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缪男神,惊艳斯
    “叶姐姐,那这瓶子里的鬼怎么办?”

    农樱趴在桌子上,看着那一团青烟,有些苦恼。

    “可以交给机瞳,带回家族去超度,也可以得到功德值”

    话落,机瞳就兴冲冲地收起了酒瓶。

    的确,功德值不好得,抓鬼超度倒是个好办法,但这都是茅山道士来做的,他们一脉泄漏天机太多,反而不好得到功德值。

    “谢谢了叶道友!”

    看着机瞳春风满面的样子,农樱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都是孩子似的性格,不禁你一句我一句地吵闹起来。

    直到两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叶蓁才舒出一口气。

    今天并没有进空间去,洗漱后躺到床上。

    叶蓁又看了看腕上银白似镯子的蛇,不解地叹了口气。

    今天的事情太多,没有再多想,缓缓闭上眼睛。

    夜色渐深。

    房间里一片漆黑。

    倏然,床上的被子动了动。

    叶蓁并没有被这样的动静吵醒,依旧沉睡着。

    一抹银白的色泽闪过。

    细看时,就见到白蛇趴在枕头上,头颅高高扬起,一动不动注视着叶蓁。

    她的样子完全变了。

    不过他还是一眼就认出她来。

    思绪好像回归到饕鬄大陆时。

    初见,她很狼狈。

    为什么会出手救她呢?

    因为那双清澈到极致的眸子。

    即便是在困境中,她的表情也没有变化,仿佛并不在意自己的生死,周身是犹如深潭般的宁静,看着她的眸,长睫眨动间,一股无形的情绪涌入心头,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引得她停眸凝视。

    而他,不爱多管闲事的他,帮了她。

    得到的只是毫无感情的道谢,寡淡,疏离。

    当然,没有错过她眸中那一抹惊艳。

    不知为何,那一刻,一向冷情的他,心底竟泛起淡淡的喜。

    是她了。

    没错,就是她了。

    思绪回笼,白蛇将微凉的身躯贴在了叶蓁的颈上。

    没想到在饕鬄大陆中规中矩的两个人,在异世的第一晚就同床共枕了。

    “咔嚓”

    蓦地,一道细微的声音响起。

    白蛇陡然直起身躯,玉色的眼眸中满是寒冰似的冷意。

    一道刺目的银光闪过,白蛇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床边颀长的背影。

    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因为他的出现而显得有些狭仄。

    他似乎想到什么,身形微僵,却还是脸颊微侧。

    霎时,仿佛天地间的一切都被他的目光夺去。

    剑眉凤目,鼻若悬胆,薄唇微扬,肤色白皙,眉心一点朱砂痣像是在皑皑白雪中燃烧的火焰,五官分明如妖孽般蛊惑人心,但若细看,却透着一股凛越的孤冷,而且他并非短发,竟拥有一头至腰际的银色长发,如绸缎般泛着温润的光泽。

    他站在何处,何处便霎时成了风景。

    即便用笔墨描绘,恐怕也绘不出他半成精髓。

    唯一不足的一点,他的身形近乎透明,仿佛风一吹就会散。

    望着近在咫尺的人,他玉色的眸子里似乎有着什么情绪在尽力隐藏,如同暴风雨欲来的海面一般,有着压抑,有着低沉。

    缓缓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摸上眼前人儿的脸颊。

    他的手指修长白皙,骨骼生得极好,那双手每一寸都透着精致二字。

    耳边又传来咔嚓声,男人眉轻皱,犹豫了半晌,还是收回了手。

    眨眼间,男人已经消失在床畔。

    房间里依旧黑漆漆地,仿佛刚刚惊鸿一瞥不过是幻觉。

    叶蓁睡梦中的眉紧紧拧在一起,鼻间似有着一股熟悉的味道。

    ——

    窗外站着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模样。

    倏然,一股寒意席卷而来,那身影微僵。

    不自觉回头,入目的是个临空而立的男人。

    他穿着银白色的长袍,作古人打扮。

    那衣服不知什么材质,风拂过,竟纹丝不动!

    柯尔斯红色的瞳孔一缩,艾莉丝犯病,他本想用暗手将叶蓁带回撒切尔家族,没想到刚来就遇到个硬茬子,临空?这是什么修为?

    “你是谁!”

    柯尔斯背后黑色的双翼展开,唇边露出尖利的牙齿。

    距离近了,才看到男人的真容。

    柯尔斯当即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已算是容貌出众,但和眼前的男人相比,不足万分之一,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实事求是。

    血族长得都不算差,他更是其中佼佼者。

    但眼前的男人,如何呢?

    非笔墨可以描述。

    他的问话并没有引起银发男人的注意,这态度极其漠视。

    柯尔斯眸子微厉,五指成抓向男人抓去!

    银发男人单手负于身后,另一只手缓缓伸出,竟凭空出现一把散发着寒光的黑剑,那剑在空中嗡嗡作响,剑气四溢,凛冽而锋锐!

    指尖微动,黑剑如流光般射向柯尔斯!

    柯尔斯瞳孔大缩,来不及反应,胸前就被黑剑洞穿而去!

    他没想到叶蓁已经修为够高,这个暗中助她的男人却更为厉害,他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看着已经摔落在地上的柯尔斯,男人收回长剑。

    此刻,他的身影更加透明,唇角也溢出一丝金色的血迹。

    黑剑在他手中作响,一副着急的模样。

    “我已找到她”

    短短五个字,该死的好听。

    他的声音如绕梁不绝的袅袅琴音,清幽,飘摇;

    又好似山中的潺潺流水,深沉,静谧,带着淡然到极点的漫不经心。

    明明是几种极端的音色,融合在一起却令人沉醉。

    黑剑不知道什么叫好听,但男人的话音刚落,它就不再动作。

    又是一瞬,男人消失在半空。

    过了好一会儿,地上刚刚被洞穿心肺的柯尔斯动了动。

    “嘶——该死的男人!”

    他半坐起来,看着胸口愈合地十分缓慢的伤口,血红的瞳孔含怒含惧。

    也不知道那黑剑是什么东西,竟让他浑身难受!

    好在不是木剑,否则他命休矣。

    不过这一次受到重伤,恐怕要休养好久了。

    柯尔斯声地骂骂咧咧,不敢动用瞬移技能,只能心地离开。

    原地只留下一滩气味古怪的血。

    ——

    还不等回到叶蓁身边,银发男人就再也维持不住人形,化为白蛇。

    虽然满身疲惫,但它玉色的眸还是关切地看了看依旧拧着眉的叶蓁。

    身躯微动,来到她的颈间。

    微凉的触感让叶蓁声呢喃了一句什么,但眉头却松了下来。

    分明是刀光剑影的晚上,一切却平静而安宁。

    题外话

    不管别人是否喜欢你,但只要我用心了,你在我笔下就是活的。·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