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揍温贤,小彩虹
    ..,重生之美食厨神

    随着纤细美腿迈入房间,入目的就是深沉的半身裙,红色的高跟鞋搭配黑色的裙摆,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

    她的手垂在身侧,腕间戴着一支血翡贵妃镯,尽显华贵。

    这样高调的打扮,让人不由好奇她的长相。

    随着她走进房间,那张脸也随之展现。

    看着那张脸,远在暮水镇的叶蓁不禁眯了眯眸子。

    就是司缪都剑眉轻挑,手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桌面。

    这个人,看样子不简单了。

    “卿卿,如何?”

    司缪透过视灵术望向京城房间里那张略带清美的脸,问道。

    “玉葫芦,必然在她手里”

    叶蓁唇角勾起凉薄的浅笑,肯定道。

    没错,那个神秘的背后女人长得和她这具身体足有七分相似。

    当然,这种相似程度也只是说她还没重生于这具身体之前。

    在华国这么久,她的修为也越来越高,样貌也随着灵气浓郁在逐渐改变,修者没有丑的,这都是灵气净化了体内污浊之气造成的。

    当然,如果日后可以成功洗髓伐骨,那样貌和气质就更是大不相同了。

    这个神秘女人和这具身体确实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和此时叶蓁的气质却截然不同,一个雍容如牡丹,一个清淡如幽兰。

    这个神秘女人有着一头精致的短发,妆容也偏冷系,而且肌肤并不算白皙,展现给人一种强势,即便是透过视灵术,都仿佛能感受到她给予人的压力。

    “你们失败了”

    她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向雪狼和雪偶。

    声音带着丝沙哑和魅惑,让人不由沉迷其zhong。

    “小…小姐,是属下技艺不精,招了别人的道,求小姐责罚!”

    虽然神秘女人并没有做什么,但雪狼却把头颅垂得很低。

    他低声乞求,带着些微颤抖。

    分明是寒凉的秋季,但雪狼额头上却有豆大的汗珠落在地上,砸起小水花。

    “那你呢”

    女人坐下,长交叠翘起,将目光看向雪偶。

    “属…属下…”

    雪偶垂下头,声音梗塞。

    她总不能说是看情势不对,所以跑了吧?

    “小姐,雪偶救了我,那对男女手段很多,留下只是送死!”

    雪狼声音微颤地说道。

    他和雪偶感情甚好,绝不能让她出事。

    哪知,雪狼话音刚落,千疮百孔的身体就如炮弹般飞射出去,砸在了墙上。

    “额…噗…”

    雪狼挣扎着起身,用手抚了抚胸口,喷出一口血。

    而高坐着的神秘女人才慢悠悠收回手。

    “我让你说话了吗”

    冷魅的声音让空气冻结处一股凉意。

    只是插了一句嘴,就这样对待自己的下属,可见这个女人的心狠。

    “咳咳…是…是属下多嘴!”

    雪狼狼狈地爬起来,再次跪倒在神秘女人面前。

    “行了,这次的事我不想计较,这段时间家族有大事发生,暮水镇你们就不用去了,过了这段时间,我亲自去一趟,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角色”

    神秘女人伸出手指,对着暮水镇的方向点了点。

    “是,小姐”

    雪狼和雪偶赶忙匍匐下身体,应承了一句。

    同时心zhong也松了口气,看样子小姐今天心情不错,不然也不会放过他们。

    “对了,孤儿院资料都烧干净了?”

    沉默了半晌,神秘女人眯起眼,问道。

    “是!是属下亲自动的手,已经烧干净了”

    雪狼回道,他是火属性异能者,由他出手,绝对不会初现意外。

    闻言,神秘女人点了点头。

    “院长呢?”

    记忆zhong那张慈爱的脸已经很陌生了。

    “小姐,胃癌晚期,活不久的”

    雪偶轻声说道。

    对于这个回答神秘女人显然是不满意的,不过也没说什么。

    她本不想那么心狠手辣,但是家族现在正接触着联盟的人,为了走得更远,她现在别无选择,而且家里那个女人…真是让人讨厌。

    “你们,先养伤吧”

    看着两个分外凄惨的下属,神秘女人开恩般说道。

    “是,谢小姐!”

    两人轻轻松了口气,搀扶着离开了。

    房间一时间寂静下来。

    暮水镇,视灵术消散。

    “那个女人,是修者?”

    叶蓁语气有些不确定,刚刚她动手的一瞬间她并没有察觉到灵气波动。

    “空气异能者”

    司缪淡淡地摇了摇头,说出了一个陌生的称呼。

    他是神兽之躯,对天地间各种元素都很熟悉,除了五行异能者,会有空气异能者也实属正常,不过这个异能,的确不简单。

    “哦?控制空气的异能?”

    叶蓁饶有兴趣地反问了一句。

    这个倒是让人觉得有趣多了,修者可以通过空气zhong的灵气控制这个部分的地域,但是却无法控制空气,这个女人,难怪会让两个异能者如此惧怕。

    “不足为惧”

    司缪笑着摇了摇头,又剥了一颗葡萄塞进叶蓁嘴zhong。

    异能者只不是天地元素的承载者,但修者却是足以凌驾天地的存在。

    哪怕对方是稀少的空气异能者,也不会是卿卿的对手。

    “那个女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

    叶蓁嚼着口zhong的葡萄,这是空间出品,很甜。

    她倒是不觉得那个女人就只是个简单的空气异能者,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她只需要静等她来,看样子,京城最近也不太平。

    “放心”

    司缪对那个神秘女人完全不放在心上。

    他感知强,的确透过视灵术感觉到她身上有一股神秘的气息,不过同样不足为惧,他不会让任何东西伤害到自己的卿卿。

    “好了,我们再看看孤儿院有什么残留的东西,资料库?”

    叶蓁把目光放在被烧毁最严重的资料库。

    既然那神秘女人说了,那就代表她很看重资料库这个地方。

    “好,听你的”

    司缪点了点头,他倒是不在意去什么地方,做什么事。

    就在两人继续探查孤儿院时,海城市医院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温贤提着果篮,跟在温淑芳身后,走进病房。

    他到康健医院去问过,发现顾爱华被转院到了市医院,这才过来,既然顾爱华有条件转院,那只能说明叶蓁看到了他的信,回了海城。

    这个消息在他心里炸起了涟漪。

    海城,暮水镇,这是他和“叶蓁”从小一起长大的地方,满满的回忆。

    两人走进病房时,正好看到农樱在喂顾爱华喝药。

    农樱听到开门的声响回头。

    “你们找谁?”

    略有些狐疑地问道,这两个人根本没见过。

    问话时,还做好了备战的姿势,没办法,现在是特殊时期,孤儿院的事情还没解决,也没调查清楚,任何可能都会有。

    最起码她照顾院长妈妈的这段时间,根本没人来探过病。

    “是谁来了?”

    院长妈妈也探头看过去。

    “爱华姐,是我”

    温淑芳上前几步,声音温柔,带着满满的思念。

    自从温贤和叶蓁考到兰城之后,她就跟了过去,已经有四五年了,她很久没有见过自己这个老邻居了,没想到,她竟然得了这样的病。

    “淑…淑芳?”

    顾爱华微愣,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谁。

    “诶,是我,我来看你了!”

    温淑芳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握住了顾爱华的手。

    农樱见两个人确实认识,也就没有阻拦。

    “淑芳,真是你,你怎么回来?”

    看到温淑芳,顾爱华显得很高兴。

    她比温淑芳大了十几岁,但是两人性格都比较温柔,相处起来也没什么不习惯的,以前她还会经常到孤儿院来帮她照顾小朋友。

    “是小贤,他告诉我你病了”

    温淑芳说着,就对一直站在门口的温贤招了招手。

    “院长妈妈,好久不见”

    温贤温wen有礼地打了招呼,把手zhong的果篮和鲜花放到了柜子上。

    可谁知,一看到温贤,顾爱华脸上的笑就淡了下来。

    她还顺带着把自己的手从温淑芳手zhong抽了出来。

    她把自己最喜欢的小叶子交给温贤,可是他做了什么?

    气氛顿时尴尬下来。

    温淑芳和温贤脸上的笑也僵在了脸上,他们没想到会这样。

    “我的天,原来你就是叶姐姐的前男友?!”

    原本还准备倒水的农樱停下了手zhong的动作,回过身,上上下下打量了温贤几眼,眼睛瞪得很大,仿佛要把他看得清清楚楚。

    实在是没想到,那么优秀的叶姐姐,居然找了个这样的男人做男朋友。

    面前这个男人,长的还行,个子也行,气质也差不多,但是和司缪大神比起来就差得太远了,更何况他还不是修者,这一点上他就被完败了。

    修者不找修者**人,以后只会面临早死的结局。

    而且她还听说了,是这个男人把叶姐姐给甩了,简直是天下奇闻。

    “你…你好,我是温贤”

    听到农樱大剌剌的“前男友”三个字,温贤心脏一抽。

    虽然觉得失落,难受,但还是秉持着良好的教养,对农樱伸出手,做出了自我介绍,既然是叫叶蓁姐姐,那就说明两个人关系不一般。

    “哦,你好,你为什么要把叶姐姐甩了?”

    农樱倒是也不在意,只是没伸手握住温贤的手。

    她眼珠子转了转,仿佛打脸般问出了这句话。

    农樱当然知道温贤和“叶蓁”之间的事,只不过在这样的情景下,为了让温贤难堪罢了,一个男人,为了似锦前程抛弃了青梅竹马的女朋友,狗血,可笑。

    气氛顿时更加尴尬。

    温贤伸出的手也瑟缩了一下,表情非常僵硬。

    “爱华姐,这件事是小贤的问题,但是他已经知道错了,你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难道就因为这件事要对他产生意见,判了他的死刑?”

    温淑芳再次握住顾爱华的手,声音恳切。

    闻言,顾爱华皱起了眉。

    她也看向温贤,嘴唇抿着没说什么,却也没再抽出手。

    是啊,她从小是看着小叶子和温贤一起长大的,以为自己没看错,温贤是个好孩子,可是呢,事实却是她活了那么久白活了。

    温贤辜负了她的小叶子,让她性情大变。

    是,她曾经是很喜欢温贤,但是她更喜欢的是小叶子。

    小叶子就像是她的亲生孩子,试问,如果自己的孩子被一个男人给抛弃,而且还是为了别的富家女给抛弃的,那她这个做母亲的心该有多痛?

    温淑芳也能理解顾爱华的心情。

    “小贤”

    她对着温贤唤了一声。

    现在,她说什么都没用,要做出什么保证也该小贤来说。

    “院长妈妈对不起,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待,也辜负了蓁蓁对我的爱,但是我现在已经知道错了,我爱的一直都是她,我这次回来就是希望能追回她,您看着我们从相知到相爱,您也一定不愿意看着我们分开的是吗?”

    温贤看着顾爱华,眼圈泛红。

    他是真的知道错了,他爱的一直都是蓁蓁,对lin懿,只有利用啊。

    顾爱华沉默了半晌,才叹了口气。

    “小贤,正因为我看着你们一起长大,才对你信任有加,可是你呢?你为了前途放弃小叶子,我没什么话可说,你们有缘无份,有些东西,失去就是失去了,再想追回来,太难了,你啊,还是回去好好和自己的未婚妻生活吧”

    顾爱华边说还边摇摇头。

    现在的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她的预料,先别说她根本不同意小叶子再和温贤在一起,哪怕她同意,可是小叶子现在也已经爱上了别人。

    男人能出轨一次,那就会出轨第二次。

    就像那句话说的,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什么浪子回头,这些都是虚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她不可能让小叶子再次跳进火坑,所以哪怕温贤现在把死的说成活的,她都不可能再帮他,相比之下,不爱多说话的司缪倒是更值得信赖。

    “是啊,温先生,你还是回去吧,我叶姐姐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哦”

    农樱完全不知道什么是火上浇油,大大咧咧地说道。

    她只觉得这个温贤很奇葩,居然为了所谓的金钱权势抛弃了叶姐姐,现在,后悔也晚了,有司缪大神在,谁能夺走叶姐姐?开玩笑。

    “你说什么?不可能!蓁蓁一直都是爱我的,她怎么可能选择别人!”

    听到农樱的话,温贤不可置信地说道。

    他和“叶蓁”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说变就变?

    就像他和lin懿在一起这么久,心里想的念的都还是她一样,不可能的,这才多久的时间,蓁蓁绝对不可能变心的。

    他现在已经改了,他已经变回到曾经的温贤了!

    “怎么不可能,温先生,你对叶姐姐又了解多少呢?”

    农樱双手环胸,挑眉问道。

    对这个把叶姐姐甩了的男人,她根本没有半点同情。

    “蓁蓁呢?她在哪儿,我要亲口问她!”

    温贤上前,钳住农樱的肩膀,问道。

    “不告诉你!”

    农樱仰着下巴,冷笑着说道。

    她只是稍稍动了动肩膀,温贤就被狼狈地甩了出去。

    这个弱鸡,居然敢捏她的肩膀。

    而且他凭什么质问她叶姐姐的下落,她不告诉他反而是救了他,司缪大神现在和叶姐姐在一起,这个温贤如果过去,呵呵……

    “院长妈妈,我求你了,告诉我蓁蓁的下落,我要去找她问清楚!”

    温贤只是看了农樱一眼,转头问向顾爱华。

    一旁的温淑芳有些心疼地皱了皱眉,谁的儿子谁心疼。

    看顾爱华和这个野蛮女孩子的表情,她猜测,叶蓁的确已经有了新的选择,只是这个消息对小贤来说应该就是晴天霹雳吧。

    “爱华姐,求你帮帮小贤,你也知道他的脾气秉性”

    温淑芳握着顾爱华的手,帮儿子说着话。

    虽然她猜测叶蓁爱上别人是真,但不论如何,都要让儿子亲眼看一看,若是有了,那就放弃,若是没有,就重新追回来。

    而且她对叶蓁也是很喜欢的,在性情上比lin懿可强了太多太多。

    “小贤,你这么执着又有什么用?小叶子曾经是爱你,但是她的性格我了解,你既然为了别的女孩子抛弃了她,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顾爱华摇了摇头,她并不看好温贤。

    小叶子如果确定一件事,那就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就像当初和温贤在一起,明明有条件更好的,但是她却没有半点动心,毅然决然跟着他考到了兰城,可以算得上是离乡背井了。

    但是既然被放弃了,那她就不会坚持,不然也不会和司缪在一起。

    而且不管怎样,司缪那个男孩子也很优秀,和小叶子粘在一起,格外般配。

    明明以前也觉得小叶子和温贤是匹配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叶子这次回到海城后,她就觉得温贤已经配不上小叶子了。

    无论是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不般配。

    当然,这些话顾爱华是不会说出口的。

    虽然温贤做了不好的事,但温淑芳却是个好人。

    她并不想和自己这个邻居妹妹闹得很僵,这是孩子们的事。

    “可是,院长妈妈,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已经回头了,我希望能请求蓁蓁的原谅,以后,我一定会给她幸福的,真的!”

    温贤声音有些哽咽,他真的不想相信叶蓁爱上了别人。

    “你去暮水镇吧,有些事情还要小叶子自己做决定”

    顾爱华想了想,叹了口气,说道。

    温贤回头是岸,她虽然不看好,但这也是小叶子的事,应该由她来做决定,虽然温贤去了暮水镇也肯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谢谢,谢谢院长妈妈,谢谢你,我现在就去!”

    温贤激动地说完,就离开了病房。

    农樱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开口。

    的确,这是叶姐姐自己的事,最后结果怎样还要他们来做决定。

    只是她真的很好奇司缪大神会不会把这个温贤揍成肉饼?

    这样想着,农樱就不禁对着温贤狂奔而去的背影露出一个同情的目光。

    不是她说,司缪大神的醋劲儿那叫一个可怕。

    *

    且不提正赶往暮水镇的温贤。

    叶蓁在被燃成灰烬的孤儿院资料库里,发现了一部分边边角角。

    这些边角并不是纸质的,而是铁质,不然也不可能留存。

    拿着铁片,将它清理干净,叶蓁就看到了上面的几个名字。

    小叶子,贤,小彩……

    这些名字除了“小叶子”三个字,其他两个已经被磨掉了许多。

    叶蓁眯着眸,手指轻轻摩挲着铁片上稚嫩歪斜的字体。

    这三个名字一看就是孩童时期写的,而且看字体的划痕,也不是同一个人。

    小叶子她当然知道,就是这具身体本尊,顾爱华经常这样叫,而“贤”也不难猜,就是原主的渣前男友温贤,毕竟叫贤这个字的人应该不多。

    但是小彩又是谁?

    叶蓁蹙眉,原主对于孩童时期的记忆很模糊,除了关于温贤的,其他都零零散散,实在拼凑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就比如这个小彩。

    而且原主其zhong一段记忆,是在十三岁到十四岁的时候,这段记忆是空白的,在这段记忆里什么东西都没有,连日常生活都没有。

    这段时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能和原主,温贤一起把名字刻在铁片上,这个小彩理应和他们感情不错。

    这样说来,这个小彩不是孤儿院的人,就是镇子里的人。

    看来,应该去问问了。

    “没别的东西”

    司缪从房间zhong走出来,说道。

    他没有探查到任何东西,这个孤儿院很简单。

    “那我们就去问问那些到孤儿院来捣乱的小混混”

    叶蓁收起铁片,说道。

    孤儿院没什么有用的东西是必然的,毕竟那个神秘女人的下属在这里待了这么久,也不可能留下什么重要的线索。

    除此之外,就要去问问政府,警方和那伙地痞了。

    她相信,人知道的秘密,一定比东西要多。

    她有千万种手段让他们把自己所知道的通通说出来,背后人哪怕在缜密,也总有百密一疏的时候,而这个漏洞,她要抓到。

    说是在海城等着她来,但也不能干等。

    最起码,要知道那个神秘女人的身份背景,不然太过被动。

    她虽然是修者,却也知道,再强悍的修者,在面对国家的万千军队和军火炮弹时,都是纸做的,根本无法抵抗,她从不打没把握的仗。

    “那就走吧”

    司缪牵起叶蓁的手,向外走去。

    来到华夏世界,能这样拉着自己的心上人,过一番普通人的生活,也是不错的体验,在饕餮大陆长久的岁月里,他可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这样。

    两人刚刚走出孤儿院的残垣断壁,一辆低奢的车子就停在了院落门口。

    距离孤儿院最近的房屋,就是温贤的家,也就是车子停留的院落。

    叶蓁眯起眸子,倒是没想到是他。

    没错,从车子上走下来的人就是温贤。

    此刻的温贤头发汗湿,面色微白,衣衫也很凌乱,全然没有曾经的风度翩翩和俊逸不凡,他直视着叶蓁和司缪相牵的手,眼zhong满是血丝。

    他没想到,刚刚来到暮水镇,就看到这样一副让他心碎的画面。

    他深爱的女人,真的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

    温贤忍不住把目光放在司缪身上,想要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这一看,却觉得心脏更痛了。

    面前这个男人,眸色特殊,五官棱角分明,无一处不精致,绝美,他让人不容忽视,绯红的薄唇勾着皎皎如月的笑,玉色的眸zhong却满是冷漠地望着他。

    温贤又垂眸看看自己,站在他面前,自己犹如一个跳梁小丑。

    “蓁蓁,你没事吧”

    原本想要质问的话在看到叶蓁那双清淡无波的眼睛时,都梗在了喉咙里。

    温贤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关心道。

    他没有勇气,不知道该怎么问,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即将要做什么。

    “叫我叶蓁,我没事,先走了”

    叶蓁点了点头,声音清冽。

    说完,用流转的眼波看向身旁的司缪。

    她就是看走了眼,自家这位飘渺神尊,就是个小心眼的。

    这不,她就是说了一句话,他就用有小脾气了。

    “好了,走吧”

    司缪轻笑,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脑袋。

    “咻——”

    仿佛有几把箭狠狠插入温贤的心脏。

    司缪是不会放过任何给情敌喂狗粮的机会的。

    “你好,我是司缪,卿卿的男人”

    放下手,司缪对着温贤,一字一顿道。

    对于别的事,他向来没兴趣,但有关叶蓁,他却恍如变了一个模样。

    “咻——”

    又是两把箭插入温贤心脏,都是杀人不见血的箭。

    看着对面那个拉着叶蓁的手,绝美脸上悠然浅笑的男人,温贤只想一拳头砸过去,他向怒吼,放开他的女人,不要对他的蓁蓁动手动脚。

    可是,现在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呢?

    “我不会放弃的!”

    温贤捏紧拳头,紧咬着牙,对司缪挤出这样几个字。

    挑衅般的字眼让司缪眯起玉色的眸,手指也动了动。

    叶蓁抬眸看了温贤一眼,她还没找上他和lin懿,他倒是先凑上来找虐了。

    司缪扯着唇,捏起拳,轻飘飘地砸在了温贤的嘴角。

    他记得电视上,华国男人解决这样的问题,是直接用肉身硬碰硬的。

    他是神兽之躯,哪怕现在修为尽失,但肉身的力量却还有残留,不过对这些华国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他的力道已经减轻了很多。

    若是死了,还要他的卿卿承担责任,不划算。

    叶蓁站在一旁,黛眉微挑。

    她没想到司缪会打温贤一拳,而且还是如此温柔的一拳。

    既然是他自己找虐,叶蓁自然不会拦着。

    更何况,温贤是间接杀害原主的人,即便罪不至死,也该吃点苦头。

    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想回头找原主复合了。

    不知道华国这些男人是怎么想的,难道感情之事都如此草率?

    “卿卿是我的”

    司缪红唇微动,说出这句话。

    对于这句话,他说起来还真是不厌其烦。

    曾经在仰光市的原石矿脉前,他也是这么和秦家天老大秦谷说的。

    “不!她是我的,是我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脚下踩的每一块土地,都是我们一起走过的!你凭什么和我抢,凭什么!”

    温贤嘴角瞬间青了起来,鲜血直流。

    他捏着拳头狠狠砸在地上,他不甘,凭什么。

    “我的”

    司缪眯起眼睛,上前,巨大的压力让温贤有些喘不过去。

    叶蓁拉住了司缪的手,抿唇将刚刚收起来的铁片递给温贤。

    “这个,你知道是什么吗”

    想了想,叶蓁还是决定先问清楚这个小彩的身份。

    原主记不清,但不代表温贤记不清。

    如果他能透露些蛛丝马迹,让孤儿院的事情进一步得到解决,那她就放过他,将原主身死的因果都转移到lin懿的身上,若是不能,那就怪不得他了。

    一条命,换取半身不遂,应该也是合理的。

    看着叶蓁手zhong的铁片,温贤颤抖着手接了过去。

    他伸手摸了摸,脸上带着些许怀念。

    “这个,在哪儿找到的?”

    温贤踉跄着起身,看向被烧成废墟的孤儿院,问道。

    这个承载着他们童年回忆的东西,不是早就消失了吗。

    “孤儿院,资料室,小彩是谁”

    叶蓁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一定是知道这个小彩的。

    也没和他拐弯抹角,直白地问道。

    闻言,温贤皱起眉。

    他回头看向叶蓁,半晌后才松下眉头,是啊,她不记得是正常的。

    “你要想知道她的事,就让他离远一点”

    温贤想了想,扬了扬手zhong的铁片,挑衅般看向司缪。

    司缪眸子微动,有多久没被人给如此轻视了?

    叶蓁神情也凉了下来,看向温贤的目光平淡地如同看待一具没感情的尸体。

    问他小彩的事并不是恳求,他既然想讨价还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在她心zhong,小彩,乃至孤儿院的事,都比不上司缪。

    “你若不想说,那就不说”

    叶蓁声音平淡,拉着司缪向远处走去。

    温贤的表情略微挣扎了一下,喊道:

    “等一下,我告诉你,我告诉你小彩虹的事,你别生气”

    看着叶蓁,温贤神情有些颓废和失落。

    他发现自己现在完全不了解这个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女孩子了。

    现在的她,平静,淡漠,悠然,强大,美好。

    “说吧”

    叶蓁回眸,声音微凉。

    这个活命的机会既然温贤聪明,要下了,那她也不为难他。

    就这样,温贤把他所知道的小彩虹的事都说了出来。

    铁片上刻着的名字并非小彩,而是小彩虹。

    小彩虹是五岁时被送到孤儿院的,记得刚去的时候,小彩虹浑身是伤,看样子应该是过的并不好,可是即便如此,她还是笑的很开心。

    和沉默胆怯的叶蓁不同,虽然是被抛弃的,过的也很凄惨辛苦,但是小彩虹很活泼开朗,五官精致,让孤儿院里的小朋友都很喜欢她。

    也是因为她那样的性格,让顾爱华给她起名小彩虹。

    说起来,小时候的叶蓁和小彩虹还是长得很相似的。

    只可惜两个人的性格相差太多,可能就是因为这种极端,让她们成了朋友。

    平日里有孤儿院的孩子欺负叶蓁,也都是小彩虹帮她出头的。

    渐渐的,两人变得形影不离,连带着温贤也跟上了队伍。

    “小时候我们经常玩过家家,小彩虹总是扮成公主,你就是她的侍女,而我是王子,论起模样,你要比她精致很多,只是性格使然吧,想想还有些可笑”

    回忆着回忆着,温贤就忍不住看向叶蓁,说道。

    他就是因为叶蓁温柔不争夺的性格喜欢上她的,只是没想到如今的她,虽然依旧不争不夺,平平淡淡,却又好似已经什么都捏在了手zhong。

    金钱财富,幸福的生活。

    叶蓁眯了眯眸,她已经大概了解到这个小彩虹了。

    小时候经常被虐待的孩子,又怎么可能是真的性格开朗活泼呢?

    至于她为什么会和原主交好,恐怕也要归功于院长妈妈顾爱华了。

    虽然不了解顾爱华,但叶蓁也能看出她是真的对原主非常好。

    作为一个从小被毒打,心思敏感的女孩,小彩虹的心思很容易猜到,不过就是圆滑罢了,刚刚到孤儿院,她能做的就是看风向。

    既然院长顾爱华看重原主,那她只需要交好原主,自然也能受到顾爱华的重视,这个是最合理的,别说什么她就是很有义气,喜欢帮助弱小。

    “那她现在呢”

    在原主的记忆zhong,这个小彩虹根本没有半点痕迹,这不正常。

    按温贤这么说,小彩虹应该是原主儿时记忆里最重要的存在才对,为什么会这样,原主为什么会失去所有关于小彩虹的记忆?

    十三岁到十四岁时,又发生了什么?

    “看来你是真的把小彩虹的事都忘了”

    温贤叹了口气,抹去嘴角的血迹,继续往下说。

    就这样,几人长到十三岁,正是上初zhong的年纪。

    院长妈妈要到海城去给孤儿院的孩子们做些报告,也是宣传的一种方式。

    海城条件好却没有孩子的大有人在,顾爱华要做的就是去宣传,简而言之,就是告诉大家新希望孤儿院的孩子都很优秀,如果要领养孩子,要优先选择。

    这样的宣传每隔半年都会进行一次。

    那次,正好赶上他们都放暑假。

    院长妈妈好像格外偏爱叶蓁,那次宣传,就带着叶蓁和温贤都去了,虽然温贤不是孤儿院的孩子,但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

    温贤和叶蓁都是长得可爱,又非常优秀的孩子,带出去效果也会很好。

    能到海城去见识见识也是不错的,温淑芳自然也同意。

    而小彩虹则留在孤儿院里照顾一些年龄小的孩子。

    也是那一次宣传,让孤儿院发生了些许变化。

    宣传时间并不久,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

    可惜,等他们回去的时候,小彩虹已经不见了。

    孤儿院做饭的阿姨说,他们走了没多久,就有两个军人到孤儿院里来,说是让所有孩子都站出来,她们都是没什么见识的人,见到站的如同标杆,气质铁血的军人,哪里敢反驳,就赶紧让所有的孩子排排站。

    他们倒也没做什么,只是检查了一下孩子的脖颈和手腕。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选zhong了小彩虹。

    离开时,丢下一个装着厚厚百元钞票的信封,也没说什么话。

    原本做饭阿姨们想去报警,可警察却说那两个军人已经办好了领养手续,剩下的事情不用他们孤儿院再管,就当那个孩子是被正常领养走的就好。

    无奈,小彩虹就这样消失了。

    也不知是不是原主真的和小彩虹关系非常好,后者的离开让她非常悲伤,哭的一度晕厥,直至最后高烧不退,把院长妈妈急得够呛。

    最后送到医院,却还是在晕厥zhong呼唤着小彩虹的名字。

    两天之后,原主醒了,却没了所有关于小彩虹的记忆。

    是的,她记得所有人,却唯独不记得和自己关系最亲密的小彩虹。

    院长妈妈顾爱华无奈,告诉孤儿院所有人,关于小彩虹的事情都不要和原主说起,就让她忘记这个人吧,也能减免一些悲伤。

    “你没有关于小彩虹的记忆,是悲伤过度高烧不退所致”

    温贤把这些事情说完,才总结道。

    说起来,他对小彩虹记得也不是那么深了。

    倏然,温贤脑海zhong突然浮现出当时他在医院问母亲温淑芳的话:

    “妈妈,你说小彩虹去哪儿了?蓁蓁什么时候会好起来?”

    他记得,问这话时,母亲的表情有些恍惚。

    再联想他刚刚得知的自己的身份,带走小彩虹的两个军人……

    两件事情一同跃入脑海,带着种说不出的诡异。

    ------题外话------

    当年的事情会慢慢浮现,嘎嘎嘎。

    小彩虹小时候就很不简单,不要以为小孩子就都是善良的哦。

    还在找”重生之美食厨神”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