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花婆婆,调香师(高考加油一)
    “叶蓁,我可以让你带走他,不过你需要先和我去见一人”

    冰冷的声音响起。

    听到文景聿的话,叶蓁回眸看了莱格一眼,后者对她点了点头。

    眼下能和平解决那就和平解决,但文庄拍卖行囚禁莱格的事早晚要讨回来!

    “走吧,我跟你去”

    叶蓁向前走了两步,道。

    文景聿转身,在前面带路。

    安凛见两人走了,戳了戳安青云的胳膊,意图明显。

    “小凛,如果不是这叶蓁,你也不会被柯尔斯初拥,这才多久,你就和她冰释前嫌,费尽心力地帮她,助她,这可不像是你的性子。”

    安青云双手背在身后,若有所思道。

    闻言,安凛皱起眉。

    “哥,叶蓁不是个简单的人,交好她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

    接触了许久,安凛也明白叶蓁的为人。

    她非瑕疵必报,但也有自己的底线,只要没有惹怒她,那一切好说,若是作为她的朋友,那更是好处多多,叶蓁对自己人不一样的大方。

    更何况叶蓁身边有不知名的高手潜伏,能做朋友就万万不能成为敌人。

    安青云看了看安凛,有些不置可否。

    “好了哥,他们都走了,我们快点跟上去!”

    安凛推着安青云,追上了文景聿和叶蓁的脚步。

    蓝影留下看守倚墙休息的精灵莱格。

    文景聿带着叶蓁一路来到一处繁花似锦的庭院,分明是秋风瑟瑟的季节,这里却百花齐放,香味扑鼻,并不让人觉得浓郁难闻。

    “花婆婆,景聿来访!”

    文景聿站在门外,垂首,一向冰冷如霜的语调中也多了丝敬意。

    叶蓁垂下眼眸。

    能让文景聿这般的,一定不是普通人。

    “让她进来吧”

    片刻,房门打开了,一道并不显苍老的女声响起。

    短短的五个字,文景聿回眸看了叶蓁一眼,侧身让开了前路。

    叶蓁抿唇,也不惧怕,迈着步子走进了房间。

    她刚刚踏进房间,原本大敞的房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

    这时,安青云和安凛也到了。

    “哎呀,景聿哥,你怎么让叶蓁一个人进去了?”

    安凛皱眉,神色微焦。

    他并不知道这院子里住的是谁,但能在文庄拍卖行拥有这样一处院落的,能使什么简单人物?

    “花婆婆让她单独进去”

    文景聿扫了安凛一眼,倒是回答了。

    “花婆婆?花婆婆是谁?叶蓁好像没有得罪她吧?”

    安凛桃花眼眯起,细细思索起来。

    叶蓁对仰光市并不熟悉,这次如果不是他带着她到文庄拍卖行,她恐怕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地方,既然如此,那又怎么可能招惹到这里的人?

    “小凛,闭嘴!不可对花婆婆不敬!”

    就在安凛问东问西时,安青云温和的面容突然严肃下来。

    毕竟是自己的兄长,安凛一眼就看出安青云眼中的警告。

    他的意思很明显,住在这个院落里的人的确不简单,就连他的哥哥安青云乃至文景聿,都不敢对她不敬,只能小心翼翼地对待。

    可是,他也在文庄拍卖行住过,这花婆婆到底是何方神圣?

    “花婆婆是我们华夏五圣人之一,修者中的顶端人物,你不要妄自揣测,更不可对她不敬,否则酿成大祸我都无法救你!”

    安青云叹了口气,还是解释了几句。

    他同样清楚自己弟弟的性情,如果不和他讲明白,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

    别看安凛在商场上叱咤风云,在修者世界,或者说在他面前,只是个孩子。

    “那叶蓁怎么办?”

    听到花婆婆的身份,安凛虽然还是不甚清楚但也知道轻重厉害。

    他抬眸看了紧闭的门扉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这次他是没办法帮叶蓁了,是福是祸都需要她自己扛着。

    “放心,花婆婆不会对她怎样”

    文景聿冰冷的声音响起,倒是安抚了安凛的焦躁。

    一行三人傻乎乎站在门外,谁都没有离开。

    和庭院一般,房间内的布景也古色古香。

    檀木桌上雕刻着细致的花纹,上面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旁搁着几支毛笔,而宣纸上是几株含苞待放的菊花,风拂过,满室清香。

    “坐吧”

    女声响起,叶蓁抬眸望去。

    自卧房里走出一个身穿道袍的女人,她年约三十,宽大的道袍下风姿卓越,长得很美,额头饱满,双眸如秋水,头上简单地挽了一个发髻。

    “前辈”

    叶蓁心头一凛,没有怠慢,双手抱拳行了个江湖礼数。

    眼前的女人可谓是她来到华夏后遇到的最强者,若要真算起来,恐怕超越了七品,在这样的人面前,除了自爆,她以往的任何手段都无济于事。

    “你不用紧张”

    道袍女子轻笑,安抚着叶蓁紧绷的情绪。

    “如果晚辈没有猜错的话,那碧影扇的主人…”

    叶蓁深吸了一口气,想通了关键处。

    除了魔修三老,她以往并没有接触过仰光市的修者,眼前实力强大的女子见她完全没有道理,若要追溯的话,恐怕也就是今天的变故了。

    但拍卖会时她除了拍下莱格出了风头,其他时候一直很分本。

    真要算的话,那就只能是碧影扇的九九八十一种气味了。

    “小姑娘,你很聪明,碧影扇的确是我拿去拍卖的,现在它是你的”

    道袍女子邀请叶蓁坐下,为她斟了一盏茶。

    此刻,她才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叶蓁。

    她着青色大衣,黑色的裤子包裹着纤细修长的腿,一双普通的板鞋,这样的穿着打扮看上去很年轻,就像校园里青春洋溢的学生一般。

    容颜细致如美瓷,黑瞳透彻仿佛能照亮一切黑暗,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气质,悠然静雅,如一株冉冉绽放的空谷幽兰。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这样清美干净的女孩子已经不多了。

    “前辈,有什么话可直说”

    见道袍女子一直盯着自己,叶蓁抿唇道。

    她知道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要见她。

    闻言,道袍女子轻笑,不紧不慢地品了一口茶。

    “小姑娘,不知你可有听说过……调香师?”

    叶蓁微愣,调香师?

    她听说过华夏世界的调香师,香水和精油就是由调香师做出来的。

    “前辈,您说的是制作香料的调香师?”

    叶蓁问道。

    “呵呵,小姑娘,你这么理解也可以,不过我们修者界的调香师和俗世中的调香师大有不同,制作出来的香料效用也完全不同”

    道袍女子喝着茶,开始给叶蓁讲解起调香师。

    调香师,顾名思义,是调配香料的人。

    俗世中的调香师就是制作香水和精油等来贩卖,是一项手艺。

    而修者界的调香师是制作香料,固体,液体,气体三种香料。

    两者看上去大同小异,但要细细琢磨起来,却天差地别。

    和俗世不同,修者界的调香师调制的香料拥有巩固神魂,对敌杀敌的功效。

    如古时候的迷药,也是调香师调制出的一种制敌香料,能让人在短时间内失去神志昏迷不醒,只不过味道难闻,是残次品罢了。

    修者界调香师很稀少,原因就是嗅觉不够灵敏,达不到制作高等香料的程度,调香师一代少于一代,也有不少制作手艺流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真正的调香大师,挥手间可叫对手一息丧命”

    见叶蓁神情淡淡,道袍女子不禁道出了其中的厉害。

    “您拍卖碧影扇是为了寻找传人?”

    说了这么多,叶蓁也听出了道袍女子见她的缘由。

    闻言,道袍女子深深看了叶蓁一眼。

    她苦笑着叹息一口。

    “的确,小姑娘,不瞒你说,我修为停滞不前,寿元将尽,但不能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人世,一些调香方子我想流传下去!”

    道袍女子起身,双手负于身后,透过窗子遥看着远处的天空。

    她虽被称为华夏五圣,但终究还是抵不过天道抵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

    叶蓁蹙眉看了道袍女子的背影一眼,没有说话。

    她虽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年纪,但修者的年龄往往都不能根据外表观察。

    “你能嗅出碧影扇中九九八十一种味道,足以说明你在调香一道有天赋!”

    道袍女子回身,她寻找弟子许久,还是第一次有了惜才之心。

    “对不起前辈,晚辈有很多事还没做,恐怕没有时间留下来和您学习调香之术,我的确五感之强超乎常人,但调香一道我并不想涉及”

    叶蓁放下手中的杯盏,起身对道袍女子歉声道。

    她的事情真的很多,让司缪恢复,寻找十二仙灵,为纪元之争做准备,雏莘集团和酒厂等等事情,根本没有时间留在这里与道袍女子学习调香。

    听到这话,道袍女子也不恼,淡笑。

    “好吧,看来我们没有师徒之缘,不过我很喜欢你的性子,倒是可以相交一番,我名花萼,你可唤我一声花婆婆”

    身为五圣,花萼气量自然不小。

    她是真的很欣赏眼前这个后辈,也不介意结下一个善缘。

    “好好修炼,世界各国的奇人异士对我华夏土地虎视眈眈,未来还要依靠你们,这个世界也不会太平很久了,好了,你走吧”

    花萼看着叶蓁,意味深长地说出这样一番话。

    说完,她就转身回了卧房。

    叶蓁面色微凝,她知道,花萼也察觉到空气中渐渐狂暴的灵气。

    纪元之争,能够提前预知的除了动物,还有人族强大的修者。

    ------题外话------

    因为有好多小可爱要参加高考了,我只能今天万更,为你们尽一点绵薄之力,高考加油,葫芦家族都为你们加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