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庶女心计(九)
    温茶歇了一会儿,又试着站起身,这回站起来了,不过,脚疼的只能跳着走。

    温茶又在心里咒骂了宋辞八百遍,然后跳着往回走了,走到转角处,还撞到个人,身体硬邦邦的,把她鼻子差点撞废了。

    因为撑不住平衡,温茶竟被弹得向后倒去,她暗自低咒着,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后仰去,要看就要摔在地上,腰上一紧,竟是被人用手带了回去。

    温茶惊诧的睁大眼睛,蹙着眉抬头看过去,看到了一张有点眼熟的脸。

    身穿官服的年轻男人目光冷沉的望着她,眉头微皱,唇角紧抿,可见他心中的不悦。

    温茶脑海里闪过好几张脸,然后对上了人名。

    她瞬间就战栗了。

    颤颤巍巍着问:“镇、镇北将军?”

    年轻男子闻言,面上仍旧没什么表情,不过握住她腰的手却松开了。

    温茶如蒙大赦,急忙退出他怀里,扶着檐下的柱子稳住了身形。

    急忙开口道:“定远侯府殷茶,见过将军。”

    楚霄锐意的眼眸在她脸上一扫而过,下颌微点算是知晓她的身份了。

    温茶暗暗松了口气,又道:“方才多谢将军出手相助,若有冒犯将军之处,向将军致歉。”

    不知是他气势太盛,还是她胆子太小,说这话时,她嘴角颤动着,看起来跟只被霜打了的小茄子似得,有些可怜。

    楚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见她衣摆沾了雪花,手指在身侧捏成了拳头状,眼角也带着还未散褪的微红,可不就是个可怜人儿吗?

    他心下一动,明知故问道:“你方才哭什么?”

    温茶心头一惊,这人怎么知道她哭了?

    “眼睛。”他言简意赅的提醒。

    “哦哦,”温茶条件反射的揉了一下眼角,心里松了口气,从善如流道:“约莫是雪吹进了眼睛里,将军不必担心。”

    小骗子。

    但楚霄没拆穿她,面不改色的问:“你是定远侯的几女?”

    温茶虽不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四女。”

    定远侯有四个女儿,大姑娘是殷月,也是嫡女,剩下的三个都是庶女,这小姑娘,应该就是外界传言的四妹妹了。

    楚霄不置可否,难得有了点世家公子的气度:“我送你回去。”

    他伸手过来握住她莹莹温软的肩头,决定扶着她回去。

    温茶哪敢让他扶啊,这要是被旁人看到了,她名声还要不要?更重要的是,那位安平公主一定会把她大卸八块,别以为她没注意到席间安平公主纠缠他的场景,那非君不嫁的固执,简直都魔怔了好吗?

    “就不麻烦楚将军了,”温茶瞥了一眼他的手,忍着把他甩开的冲动,干巴巴一笑道:“我一个人可以回去。”

    楚霄的眉头又皱起来,他沉默片刻,似乎才反应过来她在忌惮什么。

    还是个爱羽毛的小家伙。

    但他没有就此让她离开,沉声道:“你先等等。”

    说完这话,他转身大步往回走,修长的身姿在雪夜里十分挺拔,几步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温茶靠在柱子边等了片刻,殷宁就从大殿走了出来,焦急又关切跑过来扶住她:“四妹妹,你方才去哪儿了?我安置好三妹妹过来找你,怎不见你身影?”

    温茶指了一处位置,“我瞧下雪了,就在这儿看了会儿。”

    殷宁嗔怪的看她一眼,“还好有宫女说你在这儿,否则可得把我担心死。”

    温茶提着的心豁然松了下去,幸好是宫女过去找的殷宁,要是楚霄,这庆功宴估计又得横生波折。

    见她脚一瘸一拐的,殷宁有些心疼,“脚扭伤了,可不是什么小事,以后切莫这般粗心大意了,知道么?”

    “嗯。”温茶乖巧的点点头,难得露出些绚烂的笑容,“我都听二姐姐的。”

    “诶。”殷宁见她愿意搭理自己,心里也是高兴的。

    回到宴上,大多数人都已经有了醉意,坐在张氏身边的殷月见她们一起回来,目光隐晦的扫了一眼温茶的脚,见她略带狼狈的模样,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嘴上却关切的问道:“四妹妹这出去透气,怎还扭伤了脚,大过年的也太晦气了,改明儿,可得去庙上拜拜。”

    温茶落座后,脸上也没什么痛色,她不紧不慢的答道:“以后我会多多注意,谢谢大姐姐关心。”

    殷月哪是关心她啊,是变着法提醒她脚伤的真正原因,要是再和宋辞有牵扯,估计就不是扭伤这么简单了。

    “你自己注意就行。”温茶的示弱让殷月觉得无趣,之前因着宋辞,她还想跟温茶争一争,现在宋辞属于自己,安平公主也在身后撑腰,而温茶又样样不如她,殷月忽然就没那么看得起温茶了。

    到底还是庶女。

    她扭过头和张氏说话,徒留给温茶一个戴满金饰的后脑勺。

    温茶回过头,也没看她,整个人缩在殷宁身后,一言不发。

    殷宁和殷兰都不知道温茶和殷月的龃龉,不过这不妨碍殷宁喜欢这个小妹妹。

    她倾身给温茶倒了杯热茶,让让温茶暖暖身子。

    温茶抱着茶杯,长长的眼睫耷拉下来,有些说不出的茫然。

    殷宁见状,忍不住想抱着她揉一揉,她这四妹妹仔细一看,也太可爱了些。

    一旁的殷兰鼻子里发出一声嗤声,也不知是嘲笑温茶总是被欺负还是觉得殷宁过于老好人。

    高座上,日渐衰老的周帝没坐多久便现疲态,被身边的公公搀扶着回了养心殿。

    几位王爷也性质缺缺的打算退场,余光里只有那几位将军还在喝酒,武将爱酒本就是人之常情,颇有些来者不拒的意味。

    至于那位镇北将军,虽没有喝酒,但对夜宴也没有多大兴致,正端坐在位置上,望着手心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散场时,温茶跟着殷宁急匆匆往外走,脑海里却对夜宴上的官员有了大致印象。

    回到侯府,温茶简约列出了几个适婚的年轻人,长得虽不出众,但才华谈吐却尚佳,还算是良人,至于究竟怎样,还得再瞧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