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斯蒂娜,新的希望
    站在堤坝上,看着余航牵起卢云的手,叶蓁唇角勾起一抹浅笑。

    “怎么了?”

    司缪抬眸看了一眼,神情淡淡。

    “没有,只是觉得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

    叶蓁紧握着司缪的手,若有所思地说道。

    司缪挑眉,没说话,只是紧紧回握住叶蓁。

    别的事情他并不在意,只要他的卿卿安好就够了。

    “好了!该回去了!”

    叶蓁拉着司缪上了车。

    在渔家村待了这么久,是该回去看看了。

    海底的惊心动魄告一段落,感觉都有些和社会脱节了。

    天色太晚,并没有直接开回海城,而是就近在镇子里找了个旅馆住下。

    好在小旅馆并不需要两个人的身份证,重新变装的司缪也没有引起什么特殊的目光,只是偶尔有人会投给他们一个暧昧的眼神。

    进了房间,叶蓁用精神力探查,知道没有监控设备后,带着司缪进了空间。

    空间中,最灼人眼球的就是矗立着的神秘众生塔,此刻它只有第一层是亮起的,不过现在得到了“绮罗绿生藓”,恐怕过不了多久,第二层也会亮起。

    叶蓁对此还是有些期待的,毕竟众生塔和十二仙灵息息相关。

    许久没有进空间,只觉得有些混乱和热闹。

    空间时速和外界不同,仿佛已经焕发了新的生机。

    野鸡们身后跟着一群群小鸡,一些食肉动物也开始成双成对地出入。

    灵菜长得越来越大,水灵灵的,看上去就知道品质不错。

    除此之外,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些长相奇特的妖兽和灵气浓郁的香料灵植。

    在邬魍山中丰富的收获们虽然换了生存地,却长得更好,空间也因为多了灵植,重新晋级,地方宽阔,又多了许多山脉和湖泊。

    叶蓁看了看扎根的“玄寒冰魄草”和“绮罗绿生藓”,也极为精神。

    除此之外,就是在邬魍山中抓捕的金谷蟾蜍了。

    它是削弱众生塔中囚困莫娴锁魂阵的材料,还有银线草,泰罗果和枯叶草没着落,不过早晚会聚齐的,只要这只二阶妖兽没出问题就好。

    那家伙已经在溪流中找了窝,孰不知自己未来凄惨的命运。

    “王?王!您的实力恢复了?”

    这时,满身绿意的莱格出现。

    他感受着司缪周身的气息,惊喜地出声。

    “恢复了一些”

    司缪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并没有特意解释。

    当然,莱格也不会追根究底。

    只要司缪身体好起来,实力哪怕只恢复千分之一,在这个大陆也足以自保。

    “那就好!真是没想到,这华夏居然还能让王恢复一部分实力,也不算是没有任何用处,对了,王,前些日子神妃丢进来的那人如何处置?”

    莱格说着,就用藤条拉出一个被丝丝捆绑的人。

    雪影,卢玉的人,就是曾在大海上和叶蓁过招的白翼血族的隐身异能者。

    她长着一张娃娃脸,却有清朗的男声。

    此刻她正睁着眼睛,四处打量着周围。

    “她从几天前就醒了,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观察着什么”

    这时,叶蓁也巡查完了空间。

    一切都井然有序,唯一让她感到有些失望的,就是火狐草并没有长出来。

    当初在妲己古墓中得到的千年狐妖内丹,有一定几率可以种出十二仙灵之一的火狐草,可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什么生长的预兆。

    “神妃,她怎么处理?”

    看到叶蓁,莱格声音也敬重了很多。

    叶蓁眨了眨眼,看着坐在地上,傻乎乎的雪影,蹙眉。

    “她是卢玉的人,现在好似也无用了”

    原本想着能从她嘴里套出什么话,但现在也不用了。

    卢玉是外大陆来的妖魔一族,只是不知是怎么潜入到华夏的,还附身到了人族身上用来瞒骗修者的感知,她妖魔的身份应该是最大的隐秘了。

    眼前这个雪影看上去有些古怪,她应该也并不知道什么有用的东西。

    司缪玉眸微眯,指了指雪影的脖颈。

    “怎么了?”

    叶蓁顺着他的手望去,就看到雪影颈间一个缠绕着的黑色纹路。

    她眸子一凛,声音也冷了下来。

    “她被妖魔一族控制了?”

    难怪,难怪身为吸血鬼族的优秀人物,会听从卢玉的命令。

    看来这些年她利用叶家公主的身份笼络和控制了不少人,只是不知,她到底在京城中筹谋了多少,叶家人有没有被魔纹控制的。

    “在海上我就知道了”

    司缪点了点头,声色平淡。

    他和妖魔一族接触很多,对此自然一眼就能看穿。

    只是当时他还无法确实,妖魔一族是否潜入了华夏。

    能够将魔纹印在人的身上,从而控制对方的,必然是高阶妖魔无疑,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很危险的事,他并不想让叶蓁为此而伤神。

    只是魔神分身既然能够映射在这个位面上,那就表示,他们对这个大陆志在必得,这并不是个好消息,他的卿卿也应该早作准备了。

    他并不希望在叶蓁还没有成长起来时,就有妖魔入侵。

    他很明白,叶蓁不希望成为一株依附他生长的菟丝花,她有一颗强者之心。

    华夏位面的纪元之争,将是她成长的最好机会,但机遇往往和危险并存。

    就连他都不清楚这个觊觎华夏位面的妖魔一族有多少实力,所以,他必须要尽快恢复全部实力,从而守护着他的卿卿成长起来。

    这个世界的天道已经盯上他了,这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他并不惧。

    “那她怎么办?杀了?”

    叶蓁蹙眉问道。

    眼前这个血族说起来也算是倒霉,被卢玉控制了。

    “不用,我给你一个忠实的属下”

    司缪挑眉,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

    他拉起叶蓁的手在空中轻点,一个散发着五彩光芒和银光的点,就缓缓飘入雪影的额头,她瞬间面色大变,闭着眼睛,神色痛苦。

    好似有什么在她的脑海中交织,大战着。

    在叶蓁注视间,雪影脖颈上的黑色纹路竟缓缓消散!

    不过是个魔纹,想要抹去对司缪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倏然,雪影睁开了眼睛!

    她眸光放在了叶蓁身上,旋即恭敬地跪倒在地上。

    “感谢主人出手相救!”

    清朗的声音带着些许感激,态度倒是真诚。

    “这是?”

    叶蓁挑眉,看着性情大变的雪影,问道。

    她现在不再傻乎乎的,眼睛中也没有呆滞,偶尔闪过些许精光。

    “有你的印记和我的印记在,无需担心她造反,有事可以安排她做”

    司缪并不觉得这样控制一个人有什么不好,在他看来,能成为叶蓁的下属,是这个血族的荣幸。

    而且,如果不是他们,雪影恐怕会一直被当成一个傀儡和活死人。

    闻言,叶蓁看着雪影,多了些兴致。

    来到华夏后,她一直像普通人一样发展商业性产业。

    虽然和魔修异能者都交手过,也有像农樱一样的朋友,但像雪影这样的手下却还是头一次有,毕竟是不会发生背叛的异能者属下,这种感觉还有些新奇。

    在饕餮大陆时,她也时常是独来独往的。

    “你叫什么名字”

    叶蓁并不想称呼她为雪影,毕竟她已经不再是卢玉手中的一员了。

    “禀主人,属下斯蒂娜,埃尔瓦,是白翼血族”

    雪影款款说出了一个让自己都感到有些陌生的名字。

    当初游历华夏,却遭到了暗手,没想到就沦落到别人手中,成为一个没有灵魂和理智的杀手,说起来,也着实有些丢人。

    “斯蒂娜,那你已经就叫回自己的名字吧”

    叶蓁想了想,说道。

    “是,斯蒂娜谢过主人!”

    重新拥有神智的感觉让斯蒂娜有些激动,对叶蓁也更加恭敬。

    比起当傀儡,她倒是更愿意成为叶蓁的属下为她效力。

    “好了,喏,你休息”

    叶蓁递给斯蒂娜一块灵石,供她恢复身体。

    毕竟刚刚消除魔纹,也应该休养一段时间。

    叶蓁对于自己人,一向是大方的。

    拥有一整条灵石矿脉,不需要紧巴着过日子。

    “是,感谢主人!”

    斯蒂娜说完,就拿着灵石到一旁恢复去了。

    整理整理空间,还得到一个异能者属下,不错。

    “也不知卢玉通过盘旋轮跑到了什么地方”

    看着斯蒂娜,叶蓁眯了眯眼,声音冷冽。

    下次再见到卢玉,她一定要了她的命。

    有些人,就是命中注定的灾难和祸害。

    卢玉顶替了原主的身份,又机缘巧合下被妖魔附体,而在这个时候,叶蓁又从饕餮大陆而来,不管是为了什么,她和卢玉,注定只能活一个。

    “早晚会出现的,不用担心”

    司缪看着叶蓁,玉眸中满是温柔之色。

    卢玉是妖魔一族的种子,不会轻而易举死去。

    不过,对于他来说,还是跳梁小丑般的存在,不足为惧。

    “对了,神妃,兰陵王和吱吱都醒了”

    莱格在空间这么久,作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又说道。

    两小只已经醒了有段时间,实力可谓大涨,都成为了四品灵植!

    这么下去,过不久,等到空间再次晋级时,它们就能化为人形了。

    “哦?”

    叶蓁从进了空间,还没注意到这点。

    莱格拍了拍手掌,没多久,兰陵王和吱吱就扭打成一团从远处滚了过来。

    “主人!”

    “主人,主人!”

    两小只一看到叶蓁,就兴奋起来,迅速分开飞奔过来。

    晋级后,它们也确实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兰陵王的枝叶越发繁茂,开着芳香扑鼻的花朵,美不胜收,它看着已经和成年人一般高,的确不像是一株兰花。

    而吱吱也粗壮了不少,倒刺更加尖锐。

    就在它们即将扑到叶蓁身上时,司缪慢悠悠来到叶蓁身前。

    霎时,两小只就仿佛急刹车般停住,躲在了莱格身后。

    对于司缪,它们一直是不敢接近的。

    “好了,你别吓它们”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对两个初始小弟招了招手。

    得了主人的召唤,它们也顾不得司缪了,飞奔过来。

    “主人,你可算是来了!”

    “主人,主人,吱吱,吱吱!”

    晋级后,吱吱也终于可以清晰地吐出字眼。

    记得当初将它收进空间时,还是一丁点大小,没想到,过了这么长时间,它也长大了,似乎比它的前身还要大一些。

    “以后你们就帮着莱格打理空间,知道吗”

    叶蓁伸手摸了摸两个小弟的枝叶,神色欣悦。

    听到她的话,两个小弟忙不迭地摆动枝叶。

    它们都很喜欢性情温和的精灵族,帮着他整理空间是必须要做的。

    “主人!”

    就在两个小弟竞相邀宠时,月牙也不甘寂寞地从远处跑来。

    它很喜欢空间浓郁的灵气环境,而且在众多低阶妖兽和普通野兽中可以称王称霸,只是这两只刚刚苏醒的灵植,实在是讨厌。

    见月牙飞奔过来,兰陵王用枝叶勾了勾吱吱。

    毕竟在一起那么久,彼此之间还是很清楚对方的心思。

    两小只跑了过去阻拦月牙,一时间,三只扭成了一团。

    看着这生机勃勃的场景,叶蓁心情好极了。

    “我出去,你就待在空间稳固一下猝体恢复的修为吧?”

    叶蓁看向司缪,说道。

    虽然司缪看上去近乎无敌,但她深知撕裂位面带给他的伤害。

    看着叶蓁眸中的忧虑,司缪拒绝的话竟全都说不出口。

    “好,你自己小心,若有解决不了的,就喊我”

    司缪也不在意莱格的目光,在叶蓁脸上印下一吻。

    “好”

    叶蓁颔首,这才离开空间。

    “王,不知您这段时间可有遇到什么事?为什么会有魔纹?”

    莱格面色有些凝重,这个问题他刚刚就想问了。

    魔纹难道不是妖魔一族才会有的东西?

    华夏世界分明只是个普通大陆,没有至强者和高端的修炼体系,为什么会有妖魔这种生物的存在?

    如此一来,这个简单的大陆也变得复杂起来。

    他深深地记得当年纪元之争,饕餮大陆妖魔一族进攻时的惨烈,有多少修者大能为了守护家园从而自爆和妖魔同归于尽?

    他当时已经是神尊麾下一员大将,也曾在那场大战中拼尽全力地杀戮。

    妖魔一族皮糙肉厚,很难攻破。

    “华夏被妖魔大陆盯上了”

    司缪双手负于身后,眸光深邃地望着众生塔,不知在想什么。

    而听到他的话后,莱格面色一变。

    如果现在还是在饕餮大陆,那他必然不惧。

    但是现在是在华夏,不仅是他修为倒退,就连强大无匹的神尊都成了现在的样子,尽管修为恢复了一些,但他想,也不足以打败无数妖魔。

    “王,我们应该尽快找到郎翼,离开华夏”

    莱格略有些沉重地说道。

    他们来的时机也不对,正好赶上纪元之争。

    他可以死,但是神尊却是万万不能有失,若不然,他怎么有脸回去面对那些一直牵挂着神尊安危的兄弟们?

    “你看,那塔有什么变化?”

    司缪没有回答莱格,他伸手指了指仿佛矗立在云端的众生塔。

    闻言,莱格望去。

    “王,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在他看来,塔依旧是那塔,并没有什么变故。

    司缪绯红的唇瓣微扬,风拂过,银河般的长发飞起,美得炫目。

    “这个世界,将会发生大变革,时隔万年,十二仙灵也终究要重聚了”

    飘渺如风的声音,带着些许神秘。

    莱格看着司缪脸上的悠然之色,凛然的神情也松懈下来。

    华夏果然是个神秘的地方。

    变革往往都伴随大的机缘,也许,留在这里也并非坏事。

    *

    离开空间,叶蓁站在宾馆的窗边,望着小镇中的夜色。

    刚刚和司缪分开,她就有些想他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叶蓁就开着车踏上了回海城的路。

    在临近市区时,把车子停下,打了出租车回到海城的“海蓝郡”。

    她不想带着无证驾驶的麻烦回去,车子找人来开就好。

    站在“海蓝郡”门口,叶蓁心中也松了口气。

    从暮水镇,到泸水镇,再到渔家村,最后到海妖一族。

    处理了一条又一条繁杂的线,现在才回到海城。

    刚进了小区,叶蓁就看到了当初那两个奇葩的售楼小姐。

    “诶?叶小姐,您回来了!”

    看到叶蓁,她们显得极为热情。

    毕竟叶蓁身份神秘,能够买得起两栋公寓,应该也不是什么普通人。

    “叶小姐,您的朋友已经入住了一栋公寓”

    “对了叶小姐,纪少爷还到这里来找过您好多次”

    乘着这个时间,售楼小姐把近期一些事情告诉了叶蓁。

    纪少爷三个字让叶蓁有些陌生,毕竟她不会记得那些无用的东西,并没有放在心上,对着售楼小姐点了点头,向自己购买的公寓走去。

    “诶…真是好命”

    “谁说不是呢,看纪少爷那一天跑三趟的架势是认真了,这叶小姐只要愿意,海城首富儿媳妇的身份是跑不了了,只是她的那个男朋友…”

    “男朋友也只是小白脸,哪有当首富媳妇来的舒服?”

    “咱们海城的海鲜美食节就明天了,腾飞集团是背后的主办方,听说这次能夺冠奖品不菲,好想报名,但是我的手艺怕是拿不出手…”

    “如果能攀上纪少爷就好了…”

    售楼小姐们看着叶蓁的背影,议论纷纷地叹着气。

    为什么这样的好事就是轮不到她们呢?

    叶蓁并不理会她们的话,很快就来到了自己公寓的楼层。

    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敲响了对面公寓的房门。

    “谁啊?”

    没多久,门内响起了农樱熟悉而警惕的声音。

    “是我”

    叶蓁清淡的声音极具穿透力。

    她话音刚落,门就打开了。

    “叶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看到叶蓁,农樱的眼睛刷地一下就亮了起来。

    她很想扑上去抱住叶蓁的腰,但想到司缪,还是四下认真地看了看,确认没看到司缪后,才敢抱住叶蓁,一副想念到极致的模样。

    “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院长妈妈呢?”

    叶蓁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房间。

    这栋的布局和对面的公寓没什么不同,看得出已经住了有段时间,人气很足,农樱也收拾的很干净,还摆着新鲜的花,非常温馨。

    “在卧室,院长妈妈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

    提起这个,农樱就有些停不下嘴。

    离开了医院,住在温馨的公寓里,每天闻着鲜花的香气,吃着香糯的粥,偶尔还能起身动一动,在这样的环境中,顾爱华的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

    农樱果然不愧是神农一脉最优秀的医道弟子。

    虽然被人使用了“偷天术”,但她骨子中那种治病救人的本事还是没丢。

    看来不管是什么病症,只要在心情上管理得当,就会开始好转。

    “这段时间有人找过来吗?”

    想到莫名消失的卢玉,叶蓁神色有些难辨。

    闻言,农樱神色微正,点了点头。

    “那天你打完电话温贤就回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带着他母亲离开,只是一个人离开了海城,然后我就带着院长妈妈和温贤妈妈搬到这里,没多久,医院就有人打电话,说是有家属来探病,问院长妈妈的住址,我心想不对,就长了个心眼,把手机卡丢了换了新的,好在并没有出什么事!”

    农樱神色有些沉。

    温贤走的时候是知道他们住在这里的,不可能是他。

    她有预感,那打电话询问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叶蓁抿唇不语,看来,顾爱华还是被盯上了。

    “樱子,是谁来了?”

    随着这声音,一个温柔而颇具风韵的女人从房间走了出来。

    虽然上了年纪,但岁月总是对美人非常钟爱。

    她还是很漂亮,能看得出精致的轮廓,年轻时候一定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温贤的母亲,温淑芳。

    “蓁…蓁蓁?”

    看到门口的叶蓁,温淑芳显得极为惊讶。

    她捂着嘴,有些不敢置信。

    当叶蓁和温贤一起在兰城上学时,她还能经常在家里见到叶蓁的身影。

    只是后来的温贤和林懿在一起,她就再也没见过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再次见到,竟然还是在电视的财经频道上。

    曾经那个怯弱温柔的小姑娘,离开温贤后,竟像是脱胎换骨一般。

    龙游浅滩,早晚有一天会扶摇直上九万里。

    “是,温妈妈”

    在原主记忆中,对温淑芳还是非常熟悉的。

    叶蓁对着她点了点头,并没有一张冷脸。

    温贤是温贤,温淑芳是温淑芳,两者不能混为一谈。

    而且在暮水镇时,温贤告诉了她那么多事,也算是帮了大忙,以往的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她自然也不会对温淑芳这个长辈如何。

    更何况,记忆中,温淑芳对于原主,一直是非常好,像对亲女儿一样。

    “蓁蓁啊,温妈妈…是温妈妈没有管好小贤”

    看到叶蓁,温淑芳脸上神色有些歉意。

    当初她就不同意温贤和林懿搞在一起,可惜,事情成了现在这个地步。

    “没关系,我不怪他了”

    叶蓁轻笑着摇了摇头。

    可就是这样的态度,让温淑芳更加歉疚,心里也叹了口气。

    她知道,只有对一个人不再有感情,才会对那些伤害表现的如此云淡风轻。

    “那就好,进房间看看你院长妈妈吧,她一直在惦记你”

    温淑芳神色温柔地看着叶蓁,轻声说道。

    闻言,叶蓁颔首,进了顾爱华的房间。

    院长妈妈躺在床上,她脸上不再像当初在医院时那样消瘦,身上也有着太阳般温暖的味道,没有了垂垂老矣的腐朽感,就像个普通老人那样。

    叶蓁坐在床边的椅子上,脸上带着些欣慰。

    不知是有所感应,还是听到了些许响动,床上的顾爱华缓缓睁开了眼。

    她一眼就看到了叶蓁的脸。

    “小…小叶子,小叶子!”

    一向温和慈爱的老人,看到叶蓁眸子就亮了起来。

    她似乎非常喜欢叶蓁,看她的神色也更加慈爱。

    “是我,院长妈妈,我回来了”

    叶蓁浅笑,扶起顾爱华,贴心地在她身后垫了个靠垫。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顾爱华笑着,伸出有些褶皱的手,小心翼翼摸了摸叶蓁的脸。

    “这些日子您的身体怎么样了?”

    帮院长妈妈掩了掩被子,叶蓁声音稍轻地问道。

    “嗯,好多了,多亏了小樱照顾”

    自己身体有明显好转,这一点顾爱华也有所感知。

    没有人想死,在见到叶蓁后,她向生的**就越发旺盛起来。

    她很清楚,自己能好起来,和农樱的悉心照料不无关系,她很感激。

    看着叶蓁,顾爱华神色有些犹豫,似乎有话要说。

    “院长妈妈放心,我会帮您重建孤儿院,待您身体好了,就能回暮水镇去,我会找人照顾您和孩子们,所以,您一定要尽快好起来”

    叶蓁知道顾爱华想问什么,明明白白地说道。

    闻言,顾爱华张了张嘴,眼中含着热泪。

    她很想说些什么,但现在,好似说什么都无法表达她内心的感受。

    曾经那个被她护在羽翼下的孩子长大了,如今,换做她来保护她了。

    轻声安抚了几句,叶蓁就离开了房间。

    重建孤儿院的事她早就想好了,卢玉的事情一定会解决,而院长妈妈继续在孤儿院中照顾小朋友,这必然是她想要的生活。

    顾爱华照顾原主多年,这是她应得的。

    而且,这次孤儿院事件也让她想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慈善可以做,只要有钱,任何困难都不叫困难,除了孤儿院,还有养老院,贫困山区等等。

    能够做些善事,也算是累积了福报和功德值。

    “蓁蓁,来吃点东西吧?”

    刚走出房间,温淑芳就端着一盘蛋炒饭走了出来。

    她轻声呼喊着叶蓁,想让她吃一点东西。

    应该是一大早就回来的,没吃早饭,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心疼。

    “好,谢谢温妈妈”

    叶蓁笑着接过蛋炒饭,有时候心意比其他都重要很多。

    这时,门被敲响了。

    农樱皱眉靠近,警惕地问道:

    “谁啊!”

    她们搬来这么久,还从没有过什么访客。

    今天叶姐姐回来也就算了,怎么还有人来。

    “你好,我是来找叶女神的!”

    门外传来一道男声。

    闻言,农樱嘴角抽了抽,叶女神?

    “叶姐姐,好像是来找你的!”

    农樱回眸看向吃着蛋包饭的叶蓁。

    听门外的声音,有点像是叶姐姐的脑残粉。

    叶蓁淡淡地“哦”了一声,就没了后续。

    “叶女神,我是来找你的!麻烦开一下门吧?”

    似乎是等急了,门外的声音显得有些躁动。

    农樱撇撇嘴,打开了门。

    家里有病人,不能让他这么一直吵。

    “叶女神,冒昧来访,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门打开,门外的人眸子一亮,瞬间将手里偌大的花束举高。

    是芳香扑鼻又鲜艳的红玫瑰,真是热情如火。

    “叶姐姐在吃饭,麻烦不要再敲门”

    农樱有些憋笑,真没想到还有人不惧怕叶姐姐的平淡和冷清。

    来人一听,拿着花束挤进了门。

    “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等叶女神吃完!”

    花被放下,露出一张英俊却满是桃花的脸,像是花花公子。

    他一眼就看到坐在桌前吃东西的叶蓁,还是那么漂亮,气质淡雅,就像第一次在售楼处见到时一样,女神就是女神,日常都这么好看。

    “私闯别人家不好吧?”

    农樱上下打量了打量纪飞,很快就摇了摇头。

    长得还行,但是被司缪大神秒成渣,而且看上去油嘴滑舌的,不像个好男人。

    “你是叶女神的妹妹吗?妹妹你好,长的可真漂亮!”

    听到她的话,纪飞把眼睛放到了农樱脸上。

    他倒是嘴甜,十分顺口地夸赞起来。

    温淑芳想了想,进了房间,年轻人的事儿,她还是不凑热闹了。

    叶蓁吃完,把餐盘送进厨房清洗干净。

    “叶女神,你还记得我吧?喏,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纪飞脸上略有些羞涩,把大捧玫瑰花递给叶蓁。

    然而后者却丝毫不为这样的糖衣炮弹所动,只是眼神平淡地看向纪飞。

    “你有什么事”

    语气有些清冽,看样子并不想和对方多说什么。

    叶蓁的冷淡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纪飞的心情,就是这种傲立于雪山之巅的美人女神更吸引他,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小樱,请他出去”

    叶蓁没心情和一个陌生人浪费时间。

    “好!请吧——”

    农樱应了一声,挡住纪飞的视线,请他出门。

    “诶?诶!等等,等等,我这次来是有事要说!”

    纪飞把手里的花放在茶几上,急切地对着叶蓁的背影说道。

    “海城要举办海鲜美食节,我想邀请你们去瞧瞧!”

    也没打什么官司,纪飞说道。

    海城临海,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海鲜美食节,就是邀请些有名气或者没名气的厨师在露天广场制作海鲜,然会由评委品尝鉴定。

    “你放心,我带你们去就可以品尝到那些美食!”

    纪飞声音中是满满的期待,海鲜美食节算是海城一大特色了。

    听到他的话,一旁的农樱眼睛一亮。

    海鲜美食节,应该会有不少好吃的!

    “叶姐姐?”

    农樱搓着手,来到叶蓁身边,眼睛晶亮。

    “好,谢谢,我们会去”

    叶蓁想了想,点头应了。

    她对这个世界的厨师比赛还是比较感兴趣的,而且海鲜美食节,听上去也算是一个有意思的事,刚从渔家村回来,是该放松放松。

    “好!我明天就来接你们!”

    纪飞激动极了,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叶姐姐,你要发展渔业?”

    坐在沙发上,听到叶蓁的想法,农樱反问道。

    叶蓁颔首,海城这个地方她还是喜欢的。

    “不错啊,我们修者有灵气,这样一来捕捞到的新鲜鱼类可以运到各地去,这应该也会有不菲的销量!”

    农樱拍了拍桌子,想想前景,赞同地点了点头。

    海城这个地方的确容易发展渔业,只要有资金,有船队,就可以。

    “玉石业,酒业,渔业,还有未来要涉及的古玩业,叶姐姐你可算是把所有赚钱的生意都做上了,大把大把的钞票啊~”

    农樱用手臂托着脸,满是笑意。

    修者家族也会收一些世俗子弟发展产业,但是生意也没多好。

    高高在上的修者是不会放下身段在俗世做生意的,叶蓁倒是个例外。

    “钱可以做很多事,谁会嫌多”

    叶蓁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在海底的日子,她也好久没喝过了。

    以前是受原主影响,才会想着赚钱。

    但是现在,有了诸多可以赚取功德值的办法,这些都需要钱来做。

    “说的也是!”

    农樱认真地点了点头。

    她在俗世这么久,过的日子也很贫穷,所以她清楚在俗世中,没有钱真的是寸步难行,哪怕修为高深的修者,在没有钱的情况下也是困境。

    “对了叶姐姐,你回暮水镇调查孤儿院的事,有没有发现什么?”

    四下无人,农樱就忍不住好奇起这段时间叶蓁的经历。

    听温贤那渣男说,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那背后人如此心狠手辣,必须要严厉地惩治才行。

    叶蓁看了她一眼,并没有隐瞒,把事情都告诉了农樱。

    话落,农樱气得眼睛通红,恨不得现在就去找卢玉。

    “叶姐姐,没想到咱们俩都这么像,有家不能回,都是碰上了垃圾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就因为一个身份,对从小抚养自己长大的孤儿院都能动手”

    叶蓁神情很淡,卢玉已经是妖魔了,做这种事并不稀奇。

    妖魔之事她并没有告诉农樱,也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华夏人从来没听说过妖魔一族,有时候不知道也是件幸福的事。

    “那叶姐姐,你知道卢玉那家伙跑到哪儿了吗?”

    农樱咬了咬牙,想到那家伙的所作所为,真是让人恶心到极点。

    叶蓁摇了摇头,据她猜测,应该是通过盘旋轮到达了另一个盘旋轮安置点,只是不知是什么地方,不过毫无疑问,她肯定会再回京城的。

    好的是,她受了重伤,这段时间不会再把魔爪伸到海城来了。

    “哼,下次见到,一定要杀了她才够本!对了,叶姐姐,那西穹呢,他怎么样了?真是好可怜,海妖我还只是听说过,都没见过,好后悔没和叶姐姐去!”

    气过卢玉,农樱又恢复了小孩子心性。

    虽然叶蓁讲述卢云和西穹时只是三言两语,但她却仿佛见证了一段感情般。

    人们对所有超出认知的,如魔法,鬼怪,天使等等总是抱着好奇的。

    “不知道”

    西穹怎么样她也不清楚,不过应该还不错吧。

    两两相忘,过彼此都想要的生活,这样也许是最好的。

    人妖相恋不容易,这也是她会答应西穹帮他们抹除记忆的初衷。

    她和司缪也是人妖相恋,只是比起西穹和卢云,好了很多。

    “诶,总觉得心里很空虚似得,希望他也能幸福吧”

    农樱摸了摸自己的脸,感慨地说道。

    “我要帮院长妈妈重改孤儿院,建筑工队的事就麻烦你了”

    跳过这个话题,放下杯盏,叶蓁说道。

    “没问题,叶姐姐放心,就交给我吧!”

    闻言,农樱拍了拍胸脯,她一定会找个好的工程队。

    有了新的孤儿院,再加上叶姐姐回来这些天做些好吃的,那院长妈妈的病应该会很快好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