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背影画,美如霞
    第二天。

    叶蓁不想高调,但毕业晚会又不能太过敷衍,所以还是换上了当初明媚给她买的绿裙,不娇不媚,不隆重也不平淡。

    重新来到兰城大学,校门口已经贴上了诸多被企业招收的人才名单。

    这样会更有利地宣传,让兰城大学知名度更上一层楼。

    众多人名中,叶蓁第一眼就看到了温贤,原因无他,在这个名字后面紧跟着“林苑集团”总经理的名头,这个高职位在所有名单里高居第一位。

    大家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事情的原委。

    但事已至此,大多数人也只会暗骂几句白脸,酸上几句,再见面时还要笑脸相迎,没办法,对方现在已经不再是麻雀,而是娶了公主的驸马爷!

    叶蓁神情淡淡的。

    旁人虽然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却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回到班级,人不多,三三两两。

    “叶蓁,好久没见你,最近还好吗?”

    穿着明艳的几个女同学对视一眼,上前和叶蓁搭话。

    即将毕业了,她们也不想把关系闹得这么僵。

    “还好”

    两个字,清淡,冷冽。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几个女同学撇撇嘴,远离了叶蓁。

    倒是一些男同学,纷纷把目光聚集在叶蓁身上。

    以往她和温贤在一起时还没觉得什么,没想到现在临近毕业了,叶蓁居然像是变了一个人,瞧那幽绿的长裙,美瓷般雪白的肌肤,眉目如画的五官和玲珑有致的身材,女神啊,妥妥的女神!

    林懿是美,但和叶蓁比起来,高下立见。

    “这叶蓁模样真是标致,漂亮的很!”

    “可不是,以前都没啥感觉,现在一看,我觉得就是女神,瞬间把林懿给比下去了,也不知温贤那是啥眼光,珍珠鱼目一见可知啊!”

    “呸!你懂什么,林懿有钱啊,当了金龟婿,要啥没有?”

    “……”

    男同学们叽叽喳喳议论着,还时不时用复杂的眼神看看叶蓁。

    这个女人,美则美矣,性格太冷,还有就是背景太普通。

    若和林懿相比,还是百分之九十会选择林懿,因为她代表了前途。

    叶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旁人的对话完全屏蔽在脑后。

    “喂,你们怎么还在这里,校长让去会堂了,快点快点,大家都跟上啊!”

    这时,学生会的人走进教室,通知着消息。

    学生们都蜂拥着离开了,只有叶蓁悠闲极了,闲散着向会堂走去。

    等叶蓁走到会堂时,校长已经站在麦前开始讲话了。

    全场静悄悄的,满满当当坐着学生,并非都是大四毕业即将离校的,还有些学弟学妹来凑热闹,偶尔有些交头接耳,似在议论什么。

    叶蓁随意找了个最外圈的位置坐下,这一排几乎没什么人。

    校长讲着很官方的客气话,像是在朗诵稿子,让人听的昏昏欲睡。

    “同学们,接下来就有请这一届最优秀的学生来给你们传授些经验!”

    校长做了很长的铺垫,在引出了后台的人。

    他一出场,全场都发出一声唏嘘。

    叶蓁也抬眸,那人就是温贤。

    今天的温贤西装革履,依旧是温尔雅的模样,挺拔的身板,精神奕奕的容貌,谈笑间让诸多学妹痴心错付。

    “各位老师,同学,大家好,我是温贤,毕业后会任职于林苑集团,兰城大学是孕育我成才的地方,我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老师和学校的培养!”

    站在台上,温贤也不怯场,慷慨激扬地着场面话。

    知情的人都笑而不语,唯有懵懂无知的学弟学妹满目崇拜。

    叶蓁双手环胸,看着台上的温贤,唇角勾起细的弧度。

    用万贯家财换取原主的情深似海,值得吗?

    也许值得,也许不值得。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有的人愿意用巨额代价换取飞黄腾达的机会,也有的人愿意倾尽所有,只为换取一颗真心。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林懿和温贤害死了原主,她自会出手了结这段因果,温贤梦寐以求的富裕生活和辉煌前途也许很快会化作虚无,谁知道呢?

    温贤结束后,又有几个同样优秀的毕业生上台演讲。

    等所有领导讲完话,就是学校精心安排的晚会了。

    有话剧,歌曲,朗诵,品,从服装到妆容都很精致,果然不愧是全国都有名的大学,资金充足,毕业晚会也安排的绘声绘色。

    叶蓁也专心看着,这样的表演她可从来没见过。

    “你知道么,接下来就是兰城大学校花林懿的舞蹈!”

    “什么?校花?就是刚刚台上那个温贤学长的女朋友?”

    叶蓁前排两个明显是新生的女孩子一惊一呼议论着,语气中满是艳羡。

    随着一曲悠然浅淡的古风歌曲响起,一袭白裙的林懿从后台走出。

    不得不林懿的舞蹈造诣很深,她水袖翩飞,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跳跃,都恰到好处,脸上的妆容很好地掩盖了她的艳丽,变得温婉起来。

    会堂里的人都看得出神,毕竟能把古典舞跳得如此好的,并不多。

    一舞毕,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林懿抚了抚额上的汗,行了个标准的欠身动作。

    “感谢各位耐心看完我的舞蹈,这一支舞是送给我未来的丈夫,温贤的,我很感激他可以一直陪着我,爱着我,兰城大学是我们相爱的地方,我希望以后这里还会诞生很多对恩爱的夫妻,就像我和他一样!”

    林懿握着麦克风,脸颊微红地秀了一把恩爱。

    温贤也被人推搡着上了台。

    俊男美女互相对视着,仿佛他们就是神仙眷侣。

    “毕业后,就是我们的婚礼,到时希望大家都能去参加,在这里,我有一个请求希望某个朋友帮我完成,她就是——叶蓁!”

    林懿半抱着温贤的胳膊,拿着麦克风出了这句话。

    一道光束也毫无预期地照在了最后一排的叶蓁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看了过去。

    静坐的女子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灯光和众人的目光而惊慌失措,她神情淡漠,沉静如同一朵空谷幽兰、内含暗香、馥郁悠远。

    所有人的目光中,惊艳,感叹,复杂不已。

    林懿暗恨,早在叶蓁踏进校门时她就知道了,也早就准备好了让她出丑,却没想到这么突兀的情况都没引起她的变化,反而让她大出风头,失策!

    叶蓁伸手将垂在脸颊两侧的碎发拢到耳后,站起身。

    “林懿同学,你和温贤的婚礼我衷心祝福,因为你们真的天生一对”

    她面容清美,声音仿佛飞流直下的雪水,沁人心脾。

    闻言,温贤眸光一暗。

    他很清楚自己心里爱的是谁,然而爱他的人却早就变了。

    叶蓁的话在旁人听来没有问题,但林懿和温贤作为当事人,却能从那平淡的语调和认真的话语中听出讽刺来。

    “既然你祝福我们,那请你来跳一支舞,就当做送我们的结婚礼物,如何?”

    林懿上前一步,咄咄逼人。

    刚刚还正常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

    “我不会跳舞”

    叶蓁没有退缩,一步一步走上高台。

    裙摆上的兰花在她走动间晃动起来,仿佛还能闻到阵阵芳香。

    这话没有丝毫羞涩,并没有因为自己不会就感到不如人的自卑。

    叶蓁会跳舞吗?当然会。

    饕鬄大陆的女子个个多才多艺,也有不少女修者会选择琴棋书画来作为自己的杀器,但跳舞,她们都不会轻易展现,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女修者的舞蹈只有自己的道侣可以看到,这也成了一条不成的规矩。

    虽然这里是华夏,但叶蓁依旧不会在这里跳舞。

    她的舞,只给一个人看。

    “那你会什么?”

    林懿嗤笑一声,眸子里却划过一道计谋得逞的光。

    叶蓁垂眸认真地想了想。

    “如果是给你们送礼,那我什么都不会,若只是单纯展示才艺,那作画”

    这样理所当然的话,语调不起不伏。

    坐在下场的人都纷纷笑出声。

    他们并非嘲笑叶蓁,而是觉得她这种态度十分好玩。

    林懿也被气笑了,她是真没见过这种人。

    “那好啊!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看看你叶蓁的大作吧!”

    话落,林懿级吩咐人将作画的工具都带了上来,从画架、画桌、画笔、画刀到画纸,木板,白布,再到水墨,颜料,非常齐全。

    “任你挑选,只希望最后别让大家失望才好!”

    林懿很自信,她知道,叶蓁根本不会画画!

    没错,虽然叶蓁是她和温贤之间最不可磨灭的障碍,但对于这个情敌,她很重视,也了解颇深,还专门遣人到海城的孤儿院去调查过。

    从到大,叶蓁都是个书呆子,除了念书,什么艺术都不懂!

    温贤皱眉,他不知道叶蓁唱的哪门子戏,她分明是不会作画的,难道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她很开心?

    叶蓁当然没有受虐倾向,只是离校在即,她想用原主的身份留下浓重的一笔色彩,也让林懿知道,“叶蓁”这个人,丝毫不比她差!

    站在花架前,在画纸上纷纷扬扬地落笔。

    全场寂静无声,分明是毫无趣味的作画,但却没人觉得无聊。

    都一个人认真的时候最美,此话不假。

    叶蓁静立着,恍若一支迎风而立的翠竹,白皙的手腕微动,就有墨挥洒晕染在纸上,目光专注,眉眼里满是认真,画笔在她手中就像活了一样。

    指尖与画纸的温度仿佛融合在一起,她的一切都在画板上,由浅入深,细腻勾画,此刻的她,灵魂仿佛已经置身于画中!

    温贤也看着她,神情痴迷。

    整整半个时,却没有觉得时间很长。

    当叶蓁放下手中的画笔时,众人才知道原来她已经画完了。

    在这个躁动的年代,没想到看一个人作画也可以看的出神,如此有趣。

    看了看在自己笔下成型定格的画面,叶蓁神色微恍,眸光中掠过些光彩,她以为这幅记忆并不深刻,刚刚遵循心中所想画出,却没想到居然会如此传神。

    林懿只当她刚刚在装模作样,快步来到画板前,鄙夷的目光在看到画面时仿若定住了,久久没有出神,眸光似痴了一般。

    叶蓁蹙眉,将画板转向观众席位。

    林懿虽然回神了,但面部表情依旧有些奇怪。

    画面被投影仪投影在光屏上,四周死一般寂静。

    跃于纸上的画面,不是山水,不是翠松,而是一个背影,一个男人的背影。

    他负手而立,月白色的长袍不染尘埃,一头银发轻狂妖娆,随意披散着,发梢随着风轻轻扬起,卷起片片绯红的花瓣落在男子的外袍上。

    画很传神,众人仿佛身临其境。

    即便看不到面容,也知道这是个让天下男子皆尽黯然失色自惭形秽的男人。

    那股孤傲与潇洒仿佛穿透了画纸,让人惊艳不已。

    他站在何处,何处就霎时成了风景。

    无关外貌,气质使然。

    世间真的有这样的男人?

    会堂气氛很沉默,就连林懿都没开口。

    蓦地。

    一个掌声响起!

    接着,稀稀拉拉地掌声响起!

    最后,掌声如雷!

    场面一下子欢腾起来,欢呼声不绝于耳,也不知大家在开心什么。

    叶蓁将画板上的画取下,卷好。

    “林懿,温贤这个男人你喜欢就好,我绝不会与你抢,以后这样针对性十足的事情还是别做了,否则又被打脸就不好看了,他,我看不上”

    因为画被收走,场下响起“哎呀”,“哎呦”的声音。

    她们敢肯定,这幅背影,她们能看一辈子!

    叶蓁不理会,撩了撩耳畔的发,声音寡淡,如冰珠落地,一点面子都没留给林懿,将刚刚还秀恩爱羡煞旁人的两人啪啪啪打脸!

    手执画卷,一身云淡风轻。

    离场。

    终于毕业了。

    叶蓁并没有继续留下参加舞会,而是搭上了前往仰光市的航班。

    来接机的不是风戊晔,而是张柏。

    “叶总!我已经被风总聘请成了他的专属司机了!”

    见到叶蓁,张柏显得很激动。

    他本来以为自己没什么本事,肯定入不了风戊晔的眼,却没想到他居然给了他一个机会,驾照他考过,当司机还是很容易的。

    由此一来,张柏也更加感激叶蓁和风戊晔。

    张绣的身体在日渐康复,他也有了工作,满头银丝的母亲也开始有了笑容。

    “走吧”

    叶蓁性格使然,并没有多么热情。

    “好嘞!叶总请上车!”

    张柏打开车门,很贴心地护着车顶门,怕磕到叶蓁。

    他车开的不快,过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停下。

    透过车窗,一栋漂亮的别墅出现在视野中。

    叶蓁挑眉。

    等张柏打开车门,早就已经等着的风戊晔上前。

    “叶总!你可算是来了,万事俱备,只欠你这一股东风啊!”

    拿下陈氏企业完全在风戊晔的意料之外,但这却让他更有动力,待在仰光市的这些日子,不知用了多少个通宵才正式接手下来。

    叶蓁在他眼里,已经彻底成了应该追随的传奇。

    她才刚刚大学毕业,却已经成了一家大型企业的董事长。

    她还很年轻,却有着超乎寻常人手段的能力。

    陈氏企业虽然因为安凛的针对而股价大跌,但市值却依旧接近百亿!

    风戊晔接手后,裁员,整修等等一系列的大动作,颇为雷厉风行。

    “叶总,一切事情都准备好了,你看什么日子剪彩?”

    和叶蓁报备了近段时间发生的事,风戊晔神情有些激动。

    当初他的公司在兰城虽然占了一席之地,却也不过处于中等企业的水准,但陈氏不同,这比他当初的集团大了整整三倍!

    没想到落魄后,居然还有机会成为一家如此大公司的掌舵人。

    “就明天,你现在就准备邀请函,请什么人你心里应该有数”

    叶蓁沉思,既然一切都准备好了,那明天也不算太突然。

    “好!叶总放心,就交给我!”

    风戊晔应了一声,转身就去准备邀请函和一切事宜了,显然能够越早剪彩,正式成立雏莘集团,他就越高兴。

    叶蓁摇头,扫视着这栋别墅。

    装修很精致,也带着花园,环境很好,远离了城市的喧嚣。

    这是风戊晔准备给她的住处,往后来了仰光市就可以住在这里,此刻的叶蓁完全想不到,日后的某一天,她竟然会在世界各地都有了房产。

    风戊晔做事很快,邀请函也被纷发到了各路仰光市商界名流的手中。

    当初叶蓁在安凛的宴会上公然现身,得到陈氏企业全部的股份,让许多人都大跌眼镜,没想到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陈氏改名换姓!

    仰光市,不管大家都抱着什么心思,收到邀请函的就一定会到。

    且不这是个结交人脉的好时机,就是很多企业都还不曾见过叶蓁,他们对于一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年轻女孩子成为这么大企业的老总,实在好奇!·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