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赤贫阶,传话筒
    “我倒觉得你不用那么急,去应聘个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一个月工资上五位数妥妥的,而且以你的厨艺胜任行政总厨都绝对没问题!”

    挖苦完叶蓁,明媚又给出了一个最中肯的建议。

    “五星级酒店大厨?没时间,我还要上学”

    叶蓁拒绝了,这个提议是不错,但她还有一个月时间才毕业,原主对大学毕业证看的很重,她不能因为自己要赚钱就对此弃之不顾。

    而且这个世界对于证件都很重视,算是一种通行证了。

    闻言,明媚也苦恼起来,既想短时间赚到钱,又没时间,咋不上天呢!

    “那我是没办法了,就你现在,做什么都没法儿赚钱。”

    “算了,别想这些了,明天就星期六了,逛街去?”

    见叶蓁又蹙起眉,明媚没心没肺的打断了她的思绪,明天就是周末,这个勤勤恳恳上班的员工终于解放可以休息了。

    叶蓁倒是有些羡慕这样的明媚了。

    在饕鬄大陆,她同样无父无母,在一个强者为尊的大陆,你没有背景还不努力修炼,最终只会泯灭在修道的长河中,如蜉蝣般挣扎。

    为了变强,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不被别人所欺,她选择了修道。

    然而呢?她的灵根是最差的,餐馆里的灵食她买不起,只能自己到密林大山中去采集,一次次逃脱于魔兽之口,一次次垂死挣扎,她要变强。

    许是上天眷顾,为她关了一扇门,却又打开了一扇窗。

    即便灵根极差,但经她手做出来的灵食不仅味道极美,而且蕴含的灵气也比别的灵厨多上三倍!

    自给自足三百年,她终于成为大陆最顶尖的修者,更是最后一位厨神。

    多少宗师级圣地奉她为上宾,多少强者大能为求她一道菜而千金散尽?

    这条路有多难?

    修者之路何止艰难千万倍,她也并非一帆风顺,被人打劫抢杀,肆意欺凌,没有背景被掳到宗门内被迫像个奴隶般没日没夜的做菜。

    最后呢?欺负她的人全被杀死,而掳走她的宗门人丁兴旺,足足一万三千八百人,全都是有灵根的修士,被她一夜之间毒杀!

    在此过程中她也明白了一个道理,要想不被人欺辱,只有自己强大。

    死亡不可惜,夺舍重生她喜悦,但没人知道她内心的孤独与彷徨。

    这是个极其陌生的世界,而她只是社会最底层,仿佛回到了饕鬄大陆最开始的时候,那时的她也同样弱,不堪。

    谁又知道这个世界是否有修道者呢?

    若有,那她身怀玉葫芦空间,被修者发现又如何自处?

    怀璧其罪。

    这个世界灵气稀薄,但只要有空间,她就能做出蕴含灵气的灵食,她要重新修道!她要再次变得强大,她不甘于此,更不想有朝一日遇到修者毫无还手之力!

    “阿蓁?阿蓁?叶蓁!”

    被明媚的大嗓门打断思绪,叶蓁回过神来。

    “怎么了?”

    “还怎么了,我和你话呢,你倒好,也不知道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我明天星期六,我们去逛街吧,我都好久没去大出血了!”

    “好,不早了,先睡了”

    叶蓁应了,没再理会嘟着嘴满脸不满的明媚,到卫生间洗漱后回了房间。

    “没有修为,清尘咒也不能用”

    躺在床上,叶蓁看了看自己的手,无奈的叹息一声。

    清尘咒是饕鬄大陆最常见的的术法,顾名思义,就是除尘的。

    下午睡了很久,并不是很累,叶蓁就用精神力去看自己种的蔬菜。

    蔬菜都绿油油水灵灵,老婆婆给的车厘子也结出了红彤彤的果子,拇指大,而那株石斛兰旁边,更是再次生根长出了另一株巧玲珑的兰花。

    这都不算什么,叶蓁没想到有个更大的意外之喜。

    原本十米见方的空间向外扩散了一米,虽然没有升级,但土地多了!

    只是想了想,叶蓁就知道是那株石斛兰的功劳,刚开始她就知道玉葫芦是可升级的灵器,但不知升级是需要主人实力来成长还是需要灵石。

    没想到玉葫芦是需要栽种灵植,这种升级方法倒新鲜。

    虽然这个世界灵植可能不多,但比起灵石可有希望多了。

    ——

    第二天一早。

    叶蓁看了看明媚紧闭的房门,也没叫她,自己去了楼下。

    沁园区绿化植被有很多,大清早的,有些叶子上还带着露珠。

    偶尔有晨跑的大爷大妈,年轻人却很少。

    深深吸了几口空气,叶蓁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很多,清晨的空气虽然比不上玉葫芦空间,但比平常却好了太多,没有浓烈污浊的气味。

    在区里逛了逛,在火爆的早餐摊买了两人份的早餐。

    回到单元楼下,却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人。

    叶蓁可没打算理他,提着早餐就缓步走向电梯。

    “诶,等等,叶蓁,你等一下”

    叫住叶蓁的就是明媚的男朋友王城柯,他在楼下十分踌躇,步子踱来踱去,一副想要上楼又不敢的模样,表情十分为难。

    “你有事”既不诧异,也不好奇,语调平淡没有丝毫情绪起伏的意思。

    王城柯一梗,他从没觉得叶蓁如此难相处过。

    他这却是误会叶蓁了,她不是在给明媚打抱不平,对不熟的人她一向如此。

    “明…明媚怎么样了?她是不是很生气?我希望你能帮我告诉她,我和轻语真的没关系,我爱的只有她,我只想要她一个人。”

    叶蓁打量着王城柯,没有话。

    这个人,穿着低调但一看就很精致,面貌英俊不凡,确实很吸引人。

    只可惜,满嘴谎言,不值得信。

    叶蓁虽然没有修为,但五感很强,别人对她的感觉能够模糊察觉,比如明媚,热情爽朗,是真的对她很热情很好,而方媛,和她的每一句话都充满恶意。

    再看现在的王城柯,话很真诚,表情也的确痛苦纠结,但到“轻语”两个字时,语调稍轻稍柔,似在刻意避及又不得不提。

    “好”

    叶蓁应了一声就走进电梯。

    感情的事难以琢磨,外人不应该插手太多。

    她不关心王城柯是不是骗子,也不好奇他和轻语的关系,话她会转给明媚,但适当的提示还是会有,因为明媚现在是她的朋友。·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