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3章 庶女心计(三七)
    温茶跟着楚霄从将军府出来,上马车时,恍惚间感觉有人在看自己。

    那目光炙热而痴缠,十分微妙。

    她寻着视线回过头,没看到人,只在街头转角处,看到了一抹白色的袍角。

    她愣了一下,施施然收回目光,跟着楚霄并肩坐下来。

    楚霄注意到了她的动作,问道:“怎么了?”

    温茶摇摇头,“没什么。”

    楚霄没有再问,却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

    除夕那天,宫里出了大事,太子带着宋相去养心殿探望周帝时,周帝不知道跟太子说了什么,没多久就彻底灯枯油尽,还没等到昌王几人进宫,就死在了龙床上。

    太子大悲,在养心殿内哭得涕泗横流,等昌王永王几人到达时,宋相拿着传位诏书,自称这诏书是周帝驾崩前写下的,要传位给太子。

    昌王几人怔在原地,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诏书打的不知所措。

    前些日子,周帝气色好了些,原以为能熬过这一年,没想到,只一眨眼的功夫,就留下诏书驾鹤西去。

    宋相难忍悲痛道:“陛下殁前,特意让我宣诏书,众臣还不快拜见新皇?”

    昌王几人的目光落在了满脸悲痛的太子身上,他正站在周帝身前,脸色苍白,眼睛红肿,将孝子的派头扮了个结结实实。

    昌王心头一紧,却没能如宋相所言一般跪拜新皇。

    他哑着嗓音问:“父皇既是有传位诏书,怎不是给蒋公公?”

    “昌王这是何意?”宋相冷眼看向他,“你这是在置喙陛下的旨意?”

    “父皇是不会把诏书给你的。”昌王冷眼盯住宋相,“你我都知道他的性子,他就是把诏书给楚霄,也不会给宰相府。”

    宋相面色一白:“你!”

    “你是太子的人。”昌王见他眸中带了一丝仓皇,忽然静下心来,“父皇他疑心病重,忌惮所有觊觎皇位的儿子,他这么爱权重势,绝不会糊涂到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一个他不信任的臣子。”

    昌王话音一落,养心殿内一片死寂。

    宋相额头冒出一层冷汗,握着诏书的手竟有些发颤。

    “昌王这是何意?”一直保持沉默的太子走上前来对峙,“父皇现如今尸骨未寒,你却要在这儿同我争执这诏书的真假吗?”

    “难道不该吗?”昌王毫不退让,“父皇一殁,这诏书自然要提上议程。”

    “好!”太子被他逼得冷笑出声:“昌王若非要议论,孤就跟你论论,于私,孤是大周的嫡子,父皇唯一的嫡出,身份尊贵,无人能出其右,于公,孤是太子,是父皇钦定下来的继承人,孤不该继位吗?”

    他面带威严的盯住昌王,“孤难道不是名正言顺的储君吗?”

    “……”

    “这天下谁敢同孤相争?”太子抽出腰间的长剑,面色狰狞的指向昌王面门,“就是你,孤也照杀不误!”

    说罢,太子一剑砍断了昌王身侧的桌岸,隐匿心中多年的怨怒喷涌而出。

    他是太子,是大周名副其实的继承人,三十多年来,不止被自己的父皇控制,还要受到什么都比自己强的昌王压迫,有哪个太子能比他窝囊?

    有哪个太子能像他一样忍辱负重?

    现在他熬过来了,他熬死了周帝,他就是新皇,这个曾经碾在他脑袋上的昌王,将是他王座下的第一具白骨!

    不知是被触到了哪根神经,太子的情绪非常的激动,几乎是红着眼睛跟昌王打斗起来,将原本哀嚎声不断的养心殿砍得一片狼藉。

    其余三位太子吓得纷纷逃窜。

    宋相则是发信号让禁军全都朝养心殿来,抓逆党。

    自策划这夜起,禁军就成了太子座下的私兵,现在只要拿下昌王,以谋逆罪判处,便能扫去这登基前的最大一块绊脚石。

    禁军来的速度很快,片刻就包围了养心殿。

    此时太子已经杀红了眼,追着昌王的样子,看起来像个厉鬼。

    昌王自然不能由着他动手,两人打的难分难舍,一下竟分不出高低。

    禁军的到来让太子松了口气,他趁势脱离了昌王的攻击范围,让等在外面的弓箭手放箭,竟是要将昌王当场射杀。

     

    宋相虽有些迟疑,不过却默认了这个决定。

    诏书是假的,周帝的死也跟他们有关,若想以绝后患,除掉昌王是必然的。

    “杀!”宋相毫不犹豫的说出了那个字。

    他不仅要和新皇一起见证昌王的死,还要和新皇一起尽享这大周荣华,更要把自己的儿子变作另一个自己,这些人的死,都是值得的。

    太子看着宫殿里的昌王,似乎已经看到了他万箭穿心的惨状,哈哈大笑起来,“你有不世的韬略又如何?终归不过是孤手下一缕亡魂罢了!”

    然而,他和宋相都没有等到昌王身亡的惨状,他们等来了风尘仆仆的楚霄。

    那个战无不胜的大周战神。

    他身后跟着一列列军队,那是戍守边疆数十载的铁血战士,无声无息间,就将所有禁军拿下。

    “传国玉玺在此。”

    踏月而来的男人,身披甲胄,气势威严,面色冷冽,刀刻般的五官,冷硬如同他手上的九叠篆玉玺。

    那玉玺,正是周帝在世时,专门请雕刻名家韩大师纂刻而成的,韩大师刻完玉玺便撒手归西,这世上,也仅有这一枚传国玉玺。

    而这传国玉玺,竟是被周帝交给了楚霄。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八个大字,像是烙印一样镌刻在玉面上,让太子和所有人怔在原地。

    握着假诏书的宋相如遭雷击,他和太子只顾着谋害周帝,没找着玉玺就用准备好的假的,想来个以假乱真,没想到周帝居然来了一出釜底抽薪,打了他和太子一个措手不及。

    楚霄拿的是真玉玺,那他和太子又算什么?谋反吗?

    “不可能!”太子被这一遭吓的面色苍白起来,“父皇怎么会给你传国玉玺?”

    “为何不可能?”楚霄的面色很冷,说出来的话也和他的气势一样威严,“陛下神机妙算,早知道会有这么一日,将玉玺给我,自然有他的考量。”

    “他有什么考量?”太子整个人都蒙了,“我是光明正大的储君?他还要考量什么?!”说到这儿,太子竟有些歇斯底里起来。

    楚霄不答反问:“他考量什么,你不知道吗?”语气间诸多意味。

    太子怔住,不可置信的看向龙床上身体已经僵硬的周帝。

    “他知道……”太子抱住脑袋,如同疯子一样的反复说着一句话,“他早就知道,他早就知道,才让你在这儿等着我……”

    楚霄似没注意到太子的狼狈,冷冷道:“陛下当日只说过一句话,他要寿终正寝。”

    是了,太子终于明白过来。

    他的父皇到死都还在算计他。

    他若寿终正寝,储君该是谁就是谁。

    他若没有寿终正寝,这储君也该换个人当了。

    太子没有按捺住野心,和宋相取出假诏书的那一刻,一切都不会顺着他的意愿走。

    他父皇这一手,出的妙,出的真真是妙啊。

    太子哈哈大笑起来,眼泪夺眶而出,他等了十六年,熬了十六年,最终却等来了什么?等来了一个算计。

    一个永远也摸不到王座的结局。

    他当不了皇帝,因为,他永远斗不过自己的父皇。

    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太子笑的疯魔,也哭红了眼睛。

    最终,他举起了手中的剑,手起剑落,鲜血奔涌间,落入冬日冰冷的雪地里。

    那是旧岁最后一天,所有陈年的污秽都将留在旧年。

    就像鲜血,像死亡,抑或太子。

    永王忽然想起那一日在养心殿外碰见楚霄的场景,当时他还开玩笑说楚霄从父皇那儿得了传位诏书,现在看来,一切都很清楚了了。

    他的父皇,他们的父皇,到最后,心里想的那个人,都还是自己。

    他的眼里,从来就没有过其他人。

    永王忽然觉得有些冷,他看着凝结在地上的鲜血,看着落在肩头的雪花,看着茫茫黑夜,嘴角动了动,最后都没有挤出一丝笑容。

    这个冬天实在太冷了。

    他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