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噬心咒,中情偶
    风戊晔惊惧的声音响彻,又吸引了诸多目光。

    却见模样清美的女孩子嘴角溢出鲜血,已经半跪在地上。

    “叫救护车啊!快叫救护车!”

    陈凯旋也顾不得陈魄了,惊呼出声。

    叶蓁皮肤本就白皙,此刻更是惨白如纸,映衬着唇角的血迹,让人不出的心痛,只觉的这样美好的女孩子不应该如此。

    “不用叫救护车,你们,跟我来”

    叶蓁抹去嘴角的血迹,有些僵硬地站起身。

    刚刚那魔修要对陈凯旋动手,被她拦了下来,术法对身体造成破坏,才会在瞬间爆发出来,最重要的是,她修灵,对方修魔,可谓水火不相容。

    她也并不是傻,才会替陈凯旋承受这一劫。

    陈凯旋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拉着陈魄跟上叶蓁的脚步。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孩子居然如此坚强,不需要风戊晔扶着,一步一顿地向酒店住房区域走去,十分钟后,几人都坐在了风戊晔的房间里。

    陈魄此刻看着叶蓁的目光颇为欣赏,他很喜欢性格坚毅的孩子。

    “叶蓁,你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吐血了?”

    陈凯旋憋不住话,刚坐下就急冲冲地问道。

    风戊晔也满面担忧,他刚刚一直站在叶蓁身边,也奇怪明明很健康的人,怎么像是突然承受了重伤一样,难道是什么突发性疾病?

    “你想知道苏婉婉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吗?”

    叶蓁没有急着开口解释,只是抬眸淡淡地问陈凯旋。

    话落,空气中的气氛开始变得凝重。

    陈魄虽然是玉石大亨,一方霸主,但此刻的面色也黑沉难看。

    陈凯旋以为是叶蓁故意讽刺他,刚想发怒,就被陈魄阻止了。

    “凯旋,我教过你多少次,做人不要那么冲动,你怎么就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着?叶姐这么问一定也是有理由的,你急什么?”

    陈魄的语气颇为恨铁不成钢,他这个儿子啊。

    虽然是第一次见,但叶蓁给他的印象极好,他也就把一些渊源了个清楚。

    苏婉婉的父亲十多年前还不是市长,两人是至交好友,后来陈魄从商对方从政,可以毫不客气的,苏婉婉的父亲能当上市长,有很大一部分是陈魄推波助澜的结果,就连苏婉婉的母亲都是陈魄介绍的。

    两家是家族世交,关系极好,导致后来就订了娃娃亲。

    长大后,苏婉婉性格活泼可爱,陈凯旋虽然性格跳脱,但也是个好孩子。

    两个孩子不负家长所望,成了人人艳羡的一对眷侣。

    原本准备今年就举行婚礼,却没想到,苏家居然临阵倒戈,单方面宣布解除婚约,这不仅让陈凯旋失望痛心,更是把陈家的脸面踩在脚下!

    陈魄也曾上门去询问原因,哪知苏市长也像是老了十岁不止,他只是两家没有做亲家的缘分,具体缘由还是没有交代清楚。

    这件事导致两家的关系变得极为紧张,甚至恶劣。

    但这事儿还不算完,没多久,苏婉婉就和安凛光明正大地同进同出了。

    安凛,是近几年横空出世的人物,明明以前还默默无闻,但好似一夕之间安家的公司就占据了m省一方土地,可谓异军突起。

    他也的确是个人才,短短几年,公司就发展成和陈家不相上下的庞然大物。

    陈魄有种感觉,安凛这个人一直在针对陈家,不,准确来是在针对陈凯旋,每次遇到一些事情,不用问,吃亏的肯定是陈凯旋。

    到这里,陈魄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凯旋,你和爸实话,你到底是什么地方招惹到了安凛?”

    “哎呀!爸,我都多少次了,是那子有病,总找我麻烦,我以前都没见过他,第一次见就是知道他和…和婉婉在一起的时候!我发誓,我真的没惹过他,谁知道他怎么像疯狗一样,总是咬着我,针对我!”

    起这段话,陈凯旋又是委屈,又是愤恨。

    叶蓁抿唇,陈凯旋有没有招惹安凛她不清楚,但对方一定有什么地方厌恶陈凯旋,不然也不会让魔修耗费修为去给一个普通人下咒!

    刚刚那魔修给陈凯旋下的咒是噬心咒。

    这个咒语是很常见的,但也非常恶毒,中了此咒的人会在短时间内生机尽失,心脏石化,变得僵硬无比,华夏的高科技医疗器械也检测不出。

    陈魄叹了口气,安凛就像条毒蛇,让人内心难安。

    “叶姐,不知你刚刚问的是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陈凯旋和风戊晔都直直看向叶蓁,实话,他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就连风戊晔这个旁观者都知道以前苏婉婉有多爱陈凯旋,更别提他本人了。

    “苏婉婉被人下了咒”

    叶蓁沉吟片刻,还是出了实情。

    虽然她不知这些话他们是否会相信,但这的确是事实。

    房间里很寂静,大家都默契地安静下来。

    “是…是我听错了?叶蓁,你是什么?”

    陈凯旋夸张地抠了抠耳朵,声音里满是不敢置信。

    “是啊,叶总,咒语?”

    风戊晔也皱眉,叶总是不是看电视看多了,连咒语这种东西都相信。

    “叶姐,你确定?苏婉婉是中了咒语?”

    陈魄目光灼灼,他重复问道。

    陈凯旋还,风戊晔发展时间也短暂,在场唯有他是相信这种东西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有过真实实践啊,他曾遇到过这种诡异的事!

    叶蓁认真地点了点头。

    陈凯旋和风戊晔对视一眼,两人都是满满的不信。

    “爸,你不会是相信了吧?叶蓁疯了,你也疯了?咒语这种东西你也信,又不是看电影,咒语诶,那可是咒语!咱们是个科学的社会,你可别迷信!”

    叶蓁和陈魄的对话在陈凯旋看来就是疯了。

    “不!凯旋你不懂!认真听叶姐!”

    陈魄郑重地证明叶蓁的话,语气既沉重又惊惧。

    这凝重的语气让陈凯旋沉默,心底也开始起了波澜。

    “苏婉婉严格来也不算是中了咒语,她只是被控制,这种术数叫情偶”

    叶蓁也不在意陈凯旋和风戊晔,陈魄才是**oss,只要他相信,那么一切事情都会好办许多,她替陈凯旋阻挡的咒术可不是白受的。

    “情偶?叶姐,您可不可以详细地一下?”

    陈魄呢喃了一句,见叶蓁如此,语气又是郑重又是心翼翼,对她充满了敬意,如果他没猜错,对方一定是奇门中人!

    “情偶,是有修为的人以中咒之人贴身衣物制作出的人偶,这种人偶通过特定的手法封印,再用童男女的血液浸泡四十九天,就可大成。持有人偶者可以发布指令,这样,中咒之人就会被控制住,从而按照持有者的心思做事”

    叶蓁的声音很淡,丝毫不觉自己的话给在场三人带来多大的恐惧和震撼。

    房间死一般的寂静,陈魄三人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题外话

    爱我的评论评论评论,收藏收藏收藏!想看男主的如上!·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