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枫林谷,月牙兽
    直到日头当空,叶蓁和农樱还没找到遗迹所在。

    倏然,耳畔响起潺潺水流之声。

    叶蓁瞳眸眯了眯,和农樱对视一眼,两人一起向水声处走去。

    刚刚靠近河边,就发现有几只兔子在喝水,听到声响,瞬间窜入草丛之中。

    “哇,叶姐姐,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原本还在享受水流的农樱倏然惊呼出声。

    溪流汇聚处有一个潭,潭水清澈见底,潭的正中立着一块黑石,而石头上则长着一株形态怪异的小树。

    那树不过成人半身高,呈暗红色,仿佛鲜血灌溉过一般,树梢上没有一片叶子,反而挂着三枚黑色的果实,那果长得如同一个个小人儿,有脑袋有四肢,颇为怪异。

    不过,即便它长得其貌不扬,却也散发着诱惑人心的香味。

    “魔血暗妖果”

    叶蓁清透的眸动了动,淡淡地吐出几个字。

    华夏世界已经越来越贴近于饕鬄大陆。

    在这个纪元之争即将到来的时候,众生塔和十二仙灵都面世了,这不是个什么好现象,就如此刻看到这样一株饕鬄大陆的魔植一般。

    魔血暗妖果,是一种极为诡异的天才地宝。

    它生长的必要条件就是需魔族血液灌溉,说是诡异,是因为它可以使修者直接晋级一层,但却有着极大的副作用!

    这也说明华夏世界曾有过魔族…

    魔血暗妖果生长在溪河汇聚之处,而且定有强大魔兽守护。

    但凡天才地宝,都有着神奇功效,然而它们生长成熟所需的年岁不知几何,若魔兽发现一株未成熟的天才地宝,那就会在四周安营扎寨,将其守护起来。

    天才地宝一旦成熟,魔兽吞服下去,那么实力就将跨越好几个阶级,这也是魔兽体质强大带来的好处,不必炼成丹药温化药性。

    魔血暗妖果是能瞬间使人晋级一层的天才地宝,虽然有副作用但也绝非鸡肋,而且这种质量的灵植,栽种到空间还会有更大的功效。

    只是不知华夏世界的魔血暗妖果是否有魔兽守护。

    眼前这株魔血暗妖树上结着三个果实,闻这味道很快可以采摘了。

    诸多天才地宝在成熟后只有那么一刻钟可以采摘,早一刻或晚一刻都会大大的影响药效,若非真的到了无计可施的时候,很少有人会主动去毁坏天才地宝。

    *

    时间转瞬即逝。

    那一刻,魔血暗妖树的枝干突然枯萎,散发着莹莹星光的能量顺着脉络注入了三颗魔血暗妖果之中,待到十年后的今天,魔血暗妖树会重新焕发生机。

    空气中诱惑人心的香味消失了一瞬,随即一股更加浓郁的香甜气味弥漫而出。

    闻到这香味,农樱立刻双眼赤红,紧紧的盯住了三颗黑色果实。

    叶蓁轻蹙黛眉,那浓郁的气味竟有着蛊惑的幻意。

    农樱此刻宛如喝醉了的酒鬼,摇摇晃晃。

    这还不是让人惊讶的,她摇晃间竟然向叶蓁攻击过来,如同失了心智。

    魔血暗妖果果然是魔植,居然拥有让人失去心魂的功效。

    叶蓁躲避间,无法,只能伸手敲在农樱的后颈。

    可怜的农樱,当初在妲己墓被刚子敲晕一次,如今又被叶蓁敲晕一次。

    农樱这些诡异的行为,都是被魔血暗妖果控制了识海所致。

    若是不将她敲昏过去,恐怕她就会被魔血暗妖果吞噬灵魂而死!

    将农樱靠到巨树旁,为她设置一个小型的守护阵法。

    观察了许久,却发现即便魔血暗妖果成熟,也没有守护魔兽或野兽出现,好像眼前的魔血暗妖果就是天生地养无人看守的一般。

    天材地宝若不在成熟时刻采摘,就会马上坠落。

    叶蓁抿唇,也顾不得其他,当即就要上前去将魔血暗妖树连根拔起。

    倏然,异变突起!

    ——哗!

    随着水被掀起的声音,一个蓝色不明生物破水而出!

    它浑身有毛,一双眼睛很大,带着水淋淋之感,一对竖立的耳朵偶尔摆动一下,它有半人高,兔子一般圆溜溜的尾巴。

    虽然是从水中出来的,但它浑身蓝色的毛发却丝毫没有被沾湿。

    叶蓁望着眼前的生物,墨色的眼瞳中流露出点点兴趣。

    她没想到华夏世界居然真的有高等魔兽,而她第一个见到的高等魔兽居然是水生种。

    只是眼前的水生魔兽长相怪异,是饕鬄大陆根本没有的品种。

    水属性主温和,但你若以为水生魔兽温和的话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水生魔兽比陆地魔兽还要凶残几分,海洋魔兽更加重视领域之分。

    话说回来,眼前这头魔兽在魔兽录中的确没有记载。

    不过这头蓝色的水生魔兽倒是生得漂亮,头颅上还顶着一根弯弯的月牙色独角,蓝色的兽眸宛如深邃的大海,雪白的牙齿偶尔咀嚼几下。

    越是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就如眼前的这头魔兽。

    叶蓁可丝毫没有因为它萌哒哒的外表就放松警惕。

    在饕鬄大陆时,魔兽可比魔族和鬼修难对付的多。

    而如眼前这头魔兽,在灵智上应该要媲美人类了,对付起来会更加困难。

    同阶中,魔兽碾压人类。

    它四蹄动了动,蓝色的眼睛望向叶蓁隐藏的地方,人性化地闪了闪,兽眸中满是冰冷,人类?有人类要来抢夺它的魔血暗妖果?该死!

    若是一般人被盯上,恐怕会被骇的脊背发冷。

    叶蓁淡淡地看着蓝色魔兽,唇角勾着凉薄的浅笑。

    身为魔兽,它既然发现了她,那就不会让她逃离这片山脉,否则,它也就没资格做这片丛林的霸主了。

    这般想着,叶蓁就站起身,将一旁的农樱收入空间。

    那蓝色魔兽根本不在意,只是眼睛里充满了戏谑,突然仰天长啸一声。

    ——“吼!”

    这啸声极具穿透力,威严的声波似乎蔓延了整座山脉,宣泄自己霸主地位。

    仅仅一息,地面突然传来剧烈的颤抖,轰隆隆作响,宛如地震来临的前兆。

    叶蓁轻轻一跃,静坐在了一棵巨大的古木上。

    辽远望去,烟尘弥漫,黑压压的野兽奔袭而来,如同潮水!

    即便是以叶蓁的古井无波,此时都不禁轻轻呼出了一口冷气。

    她知道未曾被契约的高阶魔兽对低阶魔兽有驱使作用,却不想这头陌生魔兽竟如此不凡,一声厉啸就将枫林谷大半的野兽引了来,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坐在古树上,叶蓁向下望去。

    这枫林谷除了眼前的蓝色魔兽,的确没有别的魔兽存在了。

    这个消息倒是让叶蓁轻轻松了口气,毕竟华夏世界的魔兽还是不多的。

    野兽群近前,大多都是些虎豹之类的大型野兽,蚁多咬死象,何况这些不是蚂蚁而是凶残的野兽,随便一头都能让人头疼很久。

    野兽浪潮果真名副其实,除去此刻已经围绕住溪泉的野兽外,丛林中还源源不断的有小型野兽涌现,那密集程度看得人头皮发麻。

    叶蓁很爱动物,并不想和眼前的兽群产生冲突。

    而蓝色魔兽也不在意叶蓁的躲藏,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就没再发出什么声音,好似就要这样和她僵持在一起。

    夜色渐暗,天空中突然下起了稀稀沥沥的小雨。

    似乎是喜欢雨水,蓝兽探出水面,月牙色的独角在夜晚散发着淡芒。

    叶蓁漆黑如蝶翼的睫毛微垂,清透的眸淡然而平寂。

    ——“吼”

    突然,一声磅礴的啸声唤回了叶蓁沉静的思绪。

    回头时,眼前发生的一幕让她十分震撼,是的,震撼!

    蓝兽巨大的眼眸望着天际,似乎是在积蓄力量。

    突然!

    昏暗的天空中翻腾起道道细小的雷霆,银紫色的雷霆非常耀眼!

    在见到银紫色的雷霆时,蓝色魔兽双眸发亮,其间的神色很复杂,有激动,有期待,有喜悦,亦有隐藏极深的忌惮!

    不再犹豫,当即巨口大张,一个吸气,三枚熟透的魔血暗妖果被它吞入口中!

    这一刻,万物皆寂!

    魔血暗妖果的功效叶蓁很清楚,寻常人吃一枚必进一阶,何况魔兽?而且魔血暗妖果本就是它所守护的,此刻看到它三果尽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原来这头蓝色魔兽已经濒临进化,即将进阶!

    世间魔兽有天赋异禀或血脉强悍者,在进阶时都会面对九天雷霆!

    九天雷霆为天道产物,魔兽进阶,有违天道,天道不可逆,故十有**的魔兽都会死于雷劫,如司缪那样无限接近真神的荒古之兽绝对是万中无一!

    眼前的魔兽也不知具有什么血脉,若能在雷霆锤炼下存活,那么实力将突飞猛进,日后也会在华夏世界得到更大的成就。

    魔野兽们此刻全都匍匐在地,呜呜呜的乱叫个不停,毛发都在颤抖。

    九天雷霆可不是它们这种等级能够染指的,只需一缕它们都会化为飞灰。

    粗壮的雷霆如同巨龙般在黑云中翻滚着,细小的雨点也逐渐变大,声势浩荡间,连空气中的元素躁动起来,乌云雷霆笼罩着枫林谷,仿佛末日降临般的情景。

    枫林谷外,村民们都大门紧闭,不敢大声。

    明明白天还好好的,怎么这一到晚上就雷雨交加?

    那粗壮的雷霆直看得人心脏跳动,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击中。

    野兽们都纷纷逃窜,眼下已经不是追击叶蓁的时候,在九天雷霆下,根本无人能伤到渡劫魔兽,它们也可以功成身退远离这里。

    见野兽都退走了,叶蓁也退远了一些。

    九天雷霆不认人的,只要距离近,见谁劈谁。

    她本来可以进空间躲藏,但魔兽进阶她想亲眼见一见。

    魔兽渡劫,她不是第一次见到,不过这毁天灭地的气势总是叫人震惊。

    巨大的溪潭中,蓝色魔兽无惧无畏,如海的蓝眸中满是傲气,似乎它面对的不是九天雷霆,而是一个普通敌人,那遇强则强战意凛然的意志,比银紫雷霆还要耀眼!

    这一刻,叶蓁希望它可以成功进化。

    在狂风暴雨的呼啸下,粗壮雷霆带着气吞山河的杀伐之气击向蓝色魔兽!

    兽眸一凛,蓝色的水元素突然扭曲着从四面八方冲过来,渐渐在它的独角上形成重重防御,雷霆至!

    蓝色魔兽居然不退反进,渲染着光芒的银角直直地撞了上去!

    ——“砰”

    两物相撞,能力四溢,将周围百丈都化作一片焦黑,那汪溪泉亦四分五裂,缓缓流淌入大地缝隙中,如此恐怖的破坏力,让人心头发寒。

    叶蓁望着蓝色魔兽,只觉得它美得惊人。

    它身躯不大,独角似月牙,尾巴小巧,毛发散发着盈盈波光,形态甚美!

    第一击并没有给它造成什么伤势,独角上的元素消散,示威般的仰天狂啸!

    ——“吼”

    天道法则仿佛被激怒了一般,粗壮的雷霆再次汹涌聚集起来。

    银紫色的雷霆不带丝毫停滞,从云层中直射而下,如此看来,蓝色魔兽倒是显得有些渺小。

    它直驱而上,身躯微微跳跃而起,元素再次凝聚,依旧不落丝毫下风!

    雷霆击落,与护体元素两两破碎,蓝色魔兽扛下了第二击!

    第三击……第四击……第六击……第七击……

    蓝色魔兽的手段层出不穷,接二连三地拦下了那恐怖的雷霆,尽管把自己也搞的分外狼狈,但它恐怕还有余力!如此逆天的魔兽当真是闻所未闻!

    直到第八击,雷霆迅速聚拢,粗壮如水桶,狂轰而下!

    蓝兽身躯倒在地上,雷劫呼啸,将它的护体元素直接爆碎,重重劈在了它略显娇小的躯体上,顿时那身上的蓝色毛发被轰碎了一片,露出鲜红的血肉。

    九天雷劫,雷霆之力一道比一道强,蓝色魔兽能硬悍七重天雷,面对第八重雷罚,虽能抗下,却也被重伤。

    叶蓁看得清楚,道道雷霆的余波都将那高耸山峰炸的分崩离析!

    这样的动静恐怕会引起俗世中人的警觉。

    毕竟雷雨天气,这样的雷电实在太过可怕了。

    雷劫是天道产物,乃天罚之力,专杀逆天之物,想要完全抗衡根本不可能!

    蓝色魔兽的脑袋搁置在地上,如海的眼眸里满是黯淡,抗不下九重天雷,那它也就不能进阶,最重要的是天罚之下无活物,此时的它根本没有能力接下那第九重极致之雷,看来今日,它是必死无疑了。

    八雷已落,凝聚第九雷时,天空突然传来轰隆隆的巨响,云层也变得无比厚重,其中蕴含着凝重的杀机,仿佛要化为实质给人巨大的压力!

    叶蓁躲藏着都觉得汗毛竖立,更别提直接暴露在九重天雷下的蓝兽了。

    可是即便在濒死的危机下,它也没有丝毫示弱,它有着身为魔兽的骄傲!

    倏然,一抹金色的细小雷霆探出云层,它的体积极小,远不如前八道天雷那般粗壮,然而它充斥在天地间,却让人感到无比压抑和窒息,仿佛灵魂都将在它的照耀下寂灭!

    ——“滋滋”

    金色天雷落下,一股可怕气势汹涌而来,杀机亦越来越重!

    蓝色魔兽闭上了眼,遗留下的只会是种种遗憾。

    倏然,一抹纤细的身影出现,她长发翩飞,清透的目光直射雷霆。

    处于濒死状态的蓝兽感觉到弱小的生命挡在了自己的身躯前,她真的很小,如此看来还不如一只幼崽力量强,脆弱到它一个喷嚏就能把她吹走。

    可是蓝色瞳仁里倒映的背影却又似坚韧无法撼动,竟令它升起点点的喜。

    叶蓁神色淡淡,任由雨水顺着发丝淌湿她的衣服。

    这头蓝色魔兽,她不想让它就这么死去。

    存活在这世上不容易,在她危难时,也曾有司缪站在她身前。

    “箭来——”

    微凉的轻喝响起,叶蓁掌心相对,竟凭空出现了一把以灵气化成的巨箭。

    那箭呈彩色,缤纷如虹,美丽至极。

    当箭矢凝聚成功后,叶蓁掌心握住箭身,目光直射雷霆,手狠狠用力。

    ——“咻!”

    灵气箭如流星般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金雷,带起巨大的罡风!

    叶蓁仰着头,清透的眼眸直直望着半空,这是她此刻所能使出最强的一击,体内灵气只剩寥寥几缕,若拦不下雷霆,那蓝兽则必死无疑。

    她敢出现硬抗雷劫,并不是夸大,毕竟她有空间,可以躲藏进去。

    不是不能带蓝兽进空间,但那是对它的侮辱,而且九天雷霆清楚蓝兽的气息,日后只要它出空间,雷霆就会直劈而下,不会带丝毫犹豫。

    九天雷霆,躲不过的。

    箭矢与九重天雷相撞,发出轰的一声巨响,一朵紫金色的蘑菇云直冲云霄!

    余波掀起狂澜,将远处的山峰土地劈开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

    叶蓁闷哼一声,脚步向后一退,唇角渗出一抹殷红的血迹。

    与她距离极近的蓝色魔兽低吼一声,似是在询问她可还好。

    还不等叶蓁开口,蓝色魔兽出现异变,它的身躯在此时发出耀眼的光芒,蓝色的毛发从脖颈向下,突然暴涨起来,发出“簌簌”的声响。

    它高高扬起脑袋,深邃的兽瞳里神情复杂,似痛苦,又似享受。

    ——“吼!”

    时间流逝。

    雨停了,大地回暖,空气中泛着阵阵泥土的气味。

    天刚破晓,蓝兽高昂地嘶鸣了一声,光芒散去,它的形态亦发生了变化!

    原本纤细的身躯此时暴涨了一圈,身上的蓝色毛发接近冰凌之色,在初阳下折射着七彩的光,头颅上的独角有着朦胧的光晕,原本圆溜溜毛绒绒的尾巴伸展开,变成了透明的长尾,轻摆间,带起一串凌厉的罡风!

    盘膝打坐的叶蓁睁开眼眸,淡淡的看了看兴奋不已的蓝色魔兽。

    此时的它已经成功进阶,在华夏世界应该很少会有敌手了。

    见叶蓁醒来,蓝色魔兽眼眸一亮,竟十分温驯的垂下了头颅。

    谁说野兽无情?

    在叶蓁看来,魔兽比人更懂得区分善恶,若是没有西月妖姬以雷属性体质硬扛下那第九重天雷,恐怕身为水魔兽的蓝色魔兽早就在雷霆下化为了飞灰。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它才更要知恩图报,这再造之恩已经足以令它臣服!

    蓝色魔兽望着西月妖姬,兽瞳里有着好奇之色,这个人类分明长得瘦瘦小小,可她却敢以一己之身对抗九重天雷,这让崇尚实力的它颇感震撼,她是强者!

    而且这个人类身上还有让它喜欢的气息,那种浓郁的生命之气吸引着它。

    叶蓁知道蓝色魔兽在想些什么,她之所以会出手救它,首先是因为她有这个能力,其次是这头魔兽的张狂率性令她欣赏!

    她想救它,仅此而已,只凭她愿意。

    叶蓁起身,身上的衣服已经干了,只是沾满了杂草与泥土,看上去脏乱不堪,再加上她脏污的发丝,看上去倒像个可怜的小乞丐。

    没在乎自己的形象,本想把那株魔血暗妖树带走,却不想被雷霆劈毁了。

    随手把农樱从空间中带出来,经过一晚,她还没有苏醒。

    不在意地拍了拍手,转身就向着远处跳跃离去。

    蓝色魔兽傻傻地看着叶蓁离去的背影。

    这个人类好生奇怪,它们兽族虽然厌恶被修者当作战斗工具,但也是向来有恩必报,她竟对它没有丝毫要求,就这么走了?!

    眼看着叶蓁纤小的身影就要消失,蓝色魔兽快速追了上去!

    “等等,等等人类,我愿意追随你!”

    蓝兽一眨眼便来到了叶蓁身前,张口间,喉咙里发出宛如惊雷的声音!

    没错,进阶后,它拥有了开口说话的本事,待成为神兽,即可化为人形。

    叶蓁歪着脑袋看了看眼前的魔兽,追随她?

    这真是一只奇怪的魔兽,魔兽素来视他族如仇敌,宁死也不愿被束缚,别人想要契约一头魔兽可谓九死一生,这头初见时极为冷艳的魔兽居然主动要求追随她,古怪的家伙。

    “你是五灵根,可以与我契约,我们兽族有恩必报,你救我性命于危难,不然我也不可能成功进阶,从今往后,我的命就是你的!”

    无论是哪个种族,有恩不报留下因果,那日后也不可能修成大道。

    不过若是放在以前,蓝兽恐怕只会以别的方式来报恩,但叶蓁这种不求回报,只是单纯为了救它的想法,却和一向直肠子的魔兽十分相像,这令它很有好感。

    再加上叶蓁身上来自于空间的生命之气和她敢于对抗天道的强者作为,足以让蓝兽相信她以后可以成为傲立于天地的顶尖强者,尽管现在的她还无限渺小。

    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奴役魔兽的可恶人类呢?

    不得不说,蓝色魔兽的想法是对的。

    叶蓁喜欢灵植,对自然魔兽的看法本就比对人还要好,也更亲切些。

    “你真的愿意被我契约?”

    叶蓁平静地问出这句话。

    在饕鬄大陆时,她没有一头契约兽。

    她的契约魔兽,必然傲骨铮铮,即便是死也不惧!

    眼前的蓝色魔兽倒是符合她的标准,只是被契约和束缚不是魔兽愿意的。

    她不会勉强任何魔兽与自己契约,尽管两者契约后,魔兽会对契主十分衷心,但那种非自愿而来的衷心会使魔兽产生心魔!

    只有互相契合的伙伴,才能真正一起走上强者之路!

    若心魔驻扎在契约兽心底,有两种结果:

    或在进阶遇雷劫时被心魔所控,从而灰飞烟灭,或实力停滞不前,终生止步于与契约主契约的那一刻,寿命尽,身死。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与勉强而来的魔兽缔结契约呢?

    蓝色魔兽听罢,略微思索着什么。

    半晌,它郑重道:“我愿意!我愿意和你缔结契约,成为你的契约魔兽!”

    听着那极响亮的声音,叶蓁的眼瞳眨了眨,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

    眼前这头魔兽的性子她十分喜欢,有一头这样的契约魔兽也不错。

    若是被旁人知道叶蓁心里所想,一定会破口大骂:得了便宜又卖乖!

    只是略微思索,叶蓁就划破手指,将精血滴入蓝兽额间。

    因为契约双方都没有反抗,故而契约的很是顺利。

    只是在契约形成的那一刻,一道璀璨的蓝芒自蓝色魔兽体内升腾而起,那光芒带着一股浓郁的水汽,温和十足,好似一切污秽都被洗净。

    刚刚结下契约,叶蓁就感觉到体内的灵气翻滚起来。

    “主人,你要进阶了!”

    蓝兽瞪大了眼睛,长长的透明尾巴扫了扫。

    兽眸中满是得意,它看重的主人果然不凡,这不,刚结契就要进阶了。

    叶蓁颔首,将农樱放置在一旁,盘膝而坐。

    少顷,叶蓁手中结了一个印法,在空中形成一个古怪的八卦形虚影。

    “道,破而行,行为聚,聚之散!”

    清冷的语调传出,顿时那八卦虚影如同一个漩涡涌入叶蓁体内,阵阵疼痛仿佛暴风雨般袭来,她薄弱的身体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八卦虚影寻找着叶蓁体内的暗伤,将其包裹,如刮骨疗伤般。

    晋级后,若暗伤不好,日后会造成很大的后遗症。

    随着时间流逝,叶蓁的面容苍白如纸,冷汗遍布,但她却不曾吭一声。

    终于,有淡黄色的气流飘出,与空气中不知名的物质融合分裂转化,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彩色气流,这彩气经过稀释与逸散,远远不足方才的淡黄气体浓郁。

    叶蓁双手再次结印,顿时她的身体宛如吞鲸般将彩色气流全部吸纳进体内!

    彩色气流在体内横冲直撞,蛮横不已,完全没有章法。

    面对这种情况,叶蓁也不急,她凝脉静神,缓缓引导,直到把所有的彩色气流引导顺畅,身体的疼痛消散,气机顺畅后,体内多了一股熟悉而莫名的力量。

    慢慢的,叶蓁陷入到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中,她整个身体都变得懒洋洋的,每个毛孔都仿佛自己可以呼吸,从最初撕裂般的疼痛,到现在的舒服无比。

    倏然,一股刺目的光芒将叶蓁笼罩,而她周身的气息则开始增长!

    三品上阶!

    三品巅峰!

    和蓝色魔兽结成契约,居然借它之力,直接进了两阶。

    这一次重整调息,又过了半天。

    等叶蓁睁开眼,就看到和蓝色魔兽大眼瞪小眼的农樱。

    “啧,主人?这家伙是谁?”

    蓝色魔兽见叶蓁醒来,兽眸一亮,语气微微有些嫌弃地问道。

    说话间,硕大的兽眸还撇了一眼农樱。

    当然,它的问话是在精神领域,并没有说出来。

    虽然农樱也是修者,但见到魔兽说话,恐怕还是会感到惊吓。

    这家伙,从醒过来就傻乎乎地看着它,好像没见过似得。

    “她是农樱,我妹妹”

    叶蓁起身,也在精神领域给蓝色魔兽介绍道。

    “噗,叶姐姐,我就是昏迷一下,你居然契约了灵兽?!”

    农樱惊呼出声,躲在叶蓁身后,上上下下打量起蓝色魔兽。

    这可是灵兽啊!

    华夏世界的灵兽很稀少,没想到这枫林谷居然隐藏着一只。

    “是,它是灵兽,叫…”

    叶蓁说着竟卡住了,她根本不清楚蓝兽的品种和名字…

    “主人主人,月牙,月牙是我的名字!”

    这边叶蓁说不出月牙的名字,到把它级了个够呛,忙不迭地道。

    “它叫月牙,是我的契约灵兽”

    叶蓁笑着道,还伸手摸了摸月牙的毛发。

    它是水生魔兽,毛发有着冰冰凉凉的顺滑感,这种触感倒是很像司缪的银发,哈哈哈,如果后者知道叶蓁如此比喻他的头发,恐怕会暴走吧?

    “叶姐姐,你运气也忒好了!不仅有契约的灵植,还有契约的灵兽!逆天!”

    农樱的语气颇为羡慕。

    灵植和灵兽都是极为稀少的,普通修者能得到一样就烧高香了。

    “不对啊,叶姐姐,昨天我是怎么晕过去的?”

    沉浸在月牙中的农樱突然醒悟。

    当时她好像在看一株特别奇怪的植物,然后就不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了。

    “哈哈,这个傻瓜,被魔血暗妖果控制了神识还不自知,主人,你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妹妹,不是一母同胞的吧!”

    月牙这家伙也是贼坏,在精神领域嘲笑着农樱。

    “我们遇到了麻烦,你才会晕过去”

    叶蓁抿唇,一本正经道。

    农樱了然地点了点头,在她看来,依叶蓁的性格,是绝迹不会胡说的。

    却哪知道,为了省些麻烦,一些善意的谎言也可以说说。

    “啧啧,那我们继续去找遗迹?”

    农樱问道,说话时还是一直用艳羡和惊奇的眼神看向月牙。

    她虽然是神农一脉的人,但对于灵兽和灵植这种东西,的确没见过真的。

    “遗迹?什么遗迹?主人,你们到这地方是来找遗迹的?”

    月牙撅了撅蹄子,又在精神领域问道。

    它在这地方生活了那么久,还不知道有遗迹这种东西。

    “那我们就继续走吧,昨天月牙进阶,导致山崩地裂,也许会有痕迹”

    叶蓁和农樱说完,才率先向枫林谷更深处走去。

    这个地方果然不同凡响,能有魔兽这种东西,更神奇的也不会奇怪。

    走在路上,叶蓁分出心神才精神领域和月牙交流,枫林谷谁都没来过,能得到月牙已经是机缘巧合了,它也许会知道些什么不一样的。

    “你在枫林谷待了多久?”

    就如文景聿说的,既然邬魍山的秘境中有魔兽,那枫林谷有魔兽也不会叫人太过诧异,毕竟当初众生界破碎,华夏世界有遗留的魔兽很正常。

    “多久?主人,我也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破壳后就一直在那里了”

    月牙对于自己的年纪很茫然,魔兽要比人类的寿命长久很多。

    只是没想到看上去明明是哺乳动物的月牙,却是蛋生的,魔兽果然千奇百怪。

    “枫林谷中还有别的灵兽吗?”

    这个问题也是叶蓁想知道的。

    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的,但还是问清楚为妙。

    “没了,这就是我的地盘,别的家伙怎么可能进来!”

    月牙喷出几口鼻息,似乎很生气叶蓁的问题。

    叶蓁嘴角微弯,伸手摸了摸月牙脑袋上的一撮毛,没想到她刚刚结契的魔兽还挺有脾气的,而且也自视甚高,一副天大地大爷最大的架势。

    “是我问错了,那你知道枫林谷有没有哪个地方很不对劲?”

    仙家遗迹也许会有结界,灵兽无法进入也属正常。

    听了叶蓁的问话,月牙又撅了撅蹄子,仰起脑袋,大大的兽眸望着天,似乎是一副沉思的模样,这冥思苦想的样子可把农樱给逗笑了。

    “叶姐姐,月牙真是太可爱了,我要什么时候能有一只灵兽,肯定供起来!”

    看着萌哒哒的月牙,农樱努力控制着自己想要摸上去的爪子。

    “你一定会有的”

    说这话时,叶蓁的语气倒是很肯定。

    灵兽都有灵性,农樱天性善良,也许就入了某只灵兽的眼呢?

    “那就借叶姐姐吉言了!只是仙家遗迹到底在哪儿啊,不会是我们猜错了吧?可是能在枫林谷得到月牙,那我们这一行也不算白费功夫!”

    灵兽力量强大,对修者来说是很大的助力。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惊扰到月牙,过了好半晌它才在精神领域道:

    “主人,你要说奇怪的地方还真有那么一处!”

    月牙的语气有些凝重,这地方已经被它跑遍了,唯一没去过的也就是最深处的一片林子,那林子无论是用雷击还是怎样都没办法破开。

    闻言,叶蓁眸子微动。

    “那你带路,我们就去那个地方!”

    叶蓁拍板决定,月牙也没二话,跑到前面带路去了。

    刚刚和主人结契,它要好好表现才对。

    一只很二很蠢萌的小兽,月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