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庶女心计(三十)
    !

    定远侯府的轻松气氛,并没有传到宰相府,此时,大公子的院子里,一身白衣的殷月正跪在地上,满面憔悴的为自己求情。

    昨儿,镇北将军带走温茶后,太子也拂袖而去,显然是对宰相府失望至极,宋辞当即就拉着她到书房里写休书。

    殷月怎么可能让他休了自己,当即就装晕混了过去,但宋辞丝毫没有体谅她,照旧把休书写了扔她身上,让贴身丫头夏兰带她滚出宰相府。

    他堂堂太子伴读,以后的的内阁学士,怎能有这样不识大体的女子为妻?这不仅是丢了他的脸,更是丢了整个宰相府的脸!

    这种不可理喻,心肠歹毒的人,根本就配不上他。

    宋辞丢下休书转头就走,装晕的殷月睁开眼,看到休书,吓得差点昏死过去,当即撕了休书,跪到院子里给宋辞赔罪。

    她是侯府嫡女,是天之骄女,怎可被人用休书扫地出门。

    她知道宋辞心是最软的,只要她跪一跪,等他气过了,自然就会跟她和好。

    但是她跪啊跪啊,从下午跪到第二天早上,宋辞都没有开门看她一眼,殷月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宋辞这是铁了心要甩开她,这怎么行?

    她从地上站起来,浑身狼狈的敲开书房门,看着坐在书桌前一脸沉默的宋辞,当即就流出了眼泪。

    他还是如她初见时那般风流倜傥,却已不是当时的陌上少年郎,他成熟了,成熟的气势遮住了他眉间的清澈,让她着迷又胆颤。

    “我错了,夫君,我真的知道错了。”她走向他,哽咽着向他道歉,“你要怎样才能原谅我?只要你说出来,月儿什么都愿意做。”

    “我不会原谅你。”宋辞面不改色的抬起头,看向她的目光里,没有了以往的柔情蜜意,语气冰冷的让她陌生,“你走吧,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干。”

    “不要!”殷月只要一想到那个结果,就心神俱裂,“你说会好好待我的,你也许过我一生一世,你怎能负我?”

    “那是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宋辞轻而易举的就能说出刺伤她的话,“我若知道你的真实样貌,我就是娶个平民女子,也容不得你这样品行恶劣的人,来败坏我宋家家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