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庶女心计(五)
    “便只见过这一回?”

    “并非如此。”

    “那还有多少次?”安平的眼睛眯起来,“莫不是你凭借庶女的身份,还跟这位大公子私相授受?”

    这句话说出来就有点诛心了。

    温茶心里暗骂安平没脑子,面上却闪现过委屈的神情,“公主这可就误会殷茶了,殷茶只是一介庶女,哪敢肖想大公子的垂爱,不过是在诗会上遇到过几回罢了,大公子是人中龙凤,又是上京第一公子,自然要要和大姐这样的名姝在一起,才是天生一对。”

    这话讨好了殷月,她原本还带怀疑的面色,瞬间好看了些,“四妹妹这张嘴真是比蜜还甜,真是要折煞我了。”

    “大姐姐才貌双全,妹妹没说错。”

    “嘴的确挺甜,”安平公主打断两人的话,冷声开口:“那你可知这大公子想要求娶的侯府之女究竟是谁么?”

    这话一出,四周俱静。

    果然是来找茬的,温茶暗自翻个白眼,故作不解的看向安平,“公主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赐婚不是赐给大姐的吗?大公子既是求了大姐,自然是想同大姐在一块,且这府中能配得上大公子的非大姐莫属,难道还有旁人不成?”

    她说这话时,表情非常的自然,眼睛里也透着股说不出的天真,如果不是知道宋辞喜欢的是她,安平都要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看错了。

    “你原是这么想的么?”安平似笑非笑的盯住她,“你这样盛赞宋辞,本公主还以为,你也喜欢上他了。”

    “殷茶不敢。”温茶吓得面色惨白的跪倒在地,“大公子于殷茶来说,是天边的云彩,一介蜉蝣怎能肖想天地,更遑论,大公子和姐姐两情相悦,殷茶自知甚重,请公主明鉴。”

    “你说的话,本公主爱听。”安平举起手里温热的茶水,反手就砸在了温茶的脑门上,“可你嘴再灵再巧,也别想在本公主这儿讨到什么便宜,你做的事,本公主一清二楚,还轮不到你在这儿糊弄我!”

    茶杯砸在额头后,落在地上摔个粉碎,茶水洒落在少女的脸和额头,霎时就将那张脸烫的红肿起来。

    温茶身体一抖,趴在地上没敢说话,可浑身却透着一股难言的惊恐,她颤颤巍巍的说:“……殷茶人小甚微,不敢糊弄公主,请公主明鉴……”

    这抹惊恐取悦了安平,她从亭子里站起身,走到温茶面前,涂满丹蔻的手指,像铁索一般擎住温茶的下颌,“这张脸的确很美,可长在一个庶女的身上,就有些过了,知道吗?”

    温茶抖如筛糠的战栗起来,面色惶恐又无措,再无之前的仙气。

    安平公主见状,低低一笑,指甲划过温茶的脖颈,一把将她推到了亭子外的台阶下,少女顺着台阶重重的跌倒在雪地里,满面通红,浑身狼藉的样子,看的安平哈哈大笑。

    “今儿,就先放过你,日后,若再不自量力,本公主可不会轻饶了你。”

    温茶忍着脚腕的剧痛,翻身跪倒在地谢恩,安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卑微的身影,心里一片畅快,“一个庶女,就要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什么人是你该碰的,什么人是你不该碰的,你最好有个底,否则,下回再踢到铁板,就是

    你姐姐也救不了你。”

    “殷茶谨遵公主教诲。”

    安平公主见她狼狈不堪的模样,眉间划过一丝得意,“还有,若我在听见你和大公子不清不楚的,我会亲自了结了你,滚吧。”

    “谢公主。”温茶从地上光芒的爬起来,忍着脚上的剧痛,一步一步的朝外走去,等在外面的春蓉看到她,急匆匆的迎了上来。

    “姑娘。”

    “扶着我。”温茶脚上力道一松,竟不能维持身体的平衡。

    春蓉急忙搀着她,见她面容红肿,一头冷汗的模样,忍不住哭起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您怎么会受这样重的伤。”

    “没事,”温茶垂下眼睑,微微一笑道:“快扶我回去,再不回去,你家姑娘腿都要废了。”

    “好好,”春蓉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扶着她渐渐走远。

    “高兴了吗?”安平在亭子里坐下来,看向自始至终都没有为温茶求过情的殷月,“经此一事,她是绝不敢再招宋辞了。”

    殷月也不掩饰虚伪的假象了,轻笑着向她道了声谢,转头取了个新杯,给安平倒了杯茶,“公主对我的好,殷月铭感于心,以后公主若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殷月任凭公主差遣。”

    “好,”安平嘴角微微勾起来,“这可是你说的。”

    回到院子里,春蓉安置好温茶,扭头就去外面请郎中。

    四姑娘脚扭得那样重,肿的跟个馒头似得,一时半会恐怕是好不了了。

    郎中来的很快,看完扭伤后,还看了看烫伤,“幸而水没过烫,否则四姑娘这张脸,就要留疤了。”

    张郎中从医药箱里取出烫伤膏给温茶,“早中晚,一日抹三次,抹七日停下即可。”

    温茶点点头,张郎中又叮嘱她,“脚伤期间,四姑娘切莫走长路,这热敷膏药敷在脚上,半月左右方可痊愈。”

    “谢谢张叔。”

    张郎中点点头,随春蓉取了药钱,转脚走了出去。

    春蓉回到屋里,看到温茶举着铜镜左右看脸的模样,抑郁的心情,当即好了一半,“事情都弄成这般了,姑娘怎这般不担心?”

    “担心有用吗?”温茶放下八角铜镜,面色淡淡的看了一眼春蓉,“我现在脚不能走,脸不能见人,那些人不就是想见到我狼狈的模样么?”

    春蓉听不出她的画外音,皱眉道:“只见了安平公主一回就这般,以后可怎么过啊?”

    “以后有以后的过法,”温茶满不在乎的把铜镜扔给她,让她放好,“等大姐嫁入宰相府,她们就不会搭理我了。”

    “那我们不出门了吗?”

    “怎么不?”不出门怎么给自己和两个庶姐找老公?

    “那我们……”

    “看折子吧,”温茶手指在被褥上敲了敲,“如果是平日里关系好的,还是可以过去瞧瞧。”

    “好。”春蓉给她整了整被角,低声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