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母女初见,暴露了
    一行人下了飞机,纪安瑞已经安排了车子在机场外接应。

    余睿带着下属们警惕地巡查着周围的环境,毕竟不是熟悉的地方。

    当然,他们也不会穿着明晃晃的军装,那太高调,反而不安全。

    胡青推着冷玉蓉出了机场,上车。

    “我们现在去见叶蓁是吗?”

    冷玉蓉捏着手,语气紧张地问道。

    闻言,胡青无奈地看了冷玉蓉一眼,只觉得她已经走火入魔了。

    “你身体不好,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也该休息休息”

    听到胡青的话,冷玉蓉也没有反驳,只是垂下了眼帘。

    是啊,她应该去休息一下,用一个最好的状态去见自己的女儿。

    见她没有意见,胡青微微松了口气。

    车子行驶到一座独栋庄园,这里就是海城首富纪家的住处,不论是安保设施还是环境都非常好,酒店人多繁杂,并不安全。

    庄园门口站着两个男人,一个就是纪安瑞,另一个则是纪飞。

    “爸,我们这是要等谁啊,这么大的阵仗?”

    纪飞语气有些好奇,还时而踮起脚尖朝远处看看。

    以纪家的身份,很少会这样站在门口等客人上门,这面子可大了。

    “待会儿安分一点”

    纪安瑞没回答,只是警告似得看了纪飞一眼,自己这个儿子什么德性他很清楚,别到时候在人家面前出了丑,那丢人就丢大了。

    闻言,纪飞朝天翻了个白眼。

    就在这时,车子的轰鸣声响起,远处一连串的车子驶来。

    虽然心中不在意,但眼见着客人要到了,纪飞还是挺胸抬头地站好了。

    车子停下,纪安瑞亲自上前去打开了车门。

    胡青从车里走了出来,纪飞颇为无语地张大了嘴,什么时候自己那个低调的老妈这么讲究排场了,从京城回来还用这么多车去接。

    他刚感慨完,后面车子中就迅速走下了许多人。

    那些人虽然穿着普通,却个个眼神如鹰,身姿挺拔如同标杆,他们井然有序地分散到周围,四处探查着,就这样的秩序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纪飞眼神微正,这到底是什么人物,出门需要带这么多厉害的保镖?

    很快,车子中就被推出了轮椅,而轮椅上则坐着一个气质温和,容貌美丽的女人,她眼角有淡淡的细纹,不难看,反而增添了些许岁月的沉淀和韵味。

    “冷女士,我们又见面了,你没事就好”

    纪安瑞笑着打了声招呼,年轻时候两人曾见过。

    “是啊,又见面了,好像已经过去了好久”

    对着纪安瑞点了点头,冷玉蓉脸上含笑,有些感慨。

    多年不见,海城变了,一些老友也变了。

    “纪飞,过来!”

    纪安瑞对着身后的纪飞招了招手,示意他来打招呼。

    “阿姨,您好,我是纪飞”

    纪飞缓缓吐出一口气,对着冷玉蓉礼貌问好,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闻言,冷玉蓉笑着点头,看向纪飞的眼神带了些感激。

    她知道,叶蓁就是因为他才会被胡青看到,从而传递到她那里,总的来说,她能找到自己的女儿,其中少不了纪飞,她感激他是应该的。

    “好了,咱们进去再叙旧吧”

    平安回到海城,胡青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笑着说道。

    余睿对下属下达了几条命令,就跟着众人进了庄园。

    虽然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但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别墅内,纪安瑞已经吩咐厨子准备了一大桌的菜。

    “玉容,咱们先吃点东西,吃完休息一晚,明天早上我亲自约她出来!”

    胡青推着冷玉蓉来到餐桌前,说道。

    闻言,纪飞好奇地看了冷玉蓉和胡青一眼。

    他虽然是胡家的外孙,但却很少会去京城,关于母亲的朋友也从未见过,这还是第一个,看母亲那态度恐怕关系是非常好的。

    而且她身份也肯定不一般,从京城来,那些训练有素的保镖应该都是军人,真不知道她千里迢迢来海城是为了见什么人,搞不清楚状况心里就跟猫挠似得。

    “不,我们亲自去,我想赶紧见到她,我要亲自去看我的女儿”

    冷玉蓉摇了摇头,她确实有点累了,但明天一早还是要亲自去。

    她失职了二十多年,理应亲自前去,不是诚意不是示威,而是为了缓解心痛,她想让女儿知道,她是爱她的,真的很爱。

    听到她的话,胡青皱眉,旋即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好友啊,现在对她来说,恐怕没有任何人能比得上叶蓁,即便还没有见到,心里却是满满的期待,真不知道若不是她,冷玉蓉该多么失落。

    余睿也坐在一旁,暗自摇头。

    孩子都已经找回去了,他真的不明白到底是什么让冷玉蓉如此坚定。

    他肯定,明天见到的那个孩子不是叶家的,看冷玉蓉现在的模样,明天恐怕会是一场大灾难吧,到时候该如何是好?

    而且他到底应不应该把这件事告诉首长?余睿此刻心里也在犹豫。

    这次的海城之行,在他看来就是一桩闹剧。

    “对了小飞,你知道叶蓁住在哪儿吗?”

    胡青突然想到,她根本没调查过,不知道对方住在哪里。

    就这样脑袋一热跑到京城,还接来了冷玉蓉,想想她也觉得自己冲动了。

    她很紧张,如果真是她一头热,对方不是,那该怎么收场?

    有时候给了希望却不是想要的结果,那比失落和绝望更可怕。

    “啊?妈,你问这个干嘛?”

    一直埋头吃菜的纪飞不解地皱眉。

    他并不希望家里干涉他和叶蓁的事情,而且好好的怎么跳到这个上面了。

    “让你说你就说,废话什么”

    胡青伸手戳了戳纪飞的脑袋,自己这个儿子真是不会看眼色,这智商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笨的,想着胡青还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向纪安瑞。

    两人夫妻多年,纪安瑞当然知道妻子在想什么,当即苦笑着摇了摇头。

    儿子这么笨,也肯定不是随了他。

    “哎呀,妈,叶女神的事你能不能不管!”

    纪飞有些不悦,而且在客人面前,谈他的感情事也不太好吧。

    闻言,胡青被气笑了。

    “我可不能不管,这位,很可能是你叶女神的母亲,你确定不说?”

    想了想,胡青准备给纪飞一个晴天霹雳。

    果然,听完她的话,纪飞手里的筷子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他满目震惊地看向冷玉蓉,然后腾地站了起来。

    母…母亲?

    这一刻,纪飞只觉得脑子有点混乱。

    叶女神的母亲,是她母亲的朋友,还是京城人?可是既然是母女,她们为什么要问他叶女神的住所?这实在有些不正常啊!

    不过不管那么多,纪飞的震惊很快就转变成了热情。

    “阿姨,您是叶女神的母亲?”

    纪飞坐到了冷玉蓉旁边的空位上,表现出一副三好青年的模样,说话时脸上还带着些许羞涩和期待,和以往混不吝的花花大少模样判若两人。

    胡青嘴角抽了抽,她突然觉得手有点痒。

    “纪飞…叶蓁的住址!”

    纪安瑞看着胡青即将暴走的神情,尴尬地说道。

    “阿姨,您来海城是要见我的叶女神?您不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她,她真的特别特别优秀,我对她是一见倾心的,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对她很好!”

    纪飞很理所当然地忽视了纪安瑞的话,一本正经地表白真心。

    听到他的话,冷玉蓉笑着摇了摇头。

    “小飞,你知道她住在哪儿吗?”

    看来她的女儿行情很好,让纪飞小伙子迷恋成这个样子。

    见纪飞已经一直不回答最重要的一点,冷玉蓉又问了一遍。

    “啊?阿姨您是叶女神的母亲,都不知道她住哪儿吗?”

    纪飞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他想不通这点啊。

    闻言,冷玉蓉脸上挂上了些许黯淡。

    纪飞的话问到了她心中的痛处,是啊,她作为母亲,却连孩子的住处和长相都不知道,真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

    “让你说你就说,废话那么多!”

    胡青抿着嘴来到纪飞身边,伸手拧住了他的耳朵。

    看着冷玉蓉的神色,胡青可没有丝毫手软。

    “哎呦好疼啊,妈,你松手,松手,我说,我告诉你们行了吧!”

    纪飞好不容易挣脱开胡青的手,跳出好远,捂着耳朵满脸委屈。

    他也没说什么啊,以前那个温柔慈爱的母亲真是一去不复回了。

    “还不快说!”

    胡青给了纪飞一个眼刀,看来她以前真是太惯着他了。

    “好了,我明天带你们过去,不然你们肯定找不到!”

    纪飞挺了挺胸膛,理所当然地说道。

    他也不是真的笨,能感觉出这中间应该是有什么隐秘的事,只要他明天带着叶女神的母亲过去,不仅算是帮了忙,还能见到叶女神,一举两得!

    听到他的话,冷玉蓉才整理了心情。

    不管怎么样,她会弥补的,她以后一定好好对自己的女儿。

    “阿姨,别管我妈了,你多吃点!”

    纪飞小心翼翼地绕过胡青,又坐到了冷玉蓉身边刷好感度。

    纪安瑞眼观鼻鼻观心,恨不得不认识纪飞,他怎么会有个这么丢人的儿子,刚刚和他说的话都被当成了耳旁风。

    吃过饭,一行人就上楼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虽然很累,冷玉蓉却觉得睡不着。

    “余睿,过来和我聊聊天吧”

    她坐起身,给余睿打了电话。

    余睿来的很快,他就住在隔壁,方便保护冷玉蓉。

    “夫人,怎么了?”

    余睿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离床一米的位置,问道。

    说起来,他和叶流华是好友,和冷玉蓉也很熟悉,不然当年也不会由他保护着她到暮水镇避难,只是那一次的任务是他做的最差的一次,也是让他愧疚一生的源头,每每看到冷玉蓉,他都觉得很难过。

    “到了海城,你不回暮水镇一趟吗?”

    冷玉蓉看向余睿,认真地问道。

    她也是苏醒后才知道,当年那个救了她一命的温淑芳因为不喜欢京城的生活,重新回了暮水镇,独自抚养她和余睿的儿子。

    对温淑芳,她是真的很感激,很感谢。

    当年如果没有温淑芳的话,恐怕世上也就没有了她和她的孩子。

    闻言,余睿沉默了许久。

    “夫人,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模样面对她”

    他半晌后才摇了摇头,来时是期待的,到了却又惧怕。

    当初她的态度那么决绝,他又怎么忍心打破她平静的生活。

    “余睿,你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当年如果不是她,我和孩子也不会活着,若我没有成为植物人,也会在京城照看她,说起来,这其中也有我的责任”

    冷玉蓉声音有些无奈,也有些愧疚。

    如果她没有成植物人,那一定不会让那些所谓的贵女去打扰温淑芳和余睿的生活,也就不会造成如今的地步,和这样一个尴尬的局面。

    “夫人,你千万不要这么想,这和你无关”

    余睿摇了摇头,这是他的问题。

    或许他当年就不应该招惹她那样一个单纯的女人,她喜欢平静的生活,而他却向往着战场上为祖国挥洒热血,光耀门楣。

    “若是可以,你还是回去看看吧,你的孩子现在也该工作了”

    冷玉蓉想到自己的孩子,还是出口说了一句。

    这也是她来海城喊上余睿最主要的目的,这么多年,他过的也不好。

    “这件事,过段时间再说吧,夫人,你为什么那么厌恶承欢小姐?”

    余睿不太想谈论这件事,转了话题。

    关于冷玉蓉对待叶承欢的态度,他是真的很疑惑。

    “这才是我要问你们的,难道dna就能证明她是我的女儿?你别忘了,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神奇的人层出不穷,谁知道有没有手段可以改变人的基因?以叶家和冷家的身份地位,恐怕也值得别人觊觎”

    说起这番话,冷玉蓉嘴角挂着冷嘲。

    她为什么不喜欢叶承欢,天性如此。

    而余睿听到她的话,瞬间愣住了。

    他竟不知该如何反驳冷玉蓉的话,是啊,这个世界并非都是普通人,他们站在权力顶端,但还有另一类人,是权利都无法沾染的。

    难道叶承欢真的是假孩子?

    看着冷玉蓉的神情,余睿心中的坚定也开始动摇。

    “夫人,您还是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要紧事”

    心中很乱,余睿只能如此说道。

    他需要回去好好想一想,而且明天…一切都会有个明确的结果。

    冷玉蓉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一夜无话,翌日。

    冷玉蓉早早就收拾好自己,看着镜子里那个素雅的女人,她微微松了口气。

    纪飞也兴冲冲地穿戴整齐,认真地在冷玉蓉身后推轮椅。

    胡青看着儿子狗腿的样子,无奈地扶了扶额头

    海蓝郡距离这里有短距离,过了两个小时才到达。

    “叶蓁就住在这里?”

    胡青看了看海蓝郡的房子,有些诧异地挑眉问了一句。

    在这样的地方买一套高档公寓,恐怕要不少钱。

    按理说,当时孩子被接错了,那真正的孩子就应该还在孤儿院才对,孤儿院长大,才刚刚毕业,怎么可能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是啊,怎么了?”

    纪飞大大咧咧地说道。

    而冷玉蓉和胡青对视一眼,眼中都有些沉重。

    “好了,你带路吧”

    胡青叹了口气,对纪飞说道。

    能马上见到叶蓁,纪飞步子像是要生风一样。

    凑巧的是,一行人遇到了售楼小姐。

    看到纪飞,那售楼小姐眼睛一亮,旋即就看到跟在他身后的人,纪飞母亲胡青的脸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是海城市的名人啊。

    “纪少爷,您和纪…纪夫人到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售楼小姐脸上带着激动,有些好奇地问道。

    海蓝郡虽然是高档公寓,但是还没那资格让首富的夫人亲自来吧?

    “没事,你让到一边儿去!”

    纪飞不耐地挥了挥手,十分不喜,眼神带着些许警告。

    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出什么事,后面那个可是叶女神的母亲!

    售楼小姐缩了缩脖子,退到了一边。

    看着一行人离开的背影,又羡慕又嫉妒地咬紧了牙。

    不用说,肯定是来找那位叶小姐的,真是没想到,她居然还真能入得了海城首富纪家的眼,就连首富的夫人都亲自上门来看她了。

    等坐上电梯,冷玉蓉又紧张起来。

    她攥紧手,鬓角有细密的汗,脸上焦躁而忐忑。

    “玉容,放轻松,那孩子很好,肯定不会怪你的”

    胡青察觉到冷玉蓉的紧张感,有些好笑地轻轻拍了怕她的肩。

    “是啊阿姨,叶女神可好了!”

    纪飞又跳出来说了这样一句话,时刻不忘刷新自己的存在感。

    余睿也有些好奇起来,那个即将见面的孩子。

    电梯停下,发出“叮”的一声。

    “小飞,你去敲门”

    胡青扬了扬下巴,示意道。

    纪飞点了点头,敲了敲上次的门。

    冷玉蓉深深吸了几口气,精神紧绷。

    她此刻只觉得大脑中一片空白,心脏砰砰砰跳动的厉害。

    “谁啊?”

    门内传来一声略带警惕的声音,是农樱。

    “是我,纪飞!”

    听到农樱的声音后,纪飞激动地回应道。

    他来了两次,次次都碰不到叶蓁和农樱。

    “咔嚓”一声,门开了。

    冷玉蓉目光直直地看着开门的女孩子,当看到农樱的脸时,失落极了。

    而农樱刚开门,就看到纪飞那张放大的笑脸,当即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又来了?”

    纪飞这个人,真是让人觉得有些无语,哪儿哪儿都有他。

    农樱刚说完,就发现气氛有些不对,绕过纪飞的肩膀才看到他身后跟着许多人,有些不解地眨了眨眼。

    “这是…这是要干嘛?”

    这一层楼只有叶姐姐买的两栋公寓,纪飞带这么多人应该不是住房,难道是看亲戚?可是她可不知道谁和纪飞是亲戚。

    “叶女神呢?我帮她把母亲带过来了!”

    纪飞往屋里看了看,却没有看到叶蓁。

    “母亲?”

    农樱惊呼一声,转瞬就把目光定格在坐着轮椅的冷玉蓉身上。

    若说母亲,恐怕也就这位了。

    见农樱看向她,冷玉蓉轻柔地笑着点了点头。

    叶姐姐的母亲,应该京城叶家的人!

    奇了怪了,卢玉那渣女的事情还没揭露,怎么就有人来认亲了?

    “小姑娘,叶蓁呢?”

    胡青认得农樱,上次在美食节时见过,当时她就和叶蓁一起来的。

    “哦哦,叶姐姐住在对面公寓,我带你们过去吧”

    农樱的目光一直放在冷玉蓉身上,说着就关上门,去敲叶蓁的公寓门了。

    她只觉得有些晕晕乎乎不敢置信,这叶家的人真是说来就来,也不知道叶姐姐看到自己的母亲会是什么模样,是激动呢还是冷淡呢?

    这么想着,农樱就迫不及待地敲门了。

    冷玉蓉的心又提了起来,却又忍不住期待起来。

    很快,门开了。

    站在门内的女孩子穿着宽松的青色衬衫,修长的腿包裹在休闲裤中。

    她容颜精致,眉目如画,肌肤细致白皙如同美瓷,一双眼清清淡淡,周身气质如幽兰般雅致,给人一种极其舒服的感觉。

    叶蓁并不像农樱,她的精神力能够感知到在场所有人。

    目光极其准确地定在冷玉蓉身上,这个人……

    “进来吧”

    没等众人说话,叶蓁就声音极淡地说道。

    不用问,她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来意,只是觉得有些诧异罢了。

    当看到叶蓁,冷玉蓉眼眶就红了起来,她心中所有的紧张都在这一刻沉淀,没错了,这就是她血脉相连的女儿,看到她时,是满满的酸涩和心疼。

    而余睿也震惊地睁大了眼,没办法,眼前的女孩子比叶承欢更像冷玉蓉。

    “走吧,叶姐姐叫你们进去”

    农樱是个爱凑热闹的,当然是跟着进了叶蓁的公寓。

    等众人进了公寓,就被农樱安排着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青青,她是我的女儿,她一定是我的女儿!”

    冷玉蓉颤抖着握住了胡青的手,劲儿很大,像是要握住一种希望般。

    见她如此,在场的人都觉得有些心酸。

    就连一直盯着她的农樱都抿唇不语,本以为叶家人连女儿都能认错,应该都不是什么好人,没想到,叶姐姐还是有个爱她的母亲的。

    就在气氛沉重时,叶蓁提着一壶茶来到了客厅。

    “喝口水吧”

    叶蓁并没有多么激动,平静地帮所有人斟上一杯清茶。

    “叶女神!我这次是帮你把母亲给带来了,你快看看,冷阿姨就是你母亲!”

    在场的,就属纪飞最沉不住气。

    他不禁指了指坐在轮椅上的冷玉蓉,语气略带激动和得意。

    气氛又是一静,冷玉蓉看着叶蓁的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有的话仿佛都哽在了喉咙里,就这样看着,眼中却有泪滑下。

    她缓缓伸出手,似乎想要摸上叶蓁的脸。

    脸色病态到苍白,此刻却因为喜悦而带了些红润,她只觉得像做梦一样。

    叶蓁抿唇不语,却端起一盏茶,来到冷玉蓉面前。

    原主这具身体的容貌和面前这个女人的确有六七分相似,而且那种母女天性她可以清晰地感知,修者和普通人毕竟是不同的。

    “喝点茶吧”

    将手里的杯盏放到冷玉蓉手中,声音虽淡,却带着些温和。

    原主母亲的身体不好,喝些灵茶是有好处的。

    她虽不期待亲缘,但原主的身体现在由她接管,所以不接受也要接受了。

    而且冷玉蓉能千里迢迢从京城找到海城,可见对原主这个女儿她是喜欢的,这样一个母亲,她愿意认,母女之情,感受一下似乎也不错。

    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再看看手中氤氲着热气的清茶,冷玉蓉声音哽咽地应了一声,她也不嫌烫,举到嘴边喝了一口。

    谁知,看着滚烫的茶水却是温温的,茶香肆意,口齿留香。

    “路上顺利吗”

    叶蓁看着冷玉蓉,问道。

    类似为什么会来的问题她不想问,看着胡青和纪飞,不用问,一定是旧相识了,只是她没想到,不过是别人的一句相似,就让冷玉蓉来得这么快。

    此刻,她倒是为原主感到些欣喜。

    毕竟就原主悲惨的一生中,能有个爱她如珠如宝的母亲,也不算太差。

    “顺…顺利,顺利…”

    听着耳畔关心的话语,冷玉蓉终于忍不住,捂着嘴哭了出来。

    她没有哭得很大声,泪却如拧开的水龙头,哗啦啦地流个不停。

    叶蓁垂下眼帘想了想,有些犹豫地伸手轻轻擦掉冷玉蓉的眼泪。

    “叶蓁…叶蓁…这是我起的名字,我起的名字…”

    冷玉蓉伸手抱住了叶蓁,口中呢喃着,她的女儿,这是她的女儿。

    看着她的模样,胡青也忍不住红了眼圈。

    能帮到自己这位好友,她也觉得很高兴,只是没想到,世间缘分如此奇妙。

    余睿此刻也沉默不语,他虽然觉得应该先进行dna验证,但叶蓁和冷玉蓉两个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太过相似,只是前者比后者更平静更清冷。

    农樱默默擦着眼泪,她突然想到了爷爷。

    世间亲情,总是有体验一回才算完美,她为叶蓁感到开心。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说话。

    过了好半晌,冷玉蓉才停止哭泣,却还是一直盯着叶蓁,生怕她一眨眼不见了似得,眉宇间满是慈爱和欢喜,只觉得想把一切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

    她的女儿,值得最好的。

    这种感觉和面对叶承欢时全然不同。

    “对不起,是妈…是我的错,当年是我把你送到了孤儿院,都是我不好”

    冷玉蓉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声音和蔼中带着些许痛苦。

    可如果再回到那一年,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只是不会再弄丢她,更不会找一个冒牌货回来顶替了她的身份。

    “这不是你的错”

    感受着脸上温热的手,叶蓁轻轻摇了摇头。

    当年如果不是冷玉蓉当机立断把原主送到孤儿院,恐怕她早就死了,而她这个从饕餮大陆魂穿而来的叶蓁也没机会夺舍重生。

    听到叶蓁的话,冷玉蓉只觉得更加心酸。

    她失职了二十多年,却没想到女儿居然不怪她,反而理解她。

    “好了玉容,今天你们母女相认,本来就是大喜事,你可别哭了”

    胡青看着冷玉蓉眼眶里摇摇欲坠的泪,说道。

    她身体不好,老是哭身体会更严重。

    “是啊,妈,别哭了”

    叶蓁轻轻拍了拍冷玉蓉的后背,有时候,感情只是一瞬间喷涌而出的冲动,不得不说,冷玉蓉确实是个好母亲,她能为了别人的一句话,拖着残破的身体来找被人顶替了的亲生女儿,仅这一点,就值得她叫她一声母亲。

    本以为很难会叫出口,却没想到那么的顺其自然。

    闻言,冷玉蓉一怔,只觉得世间任何一切都比不过这一个称呼。

    “好,我不哭,我不哭”

    回神后,冷玉蓉赶忙擦掉眼中的泪。

    她没想到,认回女儿会这么容易,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不过上天让她们母女难了二十多年,在最后关头,总要给些特殊优待。

    “这…夫人,是不是要和叶蓁小姐做个亲子鉴定?”

    一旁的余睿这个时候开口了,面色有些为难。

    他知道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很煞风景,但叶家的孩子没办法随便认,这一个“妈”字喊出口可就什么都不一样了,他不得不出声打断。

    更何况,眼前这个虽然长得像,却还是没有什么书面证明。

    而且叶家还有个已经享受了十多年叶家小姐身份的叶承欢,这个时候再认回一个,不管是真是假,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果然,他的话刚落,气氛就凝固下来。

    冷玉蓉柳眉倒竖,满脸不悦地看向余睿。

    “余将军,我想这是我的私事,不需要亲子鉴定,叶蓁就是我的女儿!”

    冷玉蓉声音十分坚定,见到叶蓁之前,她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想把所有的感情统统宣泄出来,让她知道作为母亲,她对她的爱有多么浓厚。

    在经历过叶承欢的事后,她更相信自己的感情。

    一份纸质的亲子鉴定罢了,能代表什么?

    叶承欢的鉴定上不也是她的女儿吗?然而呢,那一张纸,她根本不屑一顾。

    听到冷玉蓉的话,余睿苦笑一声,却还是说道:

    “夫人,叶家的血脉不容混淆,你应该知道”

    上流高层的孩子,怎么能说换就换,这样也实在是太过草率了一些,如果没有证明,谁能相信仅凭感觉就认回的女儿?

    “叶家叶家,一直都是叶家!为了一个叶家,我远走他乡产子,为了叶家我不得已送走女儿,为了叶家,我的女儿在外吃了二十多年的苦,如今我们母女好不容易相认,你又叫我考虑叶家!我这一生最后悔的就是嫁给叶流华,你别忘了,我还是冷家的女儿,从今往后,我就带着女儿回冷家去住!”

    “叶家”两个字仿佛毒刺般,让冷玉蓉瞬间爆发。

    她声音有些尖锐,满脸的激动和愤怒。

    这一生,她从未像今天这样恨过叶家。

    “这…”

    余睿垂下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是啊,冷玉蓉不仅是叶家的媳妇,更是冷家的女儿。

    自从她成为植物人出事后,冷家和叶家的关系就不再似以往那么好,若非叶承欢在中间把持,恐怕冷玉蓉早就被接回冷家,两家恩断义绝了。

    说话时,冷玉蓉一直紧紧抓着叶蓁的手。

    这就是她的女儿,她绝对不会放弃她。

    叶蓁垂下眼帘看着紧握着自己的手,蔷薇色的唇瓣勾起浅笑。

    她从未体会过亲缘之情,无论是在饕餮大陆还是在华夏,如今和冷玉蓉相见的第一天,她竟出乎意料地感受到一种温暖,这种暖和司缪给的不同。

    也许,她真的应该尝试着接受这样一个亲缘和家人。

    “我女儿的事,你不可以和叶流华禀告,他既然觉得叶承欢是他的女儿,那就让他守着那个女儿过一辈子吧,叶蓁以后就是我冷玉蓉一个人的女儿!”

    冷玉蓉声音中带着些许冷意。

    她这一生如诗如画地清淡,从未有过这样强势的时候。

    听到“叶承欢”三个字,叶蓁眸子微动。

    看样子原主的父亲并不像母亲一样认为卢玉不是亲生,两人意见相左。

    “夫人…求您别为难我”

    余睿声音有些苦,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告诉叶流华。

    这时,叶蓁抬眸看向余睿。

    “他就是当年保护你母亲和你到暮水镇的余睿将军”

    胡青看到叶蓁的目光,忍不住为她解惑。

    说话时语气有些幸灾乐祸,在她看来,冷玉蓉早该强势一点了,叶流华那个自大且冰冷的男人,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瞧瞧。

    闻言,叶蓁轻轻挑眉。

    余睿,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就是温贤的亲生父亲?

    想想对面公寓温贤的母亲,叶蓁只觉得颇巧。

    二十多年前余睿保护冷玉蓉来到暮水镇,住在温淑芳家中,二十多年后,他再次陪同冷玉蓉来到海城,和温淑芳只有一步之遥。

    余睿抬起头,一下就撞进了叶蓁的眸中。

    他微愣,这样的年纪生在这样的社会,竟然有一双如此清澈如水的眼睛。

    距离近了再看,只觉得她和冷玉蓉真的非常相似,说不清到底是哪里,总之两个人站在一起,恐怕没有人会怀疑她们之间的母女关系。

    “这…当年的确是因为我的缘故,让你们母女分离二十多年”

    看着叶蓁的眼睛,余睿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半晌后,说出这样一句话。

    话落,他自己先愣住了,刚刚还想着让两人去做个亲子鉴定,怎么说话后竟然像是肯定了她叶家女儿的身份一样,他到底在干什么?

    “冷阿姨,卢玉…就那个叶承欢,她回去了没?”

    没等叶蓁说话,农樱就忍不住摩拳擦掌地问道。

    提起让母女俩分离二十多年的事,农樱就想起了这一茬。

    叶蓁从暮水镇回来后告诉农樱,卢玉当年从孤儿院顶替了她的事,这可把农樱气得不轻,一直惦记到现在,忍不住开口问道。

    造成现在这个局面的可不仅仅是余睿,还有那个不要脸的冒牌货。

    “你怎么会知道叶承欢?”

    听到农樱的话,冷玉蓉惊讶极了。

    按理说她们应该不清楚叶家的事才对,怎么会知道叶承欢这个人?

    “我早知道自己是叶家的孩子,您的女儿”

    叶蓁又为冷玉蓉斟了一杯茶,平静地说道。

    然而她的话却叫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震惊不已。

    “难怪…难怪你这么轻易地叫我妈妈,孩子,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闻言,冷玉蓉了然地点了点头。

    她实在想不到,到底是通过什么,才能知道自己的身世。

    “冷阿姨!您不知道那个叶承欢有多龌龊,她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居然对孤儿院动手,想把叶姐姐的身份证明全部销毁,不仅如此,还把她自己的家人和知道这件事的所有人都暗杀了,这种人,也亏了叶家敢把她留在家里十多年!”

    农樱忍不下这口气,不禁把卢玉做的那些龌龊事说了个遍。

    她的话如平地惊雷,炸响在冷玉蓉,余睿和胡青的耳边。

    看着长大的孩子,居然真的是冒牌货,还为了叶家孩子的身份地位而杀人?

    叶承欢…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