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客来香,被跟踪(端午三更)
    “咚咚咚”

    安氏财团会议室传来一阵敲门声。

    安凛的桃花眼中掠过一抹不悦,修长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

    察觉到冷意,气氛死一般寂静,坐在会议桌两侧的股东们都面面相觑。

    安氏财团上下谁不知道总裁安凛是个很严肃的人,尤其是上班的时候,谁这么不长眼,明知道在开会还敢公然打扰?

    股东们眼睛直直望着门口,想看看是谁那么不知死活。

    敲门声刚落,那众人眼中不知死活的人走了进来,正是安凛的助理。

    他也不傻,知道气氛很不对,在诸多目光的注视中脚步微顿,虽然心中满是冷汗,但还是鼓足勇气来到安凛身旁。

    安凛的目光很冷,大有一种“如果没有正事看我削死你”的感觉。

    “安总,雏莘集团风戊晔打电话过来,是叶总裁想请您吃饭,您看?”

    助理缩了缩脖子,出了这事。

    上次雏莘集团开业典礼他也看出安凛对叶蓁感觉不同,不上交情怎么样但总归是有的,所以他才鼓足勇气冒着危险进来禀告。

    助理话落,安凛眸子微缩。

    叶蓁?她回仰光市了?

    对于叶蓁他感觉极为复杂,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不能为敌!

    而且他对叶蓁非常好奇,如果她真是一个普通的散修,又是怎么增长修为的?短短几天,就可以将神通广大的三老给治住,何止厉害?

    场下的股东们也炸开了锅。

    雏莘集团,仰光市谁不知道?

    自从几个月前雏莘集团开业,然后开出玻璃种血美人,风头就一直很盛!

    但是仰光市的人都清楚,雏莘集团本来应该是他们安氏财团的。

    两家企业现在关系非常尴尬。

    “好,答应她,我会如约而至!”

    安凛垂眸想了想,应了下来。

    既然决定交好,那这就是个不错的机会。

    罕见的,在会议被打断后安凛没有暴怒,反而和颜悦色地吩咐。

    助理在心中偷偷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喂?风总,我们安总答应赴约了,肯定会如约而至的!”

    这边,风戊晔挂断了电话。

    “叶总,安凛会赴约,您看现在?”

    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距离饭局还有三个时。

    “走吧,去准备一下”

    既然是合作,那就不能太失礼。

    叶蓁刚下飞机就来了集团,整个人还有些风尘仆仆,是该收拾一下。

    刚出了风戊晔的办公室,迎面就碰到了陈魄!

    “叶总?”

    见到叶蓁,陈魄显得很激动,语气中尽是感激和喜悦。

    虽然他从公司一线负责人变成了二线,但叶蓁愿意给他这个机会,让他继续照顾自己的“孩子”,这种恩情不可谓不大!

    更何况她还曾三番四次救了陈凯旋。

    “叶总,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陈叔,我今天刚过来”

    对陈魄,叶蓁点了点头,并没有摆什么总裁的架子。

    风戊晔比她大不了多少,同辈相称也没什么,但陈魄却比她大了一倍。

    “好好好,你们这是要去哪儿?”

    陈魄忍不住问了一句。

    “有一桩生意要和安凛谈”

    话刚落,陈魄身体就是一僵。

    对于安凛,他还是无法释怀,叹了口气,没什么。

    坐车回别墅的途中,风戊晔道:

    “叶总,陈总对安凛还是很介怀”

    “正常”

    叶蓁颔首,是因为安凛的针对,才造成苏陈两家现在的悲剧。

    不过也是因为苏陈两家当初的门户之见,才让安凛如此针对他们。

    对于这样的冤冤相报,她也不知该怎么好。

    “陈凯旋呢?”

    叶蓁眸子微动,问起了在她看来最愚蠢的人类。

    提起这个,风戊晔面色有些尴尬和难看,毕竟当初他觉得陈凯旋是个大大咧咧非常单纯的兄弟,但结果出人意料。

    “他要出国,陈总也怕他再惹什么乱子,同意了”

    “哦”

    知道这样的结果,叶蓁冷淡地应了一声。

    相顾无言。

    晚上八点,叶蓁准时来到了客来香大酒店。

    这是仰光市最出名的酒店,也集合了很多特色菜。

    当叶蓁走进预定的包间时,就看到正悠闲自得的安凛。

    他眯着桃花眼,手里捧着高脚杯,时而摇晃几下。

    “作为东道主还迟到,不好吧?”

    见到叶蓁,安凛眸子一亮,扯着唇角道。

    今晚的叶蓁换上了一套中规中矩的衬衫和长裤,虽然是很古板的装扮,却被叶蓁穿出了一股子灵气,并不显老。

    “距离八点还有两分钟,我并不算迟到,是你早到了”

    叶蓁眸色清淡,也没和他客气,坐了下来。

    风戊晔本想跟着的,叶蓁拒绝了。

    安凛这个人亦正亦邪,能不接触还是少接触的好。

    “行吧,怎么都是你有理!既然是请我吃饭,那这菜就由我来点了!”

    安凛挑眉,话落,一旁的服务生就上前将菜单递给他。

    “来个捞面,三色沙拉,咖喱鸡拼盘,碳烤大虾,美式牛排和金枪鱼沙拉,就这几样吧,主食就来蒸饺和虾松糯米饭!”

    安凛随意翻了翻菜单,点出了一串菜色。

    “哦,对了,再给我们叶总来一壶怪味茶!”

    把菜单还给服务生,安凛又多加了一句。

    他知道叶蓁不是仰光市人,对于本地食物肯定知道不多,故而点的都是些基本和有讲究的,也算是对她示好的一种举动。

    “是,安总”

    服务生接过菜单,恭敬地退了出去。

    包厢里一时只剩下安凛和叶蓁两个人。

    两人因为苏陈两家的事关系并不好,而且还曾矛盾多多,如今心平气和坐在一起吃饭,安凛还觉得有些别扭,气氛也尴尬起来。

    叶蓁倒没这种感觉,整个人始终淡淡的。

    “叶总,不知你要和我商量什么?”

    安凛灌了一口酒,开始聊起话题缓解尴尬。

    凭两人之间的关系,叶蓁不可能平白无故约他出来吃饭,肯定是有事。

    “我想和你做一笔生意”

    叶蓁端起茶喝了一口,长睫微动。

    “生意?我安氏做的是娱和餐饮生意,你做的是珠宝生意,我们好像完全没有交集,哪里来的生意可做?”

    安凛挑眉,对叶蓁口中的生意完全没有头绪。

    “我需要定制酒瓶,大量的酒瓶”

    叶蓁道。

    闻言,安凛了然地点了点头。

    他旗下确实有一家玻璃制造公司,难怪叶蓁会找上他。

    “大量酒瓶?看来叶总要涉及酒业了?哦没问题啊,这生意不错!”

    他本就打着和叶蓁交好的主意,自然不会乘机狮子大开口,那不是交好而是交恶了,有时候利益可以使两个人的关系更紧密。

    叶蓁要开办酒厂的事早在风戊晔大量招工时他就知道了。

    “好,价格不是问题,但我急用,要快!”

    叶蓁颔首,酒厂的葡萄酒已经酿造好,就差过滤装瓶了。

    “当然,明早叶总可以和我一起去工厂,另外酒瓶的样式图纸?”

    “已经准备好了”

    两人刚刚谈完,酒店就送上了各色美食。

    这些菜倒是符合叶蓁的口味,让她细细品尝起来。

    仰光市的菜味重,吃起来也是不一样的口感。

    “叶总,既然我们都已经成为合作关系,那你是否能解除掉三老身上的咒术?就算我们现在还不是朋友,但也不算敌人啊!”

    晚饭接近尾声时,安凛抬眸出了这番话。

    三老中的咒术很古怪,五感尽失,就如同一个行尸走肉一般。

    他也曾旁敲侧击地问过兄长,却没想到一向对术法精通的兄长居然也对叶蓁下的咒术全然不知,这样一来,三老也失去了他的作用。

    而叶蓁在他心中也变得更加神秘莫测。

    “再”

    叶蓁喝了一口怪味茶,并没有同意安凛的要求。

    怪味茶是仰光市很出名的饮品,是用茶叶伴有黄豆粉,洋葱头,虾酱油,辣椒籽等等搅拌,最后一起冲泡来饮用的。

    味道的确很怪,并不得叶蓁的喜欢。

    虽然被叶蓁拒绝,但安凛却没有表现出愤怒的情绪。

    他只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当初三老害叶蓁坠崖,她不同意解除咒术也是情理之中,他提起也不过是试一试,并没有报什么希望。

    吃过饭,两人就准备离开。

    哪知,酒店包厢的门被人风风火火地推开了。

    “凛哥哥!你为什么出来吃饭都不告诉我!”

    甜腻而温柔的嗓音响起,略有些耳熟。

    叶蓁望去,就看到了苏婉婉。

    依旧是白裙,清新婉约如同一朵白花。

    只是她的肢体动作和她的语言搭配在一起不出的古怪和扭捏。

    安凛皱起眉,冷淡地看着苏婉婉。

    上次宴会后,苏婉婉就黏上了他,若非苏市长严令禁止苏婉婉靠近,恐怕她会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即便如此,也经常被她尾随,实在让人烦不胜烦。

    此刻更让他感到难堪的,却是苏婉婉尽力模仿着苏胭胭。

    以往被下了情偶的她就像一个玩偶,以致于让她扮演什么角色都惟妙惟肖,然后在她恢复正常后,还要尽力去模仿,就会有种东施效颦的既视感。

    着实令人生厌。

    他喜新厌旧也好,心理变态也罢,他本就对苏婉婉没有一丝感情。

    即便没得到安凛的回应,苏婉婉也不生气,大大方方进了包厢。

    她背着安凛,用狠辣的眼神看向一旁的叶蓁。

    “叶…叶姐!”

    本以为又是哪个看上安凛权势的嫩模,谁知居然是解除了她咒术的叶蓁,当即面色就有些惊诧起来。

    对叶蓁,她是感激的。

    “叶姐,你回仰光市怎么没通知我一声?我好请你吃饭!”

    知道对方是叶蓁,苏婉婉虽然松了口气,却依旧精神紧绷。

    没办法,在仰光市,叶蓁太优秀了,而且还很有手段。

    自宴会后,安凛就对她格外冷淡,即便是面对她这张和苏胭胭如出一辙的脸也没用丝毫怜惜,看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这不得不让她怀疑,是不是安凛已经不再爱苏胭胭了。

    叶蓁长相极美,气质清雅,很难不让男人喜欢。

    为了安凛,她不得不防。

    “刚回来,有生意找安凛谈”

    叶蓁对苏婉婉点了点头,道。

    对这两个人的感情事她半点不想插手。

    “我先走了,明早去工厂”

    对安凛完,叶蓁就率先离开了酒店。

    独留下满脸阴沉的安凛和神色复杂的苏婉婉。

    题外话

    端午节爱你们,希望以后的每个端午都有你们陪我!·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