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玻璃种,血美人
    “哟,这是叶总上次在赌石拍卖会五千万高价拍下的毛料吧!”

    安凛站在台前,一眼就看穿了这块毛料的出处。

    这话一出,凡是参加过赌石拍卖会的都面面相觑。

    犹记得,叶蓁的报价出现时,多少人嘲笑她漂亮人傻钱多。

    这块毛料虽然体积最大,但皮壳晶粒排列不整齐,品相不好,出绿可能性不大,没想到这叶蓁年纪不大,魄力不。

    若这块品相极差的毛料出绿了,雏莘集团名气更上一层楼。

    反之,这次开业舞会也会成为仰光市所有人茶余饭后的笑谈。

    身为一个玉石企业的掌舵人,眼力也很重要。

    “诸位,为了给大家助兴,我们叶总决定将这块在赌石拍卖会拍来的毛料当众解开,我想大家和我一样期待,那就请解石师傅开始吧!”

    风戊晔声音很激动,他是百分之百信任叶蓁的。

    除了他,另一个肯定其中有翡翠的就是安凛。

    他在赌石一道天赋惊人,知道眼前这块毛料会出绿,就是不知道品质如何,当初他也拍下一块毛料,是高冰种,可谓大赚。

    看着面色淡漠,一身云淡风轻的叶蓁,安凛眸子渐深。

    解石师傅是原本陈氏企业的老师傅了,解石多年,对于这样的场景也不怯。

    公然赌石,媒体们的镜头三百六十度随着解石师傅的手在动,这可谓是宴会最大的**,如果开出极品翡翠,又将掀开一起大波澜!

    原本以为这么大的毛料,解开就需要好久,但异变总是来的突然。

    大约四厘米的表层开出,就有一抹绯色的光穿透碎屑,入了众人的眼。

    “红…红翡?”

    略带狐疑的声音响起,众人目光更加专注。

    翡翠颜色总体而言,有六种:绿翡,红翡,紫翡,白翡,黄翡,黑翡。

    其中最受欢迎的就是绿翡,给人赏心悦目之感,收藏价值很高。

    其次就是红翡,不过大多数红翡会偏褐色,正红色很少。

    红翡也需要从水头,质地来看价值。

    蓦地,解石师傅手一颤!

    他捞了些水泼在已经开出半扇窗的原石上。

    露出原貌的翡翠,透过灯光折射出漂亮的色泽。

    周围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玻…玻璃种,血美人?”

    “天呐,有生之年,我居然亲眼见到一块玻璃种血美人被解出来!”

    “大涨!大涨啊!你看看它,美的让人心动!”

    “……”

    所有人都被翡翠的美丽晃花了眼。

    即便叶蓁都目露惊艳,这块血红色的翡翠实在太漂亮。

    众人的惊呼唤醒了风戊晔,他赶忙吩咐人去放鞭炮。

    解石师傅很激动,解石的动作越发心翼翼,仿佛原石里不是一块翡翠,而是个千娇百媚的美人,引人怜惜,不敢造次。

    因为毛料很大,过了许久,整块翡翠才露出原貌。

    它形似翩然欲飞的仙子,虽然没有脸部轮廓,却自带灵气,足有半人高!

    “天然成型?这是大自然的宝物!”

    叶蓁也看着全被解出的翡翠,难怪灵气会浓郁成实质,日积月累,毛料内的翡翠也会生灵,竟渐渐蜕变出自己的形态,美不胜收。

    安凛看着让人惊艳的翡翠仙子,再回眸看叶蓁时,已经带上了一丝钦佩。

    玻璃种血美人。

    极品!

    随着这一块翡翠,雏莘集团在玉石界的位置也将稳固。

    这样稀少成型的天然翡翠,足以作为镇店之宝!

    看着叶蓁,再看看血翡美人。

    所有人都仿佛见证了一个传奇时代的开始…

    随着开业典礼落幕,一波又一波的新闻震惊人的眼球!

    “镇店之宝,天然成型玻璃种血美人?”

    “雏莘集团开业典礼解石,玻璃种血美人价值近三十亿!”

    “美人总裁眼力独到,雏莘集团更上一层楼!”

    “……”

    外界几乎炸开了锅,不少玉石界大佬都爱翡翠成痴,纷纷放话要前往仰光市一睹血美人风采,风起云涌,雏莘集团屹立不倒已属必然!

    而事情的主角叶蓁,此刻却在仰光市的别墅里见两个熟人。

    “叶姐,您看凯旋这是怎么了?”

    陈魄像是苍老了十岁,他看着面前女子时,眸光更是敬重。

    陈氏企业换儿子的命,不亏,他也不悔。

    最近的新闻他也看了,眼前的女子不是凡人,企业在她手里也不算落寞,尽管已经不姓陈,根基却是他打下的,也算是一份荣耀。

    当初苏婉婉解除咒术,居然爱上了安凛,陈凯旋有些失了心魂。

    那一日跑出去后他就像疯了般,成天喝酒。

    短短几天,有两次喝到胃出血,他苦苦哀劝了很久都没用,对于这个独子他也实在没办法,这才会求到风戊晔这里,想见一见叶蓁。

    看着这个为了儿子付出一切的男人,叶蓁是不解的。

    华夏世界的亲缘真的如此浓厚?

    在她看来,陈凯旋就是个熊孩子,没什么作为不还总是闯祸,当初以为他是单纯,后来才知道是蠢,苏婉婉选择安凛她倒是觉得有眼光的多。

    虽然不喜陈凯旋,但为了一个父亲的请求,叶蓁还是看了过去。

    几天不见,陈凯旋颓废地像个乞丐。

    他头发纠结在一起,已经结起了疙瘩,衣服还是最后见他时穿的那套,躺在地上,一股浓烈到酸腐的酒味儿传来,令人作呕。

    倒是没有鄙夷,只是觉得这样的男人实在没出息。

    叶蓁一眼就看出了,陈凯旋身体上没什么损失,不过是伤了心。

    看看面容苍老的陈魄,曾经健硕的身体仿佛被压垮了,一双威慑人心的虎目也失了当初的锋锐,看着颓然不知的陈凯旋时满是心痛与无奈。

    而一旁的风戊晔也抿唇不语,面对这样的陈凯旋,他只觉得陌生。

    当初那个单纯爱笑的男人到哪儿去了?

    不知为何,叶蓁突然就有些怒了。

    起身,一脚就狠狠踹在陈凯旋的胸口上。

    这一脚力道颇大,让沉浸在醉意中的陈凯旋疼痛地弯起了腰,像虾米般蜷缩在起来,发出痛苦的呻吟。

    陈魄惊呼,赶忙跑过去把儿子扶了起来。

    “叶姐,你!”

    他不知道叶蓁为何突然发难,面上有些怒色,却也敢怒不敢言。

    风戊晔也有些不解,他知道叶蓁不喜陈凯旋,但也不至于动手吧?

    然而叶蓁却没看两人,又一脚踹了出去。

    陈魄大惊,想要阻拦,但叶蓁的动作却快如闪电,哪怕他有些招式手段,又如何能阻挡住她的进攻呢?陈凯旋捂着胸口,眼睛也睁开了。

    “你…我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叶蓁,陈凯旋明显很震惊,他还很晕眩,但认人没问题。

    叶蓁冷笑,声音有些冰冷:

    “醒了?”

    陈凯旋不知道她为什么如此态度,刚要话,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拽住了衣领子,旋即力道的主人把他的头对准了满面惊恐的陈魄。

    “看到了吗?这是你的父亲,他辛辛苦苦奋斗了大半辈子的产业,就是为了救你这个不孝子的命而拱手让给了我!而你呢?为了一个女人如此颓废,你知道你的举动给你的父亲带来了多大的伤痛?安凛你废物还真是高估了!”

    冰冷的声音掷地有声。

    叶蓁松开了拽着陈凯旋衣领的手,他就“吧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虽然不理解陈魄的作为,但叶蓁却有些愤怒于陈凯旋的颓然。

    陈魄从惊慌中回神,抱起了儿子。

    “凯旋,凯旋你没事吧?都是爸不好,爸现在就带你走!”

    想要用力将儿子拖拽起来,然而近来备受打击的他又如何能抬起陈凯旋?

    感受着父亲身上的体温,听着他的话,陈凯旋眸子一动,转头看向他苍老的面容,一股心酸涌来,泪水不受控地流了出来。

    “爸,爸…爸!”

    哽咽中,陈凯旋一声一声叫着陈魄,声音痛苦而内疚。

    陈魄一愣,旋即面色欣慰地拍了拍陈凯旋的脊背。

    “爸没事,只要你好好的,爸就没事!”

    这声安慰却仿佛戳中了陈凯旋的泪点,让他放声大哭起来。

    风戊晔看着面前的场景,也叹了口气。

    半晌。

    “哭够了就闭嘴”

    叶蓁蹙眉,她是真的非常不喜陈凯旋,哪怕他浪子回头。

    听到她的声音,陈凯旋就像被按了暂停键,竟真的没有再哭。

    他伸出袖子擦了擦眼泪,回身,向着叶蓁鞠了一躬。

    “叶姐,谢谢你,你打我是对的,是我不好!”

    陈凯旋认错的话让叶蓁眸子微缓,没有话。

    “爸,你放心,虽然公司没了,但是我会去学习去找工作,你养了我二十多年,今后就由我来养你,我以后再也不会那样了,一切都会好的!”

    陈凯旋并不介意叶蓁的冷淡,又回身对陈魄鞠了一躬。

    还没等陈魄开口,冷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陈魄,我向你发出邀请,你可愿意和风戊晔共同管理仰光市的雏莘集团”

    叶蓁伸出纤细的手,就像当初邀请风戊晔一般。

    陈魄愣在原地,似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

    倒是陈凯旋,他面含喜悦地推了推陈魄,他知道,父亲对于公司有多大的感情,叶蓁能让他重新回去,哪怕已经不是原来的公司,那也是好的!

    “叶…叶姐,你真的愿意,聘请我?”

    陈魄有些不确定,按理他是公司的前任负责人,叶蓁不可能放心他的。

    “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当我没”

    叶蓁抿唇,真的不想一遍一遍解释,当即就冷了脸。

    “愿意!我愿意!谢谢你叶姐,不,叶总!”

    陈魄激动地伸手握住了叶蓁的手。

    风戊晔笑着摇了摇头,他这个老板,看似冷酷不近人情,却比谁都善良。

    叶蓁如果知道他这么想,肯定会笑。

    她善良?

    陈魄这个人不错,重义气也有能力,如果要放任他到别的公司去成为雏莘的对手,倒不如留下,他这样的人,会是个好员工。

    更何况,她现在出手,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就像当初帮助风戊晔一样,只有在困境中出手,对方才会忠心耿耿。

    她并不善良,她只是在算计人心罢了。

    接下来,陈魄就回到了雏莘集团。

    公司里还留着不少以前陈氏的老人,对于前任老板回归,他们也很高兴。

    不过,却没人生出二心,毕竟玻璃种血美人带给他们的震撼太大了,跟着叶蓁这个老板肯定不会差,她也了,仰光市只是她的起点。

    解决了公司的事情,叶蓁也终于松懈下来。

    休息了整整一天后,她来到了仰光市医院。

    这里也有一个她阴错阳差聘下的员工,雕刻大师张绣。

    风戊晔提着果篮,亦步亦趋跟着叶蓁,像个丫鬟,倒是让周围不少护士笑出了声,因为张绣在这里,风戊晔经常会来,和医生护士也熟了起来。

    谁见过一向西装革履,沉稳庄重的风戊晔这个样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好奇地看向叶蓁。

    这一看可不得了,这不是新闻上的那个雏莘集团总裁吗?

    有些年纪轻的护士还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

    见拍到了照片,激动地大笑,随即发到了网上。

    “偶遇雏莘集团总裁叶蓁,真人比照片上更美!”

    这一则消息又在网络上刮起了大风,要知道,现在的叶蓁知名度可丝毫不比一些明星差,她也算是仰光市商界受人关注的一股清流了。

    “女神,我要送上我的膝盖!”6666曰。

    “叶女神!我要给你生猴子!”哈拿酱曰。

    “舔屏,不愧是仰光市最美女总裁!”云卷曰。

    “……”

    护士心满意足地看着高楼满盖的帖子,收起手机工作去了。

    叶蓁还不知道不经意间捕获了许多迷妹,此刻的她终于见到了张绣。

    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张绣已经好了很多,下床是没问题了。

    “张绣,你看谁来看你了!”

    风戊晔率先拿着果篮走了进去,声音带着些奇特。

    见到风戊晔张绣很高兴,闻言,目光看向他身后。

    入目的是穿着一身青色休闲装的年轻女人,她长得很美,出尘脱俗的美。

    “你…你是叶总!是叶总对不对!”

    张绣惊呆了,旋即满脸兴奋地看向叶蓁,有些手足无措。

    这幅迷妹的模样倒是让叶蓁有些诧异。

    “你好张绣,我是叶蓁”

    面对这样青春逼人的姑娘,叶蓁唇角露出浅笑。

    自从和明媚,农樱成为朋友,她就对这样单纯的姑娘有了好感。

    “你…你好叶总,你好厉害,我好喜欢你!”

    张绣面含羞涩,大眼睛里满是崇拜。

    风戊晔哑然失笑,没想到自己这个老板还男女通吃。

    三人之间气氛非常融洽。

    “你好好养病,病好了,随时可以到雏莘集团入职”

    聊了一会儿,叶蓁就了正事。

    公司现在也有一些雕刻大师,雕刻的东西精致是精致,却没有张绣的作品有灵气,赌石盛宴她选了不少毛料,到时候也需要张绣亲自动手。

    “是!谢谢叶总,我一定会尽早回公司工作的!”

    张绣激动的满脸通红,能够在雏莘集团工作让她非常自豪!

    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雕刻手艺不是无用的。·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