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茶香浅浅(二五)
    温茶一巴掌打在陆宴狗头上,陆宴嗷嗷叫了两声,抱着自家媳妇儿绕着草地跑了两圈,掂的温茶只拍他肩膀才带着她往回走。

    临近黄昏才把温茶送到了家门口。

    两人站在门口依依惜别,守在别墅里的安母一看到车就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一把抓住温茶的手,将她迅速的带离了陆宴身边。

    她用探寻的目光打量了陆宴好几眼,语气不善的问:“你就是我女儿的朋友?”

    陆宴丝毫不怵她,嘴角甚至还露出了些许笑容,“你好伯母,我就是陆宴。”

    “我知道,”安母的目光扫过陆宴身后的车和他嘴角肆意的笑容,心里已经升起恶感,“我不太喜欢安茶跟你做朋友。”

    陆宴扫了一眼作势让他赶紧离开的温茶,面不改色的问:“您这是什么意思?”

    安母开门见山的说:“不管你跟我安茶是怎么认识的,又是什么状态的朋友,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安茶,安茶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

    陆宴挑起眉头,目光里含了一丝冷光,“那您觉得安茶需要什么样的朋友?”

    “我女儿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安母冷冷的说:“我也不打算让她跟你这样的人来往,你走吧。”

    陆宴简直都要被气笑了,“伯母好像很了解我,那您说说我是什么样的人?”

    安母没想到他会这样打破砂锅问到底,皱着眉说:“你一个未成年拿着家里的钱开豪车骗女孩子,你觉得自己很自豪吗?”

    这话一出,不止陆宴就连温茶的脸色都变了。

    “妈妈……”温茶伸手拉了拉安母的衣袖,解释道:“不是这样的……”

    “我跟他说话你别插嘴!”安母怒气冲冲的瞪了她一眼,“你都跑出去跟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了,你还想让我怎么说?!”

    陆宴放在身侧的手指紧握起来,眼底仅有的温度转瞬即逝,“伯母,是我带安茶出去的,您要发火冲我来,别吼她。”

    “你是什么人?”安母转过头来斥骂陆宴:“你把我女儿带出去,现在才送回来,我不追究你你还有理了吗?我告诉你年轻人,这不是你能管的了的事,我教育孩子是我们家的家事,你最好不要掺和进来。”

    说完,安母拉着温茶的手就往屋里走,动作之粗暴,拉的温茶差点摔倒在地。

    可想而知,温茶进去后会发生什么事。

    陆宴疾步上前,拦在了安母面前,眼睛冷的像是结了冰,“你放开她。”

    “你想做什么?”安母的语气一下就不对起来,“你还想跟我争我女儿不成?”

    “我是她男朋友。”陆宴丝毫不退的说:“我有资格保护她。”

    “你说什么?”安母如遭雷击,她当即就愣住了:“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她男朋友。”陆宴把她的手从温茶胳膊上扯开,将温茶拉到自己身边,“我今天带她出去不仅是学习,还是跟她约会。”

    “他说的是真的?”安母不可置信的向温茶求证,“这个人是你的男朋友?”

    温茶眼神闪烁着,点了一下头,安母眼前一黑,几乎晕死过去,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听话乖巧的女儿竟然会早恋……

    “你……”她颤抖着手指向温茶,眼睛里一片失望,却还有些不相信女儿会这样对她,“你是骗妈妈的对不对?”

    “对不起,”温茶摇摇头,迎上她的注视,“他就是我的男朋友,他没骗您。”

    安母气的缓不过气来,“分手!”她毫不犹豫的说:“马上跟这个人分手!”

    “我们不会分手的,”陆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我们不会分手?”

    “安茶!”安母转头盯住温茶,“别人我管不了,你我还管不了了吗?”

    “我……”温茶偏头看了一眼温柔望着她的陆宴,在安母灼灼目光下,她摇了摇头,“对不起……妈妈,我不能分手。”

    这就像是一记重拳砸在了安母的太阳穴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温茶会这样忤逆她,她指着温茶连说了三个“你”,直接晕了过去,观察到事情不对的安父见状,从屋里冲出来抱住了妻子,他痛心疾首的看了看小女儿和她的男朋友,神情复杂的抱着安母进了屋。

    “你先回去吧。”望着安母的身影,温茶转头对陆宴说:“她现在应该不想看到我们俩。”

    “你跟我一起回去。”陆宴握紧了她的手。

    “我不能,”温茶摇摇头,“她是我妈,我跟她再怎么闹矛盾,这也是改变不了的事实。”

    陆宴面色一暗,“那她欺负你怎么办?”

    “她还能怎么欺负我?”温茶微微一笑,“除了多训我几句,她舍不得对我动手的。”

    陆宴可不这么想,要不是刚才他拦着温茶,安母回去绝对饶不了温茶。

    “我去看看我妈,”温茶轻声说:“要是有什么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陆宴迟疑了一下,“我还是留在这儿陪你。”

    “不用,她要是醒过来再看到你,估计还得晕一回。”

    陆宴沉默了一瞬,拉着她的手亲了一口,“那你明天记得来学校,如果不来,我会直接过来找你,知道吗?”

    “嗯。”

    温茶松开陆宴的手,径直朝屋里走去,站在原地的陆宴望着她的背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恍然,好像错过了这一次,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似得。

    “媳妇儿。”他喊了一声,在温茶回眸时,跑过去狠狠地抱住了她,“明天一定要来,你如果不来,我就拆了你家知道吗?”

    “好了,”温茶好笑的推开他,“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我还是不放心。”陆宴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总觉得自己好像要抓不住怀里的姑娘似得,“早知道,我就不这么早说了。”

    温茶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别担心,我会跟她好好解释的。”

    “要是她不听,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到时候你跟我住一起,我照顾你。”

    温茶心道,那当然不可能了,安母怎么会让她跟陆宴一起走,除非脑子秀逗了,她最多是希望她跟陆宴分手。

    但就是分手,对温茶来说也太难了。

    她喜欢陆宴,喜欢他的张扬,不羁,还有嘴角放肆的笑,这些都是她做不到的,她渴望成为陆宴那样的人,就算做不到,也想离他近一点。

    但这些,实行起来却有些难。

    “嗯。”她点了点头,推开陆宴的手臂走进了屋门。

    陆宴停在原地没有立即离开,他望着每夜都会亮起的那扇窗,希望它再度亮起来,那样他就能看看她有没有受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