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7章 庶女心计(十一)
    殷宁的不合作,让场面一度变得很尴尬。

    殷兰没好气的白了常胜一眼,长得这么野蛮,还想勾搭她二姐,想得美!

    “二姐!”殷兰拉着殷宁的手,“我们走!”

    殷宁不好意思的看了常胜一眼,又道了一遍谢,才跟着走了。

    常胜也没拦她,站在原地,看着她芊芊背影,有些失神。

    人群里的温茶挣开楚霄的怀抱,盯着两人来回看看,眼睛里闪过一抹深思。

    “在想什么?”楚霄捏着她的手,语气淡淡的问道。

    温茶回头看向他,“那个人将军认识?”

    “谁?”

    “帮我三姐拿回钱袋的公子。”

    “认识。”楚霄言简意赅的说:“他是我的属下。”

    温茶脑海里忽然闪过些什么,觉得那常胜有些眼熟,似乎在哪儿见过。

    那常胜却看到了二人,却越过人群走了过来,动作粗犷的朝楚霄拱了拱手,“常胜见过将军。”

    他手掌宽厚,虎口有茧,气势凶戾而忠义,满满的都是武将的厚重感。

    “嗯。”楚霄冷漠的应了一声,没打算搭理他,带着温茶往另一个方向走。

    常胜饶有兴致的追了两步,眼神在楚霄和温茶之间来回移动,“不知属下能否和将军一道?”

    楚霄侧目瞥了他一眼,那一眼很深,几乎不用说话,就把看似凶残的常胜定在了原地。

    “不能。”楚霄说完这两个字,直接拉着温茶往河边走。

    常胜也不生气,他伸手摸了摸鼻子,觉得今天的上司还是挺温和的,至少没动手。

    换做平时,估计得把自己捶死。

    他转过身,往殷宁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虽然小姑娘不大愿意跟他说话,但灯会上人多眼杂,再出个什么事,也不好处理不是?

    常胜走后,温茶终于想起了他是谁。

    镇北将军楚霄手下有两员大将,一名江武,封威武将军,一名常胜,封常远将军。

    这两人可以说是楚霄的左膀右臂,地位仅次于楚霄,都是战功赫赫的铁血将军。

    这位常胜将军,在之前的庆功宴上,温茶见过一面,他跟着楚霄身后进来时,那魁梧的身形,嗜酒如命的模样,让人很难忘记。

    想必殷宁也是认出了他,才不敢跟他交换名字。

    不过,这位常远将军二十有六却还未娶妻,家中也无一二妾室,的确是个良人。

    温茶这般想着,不知不觉就跟楚霄走到了河边。

    她回过神来,看着河面上漂浮的河灯,看向一语不发的楚霄,“将军带我来这儿做什么?”

    楚霄递给她一只荷花灯,意思不言而喻。

    温茶抽着嘴角,接过花灯,正要蹲下身来,往河里放。

    楚霄握住她的手腕,“写愿望。”

    温茶愣了一下,原来他还喜欢这样女儿家的东西。

    楚霄递给她一支毛笔,静静地站在一旁,没再说话。

    温茶拿着笔,也不知道自己的愿望是什么,想了一会儿,写了一句话,把灯放了出去。

    荷花灯

    很快汇聚在无数盏一模一样的灯里找不到踪迹。

    温茶拍拍手站起身,望着楚霄微微一笑,“多谢将军。”

    这是他第二次帮助她,这种热心肠实在跟他的身份不符。

    “嗯。”楚霄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走吧。”

    “嗯?”

    楚霄:“送你去你姐姐那儿。”

    “哦哦。”温茶提着裙摆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望着他高大挺拔的背影,实在不知道跟他说些什么。

    毕竟气势可怕,地位也可怕。

    楚霄走了几步,停下来看她,眉头微微一皱,“怎么?”

    温茶抬脚跑过去,笑眯眯的说:“没什么,就是觉得将军实在是个和蔼的人。”

    楚霄:“……”和蔼是什么鬼?

    见他不说话,温茶眨眨眼:“原以为将军这般风姿卓越的人是不会来逛灯会的,没想到竟是在这儿遇上了,实在是缘分。”

    她说这话有点些微露骨,毕竟没哪个姑娘敢光明正大的说自己跟某个男子有缘之类的话,被旁人听到了,可是要闹笑话的,

    楚霄却没听出什么岔子,他本就是武将,沙场点兵手到擒来,对于这些小女儿的试探倒没什么研究。

    但他也不是什么迟钝的人,紧抿的唇角微动起来,“的确是缘分。”

    他声音低沉,带着成熟男人的喑哑,听的温茶耳朵发麻,不太敢抬头看他。

    楚霄却垂下眼眸,锋锐的如同利刃的双眸在触及到少女白嫩精致的眉眼时,不自觉的温柔下来,身上的气势也收敛了许多。

    少女在他清冷又专注的视线下,耳朵红了起来,两颊像也抹上了绚烂红霞。

    红彤彤的耳朵有点胖胖的,平时就很可爱了,红起来就更让人移不开眼睛。

    楚霄喉间涌起一股热气,心思微动间,手已经落在了小姑娘的耳朵上,揉了一把那软绵绵的耳朵。

    炙热的温度落在微凉的耳朵上,感觉非常明显,温茶被吓了一跳,跟只受惊了的兔子一样抬起头,却对上一双狼一样的眼睛。

    温茶吓得急忙后退两步,不敢相信刚才都发生了什么,“楚楚楚、楚将军,你你你、你方才在做什么?”

    楚霄摩挲着指尖残留的柔软,心道耳朵软的心肠也软,应当是个耙耳朵了。

    这个认知让他心情霎时好起来。

    “走吧。”他薄薄的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抬脚径直往前走。

    温茶脸红了几秒钟,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了过去。

    这将军莫不是当了太久大魔法师,所以真的想对她这个花骨朵下手?

    艾玛,她这具身体翻年才十四,可楚霄已经二十七了,不管是身形还是年纪,都像是父亲和小女儿好吗?

    他下的去嘴,下得了狠心?

    温茶表示怀疑。

    走到人群里,温茶就有些跟不上楚霄的步伐了,他人高马大,走路也大步,两下就能把温茶撂老远,温茶急匆匆的跟了几步,就有点喘不过气儿来。

    楚霄停下脚,绕过隔开她的人群,拉住了她的手,难得说了句贴心话,“不急。”

    温茶暗自翻了个白眼,都已经走丢了,能不急吗?再者,定远侯府的人,如果知道她今晚是和楚霄一起度过的,那场景简直无法想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