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7章 茶香浅浅(二八)
    “我查了你给我的身份信息。”没多久陆大哥就把消息报给陆宴,“你说的那个人,已经在昨天早上乘飞机去了澳洲。”

    澳洲……

    陆宴的手指紧握起来,“她一个人去的吗?”

    “对。”陆大哥点点头,“她乘坐的航班已经降落了。”

    “呵。”陆宴深吸一口气,“能查到她的行踪吗?”

    “这有点困难,”陆大哥皱起眉,“她现在具体在哪儿除了她的家人已经无人得知,如果要查,恐怕会很麻烦。”

    “那就给我订一张去澳洲的机票,”陆宴从地上站起来,“我要过去,我亲自去找。”

    陆大哥的面色瞬间就不好看起来,“究竟是什么人值得你这么大费周章?宴子你现在马上就要成年了,不该这么意气用事。”

    “什么是意气用事?”陆宴看向陆大哥,“劳资的媳妇儿都没了,这也算意气用事?!”

    陆大哥面色一怔,片刻回过神来,“你们还小,你不觉得说这些过早了吗?也许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呢?”

    “她没有选择。”陆宴打断陆大哥的话,“她根本就没有选择,你让我怎么放心,你让我怎么放弃?”

    “你……”

    “我放弃不了,”陆宴闭上眼睛,面上闪现出一丝过于成熟的痛苦,“我想看她,想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这过分吗?”

    陆大哥语塞:“可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你拿什么保护她?”

    “我拿什么不用你管,”陆宴冷冷的说:“我只要向她证明我的态度,我是爱她的就够了。”

    这远比给她无数的物质要好的多,那会让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抗争,他没有离开她,他和她并肩而战,无论何时。

    陆宴的坚决让陆大哥惊心,他从未在陆宴身上看到过这么浓烈的情感凸显,那就像即将渴死的鱼,失去了相濡以沫的伴儿一样痛苦。

    若不能相呴以湿,那也不能相忘于江湖,就是一起渴死,也远比流离失散要幸福的多。

    “好吧。”陆大哥妥协了,他隐约意识到,如果不让陆宴去,他这个冷血无情的弟弟,从此以后恐怕是要废了。

    他不想看到那样的结局。

    他当天就给陆宴订了一张去澳洲的机票,并且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内,不管找不找得到温茶,他都必须回来,安安心心的读书,走上家族给他规划好的道路。

    陆宴登机前,给温茶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还是空号,他不知道温茶被安父安母丢到了哪,又为什么连手机都吝啬给她,他有预感,她现在过得并不好。

    温茶醒过来是在一个灰蒙蒙的黎明,她按了按晕乎乎的脑袋,伸手去拿床头的手机,才发现手机不见了,而她也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安小姐,”一道温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你如果醒了就下来吃饭吧,我做了你喜欢的早餐。”

    温茶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发现这是一座沉浸在雾气里的小楼,跟她印象里的别墅天差地别,和她说话的是一个陌生的中年女人,似乎是安母请来照顾她的。

    “这是哪儿?”温茶看向正在摆桌的中年女人,语气不太好的问道

    ,“我怎么会在这儿?我的父母呢?”

    “安小姐,这儿是c市的一个小镇,”中年女人笑着说:“以后你就在这儿上学了,我是张妈,是专门过来照顾你的。”

    温茶手一抖,“我怎么会在这儿?谁把我送到这儿的?”

    “是太太,”张妈面不改色的解释,“昨天下午太太就送你过来了,那时候你还在睡觉,所以就没叫醒你。”

    看来是安母用药把自己迷晕了送过来的,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我妈呢?”

    “太太和先生已经回a市了,他们正在忙工作,以后有什么事,你找我就可以了。”

    温茶深吸一口气,忍着满腔怒气,说:“给我电话,我要给我妈打电话。”

    “抱歉小姐,”张妈摇摇头,“太太说,以后你不能再拿电话,除非她打电话过来,否则你只能在这儿等她。”

    “疯子。”温茶站在楼梯口,愤怒的眼睛都红了,“那我上学怎么办?她不让我上学了吗?”

    “太太说,以后都给你请家庭教师,到明年直接去高考就行了。”

    “呵!”温茶气极反笑,“她倒是想得美。”

    张妈似乎也觉得安母有些过分,但她只是个佣人,哪有背后议论女主人的权利。

    “还是先吃早餐吧。”

    “我不吃,”温茶头也不抬的说:“她既然要把我关在这儿,那就让我自生自灭吧。”

    见她这么固执,张妈有些急,“小姐,你身体本来就弱,不吃早餐如何是好……”

    “我可以吃早餐,”温茶凉凉的看向她,“但我要借你的手机一用,我想给我的朋友打个电话,到时候,我不会为难你。”

    张妈有些犯难,“在这儿工作的第一条规定,就是不能带通讯工具,抱歉小姐,我没有带手机。”

    温茶手指紧握起来,她对安母的做法简直无法苟同,她讥讽的说:“她为了困住我,还真是下了力气。”

    张妈见她红了眼睛,忍不住宽慰两句:“太太也是为了你好,等你高考完,就能离开这儿了。”

    “她就是在为我好,”温茶低低的笑了一声,“除了控制我,她已经没别的乐子了。”

    张妈没敢搭话,毕竟像安母那样控制欲强的母亲,她也是第一次见。

    “行了,”温茶抬脚朝楼下走去,“以后,她打电话过来,你别叫我接。”

    张妈呐呐着给她拉开椅子,“楼里的电话,只能打进来,不能打出去,也只有太太知道这儿的电话,除了她,也没别人能打电话过来了”

    温茶喝了一口牛奶没吭声,心里却不免有些悲凉。

    现在的她,跟安母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有什么区别?

    她暗自苦笑着,脑海里却浮现出陆宴的脸,她到底还是对他食言了,没在学校里等到自己的陆宴,现在又在做什么?

    一定是急死了吧,又或者是在找她,如果找不到,过上一年两年了他大概会遇到另一个喜欢的女生,慢慢的就忘记她的样子了。

    温茶看着甜牛奶,轻轻的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