懿抓着温淑芳的手。

    此时的温贤仿佛又成为了以前那个温暖如阳光的男人,让人忍不住追随沉迷,可惜他棕色的眼眸中此刻却带着些许绝情,就像当初对待原主一般。

    “不,你不喜欢的地方我都会改的,真的,我以后再也不干涉你的事情,求你不要离开我,我是真的爱你,温贤,温贤…”

    林懿顺势一把抓住了温贤的胳膊,满脸痛苦。

    她不是应该在毕业之后和温贤结婚,以后等父亲退休由他接手林家,从此两个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倏然,她想到一个人,面色大变,语气带着些阴冷:

    “叶蓁,是不是因为叶蓁!你说,你是不是因为叶蓁所以要和我分手?”

    想起现在的那个叶蓁,林懿确实感受到重山般的压力。

    以前的的叶蓁胆小而无知,即便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也抓不住男人的眼球和男人的心,这才让她有机可乘,轻而易举撬走了她青梅竹马的温贤。

    可是现在的叶蓁呢?

    她漂亮,优秀,光芒万丈,是她一辈子都赶不及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她很清楚温贤的心在什么地方。

    和叶蓁相比,她的一切优势都成了劣势,如何还能留得住温贤的心。

    果然如警句所说,出来混总是要还得。

    可是她不想还,该死的叶蓁,为什么要在她快要成功的时候冒出头,抢走了温贤所有的目光,不留半分余地,让她如何是好?

    “是,我爱的一直是蓁蓁,我从未爱过你”

    听到林懿的话,温贤沉默了片刻。

    再抬眸时,清淡且认真的话语脱口而出。

    他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心,他真的爱叶蓁,以前到现在,从未改变过。

    “哈哈哈,哈哈哈,温贤啊温贤,你从未爱过我?所以你是爱我的钱是吗?就因为叶蓁现在比我要有钱,所以你转眼间就舍我而求她?你这个男人,为何如此绝情?我林懿为了你付出了多少,难道还比不上一个突然转变的叶蓁?”

    林懿伸出手点了点温贤的心脏,语气带着些许微嘲。

    闻言,温贤并未反驳,也没露出什么不悦的神色。

    “林懿,是我利用了你,对不起你,当初的确是为了前途和你在一起,而现在想要和蓁蓁在一起,却不是为了钱,我是真的爱她!”

    他可以允许林懿讥讽他,却不允许别人质疑他对叶蓁的爱。

    他们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地变心。

    记得叶蓁当初在暮水镇说的话,可那又如何?

    不管是以前的叶蓁还是现在的叶蓁,不都是叶蓁吗?

    只要是这个人,他就爱她,绝不放手!

    “爱她?我看你终究是爱你自己比爱任何人都深!”

    林懿脸上带着些愤恨,她真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爱上一个如此绝情的男人,当初的花花世界难道不比现在的日子舒服的多吗?

    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一大片树林,她真是太愚蠢了。

    可就算是愚蠢,她也不愿意放弃这个男人,她同样爱他。

    “不!我爱叶蓁,我只爱她一个人!”

    温贤摇了摇头,他语调加重地说道。

    背叛叶蓁,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事。

    “孩子,不要再执着了,和小贤分开,你会遇到下一段更好的感情”

    温淑芳最是不喜欢女人死缠烂打的样子,就像当年,余睿被贵女包围追求,她不喜欢那种争风吃醋的日子,所以宁愿舍弃所爱。

    “我为什么要分手?当初是温贤同意和我结婚的,现在说放手就放手,我绝不同意,你若真要和我解除婚约,那大不了鱼死wang破!”

    林懿面目有些狰狞起来,看上去十分吓人。

    这时,一道声音从卧室中传了出来。

    “咳咳…怎么回事?”

    顾爱华挪着步子从卧室走了出来,她身体已经大好,可以偶尔下地走上两步。

    客厅真的太吵了,她隐约听到了温贤的声音。

    看到对峙在一起的温贤,温淑芳和一个陌生女人,顾爱华有些诧异。

    “这…淑芳,这是怎么回事?”

    顾爱华看着林懿,疑惑地问道。

    “没事没事,你身体不爽利就回去再睡会儿?”

    温淑芳来到顾爱华身边,搀扶着她,毕竟是病人,做任何事都要小心。

    “不用,身体好多了,小樱呢?还有这位是?”

    顾爱华四下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如百灵鸟般叽叽喳喳个不停的农樱,不禁问道,还顺口看向林懿,这个嗓门大脾气大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在这里?

    “樱子应该是去对面公寓了,说不定待会儿就回来,至于她…”

    温淑芳笑着回答了前一个问题,但后面一个问题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并不想在顾爱华面前解释林懿的身份,那只会让她对温贤的印象更差。

    “院长妈妈,您身体好些了吧?”

    温贤凑上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叶蓁视顾爱华如母,他应该更加热情和温和。

    一旁的林懿看出了温淑芳和温贤的态度,忍不住把目光放在顾爱华身上。

    只是个走路都不利索的病秧子,难道真如温贤所说,只是个生了病的邻居?

    突然,她想到刚刚温贤唤她时的称呼,院长妈妈?

    她灵光一闪,想到了温贤家旁边的孤儿院,也是抚养叶蓁长大的那家孤儿院,能让温淑芳和温贤这么熟悉的,恐怕除了那个孤儿院的院长,不作他想。

    “阿姨您好,我是林懿,温贤的未婚妻!”

    想了想,林懿笑着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看出温淑芳不愿告诉对方她的身份,她尤其加重了“未婚妻”三个字。

    不想让她知道,她就偏要说。

    现在她和温贤还没有解除婚约,照样是未婚夫妻。

    听到她的话,顾爱华看了看温贤,又看了看林懿,没再说话。

    原来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温贤抛弃了小叶子,不知是什么眼光,就她一个老太婆来看,小叶子绝对比这个虚伪的女孩子优秀无数倍。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会为了权势抛妻弃子,这很正常。

    只是,往往做出一个决定后,再想反悔就很难了。

    她知道,以现在这个小叶子的性格,绝不会再接受温贤。

    ------题外话------

    我表示马上就要迎来你们希望的暴更,之后你们要过一段时间再催我哦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