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庶女心计(八)
    温茶跟着殷宁走到大殿外的花园透气,此时天色渐晚,外面下着微雪,雪地里开了几树红梅,清香浅淡,十分好闻。

    姐妹俩站在檐下观望,沉郁的心情也不由轻松了起来。

    呆了一会儿,殷宁不大放心殷兰,便道:“四妹妹且在这儿等一等,我去瞧瞧三妹妹。”

    温茶可不想一个人待着,这皇宫看似平和,实则处处危机,自己要惹了谁,可就遭了。

    她正要跟着殷宁一起回去时,里面忽然走出来一道白色的身影,饶过殷宁,拦住了她的去路。

    温茶停下脚步,看向那人,却是个面冠如玉的年轻男人,眼眸温柔,气质温雅,端的是大家公子的气派。

    “四姑娘。”来人轻轻的打了个招呼,道:“能否借一步说话。”

    温茶:“不能。”

    宋辞知道她在生自己的气,也便忍了她的小性子,“四姑娘若是想在这儿说,我也是不介意的。”

    “大公子有什么话可以直说。”温茶并不怕他,直视着他的眼睛,眼底一片坦然。

    见她这般模样,宋辞心里颇不是滋味,“你是想和我一刀两断了吗?”

    一刀两断?

    温茶心里冷笑不已:“我与大公子素昧平生,大公子说这话可要折煞我了,若让人误会了去,我怕是要被诛心。”

    宋辞面色一滞,勉强笑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温茶冷冷的盯住他,胸腔里憋了口气,怎么也出不来,“大公子岂知误会容易,清白难还,承诺容易,负心不难。”

    宋辞被她说的面上无光,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许诺的是他,反悔的也是他,若说他真有几分悔意,也被心里的羞愧闷死了。

    他仔细瞧着她的脸,怔怔道:“我知你恼我,可我对你的真心从未变过。”

    “真心?”温茶好笑的看着他,“我与大公子,大公子与我,何曾有过真心?不过是闲暇诗会时见过几次,未递过庚帖,未许过终生,大公子做这副情圣状,也不怕教人笑话。”

    她说的轻松,宋辞却听的心头剧痛,他艰难的克制住自己胸腔里的疼痛,“我与你做过的,皆是出自真心,不管你信不信,我曾用满心热忱待你,也真的想娶你为妻,我宋子宁敢对天发誓,我从未想负你。”

    子宁是宋辞的字。

    他如此激切,温茶却是不为所动,“你从未想负我,却打算娶我的长姐,这种话说出来,你都不觉得有辱读书人的斯文吗?”

    宋辞一愣,没想到她会这样牙尖利嘴的声讨他,“你以前不会这般的话。”

    “那是你还没有辜负我。”

    宋辞心里又是一痛,他再也按捺不住心里的痛楚,抓住小姑娘的手就往雪地里拉,“不管你信不信,我向陛下求旨时,求娶的是你,可圣旨扳布下来,却成了你的姐姐。”

    “我不知道哪里出错了,可我喜欢的是你啊。”他拉着温茶的手走到一棵梅花树后,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思念,伸手想要抱抱她

    ,却被温茶制止了。

    “如果你想说的是这个,我听到了,回去吧。”

    “殷茶。”宋辞抓住她的手腕不让她走,“你既然都已经知道了真相,就不能原谅我吗?我也有苦衷,如果我能选择,我绝不会放弃你。”

    “好啊,”温茶回过头,眨了眨眼睛,“你现在就去求皇上,说他赐错婚了,说你喜欢的是我,你要跟我成亲,如果你说了,我就原谅你。”

    宋辞身体一僵,眼神一下子恍惚起来,“这怎么行?陛下已经赐婚给了我和你姐姐,我再去求旨,这不符合常理。”

    “不去就不去,没有符不符合常理一说。”温茶轻轻一笑,“你既是舍不下面子,那就不要再找我。”

    她挣开他的手,转身就走,背影决绝而冷漠,宋辞慌忙的叫住她:“我可以退婚,可你为你大姐考虑过吗?如果我退婚了,世人会怎么看她?她的名声就毁了你知道吗?”

    温茶被这番话逗笑了,心底升起一股浓烈的悲哀,“你口口声声都是真心待我,想和我在一起,心里担忧却是她的名声,你想过我吗?”

    她回身看着宋辞,圆圆的眼睛泛着让人难以察觉的红色,“你既然这么担心她,为什么要来找我?”

    宋辞心里一虚:“我……”

    “我为你做了那么多事,为了跟你见面,平白还担上了张扬跋扈的名声,你可曾担心过我?”

    “……”

    “你没有担心过我。”温茶低低一笑,“你担心的是你自己,是你将来名正言顺的妻子,你从来就没有考虑过我。”

    说完这句话,她有些说不下去,她撇过头看向远处的八角亭,“孔雀灯已经被我烧了,当初说的话,就当是一起,都散了吧。”

    都散了吧。

    她脸上的决绝让宋辞心惊,他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难过,好似这一别,他们就真的山高水长,永不再见了。

    “殷茶……”他追了上去,想要跟她说自己最在乎的还是她,让她等等,可她已经不听了,她转过身,毫不犹豫的跑了出去。

    宋辞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心痛的几近窒息,可这一切,在宋家把聘礼抬到侯府的时候,就已经没了退路。

    他和殷茶,不是喜不喜欢的问题,是合不合适的问题,就像父亲说的那样,殷茶长得再漂亮,也不能是宋家的主母,她的能力不行,出身也会让宰相府蒙羞。

    宋辞满心沉重的回了大殿,没发觉身后几棵梅树下站着的年轻男人。

    他似乎在那儿站了很久,目睹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温茶跑到檐下,抹了一把眼睛里的泪花,怕被殷月看出破绽,犹豫着没有进去,转个弯跑到大殿侧面的花园里,抱着膝盖揉眼睛,力求把刚才的红眼圈揉下去。

    心里不断咒骂着宋辞,这个渣男真烦。

    她揉了一会儿眼睛站起来,忽然感觉左脚一阵剧痛,之前还没好透的扭伤,似乎复发了。

    她疼的皱起眉头,试了好几下都没站起身,只好蹲在地上不动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