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庶女心计(三)
    出了老太太大院,殷兰和殷宁都没什么好脸色。

    “这老婆子真是偏心,”一向心直口快的殷兰最是气不过,“她平日里爱重大姐也就罢了,凭甚要贬低我们来衬托大姐的高贵?都是侯府女儿,她只为大姐打算,可曾想过我们?”

    殷宁闻言,左右瞧了瞧没有多余之人后,才拉着她走到一边儿,“你说这些作甚?要是被老太太身边的人听见了,可不要挨顿板子?更何况,大姐是嫡女,老太太为她多考虑,也是应当。”

    “嫡女又怎么了?”殷兰不服气,“前朝庶女为后的事也不在少数,不能因为是我们是庶女,就被她们揉着捏。”

    “你啊你,”殷宁长叹一口气,也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老太太哪那儿还是多去去,以后你我的婚事,还得指仗着她和嫡母。”

    殷兰再怎么不甘心,也只得忍下来,谁让她们只是个庶女呢?若嫁人,定是论不了能当户对的郎君,想要为正妻只能下嫁,否则只能做侧室或继室。

    可眼见殷月要嫁给宋大公子,她们这些庶女,又怎甘心嫁的比她还低呢?

    殷兰眼睛有些发红,却也多说不出难过的话。

    她甩开殷宁的手,扎头就往回走。

    婢女秋菊急匆匆的跟了过去。

    殷宁看着她的背影,低低的叹了口气,带着冬梅也离开了。

    她们这侯府,还算是家宅安宁的,殷月虽虚伪,可也要做面子功夫,四妹妹殷茶张扬,骨子里却没有坏心思,至于她和殷兰,虽差了一岁,也鲜少有争锋相对的时候,关系还算友好,唯一遗憾的,她们都是庶女,没有什么选择权,以后嫁给谁,过什么样的日子,自己也做不了主。

    殷宁带着婢女走远后,一道桃红色的身影从大院里慢腾腾的走出来,妆容精致,面容娇美,眼睑却带着遮不住的憔悴,可不就是四妹妹殷茶么。

    “姑娘,”婢女春蓉迎上去扶着她,关切道,“几位小姐都出来了,您怎么迟了些?”

    “没事。”少女拉着她的手慢腾腾的往回走,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在冰天雪地里,比枝头盛放的红梅还红。

    春蓉是最知道她的,她暗自叹了口气,拉紧了少女的手,“姑娘若是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吧,哭过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我为何哭?”少女嘶哑着低笑一声:“我一没负过人,二没做亏心事,为何要像丧家之犬一般掉眼泪?”

    她话虽说的冷硬,可表情却是隐忍的,眉间含愁带怨,一双柳眉更是蹙的展不开。

    春蓉不知该怎么开导她,心里却把宋辞骂了几百遍,既然要和大姑娘定亲,又为何要来招惹她家姑娘,这不是花花公子的作派吗?以往对他的好感霎时就跌倒了谷底。

    往后,绝不能再让她家姑娘重蹈覆辙。

    两人静静地走回小院,第一件事就是取出去岁的孔雀花灯,用剪刀剪了个粉碎,在院子里把碎屑烧成灰。

    曾经的热切,也仿佛随着这盏灯,灰飞烟灭。

    春蓉烧好热水,给小姑娘净了手,看着她掌心里剪花灯时落下的伤口,心疼给她上了药。

    “我再也不信他了。”少女躺在被窝里,望着窗外的冷月,喃喃自语着,语气说不出的怅然。

    “他曾经答应过我,以后会娶我,身边也只有我一个人,他食言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语调很冷,像是浸了冰一样,让人心里发寒。

    春蓉轻轻拉住她的手,想要安慰她,却听到她说:“他终究是看不起我的。”

    他终究是看不起我的。

    因为看不起我,才会这样轻贱我,因为看不起我,才会觉得我容易糊弄。

    “但我能做什么呢?”她讥讽的笑出声:“我就是个庶女,不仅配不上他,还要供他玩弄之后,打碎了牙合着血往肚子里咽。”

    谁叫她投错了肚子,爱错了人呢?

    “这就是庶女的命。

    ”

    殷茶和宋辞遇见也是在灯会上,不过是在很久之前的灯会上了。

    她当时在灯会上和几个姐姐走散,还险些被马车撞上,是宋辞出现救了她,那时候宋辞还不是上京第一贵公子,也不是什么学富五车的状元郎,他只是个面容稚嫩的少年。

    找不到家人,两人就一起坐在河边放花灯,她性子活泼,还是个话唠,叽叽喳喳的同他说了好些话,记不得都说了些什么,但那时却是真的高兴。

    宋辞年少老成,他不会跟她说多少话,却会把她说的话记在心上,殷茶被家人找到后,就分别了,自始至终都没有询问过对方的名字,直到前年,安平公主组织的一次诗会上,他们再度重逢。

    宋辞依旧没说什么话,但却增加了参加诗会赏花会的次数,两人虽然都没有表明过心意,却又都心照不宣的在各种聚会上相遇。

    殷月只知她爱慕虚荣,喜欢参加各种聚会,却不知,她是为了宋辞。

    但他们的重逢并不全是快活。

    她知道他是个宰相嫡子,他也知道她是侯府庶女,两人的身份是不对等的,不管再怎么喜欢,他也不能违抗家族的意愿,娶她做正妻。

    两人就这样暧昧着,直到去年宋辞及冠,开始议亲,宋辞才趁着花灯会,拔了头筹那盏孔雀灯向她表明心意。

    殷茶是喜悦的,她甚至喜不自胜,可同样她也是惊恐的,她怕这份感情,最终走向失败的结局。

    他们的身份,注定了以后的坎坷。

    这世上远不止有爱情就可以饱腹的。

    殷茶是个心气儿高的姑娘,当即就表达了,如果他要娶她做侧室,他们就分开的想法。

    宋辞了解她,也不想委屈她,向她承诺,等她及笄以后会以正妻的名义求娶她,让她相信他。

    殷茶很信任他,把孔雀灯放在了床头边的柜子里藏着,只有偶尔太想他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看看,然而,就是这样,她最终还是失去了他。

    在她满心期待的等着他的时候,皇上却给他赐婚了,婚是他亲自去求得,但那个人却不是她,是她的嫡姐,他要和她的姐姐成亲。

    这就像是一击重锤砸在了殷茶心上。

    她恨他不守信用,恨他负了她,甚至动过轻生的念头。

    但事实是,她不仅没有博过命运,还眼睁睁看着他娶了殷月,过上了琴瑟和谐的生活。

    殷茶恨他,但却不知道该怎么报复他,虽然后来他也曾三番五次的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他想娶得人是她,只是皇上弄错了,他才阴差阳错的和殷月在一起,他心里还是喜欢她,可以娶她做侧夫人,他们还可以像过去那样,幸福快乐的在一起,一切都不会改变。

    可一切怎么不会改变呢?

    她受到的伤害就因为一句“阴差阳错”就可以抹去吗?她付出的感情呢?他是觉得木已成舟自己就能委曲求全吗?

    不是的,殷茶心说,错过是错过了,这不是他和那些人伤害他的理由。

    他既然娶了殷月,就该对她负责,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而她没福分跟他在一起,这就是庶女的命。

    宋辞既然接受了这样的命,就不该再来侮辱她,否则他不会娶殷月,实际上他心里也是觉得她配不上他吧,不然,他又怎么可能和殷月过得那样好。

    后来殷茶被嫁给了一个死了妻子的富商,嫁过去时,人已经快要老死了,说是娶妻,实际上是找个养老送终的人。

    殷茶嫁过去没多久,就继承了富商家里的万贯财产,给侯府的崛起,攒够了银两,在宋辞的帮助下,侯府虽然没有恢复到之前的鼎盛时期,但前途却无限光明。

    作为远大前途的垫脚石,侯府三位庶女首当其冲。

    除了嫁给老鳏夫的殷茶,殷宁和殷兰都被老太太嫁去做了达官贵人的侧室,用婚姻换来了对侯府的支持。

    一辈子都没有快乐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