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八卦了,神秘人
    叶蓁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赌局。

    她虽然五感远超常人,但没有接触,骰钟里的数字是几她也不清楚。

    也不知安凛背后的魔修是不是在这里,如果安凛输了,会不会杀人灭口?

    不过就叶蓁的眼光来看,安凛不会输,因为他凭的可不是运气。

    很快,陈凯旋就摇好骰钟了。

    两个骰钟并排而立,它们里面的内容预示这场赌局的结果。

    陈凯旋很紧张,他转头去看安凛,却发现那烟鬼居然又在吞云吐雾,看到他的目光,还回以一个嘲讽的微笑,仿佛毫不把这场赌局看在眼里。

    “喏,去掀开!”

    安凛挥挥手,让刚刚悠闲的荷官上前揭底。

    荷官一愣,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实话,他在这家酒店做了这么久,但如此大赌注的赌局可从来没见识过,心底还有些紧张。

    荷官先揭的是陈凯旋的骰钟,四四五,不算。

    周围人都唏嘘出声,在赌场,这个点数已经算是大的,毕竟没人有胆子出老千,除非你的耳力非常强,可以根据摇骰钟的声音判断点数。

    陈凯旋看到自己的点数也悄悄松了口气,四四五,他还是有胜算的。

    所有人都看向安凛,毕竟此刻他的内心应该是最忐忑的。

    然而被关注的主人公却只是淡定地抽着烟,还用催促的眼神看了荷官。

    骰钟揭开的那一刻,围堵在周围的人,包括陈凯旋和风戊晔都屏息凝神。

    叶蓁眸光几不可见地动了动,发现人群中一道阴冷的目光扫过所有人,顿时垂下眸子,眼底神色没有人能看到,她显然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

    再抬眸时,结果已经出来了。

    不出叶蓁所料,六六六,安凛的点数,胜负一眼可见。

    陈凯旋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心底一片骇然,恨不得马上撕毁合约,但众目睽睽之下,只能恶狠狠地瞪了依旧一脸邪笑的安凛一眼。

    “哈哈哈,太好了,凛哥哥赢了,我就知道凛哥哥是最厉害的!”

    一直安静坐着的苏婉婉惊喜地跳了起来,一口吧唧在安凛的脸上,一副迷妹模样,而叶蓁却注意到她耳后一闪而逝的黑光。

    此刻,陈凯旋就不仅仅是赌局失败,更是被严重打脸。

    周围知情人的议论声不绝于耳,让陈凯旋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苏姐还是有眼光的,选了安爷!”

    “可不是,安爷本身的资产都可以和陈少的爸爸相媲美,要我,肯定也选安爷,毕竟一辈子都不用愁了!而且安爷还长得那么帅,他一个笑都能让人神魂颠倒,你别,他要能给我一个邪笑,让我现在就去死都行!”

    “但是你们不奇怪?以前陈少和苏姐多恩爱啊,怎么变就变了?”

    “确实奇怪,以前他俩三天两头上头条秀一把恩爱,前些日子苏姐单方面宣称解除婚约的消息,可把我给炸蒙了!”

    “……”

    安凛和苏婉婉丝毫不被别人的议论影响,旁若无人地亲昵着。

    叶蓁也没去听这些八卦,刚刚那阴冷视线的主人如果没猜错,就是魔修。

    修者之间可以互相通过灵气进行感应,虽然怨气和灵气不同,但也属于同一种修炼手段,好在叶蓁此刻还没修为,不然刚刚一定会被察觉。

    但也正是因为她此刻没有修为,所以只能隐在暗处,以求一击即中。

    这种受制于人的感觉让叶蓁很不高兴,但也毫无办法。

    “陈凯旋,这份合同我就收下了,百分之五的股份,是现在拟定股权转让书,还是我带着合同到陈家去找陈魄?”

    尘埃落定,安凛心情更好了。

    悠悠然地来到陈凯旋身边,不时伸手捏一捏身旁苏婉婉的手。

    “现在,拟定股权转让书!”

    陈凯旋被刺激的不轻,人财两失是什么感觉,他现在就深有体会。

    风戊晔在一旁叹了口气,没想到结果还是如此。

    酒店很快就安排专业人员,按照两方的要求拟定了股权转让合同。

    “好了,如果双方都没有异议,那么签字吧!”

    因为是赚钱,安凛倒是痛快签了字。

    陈凯旋手有些抖,刚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时,一声厉喝响起。

    “凯旋!住手!”

    这声音如平地惊雷,把陈凯旋炸的不轻,笔在合同上划下长长一道。

    安凛眸光一冷,明白今天事恐怕不能善了了。

    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一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大步前来,他大眼睛国字脸,长得和陈凯旋颇为相似,明眼人一见,就知道两人是父子关系。

    果然,陈凯旋失声叫道:“爸!”

    陈魄来到赌桌前,没有理会陈凯旋,目光直射向安凛。

    年轻时候的陈魄混过黑,侧脸还有一道疤痕,他的目光威摄力十足。

    “安总,不知儿哪里得罪了你,让你如此紧咬不放?”

    没有废话,陈魄直戳重点。

    安凛也不是常人,竟不受陈魄目光威慑,冷笑出声。

    “怎么?的赌不过想毁约,就叫来老的出头?陈魄,你当我们签的合同是废纸不成?不想签股权转让书可以,咱们法庭见,如何?”

    冷冰冰的威胁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大厅静的可怕。

    叶蓁却注意到,一个样貌普通的男人不经意间接近了人群中的陈凯旋。

    来不及多想,快步走过去挡在了陈凯旋身前。

    “陈凯旋,要签就早点签,我和风戊晔还要回去!”

    为了不引起注意,叶蓁不耐地了几句,旁人也只当她和陈凯旋相熟,然而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纤细如玉的手指掐着指诀接下了一道黑光。

    “叶总,我们别管这些事,先到旁边来吧!”

    风戊晔一惊,以为是叶蓁等的不耐烦了,才安抚着把她拉到了一旁。

    这一系列的举措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就连那普通面容的男人都以为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冷冷扫过叶蓁就转身离开了大厅。

    “安总,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既然白纸黑字写好了,那陈某也不会赖账,我只是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找我这儿子的麻烦,他性子急,当不得你的对手!”

    陈魄看了看合同,拿着笔刷刷刷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安凛这个人就连他都看不透,更不要陈凯旋,再这么下去,结果就并非只是这百分之五的股份那么简单了,陈魄把一切看的很透彻,他只是不明白,自己儿子性格如此单纯,到底是哪里惹到了安凛这号人物。

    “哈哈,老子果然比儿子强,行了,有了你签字的合同,我怎么还会找他的麻烦呢?不用你,我也清楚他有几斤几两,老虎生了个废物儿子!哈哈!”

    收起合同,安凛讽刺地笑了,没等陈凯旋发狂,就搂着苏婉婉离开了。

    “喂!有本事你站住,你谁是废物!”

    暴怒的陈凯旋想要去扯住安凛,却被陈魄抓住了手腕,后者冰冷的目光让陈凯旋不敢再闹,乖乖地停住了脚步。

    看热闹的人也纷纷散场了,陈家的家务事虽然他们也感兴趣,但没胆子听啊!

    “叶总?叶总?!你怎么了?!”

    题外话

    没有收藏的日子想哭!

    大家都不能给我留个言,让我知道有人在看阿!

    也只有情缘可爱每天雷打不动地留言了。·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