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盘旋轮,叶承欢
    一行人在领队的带领下,很快就来到了海妖驻扎地。

    “母亲,大哥!”

    布莎塔一眼就看到了面色严峻,正在议论什么的海妖王后和大王子。

    两人听到这声音,还以为听岔了。

    抬眼,就看到朝着他们飞奔而来的布莎塔。

    “布莎塔?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海妖王后惊讶极了,当看到跟在她身后那些熟悉的面孔时,更是震惊。

    “王后!”

    众多沉睡已久的海妖们上前,声音恭敬而颤抖。

    他们终于可以为了自己的种族重新战斗,不必像个死人一样了无生机。

    “你们…布莎塔,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作为掌控全局的王后,她此刻也有些失态了。

    回眸看向自己风尘仆仆的二女儿,不敢置信地问道。

    失去鲛人泪的海妖只能凭自身感知苏醒,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布莎塔看着自己的母亲,她还年轻,但雍容华贵的脸上却是满满的疲惫,布莎塔只觉得心中酸涩难忍,刺痛感令她有些想哭。

    但眼下不是煽情的时候,布莎塔擦了擦眼睛,一把拉过叶蓁。

    “母亲,这是我的朋友,叶子,她很厉害,唤醒了我们海妖族所有沉睡的勇士,在这个节骨眼上,这是大恩,而且她还帮助一起清理了巴沙海峡外流窜的蠕虫,又布下了阻隔结界,她是个了不起的人族!会帮助我们的!”

    布莎塔的话让海妖王后瞪大了眼,看着叶蓁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是啊王后,叶阁下真的帮了我们很多!”

    “没有她的话,我们也不会这么早醒过来!”

    “希望这次劫难之后,王和王后可以嘉奖她!”

    海妖们你一言我一语,对叶蓁抱着满满的崇敬。

    闻言,海妖王后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叶蓁,其中更多的是好奇。

    他们海妖一族向来排外,族人感情也不算深厚,对于人类更是什么样的感情都有,只是没想到,这次居然会有人类让他们如此一致地喜欢。

    “阁下,感谢你为我们海妖族做的一切”

    海妖王后对着叶蓁点了点头,语气感激而温柔。

    “无需客气,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起灭掉蠕虫”

    叶蓁颔首,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帮助他们处理掉这次的海难。

    “是,不过这次的蠕虫之灾恐怕难以控制了”

    海妖王后闻言,面上有些愁容。

    她带着众人来到桌前,指着一张摊开的地图。

    这是整个巴沙海峡的地图,上面标记着很多的黑点,那些黑点密密麻麻,偶尔露出一些绿意,不过很可惜,大部分区域都化成了焦土。

    “父亲说他对那神秘的黑洞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大王子布特眸中有些悲伤,声音沉重。

    话落,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海妖王是唯一可以和海神沟通的,也是海妖一族唯一具有法力的,如果连他都没办法的话,那么恐怕这片海域就真的要舍弃了。

    可即便是舍弃,也只是解决了一时之难。

    未来呢?

    蠕虫繁衍的如此之快,若没有人阻止了,恐怕会更快。

    到时候,整片海域都会成为一片死灰。

    蠕虫数量增多,食物不够,它们迟早会前往别的海域,到那时,就算再阻止也是无济于事,而且纪元之争即将到来,这些蠕虫恐怕会再次变异。

    “可否带我到黑洞那去”

    叶蓁抿唇,看了看分外凄惨的地图分布。

    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若不奋斗到最后一刻,谁知道结果呢?

    海妖王后看了叶蓁一眼,见她眉眼清淡,好似有着千万信心,不知不觉就点了点头,在这个时候,她愿意相信这个对海妖一族有大恩的人类。

    “我亲自带你过去”

    海妖王后说完,率先向外而去。

    黑洞处有很强的吸力,除了海妖王,没人敢过去。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布莎塔眼中有些绝望。

    “大哥,真的没办法了吗?”

    她原本以为可以作为助力帮助整个海族消灭蠕虫,却没想到最后还是这样,连她的父亲,海妖王都束手无策的东西,还有谁能解决?

    布特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缓缓摇头。

    的确没有办法,到最后,整片海域恐怕都要进行迁徙。

    “不!我觉得这位叶阁下不是凡人,她也许会帮我们海族解决灾祸!”

    这时,西穹走了出来。

    他英俊如雕刻的脸庞异常坚毅,不知为何,他就是相信叶蓁。

    也许是因为她救醒了他,又或许是这一路上展现出来的本事。

    西穹的话宛如春雨,让众人又开始升腾起一些希望。

    “西穹说的对,我也觉得叶子可以!”

    布莎塔也站了出来,虽然知道把一切希望寄托给一个人类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她清楚,叶蓁并不是普通人类。

    不管怎么样,有希望和寄托总归比绝望要好很多。

    那一边,海妖王后已经带着叶蓁来到了神秘黑洞处。

    越是接近黑洞,就越是幽暗,周围寸草不生,地面也裂开了些缝隙。

    辽远叶蓁就看到了一个足有一人高的圆形黑洞,有漩涡在盘旋。

    司缪也从叶蓁颈部探出,玉眸看向黑洞,眸色渐深。

    在黑洞前,有个中年男人正背对着她们盘膝而坐。

    叶蓁知道,他就是海妖王。

    只是和普通海妖不同,他并没有显露鱼尾,而是化作人形。

    似乎察觉到脚步声,背对着两人的海妖王睁开了眼。

    “人类?”

    他是这片海域的霸主,对人族气息非常敏感。

    “她唤醒了我们海妖族所有失去鲛人泪的族人,还清理了巴沙海峡外遗留的蠕虫,另外也在外围布下结界,不是个普通人类”

    海妖王后将叶蓁所做的种种脱口而出。

    说起来,她都有些佩服这样一个人类了。

    “哦?”

    海妖王语气不变,他起身,回过头来。

    海妖族的人没有丑陋的,就像眼前的海妖王,虽然已经上了年纪,却也是个中年美大叔,只是他眸中泛着凛冽而压迫的光,让人望而生畏。

    “好了,你不要吓着她!”

    海妖王后见海妖王目光威慑,不禁挥了挥手。

    “人类,救了我海妖族我自会铭记,也会报答,只是这里却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吧,到这里来干什么?”

    海妖王收敛了自己的威势,语气有些不咸不淡。

    对人类,他并无好感。

    虽然面前这个人类在他的威震下面不改色,让他感到有些欣赏,却也止于欣赏,蠕虫灾难并非一个普通人类修者可以处理掉的。

    “这个神秘黑洞,不知海妖王可知道是什么?”

    叶蓁没有正面回答海妖王的问题,只是一步步靠近了旋转的黑洞。

    它的确极具吸力,周围一切飞沙走石都已经消失了,光秃秃一片。

    叶蓁能感觉到腿部重如千斤,好像整个身体都不是她的了。

    “这个黑洞出现的诡异,我至今没有头绪”

    看着叶蓁靠近黑洞,海妖王挑了挑眉。

    就算是他,长久停留在黑洞前都有些力不从心,一些海妖族人更是靠近都靠近不得,没想到这个普通的人类修者居然胆敢接触。

    他倒是也没有隐瞒,虽然不知道黑洞出处有些许丢人。

    作为海妖王,他活的时间很久,在探查了这么久之后还是不清楚黑洞的来历,也着实让他有些汗颜。

    黑洞那头是什么谁都不知道,他作为领袖,也没办法以身试险。

    “那海妖王的想法是什么,就这样守着黑洞?”

    站在黑洞前,叶蓁以灵气阻隔着吸力。

    她回眸,用一种极端认真的语气问道。

    就算是待在这里一直守着,恐怕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更何况,如果这个时候外敌入侵,身为海妖王的他却被困在此处,那岂不也是治标不治本?

    闻言,海妖王看了她一眼,又转头看向黑洞,语气深沉:

    “如果还没有办法,那我就会亲自进入黑洞的另一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想要覆灭我海族,到时,若我没回来,那你就带着海族迁徙,远离这里”

    后面的话是对着海妖王后说的。

    海妖王语气坚定,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不!要看也是我去看,你身为海妖王,不容有失!”

    在这个时候,海妖王后并没有丝毫软弱。

    她雍容华贵的面孔满是英气和坚韧,有些事,她无法妥协。

    叶蓁没再关注海妖王和海妖王后,她细细查看起眼前的黑洞。

    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个黑洞有些似曾相识。

    “司缪,你觉得眼熟吗?”

    叶蓁清透的眸中有些许茫然和疑虑,她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呢?

    司缪似叹了口气,他身形微动,银光呼啸,化作人形。

    银发飘摇,衣玦偏偏,气质清华潋滟,他五官极美,透着一股凛越的孤冷,狭长的玉眸中深色幽暗,绯红色的唇角含着淡淡的笑。

    “你…”

    叶蓁微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现身。

    海妖王和海妖王后也是大惊失色,他们竟全然没有察觉到有异族在此。

    “盘旋轮,不是现在的你能解决的”

    司缪拉着叶蓁的手,将她藏在自己身后。

    若非有不可琢磨的因素出现,他也不会现身。

    “盘旋轮?!”

    然而听到他的话,叶蓁瞳孔一缩,她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类似的黑洞了。

    饕餮大陆,纪元之争,外族入侵。

    只不过那时候的盘旋轮比起眼前这个要打上无数倍,更加气势辉煌罢了。

    那时候,外族利用盘旋轮连接位面,有多少域外妖魔乘虚而入。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盘旋轮?还没到纪元之争,若没有人在这里接应,根本不可能,这样说来,华夏早有域外妖魔的内应?”

    叶蓁声音有些冷厉,眸中神色也暗了下来。

    域外妖魔觊觎繁盛大陆已经数千万年,每次都会凭借纪元之争发起进攻。

    妖魔强大,生命力极强,一些智慧型妖魔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人妖两族相比妖魔要弱了不止一筹,每次纪元之争来临都是一次蜕变进化的机会,但并不是所有人和妖都有这样的机会。

    人妖两族不论是力量还是数量上来说,面对妖魔都不占优势。

    当初饕餮大陆那么多修者大能,在纪元之争中都险些溃败,更别提弱不经风的华夏世界,在这里,绝大多数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

    虽然眼前的盘旋轮还很小,但谁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更大的盘旋轮?

    而且此刻从盘旋轮中游荡出来的蠕虫就已经让海族焦头烂额,看来这些蠕虫真的只是先锋军和开胃菜,此刻若不将其销毁,那灾难只会更大!

    两人的对话让海妖王和海妖王后面面相觑,有些不明所以。

    “这…不知你们说的话是何意?”

    海妖王察觉到空气中的紧张感,不禁皱眉问道。

    盘旋轮?妖魔?内应?

    他也曾经历过纪元之争,却从没听过这样的名次。

    “的确有妖魔内应”

    司缪瞧了瞧眼前这个盘旋轮,点了点头。

    听到司缪的肯定,叶蓁心中更加沉重。

    原本以为就是个简单的世界,不曾想会有这样的事。

    不过也不难理解,华夏世界修者稀少,但机缘颇多,恐怕早在之前纪元之争时就被盯上了。

    “海妖王,这个黑洞叫盘旋轮,是连接其他位面所用,只是这其他位面却生活着一群嗜杀残忍的妖魔,他们一直觊觎着如华夏这样资源雄厚的世界,很不幸,这里被混入了妖魔奸细,导致盘旋轮出现,蠕虫肆意”

    叶蓁抿唇,对海妖王解释道。

    这些已经不是隐瞒的时候,若不尽早解决掉盘旋轮,那绝对是天大的灾难。

    纪元之争还未来临,人类也没有产生进化,这绝大多数的普通人哪里禁得住妖魔侵袭?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血流成河。

    “你的意思是…”

    海妖王声音也冷了下来,跟着冷下来的却是心脏。

    他怎么说也活了够久,曾经历的纪元之争虽然并没有被外族入侵过,但也能从叶蓁的话语中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原本距离纪元之争应该还有几年甚至更久,但有了这个所谓的盘旋轮,一切都成了未知数,那些妖魔可以随意侵入,仅凭他们,又怎么挡得住?

    “盘旋轮并不是只会出现蠕虫,这些绝对只是开胃菜而已”

    叶蓁点了点头,又给海妖王和海妖王后泼了一瓢冷水。

    “那阁下,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海妖王后此刻也是心乱如麻,蠕虫他们都无法解决,更别提其他。

    “你们先离开这里,带着海族加紧除掉蠕虫”

    叶蓁看了看站在盘旋轮前的司缪,对海妖王和海妖王后说道。

    她没那个能力解决掉盘旋轮,却也不能放任,只能和司缪商量一下,必须要找个办法彻底解决这个祸害,最起码让这个世界再安静数年。

    听了叶蓁的话,海妖王和海妖王后并没有丝毫不悦。

    他们对刚刚出现的神秘男人抱着极强的敬畏,只因他身上的气息,那是一种流传自荒古,对任何妖兽都十分强烈的血脉压制。

    “阁下,这里就麻烦您了”

    海妖王后对叶蓁点了点头,拉着海妖王离开了这里。

    有些东西,确实不适合他们来听。

    “怎么办?”

    叶蓁来到司缪身边,蹙眉看向还在盘旋的漩涡。

    就在她问话时,突然从漩涡中冒出一截粗壮的蠕虫身躯,足有成年人大腿粗细,看上去极为恶心,蠕动间,还有黑色的液体低落。

    叶蓁手指一动,彩色流光射出击在蠕虫躯体上,将它驱赶回漩涡的另一边。

    “卿卿,你想要救这个世界?”

    司缪回身,狭长的玉眸微垂,看向叶蓁。

    他声音低沉,如徐徐动听的大提琴,带着股醉人之感。

    司缪问的认真,叶蓁自然也想的认真。

    她想救这个世界吗?

    答案应该是确定的。

    要想在这个世界长久地生存下去,要想和司缪比肩,她就必须强大起来。

    强大需要什么?机缘。

    若任由妖魔入侵,那她也会在夹缝中苦苦生存,世间机缘都会落入妖魔之手,届时,她恐怕只能带着司缪躲藏在葫芦空间中了。

    当初在饕餮大陆时,她身为仙尊与妖魔战斗时还要尽全力,更别说现在。

    秀美大方的明媚,活泼跳脱的农樱,任劳任怨的风戊晔,智商感人的陈凯旋,父爱如山的陈魄,神秘传人机瞳等等她曾遇到的人,都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是,我想救这个世界”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世间无数无辜的生命。

    只要摧毁了面前这个盘旋轮,就可以给人类争取数年光阴。

    待纪元之争降临,到时面对妖魔进攻,人族是生是死,就与她无关了。

    “好,只要是卿卿想做的,我都会帮你做”

    司缪轻笑,他伸手将叶蓁的脑袋凑近自己,吻在了她的唇上。

    一股竹香充斥在唇齿之间。

    叶蓁没有推开司缪,反而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一吻罢。

    “司缪…”

    叶蓁声音轻轻的,犹如是在呢喃,低语时,带着令人心悸的情意。

    听着叶蓁的声音,司缪狭长的玉眸中满是欣悦之色。

    他仰头,仿佛透过深沉的海望向天际。

    “呵,也是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随着这清淡而孤冷的声音响起,一声穿透古今的兽啸之声响彻!

    声音极长,仿佛永远不会停歇一般。

    那是极为复杂的音调,古意盎然。

    随着兽啸,身着银袍的男人眨眼便成了兽型。

    那是一条从未见过的生物,他庞大,威严,浑身鳞片犹如灼人的光辉铠甲,每一块硕大的鳞片上都有一副亘古的画面,他头颅上有一朵鲜艳欲滴的奇异花朵,看一眼就好似沉迷其中,空气因他的出现有些震荡。

    庞然大物回眸看了看黑洞前渺小的身影,他的眸子为玉色。

    目光转动,直冲云霄!

    周围的海域被他掀翻,发出狂风暴雨般的动荡。

    叶蓁瞳孔一缩,司缪…

    思想赶不及身体,看着司缪离开,叶蓁也以灵气驭身,追了上去。

    巴沙海峡海域极深,当叶蓁离开海面时,司缪的兽型只能看到一个影子,他仿佛在云层中,每一个翻滚,摆尾,都带着洞彻天地的气势。

    叶蓁心脏扑通扑通急速跳动着,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而此时,海上也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一个短发女人站在甲板上,迎着海风,精致的脸上满是惬意。

    倏然,她眸子微动,看着破海而出的庞然大物!

    他银色的鳞片在阳光下反射出彩色的光泽,伴随着一声吟啸,他直接冲破云层,所谓扶摇直上九万里,就是如此吧。

    卢玉手掌紧紧握着围杆,眼瞳中满是震撼之色。

    来到华夏这么久了,她竟不知,世间还有如此绝美亘古的生物。

    “天呐,小姐,那是什么东西?”

    雪魔身躯一震,瞳孔中映衬着那身影,竟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在他面前,世间任何生物都渺小到不可见。

    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响起了巨大的轰鸣!

    雷电呼啸下,不多时,大雨滂沱,在海面上砸下硕大的水坑。

    卢玉和雪魔都没有到船舱中躲雨,他们目光一直追随着云层中的身影。

    而叶蓁也一直停滞在半空,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没办法跟上司缪的步伐。

    她呆呆地看着空中突然出现的金色雷霆,面色瞬间惨白!

    世间雷霆千千万万,却唯独金色雷霆,是天道之雷,一旦降落,绝无活口。

    哪怕在饕餮大陆活了数百年,她都没见到过金色雷霆,这是第一次,却想不到竟然是在术法凋零的华夏,而雷霆的指引者…却是她的爱人。

    天空中噼里啪啦闪烁着金色的雷霆,昏暗的天际都仿佛染上了一层金沙。

    巨兽在空中遭受雷霆的洗礼,这一幕,有些不真实。

    海浪翻滚,掀起数十丈,海面波涛汹涌。

    深藏在海底的海妖们也察觉到不妥,有几条冒出头来,很快,他们也被天际上的一幕所震撼。

    卢玉的船逐渐靠近这片海域。

    “看!小姐快看!这么多海妖!”

    不知何时,雪魔的目光被海面上漂浮的人影吸引。

    他大喜,也顾不得天际上的巨兽,说道。

    闻言,卢玉垂眸看去,果然看到三四条被天际吸引的海妖。

    “真是天助我也!”

    卢玉唇角含笑,伸手抹去眼睫上的水珠,对着身后招了招手。

    这么多海妖,就算得不到鲛人泪,也能拿到许多鲛纱,不亏。

    巨wang撒下,船只加快了速度。

    听到轰鸣,海妖才从天际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由卢玉操控的大wang仿佛有自己的思维般,极速围拢过去!

    看着站在甲板上高高在上的卢玉,海妖们面目狰狞,发出厉喝。

    “把他们,通通给我射杀了!”

    卢玉眯了眯眼,鲜艳的唇勾着冷笑。

    她最不喜欢别人的挑衅,死海妖,宝贝也不少。

    这张wang是她用特殊材质制成的,若论起坚固程度,恐怕不逊色于灵器。

    真是没想到,只是到渔家村来见见那对神秘男女,却有这样的意外之喜!

    “是!”

    雪魔脸上挂着狞笑,接过下属手中的弓箭。

    包裹雷霆的弓箭飞射出去,虽然没有射中,却也在水中形成雷wang,水能导电,异能者的雷电对海妖来说也是一种非比寻常的痛苦。

    很快,在场所有的海妖就被雷电击伤。

    “把他们给我捞上来!”

    卢玉双手环胸,在雨中大肆捕捞海妖,这种感觉,还真是舒坦。

    经过她下令,船上的人都纷纷开始拖wang。

    受了伤的海妖哪里还有反击之力,即便脸上狰狞,口中尖锐的牙齿直立,也无法威胁到把他们当作战利品的卢玉。

    她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海妖这种东西。

    张牙舞爪的海妖,这个世界果然有意思极了。

    wang中,有四条海妖,其中就有布莎塔。

    她甩着尾巴,英气的脸上满是凶戾,竖瞳中倒映着卢玉悠然的脸。

    没想到,就因为大意,造成这么多族人被捕。

    父亲和母亲都在海底处理蠕虫,没有出来,在海面上他们被捕,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不行,这么多的族人,绝不能就这样被这个恶毒的女人带走。

    看她的面色,恐怕也不在乎他们是死是活。

    这么想着,布莎塔眸中就出现了决绝之色。

    她狠狠一甩尾巴,就从wang中弹跳而起,直接扑在了抓着wang口的人身上!

    “快跑!”

    在此期间,还不忘厉声提醒。

    其它海妖倒也不傻,有了逃生之机就想跃入海中。

    只要有一条可以逃走,回到海底禀告海妖王,那这艘船就绝不会活着离开海面,还有这些妄图捕捞他们的人,也一定会死!

    “呵呵,天真的海妖”

    卢玉捂着唇轻笑,另一只手对着空气挥了挥。

    瞬间,即将落逃的海妖就被空气中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挡回去,狠狠摔在了甲板上,疼痛和离开海洋让他们感到非常不适。

    卢玉慢悠悠走到布莎塔面前,此刻她已经咬断了那抓wang人的喉管。

    看着蹲在面前的卢玉,布莎塔眸中有野兽的凶残之色。

    “真是个脾气暴躁的海妖,怎么样,还有什么小聪明?”

    说话时,她手掌穿透大wang,直接锁住了布莎塔的脖颈。

    海妖的脖子上有细密的鳞片,带着冰冷的滑腻感。

    卢玉对这些却恍若未闻,脸上噙着优雅的浅笑。

    她最喜欢这种猎物在手中毫无反手之力的感觉,她就像是主宰者,所有人都只能任她宰割,鲜血的味道让她很享受。

    “就是死,你也休想得到鲛人泪”

    布莎塔对卢玉露出一个不屑一顾的笑。

    人族捕杀海妖一族最大的目的就是鲛人泪,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面前这个女人不是普通人,她必然是想要鲛人泪的。

    “小傻瓜,没有鲛人泪,还有鲛纱,鲛人鳞,这些…我都想要”

    卢玉紧了紧布莎塔的喉咙,上上下下打量了她几眼,慵懒地说道。

    闻言,布莎塔紧咬着牙,人族除了叶子,全是渣滓!

    突然,一道彩色的霞光以凌厉之势击向卢玉的手腕!

    卢玉眼神一厉,松开钳制布莎塔脖颈的手。

    霞光打空,射在甲板上,竟直接洞穿而去,留下一个冒着白烟的口子!

    “咳咳咳…叶…叶子!”

    布莎塔捂着脖子轻咳了几声,看见那霞光,眸子一亮。

    在她的认知中,拥有这种手段的可只有叶子。

    “是谁!”

    卢玉声音带着狠色,目光扫视四周。

    雨幕中,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从海上踏波而来。

    雨水打湿了她的长发,贴在脸上,脸上此刻有些病态的苍白,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一片平静,精致的鼻,色淡如水的唇,无一不是绝色。

    她轻盈的落在甲板上,身形在暴雨中有些狼狈,让人心疼。

    卢玉望着对面的人,当看清楚那张暴露在空气中的清美脸颊时,面上神情一滞,这张脸…这张脸和叶家那个女人真的太相似了。

    叶蓁也看向卢玉,清透的眸无波无澜。

    她的情绪有一多半被天际上正在承受雷霆的他牵引,哪里还会在乎小彩虹。

    是的,她曾见过这个短发女人,在视灵术中。

    京城,小姐,小彩虹,卢玉。

    “你!是你!竟然是你!”

    卢玉倒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平静,她眸子大睁,语气有些波澜。

    她是真的没想到,竟然会在渔家村见到这个可怜虫。

    记得最后一次听到她的消息,还是在她苦苦纠缠青梅竹马的温贤的时候。

    叶蓁…叶蓁…

    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开始步步为营,因为没有人是她的后盾,多年筹谋只为一夕之间的胜利,她不能退缩,她必须要为自己的族人打开一条路!

    妖魔的血液在人族的身体中沸腾,她要摆脱掉“卢玉”那让人厌恶的身份。

    索性上天是厚待她这个外来者的,竟让她轻而易举就进入了顶尖世家。

    没错,她代替的就是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份。

    看她从海上掠来的情景,恐怕也不是普通人了。

    真是没想到,那个被她耻笑,丝毫不放在眼中的替身,竟然不知不觉中成长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不过也好,她们妖魔一族向来就喜欢这种难缠的对手。

    “叶蓁,好久不见”

    卢玉看着叶蓁,露出一个璀璨的微笑。

    她就是享受和这种有趣又打不死的对手玩。

    今天,她站在这里,用着叶蓁的身份,金钱,乃至一切,光明正大地蔑视着她,悠然浅笑的打着招呼,这种感觉,真是让人舒服极了。

    叶蓁看着卢玉,没心情和她说什么。

    抬起手臂,剑尖直至卢玉的脸。

    没等卢玉再开口,身形已经如闪电般靠近她,锋锐寒冷的剑刃砍断了紧密如丝线的大雨,动作间,响起呼啸的破风声。

    卢玉眸子微动,她这么多年也不是混过来的!

    两人风驰电掣般动起手来,气势磅礴。

    一旁的雪魔和船上的帮手们都纷纷动手,想要协助卢玉。

    然而一旁的海妖们此刻却好似复活了一般,不要命地上前阻拦,坚韧的鳞片,尖锐的指甲和牙齿,哪怕异能者都有些吃不消。

    场面一时间有些胶着下来。

    而天空中,司缪依旧在金色雷霆中翻滚着。

    他撕裂空间,修为散尽,身体内暗伤无数,此刻来挑衅天道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他必须恢复实力,在这个危险的世界中保护他的女人。

    金色雷霆尽管可怕,却有猝体重生的能量。

    这种方法足够他恢复一部分实力,破除海底的盘旋轮!

    布莎塔看着激烈打斗的叶蓁和卢玉,神色微凛,死死钳制着雪魔,不去细想雷霆流窜身体时那种刺骨的疼痛,带着他一起跃入大海!

    虽然水能导电,但在海中,海妖一族才更具力量!

    “叶蓁,你到底有什么际遇,从一个普通弱智学生变到现在这个地步?”

    卢玉眯着眼,哪怕她能操纵空气,却也只和这个她曾经看不起的人斗了个旗鼓相当,这对一向骄傲的她来说简直是耻辱!

    她妖魔一族力量强大,虽然依附着人类的躯体,也不可能会溃败!

    这个世界果然机遇多多,不然也不会让叶蓁崛起。

    妖魔一族将华夏视为口边肉的确是正确的选择,筹谋多年,值得。

    “卢玉,或者说小彩虹,这么多年鸠占鹊巢,过的可舒服”

    叶蓁黑白分明的眼睛直视卢玉,反唇相讥。

    “哈哈哈,舒坦,自然舒坦!只是卢玉和小彩虹都是过去,现在的我,是叶家唯一的公主叶承欢,京城高高在上的第一名媛,你拿什么和我争?”

    卢玉挑眉浅笑,不断操控着周围的空气进行防御。

    当初万般无奈之下选择了这具**,本以为吃了大亏,却没想到机缘之好出乎她的意料,更是在一次意外中开启了空气属性异能。

    “叶承欢,就凭你?”

    叶蓁色淡如水的唇微扬,用一种极其冰冷的眼神看向卢玉。

    承欢,承欢,承欢膝下,一个从小被父母厌弃殴打的恶毒女,有什么资格代替原主承欢父母膝下,如今还大言不惭!

    “一剑斩星辰!”

    叶蓁冷喝一声,长剑指着天际,剑气肆意,风雨动荡!

    这一招,是司缪的成名招式之一,虽然她此刻使不出其百分之一的力量,但对付一个区区异能者,也是极为容易的事!

    剑势如虹,带着风起云涌的力量,直劈而下!

    卢玉瞳孔一缩,随手拉过一旁距离自己最近的人,挡在身前!

    “咻——”

    这一招式足足用掉叶蓁一半的灵气,飞驰电掣般穿透被卢玉当挡箭牌的可怜虫,不仅如此,还洞穿了他的心肺,直射卢玉!

    卢玉倒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只是慌乱一瞬,就操纵空气层层叠叠挡住剑气!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被剑气刺中,喷出一口血雾!

    异能者并非无敌,体内力量耗尽,将无法再带动空气为自己战斗。

    叶蓁看着空气中带着黑气的血雾,眸光一戾!

    “你不是人族!妖魔!”

    妖魔和人妖两族都有不共戴天之仇,见则杀!

    “呵,我倒真是小看了你这个废物,竟然知道我族!”

    卢玉冷笑一声,随手擦去自己嘴边的血迹。

    妖魔一族从未侵占过华夏,叶蓁能知道真的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妖魔,该死!”

    叶蓁声音刺骨的冰冷。

    原本她就要取了小彩虹的性命,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个披着人皮的妖魔!

    乘你病,要你命!

    长剑凌厉地挥舞,招招狠辣,剑剑带着杀气!

    “我妖魔一族生来就该统治所有位面,人族孱弱,早该灭绝!”

    卢玉声音也冷厉下来,眸中仿佛带着死气。

    此刻的叶蓁因为担忧司缪,又被妖魔刺激,情绪有些狂暴。

    在这样的威势下,卢玉逐渐落入下风。

    异能者本就比修者弱上一筹,更别提叶蓁这个手段繁多的修者。

    若非卢玉袭承着妖魔一族强大的力量,早就败下阵来!

    “盘旋轮是你搞的鬼,今日,我必要你毙命于此!”

    叶蓁只要想到司缪此刻在承受金雷段体之苦,就恨不得将卢玉碎尸万段!

    清美如玉的容颜此刻犹如染上了一层嗜杀的血气,杀戮……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