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6章 茶香浅浅(二七)
    漂亮的少女眼睛里有太多希冀,不知道是期待爱情,还是真的爱上了他。

    陆宴望着她那张跟温茶神似的脸笑了。

    他笑的非常好看,嘴角上扬,面容清俊,如春风过境般,看的安杏唇干舌燥,她总算知道,温茶为什么宁愿冒着被安母收拾的风险也要跟陆宴在一起了。

    这个男生太好看了,不只是容貌,还有他的气质,他是独一无二的。

    安杏近乎痴迷的望着他,脑海里回想着他背着温茶的画面,还有他们肆无忌惮在她家楼下接吻的样子,心剧烈的跳动起来,那是一种摧枯拉朽般的力量,让她脑袋发晕。

    如果……如果陆宴喜欢的是她,那和陆宴在一起经历这些的是不是就是她了?

    “你想好了吗?”她轻声询问着,生怕打碎他脸上的笑容。

    然而,他的眼睛是冷的,脸上越是笑,眼底就越是冷,好像凝结了万年寒冰在眼底,看不到一丝生气。

    “我想好了。”陆宴动了动手指,挑眉问她,“你是想做我女朋友是吧?”

    安杏脸一红,低低应了声:“嗯。”

    陆宴似笑非笑的盯住她,饶有兴致的问:“为什么?我可是你妹妹的男朋友?”

    安杏眼底闪过一丝慌乱,“哪有为什么?我喜欢你不行吗?”

    “喜欢我……”陆宴低垂着眼睛,似乎被这句话触动了,他沉默了一下,凉凉的问:“你喜欢我,谁来喜欢你妹妹呢?”

    安杏一怔,“你提她做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你啊,大姐。”陆宴嘴角勾起来,他声音里没有一丝温度,“我之前发消息跟你说过的话,你都忘了吗?”

    安杏身体一抖:“……你什么意思?”

    “别再欺负安茶,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安杏傻在原地,那是短信最后一句话。

    “看来是没忘了。”陆宴活动了一下手指,脸上的笑容化作了浓重的戾气,“那我们现在就来算算这笔账。”

    他手指握起来,手背上青筋暴起,气愤让他眼里布满阴鸷,他一拳打在了安杏的肚子上,在安杏不可置信里,一脚将她踢了出去!

    重物落地和女生的痛叫声,瞬间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天哪!这是在干什么?”

    “打人了!外校的男生过来打人了!”

    “啊!!是校花!有人打校花,快报警!”

    安杏痛苦的躺在地上,她不敢相信,刚才还对他言笑晏晏的男生,这一刻转瞬就露出了他的狰狞。

    他阴戾的目光,狠毒的暴打,像是一把拆封匕首,终于露出了内里的锋芒,那是一触即会遍体鳞伤的尖锐,如果不曾心甘情愿的收起尖利,他会刺伤所有人,她才意识到,这个人绝不是她能够握得住。

    他不是她向往的爱情,他是魔鬼。

    周遭尖叫里,男生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他死死的盯住她,眼里阴鸷丛生,“你可以不告诉我安茶在哪儿?可你不该侮辱她,侮辱我们的爱情。”

    安杏艰难的呼吸着,像条濒死的鱼,不敢跟他对视,她现在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再和他争执了。

    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惧怕,那是透进骨子里的冷意,有那么一刻,

    她甚至感觉陆宴想杀了自己。

    陆宴走到她身边,又踢了她两脚,他踢得很重,安杏痛的五脏六腑都像移了位。

    “刚才是为我打的,这两脚是为安茶。”

    陆宴居高临下的盯着她,那里面没有她憧憬的爱意,只有她渺小如蝼蚁的狼狈。

    她终于明白,自己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没有下次。”他收回脚,没再看她一眼,如同来时那样,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已经不太在意能不能在她这儿得到温茶的位置了,就好像得到了的答案,他也不在乎一样。

    他厌恶她说出的每一个字,那对他,对温茶都是一种侮辱。

    他不愿意让他喜欢的姑娘,难过一分一秒。

    就算独自找到筋疲力竭,也不想让他们的感情蒙上一层灰。

    如果他妥协了,温茶会不要他的吧。

    那他的喜欢,该是多么的可笑而廉价。

    安杏躺在地上,痛的几乎昏死过去,她艰难的睁大眼睛,望着陆宴的背影,心里一片后怕。

    她不该这么鲁莽的,陆宴根本就是一个疯子!

    这样的疯子,会毁了她,她就不该招惹他的。

    她后悔死了,早知道,她才不会过来犯贱。

    “你没事吧,你感觉怎么样?”一道关切的声音忽然在她的头顶响起,安杏抬头看去,看到了一张英俊而充满关怀的脸,是周川。

    她轻轻咳了一声,周川急得把她从地上抱起来,“是受了内伤吗?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安杏疲倦的靠在他怀里,嗅着他衣服上的阳光气息,静静地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男人,才是她抓的住的,陆宴那样不懂怜香惜玉的魔鬼,就让温茶去接手吧,等到有一天,陆宴厌倦了温茶,对她大打出手的时候,就是温茶一生中最悲哀的时候。

    那时,温茶会是现在的她,她只需要看好戏就好。

    抱着她的周川全然不知道她现在的想法,估计知道了也只会轻嗤一声,陆宴对温茶和对她最大的不同在于,一个有爱,一个连喜欢都算不上,怎么可能会有她幻想出来的结局?

    在二中打人的事被闹到了一中,陆宴当天就被陆大哥从学校里带走了。

    回到家被陆爸爸臭训了一顿,把他关进了禁闭室。

    陆宴坐在冰冷的地上,一言不发的望着墙面发呆,这一呆就是一晚上。

    陆大哥给他送水进来,见他失魂落魄的,也不免有心担忧,“你之前从来不打女孩子的,这次是怎么回事?”

    陆宴不说话,陆大哥深深地叹了口气,“幸好那姑娘没有追究,要是追究你爸估计得把你揍死。”

    陆宴低着头,没吭声,由着陆大哥说,等他说够了,陆宴才抬起眼睛,说:“你能帮我件事吗?”

    “嗯?”陆大哥有些受宠若惊,几百辈子没跟他低过头的陆小弟竟然会开口求他,这简直是年度级大事件。

    “什么事?”陆大哥尊口一开:“说出来听听,如果能帮,哥就帮你。”

    陆宴没心思跟他周旋,“你就说帮不帮?”

    看他面色不对,丧的跟条狗一样,陆大哥暗自叹了口气:“说吧,哥帮你还不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