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甄妃栉,汀坛园
    坐在沙发上,叶蓁泡了两壶茶,悠闲地度过这个午后。

    “叶姐姐,这把梳子,如果我没猜错,它还大有来头呢!”

    将木梳拿到向阳的地方,让叶蓁细细打量。

    手心放置的木梳,通体不过三寸长短,表面雕琢着奇花异草,距离近了,还能闻到阵阵清新独特的香味。

    见叶蓁也很喜欢这把梳子,农樱才侃侃而谈,出了自己的猜测。

    这把檀木梳亦或者该叫它甄妃栉,乃是罕见的绿檀制成。

    檀木数量有限,其质地紧密坚硬、色彩绚丽多变、香气芬芳永恒,且百毒不侵,又能辟邪治病,可以保平安,在古代宫廷极其流行,大官贵族都普遍佩戴。

    那些被官员佩戴的还只是普通檀木,这把梳子的材质却是绿檀,它生长于原始森林,终年云雾袅绕,采天地之灵气,人迹稀少,被人供为神木。

    这把檀木梳有着很长远的历史和令人惊叹的价值。

    有关这把梳子的还有着一个故事,一个悠远而极富色彩的故事。

    相传东汉末年,魏帝曹丕得一宠妃,人称甄夫人,她本袁绍次子袁熙之妻,因曹操攻陷邺城被虏成曹丕妻。

    据史料记载,甄夫人性格温婉相貌绝色,与三曹皆有逸事。

    江南大乔,河北甄宓俏。

    甄夫人的美貌从这句口口相传之言就能从中窥探一二。

    甄夫人自便是不凡,曾有相面学博士刘良批四字“贵不可言”,其后果然应验,她成了曹丕的皇后,尊称为昭甄皇后。

    在嫁给曹丕后不久,甄夫人却失宠,曹丕称帝后日日留于邺城。

    她时常倚靠在后院一株树下哭泣,暗香四溢。

    人当道,暗害甄宓,曹丕大怒,下旨鸠杀!

    在使者奉命前来邺城赐死甄宓时,恰逢后者倚树落泪,鸠毒入口,血落入大树枝干,竟化为一把三寸大的梳子,本是绿檀,表面却布有斑斑红点。

    甄夫人虽死,但这木梳却被留了下来,后魏帝寻术士周宣解梦。

    周宣答:“天下将有贵族女子冤死。”

    魏帝大悔,为怀念甄夫人,此木梳一直不曾离身,后称甄妃栉。

    农樱虽然声色干哑,但起这个故事来却极富感情。

    叶蓁手持木梳,唇角含笑,故事不知是真是假,但这绿檀梳上确实有着点点红色痕迹,且这红痕之下还雕琢着枝干草叶,好似徐徐绽放的花朵,极为有神。

    “叶姐姐,先不这把梳子的历史,单它的价值,就不是个数目!”

    农樱神神秘秘地着,到底,她也就是个俗人。

    “张婶肯定不知道这把梳子的价值,不然也不会给你,不过叶姐姐救了她的女儿,一切因果循环自有定论,不准她们张家就是没富贵命呢”

    虽然农樱出自神农一脉,但也是修者,对命理一极为相信。

    叶蓁不知该些什么,把梳子放到一边就不再管它。

    看到甄妃栉,她才想到另一件事。

    当初她囊中羞涩,第一笔钱就是捡漏一枚玉棋子所得,只因当时没修为,探测不到古玩中的灵气,所以这一条赚钱的路子也被她抛诸脑后。

    如今,她是不是可以利用灵气找到古玩,捡漏?

    谁也不会嫌钱多,她也不例外。

    虽然她的目标是再次飞升,但在华夏世界,钱是很重要的。

    距离纪元之争还有一段时间,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赚大量的钱,收购很多物资,这样的话哪怕时代变迁,一些东西也可以留下痕迹。

    最重要的是,她需要购买大量的药材。

    年份越是久远的药材就越有灵性,往后她可以试着做一些药膳。

    药膳含有的灵气会更浓郁一些。

    “我要出门,你要一起去吗?”

    叶蓁抬眸看了看农樱,问道。

    “啊?”

    农樱微怔,不自觉伸手摸了摸脸上的胎记。

    她一个医术高明的修者,为什么会蜗居在汀兰居当个普通的售楼姐,不过就是因为这张脸不想出现在大众视线里罢了。

    但看着对面叶蓁那清清淡淡的眼神,农樱咬牙应了一声。

    她应该改变的,她不是普通人。

    叶蓁对着她点了点头,似是肯定。

    在出门前,叶蓁回到房间进了空间。

    兰陵王还是像一株普通植物一样没有动静,吱吱也在努力吸收着灵气。

    而白蛇,它不知什么时候竟攀爬在“玄寒冰魄草”的冰层上,有着极为浓郁的灵气在银蛇和仙草之间循环往复,竟然形成了一条灵气流!

    叶蓁眸子大睁,看着银蛇的目光变得深邃了很多。

    她倒是看了这条美丽的银蛇。

    灵气流,当初她晋级时也曾尝试着吞噬,若不是剥离了精神力给灵气流一个缓冲,恐怕她早就死了,哪有机会晋级成为二品修者。

    但是这银蛇倒好,轻而易举就能利用仙草形成灵气流。

    此刻若还当它是一条普通的蛇,那她就是真的傻了。

    眼下她还有事要做,银蛇也顾不得了。

    叶蓁将当初石斛兰留下的种苗挖了出来。

    因为有灵气滋养,它已经绽开了朵朵花姿,有的简约,有的张扬,有的玲珑洁雅,还能闻到阵阵醉人的芳香,这是一株极其漂亮的石斛兰。

    把兰花根部包裹起来,叶蓁就离开了空间。

    农樱正在院子里等她。

    “叶姐姐,你院子里的花开的可真漂亮!”

    这话可没有拍马屁的嫌疑,汀兰居也有别的住户,而且大部分都是喜欢花草的,但种植的花草都没有叶蓁院子里的美。

    现在正是花季,庭院里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美不胜收。

    ——

    汀坛园。

    就是叶蓁初次购买种子的花鸟市场,也是兰城最大的花鸟市场。

    没有去闲逛,径直来到第一次购买种子的清冷店面。

    上次招呼她的就是个面容慈善的老婆婆。

    因果循环,当初如果没有老婆婆送她的石斛兰,那兰陵王也没办法进空间。

    她过会送回一株,就会到做到。

    “你好”

    看着店面老板,叶蓁不禁蹙眉。

    还是那家店,但老板却不是上次的老婆婆,也不是她口中喜爱兰花的老伴儿,而是个非常精神的伙子。

    看了看店四周,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家店原来的老板呢?”

    叶蓁提着手中的兰花,有些不解。

    那伙子见是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脸上泛起红晕。

    “老…老板回家去了,让我看着店”

    以为是自家老板的旧相识,伙计也没隐瞒。

    闻言,叶蓁松了口气,还是原来的老板就好。

    “哝,麻烦你替我将这株兰花交给你们老板”

    把手里的石斛兰递给伙计,叶蓁神情浅淡地点点头示意。

    闻着扑鼻而来的醉人香气,再看看健康而美丽的兰花,伙计一愣,随后大喜,也顾不得叶蓁了,拿起柜子上的电话就拨了出去。

    题外话

    2p过了,所以今天送上二更·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