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雕刻师,之张绣
    回酒店的路上,张柏有些坐立难安。

    直到坐在风戊晔的房间,手里端着一杯白开水,他才缓解了几分紧张。

    “吧,石猫是谁雕刻的”

    叶蓁端起茶水抿了一口,黛眉轻蹙,她觉得自己有空要种些灵茶了。

    张柏嘴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风戊晔被他这样的态度给弄急了。

    “张柏,你应该把事情真相如实出来,我们叶总是个好人,只要你的是真的,她一定不会赶你走,不仅如此,也会给你一份工作!”

    闻言,叶蓁挑眉,她是个好人?

    风戊晔从哪里得来的结论,她可从来不是个好人。

    做事情都只做对自己有利的,即便是陈魄苦苦哀求她也心如铁石,在对方拿出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为代价,求她出手时,她才施恩般同意。

    这样的她,居然被认为是个好人?

    叶蓁只觉得有些好笑。

    但风戊晔的话却像是给张柏吃了一颗定心丸,他便把事情始末徐徐道来。

    张柏祖上曾有一位正儿八经的雕刻大师,他手艺之精湛,就连皇帝都赞不绝口,提拔他做了御用雕刻师,据还曾雕刻过皇帝的玉玺,可见他的厉害。

    那雕刻大师有着自己独门的雕刻技巧,就这样一代传了一代。

    但时间流逝,还是有不少手艺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到了张柏父亲那一代,就基本已经凋零了。

    没办法,雕刻这门手艺已经吃不上饭了,张柏父亲只能在村里买了块地,把雕刻大师的家族变成了种田的贫农。

    张柏长大后不甘于此,想要重新发扬家族的荣耀,但事实是残酷的。

    他在雕刻一道根本没有半点天分,不论是从力度还是刻画上,都不擅长。

    就在他即将放弃时,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天大的惊喜。

    虽然他没有天分,但是他的妹妹张绣,居然有着绝顶的雕刻技巧。

    经过张绣雕刻出来的东西,都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刚开始她还是用木头试手,木雕做的也是极好,后来就用石头,技巧越发纯熟精湛。

    就在他以为张家雕刻要重出江湖时,一个噩耗传来,张绣病了。

    是的,她生了重病,治疗的费用几乎拖垮了整个家。

    张柏的父亲为了救张绣,到工地搬砖,抬水泥,各种脏活累活都接,本就不康健的身体每况愈下,最后还是累倒了,没挨过去年的春节。

    家里所有的重担全都压在了张柏的肩上,母亲每天以泪洗面,妹妹得知父亲是为了给自己治病才累死的,当即就想用刀摸了脖子跟着去。

    要不是张柏阻止,恐怕他的妹妹也要没了。

    作为一个哥哥,一个家庭的顶梁柱,他找工作养活家里,责无旁贷。

    但事实远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来到仰光市,才知道城里生活的艰难,住在简陋的棚户区,每天啃着馒头出门去找工作。

    大城市压力大,这句话没错。

    他身体并没有别人那么健壮,就连工地都不要他。

    而他又没什么正经的凭,一时之间只觉得全世界都充满了恶意。

    思来想去,他还是拿了妹妹张绣雕刻的东西,想要到玉石店面去当个雕刻师傅,他想的很好,可以先进到店里,再跟着师傅学习。

    但现在的公司,要的不是高学历,就是有工作经验的。

    张柏这种毫无根基,且没有天分,又欺骗了老板的,自然容不下。

    即便他有努力向上的心思,但没有实力,没人会用。

    找不到工作,赚不到钱,妹妹的病更重了,他很绝望,不知怎么办才好。

    知道仰光市的赌石盛宴要开始了,本想找个陌生面孔再去应聘的,但事实还是那么让人失望,消息和底细都传开了,没人肯用他。

    如果今天没有叶蓁,恐怕他连自杀的心都有了。

    “所以,这石猫,是你的妹妹,张绣雕刻的?”

    风戊晔仔细瞧了瞧雕刻的猫,就算是以他这个浸淫玉石圈多年的人来看,这猫雕刻的也极好,甚至是比一些资历十多年的老师傅都不差多少。

    张柏点了点头,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事实的确如此。

    “那你怎么没和别的老板,不准他们会帮你妹妹”

    看了半晌,风戊晔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过的,只是他们并不相信我,觉得我只是在欺骗他们救我妹妹,因为绣儿才十八岁,这个年纪雕刻出那样的东西,没人信”

    张柏苦笑,他怎么可能没有恳求过。

    “风戊晔,把他妹妹送到仰光市最好的医院”

    叶蓁垂着眸,做出了这个决定。

    虽然不知道张柏是不是没有实话,但雕刻石猫的人确实是个人才,如果能够收拢到旗下,绝对是不亏的一件事。

    张柏这个人虽没什么才能,但也可以用。

    “好,叶总,我明白!”

    风戊晔郑重地应了一声。

    他也觉得如果张绣真能雕刻出好东西,救了也是好事。

    “谢谢,谢谢你们,叶总,风总,真的谢谢你们,我真的没骗你们,绣儿在雕刻方面很有天赋,等她好了,肯定能给公司带来收益的!”

    生怕他们反悔,张柏紧张地讲着张绣的好话。

    这幅愣头青的样子让风戊晔失笑,这张柏的确很像年轻时候的他。

    只是他没有珍惜自己的性子,在翻身的时候变了。

    好在人到中年,遇到了贵人叶蓁,以后一切都会好的,他期待着。

    之后叶蓁留在酒店休息,张柏带着风戊晔到棚户区去看他妹妹。

    仰光市的棚户区。

    细而狭窄的胡同,两边的公寓又脏又乱。

    沿街挂着一根长长的铁丝,上面搭着乱七八糟的衣服。

    外套,长裤,内衣,内裤,看着火红色的大裤衩在空中摇曳,风戊晔的脸不出意外的黑了,他没想到张柏的居住条件如此之差。

    即便是十几年前的他,过的也没这么紧张。

    看到风戊晔的神色,张柏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很快就来到了张柏在棚户区租住的房子。

    还没靠近,就发现屋里传来一阵阵咳嗽声。

    张柏风一般冲进屋,当风戊晔走进去时,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刺鼻的味道让他不习惯的皱眉,掩了掩鼻子。

    屋子很,大概五十个平方左右,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和一张折叠桌。

    张柏就坐在床边,怀里揽着一个穿着干净,扎着两角辫的年轻女孩子。

    女孩子长得很秀美,一双眼睛很大,像是会话。

    只是此刻的她面色惨白,仿佛随时要昏厥过去的似得。

    “风总,这就是我妹妹,张绣,我母亲出去给人洗衣服,还没回来。绣儿,这是哥哥公司的老总,你放心,你的病可以治好了!”

    听到张柏的介绍,张绣冲风戊晔羞涩地笑了笑,声呢喃着介绍自己。

    “你…你好,我是张绣”

    完这句话,张绣就躲进了张柏怀里。

    风戊晔笑着点了点头,现在这个社会,如此害羞的姑娘可真的不多见了。

    题外话

    葫芦20号pk,希望各位伙伴到时候踊跃评论,会有送币活动的!

    一鞠躬,感谢大家评论;

    二鞠躬,感谢大家支持;

    三鞠躬,感谢大家爱我!·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