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有修者,珍馐味
    “兰陵王,这个世界有修者吗?”

    沉吟了片刻,叶蓁还是问出了现在自己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如果这个世界有修者,那么葫芦空间是绝对不能暴露的,虽然她有很多手段,但没有修为,那些手段也不过都是些催命符罢了。

    “主人,这个世界当然有修者了!不仅有修者,还有异能者,阴阳师,忍者,降头师,这个世界远比你想的要精彩丰富很多呢!”

    “我在镯子里待了那么久,碰见过不少奇人异事!”

    “主人你好厉害,别人都没有发现过我,就只有你察觉到我的存在了,诶,有你这么厉害的主人,兰陵王好幸福啊!”

    成为兰陵王的怨灵一扫怯弱,还有些往话痨发展的迹象。

    而叶蓁却没心情和兰陵王搭话。

    这个世界有修者,还有很多神奇的人,叶蓁心里复杂中带着些许喜悦,没错,就是喜悦,有修者,难道这个世界和饕鬄大陆有什么关联?

    她还可以回去吗?回到饕鬄大陆。

    “这些菜就交给你了,还有菜种”

    叶蓁随手把菜种交给兰陵王,出了空间躺倒床上。

    知道有希望可以回到饕鬄大陆,叶蓁唇角笑意不断。

    试想,当你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别人和你都是不同的,你心中是开心多一点,伤心多一点,孤独多一点还是寂寞多一点?

    更何况饕鬄大陆才是她的家,有谁会不想念自己的家呢?

    ——

    第二天周日,明媚又睡了一个日上三竿。

    叶蓁喜欢上了清晨的空气,刚跑步回来。

    早饭照例还是买回来的。

    罕见的是,一般晚上都不会在这里睡的方媛居然在,而且周末也没有出去约会,不过见到叶蓁还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明媚昨天精神紧绷,叶蓁也没喊她,这一睡就到了中午十一点整。

    午饭时叶蓁是用空间里的蔬菜做的,蒜蓉油麦菜,清炒油菜和第一次时候就做的酸辣白菜,三道菜外加一道紫菜蛋花汤。

    不得不,空间出产就是空间出产,味道更是上了一个档。

    明媚就是被饭菜的香气给勾引醒的,不然能睡到晚上。

    “你不累吗阿蓁,昨天那么晚睡,今天这么早起!”

    嘴里不停地扒着饭,明媚还忍不住嘀咕,但转瞬想到对面是个百万富翁,自己居然有了个百万富翁的朋友,想想都觉得厉害的不得了。

    想着想着,明媚就开始傻笑。

    叶蓁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明媚的脑回路比较奇特。

    “阿蓁,今天你做的菜格外的香,特别特别好吃!以前做的也好吃,但是今天做的总感觉有什么神奇的滋味,吃了还想吃!”

    着,明媚就咂咂嘴,塞进满满一嘴饭菜。

    连续扒了两碗饭明媚才停下来,看着盘子里的汤汤水水,居然觉得又饿了!

    “恩”

    叶蓁淡淡地应了声,空间产物做出来的自然香。

    “而且啊,我觉得自己都没那么累了,本来还想着吃完饭继续去睡呢,这吃了个饭我就精神好多,感觉现在打死一头牛的力气都有!”

    明媚也不介意叶蓁的冷淡,着就举起胳膊捏了捏自己,大言不惭道。

    空间蔬菜都蕴含灵气,凡人吃了强身健体不奇怪。

    叶蓁有一套自创的心法,食物所蕴含的灵气可以在体内运转,积累的灵气多了就会水到渠成的突破,只是蜕去凡体所需要的灵气太浓厚。

    想要重新修仙,任重而道远啊。

    吃饱喝足,两人就坐在沙发上。

    “阿蓁,你你昨天上午还是个穷光蛋,到了晚上就成富翁了!”

    虽然经过了昨天的冲击,但明媚还是忍不住惊叹,这种事居然就发生在她身边,真是太震撼了有没有?

    论,如何从一穷二白变百万富翁?

    “这个给你,去昨天我卖棋子的店,让店主给你看看”

    叶蓁把贵妃镯交给了明媚,怨气消散,镯子已经变成了翠绿色。

    “这,这是真的?”

    明媚心翼翼的接过镯子,声音微颤。

    叶蓁淡笑,没有话。

    “不行!这是你让我买的镯子,就算是真的那也是你的,我哪儿能去卖啊!我明媚可不是那种人,不行不行,反之这是你的镯子!”

    回过神后,明媚又把镯子推拒回去,语气坚定。

    看着镯子,叶蓁沉思片刻。

    “这样吧,你去把镯子卖了,钱我们对半分,不许拒绝,昨天你送了我裙子,今天我送你半个镯子,这样可行?”

    虽然还是犹豫,但叶蓁话已经到了这里,明媚只能接下镯子。

    “那我现在就去吧!”

    知道贵妃镯有可能是真的,明媚显得十分激动,动作迅速的收拾收拾就准备出门了,好似生怕镯子丢了一样。

    “你去那家店,就镯子是你家传的,并非捡漏!”

    临出门,叶蓁意味深长的嘱咐了明媚一句。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凡人之心不可无。

    明媚好歹上了两年班,叶蓁的意思一听就懂,郑重的点了点头。

    一个人捡漏一次可以运气爆棚,但两次呢?这就有点奇怪了。

    待明媚出门,叶蓁也展了展腰,准备去休息片刻。

    谁知,穿着性感内衣的方媛走了出来。

    “叶蓁,你有没有看班级群?”

    虽然模样还是不屑,但方媛声音里带着些幸灾祸。

    “没有”

    叶蓁并不想和方媛搭话,但显然对方不讽刺她几句心里就不舒服。

    “我刚刚看到,林懿周一邀请大家去参加她和温贤的订婚宴,学校好多老师都收到了邀请函,所以我们周一可以不用去上课!”

    闻言,叶蓁了然。

    林懿家在兰城算是商界大亨,校长也会给这个面子。

    周一可以不用去上课,这才是重点。

    看着方媛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她,叶蓁心里只觉得好笑。

    且不温贤和林懿她并不放在眼里,就方媛来,她又有什么地方是可以可怜她的,叶蓁觉得方媛才是个真正的可怜人。

    一个女孩子,私生活过得如此混乱,不可怜吗?

    “当初我就告诉过你,温贤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降服的,瞧瞧,最后还是被林懿给挖了墙角,人家是地产大亨的千金,而你呢?你就只能蜗居在这房子里,为了每个月的工资烦恼!”

    “人家温贤多好,毕了业就能进公司当经理,你呢?打工吧?”

    见叶蓁不话,方媛以为戳中了她的软肋,讽刺的话一句接着一句。

    “那你呢,同样住在这里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嘲笑我?”

    叶蓁淡淡地看了方媛一眼,只觉得她刚才的话更加可笑。

    方媛一梗,随即就笑出声。

    “哈哈哈,你以为我和你是一样的?我男朋友在兰城也有房有车,毕了业我就可以和他结婚,马上我就要搬走!可是你呢,你辛辛苦苦一辈子,也买不起兰城一间房,我为什么不能嘲笑你?”

    “不,我并不认为我和你一样”

    叶蓁非常认真的。

    不想再和方媛扯皮,完也不顾诧异的方媛,转身就回了房。

    面对空空荡荡的客厅,方媛嗤笑一声,对着叶蓁的房门翻了个白眼,又扭着腰肢回房间继续上网去了。·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