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半月湖,水生怪
    赵村长果然到做到,夜色渐深,他带着邻村村长来到了楼。

    “姑娘,就是你要买簿子山?”

    和赵村长不同,邻村村长个头有些矮,面容绷得很紧。

    “是我”

    叶蓁颔首。

    邻村村长盯着叶蓁看了好久,想不通一个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为什么想着要买下两座果山,更别提今年簿子山的葡萄酸涩难吃。

    现在这个情况买下,只会亏得血本无归。

    “你也知道我们簿子山的情况,如果你要买,那我就卖!虽然都是土里刨食的,大字不识几个,但我也知道啥情况对我们村好!”

    疑惑归疑惑,邻村村长还是做出了和赵村长一样的决定。

    “好,我们随时可以交易”

    叶蓁浅笑,她没想到买下茶山和簿子山居然如此容易。

    “我们簿子山比茶山还要大些,也不全是葡萄,空地很多,二万八一亩,一共两千三百亩!”

    想到刚刚赵村长的这个价格,邻村村长也咬牙报出一个数字。

    “叶姐姐,六千四百四十万!”

    农樱也很快给出了最后价格。

    听到这个价格,哪怕刚刚已经拿到五千六百万的赵村长都心头一颤,更别提邻村村长了,他只觉得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原本他还瞅着今年葡萄的收成问题,没想到居然就直接卖山解决了!

    见双方都已经达成共识,赵村长忙找人到他家去把那几个律师找来。

    他早就知道邻村村长会做出和他一样的决定,而且也想帮帮自己的老伙计,这不,下午签完合同就没让那几个律师急着走。

    一份价值六千四百四十万的合同生效。

    叶蓁又拿到了簿子山的地契。

    一天花出去一个多亿,叶蓁表情还是淡淡的,丝毫不心疼。

    她也不傻,拥有葫芦空间这个大杀器,哪怕再垃圾的山脉,都能变废为宝,更何况这两座山不仅有许多可以酿酒的果树,还有可能隐藏着仙家遗迹!

    送走了赵村长和邻村村长,农樱就笑嘻嘻地松了口气。

    “哈哈!叶姐姐,你就是农场主了!以后我也有喝不尽的果酒了!”

    梦想着以后每天抱着果酒坛子的生活,农樱吸溜吸溜口水。

    叶蓁笑着摇摇头,酿酒可不是她一个人的活,等解决完水怪和遗迹问题,她就该招些人,在山脚下搭建酿酒坊和酒窖。

    有了她的秘法,还怕酿不出好酒?

    “叶姐姐,你半月湖水怪是什么东西?”

    谈完正事,农樱就开始好奇起这些特殊事情了。

    她长这么大,也就上次在鄱湖镇见到叶蓁给云去除鬼上身时见过鬼,至于怪,她可从来没见过,身为修者,实在是太没见识了。

    “看过才知道”

    叶蓁摇摇头,意味深长地道。

    这话让一旁的农樱既兴奋又担心。

    兴奋的是可以见到水怪了,担心的是自己修为不强拖累了叶蓁。

    “好了,你休息,我也回房间”

    叶蓁回到房间,就带着两份地契进了空间。

    起来,这些身外之物放在空间是最安全的。

    刚放好地契,一抹微凉就绕上了她的脖子。

    “司缪”

    浅淡而亲昵的声音,叶蓁似乎很喜欢这条银蛇。

    听到叶蓁的呼喊,司缪用头颅蹭了蹭叶蓁的脸颊。

    曾经在饕鬄大陆,她只会用疏离而清淡的口气叫他神尊,自己的名字从她口中叫出来,是那般不同,只觉得被九天神雷锤炼过的心脏都酥软了。

    “咱们今晚去探险,打怪兽!”

    用手指轻轻抚了抚司缪微凉的身躯,叶蓁语气神秘。

    狭长的玉眸中掠过一抹宠溺与无奈之色,她清冷的性子来到这个世界变了不少,但喜欢翻山越岭寻找香料,与魔兽争斗抢夺灵植的生活作风却是一成不变。

    不过他的女人运气就是好,连“玄寒冰魄草”都能收入囊中。

    ——

    半月湖,形似弯月,湖水碧绿,阳光照射下偶尔泛出波光粼粼的银光。

    “叶姐姐,你都不冷?”

    夜晚的湖边冷风呼啸,农樱忍不住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叶蓁沉默,身为修者,农樱问的这个问题有些弱智。

    “灵气御寒”

    清冽的声音让农樱有些尴尬。

    “嘿嘿嘿,我这不是刚刚想起来么,再了,在世俗生活久了,我和凡人也差不多,哪里想得起灵气御寒这档子事!”

    着着,农樱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叶蓁没有再搭话,她今晚出来可不是为了和农樱耍嘴皮子。

    站在湖边,只觉得湖水幽暗,仿佛一张恶魔的大嘴,稍不谨慎就被吞入其中。

    “叶姐姐,这地方好古怪,我心里毛毛的!”

    农樱在叶蓁身边声嘀咕,还时不时看看黑咕隆咚的四周。

    银蛇自叶蓁腕间蜿蜒至她的肩头,一双玉色的眸在夜色中闪烁着摄人的光。

    和一般蛇不同的是,司缪从来不吐信子。

    看到司缪,农樱眸子一亮,但旋即想到它的洁癖与嫌弃,撇了撇嘴。

    四周死一般寂静,传言中的水怪也一点要出水的迹象都没有。

    “叶姐姐,要不咱们还是走吧?”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农樱只觉得困意席卷而来。

    “你先回去,我再看看,待会儿走”

    叶蓁身子半蹲,纤细如玉的手指在湖岸边的泥土上摸了摸。

    湿黏的触感,将泥土放在鼻尖嗅一嗅,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我…我还是陪你吧!”

    农樱侧了侧身,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待着。

    “我要下湖,你也跟着?”

    叶蓁回身,清透的眸望向农樱,让她一阵语塞。

    “我不会水”

    略显尴尬的声音响起。

    农樱伸手挠了挠后脑勺,苦笑。

    “那你就在岸上等我,或者先回去”

    语毕,叶蓁就如鱼般一头扎进了湖水中。

    独留下在冷风中孤单眺望的农樱。

    虽然是夜晚,但深夏的湖水也并没有多凉,叶蓁体内灵气微震,一层透明的薄膜就覆盖住她的身体,使周围黑沉沉的湖水无法侵入半分。

    下到水中,腥臭味儿越来越浓。

    叶蓁身姿轻盈,恍若一条美人鱼。

    司缪盘旋在她肩头,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妖气波动从一个地方散发出来。

    看了看叶蓁,司缪突然穿透了灵力薄膜。

    叶蓁一惊,刚想捞它回来,就发现它在水中根本没事,可以自由呼吸,而且比在陆地上看还要更加灵动,如一道银色流光,牵引着她向一个地方走。

    很快,就到达湖底。

    湖暗下不是淤泥,而是沙子。

    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叶蓁是修者,可以夜视。

    她很快就注意到身旁一面巨大无比的墙壁,那墙暗沉沉的,和湖水边缘的泥很好地黏合在一起,没有一点缝隙。

    司缪就停留在这面墙壁前,玉色的眸十分深沉。

    “你的意思是,水怪藏在石壁里面?”

    虽然司缪没有开口,但叶蓁就是透过他的眼神看懂了。

    见他头颅微动,叶蓁瞳眸眯起。

    “你到一边,我把石壁打碎!”

    一把将司缪捞到怀中的外衣里,顿时一股绵软而温热的感觉将他包围。

    这触感极好,司缪忍不住动了动。

    半晌,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从尾尖僵硬到头颅。

    叶蓁却并没有注意到司缪,她目光直视石壁。

    手掌向前探出,灵气运转至掌心。

    随着一声轻喝,巨大的力道击打在石壁上。

    湖水因为这力道发出震动,在湖面上掀起水波,农樱大惊失色,在原地急的团团转,然而眼下的情况却又不能去叫人来。

    而湖底,叶蓁身子腾空避开了强大的水波。

    待平静,才又看向那石壁,却见它竟连一点碎裂的痕迹都没有。

    她蹙眉,美目中有些许凝重。

    刚刚她用了七成力道,还用上了灵力,没想到这石壁居然如此坚固!

    许是注意到叶蓁的情绪波动,原本还僵愣在怀中的司缪动了动,从她怀中游出,狭长的眸也看向那纹丝不动的石壁。

    “你是,这石壁有机关?”

    再次看懂司缪眸中的神色,叶蓁微惊。

    难道华夏世界还有妖修?

    那水怪是妖精,所以有制作机关的灵智?

    妖修,那和一般的水怪又大有不同了。

    不过此刻她已经惊扰到了对方,迎难而上才更有趣。

    还不等叶蓁上前去寻找开门的机关,司缪眸子一动,瞬息间,就带着她后退了数十米,这是……空间之力?!

    叶蓁震惊地望着司缪,她没想到这条银蛇居然还有法则之力!

    不过眼下也不是多想的时候,随着轰隆隆的巨大声响,石壁果然向一侧划去。

    片刻后,一双铜铃般的大眼映入叶蓁视线。

    直到它将整个身体暴露出来,叶蓁才看清全貌。

    硕大的脑袋上竖瞳眼睛还带着野兽的凶戾,肥硕的身躯在水中却极为灵活,四足有蹼,脸部有鳃,的确是水生怪没错。

    见有人闯入自己的地盘,水怪喉咙间发出阵阵咆哮。

    叶蓁眸子一动,并不露怯,脚尖轻点就如风般向对面的庞然大物发起攻势。

    遭到挑衅的水怪也呲牙咧嘴地想要一口把她吞入腹中。

    纤细的手掌碰上水怪的身躯,谁知它竟皮糙肉厚,没有受到一点点损伤!

    虽然没有皮外伤,但叶蓁毫不留情的一掌还是叫它有些吃痛,动作更是灵敏了不少,一口尖牙险险擦过叶蓁的衣袖。

    此刻,盘旋在叶蓁肩头的司缪玉眸眯起。

    叶蓁还没来得及发起第二波攻势,水怪已经再次张着大嘴扑了上来。

    清澈的眸有些恼意,她的本命法器在饕鬄大陆丢失,来到华夏后也没有一件称手的兵器,不然对面那皮糙肉厚的水怪哪里是她的对手。

    赤手空拳和身坚如铁的兽类打斗,并非明智之举。

    不过耗灵气还是可以耗死它,叶蓁已经做好了与水怪死磕的打算!

    哪知,就在水怪临近她时,一抹银光闪过,让叶蓁的眸子不适地撇向一边。

    “吼!”

    只听到一声水怪凄厉的嘶吼!

    当叶蓁再看过去时,一道比水怪还要庞大的身躯占据了她所有的视线。

    那身躯有着银光闪闪的鳞片,每一片的纹路都透着一股苍茫而古老的味道!

    在看到那双熟悉而妖冶的玉眸时,叶蓁才知道这是放大版的司缪!

    司缪的身躯死死缠绕着水怪,粗壮而强健的身躯微动,都可以听到水怪骨头断裂的脆响,它铜铃般的大眼中满是恐惧,却怎么都挣扎不开!

    渐渐地,水怪眼中神色黯淡。

    司缪松开身躯,水怪的身体就无力地倒在了湖底。

    叶蓁靠近那银光熠熠的巨蛇,手不安分地摸了上去,微凉的触感和以往一模一样,只是现在的司缪每一处都透着危险。

    不知为何,贴在司缪身上,叶蓁感觉非常舒适。

    司缪身躯微动,将叶蓁缠绕起来,巨大的头颅直视着叶蓁的眸,见她如此喜欢,狭长的眸中掠过一抹轻笑,而叶蓁却一眼撞进了他的笑中。

    那笑,温柔,缱绻,带着洞穿古今的深情。

    叶蓁眸子中满是恍惚,这双玉眸似曾相识。

    还不等她细想,司缪已经再次变作拇指粗细盘旋上她的肩头。

    用茫然的眼神看了司缪一眼,叶蓁没有再想,而是向水怪居所的石壁后走去。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看到石壁后的景象时,叶蓁忍不住感叹出声。

    石壁后不像湖底一样幽暗,而是被散着光的石头充斥着。

    “光石”

    叶蓁拿起一颗发光的石头,叫出了它的名字。

    没错,光石就是饕鬄大陆用来照明用的石头,并没有什么价值。

    然而被光石包围的东西就不简单了,那是一颗聚灵草!

    聚灵草,顾名思义,就是聚集灵气的灵植。

    难怪这的湖泊会出现有灵智的水怪,原来是因为这颗聚灵草!

    华夏世界果然每一处都充满惊喜,玄寒冰魄草,三瓣兰,三生果,现在又有了聚灵草,这仿佛是一个预警,一个世界即将变化的预警。

    司缪淡淡扫了聚灵草一眼,毫不放在眼里。

    就他的眼光来看,除了十二仙灵,恐怕没什么能入他眼的灵植。

    将光石和聚灵草都收到空间,叶蓁心里满意了。

    没想到就是除个水怪,都能发现一株聚灵草,这运气,也是逆天。

    有了聚灵草,空间灵气也会更加浓郁,不准还能再大上许多。

    出了石壁,叶蓁走到水怪的尸体前。

    手指包裹着灵力,狠狠洞穿了它的头颅。

    变成尸体的水怪,皮肉变软,丝毫没有活着时那么皮糙肉厚。

    叶蓁眸子大睁,一只手都探在水怪的脑子里,搅来搅去。

    如此恶心的画面却叫司缪看的兴致勃勃,在他看来,叶蓁做什么都是对的。

    “有了!”

    半晌,叶蓁语气微喜。

    待她把手拿出来时,手心里多了一颗花生米大的硬核!

    在饕鬄大陆,魔兽身体中的能量都聚集在脑部的兽晶中。

    刚刚她就猜测这水怪已经有了灵智,应该会有兽晶,没想到果然有!

    今晚,知道了司缪的能力,看他秒杀了水怪,得了一颗聚灵草和一颗兽晶,一切行动都值回票价,酒厂也可以非常安心地开起来!

    “好了宝贝,我们打道回府了!”

    叶蓁轻轻拍了拍司缪的头颅,声音清灵,足以见她心情之好。

    而听到这个称呼的司缪尾尖动了动,狭长的眸中掠过一抹满意。·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