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展览会,闹剧到
    叶蓁和农樱休整了一下,傍晚就到达了风戊晔定下的酒店。

    当然,一行两人也不少了一只昏睡的萌宠——月牙。

    “叶总,这在外面潇洒了两天又回来了?”

    见到叶蓁,风戊晔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自己这个老板,就是个很专业的甩手掌柜。

    “好了好了,都被傻站着了,都坐吧”

    在这个时候,陈魄自然是充当一个长辈,和面团。

    “你就是小樱吧?叶总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在仰光市好好玩几天!”

    见到农樱,风戊晔也不陌生,寒暄了几句。

    虽然两人没见过面,但在电话里也曾联系过。

    “风大哥说的是,以后叶姐姐涉及古玩行业,我们就是同事了,自然是要先来看看我们的第一家公司!照这个趋势下去,我们雏莘集团版图会越来越大!”

    农樱笑着说,脸颊上露出两个酒窝,非常可爱。

    “哦?叶总还要涉及古玩?翡翠,古玩,酒业,这可都是暴利!”

    听到农樱的话,陈魄眼睛一亮。

    他是个很严谨的商人,眼光也很长远,对叶蓁的想法非常支持。

    “嗯,希望我们雏莘集团越来越好”

    叶蓁提出一瓶“银月”,给每个人斟上一杯,桃红的色泽在透明的高脚杯中显得非常漂亮,酒业很干净,一点杂质都无,还带着丝丝粘稠。

    “哎呦,叶总,你可是把酒给我带来了,这几天把我给馋的!”

    风戊晔一看到那熟悉的酒瓶,眼珠子就直了。

    他着急的样子让农樱看的好笑,没想到电话里那个非常精干的老总,在现实生活中是这个样子,全然一个酒鬼嘛!

    不过这也变相说明了桃花坊出产,必属精品。

    “叶总,您这酒滋味是真不错,在市场上一定会销的很火!”

    陈魄也不是第一次喝,他不像风戊晔一样对酒有瘾,却也对“银月”抱有很大的信心,他就是没想到,从未涉及过酒业的叶总办起酒厂竟也能如此出彩。

    “要的就是热销,说起这个,风戊晔,又要麻烦你找工程队了”

    叶蓁又掏出一卷画纸,上面是她对茶山和簿子山的基本规划。

    “这是什么?”

    风戊晔接过图纸,瞬间被纸上的画面震惊了。

    “你找几个工程队到z省桥沅村和簿子村,按照图纸和手稿的要求,整改一下,另外购置一些高端的旅游设施,一花一木,都要精细”

    关于旅游图纸,是她早就准备好的。

    她已经调查过了,华夏人都喜欢复古些的情景,索性饕鬄大陆别的没有,古景却很多,寥寥几笔就足以勾勒出一个美轮美奂,古色古香的世界。

    桥沅村和簿子村,她要整改出一个如诗画山水的地方。

    “好,只是这资金,从集团出吗?”

    风戊晔问道。

    要想设施先进,还要修建成图纸上的模样,恐怕花费不会低。

    “不,这是二十个亿,若是不够,再说,雏莘集团的资金不要动”

    叶蓁摇头,她并不想把名下几个产业的资金弄混,而且既然有黄有为给的三十个亿,为什么不用?在她的预算里,三十个亿足够把桥沅村和簿子村建起来。

    “嘶——叶总,您这是干什么去了,二十个亿拿的可真爽快!”

    风戊晔看了看手中的支票,明明白白的数字,的确是真的。

    这下他震惊了,自己这个总裁也没从集团调过资金,就是去建个酒厂就赚了这么多?不可能吧?这才多久,酒都还没推向市场,哪儿来的钱?

    “你拿着,工程上的事你挑些值得信任的,我不要豆腐工程”

    对于旅游施舍,叶蓁需要的是严谨,一点意外都不能有。

    “你放心,我挑的人你还不放心?酒厂不也建的挺好吗,人我会认真挑的”

    风戊晔点了点头,很认真地应了,没有半点敷衍。

    说完修建旅游设施的事后,陈魄就叫来了服务生,点了些仰光市正宗的饭菜,让农樱好好尝尝,也熟悉熟悉仰光市的饮食文化。

    待点菜的服务生出去,才继续话题。

    “说说原石矿脉,哪里来的消息?”

    叶蓁喝着清茶,问道。

    原石矿脉是她回仰光市的目的所在,自然是重中之重。

    闻言,风戊晔和陈魄对视一眼。

    “据说是仰光市一个黑道头目最新开采了一个矿脉,只是那原石矿脉好像有点问题,具体是什么问题我们还不得而知,也没人透露,不过再过两天,那条原石矿脉就要公开拍卖,任何企业都有资格参加”

    说起这个,风戊晔声音微重。

    对那条原石矿脉,他是觉得雏莘集团应该下手先揽过来再说。

    “没有任何消息?”

    叶蓁眯了眯眸子,语气清淡地反问了一句。

    谁得到一条原石矿脉不是藏着掖着,为什么那黑道头目如此反常?

    “是的叶总,这件事我觉得有有点不妥,若那是条废矿…”

    陈魄毕竟经验更加丰富,他觉得拍卖之事还是稳妥点为妙。

    废矿也就是说一条新的矿脉,只有原石矿脉表面是真的毛料,但往深处走就全是石头,这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不是废矿,又不能解释对方拍卖的目的。

    为了赚钱?

    既然得了一条原石矿脉,何愁没有钱?

    那可是一整条原石矿脉,是一块大肥肉,谁会甘心情愿吐出来和人分享?

    “陈总说的有道理,到时候拍卖处会有从矿脉中提取出的毛料,到时就需要叶总好好看看了,如果没有问题,那我们才好出手拍下”

    风戊晔也郑重点了点头。

    这也是他叫叶蓁回来的目的,他非常清楚自家老板的能力,只要她看过,觉得那矿脉出产的原石有价值,那么拍下才会赚。

    “那黑道头目有了解吗”

    叶蓁垂眸,颇有些意味深长地问道。

    “嗯,调查了,那黑道头目名叫秦谷,是仰光市最大黑势力秦家天的老大,年纪很轻,也没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在圈子里口碑还算不错”

    风戊晔已经提前做好了资料,就是为了给叶蓁解释。

    “到底是什么原因,只等见到秦谷,到时候自有分晓”

    叶蓁心头已经有了想法,只等验证了。

    那矿脉十有**是真的,只不过单单依靠秦谷,或者说秦家天的势力,没办法独吞这块肥肉罢了,这秦谷倒是干脆,直接拍卖了事了。

    饭菜很快就上来了。

    秉持了仰光市重口味的特色,倒是很得农樱的喜欢。

    这地方别的一般,海鲜却很美味,叶蓁也很喜欢。

    “对了,张绣如何了”

    想起公司明天的展览会,叶蓁问道。

    提起这个,风戊晔脸上的笑深了些。

    “叶总,你还真是眼光远见,那张绣的确是个人才,我把你留下的翡翠都交给她来雕刻,刻出来的东西栩栩如生,非常传神,一定会大受好评!”

    他亲眼见到张绣雕刻了一件翡翠,真是刻什么像什么。

    “她身体怎么样了?”

    对于自己的员工,叶蓁一向是很大方也很关心的。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从医院出来,能走能跳的!”

    张绣也算是他见着好起来的,能从一直躺在床上的病人变成如今的活泼跳跃,她的改变也很多,不过性子一如既往地单纯美好。

    “那就好,展览会所需的翡翠都准备好了?”

    作为总裁,一些基本的东西还是要问一问的。

    “准备好了,叶总明天可以到公司来查验查验,除了一些翡翠,还有张绣雕刻出的成品,只是叶总带的红酒够不够?”

    公司的事风戊晔准备的很好,他在意的是肚子里的酒虫。

    陈魄和他同事那么久,一眼就看出他的想法,忍不住笑了出来。

    “陈总笑什么,别说你不惦记叶总的酒!”

    风戊晔挑眉,没有被笑的羞愧,反而很是理所当然。

    他可是下定决心了,这次要多藏几瓶,绝对不让别人尝一口!

    “咳咳,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陈魄干咳了一声,话中饱含深意。

    “酒我给你们留了足够的量,明天一早就会到,赶得上展览会所需”

    叶蓁黛眉轻挑,抿了口清茶。

    酒店的茶,到底不如她用空间水炮制的好。

    也不知葫芦空间什么才会开启。

    一顿饭吃的非常欢乐,除了谈论正事,自然就是些仰光市的八卦话题了。

    “听说苏市长也给了秦谷面子,届时拍卖会也要到场,由他挑选几个有资格的商家去参观那原石矿脉,最终谁出价高谁得到那矿!”

    风戊晔看了陈魄一眼,还是说出了这个消息。

    现在的陈家和苏家已经不再是世交,而是水火不容相看两厌的仇人。

    果然,提起苏市长这个话题,陈魄就安静下来。

    想起当初因为一个安凛,闹的两家那么不愉快,陈魄也是深叹了口气。

    “市长去参加黑道头子的拍卖会,这样好吗?”

    农樱狠狠塞了一口菜,口齿不清地说道。

    “呵呵,小樱还是天真,都说官匪勾结,你以为这句话只是个简单的词?秦谷要在仰光市盘踞怎么可能不仰仗市长,还有苏市长,秦谷能在仰光市安分守己不招惹是非就是在帮他的大忙了,偶尔还能处理些小动乱,各取所需罢了”

    风戊晔冷笑一声,对于高层的龌龊他很明了。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苏市长对我们雏莘集团一向不错”

    风戊晔喝了几口汤,对于苏坤去参加拍卖会的事也没在意,因为叶蓁当初帮了他女儿的事,如今的雏莘集团已经是仰光市最得政府青睐的企业了。

    “对了叶总,安凛刚刚登报,和苏市长的千金解除婚约了”

    放下汤勺,风戊晔突然想起这一茬。

    当初在安宅发生的事也算叫他大开眼界,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又发生了变故。

    本来还以为安凛和苏婉婉很快会完婚,毕竟苏婉婉市长千金的身份还是很吃香的,娶了她,等于取了仰光市最大的通行证,绝对是只赚不亏的买卖。

    “哦?苏婉婉愿意?”

    想起当时她为了酒瓶请安凛吃饭,苏婉婉走进房间的眼神,叶蓁反问一句。

    在她看来,苏婉婉对安凛的感情就如安凛对苏胭胭的感情,都有些病态了,若苏婉婉能应下解除婚约这事才算是有鬼。

    “哪里会愿意,刚闹出一场自杀的戏码,在仰光市算是个大新闻了”

    风戊晔笑着摇了摇头,他也算是看了一出热闹。

    “是苏婉婉自己不自爱,非要凑上去,也怪不得安凛”

    想到当初儿子陈凯旋的颓然,陈魄插了句嘴,他这话有些愤然。

    他是真不明白,为何苏家一对女儿全都栽在了一个男人身上。

    见陈魄表情有些差,风戊晔闭了嘴,开始品起红酒来。

    “喵喵~喵喵~”

    在压抑尴尬的气氛下,一声娇嫩的猫叫响起。

    一道蓝色的影子从叶蓁腿上一跃而起,跳到了桌子上。

    “哎呀,月牙醒了,它可算是不晕了!”

    农樱眼睛一亮,赶紧给它盛了一盘菜,肉偏多。

    通体蓝色的猫咪,尾巴却是白色的,给人的视觉冲击很大。

    月牙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农樱的伺候,一副“铲屎官,朕要开吃”的表情。

    “咦?叶总,你什么时候养宠物了?这品种可没见过啊!”

    风戊晔挑眉,直愣愣地望着月牙。

    “刚养,捡来的,不知道品种”

    叶蓁对猫的品种不明不白,而且就月牙的颜色,恐怕也是特殊。

    一顿饭吃完,月亮也爬上了头。

    “叶总,我送你们回去”

    风戊晔自告奋勇地开车送人。

    “那路上小心,叶总,明天在公司等你”

    陈魄点了点头,和几人道别后驱车离开。

    把叶蓁和农樱送到地方,风戊晔也连夜赶回了公司,明天的展览会是个大项目,不能出什么乱子,今晚他怕是休息不成了。

    “明天就能见到叶姐姐的公司了,真是期待!”

    抱着月牙,农樱笑盈盈地说道。

    今晚看到的两个人都还算不错,也难怪叶姐姐会启用这两个人。

    风戊晔,性格精明,对叶蓁忠心不二,有事说事,有话说话,不是个会藏小心眼儿的人,这样的人重用没有坏处。

    陈魄,经验老辣,性格沉稳谨慎,这样的人虽然很闷,但为人忠厚重义气。

    “那就休息,明天一早和我到公司去”

    “是!”

    一夜转瞬即逝。

    雏莘集团。

    仰光市的新兴企业,汇聚着新鲜血液,仰光玉石界的龙头。

    这才刚刚开业没多久,就准备了展览会,可见其实力之雄厚。

    今天,雏莘集团的每一个员工都精神奕奕,带着平日里不一样的气场,展览会,会有很多大企业来参加,这也是在向他们展现自己公司的文化和水平。

    宽阔的大厅,一个个展览台上罩着透明的玻璃罩,打眼望去足有三十多个。

    而罩子中有的放置着形状不规则刚刚开出的翡翠,有的则是圆润的镯子,还有些玉坠,玉扣,除此之外,最多的是玉雕。

    那些玉雕很出彩,不是常规的白菜,翠松或者仙鹤,而是些栩栩如生的小动物,有麒麟,貔貅和大象,其中最出色的就是一套十二生肖玉雕。

    十二生肖玉雕所用玉料为黄翡种。

    黄翡种:黄到褐黄色,黄翡也是次生作用而形成的颜色,它是由于褐铁矿浸染所致,颜色鲜亮,为细,中,粗粒结构均有。

    不得不说,由黄翡雕刻出的十二生肖真是灵性十足。

    除了用料,有的一说的就是这雕工。

    雕刻该深的地方深,该浅的地方浅,没有一点刻漏之处。

    很多企业领导人都早早来到集团,他们有很多都是翡翠爱好者,由风戊晔领着欣赏起大厅中的摆设翡翠,每看一样都要驻足许久。

    当叶蓁和农樱来到雏莘集团,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情景。

    她们也没打扰风戊晔,接待叶蓁的还是上次那个前台。

    再次见到叶蓁本人,她情绪收敛了很多,虽然依旧有些激动。

    “告诉我雕刻室在哪儿”

    叶蓁虽然性格平淡,但如果不刻意,是不会让人感觉到压力的。

    她给人的感觉主要是静,平静地像是没什么能引起她的驻足和目光。

    “好的总裁,十七楼到十八楼,两层楼都是雕刻室所在,不知道总裁要找哪位雕刻师,我好帮您查查雕刻师的位置”

    “张绣”

    叶蓁轻轻吐出一个名字。

    前台微怔,半晌才想起,张绣就是刚来不久的那位雕刻大师!

    “好的总裁,张雕刻师现在在十八楼的1802,您直接上去就好”

    前台赶忙拨打电话询问,旋即将叶蓁送上电梯。

    “叶姐姐,公司员工都还不错,精神面貌很足啊!”

    农樱也是上过班的,扫一眼员工品性就能看出公司底蕴,她今天刚到雏莘就察觉到员工们蒸蒸向上的气息,这样的公司发展潜力很大。

    “今天是展览会,这是必然的”

    叶蓁很清楚员工们的心理。

    作为总裁,她认为雏莘集团的员工福利待遇是极好的。

    十八楼,1802。

    叶蓁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一道软糯的女声:

    “请进”

    虽然是独占一间雕刻室的大师,张绣也没有丝毫膨胀之感,彬彬有礼。

    叶蓁和农樱走进雕刻室,明亮的灯光下,除了些桌椅,就是满地的毛料,空气中还有一股石块灰土的气息,不过机械都是最新型很干净,再加上巨大的落地窗,给人的感觉并不压抑。

    坐在桌前忙忙碌碌的正是张绣,她也顾不得回头看是谁进了门。

    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叶蓁还是察觉到了不同。

    当初躺在病床上的张绣绑着两个粗粗的黑辫子,面色苍白,满是淳朴,而如今的张绣,白净的侧脸,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一身休闲的服饰。

    宽大的工作服也挡不住她青春逼人的气息,宛如一个刚毕业的学生。

    虽然外貌变得时尚了,但她朴质无华的气场还是没变。

    走进时,就看到张绣手中正雕刻着一枚戒指。

    翡翠戒面被雕刻成一朵冉冉开放的玫瑰,层层叠叠的花瓣,如此高难度的雕刻在张绣手中却像活了一样,而玫瑰也在缓缓成型。

    雕刻完最后一笔,张绣擦了擦额头,回眸看来。

    在看到叶蓁的脸时,张绣一下子跳了起来。

    “叶…叶…叶总,您怎么会来!”

    结结巴巴的语气彰显了她的讶异,眸子里也瞬间充斥了笑意,许是见到偶像的原因,白净的脸蛋上升腾起火烧云,仿佛很羞涩一般。

    “今天是展览会,过来看看,你怎么样,身体可好了?”

    对张绣这种毫无心机的单纯女孩子,叶蓁还是有些好感的。

    “是!好多了叶总!您看,我已经能工作了!”

    指了指雕刻台,张绣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挠了挠后脑勺。

    这幅傻乎乎的样子和她的哥哥张柏如出一辙,让一旁的农樱笑出声。

    听到笑声,张绣的脸更红了,眼睛却不受控制地看向农樱,有些好奇。

    “你好,我是农樱,以后我们会成为同事的!”

    说着,农樱就伸出了手,娇俏可爱的小脸上挂着调皮的笑。

    她和张绣年纪差不多,性情也都很善良,倒是可以成为朋友。

    “你…你好,我叫张绣”

    看着伸到面前的手,张绣一愣,旋即刚忙伸出两只手握住农樱,语气有些焦急和激动,脸上的红晕更深了。

    她小时候在村子里还有些朋友,后来病了也没人愿意陪她玩,寂寞了很久。

    没想到刚刚出院,不仅认识了叶蓁,风戊晔,如今又结识了农樱。

    叶蓁是她的恩人,也是她要回报的对象,而风戊晔是她的上司,只有农樱,和她年纪相差不大,感觉也是充满了善意,让她一下子放松了不少。

    “你雕刻的东西很好看!”

    农樱也很喜欢张绣的性子,在瞄到雕刻台的东西时,拿起来看了看。

    翡翠玫瑰的确很有灵气,忍不住夸赞了一声。

    “谢谢,这枚戒指是客户订做的,我一定会好好做的!”

    提起雕刻,张绣的眼睛就变得亮晶晶的。

    “别太累,展览会的雕刻品辛苦你了”

    叶蓁轻轻拍了拍张绣的肩膀,蔷薇色的唇瓣勾起半月弧度。

    “是!我一定会加油的!”

    被叶蓁鼓励到,张绣瞬间犹如打了鸡血般,干劲十足。

    看过了张绣,叶蓁离开了雕刻室,农樱则留在雕刻室和张绣探讨探讨雕刻的事,从一件不规则翡翠变成美丽的成品,这也是一场视觉盛宴啊。

    当叶蓁回到大厅时,就看到了一幕闹剧。

    “不可能,你们公司展览会,叶蓁怎么可能不来!你给我叫她来,叫她!”

    穿着一身雪白衣裙的女人狠狠抓着风戊晔的肩膀,声音尖锐。

    她头发披散着,因为剧烈动作,导致手腕上包裹的纱布渗出鲜血来,血越流越多,一滴滴垂落到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看上去有些狼狈。

    周围来参加展览会的都对着女人指指点点,也顾不得看展览品了。

    叶蓁垂眸,长睫微动,真是无妄之灾。

    “苏小姐,你冷静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风戊晔皱着眉,也不敢去碰她抓着他手臂的手。

    苏小姐,没错,这个女人就是市长苏坤的千金——苏婉婉。

    遥想当初,作为仰光市第一千金,苏婉婉风姿绰约,名门之后,一举一动都是优雅的典范,再加上陈凯旋那个钻石王老五的未婚夫,谁不艳羡?

    可是如今呢?

    先是被安凛当众解除婚约,后又自杀不成,如今又闹到雏莘集团。

    谁能看得出这个白裙加身的疯女人是当初那个名门千金呢?

    “真是可怜又可悲,好好的第一千金不当,非要作践自己!”

    “是啊,明明有一手好牌,却生生被她给打烂了”

    “行了,我们都别说了,苏坤就这一个姑娘,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

    “…”

    听着周围人的议论,苏婉婉俨然已经成为了众人口中的笑话。

    “不!给我把叶蓁叫来,我要见叶蓁!我要见叶蓁!”

    苏婉婉疯狂地摇晃着风戊晔的胳膊,似乎感觉不到手腕处的疼痛。

    叶蓁从阴影处走出,清浅的脚步声使周围的议论声瞬间消弭。

    原本闭着眼睛的苏婉婉,只感觉到手腕被一只柔软的手抓住,刺痛的厉害,忍不住松开了钳制风戊晔胳膊的手,同时也怒视向那只柔软之手的主人。

    “你…叶蓁,真的是你!”

    看到叶蓁的脸,苏婉婉一惊,旋即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一定是她,这个世界上没人会长一张如此清美的脸,她有着细致如美瓷的肌肤,如远山的黛眉,玲珑的鼻和蔷薇色的唇,最诱人的是她的气质,沉静,安然,平淡,宛如一副铺在桌面上的水墨丹青,看着就叫人很舒服。

    “不是要见我吗”

    叶蓁声音很淡很淡,清透的眸直视苏婉婉的眼。

    正是她那种仿佛看透一切的目光,让苏婉婉有些心虚地移开了眼。

    当初救她的就是这双眼的主人,可如今,她竟变成了这幅模样。

    “苏小姐,你还是快去医院吧,这血得止一止…”

    风戊晔上前一步,虽然不满苏婉婉扰乱了展览会,却也不能看着苏婉婉失血过多死在这里,毕竟雏莘集团在仰光市,少不得有用到苏市长的地方。

    被风戊晔的话一提醒,苏婉婉又开始觉得手腕疼的厉害。

    叶蓁松开了她的手,后退一步。

    纤细白皙的手指干净如尘,没有染上一丝鲜血。

    刚刚她不过是给苏婉婉止血罢了,说到底,也就是可怜人,她也不希望苏婉婉死在这里,届时,苏坤恐怕会盯上雏莘集团,那就不好了。

    察觉到手腕的疼痛,苏婉婉仿佛想到了被安凛抛弃的不甘和悲痛。

    “我求求你,求求你了叶蓁,求你把凛哥哥还给我!求你了!”

    说着,苏婉婉就双膝跪地,不断地乞求,脸上泪水肆意。

    然而她说出的话却仿佛一个平地惊雷,把周围众人炸的不轻。

    什么?安氏财团总裁和雏莘集团总裁?

    不可能吧,这两人不是因为当初的陈氏企业闹过矛盾吗?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难道说安总裁抛弃苏千金,就是因为叶总裁?信息量好大!

    听到苏婉婉的话,叶蓁后退一步,睫毛微垂遮住了眼底的寒凉。

    “喂!苏小姐,你在说什么胡话?我们叶总和安总裁半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血口喷人!若再不离开我们雏莘集团,那就怪不得我叫律师起诉你诽谤了!”

    叶蓁还没开口,风戊晔就瞬间冷了声音。

    一个女总裁,摊上抢夺他人未婚夫的名头,这可是丑闻!

    “不!我没有胡说,叶蓁,我求你了,你再救我一次吧,没有凛哥哥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我求你了,你离他远一点吧,我真的不能没有他!”

    苏婉婉有些声嘶力竭,还不断磕着头。

    她的凛哥哥就是喜欢上了眼前的女人才会对她不屑一顾,她没错。

    “你…还记得我曾救过你?”

    叶蓁笑了,那笑淡地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听到她的笑,苏婉婉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如果早知道有今日,我倒希望你当时没有救我!”

    半晌,苏婉婉抬起头,说出这样一番话。

    话落,风戊晔的脸黑沉的厉害。

    “苏小姐,你还真是狼心狗肺,保安,把她给我丢出去!”

    身为公司名义上的掌管者,风戊晔在这一刻展露出了自己的锋芒和霸道,苏婉婉既然如此诋毁他的恩人,那就怪不得他如此对她了。

    当初安宅他也在现场,一个被控制住的人,没了心智和自我,还被当作替身,要不是叶总救了她,呵呵,她就会一直被当作傀儡利用,不识好人心。

    不多时,保安就凑了过来,要将苏婉婉“请出去”。

    “就让她待在这里,给医生打电话,另外,让苏坤亲自来领人”

    叶蓁垂眸,看了苏婉婉一眼,声音冰冷。

    看着被保安带到休息室的苏婉婉,风戊晔脸上勉强挂上了笑。

    “各位,今天的事只是一场闹剧,和我们叶总无关!”

    虽然这句解释很苍白,但也必须要说。

    周围的人都没诚意地打着哈哈,这个消息可算劲爆,如果传出去,恐怕会在仰光市再掀起一场大波澜,雏莘集团和安氏财团动荡,他们的好处才会更多。

    叶蓁也听出了众人的言不由衷,抿了抿唇。

    她来到高台上,拿过麦克风,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我在此声明,和安氏财团总裁安凛仅是朋友和合作关系,绝无其他,若明日有任何不属实谣言登报,那叶蓁免不得要对在场诸位登门拜访,相信我,那种拜访绝不是你们愿意看到的,我想安总裁想法也是如此,你们可以把这些话当作威胁,毁我名誉者,不会轻饶!”

    叶蓁一字一顿,声色平淡,说出的话却非常凌厉。

    她的感情有归属,对于这种哪怕名头上的谣传,她也不要。

    “好了,感谢诸位来参加我们雏莘集团的展览会,闹剧收场,请大家品尝我名下酒坊酿的酒,压压惊,想必不会令大家失望”

    打一棒子给个甜枣,说的就是叶蓁。

    有了前面那番杀威棒,众人心中哪怕千思百转,万分不悦,也不敢表露。

    仰光市,雏莘集团和安氏财团就是龙头,谁敢虎口拔牙?

    算了,就当是看热闹了。

    陈魄也没闲着,拉着这群商场上的大佬们喝酒去了。

    “叶总,苏婉婉怎么办?”

    风戊晔上前,有些犹豫地问道。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苏坤到了带他到你的办公室”

    叶蓁说完,就径直上了电梯。

    场面一下安静下来,风戊晔刚忙叫人把这里收拾干净。

    女儿被扣在雏莘集团,苏坤来的很快。

    当办公室门被敲响时,叶蓁正在看雏莘集团的报表和账单,不出她所料,有玻璃种血美人这个苗头和她买下的那些原石在,业绩定然不错。

    “叶总,苏市长到了”

    风戊晔走了进来,紧跟在他身后的就是曾有过一面之缘的市长,苏坤。

    如第一次见面般,苏坤穿着一套西装,有些清瘦。

    “叶小姐,又见面了”

    虽然苏婉婉被扣在雏莘集团,但苏坤知道,这件事他们是理亏方。

    “苏市长,想必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蓁抬眸,说道。

    “叶小姐,这次的事是婉婉的错,该赔偿的我都会赔偿,只是希望你能体谅婉婉那孩子的痛苦,也体谅我作为一个父亲的心,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苏坤就只剩下这一个女儿,为了女儿,可谓心力交瘁。

    叶蓁不单单只是一个企业的总裁,她还是奇门中人,这样的人,别说他是市长,他就算是省长都没用,这样的人,他斗不过,也不敢斗。

    况且他对叶蓁一直是感激的,只是没想到婉婉那孩子如此拎不清。

    “明天的原石矿脉,我们雏莘集团要一个名额”

    叶蓁也没客气,她知道苏坤在忌惮什么。

    虽然知道雏莘集团一定会得到一个名额,但为了保险起见,她需要得到苏坤口头确认,不论那矿脉是有什么问题,她都要见上一见。

    闻言,苏坤松了口气。

    这个条件太简单了,他本就决定让雏莘集团占据一个名额。

    “除此之外,往后雏莘集团还要多多仰仗苏市长照顾”

    叶蓁又紧接着说了这样一句话。

    苏坤是仰光市市长,有他照看,雏莘集团未来必然光明,她没那么多时间待在这里,给公司找个避风港和后台还是必要的。

    这个机会是苏婉婉亲自送到她手中的,为何不用。

    这个要求却把苏坤给难住了,他一向清正廉明,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你放心,雏莘集团一向奉公守法”

    叶蓁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这一点完全不是问题。

    “好!只要叶小姐现在放了我女儿,我可以答应!”

    闻言,苏坤咬牙应了,以后雏莘集团有任何难处,他都会挡下。

    “苏市长果然爽快,不过你的女儿要好好教导了,这种事如果还有下一次,那我也就不再顾念苏市长的面子了”

    叶蓁这话可没有半点客气,满含冷意。

    这次她没对苏婉婉动手,一是没那个闲功夫,二是要和苏坤谈判。

    不过她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在苏婉婉身上下了点东西,想必够她受一段时间,希望以后她放聪明一点,不要再自找没趣,否则,她可不会再手软。

    “这是自然,叶小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导婉婉!”

    苏坤连连保证着。

    虽然不了解叶蓁,但他也有所感觉。

    如果再不看好苏婉婉,恐怕自己又要失去一个女儿了。

    事情解决,苏坤也顺利带走了苏婉婉。

    “叶总,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想起刚刚苏婉婉那副狼心狗肺的样子,风戊晔就咽不下那口气。

    “好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好好准备明天的拍卖”

    给风戊晔交代好,叶蓁就喊了农樱,离开了集团。

    回到别墅房间,叶蓁就察觉到一阵灵气震荡。

    空间,升级成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