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烂惯性,俩渣男
    “毅朗,不是要去赌……媚?”

    看着从豪车上走下来的王城柯,明媚满脸冷色,心底却更加确定的吐槽叶蓁事故体质,怎么以前她逛街就没碰到这么多烦心事,恶心人?

    叶蓁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角,现在想走也晚了。

    “媚,你怎么在这里?和叶蓁吃饭吗?”

    王城柯的声音很是心翼翼,一副生怕明媚生气的样子,这家私人厨他们曾经一起来吃过,味道很好,所以碰上也是有可能的。

    “媚,你还在生气吗?我真的没有骗你!”

    “媚?我今天晚上可不可以回家去?我有些事想和你”

    王城柯脸上都是恳求,若是旁人肯定要心软了,然而明媚却非一般人。

    “王城柯,你妈,你的轻语和我,你一天到晚应付三个女人不累吗?我都替你累,能不能别这么贱!你要明明白白告诉我事实,我还不会这么看不起你!”

    明媚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戳着王城柯,没有丝毫心软的迹象。

    “够了!明媚,你以为你是谁?我兄弟这么求着你已经够给你脸了,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轻语,方轻语,城柯的未婚妻!白纸黑字,那是上了族谱的未婚妻,是你这种野路子一辈子都比不上的!”

    王城柯还没话,一旁的秦毅朗却怒从口中来。

    以往他觉得明媚挺可爱的,话直来直往,他也喜欢这种性格,可是今天她几乎撕开了他所有的遮羞布,让他大喇喇的暴露在叶蓁面前。

    以往能够百花丛中过他很自豪,毕竟这代表了他的魅力,尽管这些魅力来自于长相,家世,钱财,这些外在因素,但这些原本就是他的啊!

    对叶蓁,他是认真的,从没有一个女生,给他一种直击心脏的感觉。

    如果不是明媚不忌口胡乱话,他有信心能追到叶蓁!

    现在这一切都是明媚害的,她居然还让他兄弟如此低三下四?

    “还有你,王城柯,就妍的,这么个女人你还当宝?我看你是昏了头,你都不记得当初咱们兰城四少的威风了?”

    秦毅朗一拳捶在王城柯胸前,满嘴的恨铁不成钢。

    明媚的眼前似乎一直闪耀着“未婚妻”“方轻语”这些字眼,像是苍蝇,怎么都赶不走,烦人得很。

    叶蓁看明媚魂不守舍的样子,眸子一厉。

    秦毅朗是个比较邪性的人,做事都凭感觉,脾性冲动,果然,像这种富二代公子哥是不会懂别人的感受的,王城柯也是如此。

    秦毅朗,风流成性,视女人如衣服。

    王城柯,欺瞒成瘾,骨子里怯弱的很。

    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渣男成双成对。

    王城柯没有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明媚,等待命运的宣判。

    “未婚妻,真是好一个未婚妻,王城柯,你骗得我好苦!”

    明媚只是冷笑,虽然有些震惊,但这个答案原本就已在心里徘徊过许多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虽然心脏抽痛,但还能够忍受。

    “从今天开始,我们恩断义绝!你的东西我会整理好扔门口,你自己叫人去取!姐还不信了,除了你这么个渣男,我还没人要了!还有你!秦毅朗,你也是个渣男,少打阿蓁的主意,你又以为自己是什么好东西?看不起我,你信不信,姐以后找的男人你俩拍马都赶不及,臭德性!”

    明媚整理了心情,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全然不把秦毅朗和王城柯放眼里。

    叶蓁见她如此,也放心了很多。

    虽然她不会天机阁强大的卜算命运之术,但一些的占卜吉凶的术法还是会的,明媚此次断了和王城柯的感情,除了些坎坷,日后是一片大吉之相!

    “走吧阿蓁,就吃个饭而已,居然碰上这么俩垃圾,晦气!”

    明媚挽着叶蓁的胳膊就要离开,不想再去看王城柯一眼。

    “站住!明媚,我看城柯就是以往对你太好,你以为兰城这么大的地方,我们这些富家子弟能没些手段?只有我一句话,你现在就得给我进局子!”

    秦毅朗大步上前拦下两人,语气森寒。

    虽然话是对明媚的,但显然秦毅朗也不想让叶蓁离开。

    “你想怎么样!”

    明媚脸色一白,把叶蓁挡在身后,银牙紧咬。

    “呵,我不想怎么样!这样吧,你和我们赌一局,你赢,我们就放过你,从此之后不再找你麻烦,我赢,你就跪下和城柯道歉,至于她…”

    秦毅朗冷笑一声,却见叶蓁目光如刃,心里不禁一寒。

    “我和你赌,但是不许牵扯阿蓁!”

    明媚语气坚决,可就是这样的坚决让叶蓁有些茫然。

    人与人之间可以有情谊,但这种情谊值得豁出尊严来保护吗?

    在饕鬄大陆,即便是两人朋友,在遇到足以改变命运的天材地宝时,也会兵刃相见,不死不休,这种背后戳你一刀的戏码实在太多。

    明媚不知道,今天的举动,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好!爽快!跟我们走吧!”

    秦毅朗邪笑一声,在他和明媚交涉的期间,王城柯一句话都没,或许他也觉得自己的低声下气换来的是侮辱,内心不平愤恨?谁知道呢。

    明媚现在连看都不想再看王城柯一眼,以往她眼瞎,居然看上这么个男人。

    “阿蓁,你先回去!”

    明媚推着叶蓁,不想让她跟着去。

    “我陪你”

    看着叶蓁清澈如水的瞳眸,明媚不出拒绝的话,只觉得有一团棉花塞在喉咙里,眼睛也被蒙上了一层雾气,不出的干涩和难受。

    “好阿蓁,今天我们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

    明媚咬牙切齿的看着秦毅朗和王城柯,语气里透着股破釜沉舟的味道。

    “你放心,我们谁都不会死。”

    叶蓁声色平淡,也缓和了明媚的情绪。

    虽然没有修为,但她也并非任人宰割,如果这两人要使用强硬手段,少不得她也要动手了,即便拼着重伤,也要使用诅咒术,要这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诅咒术是一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术法,一般来没人会去用。

    车里一片诡异的寂静,没人去打破。·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