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茶香浅浅(三七)
    开学那天,安杏没有给温茶好脸色,毕竟她还以为温茶会被安母送到c市,可事实证明,温茶并不是她想象中的软包子,为此她还跟周川好好的抱怨了一通。

    开学以后,温茶比过去沉默了很多,虽然以前她也很沉默,只不过,这次比过去要严重的多。

    钟蔓多少了解些她和陆宴之间发生的事,尽可能的想办法给自己阔别已久的同桌带去温暖。

    她和以前一样把早就准备好的棉花糖塞进温茶嘴里,看着她瘦了也苍白了的侧脸,幻想着一会儿她会笑出侧颜的小梨涡,事实上,温茶也笑了,却没有过去那么开心。

    八个月近似囚禁的生活,给她的心里还是造成了困扰,这样的困扰,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化解的。

    陆宴却没有钟蔓想的那么多,他不想执意的去治愈温茶什么,他只想让温茶笑,和以前一样,跟他在郊外的草地上欢声笑语。

    他把这段时间以来给温茶准备的笔记全都从家里拿过来,一页一页的跟温茶说,自己是多么的用心,多么的为她着想。

    温茶去年离开他的时候,他颓废了很长时间,清醒过来后,就开始没日没夜的整理资料,在笔记本上写下一个又一个字,脑海里不断想着她回到自己身边的场景,到时候,把这些笔记本给她看,她一定会高兴的跳起来。

    他预想中的场景没有出现,不过温茶却给了他一个爱的么么哒。

    摸着自己的侧脸,陆宴嘴角一勾,又有想接吻的冲动。

    中午放学后,陆宴带着温茶一起去学校外面吃饭,在门口看到了安母,她站在车边,看到陆宴脸色很不好,不过她没有像之前那样,揪着温茶破口大骂,她把手里的食盒递给温茶后,深深地看了陆宴一眼,什么也没说,开车离开了。

    温茶站在原地,看着手里的食盒,开始计划够不够她和陆宴两个人吃。

    安母说是给她和安杏准备的,让她和安杏一起吃,但她不准备去找安杏,她要和陆宴一起吃。

    两人找了一处树林,把食盒打开,看着里面满当当的饭菜,差不多就是两人的饭量了。

    吃过饭后,陆宴抱着温茶靠在花池边的树干上睡午觉。

    初春淡淡的阳光洒在身上,像是有羽毛在脸上扫动的感觉,温茶蹭了蹭陆宴的心口,转过面继续睡,陆宴睁开眼睛,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心里说不出的悸动。

    书上说的岁月静好应该就是这样吧。

    他低下头在小姑娘的眉头亲了一口,给她调了个更加舒服的位置,让她睡个好觉。

    安杏和周川从校门口走进来,走到树林边就亲在了一块,两人亲的难分难舍,很快就撞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

    周川搂住安杏的腰,声音低哑着询问安杏下午能不能跟他一起出去,他都快想死她了。

    安杏喘息着答应了,嗔怪他太过心急,“你们男人,除了满脑子废料,还能想些什么?”

    周川捏着安杏的后腰,温情款款的答了句:“除了你我还能想谁。”

    安杏就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就知道糊弄我……”

    说着两人又亲到了一起。

    温茶听见声音皱起眉,隐隐要睁开眼睛,陆宴抬手遮在了她眼前,低低的说:“没事,继续睡吧……”

    温茶伸手抱住他的胳膊,复又睡了过去,可惜好景不长,在一阵尖锐的争吵声里,温茶还是醒了过来。

    陆宴看着她明显没睡够的样子,眉头一皱,站起身就要去找安杏的麻烦,温茶一把拉住他的手,“别去。”

    话音未落,温茶就听见了,安杏指责周川的声音:“你们这些臭男人,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真是欠收拾,你要是再和她不清不楚的,我跟你没完。”

    她的声音里,有羞怯和恼怒,明明是指责的语调,听在耳朵里却让人有些害臊。

    温茶不知道两人在吵什么,陆宴却是一清二楚的。

    这周川明面上是和安杏谈恋爱,在班里却和周雪茹走的很近,安杏大抵有些生气,免不了质问他。

    周川自然要好好解释一番,也就出现了刚才那一幕。

    温茶从陆宴的腿上坐起来,抬眼看去,正好看到了安杏面色羞红,沉溺爱河的模样。

    “你要是辜负我,我才不会放过你。”她趴在周川的胸口,全然没有平时的盛气凌人,看起来还有些傻,似乎真的爱上了周川。

    在原剧情中,安茶早就死了,也就不知道后来安杏和周川的结果,可看现状,安杏很喜欢周川,周川却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重视安杏,至少他抱着安杏时,眼睛是冷的。

    温茶看到过陆宴望着自己的眼神,一个男人,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女孩子,眼神绝对不会那样平静。

    温茶放在陆宴心口的手指一紧,不知道该不该提醒安杏注意周川。

    毕竟人设在那儿摆着。

    陆宴握住她的小拳头,把她扯进怀里,生怕她上前找事,低声说:“你姐马上十九岁了,做什么事有自己的考量,你不用管她。”

    温茶沉吟片刻,没有再看安杏,她的任务是让安杏后悔,照现在看来,安杏迟早是要后悔的,她也懒得上去找不痛快。

    她乖乖的点点头,获得陆宴牌香吻一枚。

    他现在眼里只有温茶,才不会去管安杏的死活,就算她是温茶的姐姐,他也懒得搭理,安杏愿意被周川玩,那是她自愿的,以后有什么恶果,那也是她的报应,怪不到他的小姑娘身上来。

    周川和安杏缠绵了一阵就离开了,陆宴弯下腰把温茶背起来,朝着教学楼走去。

    下午放学,是安母来接姐妹俩的,温茶跟陆宴告别以后,和安母一起在门口等安杏,没等一会儿,安杏打电话来说,自己要和同学一起在学校复习,让他们先走。

    安母不疑有他,带着温茶一起回了家。

    路上,安母想着陆宴和女儿一块出来的身影,按捺不住提醒温茶不要和陆宴越界,谈恋爱归谈恋爱,学业更重要,让她向安杏学习,争取考个好大学。

    温茶点点头,没把安杏和周川的事情抖出来。

    只要安杏不作死,她不会主动去害安杏。

    安杏要是自己争气,就会为她和周川的未来考虑,不会头脑发热,也不会感情用事。

    更何况,安杏很聪明,温茶不觉得她会犯蠢。

    可结果证明,安杏比她想象的要蠢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