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古玩店,度假吧
    从医院出来,风戊晔就送叶蓁去了机场。

    在仰光市待了近一个礼拜,她也该回兰城去了。

    “公司就交给你和陈魄,有事打给我”

    叶蓁完,就头也不回地登机了。

    风戊晔苦笑,自己老板是个甩手掌柜怎么办?

    兰城机场。

    “叶姐姐,叶姐姐,我在这里!”

    叶蓁看着不远处兴冲冲对她招手的农樱,面色柔和了些。

    和她在一起待久了,灵食也吃了不少,农樱脸上的黑色胎记已经了不少,就连喉咙都隐隐能够发出些清脆的音节了,这都是好的开始。

    “叶姐姐!你可算回来了!”

    农樱很腻歪地抱着叶蓁的胳膊,声音中满是思念。

    她自己也没想到,经历了那么多背叛,居然会在俗世重新找到一个家人。

    一路很平淡地回到了汀兰居。

    “叶姐姐,你在仰光市做的事儿可真厉害!倍儿棒!”

    往嘴里灌了一大口水,农樱满脸钦佩,与有荣焉。

    叶蓁浅笑,她还是喜欢喝清淡的绿茶。

    农樱眸子时而看向叶蓁,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有事就”

    轻抿了一口茶,叶蓁淡淡道。

    仿佛下定了决心般,农樱咬了咬牙,挺胸抬头,直视叶蓁:

    “叶姐姐,我以后想跟着你做事!赌石我不会,但是古玩我也算个中高手,你既然已经开了个玉石集团,那也不介意再开一家古玩店吧?”

    “你要交给我,那我一定帮你办的有声有色!到时候我们古玩店和玉石店合二为一,得亮瞎多少人的眼?古玩这一块赚的钱可不比玉石少!”

    农樱带着满满的憧憬,仿佛看到了雏莘集团未来的伟大蓝图般。

    越越激动,恨不得拍案而起。

    叶蓁听得认真。

    “怎么样,叶姐姐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古玩还是很有发展前景的!”

    见叶蓁不话,农樱有些没底气。

    “叶姐姐你看这个,甄妃栉,张婶送的,它的市价估计在三千万左右,这是女孩子用的,如果以它本身的故事渲染,就是五千万也不是大问题!”

    拿着手中的木梳,农樱语气紧张地。

    她非常想跟着叶蓁一起创造辉煌,玉石她不在行,但古玩不想放弃。

    她还记得,叶蓁曾在媒体面前,仰光市只是她的起点,那兰城也一定不会成为终点,只要用心经营,兰城将会成为雏莘集团的另一个家!

    把一切想的完,农樱满脸期待地看向叶蓁。

    许久许久,就在她以为被拒绝时,叶蓁开口了。

    “你的提议很好,古玩企业,我也想过”

    看着失落的农樱,叶蓁笑,点头应了。

    她是真的想过再走古玩这条路,毕竟她的灵气可以探测捡漏,再加上农樱的鉴定知识,古玩企业发展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她还想过些日子再和农樱,倒没想农樱居然率先开口了。

    在华夏世界,钱这东西,越多越好。

    “耶耶耶!叶姐姐你真好!我就知道你肯定会答应的!你放心吧,今天开始我就物色物色有什么好的店面,或者我先到古玩市场去看看行情!”

    农樱很兴奋,突然觉得自己的存在又有了意义!

    当初她认为自己很傻很差劲,不然也不会被外人算计,从而被驱离出家族,但现在,能够帮到自己认定的亲人,她真的非常高兴。

    雏莘集团,这个大家族,她也要成为其中一员了!

    叶蓁轻轻摇了摇头,只觉得农樱性情真的非常好。

    经历了那么多事,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不容易。

    农樱本想立即就到兰城的古玩市场去看看,却在抬眸间看到叶蓁略有些苍白的面色,她似乎很疲惫。

    “叶姐姐,你是不是很累?”

    农樱皱眉,很心疼地问道。

    “还好”

    叶蓁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并不在意。

    她虽然是修者,但也会累。

    似乎从来了华夏世界她就一直在奔波,有疲惫是很正常的事。

    看看叶蓁,又看看手里的甄妃栉。

    农樱似乎下定决心了一般,把甄妃栉收了起来。

    “叶姐姐,我觉得你这样下去不行的,我们修者就应该修身养性,怎么能总把时间浪费在繁华的都市,这样吧!我们去度假!”

    雏莘集团刚刚建立,玉石企业在发展中,古玩店也不必着急。

    相比开古玩店,叶蓁的身体才是刻不容缓的。

    修者的确不适合在大都市生活,因为这里基本没什么灵气,修为长进缓慢不,还有些污染气体,长此以往,修者也会生病。

    在她看来,叶蓁是很累的。

    年纪轻轻的,在业余时间就应该去度假游玩。

    “度假?”

    叶蓁挑眉,她还从没想过要去度假。

    来到华夏,她就一直在想成为修者,增进修为,早日飞升。

    除此之外就是为了赚钱而忧心,自从在仰光市崖底找到“玄寒冰魄草”,她的任务又多了一个,那就是找齐十二仙灵,唤醒菩提树!

    还有葫芦空间,她也非常好奇它的终极形态,神器啊,真是诱人。

    一直以来,她的生活都很紧绷,从没想过度假。

    “是啊!就这么决定了!叶姐姐,你现在就去收拾行礼,我们马上出发,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再了,你在兰城认识那么多人,如果他们知道你已经从仰光市回来了,那一定会上门来骚扰的,叶姐姐应该也不希望这样吧?”

    农樱蔫坏蔫坏地到一个重点。

    果然,叶蓁蹙眉,想到手机上几乎爆炸的电话,只觉得头微微作痛。

    ——

    飞机上。

    农樱看了看身边的叶蓁,极为满意。

    叶蓁也有些无奈,刚刚下飞机没多久,竟然又上了飞机。

    “哎哟,叶姐姐,我选的地方你放心!那里很美,你一定会喜欢的!”

    农樱拍着胸脯保证,在网上看到那个地方,她一眼就觉得叶蓁一定会喜欢,不论是从环境还是景色,都和她的气质极为相符。

    整整五个时之后,飞机终于降落了。

    机场外,细雨绵绵,行人匆匆。

    农樱叫了一辆车,又带着叶蓁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三个时之后,才真正到达目的地。

    下车,看着远处的景色,叶蓁眸中满是惊艳。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丝线状的雨滴斜落在青石板上,路上行人寥寥,穿行其中甚是惬意。

    古村落里有烂漫田野,青砖古巷,老屋旧物。

    “怎么样,叶姐姐,这里很美吧?”

    农樱满脸得色,就连她都很喜欢这个地方,不仅静谧,还很舒服。

    “是很美”

    叶蓁颔首,对农樱的话很赞同。

    没错,她喜欢这样的地方。

    这里是z省境内一个古村落,名唤桥沅村,这个村子地域特征独特,村口古樟参天,进村沿着曲折蜿蜒的道,沿途美景醉人。

    一座座桥跨溪而架,一栋栋古居沿溪而筑,西攀杨柳倒垂。

    “桥流水”的古朴风情如历史画卷般韵味深厚。

    “叶姐姐,哝,这是相机,你可以拍下来!这地方对我们来是非常好的,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走吧,我们到村子里去找找住的地方!”

    农樱递给叶蓁一个相机,她对这一次的度假准备之充分。

    桥沅村人很多,只是这个季节多雨,人们很少出门。

    两人一路寻寻觅觅,终于找到了村长家!

    “大叔,我和我姐姐到这里来度假,想租个地方住,您看能不能找个靠近大山的,环境最好幽静点,多少钱都没问题!”

    见到村长,农樱很自然地明了自己的想法。

    桥沅村虽然是个古村落,但因为都市里的人也很厌烦城市的快生活,喜欢些农家什么的,就会经常来度假,享受摘果,拍照的趣。

    桥沅村是个很美的村落,在网上也很受欢迎,住的地方不少。

    “没问题!姑娘,我们这什么样的房子都有,走,大叔现在就能带你们去看看,想住多久都行,没人会赶你们的!”

    村长大叔是个慈和的老人,着就打起伞带两人去看房子了。

    桥沅村的人都很热情,见到村长带着两个人,还时不时打个招呼。

    “哟,这姑娘可真标致!”

    “姑娘,我们桥沅村美得很,你们来这里算是来对了!”

    “老李叔,我们家房子能住人,不要房租的!”

    虽然碰上的人少,但每个都对叶蓁和农樱投以善意的笑容。

    村长大叔抽了一口旱烟,没理会村里人,而是给两人讲着桥沅村的习俗。

    桥沅村并不富裕,虽然近来有了农家可以赚钱,但村里人大多老实,不会和别人乱要钱,故而生活的也都很勉强。

    这还是春秋两季度假多的时候,冬季基本就没什么人会来了。

    村里人靠山吃山,主要赚钱手段就是倚靠背后的茶山。

    到了秋季,山里山货很多,拿到城里去卖值不少钱。

    听到这里,叶蓁的眸子就忍不住亮了起来。

    她就喜欢大山,不准山里就有什么灵植呢?

    而且桥沅村是个依山傍水的地方,深水溪潭有很多,据还出现过水怪,引得不少人来围观,却总是见不着影子,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大叔,咱们这村子真有水怪?”

    农樱也想起在网上看到这个村子时的信息,其中最神奇的莫过于水怪之。

    村长大叔抽旱烟的动作一滞,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妮儿,哪儿来的什么水怪,村里人乱传,没得,没得水怪!”

    叶蓁和农樱对视一眼。

    村长大叔虽然只犹豫了一瞬,但对于修者来已经足够了。

    看来水怪之还真的确有其事?

    很快,一座楼就出现在叶蓁和农樱的视线里。

    那楼不大,二层高,有很大的阳台,站在上面估计能把整个村子的景色收入眼中,除此之外,它几乎在整个村子的最里面,靠近茶山。

    农樱和叶蓁都很满意这个地方,当即就拍板决定了。

    这栋楼租金很便宜,一个月八百块。

    农樱很大方地付了整整一年的租金,虽然不知道她们会住多久。

    村长大叔收下租金,笑着离开了。

    虽然村里人都很实诚热情,但为了保险,农樱还是签了租赁合同。

    楼整理的很干净,被褥也有一股阳光的味道,非常蓬松。

    “叶姐姐,这地方不错,我们偶尔还能进山去采点药材,摘点果子,或者去探险,找找水怪也行啊!这才叫生活啊”

    农樱躺在沙发上,满脸舒适,早就把古玩店忘在了脑后。

    叶蓁笑着摇摇头,站在二楼阳台上,俯瞰着整个桥沅古村。

    美,真的很美。

    透过连绵的细雨,更是美的让人心醉。

    农樱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了叶蓁身边。

    “叶姐姐,好像从来没听你提起过你的事,你是怎么入道的?”

    起这个,农樱觉得非常好奇。

    神农一脉虽然修的是医道,但修为也没有松懈过,按理不该比散修修为还低的,但叶蓁仿佛就是个异类,年纪轻轻居然已经是二品修为。

    华夏世界修道一途日渐没落,没有师傅带领很难找到窍门。

    但是叶蓁呢?

    她好像什么都会,解毒,捉鬼,做饭!

    迎着细雨,叶蓁唇瓣微动,神色淡淡。

    “我是海城人,在孤儿院长大,也许注定适合修道吧,顺理成章成了修者,后来与一个魔修斗法的时候坠崖,倒是有了一番际遇”

    短短一句话,却仿佛把一辈子都道尽了。

    农樱一愣,她没想到叶蓁的话会如此简单。

    “叶姐姐,你放心,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

    农樱心神一动,忍不住地道。

    叶蓁浅笑,没有回应。

    楼的二层有两个房间,农樱一间,叶蓁一间。

    “先休息吧,休息好了,我做晚饭”

    嘱咐了一句,叶蓁也回了房间。

    实话,来到桥沅村她很高兴,觉得身心都得到了放松。

    在这里,没有魔修,没有吸血鬼,更没有一桩又一桩的麻烦事。

    精神力探索,并没有类似监控器之类的东西,叶蓁才进了空间。

    “主人,主人!”

    刚站稳,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正是兰陵王。

    “主人,我已经是二品灵植了,是不是比吱吱厉害很多?!”

    兰陵王忍不住炫耀,非常得意地用枝桠拍了拍身旁的藤蔓吱吱。

    “吱吱!吱吱!”

    捕人藤吱吱也愤怒地回拍,十分不满伙伴的话。

    叶蓁笑,只觉得空间有了这些有神识的灵植后有趣多了。

    倏然,一抹银白映入眼帘。

    叶蓁清澈的眸中掠过一抹喜色。

    “你醒了?”

    大步上前,将趴在叶子上的银蛇捞起。

    经过这段时间白蛇吸收灵气的动作,叶蓁很清楚,它并不是一条普通的蛇,且不能不能妖化变成人,但绝对能够听懂她的话。

    果然,白蛇沉吟,头颅轻轻动了动。

    见此,叶蓁心底喜悦更甚。

    清美的脸颊上露出一个清淡而柔和的笑。

    白蛇忍不住歪了歪头,玉色的眸微闪,一抹温柔划过。

    她似乎变了,爱笑了。

    当初,在解决掉那奇怪的鸟人后,他就陷入了沉睡,没想到竟来到一个灵气充裕的地方,不仅如此,居然还有十二仙灵之一的“玄寒冰魄草”!

    叶蓁背后没有什么势力,对于十二仙灵也只是听,了解不深。

    但他不同,纵观古今,没人会比他更了解仙草的能力。

    “玄寒冰魄草”在十二仙灵中位居第四,具有补充灵气的作用。

    他能这么快苏醒,也全是它的功劳。

    撕裂空间,穿越位面,这是逆天之举,但为了她,甘之如饴。·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