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初交锋,瞭望崖
    时迟,那时快!

    叶蓁五指成抓状,一把就要扣上三老的脖颈。

    她力道很大,带起一串风。

    “吓!丫头大胆!”

    三老眸光如鹰,也带着劲道去拦。

    手上功夫被对方阻拦,叶蓁的长腿又一记横扫,三老动作敏捷地弯腰躲过,但价格昂贵的车椅靠背却被踢断,可见她没有丝毫手软。

    狭窄的车厢里,三老和叶蓁你来我往比划着。

    安凛用余光扫过,开车的动作更稳了。

    看叶蓁的攻势,他如果现在停车,那就更制不住对方了。

    的确,在招法上,叶蓁明显是强于三老的,这倒是让他们大吃一惊。

    “丫头,我劝你赶快停手,你修为不如我,再下去,不过是负隅顽抗!”

    三老沉声警告,他可没有夸大辞。

    叶蓁也明白这一点,手上动作却更加凌厉。

    速战速决。

    “劈天掌!”

    虽然叶蓁的动作没给他造成什么损害,但却让人烦不胜烦,无法,他只能动用秘籍,这劈天掌是他偶然得到的,威力极强。

    普通人挨上一掌,瞬间会变成肉泥!

    不过叶蓁是修者,最多重伤罢了。

    “乘风!”

    眼见三老的招式就到眼前,叶蓁瞳孔一缩。

    吐出两个字,沉肩垂肘,将灵力自丹田转至右腿,微一用力,横扫而出。

    “嘿,丫头,一个招式用两遍可不管用!”

    三老毫不在意,两两相对!

    那一刻,有气流涌动,三老面色大变,他没想到对方的灵力居然如此浓厚。

    安凛只觉得车子有些漂,在气的冲击下根本控制不住,当即眸子大睁,死死踩住刹车,眼下正在郊区,前面就是悬崖,情况危机!

    叶蓁非常果决,见三老为了减轻冲击而躲避,整个人像鱼般从窗子一跃而出。

    何为乘风——力量若乘奔御风,极强!

    这一招术是“莲花清灵术”的第一式!

    另一边,三老回神,只觉得胳膊麻痹,动弹不得。

    “咳咳,三老,那丫头呢?”

    原本价值千万的豪车毁于一旦,还冒着缕缕黑烟。

    安凛的手指滴着血,一步一晃地来到三老身边。

    “喏,跳下去了”

    三老神色莫名地看了看悬崖。

    安凛大惊。

    这m省和别的地方不同,这里的悬崖深不见底,不准下面是河流还是密林,就叶蓁那样娇娇弱弱的女孩子,即便是修者,也活不了几天。

    没错,仰光市郊区这片悬崖被称为“瞭望崖”。

    站在悬崖边可以看到很远很远,而崖底终年飘散着白雾,人看着是挺美仿佛身在云端,但如果不幸掉下去,那就不美了。

    这边地段本就崎岖,有不少钱多为了寻求刺激的富二代来这里飚车。

    很不幸,出现过事故。

    救援人员也曾用直升机和绳索下到悬崖底部,连尸体都找不到。

    安凛虽然不是特别清楚“瞭望崖”的事,但也清楚,掉崖,九死无生。

    这时,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停下。

    身姿妖娆的荷夫人下车,见只有颇为狼狈的三老和安凛,不禁眯起眸子。

    “叶蓁呢?”

    “跳下去了”

    安凛深深看了一眼悬崖,回眸应了荷夫人的话。

    自己这个嫂嫂,居然会如此关心一个姑娘,真是奇闻。

    “呵,你们兄弟俩,惯于草菅人命”

    荷夫人瞳孔也是缩了下,旋即不屑的嗤笑一声,那话讽刺极了。

    完,也不管两人,自顾自上车,只留给安凛和三老一个车屁股。

    安凛苦笑。

    能如此毫不客气把他和一个修者丢在这里的,也只有他那嫂嫂了。

    ——

    安凛和三老怎么回去的暂且不提。

    悬崖峭壁上,一支长满白色花朵的枝干延伸而出。

    突然,花朵抖动了一下。

    原来枝叶间竟挂着一个人,穿着青色衬衫的人。

    “唔”

    带着些许痛苦的呢喃响起,一张漂亮而清丽的容颜在枝叶间若隐若现。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叶蓁。

    她刚刚率先动手不过是为了探测华夏修者修为的差距。

    虽然招式上她胜了一筹,但要论修为恐怕在五十招内必败。

    跳崖也是她的设计之一。

    现在的她不是三老对手,那自己要给自己一个缓冲的时间。

    假死是最好的结果,不然三老与她硬碰硬,她不仅敌不过,也没时间去增强修为,这样一来,最坏的结果就是被耗死。

    陈魄和陈凯旋都到了兰城,安凛的手现在应该伸不了那么长。

    一切事情都有了一个紧密的缓冲时间。

    叶蓁给了自己一个月,一个月时间,她要成为二品修者!

    这可谓是个大目标了,毕竟天资再聪颖,也不可能一个月内跨三个段。

    当然,她也是因为有灵植空间,这才底气十足。

    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一个月后,她要成为二品修者,回去吊打三老!

    在这株枝干上休息了片刻,叶蓁才擦去嘴边的血迹。

    虽然腿因灵力的冲击有些麻木,但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策。

    想了想,叶蓁放出了兰陵王。

    “啊!主人!”

    兰陵王的枝叶紧紧抓着枝干,失声尖叫。

    “闭嘴,现在带我下去”

    叶蓁没力气叙旧,她有些体力不支了,再不下到崖底,恐怕就要摔成肉泥。

    但是进空间又不可以,空间不会动,从什么地方进去的,就会从什么地方出来,现在进去,那么她再出来有可能抓不住枝干而掉下山崖。

    兰陵王这才发现叶蓁受了重伤,一时间也顾不得害怕,运转灵力将枝叶延伸出去缠在叶蓁的腰上,一道一道非常紧。

    见没有什么疏漏,这才又分出另外一条枝叶缠着突出的石块。

    就这样,在兰陵王灵气几乎匮乏时,崖底终于映在眼中了。

    “瞭望崖”下不是大海,而是郁郁葱葱,阴阴沉沉的密林。

    “主人,我好累啊”

    刚到达崖底,兰陵王就累趴在地上,叶蓁伸手抱着它,身子一动就进了空间。

    空间一片翠绿,浓郁的灵气向着叶蓁的身体蜂拥而至,一点一点细密地修补着她斗法时损坏的经脉,她面色有些惨白。

    躺在地上,伸手摘了几颗车厘子塞进嘴里。

    她是很想自己做一顿灵食,但完全没有力气,真的很累,全身都痛。

    此刻的叶蓁格外庆幸自己有个灵植空间。

    外面是什么地方,危险性大不大她不清楚,陌生的密林,晚上一定会有很多出来觅食的野兽,就她此刻重伤破败的身体,不过是案板上的肉。

    灵气一点点滋润着叶蓁,她的睡意也渐渐袭来。

    题外话

    难道可爱们都不追?

    心目中描写男主的词,评论一个啊!这是福利福利福利!

    你们的评论和收藏是我前进的动力。·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