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柯子谟,救安凛
    “叶姐姐小心!”

    农樱大急,她还从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女人。zi幽阁

    叶蓁纤腰后仰,白绫直接从她面前划过,带着凌厉的风。

    “你,你这个狠毒的女人!”

    安青云大怒,拿着长枪刺向文景姝,却被她一个闪身躲过。

    叶蓁眸中也划过一抹冷意。

    抬起手中的弓,手指拉成满月,一支气箭逐渐成型!

    彩色的气箭发出“嗡嗡嗡”的脆响,很有些迫不及待。

    只听“咻——”的一声,气箭势如破竹般袭向文景姝。

    这把弓是她和文景聿借的,毕竟吱吱还在晋级沉睡,而且她擅长的就是弓。

    “啊——”

    气箭带着三品巅峰修者的杀气,直接擦过文景姝的脸颊,带起一串血珠。

    文景姝吃痛,哀嚎一声。

    她有些不敢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却摸到了一手黏糊糊的血迹。

    “我的脸,我的脸!叶蓁,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文景姝面容狰狞,配上那满脸血迹,分外可怖。

    就在此时,安青云打开了结界。

    “快进!”

    叶蓁早就注意到了安青云的动作,安青云话刚落,就拉着农樱进了邬魍山。

    结界外,独留下嗜杀的文景姝和一脸冷漠的安青云。

    *

    结界内,邬魍山。

    叶蓁全身紧绷的扫视着眼前的环境,这片天地和外面的百叶山没什么太大的不同,放眼翠绿,大地辽阔无边望不到尽头,空气中弥漫着些远古气息。

    除此之外,灵气也相对外面浓郁些。

    “叶姐姐,这里感觉不同啊!”

    农樱擦了擦匕首上的血,对这个地方感到很新奇。

    “上古遗留的秘境,自然不同”

    叶蓁没有丝毫放松,弯弓也一直牢牢拿在手中。

    这地方可不仅有漏网之鱼的忍者,还有妖兽。

    周围没有一丝声响,就连人影都不见一个。

    没想到经过万年消磨,邬魍山秘境还是生机勃勃,绿意茵茵。

    “叶姐姐,咱们从哪儿走啊?”

    农樱皱眉,有些犹豫地看了看四周。

    周围都是高大的树木,枝叶繁茂浓密,遮住了前路,哪儿和哪儿都分不清。

    “随意走吧,碰到忍者再说,若碰不到就找机缘”

    叶蓁眯了眯眼,如此决定。

    毕竟对邬魍山不熟悉,与其漫无目的地寻找,倒不如顺其自然。

    更何况她到邬魍山来,也不单单是为了帮文景聿守护这里,究其原因,最大的一点也是为了其中机缘而来。

    两人并不曾走多久,叶蓁就嗅到了一股浓郁的香味。

    循着香味走去,在一棵巨树下,生长着一株紫色的小花,草叶上脉络分明,偶尔划过点点紫芒,叶蓁眸中掠过一抹喜色,竟然是紫魂花!

    怪不得文景聿说邬魍山中灵果灵草众多,果然如此。

    紫魂花是制作五品灵食紫辉耀日的必需品,极其稀少!

    说起来,紫辉耀日也算是一种高级治伤圣品,只要吊着一口气,那么服下此灵食就不会死,在饕鬄大陆时她转遍了大小秘境,都鲜少采摘到紫魂花。

    没想到刚刚进入邬魍山就碰到了这般稀有的食材,意外之喜啊。

    小心翼翼的将紫魂花摘下放入玉瓶中,随即又用灵气密封收入囊中。

    “叶姐姐,你摘得是什么啊?”

    农樱对这些灵植都很陌生,不禁问道。

    “紫魂花,做美食的圣品”

    叶蓁意味深长地说道。

    听到“美食”二字,农樱瞬间变成了星星眼。

    “叶姐姐,我一定好好看着,多找一些紫魂花!”

    为了吃,农樱也是比找机缘还用心。

    一路从草地丛林走过,得到了不少稀有的食材,应该是以往进入邬魍山的修者都不认识,所以众多食材的年份很是可观。

    半天下来,还是一个人都没碰到。

    看了看农樱空空荡荡的双手,叶蓁蹙眉。

    两人走,农樱根本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机缘,而且她也要找机会带司缪和莱格出来,不能一直与她同路。

    “把月牙带出来”

    叶蓁说道。

    “哦哦,好的叶姐姐”

    农樱一愣,旋即从身后的包里把呼呼大睡的月牙给抱了出来。

    “醒醒,有任务交给你”

    叶蓁抿唇,在精神领域中和月牙对话。

    一听“任务”两个字,呼呼大睡的月牙就刷地睁开了眼,蓝色的兽眸警惕地看向四周,从农樱怀中跳到地上,瞬间变得精神抖擞。

    “主人!有什么任务?”

    发现没有危险,月牙才眨巴着眼睛看向叶蓁。

    “这是邬魍山秘境,你保护好农樱,自己也注意安全”

    叶蓁伸手拍了拍月牙的脑袋,霎时,它的身体就暴涨起来。

    “哞呜!哞呜~”

    蓝色的皮毛,光洁的独角,透明的长尾,萌哒哒的小耳朵。

    恢复原型的月牙感到非常舒适,忍不住撩了撩蹄子,仰天叫了几声,真是的,当了几天的猫,都忘了自己身为强大妖兽的自尊心了!

    “好的主人,没问题,我会好好保护傻丫头的!”

    月牙用头颅蹭了蹭叶蓁,兴冲冲地保证着。

    它也好久没在这种地方撒欢了,这是个好机会。

    “你不要小看这地方,这里有妖兽”

    叶蓁伸手摸了摸月牙的独角,见它大意,不禁摇头告诫。

    “妖兽?!主人,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同类!”

    一听“妖兽”两个字,月牙反而更加振奋,激动地蹦蹦跳跳。

    叶蓁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这个契约兽,还真有些傻乎乎。

    “小樱,与我一路你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机缘,这样,你带着月牙到别处去找找,若碰到忍者,打不过万万不可硬碰硬,你和月牙都要小心!”

    嘱咐完月牙,叶蓁认真对农樱道。

    “啊?叶姐姐,我不想去,我就想和你在一起!”

    农樱有些犹豫地摇了摇头。

    “听话,你不是想契约一只灵兽?”

    叶蓁这么一说,瞬间让农樱睁大了眼。

    “叶姐姐,在这里真的可以契约到灵兽?就像月牙一样?”

    说话时,农樱还用一种艳羡的眼神看向在一旁撒欢的月牙。

    “是,所以你带着月牙必要小心”

    叶蓁颔首,小心嘱咐着。

    邬魍山不比别处,这里处处是危机,也寸寸是机缘。

    “好!叶姐姐放心!”

    想了想,农樱重重的点了点头。

    看着月牙和农樱离开的背影,叶蓁也转身向不同的方向走去。

    因为食材都长在外围,所以叶蓁倒是未曾遇见什么妖兽。

    来到一处隐秘的地方,见四下无人,叶蓁就带着司缪和莱格来到邬魍山。

    由于那日在葫芦空间和司缪的对话,此刻再见叶蓁,莱格情绪有些复杂。

    “这里,就是华夏秘境?”

    见到叶蓁,司缪就上前两步,牵起她微凉的小手。

    这次出来司缪没有伪装,他玉眸微动,扫过此处,问道。

    叶蓁颔首,也回握司缪。

    她竟也像华夏刚刚恋爱的少女,想与心上人成天腻在一起。

    邬魍山中,时而有一两只狡黠的兔子穿梭在植株间,鸟鸣声不绝于耳。

    “看,赤耳兔!”

    “居然是风鹿!”

    “还有软绵兽!”

    “……”

    和司缪,莱格在一起,叶蓁也放松了很多。

    却不曾想,也不知是司缪兽中至尊太厉害还是莱格精灵一族的善意,竟接二连三地遇到低阶妖兽,这些妖兽无法晋级,没有灵智,是饕鬄大陆口感很好的灵肉,和某些灵植组在一起做成灵食,那滋味,绝不是华夏食物可比。

    叶蓁将遇到的低阶妖兽都收到葫芦空间中放养。

    曾经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遇到这些熟悉的东西,真是没想到。

    邬魍山,能得到那么多熟悉的灵植,妖兽,不枉此行。

    “神妃,这秘境和我们饕鬄大陆好像没什么区别”

    莱格又逮了一只赤耳兔给叶蓁送入空间,不禁说道。

    这里除了妖兽等级过低,灵气不够浓郁外,几乎和饕鬄大陆一模一样。

    “此处在上古分裂至此,岂不是很正常”

    司缪声音清幽雅致,说出的话叫叶蓁眸子一缩。

    她没想到司缪居然会知道众生界分裂之事,她也是当日进众生塔才清楚这件事,看来司缪知道的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

    司缪,司缪,真的只是饕鬄大陆的缥缈神尊那么简单吗?

    叶蓁忍不住在心中问自己。

    在她还未成名之际,缥缈神宗已经辉煌了整个大陆,缥缈神尊更是所有人眼中的真神,但至于他的出处,却没人能说的出来。

    察觉到叶蓁的情绪变化,司缪玉眸微动,望向她。

    “卿卿,怎么了?”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微凉,皱眉,担心问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次深切的探讨了”

    想了想,叶蓁说道。

    她不是个喜欢给自己找难堪的人,也不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

    但司缪,她想了解他的全部。

    闻言,司缪微怔。

    片刻后,他大笑。

    “你笑什么?”

    见他如此,叶蓁蹙眉,有些疑惑。

    她不觉得自己的话有多可笑。

    “哈哈,卿卿,你真是可爱的很多,好,探讨,如何探讨都可以”

    司缪眸色微深,绯红的唇扬起半月的弧度,话中意有所指。

    莱格听到此话,忍不住嘴角微抽。

    还他那个不苟言笑,矗立雪山之巅的王吧!

    然而叶蓁却认真地点了点头,并没有听出其中深意。

    见此,司缪眸中的笑意更深。

    时间一晃而过,但叶蓁还是没有碰到任何人,不论是r国忍者还是安凛。

    夜晚,叶蓁三人来到了一处瀑布。

    篝火燃起,叶蓁盘膝而坐,取出被处理干净的软绵兽肉。

    软绵兽是一阶妖兽,肉质肥美,尤其是烤出来,滋味更是难以言喻。

    架起烤架,将软绵兽肉放置在架子上开烤。

    在烤肉滋滋作响时,随手撒上些研磨好的香料粉末,时而翻动烤的金黄的肉,时而再刷上一层色泽剔透的蜂蜜。

    一股股肉香四溢而出,闻着就令人垂涎三尺。

    她的手艺自然不用说,烤出来的肉很大程度锁住了软绵兽肉中的灵气,再加上香气,让一旁的莱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安静的环境下,听到这样的声音,莱格尴尬地捋了捋头发。

    他是精灵王族,怎么能做吞口水这么没品的事。

    “吃吧”

    肉烤好,叶蓁均匀切割成小块放置在盘子中,递给司缪。

    小机,杯盏,烤肉,美酒。

    树下,司缪长腿微曲,银发如瀑,在夜色中晃着耀眼的光。

    给了司缪后,叶蓁又准备了一份递给莱格。

    就在三人吃着美食,饮着美酒时,一群不速之客狼狈出现。

    五颜六色的灵气狂轰乱炸,山脉中的树木被摧毁了不少,偶有几只食草的小型妖兽一听声音就掉头逃窜,一时间,这处山脉十分混乱。

    叶蓁和司缪依旧坐在原地吃着烤肉,神色平静悠然。

    莱格也埋头大吃,这软绵兽肉吃起来很有嚼劲,实在美味。

    “所有人跟我合力攻它左胸骨!”

    一道略带焦虑的声音响起,听他的话,显然是领头之人。

    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攻击声,一道身着紫裙的身影被那魔兽打的倒飞出去,十分不巧的是,那紫色身影倒飞的方向恰好是司缪所在的巨树旁。

    听到胸骨断裂之声,莱格很给面子地回眸望了一眼,随即便不再理会。

    叶蓁倒看了看,既然答应了安青云帮安凛一把,她就不会食言,不过这群人里,并没有安凛,这么一来,应该就是文景姝的人了。

    叶蓁十分悠然地吃完手中的烤肉,起身拍了拍灰尘,五指一握,那架起的火堆就轰然倒塌,火焰也不由自主地熄灭,连烟灰都不曾留下。

    “走吧”

    司缪饮完最后一口酒,说道。

    叶蓁颔首,手轻挥,小机和茶盏就消失在原地。

    夜色渐浓,也没人看到叶蓁的动作。

    三人恍若未见那激烈的打斗般,转身就要离开瀑布。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身着青色衣袍的年轻男人竟被那妖兽咬断了一条臂膀!

    见到这凶残的一幕,三人脚步都不曾顿一下,好似他们根本不足以被放在眼里般,文景姝将他们送进邬魍山时,就该想到这样的结局。

    “子谟哥,我引它注意,你来攻它!”

    着华丽衣裳的少女跃起,手中持着寒光熠熠的长剑,她容色秀美,不艳不淡,柳眉间满是坚毅之色,看着倒不是个令人厌恶的姑娘。

    叶蓁踩着长靴的纤腿停驻下来,回眸望了一眼。

    这些人打斗很有策略,而且都未退缩,倒不像文景姝的人。

    “怎么?想帮他们”

    司缪牵着叶蓁的手,他很清楚自家卿卿的意思。

    “情况有变,这些人…”

    叶蓁眯了眯眼,回身,脚步轻稳的踩过地上的落叶,来到那正在激战的妖兽和众人不远处,脑海中千思百转。

    以文景姝的性情,绝不可能有这样的下属。

    可又是什么样的关系,让文景姝不计代价地送这些“外人”来邬魍山?

    叶蓁静立着,漆黑的眼眸依旧宁静,没有一丝波澜,望着面前越来越惨烈的打斗,手指弯起似在考量着什么。

    终于,在那名为子谟的男人和彩裙少女支撑不住,险些被那四阶妖兽的技能击中时,叶蓁动了!

    这头妖兽的确很大,它的名字应该叫金刚碧炎犀,四阶!

    不过方才看它双眼赤红,白发竖立坚如钢铁的样子也有所猜测,变异了!

    妖兽实力本就高出人类,变异后更是凶猛,也难怪这么多人都不是对手。

    叶蓁如风般掠过,将男人和彩裙少女踹到一旁,抬起手中的弯弓。

    这弯弓虽然不是什么珍品,但好在她用着顺手。

    “雨落苍穹——箭飞天!”

    微凉的轻喝响彻,她手中有气箭飞射,如一道飞虹窜向妖兽。

    箭影弥漫,猎猎呼啸,催得枝头树叶飘飘落下,好一幕凄绝之景!

    气箭直冲金刚碧炎犀而去,带着凌厉之势,它许是感受到不安,庞大的身躯焦躁的扭动着,因刚刚等人的合击,它精神紧绷又很疲惫,根本躲不开这一箭。

    说时迟那时快,气箭正中金刚碧炎犀的脖颈,它轰的一声倒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地喘息着,发出萎靡的叫声,粗壮的四肢时而抽搐几下,却已生机渐去。

    柯子谟早在叶蓁,司缪和莱格吃烤肉时就发现了他们。

    只是他性子冷漠,即便不是对手也不会出手求救,何况他根本不觉得几个如此怪异的人是这头四阶魔兽的对手。

    彩裙少女满眼喜悦,根本没把叶蓁踹她的那一脚记在心里。

    “喂,你好强!我以后一定会变得和你一样厉害!我叫柯子歆,他是柯子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他日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尽可来修者联盟找我们!”

    叶蓁将弯弓收起,淡淡的颌首,她出手相救本就是有目的的。

    只是“修者联盟”是什么?

    察觉到叶蓁表情中细微的变化,柯子谟道:

    “子歆,去给受伤的人包扎,我有话和这位姑娘说”

    闻言,柯子歆看了看叶蓁,又看了看隐藏在黑暗处看不清身形的司缪和莱格,点了点头,转身和其他同伴为受伤的人包扎。

    “我知道你救我们有所图,说吧”

    柯子谟面貌刚毅,棱角分明,眼睛满含冷漠,他的冷漠和文景聿修炼功法所致的冰冷不同,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冷。

    方才明明要离去的,却又回头来救了他们,若说没目的,他自是不信。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修者联盟,是什么东西”

    叶蓁也没客气,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虽然刚刚她不出手,面前这几个人也不会死,但他们和妖兽都是强弩之末,她的一箭缩小了他们的损失,这也是救命之恩。

    “文景姝邀请我们来的,至于修者联盟,你不清楚也属正常”

    柯子谟眸色很淡,如此说道。

    “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叶蓁眯了眯眼,声色微凉。

    她可不希望自己出手救的是闷葫芦,他的话等同于没说。

    “你应该是文景聿的人,那自然清楚文景聿和文景姝之间的龌龊,后者邀请我柯家插手他们文庄拍卖行的内乱,帮她夺位,许我们进入邬魍山历练”

    柯子谟扫了叶蓁一眼,将这些事说了出来。

    反正他对文景姝那女人也没什么好感,虽然答应了她相助,却没答应守口如瓶,能用这个消息换取一个救命之恩,值当。

    叶蓁眸子微动,看来文庄拍卖行真的要大乱了。

    文景姝竟然暗地里找外援,看文景聿和安青云,想必他们还不清楚。

    不过文庄拍卖行会不会更换主人,更换成谁,对她来说并不重要,只要有花婆婆在,文景姝即便得逞,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修者联盟又是什么”

    现在叶蓁比较关心的是“修者联盟”,这个称呼或者说组织,应该不凡。

    “我只能说当你到达一定程度会知道的,有关修者联盟的事,盟约约束,无法对任何人说起,你若不信,尽管杀了我便是”

    柯子谟态度强硬,哪怕处于弱势,也毫不服软。

    叶蓁想了想,没理会他,转身向司缪走去。

    “你是文庄拍卖行的人?”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叶蓁淡淡道:“不是”。

    风拂过她漆黑的长发,独留一地微光,一缕暗香。

    柯子谟望着叶蓁离去的背影,冷漠俊逸的面容首次怔愣起来。

    *

    牵起司缪的手,闻着鼻息间的竹之气,叶蓁眸中清淡之意渐去。

    也不知邬魍山有多大,又沿着山脉向深处走了两天,还是没碰到忍者。

    “神妃,这地方灵植很多啊!”

    莱格采摘了一株饕鬄大陆的灵植递给叶蓁,脸上满是喜悦。

    来到这里,还能看到熟悉的灵植,他心中也是无限感慨。

    “是啊,邬魍山秘境,当真名不虚传”

    叶蓁颔首,这邬魍山一行,收获颇丰,采摘的灵植香料食材数不胜数,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制作更多的饕鬄大陆高阶灵食。

    不过她还有另一个目的。

    解救莫娴,找到材料将七级锁魂阵削弱至四级。

    银线草枝叶细长犹如棉线;泰罗果成株生长为绿色、枯叶草更是奇特,它只成片生长,叶片枯黄由此得名,这些东西在饕鬄大陆都是很常见的灵草。

    但是在华夏,要找到却不是容易的事。

    这些灵草已经如此艰难,更难的却是那二阶妖兽金谷蟾蜍的毒液。

    金谷蟾蜍生性懒惰,惯于放毒,也是因它强烈的毒液才能步入二阶妖兽的行列,想要捕捉到它们,也只能在邬魍山这个妖兽聚集之地碰碰运气了。

    三人走走停停,时而挖掘灵植,或者捕捉低阶妖兽。

    当然,挖掘灵植的是莱格,捕捉妖兽的是叶蓁,至于司缪,只需要看风景即可,不提他的身体,单是想到他那副模样去捉妖兽和挖灵植,就觉得违和。

    而且,一路上遇到的都不是什么厉害的灵植和妖兽。

    叶蓁又捉了一只软绵兽放入葫芦空间,软绵兽毛发雪白,有半人高,长相倒是可爱,只是它们的毛发会直立而起,如钢针般刺伤敌人。

    倏然,一簇灌木丛中生长的紫色果实映入眼帘。

    那果子颗颗饱满晶莹剔透,看着就十分喜人,让人有种很想吃的**。

    叶蓁抬起手臂,一条灵力匹练窜了出去,将几个果子径直卷了过来。

    紫色的果子,放在鼻尖还能闻到清新甜腻的滋味,只是不知是什么灵果。

    “神妃,这是昔壶果,味道很好,我去把果树采集出来”

    精灵一族,对各种灵植都非常熟悉。

    莱格对昔壶果高度好评,说着就去挖果树了。

    叶蓁用空间水把果子清洗后递给司缪,自己也品尝了一下。

    果子入口,甘甜爽口,味道极佳。

    将根茎完好的昔壶果树交给叶蓁,莱格脸上的笑容微顿,旋即尖耳动了动。

    “怎么了?”

    叶蓁蹙眉,莱格如此,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

    “前方有打斗,粗浅算算应该是十多个人”

    半晌,莱格才恢复常态。

    这里是丛林,他可以通过任何木属性生物感知。

    “我去看看”

    叶蓁拍了拍手,她需要确认一下到底是什么人。

    “小心”

    司缪伸手摸了摸叶蓁的脸颊,细心嘱咐。

    叶蓁点了点头,旋即就身姿灵敏地超莱格所诉的方向跃去。

    “王,我总觉得这华夏世界不如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莱格声音有些凝重。

    初来时,他只觉得这里灵气稀薄,人族野蛮,没什么可取之处。

    可如今,灵石矿脉,十二仙灵,秘境和妖兽,接二连三出现,这些东西出现在这样的大陆,绝对算不上是好征兆。

    “这里本是上古残留,有秘境不足为奇,至于其它,自有缘法”

    司缪抬起玉眸望了望天,清华潋滟的脸上满是凉意。

    卿卿能来到这里,或许并非偶然。

    *

    另一头,叶蓁也来到了打斗的地方。

    她轻轻跃起,隐藏在了巨树的树冠中。

    的确如莱格所言,十三个人,他们皆着黑袍,手中拿着稀奇古怪的武器,令人一眼看去就知道他们的身份,r国忍者。

    不过此刻,他们正忙着和中间一人缠斗。

    以往潇洒的形象如今邋遢了很多,衣服残破,俊脸也脏兮兮,那双标志性的桃花眼此刻都有些黯然无光,和数十个忍者相比,他只能叫做垂死挣扎。

    “小子,把手里的东西交给我们,会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哈哈,这华夏国真是无人,早晚被我们山藤家族占领!”

    “这邬魍山的确不错,难怪族长会对这里如此上心”

    也许是把安凛当成了瓮中之鳖,几个忍者调笑着。

    “行了别废话了,弄死他,拿到兽卵!”

    这时,一个类似头目的忍者说道。

    残忍的目光,冷冽的声音,叫浑身是伤的安凛有些无奈。

    他从进了邬魍山就一路顺遂,没有碰到任何妖兽和忍者,如此一来,有着安青云所给的地图,在邬魍山中更是如有神助,找到了不少好东西。

    然而就是今天,他的好运到头了。

    在一处山巢中找到了一枚卵,有成年人两个巴掌大小,一看就不是普通野兽的卵,他还暗自庆幸,找到一枚妖兽卵,一旦孵出他就有了契约兽。

    可谁知,竟碰上了如此多的忍者。

    来到邬魍山时,大哥还曾说过,若遇到多个忍者,一定要跑,万万不可硬碰硬,吸血鬼和忍者都是速度极快,这样一来,吸血鬼的瞬移根本不占优势。

    虽然他刚刚晋级成为男爵,但是这点实力和山藤家族精锐毫无可比性。

    难道今天他就要葬身邬魍山了吗?

    就在安凛有些绝望,决定拼死一战时,一支气箭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射来!

    “咻——”

    破风声带起的劲气将周围的枝叶都压弯了,可想而知这力道有多大。

    “敌袭!”

    被袭击的忍者有所感应,刚说完这句话,头颅就被气箭穿透而去。

    一名忍者死去,引起了周遭忍者的混乱。

    “停下!都给我安静!”

    那领头的r国忍者怒叱一声。

    “是谁!都说华夏修者光明正大,如今一看,可不是啊!”

    那忍者抬起眼,直射向叶蓁藏匿的树冠。

    就在此时,又有破风声响起!

    接连两支气箭带着流光爆射而出,其中一箭,正对忍者头目的眼睛。

    箭落,又射杀一名忍者,另一箭被头目躲过。

    “啊!滚出来!”

    看着直怼在自己脚尖,旋即消散的气箭,忍者头目大怒,吼道。

    就在这时,忍者群中发出一声惨叫!

    回眸时,原来是安凛乘此机会猎杀了一名忍者,单打独斗这些忍者可不是他的对手,既然有帮手在,那谁胜胜负还有的一说!生机!

    前有狼后有虎,忍者们情绪紧绷。

    那头目也左顾右盼,倏然,一道轻灵的身影自树冠跃下,长腿带着凌厉的劲风袭向头目脖颈,袭杀过程中,还不忘射出一支气箭。

    箭术,她用了近百年,是真正的箭无虚发!

    当然,刚刚头目之所以能闪躲开,也是因为忍术更高明,叶蓁的气箭,低级之下无敌手,但那头目的修为显然已经与她相当,甚至更胜一筹。

    叶蓁速度很快,头目狼狈闪躲,长腿踢中地面,带起裂纹,可见其力道。

    看到叶蓁,不仅是周围忍者大乱,就是安凛都有些慌。

    “叶…叶蓁!”

    他惊讶地呼喊一声,原本以为解围的是文庄拍卖行的其他人,却没想到竟然是她,此刻的叶蓁真是犹如神女下凡,带着凛然而铁血的气势。

    “少废话,动手!”

    叶蓁蹙眉,拉弦,射箭,一气呵成!

    以她如今的修为,射二十支气箭是极限。

    不过既然答应了文景聿,以守护邬魍山为代价,进入其中历练,那即便不救安凛,这些r国忍者也不能放过一个,毕竟这次邬魍山她得到的好处不少。

    说话间,叶蓁就和那头目斗在了一起。

    安凛此刻虽然是强弩之末,但叶蓁的话却激励着他,让他无法放弃。

    头目修为的确要比她强上一些,除了要对付头目,叶蓁还要时不时分心将气箭射出,给安凛夺得一线生机,这样的情况还真是有些棘手。

    就在叶蓁想着对策时,周围的藤蔓草叶突然像是活了一般!

    它们不再死气腾腾,而是挥舞着枝叶袭向忍者,这邬魍山别的不多,就植物多,这样一来,稍不注意就会被凌厉的枝叶割伤,或者藤蔓缠绕脖颈。

    叶蓁眸子微动,是莱格,精灵一族操控木属性之术。

    有了莱格相助,情况反转。

    除了头目外,残余的忍者纷纷殒命。

    和叶蓁斗在一起的头目也不傻,知道对方有援军,也不敢再战,速度极快地向远处跑去,正如华夏名言所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叶蓁眯了眯眼,跃到树枝上。

    纤细的手指将弓弦拉成满月,将体内大多数灵气汇聚成气箭!

    彩色的气箭相较于刚刚叶蓁射出的要大很多,杀气凛然。

    “咻——”

    即便是如此远的距离,气箭也不带停顿,爆射向头目的心脏!

    有周围枝叶藤蔓干扰,头目无心顾虑其他,心脏直接被洞穿而去!

    倒地,一场杀戮就此结束。

    “叶蓁,你怎么会找到我?”

    看叶蓁从树上跃下,安凛拖着疲惫的身体走来。

    原本死气沉沉的桃花眼,此刻却精神奕奕。

    “在历练,身体如何”

    叶蓁淡声道。

    意思是我在历练,并不是特意找你的。

    不过安凛却不在意叶蓁的冷淡,咧开嘴笑道:

    “没事,我的身体,好着呢!”

    说着,安凛还伸手拍了拍胸口,谁知好像拍到了痛楚,身体瑟缩了一下,脏兮兮的俊脸上也挂上了些痛苦之色。

    “喏,救安青云一命,救你一命,人情还完了”

    叶蓁又递给安凛一枚下品灵石,虽然他是吸血鬼,但灵石这种万能稀少的东西,也是足够缓解他的伤势,出去之后喝点血袋,就没什么大碍了。

    救援归救援,这种人情的事还是明算为好。

    闻言,安凛神色却是一变。

    “我大哥,我大哥怎么了?”

    原本以为只有他在邬魍山中命悬一线,却没想到自己的哥哥也遭了难。

    “应该没死”

    想了想,叶蓁语气颇为认真地说道。

    她说的是实话,进来时安青云情况不妙,但有她给的下品灵石,应付应付暴走的文景姝应该不是什么问题,怕只怕窝里斗时有r国人插手。

    不过就安青云那种脑子转的比较快的,应该不会有大碍。

    安凛皱眉,接过叶蓁给的灵石,说道:

    “谢谢你救我,我现在必须先离开邬魍山!”

    说完,安凛就拖着疲惫的身体向邬魍山外走去。

    叶蓁挑眉,也没管他,至于山中是否还有忍者,她也不得而知。

    山丛中瞬间安静下来。

    这时,莱格和司缪才走了出来。

    “过来”

    司缪声音微淡,玉眸看向叶蓁。

    不知为何,叶蓁感到有些凉意。

    莱格投给叶蓁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指挥着草木处理尸体了。

    这邬魍山有不少食肉的草木,这些忍者尸体够它们吃一段时间了。

    叶蓁抿了抿唇,径直来到司缪身边。

    刚刚站稳,就发现天旋地转。

    “唔…”

    叶蓁抚了抚脑袋,才发现自己已经腾空而起,被司缪抱在了怀里。

    她一直性格坚毅,如小女人般被抱在怀里,还颇有些不习惯。

    “你…你放我下来!”

    叶蓁动了动腿,又看了看前方的莱格,嘴角微抽。

    “不许动,刚刚消耗那么多灵气,乖乖休息”

    司缪玉眸微动,直视叶蓁,声音带着丝安抚。

    看着那双眼睛,叶蓁瞬间败北。

    她也的确有些累了,闻着清淡的竹香,墨瞳渐渐闭上。

    感觉着怀中轻微的重量,垂眸看看她熟睡的脸颊,司缪心中突然不一样的满足,若能这样一路抱着她,走到天涯尽头,也是幸福。

    只是…刚刚那个异族男人的眼神…

    他的卿卿,果然是招人喜欢,不过既然是他的,就不会让任何人有机可乘。

    恢复修为,天道责罚,他也该上上心了。

    本站访问地址http://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