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相爱难,卢玉到
    ..,重生之美食厨神

    一晚很快就过去了。

    初阳透过海平面,缓缓升起。

    “日出真美”

    卢云眺望着远处,只觉得太阳伸手就能够到。

    她声音有些恍惚,突然发现自己好喜欢大海,好喜欢大海里的西穹。

    “下次,下次我带你到那边去看”

    西穹指了指离太阳最近的海面,说道。

    虽然他根本不觉得日出有什么好看,不过小不点觉得好看,那就好看吧。

    听到他的话,卢云笑了,那笑清脆而美好。

    “西穹,如果我要嫁人了,你会伤心吗?”

    抓着西穹冰冷的手,卢云看着他的眼,认真说。

    “嫁人”两个字飘入西穹的耳朵,让他皱起了眉。

    他不明白什么是嫁人,但看着卢云眼zhong的哀伤,直觉这并不是一个好词。

    “我不想让你嫁人”

    西穹回抓着卢云的手,语气同样认真。

    就是这种认真,让卢云瞬间心zhong如同百花齐绽。

    不管西穹懂不懂自己的感情,她都觉得够了,她不会嫁给余航,哪怕永远不能和西穹在一起,她也不想嫁给任何人,不想玷污了这份懵懂的感情。

    “我不嫁人,我会一直陪着你!”

    卢云将唇瓣印在西穹脸上,笑着说。

    这个吻带着满满的爱,有些温热,让西穹愣了半晌。

    日出后,卢云就驾着船回渔家村去了。

    她虽然很想就这样一直陪着西穹,把那些烦心事都抛诸脑后。

    但是她从小是被余航一家养大的,他们也从未苛刻过她,但凡有一点良心,她都做不出不辞而别的事,但她在结婚当日离开,这已经是犯了大错。

    而且她没办法生活在海zhong,陆地还是要回去的。

    还没等卢云回到渔家村,就看到航海出来找她的渔家村人。

    原来婚礼进行到一半,新娘一直没有回来,就有人出来找了。

    村子不大,几乎找遍了,都没有看到卢云的身影。

    是宇航父母发现自己家的船不见了,才想到应该是卢云开船走了。

    回到渔家村,村民都对着卢云指指点点。

    大婚当天开船出海,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让余航一家颜面扫地。

    “爸妈,对不起,但是…我没办法和余航哥结婚了”

    见到父母,卢云红着眼眶跪在地上认错。

    她爱的只有西穹,真的没办法违心和余航结婚。

    “丫头,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余父余母对视一眼,表情有些难看,并没有批评,只是语气沉重地问。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改变了卢云的想法,但整个渔家村都知道卢云是他们从小养大的,现在突然改变主意,悔婚,这是在给他们家抹黑!

    明明从小就是个孝顺的乖孩子,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这个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爸妈,我真的没办法嫁给余航哥,你们以后还是我的父母,我会孝顺你们,除了嫁给余航哥,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们!”

    卢云在地上狠狠磕了几个头,头上血流不止,可见其决心。

    一旁的余航神情有些难看,他拳头捏紧,压抑着自己。

    “小云,是我做了什么让你生气了?你告诉我,我改好不好?”

    沉默了好久,余航蹲下身,看着卢云通红的眼睛,问道。

    他是真的不明白,那么乖巧的小云,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对不起余航哥,不是你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爱你,我不能嫁给你”

    卢云推开余航的胳膊,声音带着丝歉疚。

    余航是个好人,她不想伤害他,可是为了西穹,她已经别无选择了。

    余父余母没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了房间。

    事情到了如今这一步,看到卢云那么坚决,他们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个事儿,他们管不了了,都是从小养大的孩子,打骂是行不通的。

    卢云就跪在地上,没有动一下。

    这件事是她的错,就该她来承受。

    只要能不嫁给余航,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这一跪就是一整天,余航的妹妹和卢云很亲密,有带东西给她吃,不过却都被卢云拒绝了,既然是惩罚,她就不能吃。

    又是一天,卢云的脸色已经变得很差。

    算起来,她已经有三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

    最后,余父余母还是心疼她,同意了她的话。

    不结婚就不结婚,就当是自己家养大的女儿,性质也是一样的。

    看到父母点头同意,那一刻,卢云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

    喜悦纷沓而至,也开始好好吃东西,与她相反,另一边的余航却像是失了魂一样,他是真的很爱卢云,想和她成为夫妻。

    两个人明明都要结婚了,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

    他是真的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改变了卢云的想法。

    不过现在探究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和紧张,为了躲避这种氛围,卢云就经常找机会出海,每次她都非常小心,生怕有人会跟踪。

    在她心zhong,西穹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

    虽然她对海妖这种生物此刻是喜欢多过恐惧,但别人肯定不会。

    她怕,怕西穹一旦暴露,会被国家抓走进行研究,毕竟还从来没有过西穹这样的生物出现,这已经算是新奇物种了。

    也多亏了她的小心谨慎,有几次碰到过紧随其后的余航。

    从那之后,卢云也更加小心。

    这样的日子又过了很久,西穹也慢慢明白了自己对卢云的心意,会经常从海底带一些珍珠或者珊瑚之类漂亮的小东西,送给卢云让她开心。

    海妖一族很爱美,雄性会寻找漂亮的东西给雌性求爱。

    收到礼物的卢云当然非常开心,每次回去都会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一天,也是那一天,改变了卢云一生。

    那天,她从海上回来,照例去洗漱了一下。

    晚饭余家人已经吃过了,给她留下的放在桌子上。

    这样的生活模式她已经很熟悉了,并没有任何迟疑。

    就在她吃完饭的间隙,余航进来了。

    “小云,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

    余航声音有些沉,他就算再傻也感觉到点不一样,只是从来没发现罢了。

    闻言,卢云面色一怔,旋即摇头否认。

    “没有,我们都生活了这么多年,如果有喜欢的人,你们也会知道,我没有喜欢的人,余航哥你想得太多了,大家一起这样生活不是就很好吗?”

    卢云笑着说,她对余航总归是有些愧疚的。

    只是西穹的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一定不会说。

    “是吗?没有喜欢的人…”

    余航听到卢云的话,低头呢喃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对了,爸妈呢?怎么没看到他们?”

    晚饭是烤鱼,面条和海带丝,是卢云喜欢吃的,也不禁多吃了些。

    只是从海上回来,到家,都一直没看到父母,让她多问了一句。

    “去看二姑了,今天晚上不会回来”

    余航帮卢云倒了杯水,说道。

    卢云了然,一顿饭吃完,余航一直待在她身边看着,面色微凝的样子。

    吃过饭,卢云突然觉得有些困乏。

    “余航哥?你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出去吧,我有些累,今天要早点睡”

    卢云摸了摸后颈,脑子越来越沉。

    面前的余航也像是变成了虚幻的影子,出于本能,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只能开口催促让余航尽快离开,这种状态,就像是喝醉了酒。

    “小云,对不起,我不能失去你”

    卢云在昏迷的那刻,仿佛听到余航说这句话。

    当卢云醒过来,已经是后半夜了,然而入目的一切让她心神俱裂。

    卧房,她浑身一件衣服都没有,那种皮肤接触被子的感觉让她脊背发凉,身体也有些异样的疼痛,麦色的皮肤青一块紫一块,像被人打了一顿。

    更可怕的是,她身边躺着一个人,那个人是余航。

    卢云带着最后一点期望,颤抖着掀开被子。

    床单上一抹娇艳的红,让她瞬间心如死灰。

    许是察觉到她的动静,熟睡zhong的余航也清醒过来。

    “小云,对不起,我会对你好的!”

    余航伸手想要触摸卢云,却被她一巴掌打开,疯了般把他从床上赶了下去,声音有些竭斯底里,带着股让人痛彻心扉的绝望: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到底是为什么,好恶心,你让我好恶心,滚,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卢云目光赤红,那一刻,她几乎想和余航同归于尽。

    “小云,你冷静一点,你就那么不想嫁给我?你别忘了,你就是我老婆!”

    余航也有些暴躁,他没想到卢云反映会如此强烈。

    是,他是乘人之危,做了人渣一样的事,可是他并不后悔。

    从小,所有人都知道卢云是他未来的老婆,他自己也清楚,凭什么他费尽心力照顾疼爱的人,长大后说不嫁给他了?

    哪怕用尽一切手段,他也无法放手。

    两人的争吵让余航的妹妹找了过来,看到这幅情景,她也瞬间垮掉了。

    卢云没有再说一句话,就睁着眼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哥,你怎么能这么对小云姐,你太过分了!”

    虽然是自己的亲哥哥,但是她也并不认同这样的做法。

    “你不懂,我不能放走她,更不能失去她”

    余航摇了摇头,点了一支烟。

    做这些事情他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哪怕看到卢云的样子也让他感到非常心痛,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他必须娶她。

    第二天一早,余父余母回来,知道了这件事。

    他们也是万万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狠狠地打了余航一顿,为卢云出气,可到底是自己亲生的,为了娶到卢云都做了这样的事,那他们也只能为他达成目标了。

    余妈妈安慰着卢云,又和她说了说婚礼的细节。

    毕竟已经出了这样的事,不嫁给余航已经没了别的退路。

    然而不管别人说什么,卢云都是一言不发,像是入了魔。

    婚礼如火如荼地开始准备了。

    渔家村所有人都是一副云里雾里的样子,不是说不准备结婚了吗,村里好多小伙子都蓄势待发准备下手了,这家人怎么又改变主意了?

    因为卢云情绪有些不稳定,为了防止她做什么傻事,去哪儿都会有人跟着。

    她心zhong很想去找西穹,可是又害怕见到西穹。

    那么单纯的海妖,那么美好的西穹,她现在还有什么资格喜欢他?

    卢云蹲在海边,伸手触摸着湿咸的海水,这种感觉就像是和西穹在一起,她妥协了,她根本不应该喜欢西穹,更配不上西穹,上天注定。

    她想过去死,可是舍不得,她舍不得西穹。

    而且她如果就这样死了,那余父余母的养育之恩怎么办?

    做坏事的是余航,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难道就应该这样一件事,否定所有人吗?不,她不是那样的人,她更没办法做那样的事。

    “嫂子,你别多想了,我哥肯定对你好,我也对你好!”

    余航的妹妹看着仿佛没了灵魂的卢云,心里也有些疼,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明明以前都是很好的。

    在卢云千思百转zhong,婚礼到了。

    这一次,她同样如同木偶般被摆弄着穿上喜服。

    只不过,这一次的她是个连灵魂都没有的木偶,她不准备逃走,同样不准备去死,她妥协,为了生活以及心zhong种种难为之事妥协。

    卢云在婚礼上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看上去倒像是葬礼。

    所有人都很好奇,可是人家办喜事,他们也没办法问出口。

    婚礼结束,卢云就被送到婚房,刚进去,她就锁了门。

    虽然她愿意妥协结婚,但是绝不会再和余航怎样,这是她最后的底线。

    既然他想娶,那就娶一个名不副实的老婆吧。

    送完宾客回来,余航敲了敲门,最后只是叹了口气离开了,没有勉强。

    他知道,能让卢云和他结婚,已经很好了,他不能奢求太多。

    听着余航离开的脚步,卢玉趴伏在床上,泪如雨下。

    这不是她想象zhong的婚礼,更不是她想象zhong的人。

    卢云并不知道,这一晚,渔家村的海边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在月光下,可以看到一条青色的鱼尾,散发着粼粼的光芒,他在海边待了很久很久,直到初阳渐起,才深深看了一眼渔家村,摆尾离去了。

    婚后生活和以前没有太大的差别。

    不过余父余母也看出了两人之间不对,也会找机会为两人促进感情。

    就像是这一次,他们特意准备了两天的干粮,让余航和卢云出海。

    “我不去”

    卢云声音很冷。

    深海,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想去。

    西穹,她想见却恐惧去见。

    原本性质昂扬的余航垂下脑袋,他早该知道的。

    婚后的卢云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有一个人驾船出海过。

    “小云,你听妈的话,去吧,去散散心”

    余母拍了拍卢云的肩,轻声说道。

    从结婚后,卢云就每天窝在家里,心理压力想必也越来越大,面对广阔的大海,她可能会情绪好转,和余航一路,也能发展感情,一举两得。

    卢云看了一眼余母乞求的目光,沉默了半晌才点头应了。

    船出海了。

    卢云并不想和余航说话,只是待在船舱。

    说是两个人出海,其实也没差别。

    余航只能苦笑,一个人撒wang,捕鱼。

    这一次,他并没有到那片曾经捕捞桃花鱼的地方,他总觉得那个地方和自己反冲,毕竟卢云悔婚也是从那次海难之后,他还是少去为妙。

    对于这个决定,卢云心zhong既庆幸又失落。

    庆幸的是不用见到西穹,失落的也是见不到他。

    也许余航和卢云一起出海就是灾难,天上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索性和上次的暴风雨不同,还能够忍受。

    余航也来到了船舱,一看到他,卢云就准备出去。

    她这副万般嫌弃的样子让余航瞬间爆发,异常愤怒。

    “你这是什么意思?和我待在一个空间就这么让你难以忍受?我们已经结婚了小云,你能不能多看我一眼?哪怕一眼也好?”

    说到后面,余航声音带着些恳求。

    他也想过用那样的方式得到她后会遭到这样的待遇,可是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更可怕的是,如今他除了道歉,没别的办法。

    卢云没有回答,她现在只想离开船舱。

    “你干嘛!外面在下雨!”

    余航皱眉,一把拉住了卢云的手臂。

    带着温暖的手臂让他瞬间有些心猿意马,说起来,他真的有很久没有亲近过自己的妻子,这次出海的目的不就是促进感情吗?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想,胳膊就被卢云狠狠甩开了。

    那种力度和姿态,就像是对待让人万般嫌弃的病毒一样。

    她这个举动让余航有些愤怒的失去理智,扑上去狠狠撕扯起卢云的衣服。

    “你是我老婆,这是你的义务!”

    余航声音带着些暴戾,手下力道很大。

    卢云狠狠挣扎着,手嘴并用,那副模样,就像是发狂的雌兽。

    余航一时不察,被狠狠咬到手指,那种力度,仿佛余航不是她老公,而是她的仇人一样,余航的手指瞬间血流不止,隐隐还能看到白骨。

    “啊——”

    在余航惨叫时,卢云跑到了甲板上。

    她回眸看了看船舱,又看看自己凌乱的衣裳,惨笑一声,从甲板上跃下!

    如果以后的生活是这样的,那她宁愿死。

    这块海域很深,也是鲨鱼出没的地方,渔家村没人敢下水。

    当余航忍着疼痛从船舱出来,也只听到一声落水声,以及水面上一个还没平息的水波,稀稀拉拉的雨下个不停,余航的神情有些怔愣。

    “小云!小云!”

    他顾不上自己的手指,冲着海面大喊。

    然而他的喊声没有任何作用,卢云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余航“噗通”一声跪倒在甲板上,他没想到,为什么每次和卢云出海都会发生这样的事,在这种鲨鱼时常出没的地方落水,绝对活不成。

    而落水的卢云视线有些朦胧,眼睛也被刺得生疼。

    她不愿意闭眼,她想看一看这个西穹生活的世界,周围黑洞洞的,没有什么光亮,只能隐隐感觉到身旁游来游去的小鱼,有些可怕。

    她就这样一直向下沉着,很疲惫,窒息感让她有些痛苦。

    倏然,她好像听到一声熟悉的鱼尾摆动声。

    “小不点,小不点……”

    是错觉吗?

    卢云挣扎着向发声处看去,隐约看到一条有青光的尾巴。

    她唇角带着笑,闭上了眼。

    能最后看一眼西穹,她很开心啊。

    卢云没想到自己还有醒来的时候,她就躺在一块岩石上,手脚都泡在海里。

    这是一片汪洋,入目都是蓝色的大海。

    没有船只,没有声音,只有海浪声,这种感觉,让卢云感到有些可怕。

    就在她不知所措时,一条熟悉的鱼尾跃出海面。

    “西…西穹”

    卢云呢喃了一句,眼泪却情不自禁地留下。

    说起来,她仿佛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西穹了。

    “小不点,你没事吧?”

    看到卢云清醒过来,西穹松了口气,他手里正拿着雪白的虾肉。

    “喏,你多吃一点,你已经睡了很久了,不要怕,我会救你的”

    把虾肉递给卢云,西穹面上带了些安慰。

    这种虾肉质很鲜美,也很紧致弹性,是卢云非常喜欢的。

    “你,你为什么会初现在那里?”

    卢云捏着手里的虾肉,声音哽咽。

    西穹挠了挠头,没有说话,只是傻笑。

    自从卢云消失之后,他就每天在海里游荡,只要有船只的地方,他就会偷偷观察,希望能看到让自己非常熟悉的小不点。

    这天是雨天,船只很少,他就发现了飘在海上的一艘船。

    那地方是鲨鱼经常出没的,船只在那里很危险,但是他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能见到小不点的机会,而且海妖作为海zhong食物链顶端,他倒是不畏惧。

    他一直徘徊在船只附近,就有人跳船了。

    在这片海域跳船无异于送死,他是一只善良的海妖,不然当初就不会救下被暴风雨击落到海zhong的小不点,所以想要去搭救。

    只是没想到,那个跳船的,就是他的小不点!

    这个认识让西穹瞬间心慌,这是他第一次体会那样的感觉。

    当他靠近时,小不点已经昏迷了,没办法,他必须先把她送回到海面上。

    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就碰上了这片海域的霸主——虎鲨。

    一只虎鲨并不可怕,可是虎鲨是群居性动物,往往一头虎鲨附近会有数头虎鲨聚居,而且它们是非常凶残的鲨类,对鲜血气味十分敏感。

    如果是平时,西穹当然不会惧怕。

    可是这次他带着一个即将窒息而死的卢云,为了赶忙把他送到海面,对于虎鲨的袭击,西穹只能闪躲,十分被动。

    在这种情形下,很快就被咬伤了。

    海妖的血是绿色的,不腥,反而带着些馨香,这种味道非常迷人。

    卢云可不知道这些,她只看到西穹在挠头时,胳膊上的伤口以及断了一部分的鱼鳍,他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只是看着非常骇人。

    “你…你的伤,你受伤了!”

    卢云惊呼,伸手轻轻摸了摸。

    她认识西穹那么久,从来没见过他受伤,这是第一次。

    而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威风凛凛的海妖也是会受伤的。

    除了胳膊上的伤口,他尾部的鳞片也掉了些,看上去有些凄惨。

    “没事,不疼!”

    西穹依旧傻笑,这种伤对他来说不严重,很快就能好。

    “什么不疼,你就算疼也不会说的”

    卢云抓着西穹的手,哭的伤心。

    “真的不疼,有你在就不疼!”

    西穹看着卢云的眼睛,认真说道。

    他并不是陆地上那些油嘴滑舌的小男生,说出的话没有谎言。

    有卢云在身边,他会忘记身上的疼痛,这种感觉很奇妙。

    他总是这样认真,可就是他这样的认真,让卢云心脏疼痛的厉害。

    “西穹,对不起,我嫁人了,我再也配不上你了”

    卢云低下头,声音zhong带着浓浓的绝望。

    她怕,怕看到西穹嫌弃的目光,尽管她知道并不会。

    听到他的话,西穹只是愣了一下,旋即抿着嘴想了想,才拉住卢云的手。

    “小不点,你愿意做我的雌性吗?”

    问这话时,西穹心脏怦怦跳动着。

    他们海妖一族求偶并没有什么特定的仪式,粗暴又简单。

    “你…你说什么?”

    垂着头的卢云瞬间抬眸,眼zhong满是不敢置信。

    她以为西穹就算不嫌弃,也不会再和她走的那么近了,却没想到,他竟然说了这样一句话,虽然“磁性”两个字让她有些不习惯,但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还是从心zhong升腾而起,让她带了些许期待,又问了一遍。

    “我说,你可不可以做我的雌性?我会养你”

    西穹轻轻拍了拍尾巴,又说了一遍,语气坚定。

    “我…我…”

    愿意两个字哽在喉zhong,让卢云说不出口。

    她有什么资格成为西穹的雌性呢?

    “你不愿意?”

    西穹尾巴瞬间没了力气,垂入海zhong。

    他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也带了些失望,他没想到第一次求偶就失败了。

    “不!我愿意,我愿意!但是…我配不上你了”

    卢云并不想看到西穹失落的神情,忍不住说道。

    可是后面的话却带着些哭腔,明明一切都会很好的,可是现在,即便再好,也有了瑕疵,哪怕西穹不在意,她心zhong也永远有一根刺。

    “不会!小不点很好,真的很好!”

    西穹伸手拍了拍卢云,声音满是喜悦。

    他也见过别的海妖雌性,只是都不喜欢罢了。

    她们都不像小不点,他不喜欢。

    这么想着,西穹就忍不住拉着卢云的手,唱起歌来。

    那歌声精美绝伦,让卢云神色有些恍惚。

    海妖会经常用样貌以及歌声来蛊惑人心,能够让人产生幻觉。

    不过此刻西穹唱的歌却并非诱惑,而是海妖一族求偶成功后庆祝的歌声,这种歌声会传得很远很远,让海zhong生物都知道,他西穹是有配偶的了。

    西穹也知道卢云不能生活在海里,把她送回到两人初识的岩洞。

    卢云不准备回渔家村了,她想让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

    西穹会每天都待在岩洞陪着卢云,也会带着深海zhong的漂亮东西来送给她。

    除了这些,也会抓些符合卢云胃口的东西给她吃。

    本来以为日子就可以这样过下去,可是卢云是人类,长时间食用没有烤过的虾蟹,过着风吹日晒的生活,她的身体还是出了问题。

    卢云病倒了,脑子昏沉,高烧不退。

    西穹是海妖,对于人类的病一无所知。

    他没办法,只能带着卢云回到渔家村,将她送到岸边,他则躲藏在岩石后,希望有人看到她之后,把她带去治疗,这已经是现在最好的办法。

    让西穹安心的是,卢云被人发现带了回去。

    他也没办法长时间徘徊在海边,会被人类发现。

    虽然西穹是善良的海妖,却不傻,他知道人类并没有他想象zhong那么友善。

    他只能不舍地回到大海深处,静静等待卢云好转,然后来找他。

    渔家村人发现昏迷在海边的卢云还以为是诈尸了,毕竟一个月之前还说掉到海里被鲨鱼吃了,不过卢云是活人,还喘着气的活人。

    发现她的村民赶忙把她送回到余航家。

    余父余母以及余航都喜极而泣,家里哀伤的气氛陡然转好。

    他们也发现卢云身体出了问题,赶忙请了医生来诊治。

    好在不是什么大问题,吃药就能好。

    就这样过了两天,昏迷zhong卢云转醒,她看看四周熟悉的摆设就知道自己又回到了渔家村,对于西穹做出送她回来的举动,她并不奇怪。

    只是她高看了自己,以为自己可以和西穹生活在一起。

    现实总是比想象骨感很多,她没办法孤身和西穹生活在一起。

    人类身体带着很多不可控制的因素,她最终还是无法脱离人群,脱离渔家村。

    “小云,你怎么样?”

    端着药走进来的余航看到卢云清醒,语气欣喜地问道。

    卢云能活着回来真的让他出乎意料,不过这样的结果很好,他很高兴。

    听到他的声音,卢云只是态度冷淡地看了他一眼。

    “小云,喝药吧?”

    余航也不介意她的态度,殷勤地准备喂药。

    不过卢云只是接过药,痛快地喝了下去。

    现在根本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她要想快点去见西穹,就要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喝药是必然的,哪怕这药是余航送来的。

    在卢云的极力配合下,身体很快就好了起来。

    余父余母对这个失而复得的女儿兼媳妇好的不得了,也不敢再说什么让两人促进感情的话,生怕卢云一不开心又去寻死。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卢云身体刚刚好就要出海。

    没办法,拗不过她,只能嘱咐几句。

    余航倒是想跟着去,但是想也知道卢云不会同意。

    回到岩洞,见到西穹,卢云觉得自己的精神瞬间就好了。

    “西穹,我以后每天都会来,但是我也必须回去”

    摸着西穹的鱼尾,卢云说道。

    为了她和西穹长久的未来,她只能忍着不愿回到人群zhong去。

    或许到了以后,她生活独立了,能够再次尝试和西穹独居,那些自然之zhong不可避免的因素,她也可以学着慢慢化解。

    “没关系,只要每天可以见到你,我就开心”

    西穹倒是看的很开,他也明白。

    他的配偶和别的海妖不同,他能做的就是安抚和习惯。

    就这样,一海妖一人,过起了日出见面,日落分离的生活。

    余家虽然很好奇卢云每天出海是为什么,但她每次回来都能带回很多海鱼,这一点让他们所有人都自愧不如,也无法探究的太深。

    然而卢云的平静生活,又因为一拨人的到来,被打破了。

    那是一个傍晚,她刚刚见了西穹回来。

    就发现余家被一波黑衣人围住了,那气场和架势看得人很虚。

    卢云虽然也害怕,但知道躲避不是问题,进了屋。

    她看到了一个长相清美,穿着华贵,气质雍容的年轻女人,她正踩着高跟鞋犹如女王般在屋子里巡查,不过看的东西,都是些照片。

    “小…小云”

    余航一家看到卢云,心惊胆颤地叫了一声。

    这伙人从早上就到了,一直待在这里,一句话都不说。

    只有这个年轻的女人问了些关于卢云的话题,就一言不发地等待了。

    “你就是…白英?或者说卢云?”

    年轻女人手指扣了扣桌子,发出清脆的声音。

    她声音冷魅zhong带着些沙哑,说不上好听,但很让人着迷。

    看着这个女人,卢云隐隐zhong觉得她有些熟悉。

    “是,我是,请问你是哪位?”

    卢云没想到,这样一个气场强大的女人,居然是来找她的。

    “哈哈,我?我是卢玉,你不记得了?”

    年轻女人挑了挑眉,身姿妖娆地靠近卢云,轻声说道。

    闻言,卢云瞳孔一缩。

    卢玉,她当然知道这个人是谁。

    “走吧,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看着她略有些恍惚的样子,卢玉唇角勾着笑,率先离开了余家小楼。

    卢云脸色有些发白,心zhong感觉很不好。

    她没想到,自己的感情刚刚稳定下来,就有另一波灾难袭来了。

    是的,对她来说,泸水镇那一家子都是灾难。

    而且这个卢玉,她的亲妹妹,和小时候也根本没有什么相似之处,就这样的气场,哪里是泸水镇一个贫穷人家能够养出的女儿?

    虽然不想去,但形势比人强。

    来到海边,周围被一群黑衣人把手,非常严密。

    “你…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卢云问出了心zhong的疑惑。

    亲姐妹重逢,却没有半点亲情,反而像是审问者和犯人。

    “为什么?因为我占了别人的身份啊,一个富家千金的身份”

    卢玉声音含笑,说出的话却让卢云如坠冰窟。

    占了别人的身份?用什么样的方式?

    怎么会有人把占据别人身份的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

    这一刻,卢云只觉得自己的妹妹太过可怕。

    而且,她为什么会把这话告诉她?如果真的占据了别人的身份,难道不应该藏着掖着吗?还如此招摇地告诉她。

    卢云并不蠢。

    她不认为这样一个难以捉摸的妹妹是来寻亲的,告诉她现在自己富可敌国,带着她去享福的,如果真的那么想,那她也就离死不远了。

    “呵呵,不要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最起码现在不会”

    卢玉用涂着红色指甲的手轻轻拍了拍卢云的脸蛋。

    她个子很高,带给卢云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无法形容。

    “好了,废话不多说,想必你也听说了泸水镇的事,那些都不是巧合,是我做的,怎么样,是不是也为你报了仇?”

    卢玉双手环胸,眼睛斜睨了卢云一眼,唇角勾着笑。

    然而这些话却让卢云冷的打颤,忍不住后退一步,远离了卢玉。

    是,泸水镇的事她听说了。

    她有血缘的家人,亲戚,都不知不觉出了事。

    所有人都以为是霉运,连她也这么觉得。

    毕竟那家人心太黑,也许是老天看不过去才出手惩罚的。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一丝丝悲伤还是有的,毕竟也是她的亲人。

    不过从她被送到渔家村,就再也没了解过那一家的动向,他们死亡这件事也是因为闹得太大,才会传到她的耳朵里。

    只是没想到,那些人会死,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题外话------

    我还挺喜欢西穹的,讲真。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