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只要她是叶蓁,就都可以
    .. ,重生之美食厨神

    “怎么?很震惊?”

    卢玉笑出声,这笑,在冷冷的海风下显得有些可怕。

    “你…那些都是你的家人!”

    卢云银牙颤抖,虽然有些恐惧,却还是如此说。

    哪怕她这个从小被送到渔家村当童养媳的女儿听到他们死亡都觉得伤心,没想到这个一直被养在膝下的妹妹会做出这样的事。

    而且在华夏,杀人是要偿命的,她怎么敢?

    “家人又如何?”

    卢玉摊了摊手,那个样子,无所谓极了。

    “你!你告诉我,难道不怕我说出去?”

    卢云皱眉,她突然想到了关键。

    面前这个作为她亲妹妹的女人,看样子也不是傻子,怎么会把这种话随便乱说,就算她现在是富家千金,那杀人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呵呵,我既然敢告诉你,就不怕你说出去,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就你这副模样,是怎么迷惑到海妖一族的?啧啧啧,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卢玉上下打量了打量卢云,语气颇有些嫌弃。

    这个卢云,肤色黝黑,穿着朴素,一眼看上去就没什么让人心动的地方。

    海妖一族向来神秘,样貌和嗓音都是一绝。

    真是没想到,居然会有海妖爱上人类,还是个如此差劲的人类。

    听到卢玉的话,卢云瞳孔一缩,后退时跌倒在沙滩上。

    西穹…西穹的事她怎么会知道!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海妖,不知道!”

    卢云心脏狂跳,努力想要冷静下来,摇头反驳了卢玉的话。

    西穹不能暴露,他是特殊的,不能被人发现。

    “啧啧,还真是恩爱,可惜了,如果你不是认识海妖,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别天真了,我既然要隐藏血脉秘密,就不会让你活着。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放过你,也不去对付那只海妖,如何?”

    卢玉伸出手指捏住卢云的脸,轻声说道。

    不过她的话,却让卢云的脸色瞬间难看下来。

    为什么她这么确定她就是认识海妖?

    不行,她不能承认,她承认只会给西穹带来伤害,卢玉…绝对来者不善!

    “别否认了,这个照片上,应该是你吧?”

    看她摇头,卢玉脸上有些不耐,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卢云面前,冷笑道。

    照片上,卢云真满脸甜笑着看向海里,那是一条漂亮的人鱼,金色的发,碧青色的鱼尾,容貌英俊,带着些异域风情。

    卢云伸手,一把夺下照片,撕得粉碎。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

    在这样的情况下,卢云声音有些厉色。

    她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西穹,这张照片一旦流传出去,她敢肯定,一定会有很多人到这片海域打捞,那样只会毁了西穹和她的爱情。

    “能拍到这样的照片,自然也要多亏了你”

    卢玉拍拍手,却是一点都不在意被撕得粉碎的照片。

    这样的照片,她能拿出一打,自然不会稀罕这一张。

    “你…你派人跟踪我?!”

    卢云很快就反应过来,声音带着些许阴沉。

    她那么努力地隐瞒所有人,自认为天衣无缝,却还是着了道。

    没想到,最后害了西穹的,竟然是她。

    “跟踪?哪有那么好听,是暗杀…暗杀!”

    卢玉伸手点了点卢云的额头,笑着说道。

    的确,如卢玉所说,她要隐藏血脉的秘密,就不能让她活着,自然会派人来暗杀,只是她每天都会出海,让他们找不到机会。

    出海久了,自然就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样的方法跟踪,没被她发现,以至于拍到了西穹。

    “你想让我做什么”

    把柄在她手中,卢云别无选择。

    一旦照片流传出去,西穹一定会被人进行抓捕。

    “很简单,我要鲛人泪!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个东西”

    说到主题,卢玉的声音带了些蛊惑。

    “嗤,想要鲛人泪,那你倒不如直接杀了我!”

    闻言,卢云冷嗤一声。

    她早就知道鲛人泪,但是海妖一生只能落三滴,每一滴透支的都是他们的性命,卢玉要鲛人泪,那无异于在要西穹的性命!

    “怎么,你现在愿意死了,不想和你的海妖长相厮守了?”

    卢玉眯了眯眼,声音缓缓开始变冷。

    如果不是抓捕海妖要耗费的功夫太大,她根本不会在这里和一个农村妇人多费口舌,现在的海妖,眼睛也是瞎透了。

    “我愿意死”

    在西穹的命和自己的命中选择,卢云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鲛人泪太过珍贵,她绝不可能帮卢玉。

    而且相对的,就算照片流传出去,海那么大,谁敢保证一定会抓到西穹?

    他可以离开这片海域,到更广阔的地方去,到时候天高海阔,没人再能抓到他,只要他能够平安,她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呵,你倒是好大的毅力!你就不怕我派人围了这片海?”

    卢玉声音中带了些威胁之意。

    “你若有把握,就不会在这里和我废话!”

    卢云毫不退缩,在这样的情况下,她脑子空前地清明。

    “诶…真是让人苦恼,我这个人,最怕麻烦,你以为我只是个普通的千金小姐?我亲爱的姐姐,你也太小看我,太高看了你的海妖”

    说着,卢玉就动了动手指,指向卢云。

    一股让人意外的气流涌动,竟然让卢云瞬间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她缓缓走向大海,那种手段,和自杀无异。

    卢云心中有些震惊,她根本不知道世界上会有这种类似仙术的手法。

    “怎么样,姐姐,你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卢玉看着卢云的眼睛,又问了一遍。

    她的确有手段,但是碰上深海鲛人,也没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抓到。

    最重要的是,海妖性子刚烈,只能让他们心甘情愿落下鲛人泪,一旦刺激到他们,鱼死网破都是轻的,到时候,那真是人财两失。

    她也不是没想过用卢云来威胁海妖,可是她不确定卢云对那海妖的重要性。

    鲛人泪,她势在必得。

    一步走错,则步步都错,有些事她要谨慎而为。

    卢云看都不看卢玉一眼,缓缓闭上了眼。

    她绝不帮她,西穹比她的命要重要得多。

    见她如此,卢玉皱眉,她没想到这个妇人如此难缠。

    “对了,妹妹听说你和那海妖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会不会怀了妖之子?”

    若论起计谋,卢玉从不认为自己差了谁。

    她用手抚过卢云的手腕,原本调笑的脸色瞬间变得玩味起来。

    只是随口一句话,就这样成真了,真是突如其来的喜讯。

    果然,卢云瞬间面色大变,眼睛睁得很大。

    “妹妹在这里先恭喜姐姐了,既然如此,你确定还要去死?只是一滴鲛人泪罢了,他又不会死,但是你若入海,就死定了,你真的要这样决绝?”

    卢玉轻轻拍了拍卢云的肩膀,取消了对她的控制。

    重新掌控自己身体的卢云面色有些呆滞,她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子,有孩子了吗,有多久了呢?她自己也不能确定。

    “姐姐,我劝你再认真考虑考虑,想想你的孩子,妖之子,不容易的”

    卢玉凑到卢云耳边,一词一句地诱惑着。

    不过她所说也不全是假的,跨种族相恋,妖之子能怀上的确不容易,只能说卢云和西穹幸运,两个不同种族的人能得到一个孩子,是幸事。

    只可惜,这件幸事放在这样的情境下,却叫卢云进退两难。

    她自己的命微不足道,但西穹,甚至孩子…

    “好了,我给你个机会,明天去见见你的海妖,让他告诉你,你是不是怀了妖之子,当然,我在你身上下了禁制,如果你以为自己能跑掉,那你就跑吧,我倒是无所谓,只是你的孩子就…啧啧,怪可怜的”

    卢玉耸了耸肩,精致的面容上满是可惜。

    说完,卢玉就带着人驱车离开了渔家村。

    卢云看着辽远的大海,摸了摸肚中的孩子,真是又喜又悲。

    她自己的身体她知道,卢玉确实没说谎,她知道,只要她敢和西穹离开,那她就又会不受控制地做出些难以理解的事,这很可怕。

    为什么她的生活总是这样,满是变故。

    回到家,余航一家都语气好奇地询问。

    他们可从来没听说过卢云认识这样的人,渔家村乃至泸水镇,可都没有那么富裕的人,瞧瞧人家带来的保镖,开的车,都不是简单货色。

    卢云只是淡淡解释了几句,就回了房间。

    她没心情说这些东西,脑子里乱得厉害。

    孩子,西穹,卢玉,一直在脑海中回荡,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不管怎样,既然怀孕了,就不能累着自己。

    看着向房间走去的卢云,余航一家面面相觑。

    妹妹?

    卢云有个妹妹他们是知道,但是卢云家有这种条件?

    而且看她那个妹妹的态度,可不像是个好相与的。

    虽然好奇,但当事人都离开了,余航一家也就散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卢云就起床了。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因为怀了孩子,好像她现在非常容易饿。

    给自己做了一顿早饭,马马虎虎吃完。

    当余航一家起床时,卢云已经驾着船出海了。

    她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和西穹分享这个消息,虽然这个消息伴随着另外一个噩耗,但是最起码此刻她是开心的,也想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分享。

    卢云刚到岩洞没多久,西穹就从浮出海面。

    他手中拿着一扇巨大的贝,贝里有一颗粉红色的珍珠,圆溜溜的非常漂亮。

    “小不点!给你,喜欢吗?”

    把珍珠递给卢云,西穹声音中带着丝期待。

    他很喜欢自己的雌性,也想把一切好的东西都给她。

    “哈哈,很喜欢,你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小心翼翼地把珍珠收起来,卢云满脸喜悦。

    和西穹在一起,她好像从来没有烦恼,看着幽蓝的大海,心情很平静。

    如往常一样,西穹正在和卢云说着海底的见闻,巨大的八爪鱼,成群结队的沙丁鱼,脸盘那么大的螃蟹,每一句都让卢云听的兴致勃勃。

    不过和以前不一样的事,这次卢云一直没插嘴,只是沉默地听着。

    “小不点,你怎么了?”

    西穹很快察觉到她的不对,不禁皱眉问道。

    他希望自己的伴侣能永远开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默默不语。

    卢云看了他一眼,想了想,才拉着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西穹,这里,有小西穹了,你开心吗?”

    说话时,卢云声音有些忐忑不安。

    她确定西穹是爱着她的,但他会不会喜欢孩子这是未知的。

    更何况,她心底最深处也有些忧虑。

    西穹是海妖,她是人类,两人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

    是鱼?是人?亦或者半人半鱼?

    不过这些隐忧都被孩子到来的惊喜暂时冲散,让她不想去为难自己思考。

    “小西穹?”

    西穹眼睛大睁,他眨了眨眼睛,小心地靠近卢云的肚子。

    除了伸手抚摸,还时而用鼻子嗅一嗅,好半晌,才抬头。

    他一直没说话,让卢云有些不安。

    难道卢玉是欺骗她的,她根本没有怀孕?

    “小不点,小西穹,小西穹!”

    一直沉默的西穹突然用尾巴拍了拍海面,巨大的水花四溅,他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喜悦,还放开卢云的手,到海水中肆意地畅游了两圈。

    他这个神态让卢云确认了,她确实怀孕了,怀了妖之子。

    那一刻,她想哭。

    说不上为什么,就是很想哭。

    西穹很单纯,他就像一张白纸,让人不忍心玷污。

    “小不点,你怎么了?不开心吗?小西穹!小西穹!”

    看到卢云眉宇间的愁思,西穹有些不解地问道。

    海妖一族有了后代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伴侣不高兴。

    看着满脸焦虑和担忧的西穹,卢云只觉得心头苦涩。

    她被卢玉控制,生死只在她一念之间。

    原本以为她死了就什么事都不用怕,西穹也不会被人威胁,可是孩子…孩子怎么办?她也知道人和海妖能怀上孩子有多不易,难道要放弃孩子?

    卢云自己无法做出这个决定,她看向西穹。

    作为孩子的父亲,她还是要征求他的意见。

    一滴鲛人泪和一个孩子,孰轻孰重?

    事实上,在卢云心中,西穹是比孩子重要的,但是看着西穹得知孩子后那么开心的情绪,她突然觉得,也许对西穹来说,孩子比他自己重要呢?

    就这样,卢云把卢玉的事说了出来。

    西穹沉默了好久,他早就知道人心难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可怕。

    海妖一族常年生活在大海,和人类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人族贪婪,总是觊觎深海中的宝藏,偏偏要和海妖一族为敌。

    还没等卢云开口询问,西穹就缓缓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卢云心跳如鼓,她非常恐惧。

    “西…西穹?西穹?”

    她轻声呼喊他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西穹仿佛陷入了熟睡。

    卢云一直紧紧盯着西穹,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直到日落西山。

    有一滴如翡翠般诱人的珠子从西穹眼角落下,还发着些温和的光芒。

    卢云震惊地看着那颗珠子,只觉得世间一切风采都被它夺走了。

    就在她以为珠子会落入大海时,西穹醒了,他撑开手,手心正是那颗翡翠色的珠子,也是海妖一族一生只能垂落三次的鲛人泪。

    把鲛人泪递给卢云,西穹的模样看上去很疲惫。

    他的尾巴无力地摆动着,青色的鳞片似乎也失去了自己该有的光泽。

    “这个,鲛人泪,给她,保护好自己和我们的孩子”

    珠子只有拇指大小,有温度,但握在卢云手中却犹如握着一座大山般沉重。

    她听着耳畔西穹犹如嘱咐般的话,眼泪脱落眼眶。

    西穹很决绝,他宁愿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孩子和她的命。

    “西穹,西穹…”

    紧紧捏着鲛人泪,卢云抱着西穹的脖颈痛哭。

    她生活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难道就永远没有一个尽头吗。

    “别怕,这个给你”

    西穹轻轻拍了拍卢云的后背,手在心脏处剥下一块鳞片。

    海妖全身都被鳞片覆盖,只是上半身只有在对敌的时候才会显露罢了。

    自己亲手剥下心口鳞片,那种痛感无法言语。

    “你!你这个傻子!你干什么!”

    卢云面色瞬间慌乱,她看到有绿色的血液溢出,带着股说不出的香气。

    “这块鳞片,会守护你,遮掩你的气息,千万不要离身”

    西穹声音郑重,失去鲛人泪,他会陷入沉睡,时期不定,他不在的时候无法再保护自己的伴侣,这块心口鳞会代替他守护自己的妻儿。

    他虽然是深海妖兽,但对这个世界的事情还了解一些。

    这里绝不是个简单的地方,他即便身为海神之子,也不知道在大海更深处会隐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那些都是未知的。

    他的孩子是妖之子,会让一切有灵智的妖兽觊觎。

    “西穹,你是不是会出事?”

    卢云看着眼神渐渐失去光彩的西穹,声音惊呼。

    “小不点,我要走了,失去鲛人泪,我会陷入沉睡,这段时间我必须隐藏自己,无法离开深海,记住,鳞片绝对不要离身!”

    西穹在卢云脸上轻吻一下,尾巴轻摆,就消失在海平面。

    卢云看着空荡荡的海面,捏着手中还带着血的鳞片以及璀璨的鲛人泪,心如刀割,她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牵扯到西穹平静的生活中。

    如果没有她,西穹会找同类结伴生子,不会被卢玉发现,不会失去鲛人泪。

    虽然心头万般悔恨,但她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西穹耗费生命力为她和孩子夺来的生机,她必须要把握。

    卢云回到渔家村没多久,卢玉就带着浩浩荡荡的大部队重新光临了。

    她在卢云身上下了禁制,后者的一举一动全在她掌控之中。

    只是没想到,鲛人泪来的那般容易。

    “交出来吧”

    沙滩上,卢玉伸出手掌,开门见山地说道。

    看着一脸笑意的卢玉,卢云心中恨意十足,都是她,都是因为她,西穹现在沉睡,她从没有一次这么恨过一个人,即便当初的余航都没有这么恨过。

    “你先解开我身上的东西”

    卢云压抑着心头强烈的仇恨,声音平淡地说道。

    闻言,卢玉眯了眯眼,也不在意,随手挥了挥。

    这种东西,她可以随便下好多个,解除就解除了。

    瞬间,卢云觉得身体轻松了很多,沉重的肚腹也舒服了不少。

    “鲛人泪我可以给你,你的身份我也绝不会多说半句,但是,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算我求你,看在我们一母同胞的份上”

    看着卢玉,卢云缓缓跪在地上,声音恳求。

    她只能乞求面前这个女人,还有一点点的慈悲和怜悯之心。

    “好说,好说…”

    卢玉笑了笑,伸手把卢云扶了起来。

    只要得到她想要的,一切都好说。

    “给你”

    卢云知道自己无法相信卢玉,但她别无选择。

    翡翠色的鲛人泪在夜色下散发着温润的光泽,美得炫目。

    只是一眼,卢玉就确定这是真正的鲛人泪。

    “呵呵,很好,姐姐你做的很好”

    收起鲛人泪,卢玉脸上的笑意更浓。

    她还真是小看了这个所谓的姐姐,能让海妖一族心甘情愿交出鲛人泪,而且此刻她腹中还有妖之子,一旦生产,那就是另外一头海妖。

    她现在不需要逼迫,只待她即将生产之时。

    若她收养了她的海妖之子,以后不愁得不到鲛人泪。

    “姐姐,记得你的话,不要插手这些事,我不会对你和你的海妖动手,好了,妹妹我也要走了,祝你幸福,过好自己的生活”

    卢玉从包里掏出一张卡,仍在沙滩上。

    这里面的钱,足够她过上好的生活,好好养胎。

    要想让驴子给自己干活,那最重要的就是要喂好胡萝卜。

    她手下很多,这种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手段,用起来真是得心应手。

    “不要再来找我”

    卢云没有去捡那张卡,只是声音平静而冷漠地说道。

    她什么都不怕,只怕自己苦难的生活再次被破坏。

    “放心,妹妹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

    卢玉轻轻拍了拍卢云的肩膀,轻笑着说道。

    不再理会一脸死灰的卢云,转身离开了渔家村。

    这一次离京来到这里,收获颇丰,一颗鲛人泪。

    她是不会再来,但是她没说不会让别人来,呵呵。

    海妖,鲛人泪,鲛纱,这都是好东西,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真是天真。

    卢云看着离开的卢玉,心脏中紧迫感不仅没有松缓,反而更加严重。

    她在恐惧,恐惧很多很多。

    短短的一个故事,却像是把自己的一生都说完了。

    卢云把目光投向很远很远的海,她猜想西穹会在什么地方。

    “我自己也知道,卢玉不会轻易放弃,她或许在打着什么别的注意,但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西穹现在也陷入沉睡,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卢云声音沉痛,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任何坚定和决心在强大的手段面前都无济于事,她没办法拿自己的孩子开玩笑,卢玉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不好对付。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一再拒绝叶蓁的原因。

    牵扯到这件事里,那等于又一次把自己卷入到旋涡中。

    尽管她也知道现在的平静只是暂时的,会有更大的风暴来临。

    但是她却像个蜗牛,把自己藏在壳里,得过且过。

    “我帮你,也希望你帮我”

    听完这个卢云的故事,叶蓁也觉得这段人妖之恋很美好。

    他们的感情充满了波折,好像每次觉得平静后,都会发生悲剧。

    说到底,卢云就是个可怜人。

    在华夏世界,人和海妖相恋如果被世俗人知道,一定会遭到唾弃,由此可知他们的艰难,而且妖之子,更是难上加难的存在。

    相爱不易,人妖之恋更不易。

    叶蓁的感情之路相比卢云和西穹而言更加艰难,他们是跨位面的爱情。

    司缪为了她,从饕餮大陆而来,修为耗损,从神祇成为此刻的凡人。

    比卢云和西穹好的是,他们的感情掌握在自己手中。

    对于卢玉用感情威胁人的作为,叶蓁只觉得分外厌恶。

    “你真的愿意帮我?”

    听到叶蓁的话,卢云的眼睛瞬间就亮了。

    她能感觉到这对男女的不凡,他们既然敢和卢玉对上,就说明有一定的把握。

    她不希望自己一辈子都被卢玉牵制,更不希望卢玉再利用她做出什么对西穹或者孩子不利的事,那她真的宁愿去死。

    她既然把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就是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叶蓁身上。

    “我帮你,只是同样希望你帮我,戳穿卢玉的真面目”

    叶蓁颔首,她确实愿意帮助这一对苦命鸳鸯。

    只是卢玉她必须要先戳破她伪善的面孔,让她受到万人唾弃,然后再对她动手,只是不知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从神台跌落会是什么姿态。

    “我帮你!”

    卢云郑重地点了点头。

    现在,一切可以打击到卢玉的手段她都愿意帮忙,毕竟如今的她已经不是孤军奋战了,有面前这两个神秘男女在,一切都有反转的可能。

    “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司缪轻轻拍了拍叶蓁的脑袋,玉眸眺望星空。

    “不怕,有你在”

    闻言,叶蓁浅笑,看着司缪,说了五个字。

    这副完全信任的模样让司缪微怔,旋即他大笑,那笑非常开怀,带着穿透苍穹的孤傲和喜悦,他很少会这样笑。

    “是,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司缪将叶蓁揽入怀中,声音认真而情深。

    有些东西,并不是修为和身体损耗能够抑制的。

    这次碎裂位面来到华夏,到底是损害还是机缘,还有待一说。

    卢云望着叶蓁和司缪相互依偎的画面,满眼祝福和艳羡。

    她知道爱情的美好,尽管她自己经历并算不上好,却也祝愿天下有情人可以终成眷属,不受任何人打击和威胁,能够幸福地走一生。

    “我们先去找西穹”

    叶蓁看着司缪,说道。

    现在她们就算带着卢云到京城去,也会处于被动。

    毕竟小彩虹卢玉在京城盘踞多年,又不是普通人,一旦三人进入京城,就会被发现,别说上庭和揭露,恐怕无法活着走进京城境内。

    这并非危言耸听,毕竟她手下有很多异能人士。

    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是的,等待小彩虹到暮水镇去,她要在孤儿院找东西,就必然会来。

    还有卢云,叶蓁可不相信小彩虹真的能放过这个有血缘的亲姐姐。

    只要她在暮水镇把小彩虹制住,采集她的血液和卢云的对比,拿到血缘医学证据,把报告和小彩虹的故事分发到京城的每个角落。

    舆论压力绝对比所有人想象的要可怕很多。

    到时候,就算她背靠多少强大势力都没用,自有人会去验证。

    且不说别人,恐怕第一个暴怒的就是她赖以依仗的叶家。

    从当初原主生母冷玉蓉冒死生产就能看出,这个孩子的重要性。

    可就是因为小彩虹的隐瞒,让叶家真正的孩子流落在外多年,吃了那么多苦,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小彩虹死一千次,一万次。

    唯一让叶蓁感到疑惑的,就是小彩虹是怎么冒充的原主。

    叶家不是普通人,难道认回孩子,仅凭一个玉葫芦?

    亲子鉴定是肯定会做的,但是就当时年纪尚小只是有些计谋的小彩虹,她从哪里能买通医生为她作证?

    这件事疑点重重,绝不简单。

    所有事情,只有等见到小彩虹本人才会有个解释。

    “西穹沉睡,我们是人,没办法入海,怎么找他?”

    卢云语气紧张地说道。

    她也很想看看西穹现在怎么样了,可是没办法。

    西穹是海妖,他居住的地方在海底最深处的沟壑中,那种地方,潜水衣潜水艇下去也许会爆掉,海底神秘,有不少奇怪的生物,会非常危险。

    “自然是有办法”

    叶蓁倒是不为这个烦恼。

    如果是来海城之前,她也许也不会入海去找海妖。

    虽然修者可以用灵气包裹自己在海中呼吸畅通,但是海中神秘生物很多,还要分出一部分灵气去对付海怪,这样一来,灵气一枯竭,那就只能等死。

    只是她在孤儿院的柳树下找到了四大神石“海啸”,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海啸石”广为人知的作用就是在海中如履平地。

    更何况除了“海啸石”,她还有一只水属性魔兽月牙。

    “那我,我也可以去吗?”

    知道有办法可以入海,卢云心脏砰砰砰地跳动起来。

    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西穹了,很想很想他。

    而且海底深处,她真的向往了好久,她想了解西穹的生活环境。

    叶蓁想了想,也许找到西穹还要靠她,点头应了。

    深海广阔,要想找到一条海妖,谈何容易,这也是卢玉不想费劲的原因。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卢云高兴极了,情不自禁地上前握住了叶蓁的手。

    司缪眯了眯眼,虽然不悦,但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

    “对了,为什么…为什么您能看穿我的气息?”

    距离司缪近了,卢云就感到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像是惧怕,像是压制。

    她还是忍不住把心中的问题问出口。

    毕竟西穹心口的鳞片是为了隐藏她的气息,不被别人发现,一旦被发现是很危险的,她不想让西穹的付出变得毫无意义。

    对于这种问题,司缪根本不想回答。

    他是神兽至尊,世间所有妖兽在他面前血脉都会受到压制。

    区区一块鲛人鳞,想阻隔他的感知,痴人说梦。

    “你的鳞片没问题,放心”

    叶蓁安抚了一句。

    和司缪相比,叶蓁清淡的性格简直就是温暖人的知心大姐姐。

    卢云了然地点了点头,不由自主地远离了司缪。

    “海妖失去鲛人泪,能唤醒吗?”

    叶蓁笑着摇了摇头,对司缪询问。

    妖族之事她了解不多,而且鲛人泪她虽然知道,却从没用过。

    饕餮大陆的海妖族可比华夏的难接触的多,一个陌生的俗世女人如果碰到海妖,不被挖心就是最好的,绝对是不可能相恋的。

    人族歧视妖族低下,需要修炼才能化成人形,只有蛮力,没有文明。

    妖族同样看不起人族,觉得人族瘦弱不堪,没有修为的俗世人更是如同蚂蚁般脆弱,它们根本不屑于和人族交际,将后者当作食物。

    如果不是当初纪元之争,司缪挺身而出解救了整个饕餮大陆,恐怕人妖两族的关系还不会融洽起来,不过也因为司缪,妖族更加自视甚高。

    这样一比较,华夏世界的妖族就天真许多,如月牙,如西穹。

    “‘海啸石’不是很好?”

    司缪绯红的唇瓣微勾,他喜欢这种给心上人讲解妖族的感觉。

    “海啸石”是四大神石之一,它除了可以在水中畅通无阻之外,对于水属性魔兽来说也是非常好的补品,毕竟神石之中的水属性之力非常强。

    西穹只是遗失了一颗鲛人泪,伤害并没有想象中的大。

    他只是脱力了,寿命耗损百年。

    如果有“海啸石”给他补足丢掉的水属性之力,清醒是迟早的事。

    只可惜,修为能补,寿命却无法弥补。

    都说修者服用鲛人泪可以增长百年寿命,可事情哪里是那么容易的,自己要想增加,那么别人就必须减少,天道如此,不可违逆。

    叶蓁很快就了解到司缪的话,的确,“海啸石”有大用。

    “叶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听着两人的对话,一旁的卢云有些急不可耐。

    西穹有救了,他可以醒过来了。

    “现在恐怕还不行,你先解决好自己的家事吧”

    叶蓁指了指不远处躲躲闪闪的余航,说完就拉着司缪走开了很远。

    “人妖相恋结果总是不那么美好”

    踩在柔软的沙滩上,想想卢云和西穹的事,叶蓁不禁发出一声感慨。

    其实饕餮大陆虽然允许人妖相恋,但也很少会有好结局的。

    不一样的种族,不一样的信仰,不一样的习惯。

    这些都会阻碍两个相爱的人,让一切变得难上加难,不再美好如初。

    “我们会很好”

    司缪没有对她的感慨发表什么意见,只是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

    人妖两族自古就不那么友好,两族相恋,若爱的不深,的确走不下去。

    “你曾经想过自己会找一个人族结侣吗?”

    叶蓁有些好奇地问道。

    她真不是开玩笑,在饕餮大陆,飘渺神尊可是所有神妃仙子梦寐以求的结侣者,且不说人族,就是很多妖族公主女皇都倾心不已。

    她是神厨,常年在外游走。

    遇到的小姑娘张嘴闭嘴不离飘渺神尊四个字,可见他的魅力。

    种族之分,放在司缪身上会被忘记。

    曾经她对司缪也只有敬仰,毕竟两人初相识,是以被救和救人的身份相遇。

    更何况,司缪辈分可比她大了不少,她没成名的时候,他就已经名扬整个大陆了,两人之间的差别如同鸿沟。

    可谁能想到,她和司缪会成为这样的关系?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还好神兽和修者修炼到一定地步不会老化,不然那可就好玩了。

    “你的出现,就是和我结侣,和你是人族还是妖族无关”

    司缪没有回应这个问题,只是看着叶蓁的眼睛,认真说道。

    他能察觉到天道轨迹,每件事都有迹可循,唯有他自己的事,无法得知。

    但在见到叶蓁的那一刻,他清晰的感受到沉寂千年的心脏开始跳动了。

    只要她是叶蓁,就都可以。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